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至尊》(完整)&全文免费阅读【全章节】

2021-09-06 08:28 · 新商盟

头发花白的崔院长看到张玄,脸上也露出笑容,“这孩子,前几年会经常跟我通电话的,他在电话里给我说,做过服务员,做过按摩师,还会修家电,反正这几年,这孩子吃了不少苦啊。”

“是这样么?”秦柔看着站在那里,被众多孩子围起来的张玄,看着他不时抱起一个孩子,高高抛起,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张玄的嘴角也不禁咧开。

一阵马达的轰鸣声打破了这温馨的场景,三辆车牌连号的奔驰G63停在了孤儿院门口,每辆车上都下来三人,有男有女,男的西装革履,女的也穿着富贵,年龄都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这些人一下车,就开始打量起来,其中一名秘书模样的女性更是拿出一张图纸,在上面指指点点。

被张玄抱在怀里的小女孩茵茵看到这些人的瞬间,小嘴就撅了起来,“坏人!这些坏人又来了!”

“坏人?”张玄疑惑,他看着怀中的小女孩道,“茵茵,你告诉哥哥,他们怎么坏了?”

“他们要拆茵茵的家!”茵茵扬着粉嫩的小拳头,肉乎乎的脸蛋上尽是不忿。

“拆家?”张玄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下来,他放下怀中的茵茵,让茵茵先和别的小朋友去玩,然后朝院长那里走去。

茵茵的家,以及这些孩子们的家!

这里同样,也是张玄的家,很早之前,他和母亲流浪至此,就是有院长的收留,他才得以成长。

张玄走到崔院长面前时,看到崔院长也是一脸愁容,还有这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脸上也充满了歉意。

“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张玄冲院门口努了努嘴,问道。

崔院长刚准备开口,就被秦柔的声音打断。

“我去和他们谈谈!”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秦柔站了起来,她净身高有一米六八,穿着白色平底鞋,额头与张玄的耳垂平齐。

崔院长看着秦柔朝门口走去,叹了口气,眼中尽是疲惫,对张玄招了招手,“小玄,你先坐。”

张玄在崔院长面前坐了下来。

头发花白的崔院长看了看天空,“小玄,算了算时间,你今年也二十三岁了吧?”

“二十四。”张玄看着崔院长慈祥的面孔,心中有些不忍,这个善良的女人,比自己记忆中最初的样子,苍老了太多。

崔院长伸手揉了揉张玄的脑袋,“好孩子,你这几年,一直都会往孤儿院寄钱,还记得前几年我在电话里告诉你,有个好心人无偿资助我们的事么?”

“嗯。”张玄点头,当初他听到这事的时候,心里是很感激那个好心人的,只是院长一直不告诉他那个好心人是谁。

“秦小姐在五年前开始,就一直无偿资助孤儿院,不过以后,恐怕秦小姐也有心无力咯。”院长说道,“一直以来,周边的空地都属于官方,现在发展越来越快,周边的这些地也被那些人全部买了去,要在这开发度假山庄。”

说到这时,院长指了指门口那些人,随后继续道:“秦小姐与他们多次交涉,可都没有什么结果,一旦度假山庄开发完成,官方就会下令强拆,官方是有文件让他们新建孤儿院,但你知道他们将位置选在哪么?化工排放场啊!那里无时无刻都在排出有害物质,我身子骨老了,没两年就得入土,只是可怜了这些孩子们啊。”

院长看着那些在草地上玩耍的孩童,老眼中不禁流下浊泪,声音也有些哽咽,“这些无良商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他们的眼里,只有钱!怎么能让孩子们在化工排放场周围住!”

“我去找他们谈谈。”张玄起身。

“小玄!没用的。”院长摇了摇头。

“院长,没谈过,怎么知道没用呢?”张玄对院长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当张玄走到门口时,争吵声就已经传到他的耳中。

“秦小姐,你脑袋有泡,可我们没有,大把的钱放着不赚?这些孤儿的死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要怪就怪他们天生命贱!说不定住在化工厂周围,过上十几年还会培养出一批电影中的变种人来呢,哈哈哈!”这是一道带着戏谑的男性声音。

秦柔被对方的话气的浑身发抖,“你们!你们简直是丧尽天良!这块地皮早在两年前就批准被开发,可所有人都顾及到了这里,只有你们!你们这样,会遭报应的!”

“哈哈哈,有钱赚,哪怕下地狱我都乐意,秦小姐,你不赚钱,也影别响我们赚钱嘛,再过几天,官方文件就能下来,这里也该拆了。”

“再过几天拆不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过十秒不走,别怪我揍你!”张玄充满寒意的声音响起,他手里拿着一根成年人手腕粗的钢管走了过来,臂膀上露出的肌肉给人强大的威慑力。

“现在开始倒计时,十!”

十字一落,张玄重重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钢管,带起一阵破风声。

那些开着奔驰来的人,看到张玄这个模样,都不禁退后两步。

看着张玄手臂上匀称的肌肉,又看看自己等人肥胖的肚腩,一名穿着西服的男性冷哼一声,“莽夫!让你嚣张,早晚滚出这里!我们走!”

在西装男的招呼下,一群人飞快的上车,奔驰大G再次发起一阵马达轰鸣声,离开这里。

这三辆奔驰刚刚开走,孤儿院中便响起孩子们的欢呼声。

张玄随手扔掉手中的钢管,看着头发都有些凌乱的秦柔,“秦小姐,你没事吧?”

“啊?”秦柔被张玄突然跟自己说话的一幕搞得一愣,声音和姿态都稍显有些慌乱,“没,没事。”

“那就好,给我说说吧,什么情况?”张玄在门口坐了下来。

秦柔深吸一口气,这是她第一次和这个男人站的如此近,看着对方那深邃的眼神,仿若浩瀚星海,让人沉醉。

秦柔组织了一下语言,简短的告诉张玄,关于度假村开发,以及拆除孤儿院的事,并且对方的公司实力比秦柔的公司要强很多,仅次于银州市第二大集团周氏,秦柔根本就阻止不了他们。

秦柔刚说完,就看张玄蹲在那里,手在地上画着什么,秦柔的视线被张玄的背部挡住,当秦柔绕过去一看,小嘴顿时张得老大。

她看到,就在自己说话这个功夫,张玄将孤儿院周边的地形图全部用石头画到了面前的水泥地上,那大大小小的街道,包括公交路线,同时还延伸向了市区!

一个人,哪怕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十多年,他都不一定能把街道地形图画出,甚至连自家小区的地形布置都记不住。

秦柔在心里惊叹,他是怎么做到的!

张玄这个时候刚好画完,将手中的石块随便一扔,好像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秦小姐,你说,你们公司是做贸易的对吧?”

“对。”秦柔轻轻点头。

张玄起身,看着秦柔,他与秦柔之间的距离,不过二十公分,这一刻,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

秦柔一颗小心肝此时噗通跳的厉害,小脸上也不禁浮现一抹嫣红。

张玄咧嘴一笑,伸出两根手指,“现在有两种方式,能够让你解决眼前的问题,一种柔和一点,阻止这些人拆掉孤儿院,另外一种,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野心了。”

“什么?”秦柔下意识的问道。

“在官方拆除的文件批下来之前,吞噬掉这些人的公司!也就是说,三天内,做到这些!”

“什么!”秦柔睁大眼睛。

“具体的计划,我再给你说,你看这幅地形图。”张玄指着自己刚刚在地上画的东西,给秦柔说了起来,“现在的银州市,九成九的房价都在飞速上涨,那些人将这里选做度假山庄地址,不过是看在官方今年底的决策方向,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官方会在今年底大力支持新城区的开发。”

“为什么?”秦柔脸上带着疑惑的问道,官方的开发方向,一向是极度隐蔽的,就算内部人在文件下来之前,都没法百分百的确定。

“看。”张玄的手在地形图上三个地方指点,“银州市的地理位置,西北靠山,东北方向是工业园区,其中有三个场子是今年才建起来的,这两个方向官方不会开发,西南方向的指标书,林氏在今年二月份拿在手里,所有只有现在,这个东南方向,为开发地。”

秦柔一听,瞬间意会,“那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他们争抢这片开发区?”

“不!”张玄摆手,“我要你,炸山!”

张玄的话,让秦柔下意识的惊呼出声,“炸山!”

“对!去年十月份,银州市官方曾在媒体面前表达过大肆开展贸易交通的意向,东南方作为最大的交通要道,被立为重点开发对象,但如果西北方向能够打开一条道,官方绝对会将重点放在西北,至于这个东南方向,会暂时放弃,届时这几块地皮的价格,会跌到一个低谷。”张玄一点一点的给秦柔分析。

“你为什么会这么肯定?”秦柔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充满了疑惑,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眉宇间的强大自信,话语中的肯定,都像是有百分百的把握,秦柔在生意场上,从未见过有人会在眉宇间充斥着这么强烈的自信,哪怕那个林氏集团的总裁,林清菡都没有!

“不是我肯定,是政策。”张玄用鞋底蹭掉他画在地上的地形图,拿出手机,调出一些新闻来,秦柔看了一眼,这些,张玄手机上的,都是过去好几年的新闻,并且还不是银州市的,而是华夏各省,但在上面,都有一个重要的信息。

这些信息,让秦柔瞪大了眼睛。

银州市在过去十年当中,最重要的便是贸易,官方GDP的百分之十三点二四,都来自贸易,根据京城,燕京,都海,苏省,山省等地,每次会议新闻,银州市的发展方向都是如此,并且不止一次提到过要打开西北方向的贸易通道,一旦自己能拿到开山权,绝对会得到官方的大力支持!到时候面对一个连地皮都跌价的公司,想要吞噬,还不是轻而易举?

秦柔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沙滩裤白背心的男人,她的心,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面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商业天才!

不!用天才都不足以形容,这是奇才!鬼才!他的想法,他的眼光长度,超越自己十倍!这些没有人注意的外省新闻,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震惊过后,秦柔第一时间就跟院长打了个招呼,又跟张玄说了一声后,快速驾车离开,往公司去了。

张玄告诉崔院长,让她不用担心拆除的事,然后抱起小茵茵,开开心心的陪孩子们玩去了。

下午六点左右,张玄回到塞上水乡,刚到别墅外,张玄就闻到别墅内传来的饭香味。

张玄脑子里充满了疑惑,林总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别墅中。

林清菡穿着淡蓝色的居家服,一脸期待的站在厨房门口,小嘴不停地念叨着,“好了没,好了没,我都快等不及了!”

厨房中,一名年龄约二十五六岁,身高一米六,留着短发,五官英气的女人正穿着蓝色围裙,熟练的翻着炒锅,“马上就好了,我说林清菡,你不是冰山女总裁么,怎么一副吃货样?”

“死丫头,你就知道取笑我!”林清菡对厨房中的女人翻了翻白眼,“什么冰山女总裁,还不是那些无聊的人瞎说的,我每年这个时候,都等着你这个米其林三星大厨给我做饭呢。”

“寻思你每年还都算计着呢?”短发女人再次一翻炒锅,“好了,你快坐到餐桌上去,马上就能吃了,看看你,口水都流下来了!”

林清菡开心一笑,朝餐桌前走了过去,她刚坐到餐桌上,就听客厅门响,张玄从门外走了进来。

原本一脸开心的林清菡,在看到张玄的瞬间,开心的神色消失的无影无踪。

糟了,忘了告诉他今晚不要回来了!哎呀,这怎么办啊!这么一来,我给这妮子说的,不就很快要被拆穿了吗!

林清菡脸色有些难看的从餐桌前起身,朝张玄走去。

张玄看到林清菡脸色不好,关心的问道:“林总,你这是不舒服么?”

“不是!”林清菡用严肃的语气低声对张玄说道,随后两只玉璧自然的掺上张玄的胳膊,“还有,不要叫我林总,我告诉那妮子,你是一个艺术家,和我在一个画展相遇的,记住了吗?”

张玄一听,不禁一乐。

“你笑什么。”林清菡的小手拧住张玄大臂内侧的软肉,美丽的大眼睛中露出浓重的警告意味,“不许笑!也不许给我露馅,否则你就死定了!”

“ok,ok!”张玄连忙告饶,比划着手势,“清菡你放心,我绝对不会露馅的!”

林清菡听张玄这么说,脸色才好看不少,同时脸上也露出一抹柔情,尽量不让自己闺蜜看出来。

张玄看着林清菡这可爱的模样,心中不禁感叹,只要是个女人,都有虚荣心啊,谁不希望自己的老公是个白马王子呢,林总也不例外。

刚刚说完这些,厨房中的短发女人就端着一盘精致的糕点走了出来。

“呀!这位就是张玄吧。”女人将糕点放到餐桌上,朝张玄走了过来。

前一秒还表现的嬉皮笑脸的张玄,在这一刻神色一变,腰背挺直,主动伸出手,“你好,我是张玄,恕我直言,你是我见过除了我老婆以外,最漂亮的女人。”

张玄的话语,充满了西方绅士礼仪,他只看了这个短发女人一眼,就断定出,对方绝对是海归。

果然,短发女人被张玄的话语逗得一乐,伸手与张玄轻握,“张先生,你可真有意思,我叫米兰,清菡的闺蜜。”

“经常听清菡提起你。”张玄只是抓住米兰四根手指的第二关节前。

“张先生,清菡说你是搞艺术的,精通各国文化,果然如此,你的西方礼仪,比我见过的那些贵族还要标准。”米兰由衷的赞美了一声,“快坐吧,吃的马上就好。”

米兰说完,转身带起一阵香风,朝厨房走去。

张玄和林清菡坐在餐桌上,看着女人眼中的疑惑,张玄主动解释,“我以前在珐国餐厅当服务员的时候,做过这方面的培训。”

一道道的美食被米兰呈上桌,光是生蚝,张玄就见到了二十多种。

“蚝门啊,真是很久没享用过了。”张玄在心里感慨一声。

林清菡坐在张玄身旁,那趁着张玄不注意时偷偷咽唾沫的模样,煞是可爱。

除了生蚝外,米兰再端上来的菜,还有牛肉,整鸭,那造型精美,让人看着便食欲大开。

“张先生,听清菡说,你很了解珐国餐饮文化。”米兰将那一盘整鸭放在桌上后,便坐在张玄和林清菡的对面。

林清菡看着这一桌的美食,跟米兰做的相比,那个迪圣特珐式餐厅实在是太low了,餐饮文化也更加高端,张玄只是做服务员而已,怎么可能接触到这些,她刚准备开口给张玄解围,说张玄只是略有些涉猎,张玄的声音却率先响起。

“珐国蚝门,胜在品种丰富,看眼前这些生蚝,应该是米兰小姐专门带过来的鲜活品,烹饪出后,可以让人感受到前中后的韵味,回味无穷,后劲凶猛,但却不适合作为第一道菜,想必米兰小姐在将这盘蚝门端上来的时候,就在考研我了。”

张玄淡淡一笑,又看向那盘牛肉,“韃靼牛肉,一般做法,是配上盐、胡椒及酱汁拌匀,偶尔会加些鸡蛋搅拌均匀,不过看米兰小姐的做法,这里面,应该是加了三到四颗鹌鹑蛋,这里的鹌鹑蛋,应该是为了在口感上搭配那道蚝门而准备的,至于这份油封鸭,我想应该是清菡爱吃才对,不然在这种搭配下,不应该会出现油封鸭才对。”

张玄话音刚落,就响起米兰的鼓掌声。

“啪啪啪!”

“张先生,不得不承认,你对珐国美食的理解,真的如同清菡所说的那样,非常高深。”

“米兰小姐谬赞了,我只是略有涉猎而已。”张玄微微一笑,他表现的,像极了一个绅士。

林清菡看着身边男人的模样,那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礼仪,每一句话语都无可挑剔,让她怀疑,这还是自己知道的那个没骨气男人么?如果他穿上一身西服,出现在一个高档场所,估计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从西方来的贵族!

林清菡的这个想法才刚刚冒出来,她就感觉自己放在桌下的小手被一股温暖包围,看了眼张玄,后者正对着林清菡一阵挤眉弄眼,那意思好像在说,怎么样,我表现的还行吧。

林清菡轻哼一声,将小手从张玄的手中抽出,朝桌上那份油封鸭抓去。

张玄则是夹了一块牛肉,稍稍沾些芥末汁,放入口中,待三秒过后,再开始咀嚼。

坐在张玄对面的米兰,和张玄的动作一模一样,这是最标准的吃法,也是最能保持口感的吃法,在张玄做出这样的动作之前,米兰特意先注意了一下张玄。

饭间,林清菡找着米兰聊一些女人间的话题,正聊得开心呢,米兰冷不丁的冲张玄问道:“张先生,听清菡说,你俩是在一个画展上认识的?”

林清菡一颗小心肝噗通跳了一下,她没想到米兰会连这些都问,张玄他凑巧在珐国餐厅当过服务员,关于珐式餐点和西方礼仪还懂些,可画展他懂什么啊!

“米兰,你是查我们家张玄户口啊?”林清菡嘴里嘟囔着。

“对啊,就是查户口啊,我总得知道,你们家张玄是用什么办法将我们冰山女总裁骗到手的。”米兰眼中充满了好奇,看着张玄。

林清菡伸出油腻腻的小手,拉了拉张玄的胳膊,用米兰看不见的角度对张玄一个劲的使着眼色,嘴里说道:“张玄,别理她。”

“我说总裁大小姐,你不会是骗我玩的吧?”米兰摆出一副我可不好骗的表情。

“当然不是!”林清菡小脸上有些急促,“我俩,我俩是在……”

相关文章:

卫生间征服美妇 我把她日出了白浆10|最美的时光

原创小说《甜妻似火:陆先生的小野猫》完整阅读~

男友12厘米是什么体验/男主睡觉含奶的肉宠文

【大结局】——《荒岛索爱》——全文在线阅读

《腹黑娇妻:律师大人别惹我》(「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