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着和狗狗做了一下_肛门指检是什么感受

2021-09-07 20:14 · 新商盟

几天卢畊弘跟多年不见的哥们徐岱川吃了顿饭,见过他老婆以后一直念念不忘,夜里都不知梦了那女人几回,早上醒来觉得自己挺无耻的。

这天卢畊弘去医院做检查,来到科室了还有点害羞,主要是因为他看的是男科。

谁知见到医生后他更害羞了,因为那医生居然就是他哥们徐岱川的老婆伍苇静。他光顾着害羞,都没注意到挂号单上医生的名字。

伍苇静见到他也愣了,问他说:“你来这里干嘛?”

在不合适的地方重遇想见的人,卢畊弘尴尬得直想找个地缝钻,结结巴巴的说:“看……看病。”

说完想到他这些天梦见伍苇静的事,再一看伍苇静妖娆的身段跟白大褂下露出的丝袜美足,仿佛秘密被发现一样,他都没好意思看伍苇静。

伍苇静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是因为她职业的特殊性让熟人发现了。

略一犹豫她跟卢畊弘说:“我给你找个别的医生吧。”

卢畊弘知道她是为了避嫌,因为她亲自给卢畊弘看的话太尴尬了。

谁知没多一会儿她回来不好意思的跟卢畊弘说:“别的医生都没空。要不,还是我帮你看吧?”

卢畊弘内心是拒绝的,不想让她见到自己不好的一面。

但想到他来这科室也算是暴露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既然伍苇静那么大方,他作为男人,自然不好太过扭捏,于是点头说:“好。”老脸却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

伍苇静喝水润了下嗓子才问他说:“你哪里不舒服?”

她长的真不赖,一米六八的个儿,长腿细腰,体型略显丰腴,典型东方美女的脸型,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喜欢。

卢畊弘看着她失了会儿神才干咳一声说:“我……我……”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是医生。”伍苇静温柔的给他鼓劲。

卢畊弘知道必须要说了,就鼓起勇气说:“我好像有点不行,关键时刻总是......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不好说,我得看过才知道。”伍苇静有些惋惜的看卢畊弘,然后起身把门关了,回来坐回座位跟卢畊弘说:“你过来这边,让我看看。”

卢畊弘听了呼吸一滞,心跳得飞快。

到她面前站住,手有点抖的放在皮带上,卢畊弘犹豫了。

伍苇静是他哥们的老婆,今天这事要传出去,那兄弟可能都没好意思做了,卢畊弘怕以后再也见不着伍苇静。

伍苇静还以为他是害羞呢,边戴手套边跟他说:“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一天都不知道看过多少病人,你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个。”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卢畊弘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胆小,就硬起头皮把裤子褪了。

第2章

卢畊弘没好意思看她检查,于是抬头望天,但激动得有些难以自制。

伍苇静一声惊咦,问他说:“你这不挺正常的吗?”

卢畊弘忙解释:“不是这样的,我的意思是说,平常是没问题的,只是每到我跟女孩在一起,就颓了,根本没办法办事。”

聊这样的话题,卢畊弘有点害羞,但又觉刺激,心里想着伍苇静,不禁浑身燥热。

“这样啊。”伍苇静似乎早对这样的对话免疫,她说话时脸上波澜不惊,说完低头继续检查。

卢畊弘忍不住偷偷看她,望着她低垂的发鬓跟秀美的容颜,心里一荡。

伍苇静检查不出什么来,递给他一个小瓶子说:“我需要采集一些东西化验,麻烦你了。”

卢畊弘都愣住了,尴尬的说:“在这里吗?”

“喔!我先回避吧?”伍苇静把手套脱了扔垃圾篓里。

卢畊弘哪舍得她走呀,于是说:“不用了。”

“那我这样吧?”伍苇静背转身对着他。

卢畊弘看着她的后背一阵激动,想冲过去抱她。

他这辈子都没试过在女人面前这样,更何况是在哥们的老婆面前……不对,是后面。

因为他喜欢伍苇静,所以感觉特别强烈,可就在关键时刻,门突然被拧开了,随后一个俏丽的倩影出现,传来一把稚嫩而动听的女音:“伍医生,单子我给你拿过来了……”

进来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小护士,长着一张漂亮的萝莉脸,身材不高,只有一米六二左右,但成熟女人该有的她都有了,而且线条非常完美。

她毛毛躁躁的进来,一看到卢畊弘就愣住了,震惊捂着小嘴儿。

卢畊弘看到她后一哆嗦,而后窘得不行。

幸好走廊里没人,要不然就难看了。

那小护士终于醒悟过来,慌忙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

第3章

她要开门出去,却被伍苇静喊住了,责怪她说:“你怎么进来不敲门?病人是需要隐私的,没见我在看病吗?”

“我……我……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那小护士瞄卢畊弘一眼,可能是觉得卢畊弘帅,脸就红了。

伍苇静板起脸来说:“下次别这样了,再这样就扣工资。”说完看卢畊弘一眼,脸上似笑非笑。

“哦!”小护士应了声,过来把单子递给伍苇静。

卢畊宏有少许的萝莉情结,就近看着那么可爱的小护士,不由得有些愣神,被伍苇静发现都没注意到。

小护士走了伍苇静才揶揄着跟卢畊弘说:“喜欢吗?”

卢畊弘一听就知道她指的什么了,他腼腆的说:“没,不是那么一回事,我是觉得她长得像我妹妹。”

“真的吗?”伍苇静一副不信的模样。

“真的。”再假都要当成是真的,实际上卢畊弘也确实有个妹妹,而且样貌不比刚刚那护士差。

伍苇静似乎是信了,她不在那话题里纠缠,想想跟卢畊弘说:“你的情况我大概猜到了一些,这应该是心理问题,不过还不能确诊。”她拿钢笔敲着桌面沉吟半晌跟卢畊弘说:“这样,我有个办法应该能帮到你,不过在这里不是很方便。等我下班以后,我带你去个地方。”

卢畊弘答应说:“好。要不,我等你下班吧,反正我今天休息。”

伍苇静说:“行。”完了笑眯眯看卢畊弘,越凑越近,卢畊弘还以为她要对自己做什么,正紧张呢,却听她说:“妹妹的借口就不要说了。你是不是喜欢刚才那个小护士?她叫潘小米,新来的实习护士,还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介绍?”她吹在卢畊弘脸上的气息香香的,弄得卢畊弘的心痒痒的。

卢畊弘虽然意动,还是慌忙摆手说:“不行不行,我都三十了,那小姑娘最多十八九岁,不合适。”伍苇静知道他单身。

伍苇静格格笑说:“你们才差十一二岁,现在的小姑娘就喜欢大叔,没准她喜欢你呢,要不然她看你怎么老脸红?”

卢畊弘也不知道自己伤到哪根筋了,听见伍苇静这么说,竟然有点生气,继而冲动的跟她说:“我不喜欢小姑娘,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知性女人。不瞒你说,其实你是我的理想型,要不是你已经嫁给徐岱川的话,我都想追你了。”

“你瞎说什么呢?”伍苇静被他弄得慌了手脚,推他出去说:“你在外面等吧,现在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了,我一会儿找你。”

卢畊弘到门诊大厅坐着,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暴露了内心的想法,也不知道伍苇静信不信。

第4章

冲动是魔鬼呀!早知道我就答应她接受那小护士做相亲对象了,她我是没指望了,那小护士要便宜了别人,还挺可惜的,难得我有人保媒,正是最好的时机。

不过那小护士对我可能没什么好感吧,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误会我那是瞒着伍苇静在伍苇静后面做猥琐事,因为我们之前的样子实在太像是我自己肆意妄为了,就算伍苇静说了是治病,只怕很少有人会信吧。

卢畊弘在那胡思乱想,好不容易等到下班,伍苇静过来跟他说:“走吧,我约好人了。”

卢畊弘好奇问她说:“约好人?”

“哦!我约了个人帮你治病,费用得你自己出哈,没问题吧?”

卢畊弘恍然点头说:“行。”

卢畊弘开了车来,伍苇静绑安全带的时候有点费劲,他就欺身过去说:“我来吧。”

帮伍苇静绑的时候,他几乎是贴在伍苇静身上的。

不知道为什么,伍苇静居然没有往后缩,反而挺直了腰板,卢畊弘觉得她的气息十分的好闻。

离身后,伍苇静往下一看,竟跟卢畊弘说:“你看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啊。”

卢畊弘算是听出来了,她故意测试自己呢。

可能是因为之前暴露了想法,卢畊弘挺心虚的,但又忍不住向她表白:“其实,我跟别人在一起的时候没这么容易的,可能是因为你是我的理想型吧!就是不知道关键时刻还会不会那样。”

“你瞎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再这么跟我说话,我是你兄弟的女人。”

卢畊弘心说,屁啊,我跟徐岱川虽然是哥们,但其实感情没有想象中那么深,小时候他还经常欺负我,只是出社会以后,感情有了升华。

很多人都这样,不管是同学还是发小,以前再不好,好像出了社会关系都会变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卢畊弘嘴硬辩解:“我只是做个假设,又不真跟你......”

伍苇静白他一眼,不再说话,他却是注意到伍苇静脸挺红的。

经过一家三星级酒店,伍苇静跟卢畊弘说:“从这里进去吧,我约的人应该开好房了。”

卢畊弘听着很是好奇,怎么治病治到酒店里来了?

到前台一问,拿到钥匙伍苇静就带着他往里走。

卢畊弘跟在伍苇静后面,看着她的腰一扭一扭的,不禁浮现一个想法……她不会是因为我接连的暗示,借着治病的幌子,实则是想跟我......

回想那晚跟她和徐岱川吃饭,卢畊弘总感觉他们的感情不太好,要是猜中的话,卢畊弘就有得乐了。

正想着,伍苇静突然停步,卢畊弘刹车不及就撞她身上了。

她回头嗔卢畊弘说:“你干嘛呢?走路不看人的吗?”

卢畊弘困窘的说:“对不起,下次你让我走前面。”

第5章

伍苇静耍小性子拧卢畊弘一下才开门,却不知卢畊弘因为刚才的接触都嗨翻了。

看到房里真有个女孩,卢畊弘才知道自己误会了。

伍苇静真是约了人给他治病的,只是那女孩他瞧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说呢,那女孩长得挺漂亮的,二十三四的年纪,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可她的妆容衣着,实在太像娱乐城坐台的了。

脸上画得跟妖精似的,一条小裙子,又短又紧,把她的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一米七的个儿,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大长腿,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腰以下全是腿”,竟还踩着恨天高,高度直逼一米八二的卢畊弘。

她那双大长腿上裹着黑丝,上方是条抹胸,也是又短又紧,底下的小细腰上,肚脐眼那儿挂着个小银环,银环上坠着半圈细小的铃铛,走动时隐隐能听到“叮铃铃”的脆响,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女人。

她过来跟伍苇静打招呼,嚼着口香糖,痞里痞气的拿下巴指卢畊弘问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病人吗?长得还挺帅的。”说着她勾卢畊弘的下巴看,就像挑牲口,看牲口牙口好不好一样。

卢畊弘不满的挣开以后,她格格直笑,说:“哟!还害羞呢?多大的人了。”

卢畊弘让她说得满脸通红,拉伍苇静到一边问说:“她是什么人?跟咱们治病有什么关系吗?”

那女孩也不介意,见他们有话说,就跟伍苇静说:“你们先聊着,我洗个澡。”说着边脱上衣边进洗澡间,看得卢畊弘又是眼馋又觉不好意思。

伍苇静拧了他一下他才回神,小声跟他说:“她是干那个的,你明白吧?我以前是妇科的,曾给她看过病。后来职业需要,我就跟她有了些业务往来。我找她来呢,就是想看呆会儿你什么反应,才好判断你的问题有多严重。你不介意吧?”

什么不介意?卢畊弘太介意了。

他喜欢伍苇静,伍苇静却让他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那么亲密,那他以后还怎么追她?

但一想到这是治病,如果自己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的话,追她就是妄想,无奈之下卢畊弘只好说:“好吧,我可以跟她试一下,但不真来,可以吗?”

“想得挺美的,你知道她什么价位吗?还真来,最多诱你一下,不过你应该也来不了吧?”伍苇静说完想笑,可能顾虑卢畊弘的面子,就憋住了,脸涨得通红。

卢畊弘听朋友说过,有些极品的坐台,一次能要好几千块。依着那女孩的颜值,卢畊弘估计应该也差不多,不禁咋舌,伍苇静为了找人辅助她给病人治病,还挺敢下本的。

他们聊没几句那女孩就出来了,手里拎着高跟鞋,赤着脚,脚趾甲红通通,跟她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

第6章

她身上只裹着条短短的浴巾,脸上却没半点羞涩,把高跟鞋一扔,大大方方的问卢畊弘说:“你要洗一下吗?”

卢畊弘咽了下口水,忙说:“要。”说完就跑进洗澡间了。

听见外头那女孩格格直笑,卢畊弘觉得自己糗出大了,今天是他这辈子干过的最大胆的事,他平时看个女孩都偷偷摸摸的,这次居然被女人调戏,尽管不一定来真的。

见到洗澡间里挂着那女孩的衣物,卢畊弘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安,看了下却不敢拿下来,因为像这种坐台的女孩,谁知道她干不干净。

为了给伍苇静一个好的印象,卢畊弘也想在那女孩面前挣回点面子,着实大力搓洗了一番。

出去的时候,那俩相谈甚欢的妞看着他眼睛一亮,那女孩夸张的说道:“没想到你收拾一下会这么帅。”说完撩他说:“要不,咱们友谊交流一下好不好?只要你能行,我不收你钱。”

伍苇静打了她一下,引得她格格直笑,逗趣说:“伍医生,你坏哦!行,我不跟你抢。”

伍苇静懒得理她,叫卢畊弘到床上躺下。

卢畊弘挺不好意思的,尤其这里有两个女人。

但想到怎么都是要出来献丑的,犹豫着也就脱了。

裤子一去,那女孩倒吸口凉气跟伍苇静说:“伍医生,他这是有病吗?我不信。”

卢畊弘听着有些骄傲,没办法天生的。

伍苇静淡然说道:“是真的,他说关键时刻都不行,我才找你来的。放心,就诱他一下,不真来。”

“既然不真来,那你怎么不亲自出马?”

那女孩的话刺激到伍苇静了,弄得她有点慌,强行管理表情,板着脸说道:“我是医生,我有别的事要做……”

她说不下去了,卢畊弘却是浮想联翩。

跟那女孩相比较,卢畊弘还是希望是她的。

伍苇静不好意思在这话题里纠缠了,强行改变话题叫卢畊弘躺到床上。

卢畊弘一躺下她就跟那女孩说:“你开始吧。”

那女孩没有半点害羞的意思,伍苇静一指挥,她很快进入状态,然后居高临下冲卢畊弘抛媚眼说:“帅哥,我来了哦!”

卢畊弘听着一激动,她看着格格直笑。

伍苇静不满的说:“认真点,这是治病。”

那女孩突然一愣,脸上带着愕然的表情,卢畊弘垂头丧气的不敢看伍苇静。

伍苇静看见以后愕然道:“原来是真的呀!我还以为是你编的呢。”

那女孩不服气,又是一阵努力,见卢畊弘始终没反应,她觉得挺没面子的,下来气鼓鼓的说......

第7章

“伍医生,他嫌我长得丑呢,这我可没办法。活我可干了,工钱不能少。”

卢畊弘听了忙捡起裤子问她多少钱。

她看着卢畊弘的脸一番纠结,最后咬牙说:“算了,看在你这么帅的份上,姐今天免单。”说完她进洗澡间拿衣服出来,背对卢畊弘穿将起来,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卢畊弘看着流口水,惹得伍苇静嗔他说:“早干嘛去了?”说着打他一下。

那女孩穿好衣服见他们那样,格格笑道:“伍医生,你们干嘛呢?我还没走呢,打情骂俏也等我走了再说啊。我还是快点走吧,免得呆会儿又怪到我头上。”

她说走就走,留卢畊弘跟伍苇静两个人在房间里面面相觑,窘得谁都不好意思说话。

最后伍苇静应该是受不了了,拣起手提包低着头匆匆就走,走到门口才停下,纠结半晌,咬着牙回头跟卢畊弘说:“我就不信你真不行。你这应该就是心理问题,怕生,只要克服了第一次,以后应该就不会这样了。”

说着她回来把外套脱了,让卢畊弘躺在床上说:“你别动,我再试一下,不许你主动碰我,听到没有?”她脸红得可以。

卢畊弘都懵了,她这是要亲身试验?

卢畊弘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就热血沸腾,僵直着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伍苇静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终于下定决心像刚才那女孩一样。

换了个人感觉就是不一样,可能真像伍苇静说的那样,他怕生,而他跟伍苇静算是有点熟了,所以......

卢畊弘试探问她说:“你……你就这样吗?”

“就这样。”伍苇静的脸似乎冒着热气,卢畊弘能感觉到她的羞涩,但她还是很大胆。

见卢畊弘一直很精神,伍苇静很诧异,说:“没事啊,怎么你跟小茹会那样?”小茹就是刚才那女孩,也不知道是真名还是假名。

卢畊弘觉得问题还没真正解决,就提醒她说:“可能是因为咱们没那么彻底。”

相关文章:

绝品阔少火热上线 /绝品阔少小说免费全文

贱人趴好让我灌满红酒h,母后娘娘|真紧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txt 我的一次3p详细过程#爱的枷锁

让人流水的小黄文1000字|第章小嘴吃巨龙

女主穿越中媚药强了男主|小嫩妇的哀羞正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