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神婿》唐锐小说,《天降神婿》唐锐阅读

2021-09-08 15:15 · 新商盟

第一章 受尽屈辱!

  云海市郊,一片庄重的陵园之中。

唐锐跪在一块墓碑前,身体克制不住的发抖。

“楚家看上了这的风水,限你一小时内把坟迁走,好让楚老太太入土为安!”

小舅子的话,像是冰瀑一样浇在身上。

别人过世,却要占他母亲的墓,这什么道理?

三年前,母亲病逝,唐锐选择去林家冲喜,入赘为婿。

他在林家任劳任怨,受尽屈辱,就为换一笔钱,将母亲安葬在全市最好的陵园。

生养之恩大于天,唐锐绝不容许别人毁他母亲的安息!

“妈,您踏实休息,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您的。”

唐锐随即转过身,视线落在几米外,神色不善的小舅子身上,“林泰,这块墓是我入赘林家换来的,你凭什么转售他人!”

林泰抱着手臂,戏谑道:“呦,你也知道这墓是用的我们林家的钱啊,那你跟我甩什么脸子,再说又不是让你妈弃尸抛骨,殡仪馆不都有存放骨灰的义务么!”

“你!”

唐锐顿时气急,“怎么说我妈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

不等说完,林泰就拿手抠了抠耳朵,仿佛听到极刺耳的噪音一样:“那种穷老太婆,可不是我的长辈。”

唐锐咬住牙,唇色鲜红如血。

“林泰,你这里结束了没有!”

循声望去,一道高挑的身影疾步而来。

楚家公子,楚江。

身后跟着四名壮汉,手拿铁锹锄头,各种工具。

唐锐全身毛孔一炸,飞快退了几步,把墓碑护在身后。

“楚少,你别急。”

林泰瞬间没了先前的嚣张气焰,卑躬下来说道,“正跟这小子说呢,就快要说通了。”

“我没有那么多耐心。”

楚江皱住眉,朝身后勾了下手指,那四人轰然而上。

这就要强行挖出唐母的骨灰。

唐锐用力张开双手,愤怒的扫视众人:“谁敢动这块墓,就从我的身体上迈过去。”

壮汉们顿了下,楚江则平静的看过来,目光并不凌厉,却带着一种俯视蝼蚁的漠然:“我已经跟林泰签了墓地转让协议,你有什么不满就去找他,但这块墓,今天我必须清理出来。”

“不可能,墓地合同在我岳母那里,林泰没有资格签订协议。”

唐锐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开口。

林泰冷笑一声:“傻子,你也不想想,我敢把墓地卖给楚少,肯定说明我把合同搞到手了啊。”

这句话像座沉重的大山,瞬间把唐锐压的喘不过气。

趁这个间隙,一名壮汉突然出手,把唐锐牢牢的控制住,另外三人挥起铁锹,将封墓的石板撬动起来。

唐锐被这一幕刺激的怒血上涌,对着身旁的壮汉拳打脚踢,结果此举大大激怒了壮汉,对方一拳打在唐锐的鼻梁上,强烈的眩晕感让他仰面倒地。

伴着一阵天旋地转般的恍惚,唐锐看到母亲的骨灰盒被人抬出,然后是一个红色的布兜,随意的往旁边一丢,布兜里滚出一块玉牌。

那玉牌是唐锐不曾见面的父亲所留,也是母亲最珍视的东西。

“这是玉吧?”

林泰眼睛一亮,飞快的把玉牌捡起,随即又嗤之以鼻道,“他们唐家穷酸的连块墓地都买不起,这玉牌肯定也是假的。”

“别动我妈的遗物!”

唐锐一下清醒过来,不知从哪冒出来一股劲,挣脱壮汉后箭步冲向林泰,把玉牌抢回手里,同时扑向母亲的骨灰盒,生怕受到什么损坏。

这突然的冲撞在林泰看来是以下犯上,直接追过来,一脚踩在唐锐头上。

“敢从我手里抢东西,特么的反了你了!”

一脚一脚,踩的唐锐口鼻喷血。

唐锐闭上眼睛,死死守护住母亲的一切。

直到那些壮汉发出恐惧的叫声。

“卧槽,这什么东西!”

“像是一个小孩,太特么晦气了!”

“不是说风水宝地吗,哪来的死婴啊!”

林泰吓了一跳,连忙把脚从唐锐身上收回来,凑近到墓坑旁边。

只见一个黑黢黢的东西躺在里面,通体被土壤包裹,看不出具体是什么东西。

但正如壮汉所说,这东西生了个人形,四肢俱全,手臂环抱,的确像是被掩埋很久已经发黑的死婴。

“这怎么回事?”

楚江也走过来,黑着脸问道。

安葬老太太是楚家的头等大事,所以他才亲自过来主持迁坟,结果呢,墓地里挖出个人形的不明物体?!

不管这是不是死婴,给人的感觉都太晦气了!

林泰陪着笑脸:“楚少您用不着太在意,就是块普通的土疙瘩而已,我保证,这绝对是一块风水宝地,您……”

“带他回去,签一份终止转让协议。”

楚江抛落一句,径直离开。

而林泰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被两名壮汉架起身体,拎小鸡仔一样的带出陵园。

“原来,这一切都是林泰主导。”

遍体鳞伤的唐锐呢喃开口,护住骨灰盒的双手终于松开,无力的垂在一旁。

下一刻,他却看见匪夷所思的一幕。

手中的玉牌突然亮起,温润的绿色上,沾着自己的几滴鲜血。

然后光芒越发醒目,刺的唐锐瞬间暴盲,等他终于恢复视线的时候,却发现手心里空空如也。

玉牌呢!

正好奇着,在他脑海中猛然传来一道遥远的声音:“吾乃玄门仙医,受人之托,将你收为后人,即刻起,传你毕生所学,望你悬壶济世,重振玄门荣光……”

随着声音远去,玄门医术,武技传承,甚至还有些相术秘法,全都不断冲入唐锐的记忆之中。

更有一股热流自小腹钻出,冲击着浑身窍穴,像是有无数火山在体内同时喷发。

不多久,唐锐猛地一震,身上的剧痛神奇般消失,而且肌肉收放之间,自有一股力量澎湃涌出。

感叹这一切神奇之余,唐锐把骨灰盒轻轻抱起,眼眶一下湿润起来。

“妈,是您在保佑儿子吗?”

“刚才他们扰您清净,这个仇,我肯定要报!”

“现在我就把这里复原,让您好好安息。”

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唐锐就把这一地狼藉的墓穴恢复原状,即使是三名壮汉才能撬动的石板,唐锐只凭一双手,也能轻松搬动,最后在碑前认真的磕了三个头,唐锐这才起身,视线恰好落在不远处,眉头渐渐皱紧。

唐锐走过去,捡起那个“死婴”,细细观察。

突然,脑海自动跳出一段信息:“野生人形首乌,可安神,养血,强筋骨,补肝肾。”

震惊的同时,唐锐连忙把“死婴”沾着的土壤清理干净。

“不是死婴!”

唐锐的眼眸越发亮起,“这是一株长成人形的野生何首乌,稀世珍药的一种!”

第二章 她还活着!

  直到五分钟后,再回想刚才经历的种种,唐锐仍然觉得如同梦境。

尤其是那一株人形何首乌,究竟是母亲入土前就已经存在,还是因为玉牌埋入土壤,才生长成一株稀世珍药?

仔细的思索之后,唐锐认为玉牌的缘故更大一些。

毕竟玉牌赐给他的神奇,简直匪夷所思。

“真是想不到,我家的玉牌竟是一件宝物。”

铃!

正感叹着,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唐锐不由怔住。

林若雪,他的妻子。

按下接听,立即响起一道好听却也异常冷漠的声音。

“你在哪,我去找你。”

简练直接,并且不给唐锐任何拒绝回答的机会。

三年来,唐锐早习惯这样的对话方式,报出此刻的位置后,便来到陵园外等候。

十几分钟过去,一辆黑色宝马快速驶来。

车窗缓缓降下,出现一个精致的美人儿。

五官绝美,雪肤细腻,尤其是一双清冷的眸子,直击人的心房。

“上车!”

林若雪显得有些焦急,等唐锐坐进副驾,一脚把油门踩到最底。

伴着强烈的推背感,林若雪的质问声从身旁响起:“林泰被扣在楚家了,妈说是因为你,这怎么回事?”

因为我?

唐锐眼里闪过一丝冷厉,好个心狠手辣的丈母娘,见得罪楚家,这就打算把他推出去给林泰顶锅吗!

“说话啊,你到底闯了什么祸!”

“祸是林泰闯的,具体怎么回事,你到了林家自己看吧。”

唐锐不愿多解释什么,尽管林若雪不像林家其他人一样人品败坏,但两人毫无感情基础,三年来始终分房居住,不过是形婚罢了,唐锐不认为林若雪会站在他这一边。

既如此,那自然是多说无益。

见唐锐是这副态度,林若雪颇感意外,忍不住趁着看后视镜的功夫打量唐锐一眼。

今天的唐锐,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但具体哪里不同,林若雪又说不上来。

两人很快抵达楚家,一个焦躁不堪的妇人站在不远,车一停,便着急忙慌的小跑上来。

她是唐锐的岳母,王淑华。

“唐锐你总算是到了,妈跟你说,一会儿进了楚家,你就告诉他们,那个像是死婴的东西是你事先埋在墓地里的,他们考虑到你是为了守住先母的墓地才这么做,最多就是骂你几句,绝对不会刁难你的,等小泰放出来以后,妈一定好好补偿你。”

唐锐心头不由冷笑,果然是最毒妇人心,这才多大功夫,王淑华就想出这种主意,把一切罪过转移到他的身上,而整件事的始作俑者林泰,反倒择了个干干净净。

林若雪则是一愣:“妈,这又是死婴又是墓地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头再给你解释吧。”

王淑华伸手拍打唐锐的肩膀,“妈说的话你听见没有,一定要说死婴是你埋进去的知道吗!”

唐锐笑了笑:“妈,你说的死婴是这个吗?”

说完把放在身后的人形何首乌提了起来。

“妈呀!”

王淑华吓得一阵趔趄,险些摔倒在地,等回过神来,脸色发白的低吼出声,“折寿啊,墓地里挖出来的东西你带回来干嘛,想咒死我们全家吗!”

林若雪也有些意外,一路上她只顾的加速,根本没留意唐锐带了什么东西上车,现在看到那株人形何首乌,再去回想王淑华的话,大概把事件脉络串联出来。

一双美眸顿时凌厉起来:“是不是林泰把白阿姨的墓地卖掉了,你怎么能纵容他这样胡闹!”

白是唐锐母亲的姓,尽管是唐锐的妻子,却因为入赘,林若雪从来都是以阿姨相称。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说这些,现在你弟弟被楚家扣着不放,万一对他动手怎么办,小泰可经不起这些啊!”

“光天化日之下,他们敢打人的话,我们就报警处理!”

“这是楚家,就算报警真的有用,你认为楚家会赔不起医药费吗……快,快拦住唐锐,我还有话要跟他交代呢!”

两人说话的间隙,唐锐已经提着人形何首乌,坦坦荡荡的走进楚家。

此刻的楚家大宅,全然没有大家族该有的奢华,而是挂满白绫,氛围肃穆。

楚老太太的葬礼定在明天举行,大多数事宜都已经准备完毕,老太太的遗体也被安置在水晶棺内,陈列在客厅大堂之中。

客厅外,唐锐的岳父林源山正对着楚江和一名中年人赔笑,里面跪着不少人,哭哭啼啼,场面悲戚。

楚江突然注意到不速之客的唐锐,眼眸一下阴沉到极点:“这是你来的地方吗,滚出去!”

“我并不想来。”

唐锐淡声开口,“但我母亲的墓地合同还在这里,我必须拿回去,另外也澄清一下,死婴一事与我无关,而且这并不是死婴。”

此时,林若雪刚好陪着王淑华赶过来,听见唐锐的话,王淑华宛如当头一棒。

接着便如同失了智一样:“别听他胡说,死婴就是他埋进去的,不信你们看,他现在还提着那个鬼东西呢,刚才他想要销毁证据,被我阻止以后,他就破罐破摔,想拿那个鬼东西换回合同!”

楚江和一旁的中年人顿时脸色大变,中年人更是怒气冲天:“拿着这种晦气的东西还想换回合同,你休想!”

唐锐微微皱起眉头,说道:“死者为大,我不想在葬礼上闹事,但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话没说完,唐锐的目光猛然凝紧。

他清晰看到,水晶棺内楚老太太的遗体,胸口在轻微起伏。

虽然幅度小到极致,但他可以肯定,此时的楚老太太还有呼吸!

“老太太还活着,你们打算活埋她吗?”

一股无名怒火,涌进唐锐心头。

整个楚宅,瞬间安静了一秒钟。

同时间,唐锐几个箭步冲进客厅,抓起老太太的手腕,获得的仙医传承如同跑马灯般在眼前疯狂闪过。

“敢碰奶奶的遗体,你活的不耐烦了!”

楚江怒吼一声,刚要扑上来,却突然目眦欲裂,“你想干嘛!”

所有人都见鬼一般,身体僵住。

只见唐锐提起那个“死婴”,把它的一条手臂生掰下来,放在指间挤压,同时捏开老太太的嘴巴,渗出来的丝丝汁液,全都给老太太灌了进去

相关文章:

当兵男友一上午要了7次_蜜水不断流出来

都市小司机|小宝贝你下面都湿透了,入室强奷系列小说

空调工和静怡/地铁上摸进内裤

302寝室全文阅读/公主与师父3pH文

羞辱小故事5动态图 欺凌的小故事二动态图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