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完结版精彩阅读 《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小说在线阅读

2021-09-03 20:54 · 新商盟

二十万速度就到了账上,连白微像是踩了风火轮,急匆匆跑出慕天大厦,打个出租车就走了,跟送她出来的苏尘都没有来得及道个别。

苏尘望着远去的出租车,挠着头皮,有些不解,“慕少咋滴就突然有了个女人呢?素食者突然变成肉食者,这不科学啊!”

医院手术室外,连白微一坐就是四个小时,惴惴不安,仿佛心被一直揪着,真怕大门突然打开,医生出来对着她遗憾地摇摇头。

“白微。”

身边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连白微一愣,那才反应过来,缓缓站起来,看着站在身边的连弘文。

“大伯父。”

连弘文一脸的担忧和无奈,“怀墨怎么样?出来了么?”

连白微摇摇头。

“都怪你大伯父没用,在家里不当家,连给自己亲侄子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大伯父对不住你们。”

连弘文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

连白微只好反过来劝慰他,“您别这样说,大伯父。我知道你有这个心,可二十万确实不是个小数目,就像大伯母说的,自打我父亲去世,我和弟弟一直都是您一家照顾着,这些年确实在怀墨身上花了很多钱。其实我开口借钱之前,也是非常不好意思的。”

“你看你这孩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给你和怀墨花钱,这是我该负的责任。你们父亲是我的亲弟弟,他不在了,他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孩子,是我应该照顾的。就是吧……你大伯母那个脾气你也知道,暴躁的很,急起来的时候,我是拿不住她的。”

连弘文左右看看,从怀里掏出来一个小信封,塞到连白微手里。

“白微啊,这是你大伯父的私房钱,就这些了,两千多。没多有少,你别嫌弃。也算是我当大伯父的一点心意。”

“我不能要,你留着花吧,现在手术费已经解决了。”

连白微心里一酸,将信封往回送,连弘文哪里会要,再用力推回来,两人拉扯半天,最后连白微收了下来。

连弘文陪着连白微坐在长椅上,一时间没有话说。等了一会儿,连弘文有些为难地开口。

“白微啊,有件事……大伯父挺难开口的。”

“什么事啊大伯父,您尽管说吧。”

“谢家刚刚送来了退婚贴。”

连白微愣了下,然后释然扯了扯嘴角,“退就退吧,其实我并没有多在意这件事。”

“那就好,那就好。”连弘文似乎还在纠结着用词,“你爷爷为了减少影响,为了家族大局考虑,说……说……”

连白微盯着连弘文看,猜不到他为何如此纠结。

“没事的,大伯父,爷爷怎么做我都不会有意见的。”

有什么意见,她和弟弟在连家从来就没有发言权!

一个病秧子,一个中医废物。

没被爷爷老早掐死就算走运了。

连弘文叹口气,勉强说出来,“你爷爷说谢家这棵大树不能失去,必须联姻,就提议改成忘忧和元浩订婚,谢家同意了。”

说完,连弘文歉意地看着连白微,有些无措和担忧。

连白微顿了几秒,轻描淡写地说:“哦,那挺好的,忘忧姐和他挺配的。”

“你千万别对你姐姐有意见,这是你爷爷的意思,她也做不了主,她拒绝了,可你爷爷态度很坚决。”

可以想象得到,连忘忧是多么大度懂事地拒绝,然后被逼无奈地接受这件事。

什么喝酒陪客户,什么私生活混乱,绕了一大圈,原来最终目的在这里。

呵呵。连白微内心轻轻冷笑,面上却不露声色。

“大伯父,您放心,我当然不会怪姐姐,我们姐妹俩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她什么性子吗?”

连弘文赶紧点头附和,“是啊,忘忧这孩子从来就不争不抢,从小就知道让着弟弟妹妹,对你和怀墨也特别的关照,这次的事件如果不是你出了点状况,谢家也不会大闹。”

连白微白皙的脸色不明显地白了一层,眼底划过暗流。呼吸微不可查地加重了一点,表情却仍旧温和。

“姐姐是咱们全城出名的大家闺秀,也是出了名的好姐姐,她能代表连家和谢家联姻,我想谢家会非常满意。大伯父,你回去跟姐姐说,我祝福她。”

连弘文这才大大松了口气,又陪着干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空空荡荡的医院走廊里,只剩下孤独的连白微,和幽静冷清的冷空气。

连白微一直看着手术室的大门,低声呢喃,“怀墨,你一定要挺过来啊,姐姐只有你,只有你了。”

一颗晶莹剔透的泪珠无声滑落,连白微迅速擦掉。

她决不允许自己在这里掉眼泪,因为听说这样不吉利。

手术室的灯突然灭了。

咔嚓!门打开了。

连白微迅速跑了过去,整个人都因为过分紧张而微微颤抖着。

“医生……”

“手术很成功!在重症监护室观察48小时就能转入普通病房。”

一口堵在连白微胸口很久的郁气终于纾解开来,她的眼泪如泉涌而出,向医生鞠躬,“太好了!谢谢医生!太感谢了!”

手术成功了,弟弟的命保住了。

连白微靠在墙上,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大脑空白。

疲倦如狂流席卷而来,淹没了她。

“……白微,白微!”声音由远及近,神经仿佛麻木了,好久连白微才感知回位,僵硬地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大圆脸。

“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怪吓人的。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喂,回神了!”花朵朵一只小胖手在她脸前晃了晃。

一看到花朵朵那张胖嘟嘟的小胖脸就会忍不住想笑,连白微又没忍住,弯起唇角,一把抓住花朵朵的手,调侃,“饿了。”

花朵朵拍开连白微,一脸愤愤不平,“又不是猪蹄,饿不饿关我什么事。”

连白微知道她不会突然这么着急跑来找她,看她一头的汗,肯定是有事,问:“瞧你这十万火急的,天塌了?”

“护士长回来了!”花朵朵用小胖手掐腰,“你还不赶紧回去?你都连续请假迟到很多次了,真想被开了?”

连白微和花朵朵是大学同学,都是那种成绩不在线的难兄难弟,花朵朵稍微强一点,最起码能混个中流,而连白微成绩一直很稳定,都是在倒数徘徊。她们俩还有一年毕业,现在都在这家医院实习护士。

吼完了重要事件,花朵朵这才想到连怀墨,问,“咱家帅弟弟是不是化险为夷了?”

连白微点头,“手术成功了。”

“我就说嘛!咱弟弟那么帅,性格那么好,老天才不会舍得收了呢。”想到连怀墨那张脸,花朵朵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说好了哦,将来帅弟弟如果不嫌弃,我就是你弟媳第一人选。”

“他比你小7岁!你下得去嘴?”

连白微无奈地翻翻白眼。又来了,又来了,花朵朵放养小奶狗的梦想又开始了。

花朵朵理直气壮,“下得去嘴,下得去。他不嫌我老,我才不嫌他嫩!”

两个女孩斗着嘴往自己科室走,趁着护士长去厕所的空,她们俩都假装到位了。

今天病号相对较少,护士们没有平时那么忙,连白微空闲下来不由得发起呆。

从昨天到今天,她的人生就像是演电影一样。

突然就失了身,突然就签了个丧权辱国的狗屎协议,突然就成了她曾经最唾弃的一种人。

捂脸。

真想时间倒流,回到昨天,她打死也不会去连忘忧组的局。

花朵朵像是热情炮弹撞了过来,双眼放光,“哎哎哎,知不知道,你最爱的男神要回国了!”

连白微双眼迷茫,“我最爱的……男神?我咋不知道是谁?”

“哎呀,你真是的,什么脑子,你忘了?三年前你还说很崇拜人家的!就是我们学校的优秀毕业生,去国外深造的学长,贺廷森啊!”

一个在台上神采飞扬演讲的形象慢慢在连白微脑子里拼凑起来,“哦,他啊!”

她确实有段时间挺崇拜他的,人家不仅学习好,还长得帅,身材又超棒,每次打篮球比赛的时候,都是女生们眼冒桃花尖叫的中心人物。

他像星辰一般灿烂耀眼。

而她……样样不出色的底层小人物。

“回国就回国呗,反正和我们又没有关系。”

花朵朵仍旧亢奋不已,“怎么说话呢?说不定分到咱们医院,我就能有机会和贺学长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哼!可笑死了。”金娜走过来,满脸的不屑,“这牛逼吹得,也不怕大风闪了舌头。贺廷森会看上你们这种人吗?也不知道照照镜子!”

花朵朵胖脸涨红,“你说什么?”

金娜撇撇嘴,嫌弃地说:“你胖成这样,都不能算是女人了,还敢肖想贺廷森,把你扔到街上,猪都嫌弃。”

花朵朵气得几乎把体温表捏碎,“我是胖,是不好看,可我们家连白微漂亮,比你漂亮一百倍!”

金娜最讨厌的人,排第一名的就是连白微,因为她长得确实太出众了,皮肤又白得像是牛奶,就算她平时不化妆,放在人群里仍旧是第一眼就看到的大美人。大学里多半数男生的梦中情人都是连白微,自从她上了大学,就连年稳坐校花第一名。就问问哪个女人不恨她吧,非要长得那么惊人,可不就活该遭恨吗?

金娜嫉妒得几乎咬碎了牙,瞪了几眼连白微,说:“哼,光有个光鲜外表算什么,有能力有学问吗?简直肤浅!”

花朵朵得意地晃着脑袋,“哎,我们就乐意肤浅,你想靠着外表肤浅一回还捞不着呢!”

金娜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跳而起:“花朵朵!连白微!我看你们不想在这医院混了吧?”

她爸是这个医院的副院长,想开除几个护士,那也就是呼吸之间的事。

连白微连忙拉住冲动的花朵朵,面向金娜赔礼,“金娜你别生气了,是我们不好,大家都是同学,就这样算了吧。”

金娜有了个台阶下,翻翻白眼,“哼,算你们识相!以后别惹本小姐不开心。蝼蚁!”

金娜穿着白大褂扭啊扭啊走远了。

花朵朵气得鼓着腮帮,仍旧气不顺。

连白微抚了抚她后背,劝道,“好了,跟她硬钢什么,她爸是副院长,咱们可惹不起。”

“白微啊,你长得这么有天然优势,你努努力,争取嫁给院长,把她爸给开了。”

连白微翻翻白眼,继续工作,才不会把花朵朵的蠢话当回事。

院长都五十岁了,还败顶,谢谢了,她可没这份嗜好。

春意阁是本地很高档的园林式饭店。

今天门外停了很多豪车,煞是震撼。

从远处驶来五辆豪车,稳稳停在春意阁大门前。

春意阁的总管早就候在这里,连忙上前亲自打开中间豪车的车门,笑容满脸。

“慕少,您来了。”

前后四辆车都是慕临骁的随行,一溜烟的高大壮汉,威严地杵在那里,气场肃杀。

副驾驶坐着的苏尘下车,嫌弃地向总管摆摆手,让他让开一点,然后他站在车门前,恭敬地迎接慕临骁下车。

一双锃亮的皮鞋落在地毯上,接着一双笔直的长腿,当慕临骁那张绝美的脸显现出来时,见过很多次他的总管大叔,还是禁不住狠狠屏住呼吸。

仙人之姿啊……

不过,美虽美,就是太冷,那双勾魂摄魄的深眸,不经意间就散发着可怖的杀气。

后面一辆车下来的南宫忘穿着奇怪的中式大褂,像是个世外之士,挂着老狐狸的笑,一摇三摆地跟在慕临骁身后向里面走去。

“慕少到了!”

不知道谁低呼一声,春意阁一进去的花园里正在热热闹闹乱聊天的人们全都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

怯怯地向慕临骁的方向行注目礼,站得一个个笔直。

这些人可都是本城的权贵,黑白两道的大佬,哪个单拎出来不是大杀四方的人物?可遇到了慕临骁,一个个都缩成了鹌鹑,唯恐触了慕少的霉头。

谁让慕临骁震慑黑白两道,富可敌国,权势通天,手段又残忍狠辣,以雷霆之势收拾了一批不服的人,妥妥地脚踩本城,成了最不能惹的恶霸。

慕临骁一身米白色高定西装,稳健地走了进来。

猛一看,真是个秀色可餐的翩翩君子,斯文得很哦。

可他淡漠的眼神轻轻掠过,就能瘆得所有人狠狠一抖。

所有人都不敢再直视他,垂目低头,齐刷刷地问候,“慕少!”

据说几年前,有个富少玩笑一样夸慕临骁长得美,还伸手试图摸一下慕临骁的脸,当然被慕临骁避过了,当时慕临骁仅仅是冷飕飕盯了那个富少一眼,第二天,这位色胆包天的富少就上了新闻。

出车祸,高位截瘫。

可听知道内幕的人说,恐怖的是,这小子两只眼球都没了,两只胳膊也被齐齐斩断。

前后咋回事,有点脑子的联想一下都知道。

于是,从此后,再也没人敢冒着生命危险去久久盯着慕临骁的脸看,更没人敢夸他长得好。

慕临骁那将近一米九的挺拔身姿杵在人群里很是扎眼,听到众人向他问候,他冷惯的脸上不笑不怒,看不出丝毫情绪,慵懒地用鼻腔里嗯了一声,算是应了。

一直向里面走,并无停留,穿过亭台楼阁,琼花玉树,直到最里面一幢唐代建筑风格的两层小楼,上面挂着匾,写着唐宫,苏尘前面开门,慕临骁缓缓踏入。

二层的房间里布置得富丽堂皇,有种唐代的风味,在装饰上没少花钱,也没少花心思。

慕临骁自己走进去,苏尘和南宫忘去了旁边的房间单独吃。

“阿骁,怎么才来,我等你等得腰都要断了。”冯千里一面说着,一面风流地呵呵笑着。

慕临骁冷笑瞥了一眼他身边围绕的两个美女,一个在怀里被他揉捏着,一个都趴在他大腿上去了。

嫌弃地调侃,“你这么不行?这就要废了?回头我送你几箱补肾的药。”

慕临骁到了,冯千里不能再那么乱搞,将两个女人推开一点,都各自坐好,他像是没骨头一样往榻榻米靠背上摊着,风流的桃花眼盯着慕临骁,像是带着小钩子。

“阿骁,听说你那边有情况了?我怎么有点不相信呢?”

慕临骁坐下,推开了女人给倒的水,另拿了只杯子,自己倒了茶,轻轻地品着。

“能有什么情况,你少听他们瞎扯。”

冯千里一下子来了精神,他太了解慕临骁了,他越是淡定地不承认,越是这事有点什么,冯千里挥挥手,让两个女人出去,待屋里只剩下他们俩时,他好奇地伸过去脸,近距离地细细观察慕临骁,猛一拍大腿,神叨叨地说,“变了!阿骁,你有变化了!”

冯千里就是个能闹的性子,慕临骁掀起眼皮,不以为意地看了他一眼,把他当空气。

冯千里笃定地说:“真的,你别不信,你真的有变化,你眼睛里有了桃花。”

“胡扯吧你。”还桃花,他是桃树啊。

“你看你不懂了吧,这就是个比喻,说你眼睛里有桃花,是说你眼睛里有了风情,不不不,用词不准,应该是温度。对,你眼睛里有了温度。”

慕临骁依旧不为所动。

冯千里的笑容越来越大,参杂着痞气,“嘿嘿嘿,听苏尘说,你搞了多半夜,是真的么,我怎么不相信你有这个体能呢?你不会是一直没找到地方,在洞外瞎折腾吧。”

粗俗!

慕临骁将茶水泼向冯千里,冯千里反应敏捷,一偏头,躲了过去,用手轻轻掸着湿了的衣服,嘴巴咧得快到耳朵根,“哈哈,恼羞成怒了?难不成被我说准了?哎哟喂我的好兄弟啊,你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啊?那女人的构造都他么一样,球门就在那,你总不能连进球都不会吧。”

慕临骁幽幽地瞪了冯千里一眼,懒得搭理他这些俗话,淡然地倒茶,喝茶。

他是不近女色,从没有接触过任何女人,可不代表他是个白痴,连这点子技术活都不懂。

而且男女那点事,一旦开始了,男人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变换体位什么的,都是自然行为。哪样舒服哪样来,还用人教吗?

不由自主就回想到连白微那个女人。

他第一个女人。

她皮肤是真的白,晃得他眼花。他当时就好奇了,女人的身体怎么能那么柔软,像是丝绸一样的肌肤,摸起来让人能瞬间变成野兽。

看上去那么单薄清瘦的连白微,脱了衣服竟然那么有料,该大的大,该细的细,该翘的翘。那晚他扯去她上衣,入目的是白花花的胸前颤抖着两团粉红,当时他大脑就炸了。

触感又那么……

于是乎,一秒变野兽,下手也很重。

“喂!你这什么表情?跟我聊天你竟然还走神?”话是说的酸溜溜,可冯千里的眼神里全都是明晃晃的戏谑。

天灵灵,地灵灵,上天有眼啊。

总算让他在有生之年,抓住慕临骁这家伙的一次动情绪。

慕临骁干咳两声,难掩他的一丝尴尬。

见鬼了,他竟然一想到那个奇妙的晚上,就忍不住想细节。

一想细节,身体就忍不住发热发烫,心跳还有点变得异常。

冯千里得胜一般又嘿嘿嘿上了,“嘿嘿嘿,跟兄弟透个实话,这女人味道是不是令你回味无穷?嗯?”

慕临骁已经恢复了一副冷漠君王的架势,“今天来不是说南城新区的事?”

“我管他南城北城,都没你吃肉喝汤这事重要!快,回答我,味道咋样?”

冯千里一副等不到答案不罢休的样子,慕临骁停了半晌,在冯千里热切有加的目光里,慢悠悠地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仅此一声,再无多话。

但是冯千里已经疯了,激动疯了。

“哎哟哟,我的老天爷哎,我们阿骁你终于正常了!我都怀疑你会不会有一天憋狠了,会随手扒了我裤子解馋,现在我可算把心放进肚子里了。哪天带来给我看看?”

慕临骁鹰眸光泽一闪,语气淡淡,“有什么好看的,见不得光。”

“额……不给她名分?”

“来路不明的女人,还是自动送上门的,就这种,都不知道谁派来的,你说,我能让她还活着,已经是恩赐了。”

冯千里收起一贯的吊儿郎当,神色越发严肃,“要这么说,这女人干脆做掉得了,省得以后出幺蛾子。”

慕临骁的眸子一顿,似是停滞了一秒钟,吸口气,淡淡的,“算了,不过是个小角色,还翻不起什么风浪,先留条命吧。”

“你不会心软了吧!不过是个女人,构造都一样,只要你吃荤开了头,哪个女人都一样能睡。你信你哥的,先把这种细作咔嚓了,以绝后患。哥给你找一百个比她好的雏儿。行不?”

慕临骁显然对于这个话题有些烦躁,不想再谈,“我自有分寸,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哼,还护上了。我倒要看看,她是个什么人间绝色。”

冯千里一看慕临骁不再搭理他,只好开始讲述南城新城的情况。那么大一块地,全都要新建成为现代化的新城,等同于建立半个城市,而所有的地皮全都在慕临骁的手心里攥着。这么大一块肉,多少人想要吃一口,外面那群人,都是想要分一杯羹的。慕临骁稍微从手心里漏一点,就够很多人吃几辈子的了。

隔壁的苏尘和南宫忘已经吃上了一桌美食。

别看苏尘又高又瘦,他可是个大饭桶,左手猪蹄,右手烧鸡,正左一口右一口吃得欢。

南宫忘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可吃东西也不温雅,宽大的袖子干脆用夹子夹上,两手捧着烧鹅啃。

看他们俩这副吃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贫民窟来的。谁能想到竟然是慕临骁身边的大总管,二总管。

苏尘含混地说:“从目前跟踪的情况看,她还算老实,一直在医院呆着。”

南宫忘点头,“就算她是个坏的,现在也必须留着。”

他们俩说的自然是连白微。

南宫忘喝了一口酒,想了下,“慕少这毒,不定时啥时候就会发,万一那女人突然找不到,可就要了命了。我觉得,既然已经签了情人协议,就该让她住到慕少家里来。这样用起来方便。”

苏尘嘴里的肉还挂着,眼睛瞪得溜圆,“慕少可说过了,不想她住到家里去,你别善做主张啊,慕少不高兴了,再连累我。”

南宫忘朝苏尘鄙视地龇龇牙,“你的命重要,还是慕少的重要?就算打你一顿,为了慕少好,你也应该去做。”

这话似乎说服了苏尘,他点点头,几秒钟后反应过来,“凭啥你出的馊主意,回头算账的时候来打我?”

南宫忘笑得像个狐狸,“咱俩一起。我出主意,你去实施。”

苏尘瞪了南宫忘一眼。死狐狸,总是把人当枪使。

连白微下班后和花朵朵道别,直接去了重症监护室,靠着厚脸皮单独询问了护士,得知弟弟情况很稳定,那才放下心来。

连白微走出医院时,天色将晚,行人稀疏。公交站就在医院不远处,也就一百米的距离。

路灯微亮,有几辆汽车无声无息地停在路边,汽车上突然下来两个男人,拦在连白微身前。

连白微吓得下意识护紧包包,虽然里面没有什么钱。

“我们尘哥找你。”

尘哥?哪位?

苏尘的大长腿迈下车,痞痞地站在连白微跟前,吐掉嘴里的香烟,表情有点不耐烦。

一见到苏尘那张辨识性很高的脸,连白微就想到了他那把枪,然后就开始紧张。

“连、连……什么来着?”

“连白微。”连白微努力平和地回答。

“哦对,连白微,上车吧,跟我走。”

连白微猛地抬眼看着苏尘,像是受惊的小兔子,“去、去哪儿?”

“你别装了,你连爬慕少的床都不怕,连叫慕少的全名都不怕,你会怕跟我走?”

连白微声音发颤,“你先说清楚,否则我哪也不去。”

苏尘切了一声,“老子在本城打横的走,我说让谁去哪儿,没谁敢不去。”

“我、我现在是慕少的人,你要把我怎么样,首先要问慕少同不同意。”

“嘿!行哪,会狐假虎威了!既然你知道是我们慕少的人,那就该有点觉悟,我就是带你去慕少的家里住的。”

连白微这回惊得不轻,脸色煞白。

去慕临骁的家?住?以后都要住在他眼皮子底下?她不想!

“能不能打个商量,我、我有工作……我会很配合的,需要我的时候随时……”

“不行!要钱的时候挺上赶着,怎么这时候就磨叽了?上车!”

连白微一动不动,无声抗衡。

“你是想让我把你打昏了当麻袋扛上去呢,还是在我还没发火自己乖乖上车呢?”

苏尘搓着两只手,摩拳擦掌的架势。

连白微深吸一口气,无奈地上了车。

慕云山庄在东城半山腰上,临海,景色宜人。

汽车在山林里一圈圈地绕着,遮天蔽日的树木层层叠叠。

连白微站在像是皇宫一样巍峨气派的山庄前,有点蒙。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苏伯是这里的管家,也是苏尘的亲爹,候在门口上下打量着清汤寡水的连白微。

连个妆都没化,小脸素净得很,五官却是那种一眼惊艳的,清纯,又带着天然的妩媚。

怪不得能入了慕少的眼,确实是少见的绝色。

就是年纪看着太小了,真怕是未成年啊。

“呵呵,是连小姐吗?快请进。”

连白微尴尬地点头示意,跟着进了别墅。

苏伯待人不错,没让连白微感觉不自在,就被领去了二楼的房间。有几个中年女佣等着给连白微洗澡洗头做spa,想拒绝都不行,连白微感觉自己像是待宰的羔羊,正在洗洗干净,就差送进锅里煮了吃了。

两个小时过去,可算折腾完了。连白微换上新裙子,披散着柔滑的长直发,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

还是那个自己,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一样了。

相关文章:

男主角(盛时年),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独家在线、、)

将军太深了h/宝贝再多留点蜜汁书包网

【热文】绝品赘婿小说在线免费大结局

午夜福利74集在线看 92电影午夜福利集合2018

打屁股沟,瓣,眼_寡妇和我猛交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