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闪婚厚爱:攻略影后妻》&【全章节】(精彩章节未删节)

2021-09-06 07:39 · 新商盟

刚走进沈氏集团办公区,就与沈毅行的助理狭路相逢,对方不屑的扫了一眼秦筝和小西,颐指气使道:“秦筝,沈总让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小西听不惯,正准备发火,被秦筝拦了下来。

秦筝态度平和,笑了笑,“我稍后就去。”

沈毅行的助理瞪了一眼秦筝,嚣张的离开。

小西为秦筝愤愤不平,“你这就是羊入虎口啊。”

秦筝成竹在胸,她神秘的勾唇,“我曾经还是本市跆拳道黑带冠军呢。”

她给小西吃了一颗定心丸,双手还拍了拍小西的肩膀,“乖,去办公室等我,一定会凯旋归来。”

径直走进沈毅行的办公室,男人斜斜的靠在旋转的办公椅上,看见秦筝进来,倏地起身。

门关上的一刹那,沈毅行就发怒,一手拂掉了办公桌上的很多东西,连咖啡杯都“砰”一声落在了地上。

咖啡杯应声碎裂,碎片距离秦筝的脚边不过一公分。

她穿着高跟鞋,整个脚面脚踝都是裸露在外的,沈毅行要是再用力一些,她可以肯定,咖啡杯能飞到她脸上。

秦筝自顾自坐在了会客区的沙发上,她眼珠子转动,看了眼沈毅行,“沈总,什么事让你生这么大气?”

视线环顾四周,接着讽刺道,“管理这么大的公司肯定很累吧,还是昨天晚上我妹妹没有满足沈总,这火气有点不寻常啊?”

“秦筝,你少给我装聋作哑!”

沈毅行朝着秦筝逼近,双目露出了凶狠的光,“昨天咱们在咖啡厅谈的好好的,你会出席今天的活动,替我挽回沈氏集团暴跌的股票,你呢!背地里捅了我一刀!还私自录制视频,现在很得意吗?害得我失去一切,你也会一无所有!”

他似一头发怒对我豹子,恨不得当场吞噬了秦筝,可看着女人那张精致的淡定的脸,他就克制住了欲望。

秦筝笑意凛然,她直勾勾看着沈毅行,“沈总说我背后捅你一刀,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和秦婉儿的行为属于什么?”

她当初为了秦婉儿,自己被秦家赶了出来,落得被未婚夫和妹妹背叛的下场。

到底是谁在谁背后捅刀子?

沈毅行怎么说话就这么残忍呢。

沈毅行眼眶发红,双手快速的朝着秦筝的脖子伸过来,被秦筝轻巧的躲过。

她慵懒的靠在沙发边上,斜睨着沈毅行,“沈总是恼羞成怒了吗?”

沈毅行拳头紧握,对上秦筝那张脸,他就静不下心来。

他冷笑着,笑的癫狂,这一次直接对着秦筝出手,大手就遏制住了女人纤细的脖颈。

极其用力,就在他要开口说出自己的条件的一瞬间。

秦筝不知道哪里爆发出来惊人的力气,反手从他的后腰拉着他,当场给了他一个过肩摔……

沈毅行落在地上茶杯的渣子上,碎裂的瓷器格外锋利,扎进他的腿上,那种蔓延出来的钻心的疼痛,让他头皮发麻。

加之被猛的摔了一下,他已然眼冒金星。

“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

沈毅行怒吼着,他小心翼翼爬起来。

刚才根本没看清楚秦筝怎么玩出手的,他认识秦筝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她对自己动粗。

而且还是穿着抹胸的礼服对他动粗。

下手这么心狠!

沈毅行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想要博取秦筝的同情心。

“筝筝,扶我起来。”

秦筝站在沈毅行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半匍匐的男人。

他的腿上还渗出了一些血迹,染红了办公室的地板。

秦筝无动于衷,看见地上的血还有些小兴奋,沈毅行态度比之前软了一些,话语基本带着祈求的意味,“筝筝,我那么做只是为了我们的未来,现在全部被你毁了。”

未来?

他们之间哪来的未来!

早就在他和秦婉儿搞在一起毁掉了。

好在她知道的早,有多痛都可以连根拔起。

“沈总所说的未来是要让我和秦婉儿共享你?还是说,你想让我做你上不得台面的情妇?又或者,我只是你的垫脚石?”

秦筝面容平静,说这些话时就像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沈毅行厚颜无耻,拉着秦筝略微冰凉的手,刚要用力拽着,借力站起身,结果被秦筝无情的甩开。

“筝筝,你误会我了。”

男人咧开嘴朝着秦筝笑了笑,还格外敷衍。

直到这一刻,秦筝才明白过来自己当初有多傻,被沈毅行骗了好几年。

就他那么敷衍的对自己,她还认认真真想着和他共度余生。

现在往后余生,她都会让沈毅行不好过。

双手负于后背,她后退了一点靠在了办公桌的位置,对沈毅行摇尾祈求可怜的样子视而不见。

沈毅行被她成功的激怒,忍着疼痛站起身,咬牙低吼了一句,“你想要怎样?”

秦筝云淡风轻道:“召开记着发布会,澄清咱们之间的关系,我就会停止对你的报复。”

沈毅行理解错了秦筝的意思,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他整个身子都朝着秦筝倾斜过去,“我会给你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这就是对媒体对外界最好澄清咱们关系的解释啊,这还不够吗?”

奥……

秦筝点点头,原来沈毅行还把她当傻子。

觉得她离不开他,非他不可,所以这么久来做的这些事情只是一点点无关痛痒的闹别扭吗。

秦筝眸子里泛出冰凉的光,极其骇人,让沈毅行还有些吃惊。

男人目光锁定她的脸庞,笑嘻嘻的说着,“好说,我们现在就去!”

“沈总,我说的是,你开记着发布会,公开向我道歉,你错在哪里了,你自己反思,我的耐心有限,另外澄清关系是,公开我们分手,并不是我还要嫁给你。”

沈毅行额前的青筋突突跳着,因为秦筝的话,他脸色很差。

脸上的笑意消失殆尽,猛的扑到秦筝面前,双手遏制着女人的肩膀,恶狠狠道:“秦筝,你别欺人太甚!”

“我一言九鼎,沈总考虑清楚,可别一失足成千古恨。”

沈毅行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疯狂,他死死的盯着秦筝,一字一句的说:“给你两分钟时间,收回你刚才的话,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看在咱们曾经的情面,给你留几分尊严,你要是把我逼急了……”

秦筝轻呵一声,直接打断了沈毅行的话,“要是把你逼急了,沈总会怎样,杀了我吗?”

“我会neng死你!”

沈毅行恶狠狠的怒吼,这个女人哪来的底气和实力在这和他叫板?

办公室的门并未关严实,还能看见一抹白色的衣角。

是秦婉儿。

她已经站在办公室外良久,看着沈毅行和秦筝之间,水火不容的样子,她内心畅快。

原本还担心秦筝不会死心,跑去勾引沈毅行,做好了随时冲进去手撕秦筝的准备。

没想到沈毅行倒是真的把秦筝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样的话,把秦筝从沈氏集团连根拔起,也指日可待。

秦婉儿眼眸转动,朝着走廊的一边看去,扫到小西的时候,她恨得牙痒痒。

手不自觉的蜷缩起来,指甲还掐了一下掌心,那种绵绵密密的疼痛让她大脑无比清醒。

只要小西一日在秦筝身边,秦筝就如虎添翼。

那么……

秦婉儿笑的刁钻又算计,她就亲手折断秦筝的翅膀,让她再也飞不起来。

办公室内,秦筝不苟言笑,并没有因为沈毅行放的狠话有半分妥协。

她踩着地上碎裂的瓷杯的碎片渐渐走到门边,就快要走出办公室时,蓦地回头,轻佻的看着狼狈的沈毅行,倨傲的开口道:“沈总,拭目以待。”

好奇沈毅行想怎么玩死她,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这一次,她奉陪到底。

秦筝挺直了后背,高傲的离开沈毅行的办公室。

刚推开门,就看见一脸怨恨的秦婉儿站在门口。

秦筝与秦婉儿对视,视线相撞的一刹那,秦婉儿瑟缩了一下。

本来想给秦筝一巴掌的,面对秦筝那骇人的眼神,她有几分后怕,就努努嘴,眼睁睁地看着秦筝走开。

秦婉儿委屈,踩着小碎步冲进办公室,扶着沈毅行坐到了沙发上。

男人看见矮几上的杯子,好像是秦筝刚才碰过的,一想到那个女人就觉得恶心……

也顾不得腿上的疼痛,就把矮几上的一些东西也拂在了地上。

刚走进休息室拿着医药箱走出来的秦婉儿,看见沈毅行发怒的样子,有些虚伪的走过去,柔软的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柔声安慰道:“我姐姐肯定是不想看见咱们在一起,所以丧心病狂了,不仅一直持续在热搜的位置,还要把沈氏集团搅黄,更想毁了我们,你不能中了她的计。”

沈毅行冷笑,“我会让她付出一定代价的。”

他大手紧紧攥成拳状,手背上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秦婉儿低头靠近沈毅行,噘着嘴在男人坚毅的脸庞上落下了一个浅淡的吻,她笑意盈盈道:“你先躺着,我帮你处理伤口。”

面对秦婉儿的知书达理和温婉可人,沈毅行立即忘记了秦筝带给自己的烦恼,陷进了秦婉儿的温柔乡里。

秦婉儿红着脸和沈毅行说道:“你膝盖的伤口不怎么方便。”

沈毅行挑眉,唇角晕开一抹几不可见的暧昧,他敞开怀抱示意秦婉儿靠近,秦婉儿脸颊一红,还是靠近了沈毅行的怀里。

男人一手揽着她纤细的腰肢,铺天盖地的吻就要将秦婉儿淹没。

两人皆意乱情迷,秦婉儿嘟囔一句,“毅行,这里是办公室。”

沈毅行无所谓道:“是,我的办公室。”

秦婉儿娇嗔一声,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才试探道:“我姐姐计谋可能还多着呢,要不我们以公司的名义,在她身边安插一个我们自己的人?”

沈毅行闷哼一声,随意就允了。

“这件事你看着安排吧。”

秦婉儿得意,觉得自己表面功夫还不够,就继续说道:“其实姐姐心地不坏,就是一时间不能接受你和我在一起。”

沈毅行体内暴怒因子被触发,所有的性质烟消云散,看秦婉儿时也有些愠怒,“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

“你别生气了,我不提了就是。”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推了沈毅行一把,穿好自己身上的衣物,去休息室看了一番。

脖颈上还有嚣张的草莓印,秦婉儿故意将衣领拉下来一小截。

她可以肯定,这么过去,能刺激到秦筝。

她和沈毅行在办公室都那般恩爱,秦筝才是第三者。

“毅行,给姐姐身边安排一个助理,是我们自己的人,我先走了。”

沈毅行靠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直到秦婉儿都走了,办公室静悄悄的,他才回神。

秦婉儿忘记了给自己上药。

那个粗心鬼!

秦婉儿心情愉悦,就差哼着歌去找秦筝。

给秦筝以公司的名义安排助理,就等于架空了小西。

等到她的人在秦筝身边扎根,小西就可以找个理由滚了。

两全其美!

她就靠在行政办公区给自己的人打电话,“琳达,两小时后来沈氏集团,从此以后你就是秦筝的助理。”秦婉儿笑的特别奸诈,拉低了声线,对着听筒恶毒地说着,“你一定要好好伺候秦筝。”

琳达兴奋,去秦筝身边当助理,她需要干的事情不多,主要讨好沈总和沈总未来的夫人即可,秦筝算个屁!

“好的!两小时内准时去报道!还会伺候好秦筝!”

琳达也加重了,秦筝那两字的发音。

挂断电话后,秦婉儿看了眼腕表,秦筝的末日该到了吧……

半个小时后,小西还在为秦筝整理一些可以接的代言活动单子,就接到了总裁办的电话。

是沈毅行助理打来的,只有特别简短的一句话,“小西,你被开除了。”

耳朵嘶鸣了一下,小西有些不可置信,对着听筒吼道:“王林,你是不是活在梦里呢?”

她是秦筝的经纪人,怎么会是说被开了就被开了……

王林冷笑一声,“那你要不要来总裁办确认一下?”

电话被王林毫不留情的挂断,小西胸口剧烈欺负捏着手机的双手几乎快要把手机捏碎。

秦筝走到了小西面前,小西才回神。

“筝筝……”

小西有些难以启齿,还信誓旦旦说要陪着秦筝走到最后呢。

从沈毅行与秦婉儿肮脏的事情暴露后,他们就开始不择手段的对付秦筝。

秦筝秀气的眉毛拧成了一团,“怎么了?”

“我被解雇了。”

秦筝没有特别意外,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内。

小西气不过,甩开膀子就要出去找沈毅行问清楚,到底被秦筝拦了下来。

办公室的门被秦筝一脚踹过去关上,她坐在了办公椅上,旋转了一圈,修长的腿翘成了二郎腿。

“这也算是好事一件。”

秦筝脸上映出一抹神秘的笑意,小西着急,气急败坏的拍了一下桌子,“筝筝,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跟不上你的节奏,还是你要孤军奋战,可我……”

“你现在还是沈氏集团的人,不是我的个人经纪人,和沈氏集团解约,和我签私人约,我不会压榨,解雇你,doyouknow?”

秦筝看着小西为自己着急的样子,有些开心。

身边有小西和……

怎么突然想到凌逸天。

那个和自己闪婚却默默帮助自己的男人。

她脸上表情不太自然,小西敏锐的捕捉到,揶揄她,“怎么,思春了?”

“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不过你这次眼睛擦亮,找个比沈毅行好一万倍的!”小西耸耸肩,格外轻松,“你等着,我这就去和沈毅行演戏,到时候做只属于你的经纪人!”

秦筝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小西就气势汹汹的赶去了沈毅行的办公室。

门都没有敲,进门就看见秦婉儿坐在沈毅行的怀里,两人在调情。

小西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声音拔高了一些,“沈总,能不能说下你解雇我的原因?”

沈毅行松开秦婉儿,漫不经心的回答,“解雇你不需要原因,如果你非要原因的话,我告诉你。”

他陡然站起身,冷喝道:“你身为秦筝的经纪人,不但没有让她为公司干一些有利于公司形象的事情,还纵容她搅黄了我亲自为她安排的代言活动,给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失,没有让你进行经济赔偿,已经算是对你的仁慈。”

小西心里呵呵。

她真的很佩服沈毅行那张嘴,跟火炮似得,能把死的说成活的,黑白颠倒,绝对是非。

小西不屑的瞪了沈毅行一眼,“你以为我稀罕在沈氏集团工作吗,说我和秦筝给公司形象造成了一定的损失,我看沈总是给你和秦婉儿小姐找替罪羊吧?”

沈毅行脸色不太好,没想到秦筝和她的经纪人是一路货色。

小西继续直言不讳,“沈总难道不是心如明镜,沈氏集团的搅屎棍是秦婉儿和你本人,不用你解雇,我辞职!”

她从怀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是个打印出来的表情包——

劳资不干了,告辞!

小西霸气的把那张纸拍在沈毅行的桌面上,桌子上的笔筒都被震得发出哐当一声。

秦婉儿听到小西说自己是搅屎棍时,有些暴躁。

倏地站起身,就想上前和小西打起来。

沈毅行不耐烦的阻止,“别和一个低等的奴隶较量,你以后会是沈氏集团总裁夫人。”

呸!

小西鄙夷,“那我祝二位一定,天长地久,白头到老,断子绝孙!”

沈毅行眼眸眯成了一条线,里面绽放出危险的光来。

手指还在桌上有节奏的敲了两下,凉凉道:“给你三十秒,滚出我的办公室,否则你就会收到律师函。”

小西恨不得把口水吐在沈毅行的脸上,他和秦婉儿,真是一对狗男女!

也没有多做停留,想着秦筝还在等着自己,小西就闪身离开了沈毅行的办公室。

还没走到秦筝办公室门外,就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女声,在损秦筝。

“你说沈总和秦婉儿小姐肮脏,我看真正肮脏的人是你才对,拼命想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在娱乐圈一席之地,结果沈总不屑,你就恼羞成怒了,是吧?”

秦筝抿唇不语,新来的是助理叫琳达。

是沈毅行特意安排给她的。

那她可得让这个琳达“好好”留在自己身边。

这么伶牙俐齿的一个人,可是一把利刃呢。

若是利用的好了……

还可以帮自己去削一帮恶心人。

秦筝掀起眼皮看着琳达,“既然是新来的助理,我把该有的规矩和你说一下。”

规矩?

琳达气势磅礴的开口,“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一线女星了?我来这里,我就是规矩!”

她知道,秦筝是被自己妹妹抢了男朋友,还被沈氏集团封杀,被秦家赶出来的人。

就是可以随手拿捏的软柿子。

秦筝越惨,秦婉儿和沈总心情一好,说不定给她升职,若是一跃去做沈氏集团其他比较火的明星助理,那可就真的飞黄腾达了。

琳达得意的看着秦筝,半天没等到秦筝说话,她以为秦筝已经被自己的气势吓到了。

门外的小西气的发抖,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秦筝已经站起身,抹胸的礼服趁的她像是一个城堡里的公主。

她扬起手,迅速的在琳达脸上给了一巴掌。

“啪……”

空气里响亮的一声,小西心口一紧,以为秦筝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打了。

她焦急的掀开门,就看到了匍匐在地上捂着半边脸的琳达……

秦筝与小西对视了一眼,小西关上门。

“你要是有实力可以坐到我的位置上来,要是没有,就服从我的命令,我说一你不能说二。”

秦筝字字句句说的清晰,全部扎在琳达的心口。

地上的女人似一头蛰伏的豹子……

相关文章:

最强巅峰邪少|乱小说总目录爱爱小说_熟妇性服务俱乐部

免费小说《都市神秘医王》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已完结全文

0到底什么感觉_撩硬男朋友的套路 对话

吃公主奶的侍卫|村主支书潜归妇女主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