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仁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

2021-09-07 14:56 · 新商盟

东阳省,灵秀市,第一人民医院。

这是一家三级特等医院,优越的医疗资源,最前端的科研技术以及强大的师资力量,使得它成为全市人民就医的第一选择,同时也是所有医学院学生实习以及就业的首要目标。

这样的医院,自然有严苛的实习生挑选标准,轻易不能进入。

当然,如果找的关系足够牢固,花的钱足够多,那就另当别论了!

林怀仁的父亲英年早逝,母亲做着普工勉强度日,他能在这家医院实习,凭借的全是自己的真本事。

因为竞争激烈,林怀仁十分珍惜这样的机会,不管是什么脏活累活,他都是第一去抢着干的,去查房的时候,对病人的情况也十分上心。

这天深夜,大部分人都下班了,林怀仁照旧查房。

来到501室,这个病人患有心脏主动脉瓣硬化,正在排队做搭桥手术。

病人已经睡着了,林怀仁仔细记录着各项数据,忽然间,病人一阵抽搐,片刻之后又昏迷过去,仪器滴滴的响了起来,只见心率跟血氧饱和度急速下降。

林怀仁掏出一只小电筒,轻轻翻开病人眼皮,脸色变了变。

病人的情况很严重,必须马上进行治疗。

但他只是一个实习生,未经允许,没有行医的资格。

抬头看了眼病历,主治医师是唐吉德主任。

林怀仁当即冲向主任办公室,却意外的发现办公室的门紧闭着,难道唐主任今天没值班?

他站在门前,透过旁边的小窗子往里面望。

这一望,林怀仁就愣住了。

唐主任正坐在椅子上,旁边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主任,人家不想去乡下,你就不要让人家去好不好嘛!”

唐吉德色眯眯的盯着女人,女人配合的向他靠近,唐吉德眼带异色,这女人上道!

“诶哟喂,我的心肝小宝贝儿,我怎么舍得让你去吃苦,乖,让我好好疼疼你…。。”

唐吉德下流猥琐的模样让林怀仁作呕不已,不过好奇这护士到底是谁?

办公室内的情景令人血脉喷张,林怀仁站在门前有些尴尬,病房里还有人等着抢救,而唐吉德居然在办公室跟下属进行桃色交易,他就只能站在这个干瞪眼?

就在林怀仁感到不耻愤怒时,那护士不经意一回头,林怀仁更是五雷轰顶,这女人竟然是汪碧珍!

他女朋友的闺蜜!

汪碧珍也看见了窗外那双眼睛,惊叫着从唐吉德身上跳下来。

唐吉德见有人坏他好事,顿时沉下脸,凶神恶煞的瞪着那双眼睛的主人,丝毫没有一丝羞愧感:“是谁这么不懂规矩,我的办公室是你可以偷看的吗?!”

汪碧珍没想到,她故意挑大晚上来办这件事,居然会被人撞见,这要是被传出去,她还如何在这医院立足!声誉也会扫地!

唐吉德当然不想把事情闹大,毕竟上头最近抓的严,拉开门一看,是个穿着实习服的学生,瞬间放下心来,摆出一副官架子:“一个小小的实习生怎么到处乱窜,这是医院,没个规章制度的吗?”

汪碧珍见来人是林怀仁,马上就淡定了,她紧紧搂住唐吉德的胳膊,娇滴滴的说:“主任,一个实习生都敢趴在你的办公室来听墙角,这要是传出去了,有损你的威望啊!”

唐吉德阴恻恻的盯着林怀仁,觉得这话很有道理,不能就这么让林怀仁离开。

林怀仁如遭雷击,刷新了对汪碧珍的认识,以往看在女朋友的份上,他没少请吃汪碧珍吃好东西,现在这女人竟然想置他于死地!

林怀仁捏紧拳头,淡声道:“唐主任,501的病人发生重大病变,请你去一趟。”

唐吉德冷哼一声:“知道了,不过刚刚我跟汪护士只是商谈工作上的事情,你要是敢胡言乱语,别怪我不客气!”

唐吉德威胁之后便离开了,剩下汪碧珍与林怀仁两人大眼瞪小眼。

林怀仁坏了汪碧珍的好事,汪碧珍自然埋怨他,哪怕是再迟一点点,她的事儿就成了,偏偏来了个没眼力见的玩意儿!

林怀仁十分愤怒,但是想到她是女朋友的闺蜜,强行忍了下来,道:“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跟翠翠或者我说都可以,何必要这样……”

“找你们管用吗?你能让我不要调去穷乡僻壤吗?说到底,你个穷酸小子算哪根葱?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呸!”汪碧珍神情鄙夷,看向林怀仁的眼神嫌弃又厌恶。

林怀仁火一下就来了,指着汪碧珍说:“我是穷,却不至于像你这样靠出卖肉体上位,你根本不配做翠翠的朋友!”

汪碧珍听到这话,神色更是讥讽:“哟,我是比不上那个白莲花,我可没那么厉害,一手吊着你这个穷小子,另一手还勾着富二代呢!”

“你个八婆不要胡说八道!”林怀仁大怒,亏翠翠还当她是好朋友,这女人居然背地里污蔑翠翠,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林怀仁肯定要狠狠揍上一顿。

汪碧珍被林怀仁突如其来的狠意吓到了,她梗着脖子冲林怀仁吼道:“爱信不信,她不知道上了多少男人的床了,就你这个傻叉还拿她当心头宝!”

林怀仁脸色铁青,死死的握紧拳头,他不相信翠翠会背叛他!

汪碧珍丝毫不惧,裹着护士服,不甘示弱的瞪着林怀仁,她巴不得林怀仁动手打他,这样就有由头将林怀仁赶出去!

林怀仁猜到了汪碧珍的用意,不再搭理她,转身离开,任凭汪碧珍在背后大呼小叫,就是不去搭理,心里却下定决心,一定要让翠翠跟这女人绝交,免得有一天被带坏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人通知林怀仁,他被调动到中药房去了!

林怀仁知道这是唐吉德担心事情暴露而使的手段,目的是逼他低头。

怎么可能?他身为一个医生,绝对不会向恶人委曲求全的!

“去就去!”

林怀仁抱着自己的东西,往楼下的中药房走去,是金子在哪都闪闪发光!

只不过,形势还是很严峻的,这个时代中医式微,西医猖獗,没多少人学中医,也没多少人愿意找中医看病,中医的传承逐渐丢失。

林怀仁从小跟着老头子,学的其实是中医,但是老头子去世后,因为翠翠的强烈要求,不得不转投西医,好在医学本是相通,林怀仁又天赋异禀,很快便成了学生中的佼佼者。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一想到今天受的这窝囊气,林怀仁就不是滋味,正准备出去走走,散散心,却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林怀仁!”

一抬头,就看见一个打扮的青春靓丽的女生站在取药窗口,冲他招手。

“翠翠!”

一看到心爱的人,什么烦恼憋屈全都扔到天边了,林怀仁兴冲冲的跑了过去。

“翠翠,你怎么到我这儿来了,不是说最近都在加班吗?加班那么累,就不要来了,这么远,累着了我心疼。”

林怀仁嘴上说着,心里却很暖呼,翠翠不辞劳苦来看自己,不是爱是什么?那个汪碧珍下次再敢乱说话,一定撕烂她嘴!

“林怀仁,我们分手吧!”殊不知,翠翠脸上只有不加掩饰的厌恶与嫌弃。

林怀仁一愣,以为翠翠是开玩笑,连忙哄道:“翠翠,你别闹,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我改,以后都不会再犯了!”

“她说跟你分手,你是聋了吗?”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林怀仁这才注意到,翠翠身后站着一个男人,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深深的刺痛着林怀仁的神经。

“那个白莲花一边吊着你,一边勾搭着富二代!”

汪碧珍的话似魔咒般,一遍遍在林怀仁脑中重复,这不是真的,不,这不可能是真的!

翠翠亲昵的靠着那男人,玉手轻轻在男人的胸前拍着,一双眼睛讽刺又冷漠的盯着林怀仁:“怎么了?还不懂吗?那我给你隆重介绍下,这位是我的新男朋友,人称Happy哥!”

Happy哥色眯眯的在翠翠胸前揩一把油,一脸挑衅的望着林怀仁:“宝贝儿,话说完了,老公带你去吃顿好的,去去晦气,这种地方你以后别再来了,不吉利!”

林怀仁气的浑身发抖,但他还是压低嗓音,近乎哀求道:“翠翠,他能给你的,我将来都跟给你,我会努力的!”

“努力?”翠翠提高几个分贝,声音讽刺又冰冷:“林怀仁,你这辈子都注定是个穷光蛋,五十块再努力,永远没有一百块值钱,你记住了!”

翠翠讥讽的声音大厅里来回回响,路过的医生和护士纷纷同情的看着林怀仁,这孩子真是倒霉啊!工作上被领导打压,感情上还被女朋友背叛!

翠翠带着Happy哥扬长而去,只留下两道背影,林怀仁死死咬着嘴唇,脑中一片空白。

翠翠和Happy哥的出现,击垮了林怀仁最后的尊严,原来他一直引以为豪的爱情,在现实面前竟是如此脆弱,如此不堪一击!

他浑浑噩噩的回到药房内,愤怒的一拳砸向桌子,嘶吼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老头子常常教他,做人要常怀善念,要慈悲为怀,可是为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做,却要被人如此对待!

桌上恰好放着一把镊子,生生扎进林怀仁的掌中,一股鲜血落下,滴在桌上的一本古书上。

古书散发出一缕淡青色的光芒,咻的一下钻进林怀仁的脑中。

林怀仁只感觉到脑袋“嗡”的一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黑暗中,依稀有一个人影在林怀仁眼前晃动,林怀仁想伸手去抓,浑身却是跟灌了铅一般沉重。

“怀仁,你的机缘到了,老头子只能陪你到这了,你要切记,怀仁以济天下,世道艰难,你要守住本心啊!”

疼,脑袋像被撕裂一般的疼,好像有什么东西疯狂得涌进脑子,林怀仁眼前又是一片黑暗,彻底晕了过去。

世道如此艰难,你要我如何守住本心!

《绝代仁医》

“老头子!”

林怀仁乱舞动双手大声呼喊着,醒来却发现,深夜的中药房里只有他一人,冰冷的地面上还躺着四分五裂的手机。

原来只是一场梦。

林怀仁抬手一抹脸上斑驳的泪痕,鼻尖又是一酸,早知道这个下场,他当初就不该放弃老头子的中医传承,跑去学什么西医。

传承?

林怀仁想到这个字眼,脑海中自动浮现出一股庞大的知识,什么中医药术、修炼功法、辟邪咒语、风水玄学……应有尽有。

林怀仁沉浸在这些知识当中,不觉迷醉,用了一个多小时,勉强将脉络理清。

随后,他盘坐在地上,默念刚刚学会的道心决,很快就发现体内多了丝丝凉爽的气流,随着他念口诀的快慢,流遍周身百骸,整个人舒畅不已。

“炎黄内经!”

林怀仁拿过桌上的古书,这是老头子留给他的遗物,随意翻了几页,发现上面的字似乎跟活了一样,合上古书,望着发黄的封面,林怀仁下定决心,一定谨遵师训,不负老头子所望,以医道传承济天下苍生!

林怀仁闭上眼,重复念着口诀,体内的气流更加充沛,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

吐息几个来回后,林怀仁站了起来,虽是一夜未睡,精气神却比往常都要好,昨天发生的一切,他也抛之脑后。

唐吉德为防事情败露,将林怀仁发配中药房,本以为是对林怀仁的惩戒,谁料想林怀仁有了昨晚的机缘,对《炎黄内经》的重新理解,中药房反而成为他的宝地!

作为三级特等医院,即便中医势微,但是医院对中药房的配备并不短缺,除开寻常的中药材外,一些名贵的药材也有很多,对林怀仁研究《炎黄内经》大有益处。

林怀仁如饥似渴的学习,在中药房的日子也不觉得难熬了。

唐吉德却是看不下去了,在他的指示下,中药房原本和善的人纷纷疏离林怀仁,并且把各种脏活累活全都交给他,包括夜间值班的事。

林怀仁心中有气,但是为了顺利毕业,不让妈妈失望,他咬着牙龈把一切咽在肚子里。

又是一个值夜班的晚上,林怀仁刚把药材清点完毕,忽然听到一阵马达轰鸣声传进来。

紧接着,林怀仁透过药房的窗户,看见一个穿得花里花哨的小混混,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年轻人走了进来,隔着老远,林怀仁都能嗅到浓烈的血腥味。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望放在首位,林怀仁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个年轻人奄奄一息,生机逐渐流失,不马上治疗的话,很快就会死去。

林怀仁快步走出去。

那混混见林怀仁一副医生装扮,立马拉住他:“快救人!”

“先把伤者放在床上。”林怀仁甩开他,拉过一张病床,一边轻按伤者肺部两侧,一边说:“急诊中心有人值班,你快去叫人!”

小混混原地不动,他不放心,便道:“你去叫,我在这里看着!”

“我腾不开手!”林怀仁瞪了他一眼,手一路向下,脸色越发沉重,“病人的颅骨受到猛烈撞击,需要立马照CT,排出脑淤血;另外病人的肋骨断了,插进肺叶之中,内脏受到严重挤压,不尽快降压的话,会引起大出血;还有,病人的大腿动脉被撕裂,需要立马进行缝合!”

混混被林怀仁瞪的怵了一下,本能的想发作,但是听见林怀仁专业的意见,以为他是主治医生,生生把气压了下来。

林怀仁从兜里取出银针,撕开伤者的裤子,接连在大腿上扎了七八针,速度之快,混混想阻止都来不及。

刚下完针,身后冒出来一个不屑的声音:“哟,哪来的神医,什么检查都不做就敢对病人乱来,还真当医院是你家开的不成?”

林怀仁一转身,看见后面站着一名女医生,她的身材和姿色都一般,但是打扮的花枝招展,正一脸嚣张不屑的盯着他看。

林怀仁的脸色沉了下来,他认得这医生,叫胡三凤,听说跟唐吉德有一腿,是个非常势利的女人。

林怀仁握紧拳头,最终忍了下来,退到一边,他毕竟只是个实习生。

奇怪的是,刚才给病人诊治的时候,他的动作一气呵成,不管是诊断还是治疗,林怀仁都觉得信心十足,这放在以前是不可能做到的,这是传承带来的医术提升!

只可惜,他只来的及稳住病人的心脉,后续的事情,胡三凤是不会让他插手的。

胡三凤冷嘲热讽道:“哟,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个负责抓药的实习生,胆子真肥啊,你什么时候有资格和能力给人看病了?”

那个混混一听,一把揪住林怀仁的衣领,厉声吼道:“什么?你只是个实习生?抓药的?”

妈的,闯大祸了!他居然让一个实习生给他家少爷治病!

他猛然转过头,死死盯着胡三凤,“这是凯旋集团的王阳天少爷,今天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别怪我拆了你这医院!”

“凯旋集团?”胡三凤先是一愣,而后一个激灵,立马对林怀仁吼道:“还站着干什么!快点将病人送到重症监护室去!我联系院长!”

这可是凯旋集团的少爷啊!

就凭他们家一年捐给医院的钱,这少爷要是今天晚上折在这里了,别说唐吉德了,就算是陈院长来了,也保不住她啊!

林怀仁手搭在病床车上,忽然出声道:“直接送手术室吧,拖下去病人肯定不行!”

“你特么有病啊,什么检查都没做,你知道在哪里动刀吗?”胡三凤像看个疯子一样瞪着林怀仁,恨不得给他一巴掌,同时又很后悔,早知道不出来接这个烫手山芋了!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王阳天有什么不测,她也逃不了干系!

林怀仁叹了口气,获得传承之后,他的感官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能看出来病人哪里受伤,哪里出血,却没有办法跟人解释,只好依胡三凤的话,先把伤者送到重症监护室,安排各种检查。

相关文章:

我最爱你我的大宝贝图片,和50岁的女发了关系过程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别吸痘痘了要尿了|鲤鱼乡里面痒

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_结婚当天就被绿的电影

手指在花蒂上不断打转*15小姑娘开处的视频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