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锦绣医途小说&【全章节】(精彩章节未删节)

2021-09-07 19:52 · 新商盟

顺着声音朝着外面望去,林谷雨就瞧见那辆马车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她家门口。

乡下的人白天都没有关门的习惯,等到晚上的时候,他们才会将大门紧闭。

林谷雨将手里的衣物全都放到了木盆旁边的小兀子上面,想着一会洗洗。

脚步声愈来愈近,林谷雨起身转头,远远地就瞧见陆子煜朝着这边走过来。

那人美如冠玉,一袭白色衣衫,乌发之下肤似寒冰,眉如墨彩,鼻梁高挺,琥珀一般闪亮的眼眸,清冷的眸光带着暖意,落在林谷雨的身上。

林谷雨心中闪过一丝的诧异,她没有请陆子煜过来,也不知道陆子煜过来做什么。

来者是客,林谷雨的嘴角微微勾起,上前一步,目光平静的落在陆子煜的身上,“大夫,如果不嫌弃的话,请进来坐。”

陆子煜一双清冷的眸子在林谷雨身边的木盆上一扫,点点头,跟着林谷雨朝着里面走去。

“不知道你相公的身体怎么样了,”陆子煜声音沉稳,“我今个正好得空。”

“已经好多了。”林谷雨觉得是陆子煜施针的缘故,池航的身体比恢复的很快,“劳烦大夫记挂了。”

陆子煜缓步走到床边,看着池航望过来的眼神,眉头轻蹙,那双长睫毛缓缓的垂下,双眸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这位就是帮你看病的大夫。”林谷雨站在床边,简单介绍道。

那天陆子煜给池航看病的时候,池航昏过去了。

池航抬眸看了一眼林谷雨,轻抿了一下干渴的嘴唇,声音沙哑的就像是粗糙的手摸着上好的滑腻的丝绸发出的声音一般,“大夫,我的身体怎么样了?”

陆子煜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优雅从容的起身走到林谷雨的身前。

“怎么样了?”林谷雨虽然一早就知道池航的状态,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陆子煜偏头看了一眼池航,随后望向林谷雨,“你愿意跟我去医馆吗?”

去医馆?

林谷雨一时之间没有梵音过来。

“你有这样的才能,难道你要一直这样守着他?”陆子煜目光在池航的身上别有深意的一扫,在看向林谷雨的时候,双眸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

林谷雨听那话,心里有些别扭的感觉。

一开始她只是想着等池航的身体好起来,她就可以离开这里。

“你可以救更多的人,而不是一直呆在这里,”陆子煜的双眸带着淡淡的笑意,唇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难道不是吗?”

池航现在这个样子,一时半会是好不起来,每天林谷雨起床做饭,帮着池航按摩,等这一些都忙好了,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下午有的时候需要熬药,有的时候需要收拾一下东西,林谷雨觉得她有些分不开身。

“实在是抱歉,”林谷雨的秀眉拧成一团,“我现在光照顾他一个人,就很忙了,实在是没有办法,等他好起来的话,到时候我很乐意去帮助更多的人。”

如果能当大夫的话,应该还能赚不少的钱,有钱就可以帮林小寒交束脩了。

“恩,”陆子煜绷着脸,偏头望了一眼池航,微微抿唇,“他这个样子,估摸着一个多月就能下床走动了。”

“是。”林谷雨笑着点点头。

池航本来伤的并不是很重,都是那些人一个个夸大了病情,再加上陆子煜给他施针,林谷雨每天给他按摩,池航的身体自然是好的很快。

池航惊讶的望向那两个人,一时之间呆住了。

陆子煜说着,将袖中的银针全都拿出来。

看着陆子煜这个样子,林谷雨自然是明白的,本来林谷雨想着下午的时候施针,没想到陆子煜来了。

陆子煜坐在床边,准备开始施针。

豆沙从外面跑进来,看着陆子煜手里寒光闪闪的银针,忍不住的抱住了林谷雨的大·腿,“娘,怕!”

“不怕!”林谷雨直接抱着豆沙朝着外面走去,只要看不到了,豆沙也不会害怕。

池航躺在床上,看着陆子煜毫不犹豫的在他的身上插针,感激的说道,“大夫,真的是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

“没必要谢我!”陆子煜垂着眼帘,看也不看池航,冰冷的话语从薄唇吐出,“如果没有她,你早就死了。”

顿了顿,陆子煜抬眸看了一眼池航,接着说道,“若不是为了她,我不会来这的。”

池航脸上有些尴尬,臊的满脸通红。

等着陆子煜将池航身上的最后一根针拔起来,毫不犹豫的全都收起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林谷雨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抱着豆沙回头望去,就看到陆子煜朝着她这边走了过来。

“真的是谢谢你了。”林谷雨笑着说道,“一会留下来吃饭吧。”

“不吃了。”陆子煜的目光冷冷的看了一眼豆沙,在望向林谷雨的时候,满脸都是温柔,“我回去还要去忙别的事情,等他好起来,不知道你能来我们陆家医馆吗?”

原来他来这里是找她的。

林谷雨自谦道,“我不过就是知道一些简单的看病的方法,懂得并不是很多。”

“我相信我所看到的。”陆子煜斩钉截铁的说道,“到时候每个月至少二两银子,你可以考虑一下。”

二两银子。

林谷雨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送走了陆子煜,林谷雨接着洗衣服,等收拾好了这一些,这才去做午饭。

池航呆呆的躺在床上,目光随着林谷雨的动作移动,等她和豆沙两个人吃完饭,林谷雨就端着刚刚给他单独煮的粥走到了床边。

“你最近只能吃一些清淡的。”林谷雨将勺子在碗里搅拌了一下,随后拿到嘴边轻轻的吹了一下,这才递到了池航的嘴边。

“都是我给你添麻烦了。”池航抬眸望了一眼林谷雨,忍不住失落的说道。

林谷雨毫不犹豫的将勺子递到池航的嘴边,“你想太多了,我还指望你好起来带我去山上打野味!”

自从来到这边,林谷雨就吃了一次肉。

以前林谷雨还是挺喜欢吃肉的,但是来到这里,就吃过一次,那一次还没好意思多吃。

什么时候能随随便便肆无忌惮的吃肉。

池航听着林谷雨的话,双眸猛然一亮,神情有些激动,“我以后还能打猎?”

“好起来自然是可以的。”林谷雨淡淡的说道。

豆沙趴在床边,床到他的肩膀,一双眸子亮晶晶的望着池航,“爹笨,不能吃饭。”

“不是不能吃饭,”林谷雨伸手捏了一下豆沙的肉肉的小脸,笑眯眯的说道,“你爹生病了,所以不能自己吃饭。”

“我能吃!”豆沙骄傲的说着,手使劲的抓着床单,两条小腿在床边扑腾着,想要爬上来。

池航被豆沙说的脸都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转眼间,一个半月过去了,这段时间,陆子煜每隔一天都回来帮着池航施针。

陆子煜将针全都放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躺在床上的池航,随即走到林谷雨的身旁,“应该可以了。”

“还是再养养吧,”林谷雨有些不放心的说道,“这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这才四十多天。”

之前池航没有摔到腰的时候,他每天都会上山打猎,从来都不会想着他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试试看。”陆子煜这么勤快的跑来这边,不过就是想要让池航好起来,那样就能将林谷雨拐到医馆去了。

陆子煜看中的是林谷雨的医术。

虽然林谷雨并没有在他的面前展现什么,越是这样,陆子煜越觉得林谷雨医术一定很好。

“我可以的。”这些天对着陆子煜的冷脸,就算是泥人,也有几分的脾气了。

林谷雨走到池航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着池航。

“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赶紧说,”林谷雨担心的说道,“到时候早发现早治疗,省的麻烦。”

池航一手抓着林谷雨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扶着一旁的桌子,紧张的站起身。

不疼了,原来疼的要命的感觉没有了。

池航一脸欣喜的望着身边的林谷雨,双眸中满满的都是兴奋。

“不能运动太久,”林谷雨眉头轻蹙,池航现在看起来没事,并不代表他真的完全好了。

好久没能像正常人一样站起来,这种感觉带来的兴奋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形容的。

林谷雨小心翼翼的扶着池航躺下,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等过段时间你就能完全好了。”

池航听着林谷雨的话,嘴角抑制不住的勾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陆子煜看着那两个人亲密的样子,总觉得有些不舒服,眉头微微一皱,上前一步。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陆子煜开口说道,目光落在林谷雨含笑的脸上,心里有些堵的慌。

等着池航躺下了,林谷雨细心的两床单给他盖上,起身望向陆子煜,“陆大夫,真的是辛苦你了,我送你出去!”

两个人边说边朝着外面走去,走到门口,林谷雨目送着陆子煜的马车离开,正要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周氏笑颜如花的送着一个穿的很漂亮的姑娘出门,不远处还停着一辆马车。

林谷雨好奇的望着那个姑娘离开,耳边传来周氏开心的放肆大笑声。

还真的是奇怪,周氏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大笑。

林谷雨低头朝着里面走去。

这两天,林谷雨隐隐约约的听着池家传来欢声笑语,似乎有什么大喜事。

今日阳光正好,林谷雨扶着池航从屋里出来,早就准备好椅子放在墙角边上,扶着池航过去坐下。

“我现在自己能走了。”池航看着比自己低一头多的林谷雨,声音轻柔,“你就不要担心了。”

等着池航坐下去,林谷雨这才松开手,缓声说道,“家里的药不多了,我打算上山去采药。”

“采药?”池航想到他现在的情形,眉头微微一皱,担心的说道,“家里不是还有些银子吗,还是别去采药。”

山上野兽众多,路途崎岖,万一再出了什么事情,池航不敢想下去,眉头紧皱着望向林谷雨林谷雨。

林谷雨微微勾唇,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声音轻柔,“没事,我小心点就好了。”

家里的药不多了,林谷雨不想再从陆家医馆里面拿药了,她总觉得欠陆子煜不少的人情。

“我也快好了。”池航担忧的说道,“现在不吃药也没事的。”

“不过就是去山上采药,又不是去深山打猎,不用担心的。”林谷雨说着,将一旁装满木柴的竹篓收拾干净,系上带子,随后背在身后。

豆沙本来蹲在一旁数蚂蚁的,看着林谷雨的动作,连忙走到林谷雨的面前。

“娘。”豆沙抬手轻轻的拽了一下林谷雨的衣袖,一双眸子全神贯注的望着林谷雨。

“你和爹爹在家,好不好?”林谷雨弯下身子,蹲在豆沙的面前,轻声说道,“娘出去办点事情。”

“去,去!”豆沙小手紧紧的抓着林谷雨的衣服,恋恋不舍的。

“孩子不想你离开,你就别去了。”池航坐在原地,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暖暖的。

等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池航的心微微一颤,他们这个样子好像是一家人。

他,忽然间有些后悔了,不想和她分开。

“娘一会就回来,”林谷雨伸手想要将豆沙的小手掰开,只是豆沙一直紧紧的抓着林谷雨的衣袖,怎么都不愿意松开。

林谷雨也担心她的力气太大了,豆沙会手疼,只能小心翼翼的掰开豆沙的手。

“这是要做什么去?”陆子煜从外面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林谷雨和豆沙两个人僵持着,缓步走了进来。

林谷雨一回头,豆沙连忙紧紧的搂着林谷雨的脖子。

小孩子是很可爱,就是实在是太粘人了。

这样粘人的豆沙,让林谷雨有些头疼。

林谷雨抱起豆沙,转身看相陆子煜,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她的目光落在陆子煜手里拎着两大包东西。

“他的药不多了,我又拿了些来,是按照你原来的方子抓的药。”陆子煜缓部走到林谷雨的面前,声音温柔如同春日的阳光,“给你放一边了。”

陆子煜几乎每隔一天就会过来,明明他应该有更多的事情要忙的。

“多少钱?”林谷雨的眉头微微一皱,纠结的开口。

陆子煜嘴角上扬的弧度像是被冰霜凝固了一般,在回眸看向林谷雨的时候,脸上带着温柔的表情,“不值钱。”

将药放在外面的木柴上,陆子煜优雅从容的走到林谷雨的面前,“不用去山上采药,那边太危险了。”

林谷雨走到池航的面前,将豆沙放了下来,“别人都说亲兄弟明算账,陆大夫你每次都给我们这么大的便宜,你的药铺还能赚钱吗?”

陆家家财万贯,这点小钱,陆子煜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

只是,是陆子煜奇怪的是,他要是免费给人家送药,那有些人家一个个巴不得,也不会遇见林谷雨这样送钱的人。

越是靠近林谷雨,陆子煜越是看不清这个女人。

在这个男人为天的世界,一个穷苦人家的女人,会看病不说,而且医术绝对不会在他之下,她的身上好像有越来越多解不开的谜。

“不过就是一点药钱,不足挂齿,我还指望林姑娘日后能在我的药铺帮忙。”陆子煜从善如流的回答。

早先时候,他已经让人来打听了。

本来嫁给池航的应该是她的姐姐,但是她的姐姐人跑了,她被逼着嫁过来。

她应该讨厌池航才对,只是她看池航的表情,似乎并不讨厌他。

“日后我若是有时间,自然是很愿意去陆大夫的医馆帮忙,只是现在,”林谷雨说话一顿,眉眼之间带着些许的为难,“这账还是算清楚的好。”

池航抬眸看向陆子煜,笑着说道,“谷雨说的对,毕竟我们两家并不是很熟。”

陆子煜听着池航这么说,脸上蒙上了一层冰霜,开口道,“五百文。”

“会不会太少了?”林谷雨担心的问道。

“并不会,不是什么贵重的药材。”陆子煜不情不愿的说道。

林谷雨笑着进屋拿钱出来,递给了陆子煜。

“我一会上山采药,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就不留你吃饭了。”林谷雨觉得陆子煜这个人还不错,每次陆子煜给池航看病都不收钱,作为回报,林谷雨每次都留陆子煜吃饭。

“正好,我店里的药材也不多了,”陆子煜从容淡定地说道,“我也去采药!”

这话听着就感觉不对。

林谷雨的眉头轻轻的蹙起,目光平静的落在陆子煜的脸上,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东西,只是让林谷雨失望的是,她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林谷雨觉得一会就会回来了,让池航在家里看着孩子,和陆子煜两个人一起朝着山上走去。

林谷雨的身上背着一个小竹篓,陆子煜什么也没有拿,从容不迫的走在林谷雨的身边。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走了一会,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大地,似乎要将大地烤熟。

林谷雨偏头望向陆子煜,微微抿唇,“你没事的话就回去吧,这里实在是太热了。”

陆子煜手持一把白纸扇,优雅从容的扇着,漫不经心的给林谷雨扇着扇子。

“还好。”陆子煜悠悠然的开口说道。

林谷雨没有说话,默默地朝着前面走去,在她看来,陆子煜明明可以回家享受舒服的生活,但是却跟着她在外面晒太阳。

陆子煜回头望向林谷雨,她的脸上沁出丝丝汗水,脸也有些发红,陆子煜担心的开口问道,“不如我们现在休息一会?”

林谷雨轻轻的摇头,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没事,多采点药,早点回去,一会还要做午饭。”

陆子煜的眉头微微一皱,心里有些不舒服,却没有说出来,只是静静的看了一眼林谷雨,“他娘不是也在家吗?”

周氏?

林谷雨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接着说道,“我们早就分家了,她才不会帮忙。”

池航病重的时候,周氏就这么狠心的分家,想到这,林谷雨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悦。

走了好久,才看到零星的几株药草,实在是少的可怜。

陆子煜像是明白林谷雨的想法似的,站在她旁边,低头看着林谷雨采药,“很多人都知道简单的药草,那些是被他们采了卖钱。”

林谷雨将药丢到了竹篓里面,四处看了看,开口说道,“看来以后要是采药,还是去山里的好。”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陆子煜不赞同的开口道,“山里的野兽格外的多,还是不要去的好,不是说他就是从山里被野兽追赶摔下来的吗?”

林谷雨脸上的表情一顿,“我知道。”

池航是个猎人都不能全身而退,她这样的进去说不定就出不来了。

微微叹了口气,林谷雨忍不住的想到,果然是富贵险中求。

往前走着,陡壁的悬崖峭壁边,竟然生长着一株药草,林谷雨快步朝前走了几步,嘴角勾起满意的弧度。

那株药草离地面估摸着也有一棵树那么高,若是爬树,林谷雨倒觉得很简单,只是这峭壁,林谷雨愁眉不展。

陆子煜也看到了,眉头紧促蹙,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林谷雨已经将身上的竹篓脱下放在地上,走到悬崖的下面。

“你别过去,”陆子煜快步走到林谷雨的面前,一把抓住林谷雨的胳膊,摇摇头,“实在是太危险了,你别上去了。”

林谷雨看着陆子煜担心的双眸,再抬眸望着上面的药草。

这个草药如果给池航用的话,一定会好的更快,这种药就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现在放弃了,就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能够遇到。

“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林谷雨一直望着上面那棵草药,喃喃的说道,“你也知道的,有些草药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到的。”

听着林谷雨这么说,陆子煜的眉头皱的更紧,脸色难看,“那也不能去,爬上去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一想到那个情形,陆子煜的脸色就更加的难看。

“没事的,”林谷雨笑着看向陆子煜,缓缓的说道,“我小心点就好了。”

林谷雨决定的事情,抬眸认真的算计着爬上去的路线。

陆子煜站在林谷雨的身后不远处,目光静静的落在那个林谷雨的身上,随后又忧心忡忡地抬眸望了一眼陡峭的悬崖边上的那棵草药。

那棵草药虽然可遇不可及,不过池航现在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没必要为了非要用这棵草药。

陆子煜上前一步,一把抓起林谷雨的手,用力一拉。

“啊?”林谷雨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陆子煜的面前跌去,头重重的砸在了陆子煜的身前。

右手被他抓的格外的紧,林谷雨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身子朝后退了一步。

她使劲的挣扎了一下右手,可陆子煜抓的格外的紧。

“你放手!”林谷雨的眉头微蹙着,眸中带着的不悦,冷着脸说道。

她不喜欢陌生人的碰她。

“我去。”陆子煜抬眸看了一眼草药,眼神黯然垂下,留恋似的松开了林谷雨的手。

林谷雨猛然将手缩回去,脸上的戒备消失不见。

陆子煜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声音低沉,“我爬上去采草药。”

“不用了。”

林谷雨二话不说的直接拒绝了。

开玩笑,如果陆子煜爬上去出了什么事情那怎么办?

像陆子煜这样的大少爷,肯定没有干过什么活,有什么力气,而且攀岩是个技术活,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能做到。

林谷雨在现代的时候就是一名攀岩爱好者,不过在现代的时候,攀岩的时候她的身上总会有绑着安全绳带。

不过这里并没有,她必须不能出一点错的爬上去然后下来。

“我自己上去就好了。”林谷雨微微抿唇,认真的望向陆子煜,“你不用上去。”

陆子煜将扇子别再腰间,伸手将袖子挽起来。

瞧着陆子煜的动作,林谷雨想也不想直接往上爬。

一开始计算好了路线,林谷雨爬着还是很顺,她就像是壁虎一样,很快很稳。

两点之间线段最短,也是最短的路程,但是在攀岩的时候,这一点并不合适。

她现在的身高不过一米五,想要爬上去,自然要找合适的垫脚石。

悬崖峭壁间虽然有很多突出的石头,但是很多石头的形状大小不一样,它们之间的距离不一样,也会对攀岩者带来不同的难度。

攀爬中用手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让身体向上运动尽量贴近岩壁,对不同支点手应抓向何处,怎么样使力都是攀岩者需要注意的。

陆子煜站在下面,惊讶的望着林谷雨攀爬的速度。

他原先也跟着朝着上面爬,不过才几步,他的手抓不到石头,脚也没有办法踩到下一个支点,无奈之下只能从上面下来了。

一开始林谷雨的速度很快,渐渐的慢下来了,上面更加的平滑,连石头也不多。

林谷雨就爬上去了,看到林谷雨离着那株药草越来越近,陆子煜越是担心。

提心吊胆的看着林谷雨药草旁边,不过她和药草还有一段距离,伸手也不一定能够抓的到。

陆子煜的手心里面满是汗水,眉头轻皱着,大气不敢出。

林谷雨紧紧的贴在墙壁上,她现在应该朝着右边爬一些,那样才能抓到药草。

飞檐走壁,林谷雨也不知道在这里有没有人能飞檐走壁,不是很理解那样的人是怎么样克服万有引力的。

站在上面,林谷雨看着右边的药草,深呼吸一口气。

她现在要朝着右边爬了,有的时候左右爬是最难的。

陆子煜担忧的望着林谷雨,他不敢说一句话,生怕林谷雨一个不小心松开了手,不明白林谷雨这样的弱女子是怎么样爬上去的。

只见林谷雨小心翼翼的将左脚提到右脚上方,右脚朝右侧微微转动转动,左脚从上方切入,踩点,右脚飞快地抽出,踩到一旁石头上。

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动作,看得陆子煜心惊胆战。

如果一时之间没有把握好,万一摔下来怎么办?

林谷雨在上面朝着右边移动,陆子煜在下面也跟着朝着右边走。

为什么。

她就这么爱那个男人吗,为了那个男人连命也可以不要吗?

只要想到这一点,陆子煜的胸口就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额头上沁出了丝丝汗水,林谷雨紧咬着唇,双手死死的抓着石头。

手指深深地嵌进石头缝里面,手背早已是伤痕累累。

林谷雨看了一眼那株药草,想到以前看的书。

重生草。

这棵草是传说中的草,传闻吃了这棵草,所有的疾病都会消失不见,效果格外的显著。

在现代,重生草不过就是一个传说,遥不可及的传说。

但是现在,林谷雨漂亮的琥珀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那棵草,重生草已经不是传说了。

重生草一共有十片叶子,中间有一朵黄·色的花。

如果不是因为看到那朵黄·色的话,林谷雨估计一时半会还没有认出来。

手使劲朝着右边伸去,想要去够那棵药草,只是她的手还不足够长。

使劲的朝着那边伸去,林谷雨半个身子都倾过去,还是不能够到。

还要在往那边爬。

林谷雨紧紧的贴着墙壁,看着旁边的那些石头,小心翼翼的爬过去。

爬了一步,近了一点,林谷雨总算是可以够到了。

靠得近了,林谷雨清楚的看到它的根长在石头缝中,似乎还没有完全长进去。

如果能将它带回去自己栽种的话,那样就好了。

想到这,林谷雨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眸中带着淡淡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挪了一步,林谷雨将药草连根拔起。

采到药了,林谷雨一手紧紧的抓着石头,身子紧贴着墙壁,看着手里的那株药草,林谷雨的嘴角缓缓的勾起。

真是太好了。

陆子煜在看到林谷雨拿到药草的那一瞬间,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你快点下来吧!”陆子煜看着林谷雨在上面发呆,忍不住的开口叫道。

听到陆子煜的声音,林谷雨连忙将药草放到腰间,小心翼翼的朝着下面爬去。

按照原来的路线下去是最简单的方式了。

林谷雨先是朝着左边走了几步,这才谨慎的朝着下面走去。

陆子煜看着林谷雨只有脚尖踩在石头上,心里担心的要命,却有不敢多说话。

渐渐的林谷雨发现她的体力透支了,有的时候力不从心。

林谷雨觉得头有些晕,停止了下去脚步,靠在悬崖边上,微喘着气。

这具身体还真的是脆弱,她不过才爬了一点,现在就累的要命。

双眸紧闭着,等着林谷雨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深呼吸了一下。

她现在指望不上别人,如果想要安全的活下去,就只能靠着自己。

林家真的是穷,没吃的,哪里来的好体力。

林谷雨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休息了一会,林谷雨的身体总算是好一点了,小心翼翼的往下爬。

上来比下去简单。

林谷雨下去的时候需要看着下面的石头,这样就有些困难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踩到。

陆子煜手心里冒着冷汗,紧张的望着林谷雨,也不知道林谷雨能不能安全的爬下来。

眼见着林谷雨还有两个人高的时候,她就不动了。

陆子煜担心的望着林谷雨,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你怎么样了?”

林谷雨紧贴着墙壁,胸口起伏,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粗喘着气。

以后要经常锻炼,林谷雨忍不住的这么想着,眉头皱的更紧。

“没事。”过了好一会,陆子煜才听到林谷雨沉闷的声音。

林谷雨垂眸看了一眼地上的陆子煜,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快要到下面了。

在坚持一下就好了。

林谷雨左脚小心翼翼的朝着下面踩去,一开始总是踩着空,好不容易站稳了,林谷雨右脚松开朝着下面探寻去。

心跳忽然间露了一拍。

林谷雨觉得左脚的石头似乎有些松动了,右脚还没有来得及踩上石头,左脚的石头毫不留恋的朝着地上坠去。

双手死死的抓着石头的缝隙,林谷雨背后冷汗直冒,整个人凌空了,双脚在半空中自然垂着。

手腕被石头磨破了皮,血缓缓的流出,林谷雨疼的冷汗直冒。

阳光从空中直直的垂下,落在林谷雨的双眸中,林谷雨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

头有些晕。

林谷雨知道她这是低血糖了。

陆子煜惊慌失措的看着林谷雨在半空中,看着她没有一点的动作,忍不住的开口叫道,“快踩住石头!”

如果脚下不踩着东西的话,林谷雨双手没力的时候,很容易会从上面坠下来。

想到这,陆子煜捏了一把冷汗。

林谷雨抬脚摸索着,好不容易踩到一块石头,正要抬起另外一只脚去踩的时候,双手抓着的石头也松动了。

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仰去。

完了,她会不会就这样被摔死?

在这个时候,林谷雨感到害怕了。

陆子煜吓得脸色苍白,慌乱的跑到林谷雨的下面,双手张开着。

在她掉下来的那一瞬间,陆子煜觉得心难受的要命,她要是死了的话,他也不想活了。

他想陪她一起去死。

陆子煜漆黑的瞳孔惊恐的不停放大,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她坠落下来。

相关文章:

男人应该和几个女人做|我趁校花睡觉时脱下她内裤

【精选】特战尖锋小说在线全集全本阅读

被健身教练玩晕*被班级男生拖去宿舍

《恃宠而婚:怦然心动》—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高肉失禁尿出来abo_女主体内被猫尾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