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言情】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1-09-04 07:54 · 新商盟

“你还敢勾。连你姐姐?枉她回来还替你求情,你的良心呢?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要是个好的,坏人能打你的主意一打一个准?同样去吃饭,人家忘忧怎么就没事?完全就是你自己不自爱,还想赖到别人身上!弘文,给我上家法,将这个没脸没皮的东西,朝死里打!”

二爷爷火上浇油,“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咱们连家出了这么一个祸害,今后会不会影响其他女孩子的婚配啊!大哥,这回你可不能心软,必须严惩,别让她把家训当儿戏。打!”

几个人摁着连白微,连竹叶的哥哥连怀远高高举起胳膊粗的乌金木,狠狠向连白微后腰打去。

嘭!闷闷的一声,连白微向前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吓得连竹叶啊一声尖叫,再不敢看。

连怀远的手也发颤了,问:“大爷爷,还打吗?”

连守成发狠,“打!继续打!让她好好长长记性!”

嘭!又一下狠狠击打在连白微的后腰上,就算她死死咬紧牙关,还是疼得呻。吟出声,血丝顺着嘴角往下淌。

“姐姐!姐!”连怀墨从外面踉踉跄跄跑了进来,跪在连白微身边,眼睛都红了,“爷爷!二爷爷!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姐姐吧,再打会出人命的!”

连白微想对弟弟说,别看她,护好自己就行,可她张了张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一口血却顺着流了出来。

连怀墨吓得哭了起来,浑身颤抖。

连守成摆手,让人将连怀墨拉走,下令,“别停!继续打!”

连怀远再次高高举起乌金木,连怀墨却一把抱住了他的腿,“怀远哥,别打了!求你了!”

连怀远嫌弃万分,狠狠将连怀墨踢开,连怀墨常年病体,瘦弱不堪,竟然被他一脚踢到了柱子上,狠狠撞到了后背,一口血喷了出来,手却仍旧颤抖着伸向连白微。

连白微哪里看得下去弟弟受伤,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子劲,竟然推开压着她的人,冲向了弟弟,刚刚抓住弟弟的手,想问他怎么样,连怀远的棍子就重重敲在了她的后腰,连白微啊一声,趴在地上。

“姐——!”连怀墨惊得声嘶力竭一声呼唤,神智仿佛在心头涣散开来,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连白微轻轻推了推连怀墨,吓得心头突突乱跳,“怀墨?怀墨!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啊!”

所有人都看向连守成,等着他发话。

连怀远扛着乌金木,问:“大爷爷,还继续打吗?”

连白微浑身疼痛,心里更疼,弟弟都要死了,他们还这么镇定自若,这一瞬间她想要咬死他们所有人。上前一把抢过乌金木,像是发狂的小老虎,将乌金木重重丢在地上,凶巴巴地吼道:“我弟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快叫救护车!”

连守成终于点了点头。

急救车拉着连怀墨去了中心医院,直接进了急救室。

慕天集团大厦。

高层会议刚刚结束,众人纷纷垂头丧气地出来。哎,又被慕总狠狠骂了一通,个个都压力山大。别看慕临骁年纪不大,才29岁,却手段高明、运筹帷幄,稳稳坐拥慕天集团,几年内就将慕天集团的财富上升到全球前几。长得那么秀美绝。色,像个画中人,可狠起来却那么吓人,简直谈笑间就让你灰飞烟灭。性格又古怪,拒人千里,油盐不进,偏偏又不近女。色,想讨好他都无从下手。

顶层慕临骁的超大办公室里,慕临骁快速翻阅着文件。

旁边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仪器,南宫忘正在聚精会神地盯着一堆仪器表。

“慕少,各项指标都表明,你和那个女人的欢。爱,缓解了毒素蔓延。”

“所以呢?”

“所以我建议,你经常和她睡一下,有可能彻底解了你身体里的毒。”

慕临骁终于抬眼,“你没开玩笑?”

“我哪儿敢跟你开玩笑?这毒你中了五年,毒性奇强,如果不是我每天努力研制解毒药,你早就……可就算我这么拼命研制,仍旧无法根治,最近一年都没法压制毒性了。虽然我还不明白原因,可她确实能减少毒性啊!我知道你讨厌女人,可为了性命,你就忍一忍,一闭眼,一咬牙,睡一睡,就当锻炼身体了。”

说得慕临骁那张。wan年冰山脸都差点没绷住。

苏尘风风火火走进来,将一叠资料放在桌子上。

“昨晚监控镜头坏了很多,好像是用内功隔空打破的。所以那个女人怎么进来的,调查不出来。”

慕临骁冷笑一声,“哪有那么多巧合!这个女人不定是哪方的人。”

说着,翻开了连白微的个人资料。21岁,医科大学药剂学大四学生,目前在医院实习护士。学业成绩很差,多次挂科。身为连门传人,竟然中医一窍不通,是个废物。

慕临骁合上资料,丢在一边,兴趣缺缺,他这种天才精英最瞧不起笨蛋,而且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笨蛋!

苏尘挠挠头,“慕少,这女人让她消失吗?”

南宫忘吓坏了,“不能杀!她是解药!要留着!”焦急地去看沉静的慕临骁,“慕少啊,这女人可千万不能杀啊,指不定她就能解了你的毒!”

慕临骁觉得吵了,“先留着吧。”

南宫忘松口气的同时,和苏尘对视了一眼,这两个亲信都猜不透慕临骁的念头。

医院手术室门外。

“病人本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又受了外伤和刺激,病情突然恶化,需要尽快安排手术。”医生面色凝重。

“手术?还能保守治疗吗?”连白微声音发颤。

“没有办法了,目前病人状况非常凶险,只能手术。需要预交二十万手术费。”

“二十万?”

“你尽快决定,到底要不要手术。”

“手术!只要能救命,多少钱我都认!钱不是问题,我一定想办法凑齐!大夫,请你竭尽全力救治我弟弟,拜托了!”

连白微拿着缴费单子犯了愁,二十万,她只能跟大伯借。她连忙打车去了大伯家。

一进大伯家的四合院,就看到大伯母在浇花,看到连白微,大伯母满脸的不悦。

“白微啊,你的事我可听说了啊,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女孩子要自爱才行啊,你这么不顾名声,也会影响我们家忘忧啊,外人会说,我们连家女孩子不检点,缺乏教育。”

连白微哪里有心情辩驳,着急地问,“大伯母,我大伯父呢?我找他有急事。”

大伯父连弘文从屋里走出来,“怀墨没事了吧?”

“怀墨现在很危险,需要立刻做手术,我想跟您借二十万手术费。”

连弘文一愣,“有这么严重?”

“多少?二十万!天哪,你真是不要脸,跟我们伸手要钱要习惯了是吧?我们又不是银行造钱的,我们哪有这么多钱?没有!”大伯母秦春柳一口否决,还悄悄给连弘文挤挤眼。

连白微哀求,“大伯父,医生说如果不做手术,我弟弟就没命了!求你了,大伯父,我只能找您借钱了,我保证以后一定还!”

连弘文有点为难,“这、这……”

秦春柳快速挡在连弘文身前,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还?你拿什么还?你们姐弟俩从小到大花了我们多少钱了?管你们吃,管你们上学,你弟弟生病哪次不是我们家出钱出力?”

连弘文轻轻扯了扯妻子的衣服,“说这些干什么。”

“怎么不说?我说的可都是事实!”秦春柳更来劲了,吐沫翻飞,“你是他们大伯父这不假,可你不是填窟窿的,就连怀墨那种胎里带出来的病秧子,就是个无底洞,永远都填不完!别每次有点什么事就来我们跟前哭穷,危言耸听的!每次都说很危险,不照样活得好好的,也没见死过一次!”

连白微脸色骤然变白,提高声音,“大伯母,你怎么这样说话?”

“我就这样说话,爱听不听!告诉你,没钱!给你弟弟治病啊,你自己想办法去,你不是挺能的吗?都能傍大款了,那就去跟你的相好要去!陪睡哪有白睡的,女人倒贴的那都叫蠢货!”

连弘文还想说点什么,扛不住秦春柳力气大又粗鲁,直接将连白微推出了大门,在里面狠狠锁上了门。

连白微站在门外恍如木雕泥塑,半晌没有动弹。大伯父这里借不到钱,整个家族就没有可以指望的了,爷爷从来就嫌弃他们姐弟俩,一个病秧子,一个中医废柴,没有一个能为家族争光的,以往弟弟每次生病,爷爷都是一副死了更省心的表情。在爷爷心里,连门的兴衰胜于一切!

可她没时间伤感,弟弟还躺在医院等着她去救命,时间就是生命!

二十万,等于弟弟一条鲜活的生命。

她还能去找谁借?谁又能一口气拿出来这么多钱?

脑海里仿佛看到弟弟的生命在一点点削弱,他在低声呼唤着姐姐救我……连白微慌得腿发软,眼泪扑簌簌往外涌,恨极了自己没用。

茫然无措时,眼前突然闪现出早上那个傲慢男人的脸,一身不可侵犯的王者之气,似笑非笑地睨着自己时,满满的优越感和不屑。

对啊,他说过只要做他的女人,可以提条件!

他说叫什么来着?慕、慕临骁?

拿出来手机快速搜索,不由得狠狠抽了一口气!

竟然是本市首富,富可敌国的慕天集团的掌权者。

怪不得有那么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度……

为了弟弟,连白微咬了咬牙,下定决心,打车去了慕天集团。

高耸入云的慕天集团大楼富丽堂皇,连白微在一楼就被拦住了。

“小妹妹,没有预约是没法见我们慕总的。”前台打量着连白微那张清爽的脸,有点瞧不起,“你再纠缠也没用啦,市长想见我们慕总也要提前预约的。快走吧,别妨碍我们工作。”

连白微急得要命,“我真的有急事,我认识慕临骁!他说我可以来找他的!不信你打电话问问他!”

前台嗤嗤笑起来,“哎哟,开什么玩笑,我要是能直接连线慕总,我还用站在这里吗?走走走,快走吧,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

连白微环顾四周,突然冲向里面,直接一跃跳过栏杆,像是敏捷的小兔子,惊得前台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拦住她!她要硬闯!抓住她!”

两个保安举着电棍冲过来,将连白微狠狠摁在墙壁上,胳膊拧在身后,疼得连白微冷汗涔涔,却仍旧固执地叫着,“我要见慕临骁!我认识他!让我进去!慕临骁!慕临骁!慕临骁!”

苏尘下楼时,惊悚得以为穿越了。

还有敢直呼他们慕少大名的人?还是连续叫?活腻歪了吧?

“谁?特么的哪个混账玩意儿敢叫我们慕少的名讳?嫌命长了?”

苏尘架着胳膊,像是螃蟹一样,横横地走过去,顺手抽出来匕首,在手里把玩。

苏尘的地位相当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总管,他一来,所有人都被震慑得噤若寒蝉。

当苏尘看清楚连白微那张脸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是你?连、连那个什么来着?”

连白微也认出来凶巴巴的苏尘,激动地叫道,“是我,就是我!我要见慕临骁!我有大事!现在,马上!”

“你能有什么大事啊?早上走的不是挺坚决的吗?你这也太没尿性了吧?怎么着也要撑个几天再反悔吧?”

苏尘斜着眼睛瞄着连白微。这女人果然是敌人派来的,不过演技也太差了吧,欲擒故纵啥的玩得也太叉劈了。

连白微突然拔高声音喝道,“少废话!我要立刻见他!”

那气势,把苏尘唬得一个愣。女人果然多变,不是早上见着他吓成狗的时候了。

苏尘打电话给慕临骁,将这里情况简单阐述一遍,令他没想到的是,慕临骁竟然让他带连白微上去。

前台小姐看着进入电梯的连白微,嘴角禁不住痉挛。想不到真认识他们慕总啊!

来到顶层,经过几十人的秘书室,所有秘书都好奇地看着连白微,仿佛她是鬼一样,看得连白微头皮发麻。

她不知道的是,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能够进入慕临骁办公室的女人。

苏尘敲门放连白微进入办公室,然后退出来,关上房门。

连白微直直看过去,偌大的办公室,超气派的老板桌那边,坐着伏案工作的慕临骁,他正快速写着什么,又在电脑上输入什么,目光坚韧锋利,即便这样静静地呆在那里,都隐隐散发着可怖的王者之气。

他是那种自带冷气的人,人见人怕。

进来快半分钟了,他都不看她一眼,兀自忙着自己的事,仿佛她是空气。

连白微惦记着弟弟的病情,急得百爪挠心。虽然也害怕这个男人,还是忍不住干咳两声,说话,“慕先生……”

仍在工作的慕临骁:“……”

连白微:“慕先生?”

眼皮也不抬的慕临骁:“……”

连白微微微气恼,“我说,慕临骁!你能不能听我说几句话?”

慕临骁嫌弃地微微闭眼,用纤长的手指轻轻揉了揉太阳穴,那才缓缓看向连白微。

“比我预料的来得早。你也太沉不住气了吧?”淡淡的语气里蕴含着揶揄。

连白微深吸口气,瘦弱的身子微微发抖,“慕先生,你早上的提议,我同意了。”

“哦?什么提议?”

“……就是……做、做你的女人……”连白微努力掩饰着自己的羞耻心,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他。

慕临骁薄唇微勾,身子向椅子上一靠,幽深的鹰眸似乎能将人吸进去,整个人邪魅又英俊。

“你怎么就敢确定,我现在还对你有兴趣呢?”

“可你早上还说过……”

“那是早上,不是现在。你要知道,男人也很善变的。”

连白微怔住。现在连情人都没得做了吗?唯一的一条路也堵死了,那她怎么救弟弟?她该怎么办?

眼泪不知觉就蔓延上来,嘴唇也微微抖着,连白微像是一株即将凋落的花枝。

我见犹怜啊……

慕临骁挑挑眉骨,“不过……”

连白微眼底绽放希望之光,“什么?”

“不过,如果你懂得取悦男人的手段……说不定我会考虑一下。”

连白微心头一颤,和慕临骁的目光交汇。她看懂了,他就是要羞辱她而已。

脑海里闪过弟弟温柔的笑容,她坚定地一步步走向慕临骁,站在他腿边,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弥漫过来,在他深不可测的目光笼罩下,她感觉将入野兽之口一般煎熬。

白白嫩嫩的小手迟疑了下,轻轻抚摸到他的胸膛,触感坚硬,似乎在她接触到他的时候,肌肉还弹跳了一下。

慕临骁的呼吸突然停滞,眸子越发幽暗,定定地瞅着连白微那石榴红的唇瓣,绷住了气息。

竟然不排斥她的触摸。

该死的,还有莫名的一种渴望,见了鬼了。

连白微的小爪子在他胸膛打了几个圈,然后往下滑,滑过他的小腹,狠狠心正准备继续向下摸,手被慕临骁一把抓住。

“就这么想当我的女人?”

慕临骁丢开她,站起来,转身去倒水,背对着连白微时,暗暗吐纳,调整气息,更要遮挡一下某个有反应的部位,“桌子上有协议。”

连白微看都不看协议,急切地问,“做你女人月工资多少?”

“什么?”慕临骁不可置信地扭脸看她。

“就、就是传说中的包养费!多少?”

“你想要多少?”

“那当然是……多多益善!”

“呵呵……你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啊!”

“二十万,有没有?”

“……”

“好、好吧,我知道要多了,那就十万。”

“……”

“十万都不行?那五万!一个月五万总可以了吧?你这么有钱,包养费太少,也拉低你的档次,是不是?”

“可以。”本来想给她一个月五十万的某人,觉得再不发声,这个小女人会自动拉低到更可笑的数字。

连白微大大松了口气,突然诡异地变了一副讨好的脸色,柔声说,“那,慕先生,您行行好,能不能先预支我四个月的工资?”

“!”慕临骁无语。这女人说话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这是哪个敌人派来的混乱眼线。

“我不是骗子!我可以打欠条!我是有急用,所以才不得已……慕先生,你能几分钟之内就转给我二十万吗?”

“你还真是自来熟啊!身为情人的义务还没履行,就要先拿钱了。”

连白微挠挠头发,小白牙咬了咬嘴唇,嗫嚅,“也不完全算是没工作吧,昨晚不是……那啥了吗?”

看着她唇红齿白、睫毛忽闪闪的样子,突然回想到昨晚的一幕幕,慕临骁莫名的一股烦躁涌上来,火烧火燎的,摆摆手。

“签了协议,去把卡号告诉苏尘。”

说完,再不看她一眼,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

想不到给钱给的这么痛快,不愧是首富。连白微从桌子上找到早就备好的情人协议,心头突然慌乱又酸涩,可为了弟弟,就算刀山火海,她也不会迟疑。刷刷签下自己名字,转身出去。

她来去匆匆,像是一道光影。

虽然离开了,可房间里似乎还弥漫着她的体香,那种清新的果子香。昨晚他在她身上猛烈动作时,这股清香就一层层地萦绕着他,令他越发迷乱,一次次失控。

打开窗户,让一股冷空气窜了进来,冲淡了她的气息。他必须保持清醒。时刻。

旁边一扇门打开,南宫忘走出来,拿起来协议翻阅了一下,甚是满意地点点头。

“我草拟的这份协议,对你是百利无一害,所有条款都是辖制她的,想不到她签的这么轻易。”

恢复冰山气质的慕临骁坐回老板椅,继续工作,对南宫忘的唠叨置若罔闻。

南宫忘一脸痛惜,“又对我不耐烦了,是吧?再厌烦我也要说!这个女人,是你目前唯一的解药!你别一个不高兴就让人家在人间消失了,听到了吗?”

“聒噪!出去。”

“出去就出去。怎么我听着你刚才跟人家小姑娘说话的时候,话怎么就那么多呢?撩得那叫一个……”

“滚!”

“得咧~”

相关文章:

【长篇言情】&《只恨爱过你一场》&小说(原文阅读)

口爱技术图片欣赏:贺天对莫关山用道具

早上起来分身还在她体内|老公经常带朋友睡我

进入清纯少妇紧窄_少妇好湿好滑真紧

学长别吸哪里好麻:安然含着哥哥的巨龙起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