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爱不婚:唯你至宠小说——(免费无删减TXT全文)

2021-09-04 19:02 · 新商盟

轰她走的意愿也不是特别强烈,慕临骁暗叹一口气,懒得多说什么,直接上楼了。

走到二楼房门口停滞了一下,想到相邻房间里睡着那个连白微,心里动了下,然后回房。

楼下的两只一直齐齐注视着慕临骁,等老大一没影,他俩连忙各自擦冷汗。

吓死了,吓死了,刚才就差吓出心脏病了。

南宫忘胡乱画着十字,“还好没被慕少踢出去,刚才有一瞬间,我都觉得慕少要捏死我了。”

苏尘大口喝着酒,长吐气,“还用说?你以为我是瞎的?慕少刚才气得至少起了两次杀心。”

“也确实难为慕少了,他那么讨厌女人,虽说睡了一次那个女的,可毕竟是毒发诱导的,属于意外。现在让他天天见到异性生物,确实会让他烦躁。”

苏尘想到什么,神秘地说,“连白微那个女人肯定是个心机深沉的。”

南宫忘来了精神,凑近了,低声问,“怎么说?”

“她今晚主动去找慕少,还跟着进了慕少的房间,肯定是去勾搭慕少的。慕少下楼的时候就换上睡衣了,她进去的时候肯定动手去扒慕少的衣服了。”

南宫忘狠狠抽了口气,“女不可貌相啊!看着挺纯真的样子,想不到这么野。喂喂喂,你可让人盯紧了她,争取抓住她背后的大佬。”

苏尘阴森森咬牙点头。

连白微就这样被确定留在了慕云山庄。一波三折的。

躲回自己房间的连白微半晌才反应过来,天哪,她去找他是为了讨论期限那一条的,结果被他一调戏,她一惊慌失措,就忘了原本的意图。

这件事,她回头找机会还要和他聊。

房间很大,和慕临骁那个套间差不多,都是一个套间连着一个套间,有一进门的小客厅,里面是大卧室,连着单独的衣帽间和洗澡间。环境没的说,是连白微长这么大以来,住的最好的地方。

堂姐连忘忧从小备受关爱,她一直都用最好的,她的房间布局已经是连家最上档次的了,也没法和这里比。

秉承着“天大地大没有吃饭睡觉大,养好身体照顾弟弟”的原则,连白微暂时不去想今后该怎么办,在按摩浴缸里泡起澡来。

温热的水包围着她,带给她一份份暖意,驱散了很多伤感。

连白微闭着眼睛,思绪纷乱。

想到成为了某人的情人,要面临被人随意磋磨的未来,心底就默默哀伤。

可又想到自己能够救到弟弟的命,又觉得欣慰。

正泡得迷迷糊糊时,突然听到洗澡间的门有动静。

连白微睁开眸子茫然地看过去,顿时惊住。

穿着长款浴袍的慕临骁就杵在门口,且用那种大灰狼的幽幽目光盯着她看!

“啊!”

连白微惊叫出声,赶紧向水下沉了沉。

刚才不会跑光吧?

慕临骁的耳朵悄悄红了,脸色却仍旧冷酷如冰,他将手里的协议晃了晃,“你忘记了它,我给你送回来。”

裹在泡泡里的连白微像是一只粉红兔,局促不安地责怪道,“你为什么不敲门?”

“敲了,你没应。而且你门是虚掩着的。”

连白微搓圆了小嘴。他的意思是,她故意开个门缝,等同于在邀请他?

这人说话太毒,不能和他正面刚,会陷入他的思维陷阱。

“哦哦哦,那好吧,你放下协议,出去吧。”

慕临骁突然发现他的脚竟然不听使唤了,他思维上想要转身离开,可脚却稳稳地黏在地板上,而且眼睛也不听话了,死死地盯着人家看。

他鄙视自己的身体器官!

刚才一进来时,扑面而来一股甜甜的热气,那是属于女人特有的芳香。当时她似睡非睡的,池水没在她腰上,虽然有泡泡乱七八糟地挡着,可该看到的他还是都看到了。真是,出水芙蓉,骄艳浴滴。一番让人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艳春之图。

慕临骁身子绷紧。有一股热气从丹田猛然升起,如燎原之火向四肢百骸燃起。

声音不由地就微微沙哑了,“有一只壁虎。”

连白微一听壁虎,吓得啊一声尖叫,慌手慌脚就从水里站了起来,左右去找壁虎。

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她全都露了,赶紧用手上下胡乱盖着。

慕临骁呼吸加重,目光深不可测,邪魅地说,“有什么好盖的,又不是没见过。”

然后转身就走了。

徒留连白微几乎抓狂。

折腾了一天,连白微换上别墅准备的桑蚕丝高级睡衣,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对于她来说,生活已经很多磨难,只要弟弟安好,她就别无所求了。甚至于,连自己如何安放,都可以忽略不计。

而慕临骁却失眠了,平常在小客厅里处理一下公务,看看新闻,再泡个澡,看会书,就很快能睡着。

而今晚,他家里多了个女人,还就睡在隔壁房间,更要命的是,自打他刚才去给人家好心送协议看到了不该看的,脑子里就念念不忘了,那个出水芙蓉颤巍巍的影像就反复在脑子里一遍遍复习。

“真该死。”

慕临骁又翻了个身,微微皱着眉头,继续数羊。

就说不能让她住进来,结果怎么样,果然影响到自己了吧。

苏尘和南宫忘这两个看热闹不怕事大、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混蛋。

第二天一早,连白微的生物钟准备醒来。找来找去,找不到之前的衣服了,猜测着被佣人拿走洗去了。只能走进阔大的衣帽间,看着数以百计的各种衣物发呆。

都是新衣服,吊牌都在,还都是好贵好贵的名牌。

管家伯伯也太着急了,什么时候弄来这么多衣服啊。

随意选了一件穿上,洗漱完毕,下楼。

“连小姐,早啊。”

苏伯站在一楼大厅里,微笑着向她问候。

连白微笑得人畜无害,回道,“苏伯早安。”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南宫忘和苏尘,两个人一个在摆弄显微镜,一个在擦枪,听到声音,都一起看向她。

连白微很尴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南宫忘和苏尘像是没看到她一样,继续低头忙着自己的事。

苏伯带着连白微来到餐厅,大大的长餐桌,只坐着慕临骁一个人,边看报纸边吃饭。

她被引着坐到了慕临骁的对面。女佣随即送上来热腾腾的丰盛早餐,中西式都有,像是摆满汉全席似的。

“够了,这些都吃不完了。”

苏伯点头,女佣不再继续上菜。

慕临骁一直都不看她,好像沉迷于报纸似的。

其实慕临骁在生闷气,不是生别人的气,而是生自己的气。

上亿万的生意都不曾让他上心过,怎么也没想到,来了个女人,就搅得他觉都睡不好了。

听动静,她已经开吃了。

还真是心大的,吃吃吃,就知道吃!

慕临骁终于放下报纸,直直地看向对面。

连白微正大快朵颐,吃得香甜,早餐真是丰盛又美味啊,几乎没有不爱吃的。如果弟弟从小也能够营养跟得上,天天吃得这么好,身体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差。哎。

看她这么愉快地用餐,他心情就不美。

他一不美了,就不想让别人痛快。

语气揶揄,道,“几天没吃过饭了?就这么饿吗?”

嗯?连白微动作顿住,抬眼和他对视。

一张美得天怒人怨的脸,却阴气沉沉,显然是心情不好。

嘴里还有食,嚼啊嚼啊吞下去,那才看着他开口,“昨天一天都没吃,就在护士站补充了几个小饼干。”

慕临骁轻轻皱眉,“以后按时用餐,注意营养搭配,养好身体。。”

“哦,谢谢。”

拿起刀叉突然有胃口的慕临骁:“我不想享用床伴的时候,被骨头硌到。”

咳咳。

连白微差点被噎住。就知道他嘴里吐不出好话,真不该理他,埋头吃饭是正道。

突然盘子里多了土豆、豌豆和胡萝卜,连白微纳闷地抬眼,发现慕临骁正一本正经地用叉子将他盘子里的蔬菜运到她盘子里。

“喂,你这是干嘛啊?”

“蔬菜均衡才健康,多吃点。”好体贴的语气,可怎么看着他眼底浮动着奸佞。

连白微撅起嘴巴,“这些不会是你不爱吃的吧。”

慕临骁将上好的一小块牛排优雅地放进嘴里,那副神态,很显然,被她说中了。

连白微气不打一处来,“这些我也不爱吃啊!”

慕临骁煞有介事,“不许剩菜,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苏伯,守着她吃完。”

苏伯点点头,眼神里有些无奈。

慕少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性子就过分冷淡,话少的可怜,想不到现在这么幼稚还话多。

也不知道这副转变是好还是坏。

和她共进了一次早餐,昨晚的不虞就消失不见了。慕临骁率先离开餐厅,临走前还用威胁的眼神示意连白微吃完他送给她的菜。

连白微无声地送给他一个白眼球。

她吃瘪,他瞬间心情大好。来到客厅看到昨晚想要弄死的两个手下,不免就语气好了很多。

“南宫最近没有什么贡献,应该自律点,今天去科研中心报到,争取本周把胰腺癌四期靶向药研发出来。”

南宫忘惊得咳嗽,差点跪下。

那是一两天能够研发出来的吗?

学着某宫斗剧某人的表情惨兮兮说,“慕少求开恩,臣妾真心做不到。”

“做不到就滚去非洲数星星。”

南宫忘无声擦泪。

苏尘一直拿枪挡着脸,唯恐被发现他在这儿似的。

慕临骁视线幽幽地挪向他,轻描淡写地开口,“至于苏尘啊……今天天气好,你亲自去操练一下保镖队,一人教他们几手。”

苏尘已经要哭了,“知道了,慕少。”

一人教几手,他一天下来不累死才怪,关键今天天气确实好,三十五度的高温,他在外面操练别人,不等于虐待自己吗?

南宫忘和苏尘互相无声对视一眼,都明白睚眦必报的慕少这是在惩治他俩。

正在努力解决某个黑心男人送给她的菜的连白微,突然手机响了。

“喂,朵朵,这么早啊?”

“早什么早啊,你还不赶紧来科室,金娜告了你的状,说你好迟到,护士长今天来得早,就准备盯着你呢!还有二十分钟,阿弥陀佛,你速度吧。”

连白微一听这话,饭也不吃了,飞毛腿一样就往外面冲,把客厅的慕临骁都吓一跳。

跑出去别墅想了想就跑回来,气喘吁吁地说,“慕少,能不能派个车给我,送我去医院?”

慕临骁慢条斯理,“还派车?你架子不小哦。”

“那个那个,好歹我是您的人,您这么有钱,情人的标配应该有车吧?”

一着急,连白微说话都不带思考的了。

她那句“我是您的人”一下子说到慕临骁的心坎里,全身都熨帖不已,像是被人顺了毛的野兽,难得露出一丝仁慈的笑容。

“走吧,我顺路把你捎过去。”

说着,慕临骁站起来,向外面走去,经过连白微时,发现她脸上有番茄酱,伸出小手指,给她擦掉。

这动作,不仅把南宫忘和苏尘给擦傻了眼,连白微也傻了。

长身玉立的某人不耐烦转身,“还愣着?不是赶时间吗?快点!”

“哦哦,来了。”

连白微不及多想,赶紧屁颠屁颠跟在慕临骁身后。

苏尘仍旧稳坐副驾驶。

后面坐着慕临骁和连白微。

苏尘时不时地从观后镜偷偷打量后面的那两位。

诡异啊诡异。这辆车的后排,是第一次坐除了慕少的第二个人。

慕少有洁癖,不允许任何人坐在后面他的专属位置。

车上空间狭小,慕临骁敏锐的嗅到了来自她身上的淡淡的果子香。那是属于她的体香,越是情动时,香味越是浓郁,那个晚上,因为这个香气,他差点死在她身体里。

连白微频频看时间,还拿出来地图看看距离医院还有多少公里,完了,四十公里,二十分钟根本到不了。

连白微都忘了自己身处何地,用小爪子拍在脑门上,碎碎念,“完了完了完了,这回被护士长逮住了,我的全勤奖啊,肉疼。”

“几点考勤?”

身边突然冒出来一道冷冷的声音。

“啊?哦。还有二十分钟。四十公里,肯定迟到了,再说了市区里路况更难走。”

慕临骁鼻腔里低低哼了一声,似乎是讥讽,沉稳地下令,“苏尘,打电话封路,去她医院的路上我要一路畅通。”

啊?”

苏尘本就大的眼珠子几乎瞪出来。为了这个女人封路?值当的吗?

可他的视线在观后镜与慕临骁幽冷的目光对视,顿时明白了慕临骁不是开玩笑,再也不敢多说话,拿出来手机挨个的打电话。

连线的都是大人物,这个局长那个局长的,连白微平时连听都没听过名号的,都是这个城市的掌权者。

后知后觉,这才明白方才慕临骁下令做了什么,有点歉意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这也太大张旗鼓了吧,为了让我不迟到,麻烦你了啊。”

慕临骁坐姿优美,微微扭脸,似笑非笑地睨着她,那副眼神让人觉得进攻性很强。

“知道麻烦以后就有点计划,别临时抱佛脚。”

“嗯嗯,知道,知道,以后我早起会儿。”

“签了协议,我是让你来服务我的,不能变成我服务你。”

“啊?”

“啊什么啊?难道不是吗?床上你麻烦我一夜也就罢了,现在还麻烦我费心劳神,这不就成了害我身心疲惫吗?”

最后几个字尾音上扬,好听得要死,却埋藏着深深的蛊惑。他如炬的视线从她的眼睛移到她的红唇上,瞳孔缩了缩。

他这副样子,仿佛无声地散发着一股股摄人心魂的威压,一层层弥漫过来,将她包围。

好吓人!感觉要被他啃得骨头渣都不剩。

连白微不敢和他对视,移开视线,向车门悄悄挪了挪。

脸腮烫热。

姓慕的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害臊!

他倾过来上身,热气扑面而来,追问,“出个声。嗯?”

他的身体已经轻轻贴在她身上,俊脸就在她脸旁边,说话间,两人呼吸都能萦绕在一起。

连白微缩得不能再缩,小声回:“知道了。”

他却还不放过她,“不服气?为什么不看着我说话?”

话末,他伸手托住她的脸蛋,扳过来。

被强硬扭过来脸的连白微,和他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好像她一说话,嘴唇就能碰到他的嘴唇!

慕临骁也没想到两人距离会突然变得这么近!近到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嘴唇的湿润,好像往前贴一点,就能亲到她的唇。

像是果冻一样的自然红,不知道含在嘴里什么滋味。

是不是仍像那晚一样甘甜软糯,让人欲罢不能?

念头刚起,身体就有了反应。

连白微大气不敢出,眼瞅着他越来越近,眼神还直勾勾地盯着她的嘴。

心慌成一团。

两只小爪子当机立断,直接PIA到他的脸上,硬生生将他往外推,她则嫌弃地扭脸躲避。

时刻关注后排情况的苏尘,从观后镜看到这副情景,差点笑场。

什么时候他们慕少成了强取豪夺的角色?竟然还被女人推拒?

慕临骁也没想到连白微会把爪子伸到他脸上,还一副万分不情愿的样子。这简直了,太有损他慕少的形象了。

他慕临骁不嫌弃她就算不错了,她竟然还倒过来嫌乎他?

慕临骁坐回去,正襟危坐,心里却有些不得劲。

这份不舒服,也不知道是因为没亲到她,还是因为被她推拒。

路上路况好得不得了,一辆车都没有,果然封路什么的很强大,去医院的路途成了他们这几辆车的专属公路。

连白微一路都惴惴不安,旁边坐着个慕临骁,就好像多了个制冷机,他的温度时刻影响着她,害得她一路都冷飕飕的。

汽车停在医院门口,占据着急救车的位置,平常只要有人停在这里,立刻会有保安过来轰赶,今天没人敢出来充当大头蒜,这么醒目的豪车车队,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得罪不起的大人物。

“医院到了!”苏尘清脆地大声嚷嚷道。

连白微那才反应过来,小声说:“哦哦,好的,谢谢。”

打开车门,准备立刻下车,远离这个车上的恐怖生物。

胳膊被人从后面抓住,用力向后一扯,连白微低吟一声,一头栽进慕临骁的怀里,撞在他坚硬结实的胸膛上。

抬头,入目的是他流线分明的下巴,还有微动的喉结。

不知道为什么,连白微突然觉得好羞涩,脸涨得通红,慌张地手脚并用地想要爬起来,偏偏小爪子按在了他某个隆起的部位,触感陌生又奇怪。

额,这是什么?

刚要摸一摸,试探一下那是个啥,脑子里猛然神来一笔,顿悟到什么,吓得暗吸一口气,迅速抬起小爪子。

可不敢摸他那里哦,会被判死刑的吧?天爷爷啊。

慕临骁明显地身子一凛,屏住呼吸,小腹绷紧了。

这女人,装得像是胆小怕事的小兔子,很单纯的样子,可撩人的段位可不低!看来是深不可测型的,演技派。

他仍旧抓着她的手腕,将她圈在他怀里。

连白微着实有点着急了,“慕先生,您还有事吗?”

慕临骁语气冷淡,道:“身为我慕临骁的女人,你该空了好好想想,怎么提高你的服务意识。”

“啊?”连白微一头雾水。

慕临骁已经推开了她,连白微稀里糊涂下了车,身后汽车一秒钟没停留,迅速驶离。好像她是个大病毒似的。

他临走前说的服务意识到底指的啥?难道是让她平时伺候好他?做人情人的,都是怎么伺候人的?

不了解啊!

不想这些了,一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哈哈,今天不会迟到了,看护士长和金娜干瞪眼吧!连白微撒丫子向楼里跑,如愿以偿地在考勤前三分钟打了卡。

护士长还好,金娜可真是气坏了,脸部都气得扭曲了。

花朵朵开心地在旁边说:“金娜的算盘打空了,今天估计气得饭都吃不下,哈哈。对了,也不知道什么大官员经过了,竟然还封了路,架子可真大。”

“咳咳咳。”

连白微装作没听到,心里盘算着慕临骁的能量大得令她吃惊。

车上,苏尘不敢出声,因为据他对慕少的了解,现在他的脸色分明写着“我很不开心”。

汽车很快到了慕天大厦,慕临骁却不下车,冷冷地吩咐,“去湿地公园绕一圈。”

相关文章:

性小说: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_你的太很紧了岳

岳婿糙大_做完后床单一滩水

放学后的老师 在线动漫 女教师动漫全集ova无修

全章节目录【至尊归来】全文在线阅读【小说】

白嫩美女直冒白浆:边走边蜜汁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