将军太深了h_吵架后回娘家和父亲做

2021-09-03 15:57 · 新商盟

后面的事情会越来越意外,离谱,也让两个人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周一,方鹏早早的起了床去上课,这几天里,他再也没有吃到热腾腾的早饭了,甚至想见一面萧雅都十分困难。

就在方鹏走后不久,外面又传来了开门声,吓得正在厨房做饭的萧雅一顿手忙脚乱,还以为是方鹏去而复返了呢。

等到她匆匆赶出来时,大门正好被开,原来是丈夫回来了。

萧雅呆呆的站在门口,双眸略显丝红,丈夫出差了快一个礼拜,即便出轨了,萧雅也没有什么怪他的意思,毕竟她也背叛了丈夫一次,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感。所以,她现在很想丈夫能对自己说几句软话,很想回到最开始的时候,俩人还能恩爱下去。

毕竟,萧雅对这个家,对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期望的。

只不过,付文并没有半分道歉的意思,这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被女总裁给折腾,可以说是被榨干了,萧雅也是因为自己委屈,而没有注意到他疲倦的身体。

“去帮我打点水,我要泡澡。”丢下这句话后,付文缓缓走进了屋内。

当付文走远后,委屈的泪水从萧雅的美眸中流露出来,她真的感到很委屈,明明是丈夫出轨在先,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还能一点歉意都没有呢?

但好在萧雅还算个坚强的女人,她并没有哭多久,也没有像泼妇一样的去质问付文,而是乖乖的走进卫生间,替丈夫放水。

走进卧室,正在换衣的付文无意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婚纱照,蓦然的发了许久的呆,再苦笑一声。

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出轨的事情被妻子知道了呢?只是,木已成舟,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他又有什么办法?

他能去欺骗萧雅吗?付文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人,他确实对不起萧雅了,但也是生活所迫,公司的女总裁欣赏他,也喜欢他,为了上位,付文不得已才和女总裁滚在一张床上,当然,那女总裁也有着不错的姿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付文觉得征服这样一个女总裁,远比征服萧雅要来的刺激。

于是,他只能越陷越深,直到现在东窗事发,他也不知道改如何面对萧雅,说实话也不是,不说好像也不太对。

“哎,这日子,得过且过吧。”付文自我安慰着,毕竟他也是为了这个家的明天才如此这般的,相信萧雅那么善解人意,一定能懂自己。

躺进浴池里,感受着温暖的水流,付文舒适的闭上了眼睛。真的,这些天累坏他了,他也算不上什么凶猛的男人,几乎每天都要给女总裁浇上三四次水儿,甚至为了满足女总裁的私欲,他还要吃药,也真是够难为的了……

只不过,萧雅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看在眼里,丈夫一点都不关心自己,昨天的问题,再度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他还爱我吗?还在乎我吗?”

如果爱,为什么他要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这种事情的发生,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将身体献给方鹏品尝呢?

如果在乎,他为什么都不肯给自己打一个电话解释一下,甚至回来后还如此的冷漠自己呢?

他不爱我了,是的,也不在乎我了……

周一,方鹏早早的起了床去上课,这几天里,他再也没有吃到热腾腾的早饭了,甚至想见一面萧雅都十分困难。

就在方鹏走后不久,外面又传来了开门声,吓得正在厨房做饭的萧雅一顿手忙脚乱,还以为是方鹏去而复返了呢。

等到她匆匆赶出来时,大门正好被开,原来是丈夫回来了。

萧雅呆呆的站在门口,双眸略显丝红,丈夫出差了快一个礼拜,即便出轨了,萧雅也没有什么怪他的意思,毕竟她也背叛了丈夫一次,心里多少有些愧疚感。所以,她现在很想丈夫能对自己说几句软话,很想回到最开始的时候,俩人还能恩爱下去。

毕竟,萧雅对这个家,对未来,还是有很多的期望的。

只不过,付文并没有半分道歉的意思,这一个礼拜的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被女总裁给折腾,可以说是被榨干了,萧雅也是因为自己委屈,而没有注意到他疲倦的身体。

“去帮我打点水,我要泡澡。”丢下这句话后,付文缓缓走进了屋内。

当付文走远后,委屈的泪水从萧雅的美眸中流露出来,她真的感到很委屈,明明是丈夫出轨在先,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还能一点歉意都没有呢?

但好在萧雅还算个坚强的女人,她并没有哭多久,也没有像泼妇一样的去质问付文,而是乖乖的走进卫生间,替丈夫放水。

走进卧室,正在换衣的付文无意间看到了挂在墙上的婚纱照,蓦然的发了许久的呆,再苦笑一声。

他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出轨的事情被妻子知道了呢?只是,木已成舟,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他又有什么办法?

他能去欺骗萧雅吗?付文觉得自己不是那种人,他确实对不起萧雅了,但也是生活所迫,公司的女总裁欣赏他,也喜欢他,为了上位,付文不得已才和女总裁滚在一张床上,当然,那女总裁也有着不错的姿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付文觉得征服这样一个女总裁,远比征服萧雅要来的刺激。

于是,他只能越陷越深,直到现在东窗事发,他也不知道改如何面对萧雅,说实话也不是,不说好像也不太对。

“哎,这日子,得过且过吧。”付文自我安慰着,毕竟他也是为了这个家的明天才如此这般的,相信萧雅那么善解人意,一定能懂自己。

躺进浴池里,感受着温暖的水流,付文舒适的闭上了眼睛。真的,这些天累坏他了,他也算不上什么凶猛的男人,几乎每天都要给女总裁浇上三四次水儿,甚至为了满足女总裁的私欲,他还要吃药,也真是够难为的了……

只不过,萧雅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看在眼里,丈夫一点都不关心自己,昨天的问题,再度回荡在她的脑海中。

“他还爱我吗?还在乎我吗?”

如果爱,为什么他要做出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这种事情的发生,自己又怎么可能会将身体献给方鹏品尝呢?

如果在乎,他为什么都不肯给自己打一个电话解释一下,甚至回来后还如此的冷漠自己呢?

他不爱我了,是的,也不在乎我了……

这一场久违的征战,Jason异常勇猛,毕竟他对薇薇沉淀了太多的思念和渴望。

足足半个小时后,他才在薇薇半露的身上抽搐着。

“Jason,回国后你是不是偷偷做过什么,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事后,薇薇还握着Jason半软的下面,爱惜不已,她觉得,Jason好像比以前更强大了,冲劲儿也更大了。

“你喜欢的话,以后我天天都这么搞你。”Jason又吻住了薇薇的红唇。

薇薇热情的回应着Jason,毫无羞涩之意。可以说,薇薇比Jason还要开放的多,别说是在无人的郊外,哪怕就是当着许多陌生人,薇薇一样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展现出自己最美的一面,而这,是Jason都佩服不已的。

俩人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再上车,欲望过后,俩人这才开始聊了起来。

原来,薇薇这次来华是有工作任务的,现在她在英国某家大公司担任高管职务,月薪虽然没有六位数那么夸张,但欧元兑换成人民币后,似乎也没差Jason多少。

在Jason的带路下,薇薇进了一家五星酒店,直接开了一个月的高级套房。

进了房后,俩人自然又少不了一阵缠绵,这一次Jason更加威武了,干柴烈火般两个小时的碰撞后,Jason和薇薇纷纷变成了两摊烂泥,彻底倒在床上不愿动弹。

休息了许久后,Jason这才爬起身,嘴巴在薇薇的额头上点了两下,说道:“vivi,我明天再来看你。”

出了酒店,已经六点了,Jason整理了一下杂乱的领带,开车去了学校。

作为其他人眼中的“宠妻狂魔”,虽然Jason私生活杂乱不堪,但在周彤眼里,他还是最爱自己的,所以,周彤也愿意听他的话,在那方面尽量满足他,取悦他。

今天因为Jason和薇薇玩乐了许久,导致他赶来学校的时候,都已经快七点了。

见到周彤后,Jason习惯性的给了她一个拥抱,周彤在他怀里撒娇道:“今天很忙吗?怎么来的这么晚,人家的腿都站麻了。”

如此娇滴滴的语气,要是换做其他男人可能骨头都酥了,只不过Jason并不喜欢,只是漫不经心道:“嗯,公司事情多。”

“老公,你下次再忙的话就别来接我了,我自己坐公交回去。”周彤嘟起了嘴巴,心里却是暖洋洋的,心想着Jason这么忙还不忘来接送自己,简直不要太幸福!

她只觉得,自己仿佛是全世界最幸运的女人,未婚夫不仅年轻帅气,还有超强的赚钱能力,最关键的是,他还特别宠自己!

只不过上了车后,周彤立马发现了一丝异样。

车里面很香,有一股很浓的香水味儿,并且她可以确定,这并不是自己身上的,因为她从来不抹味道这么重的香水。

于是周彤警惕的问道:“老公,刚才你真的去忙了?”

Jason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周彤话里有话,他笑道:“当然在忙,本来今天是不会晚来的,只不过和一家公司的女老板谈完业务后,她的车子碰巧出了问题,所以我就送了她一程。”

Jason回答的让周彤十分满意,所以她没有再去怀疑,只是调侃说:“女老板噢?那人家没有约你吃个饭嘛?”

Jason转过头,色眯眯的看着周彤说:“宝贝,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你更美丽的女人吗?来,让我亲一口……”

“讨厌,你专心开车啦。”周彤笑着拍开了逐渐凑过来的Jason。

周彤还是很相信Jason的,当然,她也有自信的资本,毕竟自己长相这么动人,身段又好,那方面也能满足他,老公又何必出去偷腥呢?

当然,这只是周彤自己的想法,她的长相和身材的确十分出众,可是她现在还不明白一个道理……

家花长的再好看,也不如野花香!

再说方鹏这边,周一下课回去后,方鹏终于如愿以偿看到了萧雅。只不过,在萧雅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也就是他的表哥,付文。

不得不说,方鹏此时的心情是无比低落的,并且在全过程中,方鹏直到吃完饭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不仅他没说话,在家里呆了一整天的萧雅同样也没和付文说一句话。

夜里,萧雅和付文早早的上了床,付文正在看电视,萧雅靠在床头,心里很是苦闷。

她不知道丈夫是如何想的,直到现在,丈夫都没有和自己说过一句话。

眼看着付文打了个哈欠,困了准备睡觉的时候,萧雅咬着牙,直接钻进了付文的怀里。

“你为什么一直不理我?”萧雅侧着头,一脸幽怨的看着付文。

付文的心头一暖,很是感动。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做了对不起萧雅的事,可萧雅却对他不计前嫌,得妻如此,这让付文如何不感动?

只不过付文向来不善言语,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摸着萧雅柔顺的秀发。

“老公……”

萧雅在付文的怀里嘤咛着,同时,她的一只小手滑进了付文的裤衩中,一把握住了付文那里。

付文当然知道萧雅想要了,这出差了一个礼拜,哪个正常女人可以忍了这么久还不想要?

想起今天对妻子的冷落,想起对她的背叛,愧疚感深深的自责着付文,他低喝一声,直接将萧雅按在身下,双目通红的看着她。

付文下定决心,今天一定要满足萧雅,哪怕自己早就精疲力尽!

望着付文如狼似虎的眼睛,萧雅心房一颤,是这种久违的激情吗?

上一次丈夫有着如此欲望的眼神,是何年何月,萧雅已经记不清了。

想着想着,萧雅的娇躯也逐渐燥热起来,她很渴望丈夫能好好爱一次自己,在自己的身上奋力驰骋……

付文很快就撕光了萧雅的睡衣,雪白精致、玲珑有质的娇躯顿时展露出来。

要是换作其他人,看到如此天仙一般的女人,恐怕早就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不管是样貌还是身材,萧雅都堪称极品中的极品。

只不过,付文使出了浑身气力,在萧雅的娇躯上又亲又啃的,足足二十几分钟后,他的那里还是软绵绵的,没有一丝起来的迹象。

萧雅也感到了这点,别看她早就浑身燥热气喘吁吁了,可当她的手抚摸到丈夫那里后,她惊奇的发现,丈夫还是没有感觉。

付文知道自己起不来,所以,他在那一刻想到了吃药,因为每次和女总裁做那种事的时候,他都要吃药,不然以他的能力完全不够女总裁折腾的。

只不过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药后,身体本就有些虚的付文已经有了完蛋的迹象,每天早上都精神不振,尤其是在他撒尿的时候,尤为痛苦,憋着尿却尿不出,使劲尿还能尿出血丝……付文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叮嘱他,不能再随意吃药了,身体重要……

为了自己的身体,付文算是不敢再吃药了,于是,他在萧雅的身上胡乱啃了两下后,喘了两口粗气,翻下身来。

“你怎么了?”萧雅关心道。

“没事,我累了,早点休息吧。”说完这句话,付文叹了口气,直接盖上了被子,侧着身子睡去了。

昏暗的灯光下,萧雅极度诱人的肌肤就这么裸露在外,只可惜,无人欣赏。

不过几分钟后,萧雅听见了丈夫传出的呼噜声,几滴晶莹的泪水,从她的脸庞落下。

萧雅随手关掉了床头灯,依靠在床头,无声的抽泣着。

那颗心,越来越冷……

即便经过了一天的休息,付文还是没有缓过神来,第二天早起,付文便顶着一个大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通宵打了一晚上游戏呢。

开着车到了公司,才下来,付文就远远的看到一辆火红色的玛莎拉蒂飞驰而来,一个急转弯,稳稳地停在了他的身边。

“阿文,你昨天没好好休息吗,怎么眼圈这么重?”

只见车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穿着一件与车颜色相匹配的酒红色长裙,开了V的后背露出雪白的美肌,一举一动都透露着致命的妩媚。

她就是付文的上司,同时也是公司的总裁,苏媚。因为欣赏付文的工作能力,所以和他在一起时间长达了一年多的偷情生活。

当然,苏媚也有着一些奇怪的癖好,那就是她喜欢胖胖的男人,她特别喜欢像付文这种男人,在床上压住她,压的她近乎喘不过气来,特别刺激。

“呵呵,失眠了。”付文笑着说,要说苏媚也算个极品美女了,尤其是她还是这么大一家公司的总裁,她身上的某些气质,是萧雅所完全没有的。

“哦?不会是在你老婆的身上失眠了吧,呵呵,男人呐,永远都是吃着碗里的,还惦记着锅里的,是不是我这个礼拜没有喂饱你啊?”苏媚花枝乱颤的笑着,胸前的饱满也随之一颤一颤,极其诱人。

“说什么呢,我多爱你,家中的黄脸婆,我很久都没有碰过了。”付文连忙表态说。

“切,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苏媚去过一次付文家,自然也见过萧雅,她拿自己和萧雅做过对比,虽然她也算个一等一的美人,但和萧雅比起来,苏媚总觉得还差点意思。所以,苏媚又哪会轻信付文的话?

在她看来,付文昨天晚上肯定和家中娇妻又折腾了整整一宿,不然怎么能困成这样?

看着苏媚离去的背影,付文苦笑不已,现在的他简直就是两头都不讨好,家里的老婆觉得自己冷落她,外面的情人又以为自己不在乎她。唉,人活着可真难!

进了公司,因为实在抵挡不住的困意,付文直接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可还没等他睡多久,苏媚便迎面走来,发现付文在呼呼大睡后,不免皱了皱秀眉。

苏媚心想:好你个付文,天天吃我的喝我的,玩着我的身子不说,来了公司还好意思睡觉,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苏媚没好气的走到付文跟前,敲了敲他的桌子,大声喝道:“所有高层,来会议室!”

付文被吓醒了,身边他手下的人都偷偷地捂着嘴笑,感觉自己的老大要挨骂了!

会议室内,苏媚先是简单讲述了一下本月的盈利情况,然后就是批斗大会了。

从技术到销售,哪怕是客服和人事部,苏媚全部都损了一遍,尤其是人事部的总监,他是憋屈的:尼玛,招进来的新员工没转正就离职了,和我有个锤子关系?

倒是付文,他心不在焉的听着苏媚的话语,心底竟然有些想笑。因为他知道,苏媚八成是在生自己的气,要知道,苏媚平时不管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很少发脾气。

换句话来说,付文心里清楚,自己在苏媚的心里还是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的。

会议结束后,付文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电脑屏幕发呆。

他觉得,不管是在家里萧雅,还是外面的苏媚,他总需要尽力去讨好一方的,不然夹在中间,他也很难受。

至于孰轻孰重?

说实话,虽然萧雅是自己的正牌妻子,而且长得甚至要比苏媚还要美上一丝,但毕竟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付文多多少少有点厌倦。

而苏媚呢,虽然俩人也有了一年时间的地下恋情,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自己的女上司,不管是谁,尤其是对男人来说,能够征服一位极品女总裁,这都是相当能有成就感的。

其次,苏媚再怎么说也中意自己,加上现在和萧雅有了矛盾,就算以后真的能和苏媚在一起,付文也觉得会很不错,至少在生活层面上来看,会比现在还要安逸的多。

想到这里,付文深吸了一口气,拉开抽屉,找到药瓶后,直接磕了两粒……

觉得自己差不多来了感觉后,付文深吸口气,然后走向了总裁办公室,敲了敲门。

“进来。”

听到了苏媚的声音后,付文推开门走了进去,并且直接将门给反锁了。

看到付文,苏媚多多少少还有点生气,不悦道:“有事吗?”

付文笑了笑,走到了苏媚的身边,一把将她搂住,嘴唇靠近着她的耳垂,吹了口热气:“亲爱的,我想你了……”

苏媚对付文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因为现实的关系,她知道,她和付文是很难走到一起的,所以,她格外的珍惜和付文在一起的时光。

每个月,最让苏媚开心的事情就是出差了,只有在那每个月里短短的一个星期里,她才会觉得,付文是属于她的男人。

只不过,脾气上来了的苏媚也没那么好下台阶,她想推开付文,但是因为被男人搂的很紧,所以她并没有挣脱开来。

苏媚撅着嘴巴说:“想你家里的老婆去,想我干嘛?”

付文尴尬笑着,解释道:“我的心你难道还不懂么,我只爱你。”

“哼,我会信?”

“不信?那你看它,它不会骗你。”付文抓住了苏媚的小手,直接放在自己的裤子上。

即便隔着裤子,苏媚仿佛也感受到了里面藏着的火热,它的血液,仿佛都在跳动着。

“你想干什么?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可在公司里呢。”苏媚的话虽然这么说,但她的手却在付文的裤子上有意无意的摩挲着。

付文闷哼了一声,一把将苏媚的娇躯抱了起来,因为怕苏媚叫出来,他又很快的堵住了苏媚的嘴。

“唔……”

付文将苏媚直接丢在了宽大的沙发上,开始不断撕扯着苏媚的衣物,犹如饿狼一般。

“你疯了?”见自己的隐私物马上就要被付文给撕扯下来,苏媚瞪了他一眼。

“我进来的时候,把门反锁了,放心吧,没事的……”很快,付文便将苏媚胸前的束缚摘了下来,紧接着一口含住,含糊不清道:“亲爱的,你这里好香,好软,我好喜欢……”

“喔……你温柔点,弄疼我了!”苏媚狠狠一掐付文的小兄弟。

“呵呵,你不也是很想要了吗?你看,都湿了……”付文将他那只把玩了苏媚下面许久的手拿了出来,上面湿润的很。

这个小浪蹄子,嘴上说着不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可付文心里清楚的很,她比谁都想要!

话不多说,付文直接抓着苏媚最柔软处,然后和她结合在一起。

一时间,这间原本转眼无比的总裁办公室,顿时春意盎然,要不是隔音效果够好,恐怕里面动人的篇章早已传了出去。

这还是付文第一次在办公室里和苏媚相结合,说实话,很刺激。别看苏媚对她热情似火,但在外人的眼里,她就是一尊冰山女神,外面的那些员工,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吧,他们眼里高高在上的女王大人,现在就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被自己欺压着。

一想到这里,吃了药的付文便更加亢奋,一下一下的抽动也更加蛮力。

“噢,亲爱的,你好棒啊,好厉害!”

苏媚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她感觉今天的付文好像有些不太一样,比以往都要凶狠的多了,好几次都顶到了她的心里。

于是乎,苏媚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也不再怕被外面的员工们发现,两条修长的美腿直接拴住了付文臃肿的腰,不断的迎合……

在办公室折腾了接近半个小时后,付文这才气喘吁吁的离开了。苏媚半躺在沙发上,享受着方才的韵味。

如果这时候有人进办公室的话,肯定会大吃一惊,全公司男人的梦中女神,现在竟然浑身半裸的躺在沙发上,衣衫不整,胸口的春光肉眼可见,下面更是凌乱不堪,甚至还有几滴耀眼的白斑,滴落在沙发上……

同样,今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在学校备课的周彤忽感身体不适,那个来了,周彤趴在桌子上疼的想掉眼泪。

她身边的老师一眼就看出了不对,问道:“周老师,你怎么了?”

“我例假来了……”周彤说话的口吻都带着颤音。

“我这里有药,你吃吗?”那老师关心道。

“不用了,我歇会儿就好。”周彤摇摇头。

“不行你就回家吧,一会儿我没事,可以给你代课。”

“我再忍忍,实在不行就回家了。”周彤还想再坚持一下,毕竟就快期末了,她还想让自己的评分高一点,好拿点儿奖金。

只不过周彤并不能忍过去,十几分钟后,她的身子颤抖的更厉害了,这一次的例假,比以往来的都要急促,痛感也更加的强烈。

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吗?

因为疼痛,所以周彤并没有多想,他双腿打颤的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老师说:“李老师,我可能上不了今天的课了,一会儿你要没事就去我那儿让大家自习吧。”

“好的,你也多注意休息。”那李老师微笑道。

忍着剧痛,周彤走到了校外,本来她是想让Jason接自己的,只不过她想到Jason近来都挺忙的,她不想心打扰到Jason的工作,于是还是自己打车回家了。

回到家里,正准备清理一番的周彤忽然听到一声异响,顿时打了个激灵。

声音是从卧室里传出来的,卧室门紧闭,而且这个家只有她和Jason俩人居住,现在这个时间Jason还在上班呢……莫不是小偷?

一想到这里,周彤便立马害怕了起来,有些惊慌失措。

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周彤例假来了,现在浑身酸软无力,而自己的卧室里却还进了贼,这叫她如何是好?

只不过自身素质良好的周彤并没有彻底乱了阵脚,她很快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周彤放慢脚步,走到卧室门口,耳朵贴在门上,想确定一下里面是否真的动静。

只是这么一听,却把她给听傻了。

卧室里确实有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听说Jason买了房后,薇薇说什么都要上他家玩,Jason本就对薇薇百依百顺,又想着今天并非放假,距离周彤下班还早着呢,于是也没有拒绝她。

带着薇薇回来后,俩人很快进入了状态,在原本属于周彤和Jason的卧室中,Jason和薇薇一起脱了个精光,紧接着鏖战在一起。

隔着门,周彤听着里面的娇喘和沉重的呼吸声,心脏跳动的尤为迅速。

“Jason,你好棒啊,好厉害,喔……呵呵呵!”

“vivi,来,咱们再换个姿势……”

听着里面的春言春语,周彤瞬间呆住了,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深爱的男人会在婚前就出轨。

更加让她意想不到的是,Jason竟然还将外面的女人带入了自己家里,和别人在她俩的卧室里做苟且之事!

随着卧室内越发激烈的场景,薇薇高亢的声音也越来越悦耳。

欢笑声,满足音,不断的闯入周彤耳中,让她脆弱的心灵,仿佛被一次又一次的撕裂。

不知不觉间,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周彤的脸庞滑落。她没有闯进去,没有像泼妇似的大喊大叫,而是默默的转身,走出了这个令人陌生而又恐惧的家。

在这一刻,周彤忘记了自己身下的疼痛,什么都忘记了,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毫无意识的走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犹如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不知道走了多久,等她自己反应过来四周有些熟悉的时候,她抬起头一看。呵呵,回来了……

相关文章:

男朋友喜欢在公园做,车上摸捏揉湿小说

热销书籍排行,超级好看经典的小说,豆瓣评分9.0以上古言

王爷含着巨龙起床/gl幽穴|宝贝我的尺寸太大慢慢来h

非洲黑人女人有多深^和女朋友亲热被家长看到啦

小宝贝再深一点可以吗~日出水了仙我看电视他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