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热书《医妃冲天:冷面王爷狂宠妻》全文在线阅读

2021-09-08 07:56 · 新商盟

第3章 带上我啊

柳若曦这才知道,自己遇到了一尊大佛啊!

“你是什么人?”君慕辰疑惑的问。

璃南,竟然还有人不知道他的名讳?

“我是柳若曦。”她大大方方的说,很庆幸自己不必改名换姓。

赵峰看着她失声叫了起来,“安宁侯府的郡主?”

呃,这身体的原主还当真有几分名气,柳若曦扯了扯嘴角儿。

“柳府没落至此吗?”君慕辰皱着眉头,这女人身带鞭痕,衣衫褴褛,很是狼狈。

虽然安宁侯府如今形同虚设,但是她不是被柳大人收养了吗?

柳若曦叹息一声,把刚才听来的故事原封不动的讲了一遍,然后很自然的补充了一句:“我这脑子可能是被柳若芸打坏了,许多往事都记不清了。”

君慕辰眼睛眯了起来,凭她这身手这脾气,是个受气的?

赵峰却失望极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还敢说自己能够医治我家主子?“

“不过是中了寒毒,我暂时没有办法治好,但是可以压制他的痛苦。”柳若曦差点儿咬了自己的舌头,这,这不是她想说的啊!

“你知道病因?”赵峰重新燃起了希望,能够暂时压制也好啊!

呃,柳若曦一扶额。真是见了鬼啊,她怎么总也说一些言不由衷的话啊?而且,那些话是自动自觉的从心里蹦出来的。

“如此说来柳郡主应该是本王未来的大嫂。”君慕辰勾了勾唇角。

君慕杰,你,有眼无珠啊!

“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嫁他。”柳若曦吐出了胸中的郁闷。

君慕辰斜睨着她,“怎么,你怕争不过柳若芸吗?”

他还真看错了她,连夺回自己东西的勇气都没有啊!

柳若曦一撇嘴:“什么好东西?也值得我去争?他跟柳若芸两情相悦,这没什么。你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啊,反正男未婚女未嫁的,一拍两散就是。但是,害我性命,就是他们过于恶毒了。如果没有忠王的纵容,柳若芸未必有这么大的胆子。我还嫁他?下辈子也别想啊!”

这样的男人不趁早分手,还留着等过年吗?

君慕辰一愣,她是这么想的?他还以为她会抢回属于自己的名分呢!没想到,她却是这样的洒脱。

也对,大哥一再拖延婚期,就是她想方设法的嫁了过去,也难免落得被冷落的命运。

“不争了?”君慕辰问,他还打算看一场热闹的好戏呢!

“不要了。”柳若曦是真的弃之如敝履,没有一分的可惜。

人的一生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跟这样的人渣纠缠不休,只会坏了自己的心情和余生的幸福。

当断则断,这是最好的抉择。只是很多人却做不到,有不舍也有不甘。

君慕辰剑眉一扬,唇边浮出清冷的微笑,她倒是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咳咳,”他咳嗽起来,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身子也跟着晃了几晃。

赵峰扶着君慕辰靠近了火堆,主子发病的时候最受不得寒冷。

“郡主,您不是说有办法吗?”他此时只能求助柳若曦了。

柳若曦两眼一翻,他怕不是一个傻子?

“就是我这会儿开了方子,你哪里去寻药材啊?”

赵峰嘴角一抽,他倒忘了这个。

“要不,你打昏了他吧?那就没有这么痛苦了。”柳若曦抱着双臂,很好心的建议着。

君慕辰忍不住好一阵磨牙,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他这会子若是还有一份力气,一定不会放过她!

赵峰愣愣的看着柳若曦,觉得一定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也算主意?

“你要是不好下手,换我来吧!”说着话她就卷了袖子走了过来。

唉,他长得这么帅,看着他这么痛苦,她于心不忍啊!

“不,不劳烦郡主了。”赵峰赶紧挡在君慕辰的身前,这可万万使不得啊!

“走开走开,不要耽误我治病啊!”柳若曦不耐烦的扒拉着赵峰。

切,开个玩笑而已啊!

柳若曦两只手不听使唤了,十根手指灵巧的在君慕辰的头上和手腕处忙碌着,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看得她自己都眼花缭乱。

她的意识还在,可是这具身体却不听她的指挥。

这是什么操作?她问自己,却听不到回答。

君慕辰仿佛被催眠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神态也逐渐恢复安详,呼吸清浅且又平稳,进入了熟睡的状态。

赵峰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还真怕柳若曦胡来,一下子敲昏了主子啊!他靠在君慕辰的身后,尽可能让他睡得舒服一些。不忘对着柳若曦抱拳作揖。

她伸手在君慕辰的眉宇间轻轻揉了揉,他蹙着眉心的样子,看起来格外让人心疼。

赵峰一头的黑线,完了,他家主子女人不得近身的规矩再一次被破坏了。

雷雨声中忽然混入了一阵马蹄声,赵峰侧耳倾听,口中发出尖锐的唿哨。很快,外面有了回应。

呼!他们要等的人到了。

今日回京,行程隐秘。一路上无惊无险,却在临近京城的时候,遭遇了伏击。若是平日,不要说一股流寇,就是千军万马他也是如入无人之境的。但是,他的隐疾已经有了发作的苗头儿,赵峰当机立断,由他护驾二人先行离去,其他的侍卫负责击退敌人。

几名黑衣人鱼贯而入,看到主子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都各自吃了一惊。

赵峰垂首回禀:“王爷,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即刻启程,进了城就安全了。”

君慕辰稍稍迟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夜幕低垂、风凄雨寒。

这些人都是云王的贴身侍卫,早就熟知主子的脾气。众人齐齐躬身一礼:“王爷,您身子要紧,这风雨躲得过,却得谨防敌人去而复返啊!”

君慕辰不再迟疑,他不能连累了这些人的性命,抬腿跨出了门槛儿,已经有侍卫拉过了车马。

“哎哎,你站住。”柳若曦连忙喊住了他,她可不想一个人留在这破草屋里,与一个死人作伴儿。

君慕辰回头看了她一眼,蹙眉问道:“有事儿?”

那个,在人屋檐下,岂能不低头。

“带上我啊!”她略带几分央求的说道,男人嘛,都喜欢扶助弱小

第4章 你能收留我几天吗

“凭什么?你说带就带啊?”君慕辰眉梢儿上挑,原话奉上。

赵峰一滞,他没看错吧,王爷的眼角眉梢似乎闪过一抹清浅的笑意?

“我好歹算救了你的命。”柳若曦咬着下唇,声音放软了一些,好在自己有讨价还价的筹码。

君慕辰沉吟稍许,冷淡的说:“本王不负责你的安危。”

他自己此行吉凶未卜,不愿意再多添一份麻烦。

柳若曦并不介意他的态度,连忙答应下来:“你放心,我护得住自己。”

赵峰正要命人给她带过一匹马来,柳若曦伸手挽住君慕辰的手臂,已然钻入了车厢。

云王府的侍卫齐齐的目瞪口呆,王凯一捅赵峰:“这是哪里来的没规矩的野丫头?”

他们主子何尝与人共乘一辆车马来着?

赵峰嘴角一抽,没有作答,只紧紧的盯着车厢,下一刻主子大概会把她给扔出来吧?

“谁允许你擅自进入本王的马车了?”君慕辰脸色一沉,她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柳若曦很狗腿的一笑:“君慕辰,我这一身的鞭伤,外面下着大雨,又,又衣衫单薄,淋了雨会得病的。你这马车也够宽敞,也不是容不下我。你就忍心看我浸泡在雨水里?”

那些侍卫,身上都有蓑衣斗笠的。

君慕辰微微眯起了眼睛,她说的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

“咕咚!”柳若曦费力的咽下了口水,眼睛盯着面前的糕点,她的胃更空了。

君慕辰把吃碟儿推了过去,“都是你的了。”

柳若曦连声道谢,立刻食指大动,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呃,这吃相!君慕辰揉了揉眉心,这是饿死鬼投胎吗?好歹也是大家闺秀,她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的仪态吗?

“唔,真好吃,你要不要来一些?”她嘴里塞满了点心,口齿不清的问他。

君慕辰摇头,看着她这吃相,他越发没有胃口了。

所有的糕点被她一扫而空,柳若曦这才心满意足的抹抹嘴巴,伸手去倒茶。

“冷的。”君慕辰的语气也是冷的。

柳若曦一笑,“王爷,我还喝过雨水,咽过雪水呢!”

她说的云淡风轻,君慕辰眸子闪了闪,却没有追问,他一向不是好奇心很强的人。

君慕辰一侧头,柳若曦靠在车厢的一角打盹儿,已经睡着了。饿了吃渴了喝困了睡,她倒活得简单。

这丫头虽然衣衫褴褛,形容不整,但是纵使狼狈如斯也难掩天然的俏丽。

一张瓜子脸儿,尖尖的下巴,两道细眉如同远山含翠,长长的睫毛扇子面似的张开,遮住了眼睛。端正挺翘的瑶鼻,水润润的双唇,腮边还残留着点心渣儿。

她睡着的样子安静而又美好,小孩子儿一样的不设防。君慕辰微微凝眉,他有些看不懂这女人哩!

看来她对那桩婚事真的没放在心上,若是皇兄知道柳若曦对他也是万般嫌弃,会不会黑脸?只是那柳若芸的手段确实毒辣了。

风雨交加,行路艰难,众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护佑在车辆的两侧。城门就在眼前了,云王府的侍卫都如释重负,他们又躲过了一次劫难。

他们自己都记不清陪着云王经历过多少风险了,不过他们主子就跟传说中的九命猫似的,每一次都能够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咳咳,”进了城门,君慕辰重重咳嗽几声,她该离开了啊。柳若曦睡得很是香甜,丝毫没理会儿这刻意弄出来的声响,回应他的只有她均匀的呼吸。

君慕辰不耐烦了,伸手在她肩头一拍。

她一惊,立刻睁开了双眼。看到君慕辰,就放松了戒备,揉着惺忪的睡眼,不满的瞪着他。

“进城了,你该回家了。”他说。

“回哪里啊?”她迷迷糊糊的问。

君慕辰:“......”

“或者本王让柳府的人来接你?”君慕辰有些头疼,这一会儿的功夫,她不会忘了自己是谁吧?

“我不回去。”柳若曦立刻反对,这个时候回去,她怕按耐不住心里的愤怒,把柳府闹得天翻地覆。

“那,你要去哪里?”君慕辰皱着眉头问。

柳若曦这才觉得事情不妙啊,这天地之大,却没有她的容身之处啊!

“你,能暂时收留我几天吗?”她惴惴不安的问,抬起一双如水明眸。

君慕辰眼睛都直了,这是要缠上他了?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很久的,等柳若芸得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之后,我就回去。”她急急的保证,唯恐被他拒绝。

眼下,也只有这么一条出路了。

君慕辰一皱眉,她遭了这场算计,对柳府和他的皇兄都失望至极。

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这是收留呢还是私藏呢?

“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说。”柳若曦从来不做强人所难的事情,打开车门就准备跳下去。

君慕辰在车门打开的时候,抬手拦住了她,语气依旧淡淡的:“你,可有安身之处?”

柳若曦淡然一笑:“无需王爷挂念,总有办法活下去的。”

有墙依着没墙站着,她最大的本事就是在任何艰难的环境里都能硬气的挺过去。

车门一开,凉气扑面而来。君慕辰裹紧了衣服,向往张望着。风势渐弱,雨却更大了,天地已经连成了一片。

“你身上的伤需要处理,暂且跟本王回去。”君慕辰首先找了个理由说服自己。

柳若曦扯了扯唇角,笑得灿烂:“多谢,我会尽快离开,不给你添麻烦。”

君慕辰默然无语,自己什么时候也有了一副慈悲心肠?

“打道回府。”他传令下去。

赵峰一愣,他没听错?

“王爷,柳郡主还在您的车上。”

主子莫不是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多话!”君慕辰冷冷的呵斥。

一个大活人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用得着别人提醒?

赵峰拧眉沉思,王爷一向冷面冷心,与女人素无往来,但是对这个落魄的郡主,似乎不一样啊!为了她,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了自己的原则。

这姑娘,有过人之处?

相关文章:

女仆h_女朋友日出水了的视频

动漫女生衣服被仈光图片/女孩把腿张来男孩子桶的视频

首席护花使者|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_乱小说录目全文

极品老木匠|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_贞洁美妇沦陷

护士长被院长叫到办公室谈话~听了会湿的女喘声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