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能赘婿》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2021-09-08 19:14 · 新商盟

第一章 处境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总得有个人拿主意啊!”蔡根花在房间里面踱来踱去,神情焦灼。

“妈,医生不是说了吗?姐姐的病有得救,您不用这么着急。”李素素安慰道。

“素素,现在是钱的问题啊!医院说了,前期手术费用至少要二十万,还有后期的疗养费呢?没三四十万下不来!”

“咱们就算卖房子卖地,也凑不了那么多钱啊!”

蔡根花一屁股坐在床上,用手捂着脸,心里很不是滋味。

“吵吵吵!吵有什么用?我明天再去找亲家谈谈,让他们多出点,毕竟绵绵是嫁到他们家的!”李建农一说话,整个房间都安静下来了。

母女俩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忽然,蔡根花抬起头,看向坐在角落的陈小天,命令道:“小天儿,你不是大城市里来的吗?肯定认识不少有钱人,你想想办法!”

“妈……这事儿可能有点困难。”陈小天为难的说道。

他来自大城市不假,可三年前,他和师傅遭遇追杀,师傅为了保护陈小天,遭受重创,逃到溪柏村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陈小天的师傅对李建农和蔡根花有救命之恩,在师傅的要求下,李建农夫妇同意收留陈小天,并入赘到李家。

如今三年过去,那群杀手没找到师傅和陈小天的尸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时候再回到城里去,那不是暴露身份找死吗?

但这些事情,一直埋藏在陈小天的心底,他不敢对任何人说起。

并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怕他们知道了以后,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困难什么啊困难?这三年你住在我们家,什么活儿都不干,让你下田犁个地,你就说身子骨吃不消!可吃饭的时候,没见你少吃啊?”

“现在我们李家遇到事儿了,想让你帮帮忙,你就说有困难,那我们养你三年有什么用?就算是养一条狗三年,它还知道看家护院!”

这些话压抑在蔡根花心里三年了,她无时无刻都想说出来。

可李建农是个知恩图报,看重感情的人,哪怕陈小天这三年成为了李家的拖累,李建农也毫无怨言。

毕竟陈小天的师傅,曾经救过他们夫妻俩的性命。

“少说两句!”李建农看了一眼陈小天,随后看向蔡根花劝道。

“爸!有些话我也憋在心里很久了!趁着这个机会,我不吐不快!”李素素也站了出来。

“爸,你喜欢他!可我不喜欢!三年了!他做过一件像样儿的事吗?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连头猪都不如!”

“村里的铁柱小学都没毕业,又没什么技术,但人家还知道去镇上打工,没几年就当上了厂长,村里的房子都建到了三层,还买了辆小汽车。”

李素素似乎一口气还没有说完,看着陈小天说道:“我不求你能像铁柱那样有出息,但你有手有脚,为什么就不能自食其力呢?”

“我知道陈小天的师傅曾经救过你们,但咱们白养了他三年,就算是报恩,这个恩情也该还清了。”

话音渐渐落下,房间内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李建农目光复杂的看向陈小天,她们说的都是事实,李建农无法反驳。

可陈小天的师傅救了他们两条命,这份恩情大的过天,别说是白养三年,就是三十年,一百年,也得养!

“爸!妈!媳妇儿!这三年是我拖累大家了,对不起。”陈小天诚恳的道歉,“很抱歉在大姐的事情上面,我帮不上什么忙。”

“嘁!”蔡根花翻了个白眼,理都不愿意搭理。

“妈,走,我们去看看姐姐。”李素素挽着蔡根花的手臂,气冲冲的离开了房间。

等到他们走了以后,房间渐渐安静下来。

李建农重重的拍了拍陈小天的肩膀,安慰道:“她们就是在绵绵事情上压力太大了,说了些气话,你别往心里去。”

“爸,我没往心里去,我这三年究竟是什么情况,我自己心里很清楚,她们说的一点儿没错。”陈小天如实回答道。

“哎,努力吧。”说完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李建农也离开了房间。

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陈小天看着李建农宽阔的背影,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呼!”等到所有人离去,陈小天孤独的坐在家门口。

李家在溪柏村并不富裕,恰恰相反,还属于比较贫困的那一类。

一下子让他们拿出三四十万来,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陈小天越想越觉得头疼,不由自主的将胸前的墨绿色圆形玉佩拿了出来。

“师傅,您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陈小天喃喃自语。

这块玉佩是师傅留给他唯一的遗物,陈小天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师傅奄奄一息,硬是撑着最后一口气,亲手将这块玉佩塞进了他的手里。

也正是从那一天起,陈小天健朗的身子变得虚弱,别说是犁地了,就算是在院子的井里面打水,都会觉得吃力。

明明做不了任何重活,但饭量却异常的大,是正常人的两倍。

“要不然,把这块玉佩卖了吧?只要卖掉之后能救回大姐的命,也算是物有所值了。”陈小天紧紧的握着,目视远方。

他很不舍,但他必须这么做。

陈小天锁上门,骑着自行车,经过村头的时候,还有一群土狗在后面追赶。

为了摆脱这群土狗,陈小天一边扭头看向后面,一边加速蹬着脚踏板。

砰!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白色的小车从岔路口冲出来,撞上了陈小天。

扑通!

陈小天被撞飞出去两三米远,摔在了田埂里面,胸口的玉佩咔嚓一声破碎成两半。

陈小天的视线渐渐模糊,只感觉一股沉重感侵袭全身,连眼皮都睁不开。

大脑昏昏沉沉,最后完全昏迷了过去。

“喂!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车上下来的是一名女子,穿着时尚,踩着高跟鞋。

见陈小天昏迷,她吃力的抱着陈小天,挪到了车上,调头将陈小天送往镇上的医院。

第二章 李绵绵

  当陈小天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不知不觉中,一股庞杂的记忆涌入陈小天的脑海。

“嘶!”

陈小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大脑像被针扎一样的刺痛。

渐渐地,随着这股刺痛消退,陈小天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嘴里喃喃自语道:“九转圣手?”

九转圣手诀,医武同修,练至九转,可治百病,可退百敌。

陈小天明明都没有仔细去想,但关于九转圣手的信息如同潮水般涌现在脑海中。

在极短的时间内,陈小天便了解了九转圣手诀,并且掌握了一转圣手。

那种契合的感觉,更像是与生俱来。

“究竟怎么回事?”陈小天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原本打算去镇上卖掉玉佩,换钱给大姐治病,结果被车撞了。

对了,玉佩呢?

陈小天下意识的看向胸口,玉佩不见了,于是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最后在病床旁边的桌子上看见了玉佩。

玉佩碎成了两半,光泽全无。

“哎。”陈小天叹了口气,玉佩碎成这样,肯定值不了好价钱了。

“你醒啦?刚才真是太抱歉了,我开车太快,都没有注意到你。”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朝着陈小天走来。

“不怪你,是我自己骑车不看路。”陈小天说道。

农村的岔路口很多,路边的杂草又多,车速稍稍快那么一点,就容易发生这种撞车的事情。

“我已经给你做过了全身检查,幸亏没什么大碍,但手肘有几处擦伤。”女医生说道。

“谢谢你。”陈小天看了下,双手手肘擦破了点皮,但是已经上过药了,并无大碍。

女医生目光一转,看着桌子上的两半玉佩,歉然道:“玉佩的事情,我很抱歉,你开个价吧,我把钱赔给你。”

“这不是你的错。”陈小天把碎掉的玉佩揣兜里,起身就走。

“我叫苏小敏,是镇医院的实习医生,你叫什么名字?你把卡号留下啊,我肯定会赔给你的。”苏小敏追问道。

陈小天没有回答,直冲冲的离开病房,出了医院。

幸亏苏小敏连同那辆自行车也带回了医院,陈小天骑着自行车,迅速往村子里赶。

路上,陈小天忽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当年他和师傅遭遇追杀,躲进了溪柏村,之后师傅去世,将玉佩交到了他的手上。

而玉佩碎了之后,他忽然就掌握了九转圣手诀。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跟玉佩有关!

陈小天当时还不能明白,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师傅为什么如此重视这块玉佩。

掌握了九转圣手诀后,陈小天羸弱的身躯变得壮硕,三四个年轻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最关键的是,他还掌握了初级医术。

“也许大姐的病有希望了!”陈小天目光希冀。

李绵绵虽然是外嫁,但嫁的并不远,就在溪柏村的隔壁,下溪村。

抵达下溪村后,陈小天将自行车停在了大姐家外面,推门走了进去。

咯吱!

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与屋内安静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李建农,蔡根花,李素素三人坐在屋内,各自低着头,沉默不语,气氛相当压抑。

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绝望。

屋内干干净净,就剩下一张床,几把椅子。

陈小天明明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屋内还有一部冰箱和吊扇,堂屋里面还堆放着谷子。

怎么现在就只剩下一间空房了呢?

“小天来了啊。”李绵绵坐在床头,脸色苍白如纸,却还是带着坚强的笑容。

“大姐,就你一个吗?”陈小天诧异道。

“嗯。”李绵绵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

见李建农三人不说话,陈小天算是看明白了。

李绵绵生了重病,亲家一家三口却跑了,还把能用了东西全部带走了。

这是什么意思?要扔下媳妇自生自灭?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婆家?

陈小天算是见识到了,只不过看着李绵绵脸上的笑容,让他倍感辛酸,同情。

“爸,你们凑到钱了吗?”陈小天问道。

李建农等人沉默不语。

“如果没钱的话,我有个方法,兴许可以治好大姐。”陈小天接着说道。

此言一出,李建农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当初陈小天的师傅就是以神奇的医术治好了他们两人,只可惜陈小天入赘的这三年,没有展现出任何医术。

所以,他们才一致认为陈小天没有得到他师父的衣钵传承。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弯弯绕绕的!”蔡根花催促道。

“你该不会是想给大姐治疗吧?”李素素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小天,眼睛里面充满了质疑。

“不可以!这可是一条人命,交到你这个不靠谱的人手里,我不放心!”蔡根花想都没想,当场拒绝。

“妈说的不错,你要是真有本事,也不会在我家白吃白喝三年了。”李素素帮腔道。

“如果不让我试!现在还有别的办法救大姐吗?”陈小天大声问道。

李素素等人沉默,嘴巴动了动,想要反驳,却说不出什么来。

三四十万的医疗费用啊,亲家又跑了,光靠他们一家人,根本支撑不起这样的高额费用。

李建农左右为难,神色复杂,只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

“爸,妈,妹妹,我相信小天,就让小天试试吧。”李绵绵喘息道。

李素素极为厌恶的看着陈小天,“绵绵,你嫁出去这几年,可能不太清楚他,但我们都看在眼里,他要是继承了他师父的衣钵,还会赖在咱们家三年吗?”

“绵绵,不能让他试,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蔡根花说道。

陈小天并不辩解,毕竟吃软饭的这三年,给她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让她们改变看法的。

“我都这样了,就算再出问题,又有什么关系呢?”李绵绵凄惨的笑道。

治好了,皆大欢喜,治死了,便得解脱。

对李绵绵来说,不论是哪一种结果,她都能欣然接受。

“小天,你有把握吗?”关键时刻,始终沉默不语的李建农开口了。

他目光灼灼的盯着陈小天,希望陈小天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陈小天看向蔡根花母女,随后将目光落到李建农身上,肯定的回答道:“我有把握!”

“好!那绵绵就交给你了!”李建农发话道。

蔡根花母女还想争论几句,但她们看见李建农威严的神色后,只好作罢。

“陈小天!要是我姐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是问!”李素素恶狠狠的威胁道。

相关文章:

男友钻进我衣服里吸奶 好棒 啊快一点 好深哦|绝品小保安

【全文】神秘凌少偏执宠小说在线连载中

校园高H攻发现受是双性|性描写最多的知青小说

哄女友睡撩人长篇故事:被穿震动内裤爽的小说

快穿扑倒初恋h/女朋友会裹会夹是什么体验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