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尊归来莫海》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21-09-06 09:54 · 新商盟

“什么风水大师,我看是骗子吧,你这些年,花了多少冤枉钱买了一堆破铜烂铁,你心中没数吗?”谢平寇脸色一沉,更加不悦了。

“爸,话不能这么说,我看你的那位高人,也是个骗子,爸,你年纪大了,现在这个社会,有些骗子专门针对老年人下手,你可要小心一点啊。”谢义龙有些尴尬,他知道老爷子一直看不起他,这次他信心十足,又被老爷子打击,心中憋屈,直接顶嘴道。

“你爸年纪虽大,但是还不傻,好啊,你既然口口声声说是大师,那就把他请来吧,我倒要看看,这港岛的风水大师有什么能耐,我别的东西不多,收藏的古董和法器却不少,让他来给我开开眼。”谢平寇被气得不轻,但不管怎么说,这谢义龙还是他的儿子,他也不能坐视不管。

“好啊,爸,你等一下别目瞪口呆。”谢义龙笑道,他在老爷子面前,没有干一件大事,这次,他必须要让老爷子对他刮目相看。

谢义龙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躺在沙发上,一副得意的样子。

“爸,希望你请来的那位高人,等一下有点本事,要不然,在真正大师面前,他可要丢脸了。”谢义龙笑道。

谢平寇脸色阴沉,没有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谢雨桐带着莫海来到别墅中,谢平寇连忙笑着上前迎接。

而谢义龙,还有谢义伟和他的妻子温兰则是有些震惊,虽然谢平寇说这位高人有些年轻,但是这也太年轻了吧,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嘛,这怎么可能是高人呢?

谢义伟和温兰心中虽然难以接受,但是也没有说什么,跟在谢平寇后面,对莫海礼貌地笑了笑。

但谢义龙,再看到莫海之后,心中更加不屑了,直接把莫海当成了专门骗老年人的骗子,他依旧躺在沙发上,不正眼看莫海,轻蔑之意表现得淋漓尽致。

谢平寇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对于谢义龙,此刻莫海在场,他也不好动怒,不过还好,莫海并没有在意。

“恩人,既然来了,我们吃饭吧,边吃边聊。”谢平寇笑道。

莫海点了点头。

“爸,再等一下,我的贵客还没来呢?”突然,坐在沙发上的谢义伟淡淡说道。

莫海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

“谢老,除了我,还有其它贵客吗?”莫海说道,语气低沉,明显有些不悦。

“额,没有,没有,今晚只有您一位贵客,我们吃饭吧,不用理会他。”谢平寇连忙解释。

“那就吃饭吧。”莫海淡淡说道。

谢义龙还想说什么,但是被谢平寇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妈,三叔怎么回事?今晚不就邀请了莫海前辈吗?难道还请了其他人?”谢雨桐一脸懵逼,不由凑到她老妈温兰身边问道。

温兰就把情况简单地告诉了谢雨桐,温兰说话的声音很低,一般人根本听不到,但是莫海却清清楚楚地听在耳中。

“有点意思。”莫海来了兴趣。

这地球上的法器虽然比不上修仙界的法宝,但是也是蕴含灵气的,莫海现在刚刚重生,这些法器对于莫海还是有用的,若是能弄来一些对莫海也是大有裨益。

莫海等人落座,下人开始上菜,很快,桌子上就摆满了各种菜肴,看上去很是精美,这些菜都是谢义伟请来大厨做的,色香味俱全,普通人一辈子也没有机会吃到。

谢平寇拿出一瓶看上去颇为陈旧的茅台酒,亲自为莫海倒上,莫海也没有丝毫客气,坦然受之。

说实话,莫海的做派,让一旁的谢义伟和温兰都不由心中暗暗不爽,莫海只是一个年轻人,就算那天晚上救了谢平寇,也不能这么无礼吧,年轻人就算有点本事,也得谦虚,莫海这个样子,太居功自傲了,任谁看了都不舒服。

谢义伟和温兰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莫海是如何救谢平寇的,关于谢平寇被蛊毒折磨多年的事情,他们并不清楚,谢平寇没告诉他们,所以他们并不了解莫海的本事,但是谢平寇不同,他亲生体验,折磨他数十年的蛊毒,竟然被莫海轻松清除了,要是没有莫海,他前几天晚上就死了,所以莫海受他大礼,乃是理所应当。

“恩人,我敬你一杯。”倒上酒之后,谢平寇不由站起,恭恭敬敬地说道。

莫海微微点头,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谢老,坐下吧,以后别叫我恩人了,直接喊我名字就行。”莫海说道。

“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莫海,以后你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就行了,不用客气,吃菜吃菜。”谢平寇也是一个爽快豪迈的人,并不拘泥,当下爽朗地说道。

莫海的肚子还真的有点饿,莫海现在还没有达到辟谷的境界,饭还是要吃的,莫海正要动筷子,突然有两个人走进别墅,躺在沙发上的谢义龙看到来者,顿时站起,殷切无比地迎了上去。

“李大师,您可来了,我父亲听我说起您,非要想见一见您,而且他老收藏了不少好东西,一直找不到人掌掌眼,李大师今晚若是方便,就帮忙看看。”谢义龙对其中一位身穿中山装的中年人很是恭敬。

这位身穿中山装的中年人,就是谢义龙口中的港岛风水大师李振刚,旁边的那位,是安合市一家古董店的老板方钱辉,和谢义龙也算有些交情,方老板在安合市的古董一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在谢家眼中,方老板还算不得人物。

李大师听到谢义龙的话,脸上本来是充满了洋洋得意的笑容,但是在看到餐厅那边,莫海等人已经吃上了,李大师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这简直是对他的大不敬。

“呵呵,你们谢家的待客之道,还真是让我意外啊,是准备请我来吃剩饭剩菜的吗?”李大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莫海抬头,看了一眼这位李大师,这位李大师面色之中隐藏着狡诈和暴戾,并不是什么好人,不过让莫海意外的是,这位李大师身上,竟然有灵气外泄,看来身上藏有法器。

不过莫海并没有动声色,而是继续喝酒。

谢平寇让这位李大师来,可不是来请他吃饭的,他们谢家的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

“莫海,你先吃饭,我去处理一下,这年头,招摇撞骗之辈太多,既然行骗到了我谢家的头上,我不得不管。”谢平寇对莫海抱歉地说道,然后霍然站起,朝李大师走去。

别看谢平寇年纪大了,但是毕竟是上过战场,杀过人的人,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势,一般人根本不敢逼视。

“希望你别误会,我可没有说邀请你来吃饭,你想吃我谢家的饭,可得拿出本事才行,你说你是港岛的风水大师,不知道有什么本事让我见识一下,要是没有本事,请立马离开这里,以后也不要和我家老三接触了。”谢平寇淡淡说道。

“李大师,你别生气,我爸他老糊涂了,李大师看到那小子没有,那小子不知道给我爸灌了什么迷魂汤,我爸一直说那小子是世外高人,对那小子恭恭敬敬,所以今晚冒昧请李大师前来,就是希望李大师能救救我爸。”谢义龙连忙解释道。

李大师闻言,这才注意到了莫海,莫海倒是淡定,老神在在地喝着酒,的确有一副高人做派。

“他说这小子是世外高人?”李大师不由笑了,能把他逗乐,足见这个笑话有多么可笑。

“谢三爷,你老爸不是老糊涂了,我看是有老年痴呆了,还是带他去医院看看吧,至于你们谢家的饭,还入不了我的眼,我在港岛混迹多年,就算是港岛特首见到我,也不敢不敬,你们谢家算什么玩意。”李大师嗤笑一声,转身就要走。

“你竟然敢骂我爷爷。”李大师话音刚落,一道尖锐的声音在大厅之中响起,然后就看到谢雨桐怒气冲冲地朝李大师跑来,一脚朝李大师踢去。

谢平寇也没有阻止,骗子就该受到教训。

谢雨桐自小练功,功夫还算不错,平时对付三五个大汉都绰绰有余,她自信自己几招之内,就可以将这位李大师打得跪地求饶,但让她诧异的是,李大师连头都没回,竟然微微侧身,就躲过了她的攻击。

谢雨桐也来不及多想,继续攻击,只是她的每一次攻击,都被李大师轻松化解,突然,李大师转身,一手持灵符,一手掐诀,嘴中默念咒语,然后祭出灵符,说了一声“着”,灵符直接打在了谢雨桐的面门上。

“本姑娘又不是僵尸,你用错方法了。”谢雨桐一手摘下贴在脸上的灵符,不以为然地笑道。

“小姑娘,是你找死,可怨不得我。”李大师冷笑一声。

随着李大师话音落下,谢雨桐突然感觉寒气从骨髓之中袭来,一瞬间,她就被冻得脸上都布满了寒霜。

“好冷,好,好冷。”谢雨桐牙齿打颤,冻得直接卷缩到了一起。

“雨桐,雨桐......”这下,可把谢平寇,谢义伟,温兰等人吓到了。

谢平寇更是傻眼,他没想到,这位李大师,还真的有本事。

“李,李大师,是老朽有眼无珠,不识泰山,还请大师不要见怪,快点救救我这孙女吧。”谢平寇平时对谢雨桐最是宠爱,此刻看到谢雨桐正在遭受如此大的痛苦,他心疼万分,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连忙哀求道。

“李大师,李大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求你饶了我女儿吧,只要大师能放过我女儿,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大师。”谢义伟也焦急无比地说道。

“爸,你现在相信了吧,我就说李大师不能得罪,你们都不信。”谢义龙见状,不由惊喜,大师果然是大师,一出手就震慑了所有人。

李大师嘴角沁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自然不会真的杀了谢雨桐,只是为了震慑一下谢家人,现在目的达到了,他自然见好就收。

“我李某人也不是不讲清理之人,也不会和一个小姑娘计较,既然她已经受到了惩罚,就算了吧,你们让开。”李大师淡淡说道。

谢平寇等人连忙散开,李大师走到谢雨桐身边,从口袋中又掏出一张灵符,然后双手结印,不断变化手势,看上去颇为神秘,做完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李大师两指捏着灵符,放到了谢雨桐的脸上,肉眼可见,谢雨桐脸上的寒霜渐渐消失,而灵符上,却急速布满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数十秒之后,谢雨桐恢复正常,李大师将布满了寒霜的灵符抛向天空,然后猛地一指,灵符在空中竟然直接燃烧,最终化成灰烬。

李大师这一顿操作,的确让谢平寇等人彻底心服口服了,要不是亲眼所见,岂能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神通。

“李大师的神通,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实在佩服,刚才不知道大师神通,多有得罪,还希望大师原谅。”谢平寇震惊且感慨地说道。

莫海默默旁观,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这位李大师的确有点手段,但是这点小手段,在莫海眼中,实在不值一提。

李大师震慑了谢家众人,目光不由朝莫海移去。

莫海依旧在自斟自饮,一副淡然之态,根本没把他刚才的神通放在眼中。

李大师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双目之中,寒光迸发,他堂堂风水大师,岂是区区一位年轻人能够轻视的。

谢平寇见气氛有些不对,顿时尴尬,早知道这位李大师真的有本事,就不让他来了。

“李大师,要不我们坐下来一起喝一杯?”谢平寇出言缓和气氛道。

“那小子在这里很是碍眼,先让他滚吧。”李大师看着莫海,阴恻恻地说道。

相关文章:

分手后还跟前女友友啪---我穿着裙子坐男友上面

老婆 我的尺寸满意吗_有用过茄子女性的么

言情小说《宠婚撩人老公坏死了》全文免费阅读

规矩臀缝鞭夹潇湘~俄罗斯大姑娘大白b照片

ktv包间龌龊图片,直男司机黑色巨龙3一4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