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绣医途——都市小说&(精彩全文阅读)【全章节】

2021-09-07 15:43 · 新商盟

“二姐!”林小寒喜出望外的朝着林谷雨这边跑过来,忙将林谷雨身后的豆沙抱下来,高兴的说道,“娘说你今天会回来的,让我来这里等你。”

豆沙年纪虽然很小,但是还是有重量的,饶是林谷雨这个十四岁的姑娘,抱一会胳膊也累的要命。

“我抱着孩子就好,你拿着篮子。”

林小寒比林谷雨矮了小半头,他今年刚刚十岁,即使是男子,力气也没多大。

“二姐,我不累的。”

林小寒吃力的抱着豆沙,只是豆沙却不喜欢林小寒,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含泪的望着林谷雨,小脸耷拉着,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

林小寒觉得豆沙快要滑下去了,连忙使劲的往上依托,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后面仰着。

林谷雨看着林小寒这个样子,生怕林小寒一下子直接栽倒了。

林谷雨将手里的篮子放到地上,笑着将豆沙抱了回来,笑着说道,“我抱着就好。”

“快叫舅舅。”林谷雨笑着看着怀里的孩子。

“舅!”

豆沙现在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原来他娘的缘故,他的性子还是软软的。

“姐,我来!”林小寒说着,伸手就要去抱豆沙。

“好了,你赶紧拎着篮子,我们快点回去吧,不然娘就要等着急了。”林谷雨说着,随后直接朝着前面走去。

林小寒弯下身子将篮子拿起来,跟上林谷雨的步子。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林谷雨将豆沙放下来,拉着豆沙的小手朝着林家走去。

还没到门口,林谷雨远远地就看到赵氏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瞧见林谷雨和林小寒回来了,赵氏飞快的走到林谷雨的身边。

“谷雨,”赵氏的声音有些哽咽,双手抓着林谷雨的肩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谷雨,见林谷雨没有什么情况,这才缓缓的说道,“幸好你没事,不然.......”

“娘,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了。”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赵氏好不容易忍着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下来,赵氏紧抿着唇,低头看了一眼林谷雨领着的孩子,眉头微微一皱。

豆沙怯生生的望着赵氏,小小的身子忍不住的朝着后面挪去,双手死死的抓着林谷雨的衣带。

“娘,这个是豆沙,”林谷雨一脸平静的说道,随后蹲下身子,温柔的摸了一下豆沙的头,“豆沙,那是姥姥。”

“姥姥。”豆沙的声音很小,赵氏勉强才能听到那孩子的声音。

“进家吧,早就准备好了午饭。”赵氏想要领着豆沙,只是豆沙一直黏在林谷雨的身边,赵氏双眸微微一眯,凑到林谷雨的耳边,“这孩子......”

林谷雨心疼的看了一眼豆沙,用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娘以前经常虐待他,所以性子胆小了些,不过幸好还小,养养就好了。”

赵氏脸上的表情微微一顿,苦涩渐渐的在心里泛起了涟漪,“真的是苦了你。”

“没事。”林谷雨本来想说等到池航的身体好了的时候,她就同他和离,不过这件事情还是以后再说的好。

“不过你的孩子,不饿着冻着就行了。”赵氏小声的说道,“没必要照顾的这么精细。”

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抬眸望了一眼赵氏,平静的说道,“娘,我第一眼见到豆沙的时候挺喜欢这孩子的。”

她是在变相的告诉赵氏,她会好好的养着这个孩子,直到她离开池家。

“你,”以前林谷雨就是一个死心眼的人,赵氏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也真是的,你要为你自己的孩子着想......”

赵氏说道这,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脸色有些难看,“五郎的身体怎么样了?”

“只能在床上躺着。”林谷雨实话实说。

赵氏脸上的血色渐渐的消失不见,内心的愧疚渐渐的扩大,低头看着豆沙那个孩子。

怪不得林谷雨带着这个孩子,估计五郎的身子已经不行了,这男人要是没了的话,女人就只能靠着孩子过活了。

赵氏最愧疚的是,也不知道五郎去山上打什么猎,现在倒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的大女儿立夏不见了,只能让谷雨嫁过去。

按照谷雨这么说的话,谷雨嫁过去还没能圆房吧!

这姑娘出嫁之后,如果还是处-子的话,是会被人笑话的。

等到了家里,赵氏连忙让他们洗洗手坐在桌边。

桌子上面白了三副碗筷。

林谷雨一边吃饭一边照顾着豆沙。

“这孩子,”赵氏心里难受的望着林谷雨,女人守寡本来就很苦,还要帮着别人养孩子,“你也别这么惯着。”

“娘说的是,”林谷雨用勺子将米汤送到了豆沙的嘴里,看着他小·嘴鼓鼓的,将米汤咽下去之后,拿着巾帕轻轻地将豆沙的嘴边的残渣擦干静,“回头我给他弄个铁碗铁勺子,让他自己吃饭就好。”

赵氏胸中的一口老血都快要吐出来了,黑着脸,“哪有人家用铁碗铁勺子的?”

林谷雨偏头望了一眼赵氏,现代的人都是用的不锈钢,但是在古代,铁是很珍贵的东西,更是没有人用铁打碗打勺子的。

陶瓷的肯定不行,不小心摔了的话,一定不能再用了。

这么想着,林谷雨忽然间想到什么似的笑着望向赵氏,“回头我去找师傅打个小木碗还有木勺子。”

赵氏苦笑着看向林谷雨,过了好一会,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有那些钱,买些吃的,你们的日子还能过得好一些。”

林谷雨一边喂着豆沙,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听话的孩子,真的是让她疼到了心里,“前段时间花了不少银子买药,过段时间我还是去山上采药吧,不然光买药,肯定不够池航哥用的。”

赵氏将手里的碗筷放到桌子上,抬眸看向林谷雨,冷着脸说道,“他生病花钱不应该是他娘给他出吗?”

林谷雨刚刚只想着计划以后怎么办,完全没有想那么多,现下听到赵氏那么说,手里的动作一顿,默默地吃菜。

“怎么了,难道不是吗?”赵氏很少有这么强硬的时候,眼泪不受控制落下来,声音沙哑着,“你在那边到底过的什么样的日子!”

林小寒听到赵氏这么说,默默地将碗筷放到桌子上,双眼含泪的望着林谷雨。

“挺好的啊,”林谷雨的视线在那两个人的身上一扫,笑着说道,“你们不用担心了。”

“如果好的话,还需要你去采药?”赵氏带着哭腔的说道,“这池家是个有钱的人家,听说家里有个几百两银子,怎么可能还需要你去做那些?”

几百两?

林谷雨的双眸微微一亮,按照最低的来算,池家就算只有一百两银子,他们兄弟四人,银子平分,一家还有二十五两银子。

二十五两银子有八两是给了林家的嫁妆,分家给了十两银子,还应该有七两银子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

周氏那个人还真的是狠心,她儿子病成什么样了,她还想着占小便宜。

或许周氏一直都没有打算给他们家银子,只是不给一点银子心里不安,花了十两银子买安心。

林谷雨死死的握着筷子。

不得不说,林谷雨这一次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她猜的没错,当初周氏想着直接给粮食让她养活孩子就好了,但是一想到那个时候和三儿子分家,心里于心不忍。

最主要的原因是,周氏担心她男人会气的从地府里面爬出来找她算账。

“娘,吃饭吧。”林谷雨偏头看了一眼周氏,淡淡的说道,“那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了,你就不要再问了。”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赵氏疑惑的望着林谷雨。

吃完饭,林谷雨帮着赵氏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家,母女两又说了一些体己话,林谷雨就打算走了。

走到门口,林谷雨看着一旁站着的林小寒,伸手摸了摸林小寒的头,偏头望向赵氏,“娘,让小寒去念书吧!”

听到林谷雨的声音,林小寒的双眸一亮,一双明亮的眼睛热切地望着林谷雨。

“念书?”赵氏摇摇头,眉头一皱,“咱家这个情况,哪里有钱让他念书?”

林小寒的眼神渐渐的黯了下去。

“池家不是给了银子吗?”林谷雨抓着豆沙的手,“八两银子,能让小寒念很久的书呢!”

赵氏眉头轻皱着,按照赵氏原来的想法,这八两银子万万不能动的,人总是有个什么病什么栽的,这些是作为应急救命的钱。

“娘,”林谷雨知道乡下人念书是多了奢侈的一件事情,按照原身的记忆,他们村子里面就出过一个秀才,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很多人都考了童生,就再也没有办法前进一步了,“小寒现在念书,以后一定会有用的?”

“不是娘不同意。”赵氏微微叹了一口气,“你可能不知道,那些人念书之后,地里的活不能做,书也没念好,都没用......”

这些虽然事实,但也是赵氏的托词。

“娘,我念书的话,我也会在下学的时候下地干活的。”林小寒一双漂亮的眸子直勾勾的望着赵氏。

赵氏脸上一僵。

在原身的记忆中,林小寒在没事的时候,常偷偷跑去学堂,回家就拿着树枝在地上比比划划的。

不管林小寒之后能不能考上什么秀才什么,就算是认识几个字,以后也方便,不至于让人坑蒙拐骗了去。

“娘,”林谷雨缓缓的开口,“小寒既然喜欢念书,就让他念吧,万一考上什么秀才,那咱们林家就出息了!”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赵氏的眉头拧得更紧,似乎一拧就能滴出水来,这秀才万里挑一,哪那么好考,“这......”

赵氏本来就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现下更是纠结一个字说不出来。

“现在小寒的束脩也不会太多,家里还会有余钱的。”林谷雨精打细算道。

赵氏真的是怕手里没钱的日子,尤其在冬天的时候,又冷又饿的时候,日子格外的难熬。

她倒不是怕自己撑不过去,只是担心这几个孩子。

现在大女儿不见踪影,二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家里就剩下这个小子了。

“好。”咬咬牙,赵氏应了。

林谷雨这一次来就带了十个鸡蛋,赵氏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主要是赵氏觉得家里实在是太穷了。

如果念书的话,就算是只将孩子养到秀才,那也要上百两银子。

从林家出来的时候,林谷雨回头看了一眼赵家那个泥土坯成的房子,摇摇欲坠,似乎风一吹就能倒。

林小寒跟在林谷雨的身边,说是要将林谷雨送回去。

“你回去就好,不用送我的。”说心里话,林谷雨很喜欢林小寒。

原身的记忆,也是林谷雨和林小寒的关系好。

林立夏长得漂亮,如果放在城里,也绝对是个美人。

正是因为这样,林立夏从来都将自己当做城里人,每次跟着赵氏去城里的时候,都不忘记学习那些千金小姐。

看不惯林谷雨和林小寒那个土里土气的样子,林立夏每天坐在屋里做女红,别的事情就不做了。

“二姐,”林小寒有些感动的说道,“真的是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娘,她一定不会让我念书的。”

林谷雨一手领着豆沙,偏头看了一眼小寒,缓缓的说道,“家里有那点银子,我觉得你考到童生还是有可能的,如果你学的非常好,姐一定赚钱让你去考秀才。”

林谷雨她可以给人看病赚钱,上山采药赚钱,或者种植药材,能赚钱的方式多的是。

就算是小寒学一年考上了童生,考秀才还需要再过一年。

林小寒漆黑的双眸湿漉漉的望着林谷雨,一抬手一把抹掉眼上的泪水,声音哽咽着,“姐,我一定好好念书的。”

不用林谷雨说,林小寒也知道那笔钱很多,家里有八两银子,林小寒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

“那就好,没事就帮着娘下地干活,就当做锻炼身体了。”林谷雨随口说道。

林小寒微微一怔,随后点点头。

送到了村门口的时候,林谷雨笑着看了一眼林小寒,“你快回去吧。”

“二姐,”林小寒一脸担心的望向林谷雨,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姐夫,他对你好吗?”

“他?”林谷雨想到那个躺在床上别扭的男人,忍不住的勾起嘴角,“他人不错,不过就是生病了。”

林小寒诧异的望着林谷雨,他很诧异二姐竟然会那样说那个男人,以前也见过,确实是个好人,只是不管一个人是好还是坏,如果躺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就是一个累赘。

“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在那边挺好的。”林谷雨笑着摸了摸林小寒的头,低头看着林小寒的衣服又小了,低声说道,“让娘给你做几身新衣服,到时候好去学堂念书。”

林小寒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赵氏能够答应他去学堂念书已经不错了,林小寒已经不期望别的了。

“二姐。”

“好了,你回去吧。”林谷雨笑着说道,“也不远,我和豆沙一会就到家了。”

林小寒看着林谷雨的瘦弱的背影,眼睛不知道怎么的就湿了。

林谷雨走到池家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西北处已经开了一个不过半人高的狗洞。

林谷雨的眉头皱的更紧。

林谷雨现在真的只想照顾好池航,等他身体好起来,她就可以拿着休书离开了,省的在这里三天两头的还要看已经分家了的婆婆的脸色。

豆沙看着狗洞,新奇的望着林谷雨。

对豆沙来说,很多没见过的东西都是很稀奇的。

林谷雨看也不看的抱起豆沙朝着正门走去。

周氏正坐在门口编簸箕,听到脚步声,一抬眸就瞧见林谷雨进来了。

上午那会,众人都知道周氏克扣林谷雨回门礼,但是谁家愿意不好听的名声传出去呢?

“不是给你开了门吗,你是眼瞎了,不知道走那边,这边的门早就锁上了。”周氏继续手里的活,耷拉着眼睛,冷嘲热讽的说道。

林谷雨看了一眼这边的小门,池家的人竟然用锁将门锁住了。

“婆婆说的门,我怎么没看到呢?”林谷雨一脸纳闷的望向周氏。

周氏脸色一青,眉头皱的更紧,冷着脸说道,“那个门就在那边,看来你眼瞎的真厉害。”

“如果真的有门的话,谷雨倒是想要看看婆婆是怎么进门的,毕竟谷雨初来乍到不懂。”林谷雨的唇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不如您做个榜样?”

让她钻狗洞?

周氏的双眸瞪得格外的大,眉峰高高的扬起,尖酸刻薄道,“你竟然让我钻狗洞?”

一瞬间,林谷雨笑了。

将怀里的豆沙放在地上。

“婆婆,”林谷雨装作惊讶的样子看向周氏,缓缓的说道,“您这是说的什么话,谷雨没有那个意思,您不是说已经开好门了,反正谷雨是没看到,想看看婆婆是怎么进门的。”

周氏紧绷着脸,张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继续手里的活。

林谷雨走到侧门那边,伸手拽了拽锁,没有拽开。

“婆婆,钥匙呢?”林谷雨一脸平静的看向身边的周氏。

周氏依旧不搭理。

林谷雨走到一旁,将锤头直接拿起来,毫不犹豫的走到门口,一把将锤头砸在了锁上。

“啪!”

只一下,那个锁就分尸成两半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婆婆吗,竟然当着我的面砸锁,这日子没法过了,老天爷啊,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周氏一屁·股挨在地上,双·腿一蹬,哭天抢地的,“我不想活了,我不要活了......”

不想活那就去死呗!

林谷雨淡淡的看了一眼周氏,拉着豆沙的手朝着里面走去。

如果周氏不来招惹她的话,她才懒得和周氏费口舌。

走到门里,林谷雨一回头,就看到周氏正偷偷往这边瞧着,想了想,接着说道,“婆婆什么时候弄好门,什么时候在锁这边的门吧,不然到时候说不定就不是锁坏了!”

周氏被林谷雨说的一愣一愣的,干瞪着眼,哭了半天,脸上没有一滴泪。

走到屋里,林谷雨就看到池业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在看书,池航依旧安静的躺在床上。

“三嫂。”池业将手中的书放下,起身走到林谷雨的身边,“娘是怎么了?”

林谷雨轻轻的摇头,纳闷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婆婆是怎么了,对了,你三哥的身体怎么样了?”

“三哥也不发烧了。”说到这,池业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笑意,高兴的说道,“他身上那些痘也快没了。”

“谢谢。”林谷雨感激的说道,走到池航的床边,手放在池航的额头上。

果然是不烫了。

“三嫂,我去看看我娘了。”池业听着外面的声音,手忍不住的抓紧书。

“你去吧。”

周氏在外面骂天骂地的声音更大了,说的话越来越难听了。

林谷雨走到外面,将已经准备好的药膏放在一个碗里。

池航剑眉拧成一团,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这才睁开眼。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三媳妇一个个都这么不听话!”

“都骑到我头上撒尿了,我这脸没发出去见人了!”

.......

周氏骂人的声音愈来愈难听。

池航双眸微微一皱,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过了好一会,看着端着碗过来的林谷雨,满带歉意的说道,“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林谷雨眉头一抬,毫不犹豫的将池航的衣服解开脱下来。

池航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后放松下来。

一开始的时候池航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现在,池航知道林谷雨是帮他看病,也不会在扭捏了。

只是,池航的脸还是有些微微泛红。

“我娘,”池航一脸疲惫,声音无奈,“她就是嘴上说话难听。”

林谷雨低眉顺眼小心翼翼帮着池业擦着药膏,随口道,“只是可惜了,我没有治她的病的药。”

池航抬眸望着林谷雨,声音很轻很轻,“你,是治我的药!”

林谷雨抬眸望向池航,眉头微微一皱,疑惑的问道,“啊?”

“没什么。”池航苦着嗓子说道。

“不行,我一定要讨个说法,三媳妇就是要逼死我,我也要死个明白!别拦着我,都别拦着我......”

周氏大声哭着嚷嚷着,声音愈来愈近。

外面一阵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林谷雨偏头望去,就看到周氏带着一堆人的挤了进来。

若说林谷雨一开始不明白是什么情况,现下算是完全明白了。

今个早上,周氏被乡村邻里的人说得没脸没皮,估摸着现在装可怜博取同情。

林谷雨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

她不明白,早上的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又整这些蛾子做什么。

真的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俺池家的三媳妇,一个比一个厉害,上个媳妇能骂婆婆,这个媳妇就开始动手打人了。”周氏带着哭腔的喊着,脸上没有一滴的泪水,回头望向周边站着那些人。

听着周氏的话,那些跟在周氏身后的乡村邻里,一个个开始指责林谷雨的不是。

“娘!”池航挣扎着要坐起身子。

“你做什么?”林谷雨一把将池航按下去,声音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受到那些人的影响。

“这不关谷雨的事情。”池航声音沙哑着说着。

周氏本来就气氛,池航的声音传到耳朵里面,就更加的气氛了。

她儿子什么时候站在她那边了?

“娘,我们已经分家了。”池航气若游丝的说着。

众人见池航这个样子,又见林谷雨不离不弃的照顾着的池航。

不管怎么说,林谷雨现在对池航算是很认真了,周氏就不应该说那样的伤人的话。

周氏听着身边的人全说她的不是,脸瞬间变的通红,上前抬手就要打林谷雨。

林谷雨坐在床上,只是一脸平静的望着周氏。

在周氏的手要落下来的一瞬间,池航毫不犹豫的抓住了周氏的手。

意料中的巴掌并没有落下来,林谷雨的身边忽然间传来一阵熟悉的味道,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林谷雨一脸惊讶的扭头望着身边的池航。

池航勉强的撑起身子,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豆大的汗水不停的落下。

“你怎么样了?”林谷雨慌乱的将池航按下去,目光在池航的身上打量。

周氏站在一侧,也忘记说话了。

刚开始进来的时候,池航的脸色看起来还算是正常,但是现在,他的脸色难看的要命。

池业连忙将那些邻居全都带出去了,等着房间清净下来的时候,在进屋,就看到三嫂半跪在床上,手在三个的背上按来按去的。

林谷雨的鞋子已经脱下丢在了床边,一双脚就露在外面。

池业的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航儿。”周氏有些后怕坐在床边,看着池航的脸色这么的难看。

池业快步走到周氏的面前,担心的望着林谷雨,“三嫂,三哥怎么样了?”

林谷雨头也不抬,接着手下的动作。

林谷雨的动作很漂亮,行云流水一般,根本不像是在按摩,很像是在弹琴。

约摸一炷香的时间,林谷雨渐渐的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双眼通红狠狠地的盯着周氏。

周氏被林谷雨看的有些不自在,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后面退了退,努努嘴,期期艾艾的说道,“我又......”

“不是分家了吗?”林谷雨一双眸子冰冷的望向周氏,语气更加的冷淡,“你是不是非要等到你儿子没命的时候你才善罢甘休!”

“你胡说什么?”周氏小声的辩解着,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池业看着周氏离开了,担心的望向林谷雨,“三嫂。”

“没事了。”林谷雨的眉头皱的更紧,“他这病本来就是该静养,根本就不能乱动。”

池业不放心的守在池航的床边。

林谷雨从床上下来,回眸看了一眼池航,低声对着池业说道,“我照顾他就好了。”

林谷雨和豆沙两个人都吃完了,这才将熬好的粥端到床边,将池航叫醒。

“吃饭了。”林谷雨冷着脸坐在床边,手里拿着勺子,轻轻的对着勺子吹了一下,将勺子放到唇边试了一下,觉得不是很热了,这才将粥递到池航的嘴边。

池航看着林谷雨绷着脸的样子,眉头微微一皱,声音沙哑的问道,“你生气了?”

林谷雨直接用勺子堵住池航的嘴。

烫。

池航勉强将嘴里的粥喝下去,担忧的望着林谷雨,“别生气了,娘她就是那样,你别搭理她就好了,唔!”

林谷雨生气的堵住了池航的嘴,眉头皱的更紧,“谁让你乱动的?”

池航微微一怔,目光灼灼的盯着林谷雨。

那张清瘦的小脸带着怒气,一双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秀眉拧成一团。

林谷雨接着喂池航喝粥。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也不能乱动,”林谷雨生气的碎碎念,“你总是乱动,你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只是怕你受委屈。

池航没有说话,垂下睫毛,遮住了琥珀色的双眸,忧伤的脸显得落寞却又那么的美好。

第二天,林谷雨照常给池航做按摩·擦药。

林谷雨刚做完这些,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就看到是大哥池树正在给他们开门。

等着门打开了,池树还不忘安个门板上去。

林谷雨在院子里将换下来的衣服被褥全都拿出来准备洗。

“大哥,您这是在安门啊。”王晓倩笑嘻嘻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是啊。”池树不是个会说话的人,都是别人问一句答一句的。

王晓倩拎着篮子从外面走进来,看着林谷雨正在洗衣服,笑着说道,“三嫂子,我娘说,让我给你送点鸡蛋过来,咱们是邻居,以后多走动。”

林谷雨听到王晓倩的说的话,缓缓的站起身,湿漉漉的手在蔽膝上的擦了擦,带着疏离的笑容,“不用这么麻烦的。”

“给豆沙补补身子。”王晓倩笑眯眯的将篮子放到一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谷雨,凑到林谷雨的耳边,轻声说道,“三嫂子,我给你说,不用搭理周婶子,她就是那种能闹腾的人。”

“我知道的。”林谷雨觉得周氏的脾气摸的差不多了,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每天就知道瞎闹腾,什么都不知道做。

“你不放在心上就好了。”王晓倩笑嘻嘻的说道。

王晓倩的身上穿着粉色的裙褥,裙摆处还绣了花样,看起来俏皮可爱。

王家算是有些财产的人家,不然王晓倩的手腕上也不会带着银镯子。

“对了。”林谷雨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问道,“晓倩妹妹,你知道木匠家在哪里吗?”

“三嫂子要打什么东西?”王晓倩双手放在身后,一双含笑的眼睛温柔的望向林谷雨。

林谷雨微微抿唇,偏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自己跟自己玩的豆沙,笑着开口道,“豆沙不小了,想给他打个木碗木勺子,这样要是摔了的话,也不会坏掉,”

王晓倩眼睛一亮,笑着说道,“如果三嫂子不嫌弃的话,我可以把我弟弟用过的给豆沙!”

林谷雨不好意思的一笑,“这样会不会不大好!”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王晓倩走到林谷雨的身边,自然的挽着林谷雨的胳膊,轻轻摇晃着,“三嫂子,您不用这么见外的,快跟我来!”

林谷雨是不情愿的,只是被王晓倩直接拉着朝着外面走去。

王家和池家是挨着的,没走几步就到了。

罗氏正在空旷的院子里面晒衣服,听到脚步声,笑着抬眸,就瞧见王晓倩和林谷雨从外面走了进来。

“娘,这就是三嫂子,”王晓倩笑眯眯的望着罗氏,随后偏头对林谷雨说道,“这是我娘!”

“大娘好。”对于不熟悉的人,林谷雨很自然的带着点疏离的打着招呼。

“三侄媳妇,快进来吧,”罗氏说着,快步走到林谷雨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林谷雨,微笑的说道,“真的是好看,前些日子也没来得及去你那边坐坐!”

这些不过是些客套话,林谷雨也不会当真的,只是安静的站在那里,装作羞涩的垂首。

王晓倩想到来这边的事情,连忙开口说道,“娘,小弟以前用的木碗不用的话,直接给豆沙用吧。”

罗氏也是一个热情的人,听到王晓倩这么说,转身朝着屋里走去,“快过来!”

昨天林谷雨回门,分家的事情闹得众所周知,罗氏也心疼林谷雨和池航两个人。

池航那样子,看着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如果走的话,就剩下林谷雨一个人带着一个孩子,那日子得过得多艰辛。

王晓倩的弟弟王恒,今年三岁了,他以前不用的东西正好可以拾掇拾掇全都给林谷雨。

这么想着,罗氏翻箱倒柜的将王恒小了的穿不着的衣服拿出来,还有一些木头做的小玩具,“这些也穿不着了,正好可以给豆沙用。”林谷雨看着罗氏翻出那么多,忍不住的n开口道,“大娘,用不了这么多的。”

“能用得着,”罗氏说着,将那些衣服叠好,“天冷的时候我在将厚衣服找出来给豆沙送去!”

从罗家出来的时候,林谷雨有些无奈,明明一开始只想要个木碗和勺子,结果搜罗了这么多的东西回来!

思绪正飘忽着,林谷雨忽然间听到外面有马车的声音!

相关文章:

整容后,卓伟称她因手段太多遭导演太太团封杀,今成功找富豪接盘

男女激烈床上滚床单_男朋友把我腿打开了|超品技工

草根崛起&地铁上被进入太舒服了_两个小丫头稚嫩紧窄

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_入室强奷系列小说_绝品家教

男人撕女人内衣舔奶 扒开两片阴唇给我舔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