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厚爱:攻略影后妻小说【全章节】列表全文完整版

2021-09-04 07:09 · 新商盟

一小时内,秦筝代言流安不孕不育医院的事情迅速上了热搜。

那条热门微博下面的评论大致分为三派。

一种认为秦筝想红想疯了,借着秦婉儿的事情炒作自己,恶心。

一种保持中立,等着看好戏。

另外一种则是可怜秦筝,觉得一个籍籍无名的小演员,身不由己,在娱乐圈鱼龙混杂的地方,这样挣扎很不容易。

秦筝走在繁华的街头,还未打到车回去,包里的手机就一直在震动。

身后有人议论纷纷,还有人特意跑到秦筝跟前,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这是不是网络红人,秦筝啊?

秦筝拧眉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包里手机一直震动,她看了眼陌生号码还有些抗拒,最后还是接了。

是凌逸天。

男人好听的嗓音通过听筒传过来,“复出第一个代言就是不孕不育医院的,会不会影响以后的星途?”

秦筝脚步顿了一下,眉眼弯弯,她不知道凌逸天是干什么的,但能第一时间知道她的动向,还打电话慰问,她真的很欣慰。

和沈毅行相处了几年,比不上认识几天的陌生人。

也不是陌生人。

他们两已经闪电领证,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她看向了不远处的车流,声音里充满了笃定,“放心吧,我不会让沈毅行和秦婉儿那么轻易得逞的。”

“那拭目以待。”

从上次直接爆料视频的行为,他就知道秦筝是个有想法的女人,不用他任何的帮助。

“你这是等着看好戏呢?”

秦筝揶揄道,她故意说了这么一句。

凌逸天送她来见沈毅行时,下车还吻了她一下,让她意乱情迷。

她自然也要还回去。

男人轻咳,“我这是相信你。”

“好了,挂断了,我先回家了。”

她怅然若失,其实自己没家啊。

半山腰那栋别墅,她不能心安理得的去,当初那般歇斯底里的维护秦婉儿,换来和秦家决裂的下场,她可真惨。

她还没摁下挂断键,凌逸天就接着问她,“你现在什么位置,我来接你。”

秦筝“啊”了一声,客气道:“不用了。”

“凌太太。”

男人加重了“太太”两字的发音,秦筝就没好意思拒绝。

她报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凌逸天柔声道:“站在原地别动,我来接你。”

让秦筝意外的是,凌逸天在十分钟之内就赶到了她所在的位置。

还是送她去见沈毅行的那辆车,车窗滑下,露出男人俊逸的侧脸。

秦筝也没有公主病,立即上车,路过下一个红灯,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车窗外飞速滑过的景物喃喃道:“这不是回别墅的路。”

“明天就要参加医院的活动了,自然得让你惊艳亮相,再出其不意,那样活动才精彩。”

凌逸天侧过头看了眼秦筝,车速就缓了一些。

两人对视的间隙,秦筝余光瞥见车子就要和前方的车子追尾,她迅捷的扑到了凌逸天的怀里,强迫男人踩刹车。

身体还是剧烈的朝前倾去,她都做好了要被甩在挡风玻璃上的准备,却落进了凌逸天的怀抱里。

男人的手死死的压在方向盘上,将秦筝额前的碎发捋走,笑的格外好看,“这不能怪我,英雄难过美人关。”

还是有些尴尬的,秦筝的脑袋就压在他裤裆的地方,前方被轻微追尾的车主已经来到了车前。

凌逸天宠溺的摸了摸秦筝的脑袋道:“别动,这件事交给我。”

秦筝脑袋晃了晃,做出了点头的动作。

凌逸天咬牙,“让你别动。”

她翻个白眼,“我哪里动了。”

后知后觉,她现在的姿势和脑袋放置的位置,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车外凉风鱼贯而入,她却一直僵硬着身体,凌逸天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那个车主,绅士的说道:“我负全责,赔款直接找我助理。”

那车主也不是难缠之人,看了眼名片上的名字和介绍。

凌逸天,A市幻灵娱乐公司的总裁,那车主再扫了眼车牌号,A888888,他立即客套地回答,“没事,我走保险,后期账单交给你助理处理。”

开这种限量车,还不把剐蹭放在心上的,也不是缺钱的人。

事情轻而易举解决,车内恢复了安静,凌逸天拍了拍秦筝的脑门,“你还要躺多久?”

秦筝撇嘴,呢喃道:“还不是因为你……”

她单手压在男人的腿上,起身,就要坐回副驾驶坐时,被凌逸天揽进了怀里。

男人眼眸含笑,那鹰隼般的眸子带着戾气和不容拒绝,还似一潭深水,她要是多看几秒,就会跌进去,万劫不复。

秦筝咽了口水,一手推开凌逸天,“那啥,快回去吧。”

“账单过两天让艾森送给你。”

啥?

秦筝眨眨眼,便听凌逸天解释道:“你不用急着还钱,以后片酬多了,慢慢算。”

是她低估了和自己结婚的老公啊……

这分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尾巴狼。

秦筝咽了一口口水,冷哼一声,“好。”

“这么任我宰割,没有怨言?”

“冤冤相报何时了,凌先生,开车吧!”

凌逸天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小女人抽离他怀抱的一瞬间,他感觉到空落落的。

随即出发了去了自己幻灵旗下专为艺人收拾造型的场所。

秦筝久没有在娱乐圈混迹,都忘记了这种节奏,她被那些造型师修剪头发,挑选收拾,又选择衣服时,她内心逐渐坚定下来。

她一定要光辉的站在娱乐圈的顶峰,这样才配得起自己的雄心壮志。

还要让所有不看好她的人,被啪啪打脸。

镜子里的女人头发比之前短了一些,挑选的衣服精致到刚好凸显她完美的身材。

站在赤白灯光下的那一刻,凌逸天有些恍惚。

他弹了一个响指,对秦筝笑着说:“把你包装这么美,出去参加活动我有点不放心。”

这句引人遐想的话让在场的工作人员都多看了几眼秦筝,到底凌总和这位十八线女星什么关系?

秦筝优雅的走到凌逸天身边,她们比肩而立,她就像一只高傲的孔雀,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光辉。

她侧过头,悄悄对凌逸天说,“谢谢。”

凌逸天皱眉,“不想再听到这两个字,用实际行动表示。”

秦筝心想,以后片酬多了就百分之十给凌逸天吧。

回到半山腰别墅已经是暮色四合时分,一进大厅,秦筝就看见那长长的餐桌上,有正式的法餐。

还有一束新鲜的花,凌逸天耸耸肩表示,“可能是管家为我们新婚准备的。”

“我们是逢场作戏。”

“也有可能假戏真做。”凌逸天已经脱掉了外套,换了家居鞋,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秦筝对着男人的背影嘀咕,“实际行动就是好好复出,杀进娱乐圈,打出一片天,包养小白脸。”

最后几个字凌逸天没听到,理所当然没计较。

秦筝看着餐桌上的食物和花,都是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式来的。

难道凌逸天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这个男人千万别对自己太好,不然她真的会很愧疚。

她不知道的是,凌逸天已经拿到了她完整的资料。

用完餐她就洗漱敷面膜睡觉。

翌日,在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秦筝就偷偷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穿着在幻灵挑选的衣服还有手势,独自去了流安不孕不育医院。

早上只喝了一杯水,有些饿,出现在活动现场时,有些粉丝已经几米开外就在骂她。

“为了钱都可以出卖底线吗,那去被富豪包养吧,脏了娱乐圈何必呢?”

秦筝有些饿,还是在后台工作区域静静等待着。

沈毅行姗姗来迟,看见秦筝这样子打扮,颇有些意外,习惯性出演讽刺道:“活动方会为你准备衣服,何必穿这么骚来现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某个大牌明星。”

秦筝不卑不亢,微微一笑,“活动前不是有场发布会吗,发布会后才是活动,我认为我现在这样穿并无什么不妥。”

是没有任何不妥。

她穿的修身的贴身抹胸拖地长礼服,礼服的完美的勾勒出她的身材,遮住胸前的春光,能勾起所有男人的欲望。

就像一朵花,想直接抱回家养着。

可能是因为最近绯闻缠身的原因,沈毅行竟然觉得秦筝瘦了一圈,那锁骨精致到刺他的眼。

他蓦地收回视线,声音冰凉,“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不许搞出任何幺蛾子。”

沈氏集团的股票还指望着今日的活动回升呢。

秦筝美眸转动,鄙夷地想,约定?

她可不曾和沈毅行有任何约定。

沈毅行得意,认为秦筝也不过是个被他操控的女星,他让秦筝往东,这个女人就不敢往西。

这份死心塌地,他很满意。

秦筝现身活动现场的高台,前来看这场活动的还有不少秦婉儿的粉丝,一直谩骂着她。

她充耳不闻,优雅的走在台上最中央的位置,主持人正准备让现场的粉丝热烈欢迎流安不孕不育医院的代言人时,秦筝直接拿走了主持人手里的话筒。

气场强大到主持人也无话可说。

沈毅行站在旁边,瞪了秦筝一眼,嘴皮子微微掀动,“你别太过分了!”

盯着秦筝手里还拿着手机,沈毅行火气蹭的上来,“你最好安分点!否则就不是封杀你那么简单的事了!”

他话说的决绝,心里却莫名其妙感觉到不安。

部分秦筝的粉丝看见秦筝出现在台上,失望的打算离开现场,粉转黑时,秦筝拿着话筒开始讲话。

“大家好,很感谢大家来参加这次活动,有我的粉丝相信我的人品,在赌我不会出现在现场。”

台下有粉丝尖叫起来,“那你出现在这里干什么!不要给这种医院代言!”

秦筝感动,她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我今日出现在这里,是受到了公司的威胁,如果我不出现,将会被永远的封杀,大家都知道我的男朋友是沈毅行,可就在前两日,婚礼上我被最爱的男友抛弃。”

沈毅行拳头紧握,已经乱了方寸,他试图夺下秦筝手里的话筒,却被秦筝巧妙的躲过。

女人像一只自信又霸道的精灵,完全不在他的掌控内。

“肯定有很多人不相信我说的话,觉得我一个小明星,有什么资本被永远封杀,我手里有沈氏集团沈总找我时威胁我的视频,现场转成大屏幕播放!”

全场沸腾,沈毅行脸已经成了猪肝色。

身后偌大的多媒体播放器,已经完整的播放昨天在咖啡厅他和秦筝聊天的画面。

以及他博取同情的恶心手段。

他不曾想到秦筝这个女人会不择手段录制了视频。

难怪当时坐在他对面手机不离手!

视频不长不短,刚好十多分钟,现场黑秦筝的粉丝全部转为骂沈毅行。

原来以前那么久误会秦筝了。

我们家筝筝小可爱怎么这么惨……

秦筝觉得氛围到达了自己想要的程度,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声音都拔高了一个度,“我今天来并不是出席活动,也不是为了代言,我是想借此机会,宣布一件事。”

沈毅行害怕秦筝还会说出什么疯狂的话来,他的挡在了秦筝的面前,声音有些颤抖,“筝筝,你别这样,咱们有话好好说!”

秦筝没有搭理沈毅行,只是挑衅的看了男人一眼,用口型说了两个字。

晚了!

她不稀罕沈毅行这个渣男的爱,也不稀罕他提供给自己的资源,更不会因为他和秦婉儿搞在一起,她就萎靡不振,成为沈毅行赚钱的工具。

失去的,她会换另一种方式,加倍拿回来。

“从今以后,我与沈毅行没有半分关系,也不会为三无产品代言,亦不会做没有底线的事情,也借此机会,正式宣布,和沈氏集团总裁沈毅行分手,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请沈总不要再纠缠我,否则我会起诉你,骚扰!”

话音福利,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秦筝喉咙滚动,也差点喜极而泣。

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

以前还天真的以为,会和沈毅行白头到老。

很感谢沈毅行与秦婉儿送给自己的大礼,让她幡然醒悟,为时不晚。

现场秦筝的粉丝全部沸腾,尖叫声不断,甚至还有人为秦筝献花。

秦筝淡定如斯,内心流淌着一股暖流,这才是她复出该走的第一步。

粉丝有人代表朝着沈毅行喊话,“如果沈氏集团敢打压秦筝,封杀秦筝,我们粉丝将会选择众筹基金为我们家筝筝打官司,不把沈氏集团搞垮,我们誓不罢休!”

沈毅行压抑着怒气,双腿已经在下意识朝着秦筝那边靠过去,他一张脸阴沉的可怕,几乎要将自己身旁的女人吞噬。

不管沈毅行如何表现,秦筝面对现场媒体,记者对我镜头,脸上一直带着惬意的笑。

“秦筝,你真狠!”

沈毅行咬牙切齿,他试图抢走秦筝手里的话筒,却被一直站在不远处观看现场活动的流安医院的院长拉了一把。

制止了沈毅行对秦筝的荼毒。

粉丝就差把鞋子脱下来砸在沈毅行的脸上,男人已经显得不耐烦,却又不得不隐忍。

秦筝蹙眉,低低的说道:“狠吗,比起你对我,可真算不得狠,就这样沈总就接受不了,那以后的狂风巨浪,可怎么处理?”

“秦筝,你什么意思?”

女人狡黠一笑,“意思就是,我还没放大招。”

她把话筒交给了目瞪口呆对的主持人,接着就下台。

给小西打电话,让小西来接自己回沈氏集团。

等待的间隙,有不少粉丝朝她涌过来,有的男粉丝还穿着球衣,二话不说,球衣脱下来交到秦筝的手里,“女神,签个名。”

秦筝心里暖暖的,手里立即有粉丝递给她签字笔。

这是她被沈氏集团全面封杀后第一群找自己要签名的粉丝。

“别急,我一个一个签。”

当然,这群粉丝自己也不会知道,今日的一个小举动得到的签名物品,到日后还是天价。

秦筝签的手困了,就甩了甩,有粉丝亲切的递给她一瓶水,激动的说着:“女神,就喜欢你这样直言不讳洒脱利落的,那种渣男就哪儿远滚哪儿!”

她拿着签字笔的手顿了顿。

哪里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洒脱。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也心口疼的难以呼吸。

她必须这么做,才能在娱乐圈有一席之地。

和沈毅行奋斗了这几年,她的青春,打了水漂。

那从现在开始,她不再为任何人停下步伐。

小西戴着墨镜,穿着一身黑衣朝着秦筝这边走来,一群粉丝直接把手机交给小西,“给我们和女神合影一张!”

那张照片放在了秦筝粉丝官方微博,还是置顶的。

粉丝现场督促秦筝建立了几个粉丝群,把秦筝拉进去,希望经常降临。

这些画面全部被媒体的镜头转播,凌逸天坐在办公室里看秦筝那场活动的现场直播。

嘴角一直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艾森拿着一张车子的保险单走进来时,还以为自家总裁傻了,有些不可置信。

在凌逸天面前站了很久,才敲了敲办公桌,清了清嗓子说道:“凌总,你开车出去追尾了。”

凌逸天“恩”了一声,继续看直播。

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会一鸣惊人,却没想到反击的这么漂亮。

着实出乎意料。

男人墨瞳沉沉,就在艾森的头凑过来观察他在看什么东西这么反常时,凌逸天一手合上了笔记本。

他是秦筝的丈夫,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女人在外经历腥风血雨,他隔岸观火。

可以做点什么。

凌逸天探究的视线落在艾森头上,“帮我查一下,沈氏集团近半年的工作计划,一线,二线的所有合作全部抢过来。”

艾森有些不相信,“凌总,你是缺钱了,还是自己闲时间太多了,那么多争着抢着和幻灵合作的品牌,也没见你这么主动啊。”

今天的总裁有点不正常。

艾森眯眼,“其实抢过来,对方也是违约,咱们幻灵还得出违约金,不划算。”

凌逸天修长的腿已经慵懒的架在了办公桌上,他眼神迷离,“我想做不划算的生意谁能拦住?”

他势在必得的决心让艾森有些后怕,看来沈氏集团的沈毅行是要遭殃的节奏啊……

“抢一半,还是抢三分之一。”

“抢百分之百。”

凌逸天手紧紧握着,刀子般的眼神飞来飞去,“抢过来后,代言人安排就暂停下,我会亲自跟。”

“凌总心里是有了合适的代言人?”

那是自然。

自己的老婆,也不知道秦筝上哪挣片酬,还要报答自己呢。

忽然想知道那个小女人此刻在干些什么。

凌逸天站起身,眼里是一抹柔和的笑意。

这是艾森跟了凌逸天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自家总裁像个人。

其余时间都冷漠的像个魔鬼。

到底是什么样的代言人能把凌总改变了,艾森揣测了一句,“凌总看上哪个女明星了?”

要知道,以前凌总可是工作狂。

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工作,这几日,迟到了不说,还顺便早退。

凌逸天剜了艾森一眼,声音愣了陡然冷了一截,“三天之内,我要看到结果。”

“三天!”

艾森大吼,他叫冤,“一周可以吗?”

“扣一个月奖金。”

“那好歹六天吧!”

“三个月奖金。”

艾森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瓮声瓮气道:“凌总,当我没说过,我这就马不停蹄的去办!”

他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果然是有了女人忘了工作和朋友!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这么幸运。

难道是凌总逃婚的那个未婚妻,回头了?

凌总对那个女人还真是爱的深沉。

小西刚开车把秦筝送回送回沈氏集团,停车时,她开心的打了一个响指。

还连着摁了三声喇叭,“你干的真漂亮,你没看到沈毅行那张脸,像被猪拱了一样。”

“这才刚开始,他把秦婉儿捧在手心里,怕摔了,那我就要让他们万劫不复。”

小西解开安全带,在虚无的空气里,秦筝的头顶比划了一个皇冠的手势,笑嘻嘻道:“这才是我们的秦筝女王!”

她和秦筝下车,愣是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走进电梯里的这段路,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相关文章:

(完整版)——《情深难度流年》——(全文在线阅读)

大山深处的光棍们山里汉子|走绳;绳结女将军

考试前老师用身体给我放松~办公室拉开拉链吃早餐

拼多多假货那么多为什么还会成功,看完就知道了

被医生架起来日电影|鲤鱼乡软糯趴着顶撞贯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