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狂武神尊(林浩然林妙欣)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2021-09-07 08:22 · 新商盟

七月,蔚蓝的天空,太阳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炽烤着大地。

一辆长途汽车向着青阳市的方向而去。

突然,天空毫无征兆的响起了一道巨大的雷声。

车上所有的乘客都被雷声给吓到了,目光纷纷看向车外,还以为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有一个青年例外,本来他在车上睡得安安稳稳的,雷声响起后,他的双眼立马睁开,额头上面布满细小的汗珠,脸色带着一丝丝的苍白。

“这……这有点熟悉?难道是我的幻觉?”

青年一脸的疑惑,他重新闭上了双眼,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身体里面的情况。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我真的回来了,重生回到了地球!”青年感受着身体的变化,语气有些激动。

他叫林浩然,二十一岁,是一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原本的林浩然只是一个普通人,因为得罪人,最后被人打至濒死,扔进了海里。

幸运的是,林浩然没有死去,反而穿越到一个叫玄天大陆的世界。

更巧合的是,林浩然在穿越的过程中,获得了一位无上魔帝的传承。

有了魔帝的传承,加上林浩然本身的天赋,他在玄天大陆努力的修炼。

短短几百年的时间,林浩然成就了帝尊之位。

但也因此招来了其他势力的忌惮与觊觎,他们觉得林浩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突破至帝尊,一定是有逆天的宝物,便想将之抢过来。

“哼,为了得到我身上的传承,三大仙尊,四大妖君,居然不惜进入禁区请出了那件绝世凶器,一起围攻我!”

“可惜啊,我命不该绝!”

前世的林浩然虽然晋升帝尊之位的时间不长,但是论实力,玄天大陆没有一个人是林浩然的对手。

不过在那件绝世凶器以及对方七人联手之下,林浩然最终被逼当场自爆。

“呵呵,我很期待再一次与你们相遇,真想看看你们那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

林浩然握紧了拳头,即便现在修为尽失,但是有着前世的修炼经验,林浩然有绝对的信心东山再起,等再次见到那些人,可以把他们打的落花落水。

“不过要小心那件绝世凶器……”林浩然露出了凝重的脸色,那凶器实在太过逆天,必须找一样东西才能与之对抗。

他想起,地球上有几处远古遗迹,或许有他想要的东西,而在此之前,他要先提高修为……

“铃铃铃……”一连串电话铃声,把林浩然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林浩然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面显示的名字,眉头不由得一皱。

拿着手机的,也不自觉的加大了几分力气。

来电的正是林浩然前世的女朋友——林妙欣。

前世的林浩然非常爱林妙欣,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是林妙欣的父母不同意,除非林浩然能先在青阳市区买个房子。

林浩然没办法,只好返回老家跟父母商量。

为了儿子的幸福,林浩然的父母砸锅卖铁,好不容易凑够50万,拿给林浩然作为买房子的首付。

林浩然兴冲冲的坐上回青阳市的汽车,准备买了房子就向林妙欣求婚,却不知道这是灾难的开始!

林妙欣并非真心想跟他结婚,只是想骗他的钱,后来钱到手了,便一脚把他踹飞,转身傍上了一个富二代。

林浩然去找林妙欣理论,却被富二代当场侮辱,林浩然气不过,打了富二代一拳,富二代大怒,直接命人将林浩然打了个半死,扔在海里。

不但如此,那个富二代还耍阴招,诬陷林浩然的父母,导致两老锒铛入狱,最终惨死狱中。

这是不共戴天之仇!

林浩然握紧了拳头,现在的他可不是以前那个傻小子了,既然重生一次,他不会让灾难发生在自己身上!

林浩然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喂,林浩然,你这次回家究竟没有凑够钱?我妈妈对这件事情挺在意的。”林妙欣也不问林浩然累不累,张嘴就是钱的事。

林浩然本想直接叫她滚蛋的,但是转念一想,这样的话岂不是无趣了?

现在的林浩然倒是很想跟她们玩一下,便轻轻的嗯了一声。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林妙欣的声音顿时就变了。

“啊,老公你真棒!那你下车了之后,马上来幸福酒家,我们跟妈妈商量结婚的事情!”

“快点哦!我们点好大餐等你!么么哒!”

林妙欣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浩然嘴角划过了一丝冷笑。

放下电话,林浩然的目光落到旁边一对父女的身上。

准确的说,是落在一个花瓶上面。

此时,中年人和少女正在欣赏着手中的花瓶,啧啧称赞,爱不惜手。

“爸,这花瓶虽然好看,但是不至于让您千里迢迢的,亲自去那个山沟沟里面购买吧?”少女嘟着嘴说道。

就在昨天,中年人不知从哪里收到消息,说几百公里外有户山野人家售卖祖传多年的古董瓷器,她爸没别的嗜好,就爱收集古董,二话不说就去了。

她好奇心起,就跟着一起去了,没想到在山沟沟里把车子弄坏了,那穷乡僻壤的修车要半个月,只好先坐汽车回去。

“勤儿,这你就不懂了。”中年人呵呵一笑,温柔的抚摸着花瓶,如获至宝,“这个叫青花折枝花果纹六方瓶,造型周正,釉质肥厚润泽,青花色泽青翠,纹饰以肩为界,上部绘折枝花卉纹,下部绘折枝佛手、石榴、寿桃及花开纹,寓以福禄寿三多之意,绘画工艺精湛,图案雍容华贵,是乾降时期官窑青花的典型器物,收藏价值极高!”

顿了一下,中年人脸上洋溢着一股得意之色,“这个瓶子拿去拍卖行,最低三百万起价,那山野人家不懂货,五十万块就卖掉了,我们这趟倒是捡到宝了。”

话音刚落,只听见一声冷哼,充满了不屑。

两父女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青年瞥了一眼花瓶,然后收回目光。

仿佛看的是一件垃圾。

“你哼什么?”少女不乐意了。

“没什么,就是看见你们将垃圾当宝贝,觉得愚昧和可笑。”林浩然淡淡的说道。

“垃圾?”不光是少女,中年人也怒了,林浩然居然把他辛辛苦苦收回来的宝贝称作垃圾!

“喂,你不懂就不要乱说!小心我把你舌头割掉!”少女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气鼓鼓的说道。

“古董花瓶知道吗?你以前见过吗?看你一副寒酸样,别说见过,听也没有听过吧?还敢说我们收回来的是垃圾,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少女讽刺道。

林浩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平心而论,这少女长的十分好看,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发育的很好,前凸后翘,不但容貌绝佳,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棒。

就是脾气有点辣。

林浩然摊了摊手,嘲讽道:“傻子天天有,今天特别多,买了赝品还沾沾自喜的,莫非是传说中的人傻钱多?”

简单直接的一句话,把两父女激怒了。

中年人的脸色黑了下来,他研究古董多年,鉴定能力很强,极少有看走眼的时候,这花瓶明明就是清朝乾隆年间的古董,怎么可能是赝品?

这小子一定是信口开河!

“你敢说我们的瓶子是假的?!我饶不了你!”叫勤儿的少女忍不住了,想出手教训林浩然。

“你不行。”

林浩然的这一句话,更是把少女心里的小火山给引爆了。

中年人的眉头一皱,他觉得林浩然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这样的年轻人是要教训一下。

“你找死!”勤儿转过身,向着林浩然的脸部一巴掌挥过去。

后排的吵闹引起了乘客的关注,纷纷向后面看去,有些乘客还想出面阻止一下,但是当看见后排几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保镖时,就不敢上前了。

乘客们看向林浩然的眼神也发生了些改变,有同情的,有怜悯的。

那个小伙子明显是被有钱人家欺负了!

“呼!”

勤儿的一巴掌来势汹汹。

眼看就要落在林浩然的脸上,但是林浩然一脸的不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

勤儿更加气愤,不由得加大了几分力气,她要将林浩然的牙齿都扇落!

下一刻,少女想象当中的场景和声音都没有发生。

所有人看见,她的手掌根本就没有打在林浩然的脸上,而是在距离两三公分的位置停止,似乎被一堵无形的气墙挡住了。

“这……”勤儿一脸的不敢相信,“我这是见鬼了?”

她继续加大手上的力气,结果依然是那样,一动不动。

“勤儿,赶紧回来!”中年人率先反应过来,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直接把女儿给拉了回来。

接着,他的举动让所有人吃惊。

“勤儿,赶紧向这位先生道歉。先生,对不起,刚才是勤儿冲动了,请你原谅。”中年人非常客气的向着林浩然鞠了一躬。

“爸爸,你……”

勤儿一脸的惊讶,她来都没有见过爸爸这么恭敬的对待一个人。

更不要说是一个年轻人。

“闭嘴,赶紧向这位先生道歉!”中年人的语气稍微的重了些,生怕惹林浩然生气。

“我……”听见父亲呵斥,少女的眼眶里顿时充满了委屈的泪水。

“对不起。”不过最后,她还是咬了咬牙,向林浩然道了歉。

“下不为例,否则,死。”刚才少女出手的那瞬间,林浩然就知道她是一位练家子,有点底子。

普通人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而且刚才那一掌下手很重,普通人即便不死也得在病床上躺几个月。

“先生教训的是,是我管教无方,从小就把勤儿给宠惯了,以后不会这样了。”中年人依然是一脸的恭敬。

虽然勤儿没有受到伤害,但是他非常的清楚,那是因为林浩然留手了,要不然勤儿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见过世面的,看到了林浩然刚才施展的手段。

“内劲外放,居然是内劲外放!”中年人心里震惊着,暗暗的打量着眼前的林浩然。

他作为青阳市的一方人物,知道很多常人不知道的事情。

在华夏,有一类特殊的人,他们的能力比起普通人强的多。

在这群人的圈子里面,他们还被分成了两个等级,分别是武者和宗师。

武者,注重的是拳脚功夫和身体的素质,这个阶段可以说是起点。

经过不断的修炼,武者突破了之后就会晋升成为宗师,实力也会有质的飞跃。

而宗师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内劲外放。

把身体里面的内劲释放出来,覆盖在身体表面,据说可以做到刀枪不入的地步。

毫无疑问,林浩然是一位实打实的宗师!

万万不可得罪!

“在下苏振江,不知道先生怎样称呼?”中年人主动问道。

“林浩然。”平平淡淡的两个字。

相对于林浩然的平静,车上乘客的反应截然相反,一个个大呼小叫起来。

“苏振江?不会是青阳市的那位苏振江吧?”

“难道青阳市还有第二个苏振江?”

“那岂不是说那位少女就是苏勤儿?苏家的大小姐?”

乘客们都在惊叹。

苏家,在青阳市里面可以说是无人不知,他们的产业遍布各行各业,房产,饮食,娱乐,不一而足。

特别是在房产和饮食这两方面,苏家就是领头羊,很大程度影响着青阳市的经济。

可以这样说,苏家抖一抖,整个青阳市也会跟着抖一抖。

据说苏家最可怕的地方还不是这些,他们背后的势力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苏振江,是苏家现任的家主。

苏勤儿,苏振江唯一的女儿,也是苏家未来家主的候选人之一,单凭这几个字,就可以在青阳市横着走了。

苏振江的身份摆在这里,而能让苏振江这么客气对待的人,会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却从来没听说过林浩然的名号。

苏振江对林浩然的身份也是非常好奇,林浩然的年纪非常年轻,却达到了宗师级别,如果不是青春常驻的老怪物,就是惊才艳绝的天才!

林浩然没有在意众人的眼光,在他的眼里,不管苏振江是谁,有多大的势力,只要不惹到他就行了。

否则,林浩然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帝尊的威严!

“林先生,刚才你说这个古董花瓶是假的,还望不吝赐教!”苏振江的这一句话,把车上所有乘客的关注点都重新拉了回来。

“你不相信?”林浩然瞟了苏振江一眼,反问。

“不,不,我当然相信林先生的话,但是恕我眼拙,我真看不出来这个花瓶哪里有瑕疵,希望林先生指点一二!”苏振江的语气非常的客气,但是内心里,他始终坚信花瓶是真的。

“好,那我证明给你看。”林浩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双眼里面闪过一道白光。

白光的速度很快,一闪而过。

就连近在咫尺的苏振江和苏勤儿都没有看见。

如果有玄天大陆的修炼者看到这一幕,他们肯定会认识

因为这可是林浩然在玄天大陆独树一帜的标志——帝尊之眸!

这是林浩然在参悟无上魔帝的传承时,自己悟出来的一种神通,修炼到圆满的话,几乎可以看穿世间一切的东西。

当然,以林浩然现在的实力,发挥不出帝尊之眸的厉害之处。

不过看穿这个花瓶,绰绰有余。

他一把将花瓶拿了过来。

“你小心点,摔坏了你可赔不起!”苏勤儿在旁边嘟囔道,她到现在都不明白林浩然的身份,也不明白为何苏振江对他如此客气。

林浩然没理会她,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手指在花瓶上轻轻一敲。

“咔嚓咔嚓。”

一条裂纹出现众人的视野里,接着是第二条,第三条……

密密麻麻,跟蜘蛛网一样。

不到一分钟,花瓶碎成了上百块。

车厢内顿时沸腾起来,不少人大声惊呼。

那个小子,竟然把古董花瓶打碎了!他赔的起吗?!

苏振江和苏勤儿也愣了。

他们辛辛苦苦两三天,不远千里不顾肮脏的进入山沟沟,好不容易买来的花瓶……

苏勤儿正想发飙,苏振江脸沉如水。

林浩然也不解释,大手一甩,碎片纷纷落下,最后只剩下一块,递到了苏振江的面前。

“2010年6月2日,中国制造。”

几个刺眼的字体映入眼中。

苏振江不是傻子,很快就反应过来,居然有生产日期,这肯定是假货啊!

不由得老脸一红,没想到自己真的被人骗了。

与此同时,苏振江内心再一次翻起了惊涛骇浪。

这几个字写在瓶子的内壁,林浩然是怎样看得到的?

一旁的苏勤儿,同样不敢相信,伸手想要拿过碎片看清楚一点。

“咦,这手镯……”林浩然的目光,盯着苏勤儿手腕上一个碧绿的手镯。

“你想干嘛,这个手镯是我的!”

看到林浩然发光的眼神,苏勤儿立马把手缩了回来,捂住手镯,一脸机警的看着林浩然,生怕他会上来抢一样。

“林先生,你对那个手镯感兴趣?”

苏振江作为青阳市的一方人物,能够混到这个地步,当然有一定的眼力和心机。

还没等林浩然说话,他就继续说道:“如果林先生喜欢,这个手镯就送你了。”

“爸爸,这个手镯可是我们家祖传的宝贝,怎么可以随便送给外人?我不同意!”苏勤儿立即拒绝。

“勤儿,听话,把手镯给林先生。”

苏振江知道,这个手镯在苏家流传了几代,他也研究不出来,这个手镯是哪个朝代的东西,但是既然林浩然能看中,那就代表这手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对于这个手镯,林浩然确实很感兴趣,因为他在手镯里面感受到了灵气。

如果是在玄天大陆,林浩然根本就不需要这手镯,毕竟那里灵气丰沛,但现在可是在地球,非常缺乏灵气。

这手镯的灵气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起码能能燃眉之急。

林浩然也不想占苏家的便宜,说道:“这样吧,你们把玉镯给我,就当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以后你们遇上了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听到这句话,苏振江的内心不提有多高兴,这可是宗师的承诺啊!

“林先生客气了,既然这样,我就厚着脸皮请林先生帮个忙,请你收勤儿为徒,指导她修炼。”苏振江一边说一边打量着林浩然。

林浩然楞了一下,嘴角勾了勾,这个苏振天,是个老狐狸啊。

如果收苏勤儿为徒,以后苏家遇到什么困难,当师傅的总不能见死不救,这么一来,就不仅仅是还人情那么简单了,而是要将自己一辈子绑在苏家啊。

林浩然当然不愿意,眼珠子一转,想到一个办法,道:“以她现在的水平,还达不到做我徒弟的要求,这样吧,我先收她为记名弟子,如果资质好进步快,以后可以成为我亲传徒弟,但是相反,如果资质平庸或者犯了我的禁忌,我会将她除名。”

“好的,多谢林先生!”苏振江知道宗师的收徒标准总是严格的,不管怎样,先捆上关系再说,他侧身对苏勤儿喊道:“勤儿,赶紧拜见师父!”

“爸,我不愿意!”苏勤儿大声拒绝道,林浩然看起来跟他差不多大,怎么可能是宗师,刚才一定是他使了什么障眼法!那个家伙还说她水平不够,她才不愿意拜他为师呢!

“苏勤儿!”苏振江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苏勤儿浑身一震,苏振江很少对她发脾气,更少喊她的全名,说明苏振江是真的生气了。

没办法,她只好咬着嘴唇,朝林浩然微微颔首,不情不愿的小声喊道:“拜见师父。”

林浩然点了点头。

汽车很快就进入了车站,林浩然拿着手镯就离开了。

“爸爸,你为什么要把家传之宝送给他,还要我拜他为师,我承认他的实力是比我强,但是他只是一个人,能够和我们苏家相比吗?”林浩然离开了之后,苏勤儿有些责怪的问道。

“勤儿,家传之宝固然很重要,但是和他比起来,不能相提并论。”苏振江语重心长的道:“现在你不懂,以后你就会知道,今天的决定有多重要了,说不定不久的将来,苏家还要依靠他呢。”

“啊?”苏振江的话,非但没有让苏勤儿弄明白,反而越来越疑惑了。

“回去之后,尽最大的努力,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拉拢林浩然,即便不能,也不要与他为恶。”最后,苏振江特别的交代了一句。

苏勤儿似懂非懂的点头。

相关文章:

边走边顶高h太紧了 高h辣文(村野香情)一女多男高h纯肉

完结《娇妻在上:林少,请投降》全文免费阅读

女子被拉到树林里糟蹋 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啊好爽老师你水好多 啊水真多轻点好痛

被老头揉搓奶头的小说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_(七里香)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