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热门》深陷你的温柔小说免费大结局TXT完本章节

2021-09-04 07:57 · 新商盟

“够了!”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温初安已经被戳的残破的记录册一把被抽了过去!

下一秒,漫天的纸片纷飞,温初安刚刚写下的孩子两个字,就在温初安的眼前变成了碎片,连温初安握住的笔也飞了出去,折成了两段,可见盛靳年的力气有多大。

温初安抬起头,看到的是盛靳年震怒厌烦的眼神!

“靳……”温初安咕哝一声,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以为你能长点记性,却还是满嘴谎言!”盛靳年冷冷的看着她,里面的厌恶像是可以把温初安刺穿!

温初安几乎本能的低下头,她害怕盛靳年的厌恶,这么多年只要盛靳年流露出一丝反感她就会立刻沉默起来。

可是几乎一秒不到,温初安就立刻抬起头来,她今天经历了太多,甚至都数不清在鬼门关转了几遍,她的世界天翻地覆,她以为的亏欠与宠爱,变成了算计与杀意!

她很害怕,她含着满嘴的刀片的时候,她很害怕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回去看无辜瘦弱的宁宁!

她为什么因为一个男人自大的反感,连申诉真相的权利都放弃?!

“我没有骗你,盛靳年我最后说一次,我只说这一次!”温初安琥珀色的眼睛都被染红了,她急切的写字,血水滴到纸张上。

“你想说什么?”温初安好不容易被医生清理的口腔再次渗血,盛靳年觉得比刀片塞到他嘴里还烦躁:“你要说是芷晴叫人开车撞自己,还是你说你的妈妈想要你的命?还是编造一个孩子?”

“别说根本不可能有孩子,如果有什么孩子,”盛靳年看温初安一脸不可救药的表情,一想到这个女人为了谎言,连现在眼中的希冀与悲伤都这么鲜明,盛靳年一把提起温初安:“他存在的意义,不过给温芷晴多了一个备用肾源。”

温初安觉得整个世界都蒙了一下,有几秒钟的时间,温初安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她想要拒绝接收信息,她的宁澈,对于盛靳年来说,不过给温初安作为备用捐献体。

盛靳年一放手,温初安就跌回病床。

盛靳年看她的样子,一阵一阵烦躁,转身就离开。

“离……婚。”就在这时,响起一个无比沙哑艰涩的声音。

盛靳年高大的身影顿住,回过头来盯着温初安,棱角分明的容颜满脸的阴翳与凌厉,这种神色跟盛靳年尊贵张狂的气质并不符合,更让人不寒而栗!

温初安就着因为开口说话,更多的奔涌而出的血液,在床单上写:“离婚吧。”

温芷晴跟吴景兰露出了狂喜的表情,盛靳年突然在得知温初安不知原因离开病房的时候,突然回头去找温初安,这诡异的举动打断了她们伪造温初安自杀的假象,在死亡肾脏也会随着枯竭的前提下,强行进行移植手术的计划,这本来让温芷晴吴景兰诧异而摸不透他的想法。

可是现在盛靳年对孩子表现的六亲不认,还有温初安竟然主动提出离婚,这都比单纯弄死温初安的收获丰盛很多。

两个人几乎雀跃!

但是,盛靳年迟迟没有出声。

盛靳年的性子似乎永远没人猜的透,在商场上那些仗着自己老资格,想摸着盛靳年的风格搞小动作,结果接连几个百年家族在景城消失的连渣都不剩。

而这些年,盛靳年的对温芷晴的宠爱让整个景城人人侧目,其实细究下来,也是因为这个盛靳年无可匹敌的强悍实力,他给温芷晴什么都是最好的,那是因为到盛靳年手上的肯定是最好的。

“姐姐,你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温芷晴在适时的扑上去:“就算你在我的生日会上抢走了靳年,但是我也从来没有逼你离婚……我只要靳年就够了。”

“啪!”温初安反手就给了温芷晴一巴掌。

丝毫没有留力气,温初安根本没想过这个从小孬种的温芷晴会突然甩自己一巴掌,精致描画的容颜偏到一边,留下鲜红的五指。

温芷晴捂着自己的脸颊,眼中的狠毒一瞬间翻涌不止,恨不得把温初安的手剁下来!

盛靳年一把把温芷晴捂在怀里,瞬间而起的满眼冰棱让人心脏都要爆裂。

反手就一把把温初安甩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温初安摇摇欲坠的样子,竟然止住了自己的动作。

他盛靳年也从来不跟女人动手。

温芷晴藏好眼中的狠毒,趴在盛靳年的怀里嘤嘤哭泣:“姐姐……”

温初安嘴角的血都凝固了一些,所以她笑起来的时候更加的触目惊心,没有笔和纸,温初安就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出的一行字却是对着盛靳年:

赶紧离婚,要不然她永远是活该被我扇耳光的小三!

盛靳年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猛跳了两下,这个在自己面前总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少年时候就算她鼓足了勇气叫他靳年哥哥,却总嗫懦到最后一个字都听不见,他没想到有一天她会这样用迫不及待的方式要求离婚,有一天她的眼里燃烧着尖锐与戒备,看着自己的表情却找不到一丝眷恋。

“明天,秦责会准备好离婚协议书。”盛靳年的身影冷若冰霜。

“靳年,姐姐是不对,但离婚的事我们先不刺激她,我怕伤害到她。”温芷晴的眼里早就乐开了花,但是表面上还是嘤嘤切切的说。

盛靳年安抚的抚了抚她的梨花带雨,却觉得自己有点心不在焉。或许温初安,红着眼眶写下的离婚吧的画面太过震撼。

“温芷晴,你可要看准了我今晚会不会想不开再自杀,我要是死了,你这辈子都是续弦!”温初安摁下这行字,还播放了语音朗诵功能,这段话用毫无起伏的机械女声响起,更加显得突兀而讽刺。

一瞬间温芷晴的脸色僵硬而难堪,她本来想再动点手脚,但是显然如果温初安今晚还有一点风波,都会算到她温芷晴的头上,还用了一辈子都是续弦这样的恶毒的诅咒,她温芷晴什么时候会成为温初安的替补?

“姐姐,你怎么会这么想?”温芷晴很快殷切的说道。

但是她问的是怎么会这么想,而不是问怎么会想不开。

“我的意思是我会请最稳定的护士,照顾姐姐,我希望姐姐好好的……”

温芷晴刚想再说两句找补,手机里又响起了声音,只有一个字:“滚。”

温芷晴心里一阵烦躁,这样的温初安尖锐而锋芒,竟然轻描淡写却足以她备受猜忌。

“姐姐……”温芷晴哭得不胜娇弱,似乎伤心的要站立不稳,

“管她死活干什么?”盛靳年烦躁的声音响起,一把拉起温芷晴:“我们走。”

吴景兰也立刻起身了:“初安啊,本来我应该在这里照顾你,但是你终于肯离婚了,我要尽快给芷晴准备户口本,再说靳年也一直很抢手,你结婚的时候,也知道什么是夜长梦多。”

温初安突然同意离婚了,这让很多筹谋已久的事物都提前,温初安的变化确实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但是相比于她肯把盛家少夫人的位置让出来,不过是一条狗早几天晚几天杀的问题。现在的温芷晴,别说她说什么都没人信,她有嘴也说不出半个字。

吴景兰给凌叔使了一个颜色,凌叔收到吴景兰的会意,也跟着夫人跟小姐离开。

病房里又一次安静下来,离婚的提议果然让吴景兰与温芷晴无暇顾及再看温初安一眼,只是温初安回到了阁楼,宁宁的嗓音都哭哑了,被温芷晴抱在怀里只有嚎啕大哭以后身体不断抽泣的自然反应。

温初安给宁宁泡了奶粉,可是宁宁本来就早产,又嚎哭了一阵子,吃了几口奶就吐了出来。

宁宁哭得更撕心裂肺,整个小脸都挣的通红!

温初安抱着宁宁四处走动安抚,但是效果不佳,好几次哭泣过度都没有声音,像是气都喘不过来。

对不起,妈咪不应该这么久没有回来看你,我再也不会把你丢下这么久。

温初安的泪水一直往下流,可是现在她连正常租住的钱都没有,她如果不想公开宁宁的存在,下一罐奶粉钱都成了问题,如果她公开宁宁的存在,宁宁一定不会被允许跟自己在一起。

如果有孩子,他的存在只是让芷晴多一个备用肾源。

盛靳年冷酷的声音在温初安的耳边回响,一想到这种可能,温初安的身体就忍不住发抖,绝对不能让盛靳年发现有宁宁的存在!

“宁宁……”不知不觉,温初安低哑的声音从唇里溢出,温初安很快尝到了铁锈的味道,口腔里又一次充满了血液。

怀中声嘶力竭的小孩似乎突然愣了一下,虽然很快继续哭泣,但是像是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在感应,孩子听到那句模糊无力的宁宁,却像是得到了极大地安慰。声嘶力竭的声音慢慢减弱,因为哭泣而紧紧拽住的小手臂慢慢放松下来。

“宁宁,乖。”温初安说每一句话,都像是咽喉再次被割裂一次,但是因为怀中过小小的孩子因为呼唤出现宁静乖巧的表情,温初安不断嘟囔的呼唤他,用渗出血水的唇角颤抖亲吻他。

宁宁,你不知道妈咪有多爱你,一开始只是因为想要贪心的留下盛靳年留给自己的证明,但是宁宁一来到这个世界,被她所拥抱,他的重要就甚于她爱盛靳年。

第二天,秦责送来了离婚协议书。告知盛靳年在温芷晴的病房,因为昨天晚上温芷晴看着温初安满口的血吓坏了,晚上就心悸做噩梦惊醒,所以盛靳年陪她留院观察。

温初安低头看离婚协议,她似乎很专注,安静下来的温初安看着更瘦,宽大的病号服几乎罩不住,下半身盖着床单也只是薄薄的一层如同纸片一般,一截纤细白皙的脖颈从病服中探出,因为她低头的动作,都可以看到脊骨的突出。

温小姐跟靳少要离婚了,可是靳少连签字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出现。

秦责向来平整无波的眼底也出现了一抹无奈,在所有人的描述中,温初安似乎是千般狠毒,但是秦责总觉得温小姐跟狠毒格格不入。

离婚协议非常简单,总结起来不过是人海茫茫,两不相干。

温初安的笔尖就要落在盛靳年龙飞凤舞的签名旁边,却停了下来。

“秦助理,我会马上签字,但是我还有个要求。”

“温小姐你说。”秦责很快回应。

“我要求盛靳年补偿我一百万,离婚协议书立刻签字生效。”温初安淡淡的说。

她不会跟宁宁分开,所以,她再也不能放任宁宁是一个人,她再也不能放任宁宁那么小却要风餐露宿,她再也不能忍受,如果盛靳年的目标是宁宁,她连带宁宁逃亡的能力都没有。

温家,曾经是她的港湾。可是先是亲妹妹的一切都在她算计,再是她的母亲说的养这么大就是为了给芷晴提供健康的肾脏。她不知道还能相信谁,但是已经割裂的咽喉提醒温初安,如果这样的伤害发生在宁宁身上,她的头皮都发麻!

问盛靳年要钱,是最稳妥的办法。一百万,何止他身价的九牛一毛。

秦责有些意外,温初安嫁给盛靳年将近一年,她几乎从来没有提出过任何要求。但是随即秦责就说道:“我立刻跟靳少请示。”

但是秦责收到视频回电却是温芷晴的容颜出现在视频里。

“姐姐,你向盛靳年要一百万?”画面里的温芷晴清透温婉,依偎在盛靳年的怀中,但是她的唇上却是权杖口红最新的色号,她看着温初安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怎么会变成这么拜金?我们温家也不缺你的钱,你为什么要这么这么见钱眼开?”

温芷晴当然知道区区一百万,对盛家来说微不足道。但是她就是盛家未来少夫人,温初安马上就要被踢出去的丧家犬怎么敢从她手里拿走一毛钱?

更何况,她迟早要交出她的肾脏,一百万也要看有没有命花!

现在是她依偎在盛靳年的怀中,温初安连离婚都见不到盛靳年一面,她还敢妄想从盛靳年的口袋掏钱,温初安有这样的妄想,温芷晴简直是要笑出来!

“你对这一百万的惊讶,似乎超过我抢走你的未婚夫,不知道称不称的上见钱眼开?”温初安低哑的声音不温不火。

温芷晴的声音顿时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噎住。

温初安被发现爬上盛靳年的床,整个景城都震惊不已,但是温家二小姐确实是让人惊叹的隐忍与大气,就算劝盛靳年从大局出发迎娶自己的姐姐,也是柔美优雅的景象。

因为温初安竟然敢狮子大张口而倒吊着的眉毛,现在不得不放下来:“我的,我的意思是,姐姐一直喜欢盛靳年,又何必在最后离婚的时候做得这么难看,如果姐姐你真想要一百万,我送给你也可以,不要给别人看笑话……”

温初安保持低头的姿态,盛靳年一直没有说话,幽深的黑眸像是夏夜的星辰,只是紧紧的盯着屏幕。

“一日夫妻百日恩。”温初安很快说道:“想要我让出盛家少夫人的位置,一百万算得上童叟无欺。”

“童叟无欺?”盛靳年冷漠戏谑的声音响起:“一百万一晚上?我怎么不知道温家大小姐值这个价?”

温初安死死捏住签字笔,是,她口中的一日夫妻百日恩,只有那混乱无耻的荒唐一晚,她的清白身体圣洁婚姻,在盛靳年的口中只是不屑的一句,我不知道你值这个价。

温初安地低下头:“一百万,想要我签字,我要一百万转到这个账户。”

温初安拿出一张卡,这是她一早上在医院最近银行开的账户。

她做足了准备,她必须拿到钱。

“靳少,只不过用钱买一刀两断,对你来说是最痛快的方式。不管你相信了什么,这场婚姻我对你毫无亏欠,就算到了法院,我们的婚姻关系结束也要分居两年。”温初安把银行卡与离婚协议书一起往前推。

她没有像是离婚咄咄逼人用尽一切办法霸占财产的弃妇歇斯底里,但也没有惯常的在盛靳年面前总是低头的模样。温初安只是冷静而镇定,带着盛靳年不曾熟悉的清冷与坚决。

镜头的对面的盛靳年放开温芷晴,深深的看着温初安,盛靳年本身就带着强大的气势,面容冷硬尊贵在漫不经心的时候都带着锋利的威压,就算温芷晴一直被他呵护在手心,在他不置可否难以揣测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的手心冒汗,而此时,盛靳年的深不可测的长眸紧紧盯着温初安,隔着屏幕也像是有着实质的形体一般。

这个女人跟他谈判,也可以说在威胁他就范!

“秦责。”过了几秒,或是过了几分钟,盛靳年冷冽的声音响起。

温初安从头到尾的姿态是站在他的对面跟他商谈,已经不是他习惯的,她像是影子一般低头沉默的姿态。这是一种他没见过的姿态,但是远不够影响他的判断。

她愿意离婚,他没有必要在这种细枝末节上纠缠。

盛靳年会吩咐秦责给她转账,甚至可以多余她要求的补偿,只是她要在一星期以后接受移植手术。

“你果然在这里。”就在盛靳年吩咐,一个清亮但凌厉的的声音就在这时。

紧接着嘭的一声,病房的门直接被踹开,被反弹之后似乎还在嗡嗡直响!

当秦责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一个身影已经冲了进来。

简单的T恤,天蓝色的牛仔裤,但是随着他直接大步往前的动作,简单到没有会多看一眼的衣饰却穿在他身上却帅气耀眼让人移不开眼睛!

男孩的容颜是一种乍一看就会心跳停一拍的帅气,年轻的,张扬的,连英俊都透着逼人的光芒!

只有1718岁的年纪,但已经有了棱角分明的轮廓,甚至每一个线条都让人屏住呼吸完美尊贵,一双茶色的长眸流光溢彩,间或被阳光一照闪耀出一晃而过的金色,让人的灵魂都不由自主被吞噬。

帅气英俊到病房里压抑低沉的气氛,都为这个男孩让道。

温芷晴在屏幕对对面都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温芷晴一直辗转景城的上流社会,到了她的圈子明星超模在她眼前也如同过江之鲫,但是如果说真正有人在容貌上可以跟盛靳年分庭抗礼,只有眼前的男孩!

但是这个耀眼到让人惊骇的男孩,却明显有着跟耀眼与年少完全不相符的狠戾与痞气,却直接几步走到了温初安的面前,茶色的长眸居高临下睥,一把伸向温初安的病服衣领就把温初安拎起来。

男孩只用了一只手,但是那样的气势跟姿态,毫不怀疑他可以直接把温初安从病床上抓到半空。

但男孩可能没想到他能让她怒不可遏的女人这么瘦肉这么苍白,本来要一把顺着她的衣领给提起来,但是毕竟他从来不跟女人动手,没有直接把温初安拎起来,但是顺势一把捏住了温初安的下巴,不轻不重的动作但足够温初安不得不抬起头。

“是不是你,你竟然让秦叔把我的骨骼透射图给PS了!”

袁竞炀很年轻,温初安这样狼狈而且已婚的在他的眼里称得上欧巴桑,但是他周身的气势太过摄人,捏住温初安的下巴的时候,一瞬间透出一种天生的狩猎姿态。

盛靳年随着袁竞炀这个动作,眸底一暗。

很快温初安就把容颜一偏,躲过了不适的被控动作。

“你怎么找来这里?”温初安的脸色冷淡,除了盛靳年她对其他男人并没有周旋的耐心。

袁竞炀的眼底闪烁着跟年纪容颜完全不符的冷酷,甚至残虐意味:“给本少这么大的惊喜,你以为跑得出我的手掌心?”

“如果你还这么冲动,迟早另外一只手也打上石膏。”温初安的回答却很快,几乎都没有理会他口中的显而易见的威胁意味。

大家这才发现,这个英俊到耀眼的男孩手上新打了一层石膏,本来这应该是最引人注目的特征,可是因为这个男孩实在太过耀眼,到了温初安清冷的提示,人们才发现这个大男孩身上的“不幸”。

袁竞炀刚回国,就被一帮不长眼的二世祖找了晦气已经够让他上火了,一点骨骼错位,从小把他看得比爷爷还重要的奶奶还硬要他打石膏,硬押着他来到医院,本来他是绝对不肯套上这样智障的东西,奶奶虽然态度坚决但是自己死不同意也是无可奈何,但是秦叔突然拿出一张骨骼透视图,说他有骨裂,放任不固定会导致无法拿枪。

袁竞炀虽然逞强,但是多年的任务经验,也知道那个位置刁钻的骨裂事关重大,认命打上石膏。

相关文章:

口述实录二男一女玩3p的经历|18禁真人床震无遮挡

狗狗卡在我的下面了好痛图片*全文

男友把我奶头掏出来|上课摸同学裙子腿流水

bl h把腿张开我要检查&美女脱得一二净的少女

污到你湿透的小黄文 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王牌校花史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