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鬼医奇才小说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9-03 21:39 · 新商盟

心中暗忖:“这么好的白菜,送上门都不要,那自己也太暴殄天物了!”

当然,若是楚清雅知道庄术把自己当成了送上门的白菜,估计得一巴掌把他拍到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那我可说了?”楚清雅再一次确定。

“你说吧。”

庄术略显羞涩的开口。

然而,楚清雅接下来的话,却让她顿时一怔。

“我们医院有一个幼童病人,我想请你去看看。”楚清雅极其郑重的说道。

庄术手扶额头,无力的趴在了桌上,心中难受至极。

你说你让我帮忙看病,就直接说呗,整的一出又一出的,本少爷还以为你是要向我表白,这不是欺骗我的感情嘛?

最重要的是,你吖的没事干嘛摆出一副要发春的样子?马蛋,太气人了!

“怎么了?”

楚清雅担忧的望着庄术,说道:“你不愿意去吗?”

“不是。”

庄术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岔,说道:“不过,我们鬼医庄家,不管是医人,还是医鬼,都是虚要钱的?”

说完,目光不由自主的在楚清雅身上溜达起来。

瞧着庄术肆无忌惮的目光,楚清雅吓了一跳,紧张兮兮的说道:“你……你不想要什么?”

“咳咳……你别见怪。”

庄术尴尬的说道:“我是顺带看看你有没有病而已。”

不知为什么,说完这句话,庄术都觉得自己的脸皮厚的跟城墙有的一拼。看人家就看人家呗,居然还说这么昧着良心的话。

唉。思想呀思想。

“不好意思,我误会你的。”楚清雅说道。

“没事儿。”

庄术厚着脸皮摆了摆手,重新回到最初的话题,“待会儿下课了我就跟你去看看,至于诊金方面,到时候再看。”

微微顿了顿,说道:“你别介意,这是我们鬼医庄家的规矩。

这句话,庄术确实没有说谎。

这个规矩是庄术家族祖上定下来的,而且是永远都不能改的。

因为无论是医人还是医鬼,对于上天,都具有逆天改命的嫌疑,而其中承受的因果自然不必说。

所以,用诊金做慈善事业,这一直以来都是庄家的所致力的事情。

“当然不会。”

楚清雅微微一笑,说道。

在她看来,有付出就有回报,花钱看病这种事情是再正常不过。

与此同时,她对庄术的印象分也提升了一些。

一直以来,无数的男人都围着她转,让他们帮个忙,更是前仆后继,更别提敢要钱了。而庄术的做法,在楚清雅的眼里,那就是与众不多,不像其他男人那样看今年美女就走不动路。

有时候,女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

两人接下来又闲聊了一下,一节课转眼而过。

“走吧。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庄术带着楚清雅走出教室,望校门走去。

而走到不远处,四五个清一色红背心的男生走了过来,挡在了两人的身前。

看穿着,像是学校篮球队的。

“清雅,他是谁?”

其中为首的男子居高临下的瞪着叶辰,质问道。

此人是篮球队的队长,方卓。

他是楚清雅众人追求者之一,同时也是众多追求者中最霸道、最死缠烂打的人。

曾经因为有竞争者当众向楚清雅表白,被他打的头破血流,所以在这个学校,凶名外传。

“她是我的朋友。”

楚清雅脸色一沉,声线冰寒的说道:“没事儿的话,请你让开。”

朋友?

听到这话,方卓牟子一冷,目光阴冷的盯着庄术,说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他是让我的女人?”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庄术淡然一笑,不以为然。

方卓这样的人,在别人眼里或许是个绝对不能招惹的恶霸,但是在他眼中,也就是一个挑梁小丑而已。

那眼睛中的杀气,无疑是相当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瞪着一个成年人,实在是微不足道。

“卓哥,这小子很嚣张呀?”

站在方卓身后的一个男生,叫道。

方卓拳头紧握,发出一阵咔嚓的声音。

“小子,你想泡我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方卓从身后的一名小弟手中接过了一根棒球棍,在手里颠了颠,脸色阴沉如水。

“方卓,你想干什么?”

楚清雅挡在叶辰的身前,怒目而视,声音冰寒道:“这里是学校,不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没办法,我就喜欢撒野。”

方卓忽然嘿嘿一笑,耸肩道:“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

目光在楚清雅的胸前扫过,笑道:“你要是答应当我的女朋友,今晚跟我钻小旅馆,我就答应放了这小子,如何?”

面对这种极其无耻的话语,楚清雅脸色当即一沉,冷道:“你休想!”

作为一个极其理智的女孩,楚清雅自然不可能答应方卓这种条件。

只是想到每次方卓出手总会将对方打的头破血流,不禁心中隐隐担心起庄术。

庄术是给自己帮忙的,若是出事了,那她一定会愧疚的。

“庄术,要不我改天再找你吧?”

想了想,楚清雅说道。

“没事的。”

庄术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走上前,看向方卓等人,说道:“你们的真的想找茬?”

“是的,又怎么样?”

方卓冷笑道:“识相的话,就立马跪下来从我裤裆钻过去,然后滚蛋,否则……”

“啪——”

不等他说完,一记耳光声响起。

响亮的巴掌声传开,回荡在四周。

不仅是方卓等人呆住了,就连周围的吃瓜群众都一个个呆住了。

要知道,方卓是什么人?背靠校董,典型的富二代,校园里的恶霸。敢动方卓,除了活够了,就是胆大包天?

“他妈的,脸皮真厚,打的我自己的手都疼起来了。”

庄术甩了甩手,说道。

围观的吃瓜群众,脑袋一晃,险些一头栽倒地上。

尼玛,你打了人家,还喊着自己手疼,这也太吊了吧?

方卓双目赤红,一双眼睛瞪着庄术,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怒不可歇。

他万万没想到庄术居然敢打他,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是不想活了嘛?

此时,他恨不得将庄术扒皮抽筋。

当然,他也正是这么做了。

“我弄死你!”

方卓暴喝一声,拎着棒球棍向庄术挥去。

棍风呼啸,猎猎做响。

“不要——”

楚清雅也完全没有想到庄术居然敢动手甩了方卓一耳光,当即就被惊住了。刚刚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就看见了这一幕,吓的失声尖叫。

她不敢想象,这一棍打在庄术的脑袋上,会怎么样?

不单是她,周围的人也都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下去。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所有都震惊住了。

“我看你到底有多厉害!”

庄术单脚为轴,一脚飞踹而过,痛击在方卓的胸部。

嘭!

闷哼声响起,伴随着亮晶晶的口水和红艳艳的液体,挨了一脚的方卓倒摔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

手中的棒球棍也随之掉到了地上,不知道滚到了哪里去了。

几个翻滚,方卓这才稳住身体。

只不过,大口的血水从他嘴里吐出。

巨大的疼痛感,让他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显得狰狞无比。

一脚踹飞!

四周的人都呆住了,脸上布满了难以置信。

“真是胆包天呀!”

众人啧啧称奇,已经想到了方卓接下来的疯狂报复。

“干他!”

还未爬起身,方卓对着自己那帮小弟怒喝一声:“这小子是个硬茬,往死里弄!”

此话一出,四五个身穿背心的人齐齐握拳向庄术冲了过来。

“退后!”

庄术吩咐楚清雅后退,然后脚尖点地,借助反弹之力向那些人冲了过去,一脚踹到最前面的人腿部,然后借助反震之力,一拳砸了出去。

拳风呼啸,犹如猛虎下山。

一拳出,如山崩!

嘭!

措手不及的背心男被庄术一拳给轰了出去,撞在校门口的铁门上,摔的七晕八素。

剩下了三名背心男被这一幕给惊住了。

短短几秒钟的时候,就撂倒了两个人,这可是他们从未遇到过的。

三人对视一眼,一咬牙,以四面围攻的方式向庄术冲了过来。

“就这点能力,也敢称作校园恶霸?真是侮辱了校园恶霸一词。”

庄术不屑了扫了三人一眼,错身躲开了身前背心男的攻击,然后一脚将其抛飞出去。

“去死!”

又一背心男挥拳而来。

“装比!”

庄术翻了个白眼,身体后倾,以极其刁钻的动作躲过了这一拳,然后单手点地,身体呈弓形,骤然一脚而出。

“无影脚!”

快脚落下,有影无踪!

眼见数十道腿影迎面而来背心男脸色大变,纵身后退。

可是纵使背心男退的再快,也无法快下庄术的这一脚。

嘭!

一声闷哼,鲜血从背心男口中喷出,倒飞了出去,砸在了身后一男子的身上,两人一起滚了出去。

“该你了!”

庄术冷冷一笑,望向左边偷袭而来的男子,身体一转,腿影落下,瞬间那男子跟着前两人的脚步飞了出去。

一时间,惨叫声回荡在门口,传遍四方。

“我跟你拼了!”

一声厉喝,骤然破空响起。

顺着声音看去,正是方卓。

方卓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怒发冲冠的向庄术扑过来,赤红的牟子犹如饿狼的眼睛,泛着恶毒的光芒。

“就你?不配!”

庄术转身望着他,身影一动,犹如浮萍掠影,转眼间便到了方卓的身前。

没有任何的犹豫,一拳轰出。

暴拳出,如虎击!

咔嚓!

骨头断裂声响起。

伴随着破空的惨叫声,方卓撞击在铁门上,脑袋一甩,晕了过去。

四周一片安静,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难以置信。

众人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要知道,以方卓为首的这帮人,不仅是篮球队的主力,更是跆拳道的长期社员,居然被庄术不费吹灰之力就给打倒了,这实力的强悍程度可想而知!

安静之后,四周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因为方卓等人经常仗势欺人,这会被人收拾,自然一个个都无比高兴。

站在旁边一直为庄术担心的楚清雅也被这一幕给震撼了。

回过神后,她连忙走到庄术的身边,担忧的问道:“你……你没事儿吧?”

因为强烈的担心,说话都颤了一下。

“没事儿。”

叶辰拍了拍手掌,扫了一眼地上的伤员,笑道:“就这几把刷子,还不能把我怎么样。”

心中暗忖:“若是连这几个普通的人都无法制服,就更别谈医鬼了。”

回过头,庄术看向满脸潮红的楚清雅,说道:“这几个家伙,十天半个月应该是无法下床了,我们走吧?”

“可是——”

楚清雅担忧的看了一眼庄术一眼,说道:“我担心他们以后会报复你。”

“这不是多余的嘛?”

庄术笑了笑,十分自豪的说道:“我连鬼都能制服,就更别说眼前的这几个家伙了,放心吧。”

说完,穿过人群,转身向校外走去。

“也是。”

听到庄术的话,楚清雅顿时一怔,遂点了点头,快速的跟了上去。

伴随着两人的离去,围观的人群渐渐的散去。

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中,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望着庄术远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之中,像回忆起了什么,喃喃自语的念道:“姐姐托梦来让我报恩于他,我本以为是自己胡思乱想多了,可是想不到真的看到了那个男子,真是奇怪,难道姐姐说的是真的……”

庄术和楚清雅出了校门之后,撘了一个出租车,前往京林第一人民医院。

京林第一人民医院,是整个京林最大,同时也是最具有权威的医院。

其中,名医不胜其计,仪器高端广用。不光是在整个京林市,就算是在整个京林省,那也是赫赫有名!

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明百姓,皆是簇涌而来。

无数的医科大学毕业生,更是将能够进入京林第一人民医院视为至上荣耀。

第一人民医院,最著名的还是要数那蝙蝠型的六角大楼,高大耸立,建局独特。

乘着出租车,庄术远远的望了一眼六角大楼,眉宇间多了一丝诧异和凝重之色。

“蝙蝠型?真是奇怪!”

叶辰总感觉这六角大楼透露着一丝诡异,却又一时间说不清楚。

蝙蝠向来喜阴,将城市中心的医院建成蝙蝠型,无论怎么说都说不通。

医院向来都是至阴之地,不是应该将其建成朝阳形嘛?

庄术摆了摆头,甩去了脑海中一时想不通的问题,下车跟着楚清雅走进了医院。

“到底是个怎么情况?”

走在医院的路上,庄术好奇道。

“那孩子一天到晚都不说话,对于外界的一切,也毫无反应,症状很像是痴呆症,但是经过我们给他做的检查,又并没有,对于这一点,我们整个医院都感到十分的奇怪。”

楚清雅眉头紧皱,向叶辰一一介绍着。

“痴呆症?”

庄术微微一怔,旋即摇头笑了笑。六七岁的儿童,若不是先天性,一般都不会是有痴呆症的症状。

“具体的领我去看看我才能清楚。”庄术说道。

“好的。”

楚清雅点了点头,指着走廊道最前面的一见病房,说道:“小孩儿就在那间病房,我们进去看看吧。”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病房的门口。

刚走到门口,庄术就察觉到一股至寒阴气扑面而来。

而与此同时,楚清雅明显身体打了个冷颤。

“有问题?”

庄术眉头微皱,这个房间里的阴气实在是太盛,甚至比常年停放死人的天平间还要令人头皮发麻。

换句话说,这里根本就不适合病人养病的地方。

在这种房间里养病,只会越养越病。

步入房间,阴寒彻骨的冷气更胜一分,不知道的,还以为空调口开到了零度。

在楚清雅的带领下,庄术很快就看见了躺在病床上的孩子。

“这就是我说的小杰。麻烦你帮忙看看。”

楚清雅望着小杰,脸上涌现出几丝担忧和心疼。

在她看来,这么小的孩子都得了这样的怪病,是多么悲惨的事情呀。

庄术的目光落在小杰的身上,眉头皱的更紧了。

小杰看上去六七岁的样子,面色无光,神色呆滞,一双黯淡无光的眼睛瞅着天花板,完全一副活死人的模样。

没错,就是活死人!

正常人也不可能是这样的。

“走吧。”

庄术摇了摇头,缓缓的退出了房间。

楚清雅茫然,但还是跟着庄术离开了房间。

“怎么样?可以治吗?”

瞧着庄术,楚清雅焦急的询问。

而她此刻的心理,恨不得立即就将小杰治好。

“活死人?”

庄术似乎像是没有听到她说话,目光望着走廊的远处,像是回忆着什么,喃喃自语的说道:“这不是病!这真的不是病。”

“这不是病?”

听到庄术的话,楚清雅顿时一怔,旋即神色复杂的看着庄术,好奇道:“这不是病?是什么?”

庄术笑了笑,回头望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小杰,神色一怔。

因为他分明看见了小杰的嘴角朝他咧出了一丝阴冷的而不属于正常人的笑容。

“先离开这里,边走边说。”

庄术没有任何的停留,转身离开了病房外,向走廊道的另一端走去。

“到底怎么了?”

见庄术离开,楚清雅的脸上多了几分焦急和担忧。

在她看来,若是庄术都回天乏术,那么能救小杰的人就更少了。

盛夏的阳光洒落在庄术的身上,庄术也终于感到了几丝温暖。

说实话。

对于小杰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到底该向楚清雅开口。他更不知道出楚清雅是否能够接受这个现实。

活死人,这个词从医学的角度来说,或许指的是有生机但陷入睡眠状态的植物人。但是从神学的角度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人!

换句话说,小杰是鬼!

没错,就是鬼樱!

一身阴气,弥漫在整个房间,稍微有点道行的人都看的出来。

尤其是那身上的怨气,实在是太重。

再加上这医院本是极阴之地,使其鬼力不断加深,截止目前,完全就是一具完全成形了的鬼樱。

只是,让庄术感到好奇的是,这鬼樱到底从何而来,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事情。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怨气?

……

一系问题,纠葛在庄术的脑海之中,剪不断理还乱。

不管怎样,作为鬼医庄家的传人,庄术处理这件事情,都是则无旁贷的。

“白天不方便,再加上我来的匆忙,身上很多东西都没有带,所以我晚上再过来吧。”

庄术扭头看向楚清雅,说道。

“当然可以。”

听到这话,楚清雅欣喜的点了点头,好奇道:“小杰到底得了什么病?”

“普通病而已。”

庄术淡淡一笑,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

在他看来,一个女孩子若是突然听到这么悬疑的事情,不是质疑,就是会吓得面色苍白。

所以,庄术觉得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多说了。

只要到了今晚,一切都会见分晓。

“那就好。”

听到庄术的话,楚清雅欣喜的点了点头。

刚走到走廊道的拐角出处,就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走了过来。

男医生年龄看起来二十七八,一双斗鸡眼高高翘起,颇是目中无人。

斗鸡眼男子走到两人的身前,直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你是什么人?”

斗鸡眼目光落在叶辰的身上,面色不善的说道:“你知不知道这里是重诊病房区?谁允许你随便来到这里的?你以为你是院长儿子呀?若是出来什么事情,你付的起责任吗?”

扭头看向楚清雅,厉喝道:“别以为你是医科大学来的校花,就了不起,我问你,你带他进来登记了吗?他是病人家属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楚清雅哑口无言,但也是十分的恼火。

毕竟,登记什么的,也几乎从来都没有实行过,对方明显有找茬的嫌疑。

“鬼医庄家!”

庄术目光如炬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付的起责任!”

鬼医庄家,人鬼皆通,几乎是没有什么能够拦倒的。

这也是鬼医庄家代代传人最为自信和骄傲的地方。

相关文章:

男的喜欢水太多的吗_岳婿小说章节

霸上花溪村留守妇女:男朋友吃我奶揉我胸小说

雏女的滋味/贵妇俱乐部双飞

宝贝乖一点_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 流年

她越求饶他挺的越深/男朋友和别人做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