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白微慕临骁小说免费阅读/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全文列表

2021-09-04 09:23 · 新商盟

给那个美男人当情人……就是说他什么时候想睡了,她只能受着。

突然很慌张!

那个迷乱的晚上发生的一切,她都不记得了,等同于在男女之事上,她还是个文盲。

以后难道都要光溜溜地面对他吗?

想想就毛骨悚然!

世界这么大,人口这么多,为什么偏偏她要遇到他?

他那么有钱,像是本城的皇帝一样的存在,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就瞅准她了呢?

不过好像也多亏遇到了他,否则弟弟这次的救命钱就玄了。

连白微赶紧找出来她的包,翻出来匆忙签下来的情人协议,一条条地翻阅。

乙方不许公开双方关系,不能影响甲方任何生活。

她是乙方,人家他是甲方。

这条正和她意,这种丢脸的关系她更不想让别人知道。

乙方不许拒绝甲方在生活中的任何要求并要积极配合。

纳尼?这条什么意思?

生活中的要求……也就是说,他折腾她的时候,不论什么花样,什么姿势,她都要服从,而且还要积极配合?怎么个积极法?难不成还要娇媚地叫?

我去。看到这条突然想扁人。

双方关系的结束只能由甲方决定,乙方只有提出经济条件的权利。

什么?!当时签的太着急,她都没看任何条款,没想到这里等着一个大坑。

该死的,她特么如果对他胃口,难不成要当他情人无限期了?

这一条也就是说,什么时候他玩腻了,她才算解脱?

连白微你个大白痴!你签的这都是啥啥!

恼火至极,连白微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笨蛋!

八点多,几辆汽车前后停在了别墅前。

苏尘蹦跶着过去打开车门,迎出来慕临骁,顺手接过去他的公文包。

慕临骁不太喜欢外面的应酬,很少喝酒,也不混场子,基本上吃完饭就打道回府。顶多和熟悉的朋友喝喝茶。今天他觉得精神有点疲乏,一面向别墅里走,一面解开了领带。

“慕少,您回来了。”苏伯从苏尘手里接过去衣服和公文包,放在玄关处,体贴地问,“要不要来点夜宵?”

慕临骁瘫在沙发上,声音柔和,“让他们弄杯热牛奶吧。苏伯,你去休息,天也不早了。”

“哎,好的,那慕少您也早点休息。”

苏伯悄悄看了苏尘一眼,无声地用眼神指了指楼上,暗示他别忘了还有连白微这么一号人物在。

苏尘稍微有点紧张,干咳了一声,眼神飘飘的,好像屁股下面有刺,挪来挪去的。

他是陪着慕临骁一起长大的,彼此再了解不过,他这副坐立难安的样子,早就被慕临骁看个清楚。

慕临骁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啊?啊!”苏尘快速眨巴着眼睛,打哈哈,“牛奶来了,慕少您趁热喝。”

“超过六十度的饮品我不用。”

苏尘噎住。

慕临骁不说话,拿过去平板电脑翻阅今天的新闻,很明显在晾着苏尘。

苏尘的汗都下来了,磕磕巴巴地说:“是这样的慕少,南宫说您现在的身体很不稳定,就怕什么时候就发作了,所以捏,他就提议把解药放在身边最安全。”

慕临骁猛地抬眼,定定地盯着苏尘。就这一个随意的眼神,骇得苏尘心底猛一抖。顿时所有的英雄气概全都烟消云散,这一刻只想到把自己摘干净。

“慕少,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是南宫,他非要让人把那女人弄来,还用您的身家性命来吓唬我。我这么在乎您,我一听这就害怕了,就……”

“就没问问我的意思,先斩后奏了?”

慕临骁幽幽地,缓缓地,一字一句地吐字,周围空气温度都瞬间下降。

苏尘像是被咬住了舌头,傻在那里,抖抖索索地站起来,垂着脑袋,一副认打认罚的可怜样子。

“慕少……我错了,我太特么听信南宫忘那家伙的话了,我被他那个死狐狸给忽悠了。”学小朋友一样用手背擦擦眼睛,可惜没有眼泪,“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了,不过不能放过南宫忘那个漏网之鱼,他是始作俑者,挨罚别忘了他。”

慕临骁吐出一口气,明显很不悦,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敲着沙发,“家里多个外人,我不习惯,送走!”

“啊?她都来了,还送走啊?那万一真像南宫说的,哪天您突然犯病了……”

“可以随时让她来。”慕临骁站起来,沉思着踱步,“南宫忘的本事也没那么差,这几年没有那女人,我不也挺好的。送走吧。”

苏尘无奈地耷拉着脑袋,心情闷闷的,“知道了。”

慕临骁再不多说,上楼,准备洗澡休息。

刚刚走到二楼他的卧室门口,就听到旁边的房门打开了,冲出来一道娇小的身影。

慕临骁侧着身,眯着眼睛看着她,这个既陌生却又熟悉的女人。

连白微有点抓狂,她对于协议上的条款非常不满,冲出来时,压根没留心旁边站着慕临骁,背对着他,朝着一楼还发愁的苏尘就朗声叫起来。

“喂,尘先生!”她不知道他叫啥,只听到小弟称呼他为尘哥,连白微急得摆摆手,“我想问问你,那个慕先生什么时候回来?我有急事想找他。”

苏尘目瞪口呆,向慕临骁的方向指了指。

可连白微看不懂他的手势,她问他问题,他不说话,对着她指什么?

“找我有事?”

突然,身后传来低沉的声音,恍若大提琴。

却吓得连白微浑身猛一抖,狠狠吸了口气,转身懵逼地看着他。

“哎呀妈呀,吓死人了!你、你回来了?”连白微抚胸,还有点惊魂未定。他怎么一声不响的,像个鬼一样。

慕临骁俯视着粉嘟嘟的女孩,差点笑场。

她头发弄得乱糟糟的,像是鸡窝,估计是自己着急抓的。

拖鞋左右还穿反了。

“什么事?”

慕临骁一边说着,一边打开自己的房间门,里面很大,一进去是个小客厅,旁边还有一扇扇门。

连白微手里攥着协议,碎步跟进去,虽然内心很焦急,可面对这个冷气四溢的男人,她就本能的有点发憷。

“慕先生,我首先要谢谢您,二十万给的那么爽快,真是救急了。”

慕临骁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不冷不热的视线锁定着连白微,“其次呢?”

“啊?”连白微有点跟不上他的思维。

“你刚才说了首先,我听完了,我猜你要说的重点在后面,就是其次的部分。你说吧。”

他坐在那里,像是个大老爷,她站着,好像个长工,这不平等,气场也弱下来了,不行,她接下来是要谈判的,不能示弱。

如此想着,连白微一屁股坐在了旁边沙发上。

在他的威视下,她竟然还敢坐下……慕临骁微微挑了下眉骨。

“慕先生,当时在您办公室签协议的时候,我太着急了,都没来得及细看里面的条款……”

“你反悔了?”慕临骁直接截断她的话。

连白微被问得差点咳嗽,心底颤颤的,面上却仍旧显得很真诚,“没反悔!都是成年人了,哪能朝令夕改。”

“那关于协议,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嘎。连白微张张嘴,眨眨眼。姓慕的,不兴这么聊天的!截人话头是要遭天谴的。

连白微幽怨地瞄了他一眼,将协议递过去,指着协议某一条,说:“这一条,您看看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慕临骁垂下眼皮,快速扫了一眼。

协议他也没看,那是南宫忘拟的,想不到南宫忘还弄了这么一条。

从慕临骁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这让连白微有些干着急。

她舔舔舌头,脑子里组织着词语,“慕先生,您这么优秀,金字塔尖的人物,有钱有势的,什么都不缺。而我就是个很普通的普通人,咱们那晚也就是个误会……”

“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希望这一条能够改一下。”

慕临骁深深地凝视着她,半晌,才不紧不慢地说,“你想怎么改。”

“我不是欠您二十万吗?一个月我五万的工资,这么算下来,四个月就还清了。您是人中龙凤,我这种小虾米给您做情人都不配,四个月也不短了,估计您早就会厌弃了。不如我们就定四个月的协议期限。四个月后,我们两清。”

肉呼呼的小嘴不仅亲起来舒服,想不到叭叭的还挺能说。

慕临骁突然起了捉弄她的心思,就想看看她着急的样子,突然倾身而来,长长的胳膊、白皙纤长的手指逼近,属于男人的凛冽清香扑面而来,连白微眼前一黑,脑子直接当机了。

他要干啥嘞!

反应慢三拍的连白微直接僵在那里,连个反应动作都没给出来。

他的手指轻轻拂过她脸颊的肌肤,顺了顺她耳畔凌乱的头发。

然后……然后人家就坐回原位了。

几秒钟的动作,好像不曾发生过什么。

连白微目瞪口呆,小红唇微张,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傻呆呆地看着他。

明白过来刚才好像被他无意中给撩了,顿时两腮涨得通红。

她那副大脑短路的傻样子,成功取悦了某个冷面男人。

如深潭般的美眸涟漪微动,像是能把人吸进去。

他幽兰吐气,语气带着蛊惑,“万事不要太早下定论,说不定四个月后,你不舍得离开呢?”

连白微好容易缓过来,向后微微挪了挪,不经意地离他再远点,摇头,“我不会不舍得的。就四个月吧。”

“四个月后,给你一个月涨到一百万。”

连白微被吓得抖抖嘴,“谢了,不过我不是吃这口饭的材料,穷命福薄,过不惯太多钱的日子,四个月挺好的。”

竟然一直在拒绝他……她是真心的呢,还是演戏呢?

慕临骁饶有兴味地盯着她看,她明显在他带有强大威压的视线下有些局促,可她小鹿一般怯怯的眼神里弥漫着坚决。

对于做他情人的时间,看来她还挺坚持的。

慕临骁很浅很浅地勾起唇角,本就绝美的五官,凭添无尽的魅力,那是一种成功人士掌控天下的一份气场。

他缓缓解开衬衣上面三个扣子,露出性感的喉结,还能看到一片诱人的胸肌。卷起袖子,胳膊上一看就是经常健身的肌肉。

房间里好像突然变得狭小了,满满的都是他的清香和荷尔蒙。

连白微不敢直视如此这般的慕临骁,在她眼里,他就像是个美得惊心动魄的吸血鬼。

好容易苦哈哈开口,“慕先生,您认为如何呢?”

“我认为,你是个心口不一的家伙。”

嗯?

连白微一愣。

“何出此言啊慕先生?”

“不是吗?”慕临骁邪魅地淡笑,慢条斯理,道,“看你昨晚热情主动的表现,可不像是四个月后就非要离开的样子。”

咯噔!

连白微脸色一白。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突然将话题转到昨晚那不堪的一幕幕上面去。

看她怔住,慕临骁决定不放过她,将衬衣扣子一颗颗慢慢全都解开,露出他精。壮的上身,紧密排列的腹肌很是好看。

“不说话就行了吗?你自己瞅瞅,这一道道的是谁给我挠的。”

连白微快速闪动着长睫毛,内心慌成一团。

果然,他的胸膛上,满满的那种痕迹,让人看了不瞎想都难。

连白微扭开脸,脸色又从白变红。

下巴突然被手捏住,强迫她转回来。慕临骁俊脸逼近,弯腰俯身,几乎要将她拢进怀里一般。

“我今天腰还累得发酸呢,都怪你那晚无休无止的要,怎么都不满足,我稍微离开一点你就急不可耐地缠上来,热情得像个吃不饱的小色女。你现在跟我说,你想要四个月就离开,这前后差别,你觉得谁会信你?我说你心口不一,冤枉你了吗?”

连白微面对着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和他那双幽深璀璨的眸子相对视,被他那魔咒一样的一字一句,说得头皮发麻,太阳穴突突的乱跳。

不仅脸红了,耳朵也是粉的,连锁骨都透着粉红色。

像极了她在他身下扭摆妖娆的样子。

咳咳!

慕临骁差点没绷住,迅速起身,离开她,转身背对着她。暗暗吐纳,调息。

该死的!

慕临骁心里暗骂。

本来想戏弄一下她,结果反而把自己给撩火了。

这叫什么事!

他低头瞄了瞄自己某处,真想啐一口。

他不该这样啊!

平时他是个极为冷淡的人,就算有女人扒光了在他眼前勾搭,他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可为什么一碰见这个小女人,他就总是失控?

他突然起身离开,避到几米外,还背对着她,好像生气了一样。

连白微才不会去揣摩他到底怎么了,她差点给羞哭了,又气又羞,气都不敢喘,他刚才再不离开,她就会因为憋气而昏厥了。

暗暗看了一眼他挺拔修长的背影。

哼,长那么好看,可人却这么恶劣!

净说些个让人羞耻的话,黑心鬼!

连白微咬着自己嘴唇,努力去回想那个晚上的细节,可怎么也想不起来,天哪,难不成她真的像他说的,热情又主动,缠着他不放?

那可就丢脸丢大了啊。

慕临骁运用内功总算调整正常了,突然将衬衣脱了下来,任由衣服落在地毯上。

连白微是先看到地上多了个件衣服,然后顺着衣服一溜烟地向上看,顿时吓了一跳。妈呀,好好的,他一言不发就脱衣服,这叫怎么回事?他不会是要……

“哎哟!你要干嘛?”

连白微浑身一抖,眼睛瞪得溜圆,还下意识抓紧了自己的衣服。

本来心情暗暗不悦的慕临骁,一看到她那副受惊小兔子的神态,就会不由自主心情转好。

侧身,像是狼一样幽幽地睨着她,语气邪肆,“你这渴望的眼神什么意思?哦,我懂了,你这是又饿了,又想要了。虽然我今天有点累,可看你这么主动的份儿上,那就勉为其难满足你吧。”

精致的手,缓缓移到腰带扣那里,接下来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

连白微脑子轰轰乱想,已经被吓得失去方寸,好歹语言还没失灵,急吼吼地叫,“那晚上什么情况我不记得了,可我现在对你绝没有任何非分之想的意思。天色不早了,慕先生你也累了,赶紧早点休息吧拜拜!”

一面说着,一面夺门而逃。

很有短跑的潜力啊,才几秒钟,就消失无影了。

慕临骁仍旧站在那里,淡淡无声地笑,不知道心里是喜悦还是失落。

心情很复杂,他都搞不懂自己。

他坐在沙发上,用手指揉着太阳穴。快速让自己静心下来,甚至都默念起“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他从小到大就话不多,惜字如金,也不喜欢主动展开话题,更不会和谁聊天。

在她这里,他屡屡打破常规。

每次见她,他都忍不住逗弄她几下,还话那么多。还变得那么恶趣味,像个欲海难填的色,狼。

他都鄙视自己。

他决不能让自己濒临失控。

慕临骁披上长款睡衣,一面系着腰带,一面走到楼下。

楼下有几个保镖忙活着在搬运东西,苏尘在旁边指挥着。家里平时非常安静,极少会有这种乱哄哄的场面,关键还是他不知晓的前提下。

“在做什么?”

慕临骁冷冷地问着,已经有些不悦,微微皱着眉头。

苏尘赶紧凑到慕临骁身边,“慕少,您还没休息呢?”

“不是让你弄走那个女人,你不去干正事,又瞎忙什么。”

苏尘挠挠头皮,有点为难,“这不南宫忘来了嘛,他非要让我把这些什么精密仪器弄进来,还千交代万交代,这些仪器多贵多重要。收拾完这些仪器,我立马去赶人。您尽管去睡,睡醒了明天一早,保准就见不到那个女的了。”

慕临骁却抓住了重点,“南宫忘?他不在他家里,跑这里来干什么?”

话音刚落,一道身影就拽拽地飘了进来。

“慕少!”

南宫忘背着一个大医药箱,甩着大袖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笑得像个狐狸,“我算着您已经休息了,才往这边搬,没想到还是打扰到您了。您这是也来欢迎我的?”

苏尘狠吸口气,瞪大眼睛,配合得非常积极,就是演技太过于浮夸,“南宫忘,不是仅仅仪器搬过来吗?难道你也要搬来住?”

慕临骁黑着脸看着两个手下在这里演戏。

南宫忘将医药箱放在地上,动了动累酸的肩膀,义正词严,“我也想过逍遥自在的生活,可慕少的身体最重要,身为慕少的御用神医,我理应舍小我成大义,在现在关键时期,坚守岗位,守护慕少。”

噢耶,编的把自己都要感动了,就差给自己鼓掌了。

慕临骁哼了一声,“既然都自称神医了,怎么没彻底解毒的本领?”

南宫忘的脸,咣一下摔在地上。

苏尘握着嘴偷偷笑。活该!让你个狐狸非要和慕少对着干,自作主张,难看了吧。

南宫忘脸皮挺厚的,“神医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无法解决的局限性,不过!现在有了活体解药,在我强大的研发能力下,一定可以攻克毒素这个难题!这不,研发仪器我都搬到一楼的房间里了,以后我和仪器以及那个女人都在这里,方便研究解药。”

说完,南宫忘还悄悄给苏尘挤挤眼。

苏尘连忙假装叹息着说,“哎呀,你不早说,慕少都下令赶那个女人走了。说多个外人,不方便。”

南宫忘笑着说:“不能赶,不能赶。万一她在外面接触了不良物质,影响到她解毒的体质,那可就因小失大了。慕少啊,她也不算外人吧,怎么说你们俩也是负距离了,该办的都办了,算半个熟人。”

慕临骁的脸沉了沉。

他越是想远离那个失控源,手下还越是将她往他跟前送。

南宫忘劝得再接再厉,“再说了慕少,您这个岁数,长久没有个女人发泄发泄,对身体也不好吧。”

慕临骁的凌厉目光像是利剑一样射过来。

顶着利剑压力山大的南宫忘嘴不停,“协议能是白签的吗?再有钱,那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吧,都支出二十万了,不收回点成本不像话吧?您犯病了,睡一下可以解毒。不犯病的时候呢,睡两下可以泻火。一人多用,何乐而不为。”

苏尘深以为然地用力点头,“有道理,有道理!”

慕临骁咬牙切齿,“我是犯病了才让你们两个浑球在身边。”

相关文章:

终极拘束改造监狱战舰神坑|电击铃口囊无法发泄

宝贝 腿分得大些/他把奶油涂在我下面

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宝贝别流出来堵住|王牌校花史

不要会坏掉的后面_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跑步和深蹲哪个更壮阳,我的第一次性经历给了隔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