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你的温柔【全章节】(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09-04 07:28 · 新商盟

她的病例还在之前的病房里。

秦叔赶紧让人将病例取了回来,老大夫拿着病例看了半晌,又看了看温初安和袁竞炀两个人,一阵的摇头。

温初安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因为她强行开口说了那么多话,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吗?

就连袁竞炀也站直了身体,“很严重?”

老大夫退了一下鼻子上的老花眼镜,声音感慨:“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的,动不动就为了感情要死要活,还好刀片取出来的及时,不然就算是人救回来也永远没办法开口说话,以后可不能这么闹!一周之内不能再开口,不然就算是大罗神仙在世,你后半辈子也得做个哑巴。”

温初安直接忽略了不重要的信息,内心一阵心悸,还好还有得救,宁宁那么小,她还想教他开口说第一句话。

倒是袁竞炀的目光开始变的暗沉。

吞刀片自杀这种事情别说过程有多血腥,单是那份痛苦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承受的,看向温初安的目光又多了一份深思。

“秦叔。”病房门外,袁竞炀脸上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深沉,目光透过窗口看向病房内。

“小爷。”

“帮我查一下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盛家那样的豪门贵族,逼得一个女人自杀,还是盛家名义上的少奶奶,这件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那么简单。

秦叔看了一眼床上昏睡过去的女人,叹了一口气。

“少爷,您刚回国所以不清楚盛家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原本和盛靳年两情相悦的是温家的二小姐温芷晴,但是没想到温家的大小姐温初安横插了一脚爬上了盛靳年的床,并且为了得到妹妹的眼角膜雇凶杀人,只不过温二小姐命大活了下来,肾脏却因为车祸出了毛病,盛靳年因此一直不待见温家大小姐,还要她为温二小姐移植肾脏,可据说因为温小姐不同意,所以以自杀来要挟。”

袁竞炀挑眉,雇凶杀人未遂?自杀要挟?

这些说的真的是里面那个柔弱不经风的女人?

袁竞炀看了一眼秦叔,扬声问道:“你信?”

温家的生意向来是和盛家捆绑在一起的,他们一向和盛家不对付,又怎么会了解温家的情况。

秦叔摇头:“说不准,这年头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情数都数不过来,温小姐和我们不过一面之缘,我也不好多做猜测,不过少爷,您还是和温小姐保持一点距离为好,不然老夫人……”

袁竞炀一抬手打断秦叔要说的话,明亮的眸子里满是不受控制的痞气:“奶奶不是要我好好养伤?我这么乖巧当然是要听长辈的话,好好‘养伤’。”

这些年他不在国内,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袁家和盛家之间的恩恩怨怨。

袁竞炀邪气的挑起唇角,凡是和盛家有关的事情,他都格外感兴趣。

温初安这一脚睡的很不踏实,梦里都是盛靳年和温芷晴发现了孩子的存在,要挖走宁宁的肾。

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温初安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病房里一个人都没有。

她反射性的看了一眼时钟,已经晚上七点半的时间,距离宁宁上次喝奶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

新生儿刚离开母体饿的都会比较快,下午的时候她偷偷溜出去给宁宁喂过一次奶,现在算算时间也该差不多了。

从病房里出来,悄悄的上了阁楼,温初安从干净的纸箱子里将小家伙抱出来。

不过才三天的时间,小家伙原本皱巴巴的五官已经慢慢长开了,清晰的眉眼像极了缩小版的盛靳年,这会正含着奶嘴睡的香。

温初安挽起嘴角,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小家伙像是有感应一样努着嘴吧动了动。

她眼眶一热抱着温宁澈轻轻拍了拍,想要说些什么,又想起医生的嘱托,只能一言不发的凝视着她的小宁宁。

为了奶换了尿片,温初安不敢多待,重新把小家伙放回纸箱里她轻手轻脚的朝着外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穿了过来。

“真奇怪,我明明看到温初安那个贱人上了楼顶,这会怎么不见人了。”凌芳华拿着手机抱怨的说道。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下一刻,凌芳华朝着阁楼的位置看了过来,皱着眉一脸的不情愿:“阁楼那种又黑又脏的地方,温初安去那里做什么,晴晴,你是不是想多了?”

温芷晴!

温初安瞪大了眼睛,一手捂住嘴巴不敢让自己出声。

本来提到孩子的事情只是为了能让盛靳年信任她,可是到头来,那个男人非但没有相信,还说出那么冷血绝情的话,却让温芷晴起了疑心,要是她早一步离开阁楼,后果……

温初安不敢想。

高跟鞋和阶梯碰撞的声音慢慢接近,温初安一颗心几乎跳出胸口,她环视了一圈,慌张的摸了一个铁棍握在手里。

手心紧张的出汗,她不能,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宁宁的存在。

高跟鞋最终停在了门口,温初安高高的举起手中的铁棍,心脏跳动的格外的响。

“晴晴,我,我不敢进去,阁楼里好黑我害怕。”凌芳华小心翼翼的说道。

距离之近,温初安甚至能够听到温芷晴透过电话里传来的说话声。

“怕什么,一个受了伤的废人能把你怎么样?就算是她敢,我敢保证靳年一定会废了她。”

凌芳华咽了口唾沫,隔着门缝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在温芷晴的催促下,好一会才伸手去推阁楼的门。

铁门上开一道缝,温初安闭着眼睛高高的举起铁混,忽然一道黑色的影子从门中窜了出去。

凌芳华尖叫一声,高跟鞋一崴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刺耳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不停的回荡,温初安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温宁澈受到了惊吓哭出声来。

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的天性,箱子里的小家伙只是扁了扁嘴巴,之后很快恢复了熟睡。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看到什么了?喂?说话啊?”手机那边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凌芳华一瘸一拐的捡回手机,哭丧着一张脸。

“什么也没有,一房子的臭老鼠差点吓死我了,晴晴你是不是马上就能和盛少在一起了所以出现焦虑症了?这三年里你不是时时监控着他们吗?盛少怎么可能有机会碰温初安,更别说在这节骨眼上有孩子了,我看八成是温初安因为不想给你换肾编出来的谎话。”

温芷晴握住手机的手指渐渐发力,妖艳的脸上表情一阵狰狞。

这才是她最在意的地方!除了那一夜之外,这三年里盛靳年为了表示对自己的忠贞从来都没有碰过温初安。

她怎么可能会有孩子?还是盛靳年根本就是骗了她?

她深吸了口气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我不能不多想,凡是会威胁到我成为盛家少奶奶的所有可能性,需要一一铲除!”

凌芳华撇了撇嘴:“我回去问一下她的主治医生,要是她真的怀孕了用药方面肯定会有所顾忌,到时候我们在动点手脚什么的,不怕她看得出来。”

凌芳华说话的声音渐渐远去,温初安顺着阁楼的墙壁往下滑去,后背已是一片大汗淋漓,手中的铁棍咕噜噜的滚了出去。

她太大意了,若不是今天听到这番话,恐怕她根本不会知道温芷晴已经怀疑她了。

还好这些年来盛家人一直对她漠不关心,就连她怀孕的事情都没有一个人知道。

温初安第一次生出想要感谢盛靳年的冲动,感谢他的无情,感谢他的冷漠,才为了宁宁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阁楼已经不能再待了,难保凌芳华什么时候脑子一抽会不会又折回来,而且阁楼里确实常有老鼠出没,就算她已经在纸箱的旁边撒了药,也难保不会影响到宁宁。

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温初安小心翼翼锁好阁楼的门,一步步回了住院部。

此时袁竞炀正板着一张脸,坐在病房里,秦叔上气不接下气的站在一旁。

“少爷,整个医院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温小姐的影子。”

他们只不过出去一趟办了一些事情,没想到一回来温初安就消失了,问过医生护士也都没有看到过她的影子。

那个女人该不会又回去找盛靳年了吧?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袁竞炀眉心锁的更深。

“听说温家二小姐也在这里住院。”

秦叔一怔:“少爷,您该不会是想……”

“带几个人。”袁竞炀高大的身影从病床上站了起来,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一下子变得逼仄起来,强势的威压让人忍不住窒息。

秦叔抹了一把额头:“少爷,这要是让老夫人知道了可怎么办是好?”

少爷这才刚回来没多久,连着和盛家人产生冲突,要是事情闹大了,难保当年的事情不会被人给翻出来。

袁竞炀眼底一片幽深:“知道就知道,盛家的茬!早找晚找我都要找!”

温初安刚到门口,就听到袁竞炀的话,推门的手悬在了半空。

房间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打开,差点撞到温初安的身上,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躲避。

男人伟岸的身影占据了整扇门,阴郁的表情让人通体生寒。

温初安缩回手,无法说话,只能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他。

见到温初安安然无恙,袁竞炀眼中的冷意淡了几分,口气却依旧很差:“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擅自离开病房不听话的下场?”

温初安眨了眨眼,明显袁竞炀已经把她当成手下在管教了。

拿出手机打出一行字递到他的面前,但是奈何她的身高有限,要努力的踮起脚尖才能把手机凑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看到她奋力的模样,袁竞炀难得的弯下尊贵的腰,俊朗的脸上一阵不耐:“心情不好出去走走?我找遍了整间医院,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温初安拿回手机,纤瘦的手指快速的拨动:“不想想起一些事情所有走得有些远,劳烦袁少费心了。”

袁竞炀抿着锋利的薄唇,白了一眼脸色诚恳的温初安,扯开身体:“滚进来。”

温初安暗自松了一口气,还算这小子是个有善心的人,没有刨根问底,跟着走了进去。

不远处,盛靳年拥着温芷晴站着,雕刻般俊美的脸上沉沉的让人看不出喜怒。

温芷晴见状,倚在他的胸口凄凄开口:“靳年,我们还是下次再来吧,姐姐好不容易开心一点,我不想我们的出现又让她难过。”

开心?

那个女人刚才脸上的表情确实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这个认知让盛靳年不悦的皱眉,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养了三年的狗忽然冲着别人摇尾巴一样!

盛靳年目光森冷,“你心地善良非要来看她,到现在还在顾虑她的感受,但她未必在意你的死活!”

温芷晴柔弱的笑了笑,依偎在盛靳年的怀里:“只要能在你身边,如果非要我死的话,我也觉得值了。”

男人环握着她腰的手臂一紧,低沉的声音有些不悦:“以后不许你提死这个字,有我在,谁都别想从我身边把你带走。”

温芷晴羞怯的垂着目光,脸蛋儿泛起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眼底却是一片冰冷的算计,真想让温初安亲耳听到这些话,最好是让她难过的去死!顺理成章的把她的肾给她!

下一秒,温芷晴眼中泛起一阵雾气,削瘦的肩膀抖动了一下,双手死死的拽住盛靳年的衣服:“靳年,我好怕,我怕你对我的好会忽然消失不见,我怕万一,万一姐姐有了你的孩子,你会弃我于不顾,我最近老是做梦,梦到姐姐生了你们的孩子,梦到你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好羡慕,我羡慕的想要发疯,可是我,我却……”

盛靳年疼惜的揽住温芷晴的肩膀,目光沉寂而深远:“不会,能生下我盛靳年的孩子的,只有你。”

“你看什么呢?还不快滚过来!”粗粝的嗓音带着威胁,温初安默默的收回实现关上房门。

心脏疼的抽搐。

为什么?明明已经决定放弃了,可是面对温芷晴故意的挑衅,她还是没法释怀!

袁竞炀坐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叠坐在一起,过于高大的身材遮挡的几乎看不到沙发的边角。

温初安站在一旁看着被袁竞炀刚丢过来的劳动协议。

她快速的翻看了几页之后眉心拧起一个疙瘩。

“不许晚归,不许喝酒,不许谈恋爱,不许无故消失,不许超过五秒接电话,不许……”一系列的不许,简直就像是被变态男友监控的女朋友一样,尤其是看到最后一条,温初安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袁竞炀,用手机打下一行字:“违约金五千万?!”

男人一脸看白痴的表情嘲讽出声:“大婶,你以为袁家是什么地方?万一要是被你泄露了什么秘密被外人抓到把柄怎么办。”

温初安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连带着刚才因为盛靳年涌上来的哪一点伤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指拨动:“可这些跟不许晚归不许谈恋爱喝酒又有什么关系?”

袁竞炀帅气的收腿,双手抵住下巴一顺不顺的凝视温初安:“这些不过是为了让你安心工作的附加条件,怎么?做不到?”

这些条件对于温初安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她不喝酒,以后只想一心一意的照顾宁宁更别说什么谈恋爱了。可是直觉而言,她总觉得袁竞炀附加的这些条件像是故意的。

温初安捏着手中的劳动合同皱眉深思,不止如此,如果她接受这份工作还要搬进袁家,以袁家人警惕的性格肯定会调查她的过往,到时候不免会知道她曾经嫁给过盛靳年……

可是一想到还在阁楼里的宁宁,温初安咬牙,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

看到上面的信息,袁竞炀扬眉:“没问题,本少爷答应你,并且在你出院之前,本少爷的人会一直守在这里保证你的安全。”

温初安收回手机,感谢的点头。

好在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间就过去了。

VIP病房里,温芷晴睁大的眼中浸满毒汁!泄愤似的将床上的枕头砸向桌面。

吴景兰疼惜的赶紧过去抚慰:“晴晴,你现在的身体不能生气,你放心,就算有袁家人护着,但只要你在靳年面前装的柔弱一点,温初安也会乖乖的把肾交出来。”

“妈!那个贱人今天就出院了!只要她出了这家医院,我在想要动手就没有机会了!”

温芷晴愤恨的撕扯着被子,那个贱人!明明每次都差一点,可是为什么她就是那么好运!

“妈,妈你帮帮我,我不能看着这么大好的机会溜走。”温芷晴一把抓住吴景兰的手腕祈求。

一直以来都是吴景兰在背后为她出谋划策,她本能的信任她。

“要是没有温初安的肾,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嫁给靳年的。”温芷晴攥紧她的手,神情满是疯狂的恨意:“杀了她!只要温初安死了,就没人可以阻止我了。”

吴景兰心疼的抱着温芷晴,就因为自己生了个儿女,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却不敢出声!

但还是有些犹豫:“可是,袁家的小少爷一直跟她在一起。”

“我不管!要是这次放走了温初安,我会死的!”本来所有的一切都在计算中,可是谁能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袁竞炀!该死!凡是阻碍她的人都该死!

“好,好,妈知道了,知道了,你先不要激动,妈去安排……”吴景兰安抚的拍着温芷晴的背,垂落的三角眼慢慢浮现金光。

终于能摆脱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温初安心情说不出的激动,临走的时候她悄悄的上了一次阁楼。

“宁宁乖,以后你就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生活了。”温初安吻着他的小脸蛋儿,沙哑的声音有些难听却格外的让人觉得温柔。

轻手轻脚的把小家伙放到一个改良的婴儿安全篮里,温初安固定了里面的袋子,再蒙上一层透气黑帐,外表看上去像是一个大一点的行李袋,温初安再三保证里面小家伙安全又才不至于不舒适,才下楼。

袁竞炀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远远的看到温初安提着一个硕大的行李袋。

当然,那个行李袋也就在温初安瘦的不成样子的面前显特别大,对袁竞炀来说,多大的行军包都见过,也就不会觉得奇怪。

“你这个女人真是麻烦!”

温初安难得心情好并不像跟他顶嘴,扬起一抹淡笑开口道:“走吧。”

袁竞炀一怔,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这女人笑,虽然没有想象中的惊艳,但总的来说不算丑。

他摸了一下鼻子,伸手要接她手中的袋子。

温初安脸色乍变,动作迅速却轻巧的躲开。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袁竞炀刚刚生出来的一丝丝异样情绪转瞬消散,脸色又沉了下去。

一脸我很不爽的表情走在了她的前面。

没有精力去顾及老板的情绪,温初安满心小心加欢喜,一步一步的朝着医院外走去,心中祈祷着宁宁千万不要半路醒来,整个过程提心吊胆的。

踏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她才彻底放下心来。

跟着袁竞炀上了车。

“少爷,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吗?”医院大楼里,秦责焦急的看着这一幕。

盛靳年站在窗前,阴沉的瞳孔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这几天袁竞炀为了防他将整间医院防守的死死的,凭盛家的势力想要攻进去当然不难,只是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冲突和麻烦,毕竟现在是光天化日,很多事情盛家不方便出手。

“查到他们最终目的地了吗?”

“查到了,在高新别墅区,这地方是袁竞炀的私人地产,也是他回国以后长住的地方,不过袁家对袁竞炀非常重视,派了很多人保护,要是想从那里把温小姐带回来,恐怕不容易。”

男人冰冷俊美的脸上划过一抹冷笑,淡漠的将视线从那辆车上收回。

“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他袁家会玩阴的。”

一路上温初安所有的心神都记挂在了小宁宁的身上,以至于被忽视的袁竞炀极度的不爽。

“不就是一个破袋子,等你到了袁家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至于时时刻刻的盯着?对本少爷这个救命恩人也不见得你有多热情。”

温初安瞥了他一眼不出声,就算他能买的再多,里面也没有她的小宁澈。

“对于袁少爷的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以后要是您有什么能用得上我的地方,我能做得到的一定肝脑涂地。”

这些话温初安皆是出自内心,要不是袁竞炀,以温芷晴的手段,她的孩子怎么能这么轻易的从医院里带出来。

男人轻嗤了一声,调整坐姿,伟岸的身体硬是挤在这样一辆小小的汽车内让他浑身都难受,十分憋屈。

但是他占地面积实在是太大,只要一动就难免会挤到温初安。

温初安不断的缩小自己的位置,最后干脆直接将放在一旁的小宁宁抱在腿上,给他让出大半的位置。

车辆刚一转弯,一辆急速的商务车迎面撞了上来。

相关文章:

男朋友几个朋友一起上我/在摄影棚里暴露女友

次次尽根捣入推送总裁;跟帅哥洗澡没忍住

《遇见王沥川》官微发文, 力挺高以翔好友再次发声, 意有所指

宝贝我的好涨想要你,用性器具的调教女小说

自己怎么弄胸才有感觉|刚结婚晚上脱内衣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