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荷尔蒙爆棚的香水:不断冲刺直抵花芯

2021-09-09 09:46 · 新商盟

她今天穿了件吊带裙,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晃眼,虽然裙身宽松,但依然遮挡不住那副火辣辣的身材。

看到老马盯着自己,邱兰馨有些难为情,连正常的打招呼都给忘了。

老马察觉到邱兰馨的异样,却佯装不在意,主动叫了声,“兰馨,起来这么早?今天不是周末吗?”

邱兰馨这才勉强的笑了笑,“马叔叔,我今天上午约了同事一起去逛街呢。”

“哦,那你中午回来吃饭吧,小军不在家,你一个人就别在外面买着吃了。”老马善意的说到,毕竟这对小夫妻只是晚饭搭伙,周末不上班,他们一般都会出去玩,顺便解决午饭。

“不用了,马叔叔,我和同事一起吃。”此刻面对老马,邱兰馨虽然感到很别扭,但心中却暖暖的。

“那好吧,逛完了早些回,晚上有你爱吃的菜。”老马像个家长一般交代了声,就进厨房忙活了。

出门后,邱兰馨若有所思,她发现这个非亲非故的房东叔叔,好像越来越照顾她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老马看她的眼光和以前不一样。

老马在厨房里忙活好,又把家里的卫生做了一遍,中午一个人吃完饭,就习惯性的歪在沙发上打盹。

只是今天,他身边多了一本新买的劲爆彩图书,还专门翻开最火爆的那一页。

恰巧,陪邱兰馨逛街的女同事,因为临时有事,和邱兰馨一起吃完中饭后,就提前离去了,邱兰馨百无聊奈,索性提前回了家。

刚进家门,就看见沙发上午休的老马,旁边还摆着一本书。

“那是?”邱兰馨扫了一眼,发现书上的画面有些与众不同。

凑过去看了看,居然是那种图文并茂的图册!

图画绘声绘色,引人入胜,邱兰馨忍不住又往后翻了一页。

就在这时,假寐的老马佯装醒来,露出十分讶异的表情,“兰馨,你回来了!”

听到老马醒来的声音,邱兰馨吓了一跳,捧在手中的那本图册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老马赶紧拾起来,掖在屁股底下,面对眼前这个音乐老师,像个做错事的学生,嗫嚅道,“对不起,兰馨,我没想到,你,你回来这么早……”

邱兰馨原本以为被老马发现后,自己会无地自容,羞耻的离开,可没料到,老马却表现出这幅姿态,顿时让她忍俊不禁。

心一软,邱兰馨就安慰老马,“马叔叔,没关系的,你常年一个人,这也是正常的生理需要嘛。”

老马一把抓住邱兰馨的手,激动的说,“兰馨,谢谢你的理解!”

邱兰馨下意识的抽抽手,可老马实在是抓的太紧了,成熟男人手掌心里的温度传来,邱兰馨便停下了挣脱。

她面红耳赤的说,“马叔叔,其实你可以在手机上看的,这书被外人看见多不好。”

老马一愣,“手机上怎么看啊?”

邱兰馨羞答答的低下头,小声道,“你松开手,我来教你。”

老马闻言,连忙将邱兰馨的手松开,并掏出身上的那款老式翻盖手机,不解的问,“兰馨,你帮我瞧瞧?”

邱兰馨“扑哧”一声笑道,“马叔叔,你这手机早过时了,要用智能机才行!”

说完,她拿出自己的触屏手机给老马演示,当手机屏幕播放出那种火爆的影像时,老马瞬间口干舌燥,身子不由的有了感觉!

“这女演员还没你漂亮,你看她的身材,都没你好……”

老马看得津津有味,殊不知身旁的邱兰馨,在这种极度暧昧的气氛下,浑身燥热……

“咦,怎么不动了?”手机影像突然暂停,老马郁闷的扭过头去,恰巧发现了邱兰馨火热的目光。

意识自己失态,邱兰馨的俏脸登时飞起了两朵火烧云,她赶紧凑过来调试手机,嘴里支支吾吾的掩饰。

“我,我看看,这,这不会是断网了吧。”

此时,老马把手机抱在怀里,看着邱兰馨的葱指在屏幕上点击,一股浓郁的女人气息扑鼻而来,老马心底的那簇火焰顿时燃烧了!

由于两人挨得很近,邱兰馨柔软的上身,时不时的蹭着老马的胳膊,柔软的触感让老马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兰馨,手机经常会这样吗?”老马嘴上问着话,胳膊却情不自禁的贴过去。

感受到老马细微的动作,邱兰馨微微一颤,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马叔叔,你、你先看吧,我回屋休息了。”调好手机,邱兰馨红着脸起身,再不离开,她都不能自已了。

“你别走啊!”老马下意识的伸手拽了一下,竟然将她拉入怀里。

“啊!”柔嫩的娇躯坐上老马的双腿,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两人都忍不住轻哼了起来,强烈的触感,让彼此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老马忍不住伸出了双手,邱兰馨媚眼如丝,双颊绯红,销魂的嘤咛着。

“嗯……我……我想……”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

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

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

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

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赵雅婷在嫁给牛大江之前,是市中心一家音乐会所的DJ公主,就是那种包厢里陪客人唱歌跳舞的小姐。

这种女人久经沙场,练就了一身本领,先不说衣着暴露、搔首弄姿,光是那一颦一笑,就能分分钟把男人的魂给勾走。

这会儿,赵雅婷在客厅里和老马单独相处,每一个举动都似乎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就连任意坐在沙发上的姿势都是火辣辣的,看两眼就让人忍不住流鼻血。

老马抿了一口茶,尽量让自己保持稳重,可是眼光却时不时的往赵雅婷的身上瞟,那低的不能再低的胸口,里边的34D的轮廓清晰可见。

赵雅婷弯着腰给老马的茶杯加水,宽松的领口垂直而下,那对被内衣包裹的雪白圆润,瞬间就暴露在老马的面前。

老马的眼睛都看直了,难怪牛大江的头发越来越少,未老先衰。

“老马哥,你别只顾着喝水呀,来,吃点水果!”赵雅婷笑起来很妖娆,伸出光洁的玉手,递给了老马一只香蕉。

“雅婷太客气了,你搁那吧,我要吃自己拿。”老马含蓄的笑了笑,又喝了一口茶压压惊。

“咯咯!”赵雅婷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不吃我可吃了哦。”说完,她故意用撩人的动作吃着香蕉,简直让人浮想联翩。

老马咽下口水,身子顿时来了感觉。

赵雅婷眼角的余光,早已发觉老马身下的变化,瞬间心神荡漾,朝老马挑了挑眉,那对被黑色包臀裙紧紧勒住的大长腿不禁微微相互磨蹭着……

老马身子骨一颤,心中不觉咯噔了一下,“这女人不会是想要了吧!”

这么一想,老马忍不住偷偷地望向厨房,牛大江就在里面,近在迟尺,赵雅婷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然而,不容老马多想,赵雅婷居然凑了过来,娇滴滴的说,“老马哥,你怎么老喝水呀,喝多了不想上厕所吗?”

说话间,赵雅婷意味深长的盯着老马的。

“咳咳!”老马清清嗓子,身子骨不自然的往旁边挪了挪,“雅婷啊,我去看看大江好了没有。”

“没事,不用管他。”老马刚起身,赵雅婷就连声阻拦,并顺手扯住了老马的裤脚。

“嘶!”松垮的沙滩裤一下子被扯了下去,老马光光的屁股露出一大半。

老脸一红,老马连忙提起裤子,赵雅婷却颇为惊讶,她没想到老马里面是真空的,这下可有意思了!

她捂着嘴笑起来,“老马哥,你穿的真凉爽呀!”

老马愤愤不平,这女人简直太不像话了,自己的老公在家里,还敢肆意妄为,真不要脸!

老马当即沉下老脸,“雅婷,别胡闹,大江还在里边呢!”

赵雅婷不高兴了,“什么大江呀,我看就是条小河沟,还动不动放不出水!”

老马一愣,心想,“这女人今天是咋啦?又是调戏自己,又是埋怨大江。”

这会儿,牛大江从厨房里走出来,叫道“雅婷,老马,开饭啰!”

赵雅婷嫁给牛大江后,虽然从良了,但是家务事从来不做,全部由牛大江承担,不过牛大江也愿意,娶了个小媳妇,他高兴都来不及,这点事又算什么。

席间,牛大江拿出了家中珍藏的陈酿,兴奋的和老马整了起来,几杯下肚,不胜酒力的牛大江居然醉倒在饭桌上。

此时,老马也喝高了,刚准备回家,却被赵雅婷拉到了沙发上。

“老马哥,你醒醒酒再回家。”说着,赵雅婷就给老马端来一杯茶水。

“不了,雅婷,我回去睡会,你招呼一下大江吧。”老马想走,可是赵雅婷却坐到他身边。

一阵香气扑来,赵雅婷撩了撩乌黑的卷发,柔软的身子蹭着老马的胳膊肘,娇声道,“马哥哥,你陪陪人家嘛……”

此刻,老马醉眼朦胧,嗅着赵雅婷身上好闻的香水味,感受到胳膊上贴着一团硕大的柔软,心有所动,“好好,我再坐一会儿。”

赵雅婷闻言顺势依靠在老马的肩头,诉苦道,“马哥哥,你知道吗?我最讨厌那个老家伙喝酒了!”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老马并没有推开举止过度的赵雅婷,反倒心痒痒了起来,他瞅了瞅餐桌上的牛大江,小声的说,“雅婷,怎么回事?感觉你今天对大江怨声载道啊。”

听老马这么一说,赵雅婷的眼睛红了,抽泣道,“马哥哥,你有所不知呀,那老家伙有多废呢!还喝酒,更废!”

老马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两口子的夫妻生活不和谐了。

只是,像这种极度隐私的问题,赵雅婷为什么会说出来?而且,倾诉的对象选择了老马?

他可是牛大江的老同事啊,这要牛大江男人的尊严往哪儿搁?

老马心中犯着狐疑,嘴上却安慰道,“哎呀,夫妻之间要多包容,多理解,忍一忍就过去了。”

老马没有直接挑明,而是装着糊涂从中劝和,他想着总得给牛大江留点面子。

可赵雅婷并不买账,她恨铁不成钢的说,“包容?理解?他想得美!就他那废物的样子,我看一辈子不行了!”

“啊?!”老马暗自叹道,他没想到平日里做事雷厉风行的牛大江,居然是个废物!

难怪牛大江二婚后没有要小孩,就单单抚养着和前妻生的一个儿子,看来有点扯犊子了,这事情的背后还是有些缘由。

赵雅婷继续诉说着,“马哥哥,我的命好苦呀,我还这么年轻,老家伙就不行了,我这以后可怎么办呀?”说完还流了两颗清泪。

向来怜香惜玉的老马,见到这副架势后,顿时忍不住用纸巾给她揩泪,心疼道,“雅婷,这事还得从长计议,我会找机会问问大江,帮他想想法子。”

赵雅婷一把抓住老马揩泪的手,破涕为笑,“马哥哥,你说话算数不?”

突然被赵雅婷抓住,老马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举动太轻浮了,让赵雅婷徒然反感,不料却见赵雅婷的情绪好转了起来。

老马赶紧用另一只手拍拍胸脯,满嘴酒气的承诺道,“雅婷妹子,你放心吧,这件事交给我!”

话刚说完,赵雅婷妩媚一笑,抓着老马的那只手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娇滴滴的撒娇说,“马哥哥,你要是骗了我,我可不会饶了你哦!”

一时间,老马头皮发麻,喉咙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此时,醉酒的牛大江就趴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同一屋檐下,老婆和老同事之间玩暧昧,他却浑然不知,这种巨大刺激感,让老马彻底无法自拔了。

借着酒劲,老马扑倒了赵雅婷,将她紧紧的抵在沙发的角落里,这个位置刚好是餐桌方向的盲区。

赵雅婷低声娇喘。

赵雅婷经验十足,动作麻利,弄得老马都有些精神恍惚了,他没想到这女人这么等不及。

见赵雅婷已入状态,老马终于压抑不住自己那颗狂躁的心了,他两手撑住沙发靠垫,咬着下嘴唇,准备一鼓作气的大展身手。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一阵窸窣声,赵雅婷猛的推开了老马,穿好衣服,理顺了长发,给了老马一个警惕的眼色,老马连忙正襟危坐,端起茶杯装模作样的品茶。

原来,牛大江的儿子牛江波放学回家了,一进门,牛江波把书包丢给了赵雅婷,看见沙发上的老马,喊了声,“马叔叔好。”

老马佯装醉醺醺的回应道,“哟呵,小伙子刚下晚自习啊,今天没去你妈那里?”

牛江波腼腆的笑了笑,跑去餐桌上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老马趁机和赵雅婷打了声招呼,就一溜烟离开了。

“这小子和他老爹一样,来的可真巧!”老马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后,老马居然发现餐桌上的饭菜原封不动,邱兰馨也不在家里。

“咦?人跑哪儿去了?”老马心里嘀咕着,把桌上的饭菜收拾进了厨房。

在家里又晃悠了半个多小时,邱兰馨还没有回家,此时已是夜晚十点半,老马不禁有些焦急了。

他在寝室里坐卧不安,觉得是不是要给邱兰馨打个电话,思来想去,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邱兰馨的电话号码。

“呀!糊涂!”老马自嘲的笑了笑,他的通讯录里只有张小军的号码,看来是自己多情了。

看着手机屏幕上“张小军”三个字,老马突然想起张小军临走前交代的一句话,心里顿时有了点眉目,直接拨通了张小军的手机。

话筒里响了两声,就变成忙音了,老马不禁纳闷,都这么晚了,张小军难道还在学习?

两分钟后,老马收到了张小军的短信息,说是正在和培训员讨论议题,问老马有什么事。

老马就给张小军回了信息,告知了邱兰馨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张小军的电话打了过来,他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马叔,我刚打通兰馨的电话了,可没说几句,她的手机就没电了,你能帮我去看看她吗?”

“可以可以,你快告诉我去哪里找?”张小军心急,老马更急,这大晚上的,一个单身女子落在外边,多不安全啊!

“好像是蓝色妖姬,又可能是蓝色精灵,总之两个酒吧都找找。”

“酒吧啊!”老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在他的印象里,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顿时眉头紧皱道,“我马上过去,你等我消息!”

说完,老马就换了衣服穿上鞋跑出了门。

深夜的街道上,行人寥若晨星,老马一路狂奔,先来到了离家最近的蓝色精灵酒吧。

门口的霓虹灯很刺眼,老马低着头钻进酒吧大门,室内灯光昏暗,三两男女分散在各个角落,舒缓的轻音乐回荡在耳边,一名酒保上前服务,老马客气的摇了摇头。

这是一家清吧,宾客不多,老马转悠一圈,并没发现邱兰馨的身影,便赶紧出了大门朝另一个酒吧寻去。

蓝色妖姬酒吧的路程有点远,老马出门后就搭上了出租车,一路上心情相当复杂,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到了酒吧后,老马刚钻进去,就在震耳欲聋的DJ嗨歌声中蒙圈了。

舞池内人头攒动,光怪陆离,形形色色的青春男女,跟着音乐节奏不停摇摆,台上还有两个金发白妞跳着热舞,超短衣袖超短裙,丰满的娇躯裸露了三分之二,白花花的十分火辣。

这里是年轻人的夜天堂,老马第一次来,显得格格不入。他稳住心神,一头扎进了摩肩接踵的人群里。

到处弥漫着酒色的味道,其中还掺杂着刺鼻的香水味,老马原本就喝了酒,这会儿闻到了居然有种想作呕的感觉,他捂着鼻子穿梭在窄窄的过道中。

由于台下光线太暗,老马只好一桌接一桌的仔细搜寻,刚来到一群美女身旁时,一名身穿吊带背心的胖女人,端起酒杯就递给了老马,浓妆艳抹的肥脸上露出渗人的笑容。

“老帅哥,赏个脸,喝一杯呀!”

老马吓了一跳,连退数步,不巧人群过于密集,踩到了领座的一个年轻男子的脚上,老马只听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

“卧槽,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那名穿白衬衣的男子痛得直咧嘴,上来就推了老马一掌。

想着找人最重要,老马没有计较,连声道歉,可男子不依不饶,同桌的两名男子也凑了过来,气势汹汹的把老马围住了。

老马是退伍老兵,这架势并不畏惧,只是自己有要事在身,不便与之纠缠,所以一直陪着笑脸,想着伸手不打笑脸人嘛。

可是,老马的退让却没有得到对方的谅解,反而使对方得寸进尺,白衣男子揪住老马的衣领,目光凶恶的骂道,“老家伙,老子看你是活腻了吧!”

老马讪笑道,“小伙子,实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衣男子还未表态,同行的两名男子上来就踹了老马一脚,满身酒气的指着老马的鼻子大骂,“老不死的,狗眼瞎了啊,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正准备大动干戈时,几名安保人员冲过来及时制止了他们,老马这才得以解脱,虽然挨了那一脚,但也没放在心上,此时他的心思全在邱兰馨的身上。

好不容易找完一圈,也没有发现邱兰馨的身影,这下可把老马给急坏了,他掏出手机准备出去给张小军打个电话,刚一转身,却见一道熟悉的人影穿梭在人群里。

“兰馨!”老马心中大喜,吆喝了一声。

怎奈音乐声过大,邱兰馨根本没有听到老马的喊叫,一眨眼,她就走向了一张酒桌旁。

居然是白衣男子的那张酒桌!

老马的心悬了起来,“兰馨怎么会和那些人混在一起?”

放眼望去,整张酒桌就邱兰馨一个女孩子,剩下的就是那三名醉醺醺的男子了。

老马嘴角苦涩,准备硬着头皮过去,却见邱兰馨喝了一杯酒后,整个身体就摇摇晃晃的倒在了白衣男子的怀里。

“不好!”老马眼皮抽了抽,迅速朝那边挤了过去。

可是,舞池中央的人太多了,老马挤了一身汗才穿过人群,来到了酒桌旁,不想那白衣男子已经抱着邱兰馨去了后面的包房里。

老马又急忙顺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一间间的包厢里搜寻着。

刚推开一间包厢的门,只见里面的沙发上一对男女脱了裤子,正在行苟且之事,看到老马进来,大喝道,“滚犊子,死老头!”

老马老脸一红,缩身退了出来,又接着去下一个房间搜索,不过这次他机灵了点,包厢的门上都镶嵌着玻璃窗,他进去之前,先扒在窗户上朝里面瞅一瞅。

瞅了好几间,都不见邱兰馨和白衣男子,老马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他们会去哪里呢?”老马不放心,又重新搜寻了一遍。

这时,老马突然发现,在走廊最深处,有一扇暗门,门上并没有窗户,老马来不及多想,直接推门而入。

这间屋子比其他包厢都要大,似乎是个套房,里边还有一道门。

老马走过去,刚来到门前,里屋就传来一阵笑声。

“兰馨,我的美人儿,今天总算得到你了!哈哈!”

听到笑声,老马瞬间怒火中烧,他早料到邱兰馨喝醉后,白衣男子会趁机图谋不轨,幸好被自己及时发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马抬脚,刚准备踹开那道门时,却听邱兰馨的娇喘声响了起来。

“嗯哼,快过来呀……”

老马霎间蒙圈了!

这丫头是怎么回事?看样子好像是自愿的?莫非她和白衣男子有一腿?

这么一想,老马就开始打退堂鼓了,像这种隐私,他根本无权干涉,他只是个房东而已,又不是邱兰馨的老公。

对了,老公!

老马拍了拍脑袋,他差点把张小军给忘了,今晚的行动明面上可是打着张小军的旗号啊。

老马掏出手机给张小军发了条短信息,告诉他邱兰馨就在蓝色妖姬酒吧,并且已经喝醉,和一名陌生男子在一起。

信息刚刚编辑好,还没来得及发送,门里面又传来一阵淫笑声。

“邱兰馨,你不是很高冷吗?”

“你拒绝我呀,快点,再拒绝我一次,我好想再看看你装纯的样子!”

紧接着,邱兰馨软绵绵的娇嗔道,“李昊,我错了好不好,你快点来……”

老马一愣,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白衣男子这般嚣张的调戏邱兰馨,邱兰馨却放荡不堪,简直像发春了一样!

醉酒的邱兰馨,老马也见过,这次明显很反常!

难道是酒有问题?!

老马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什么稀奇古怪事没见过,这点江湖上的小把戏还蒙不住他,不容多想,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

见有人闯进来,李昊的脸刷的吓绿了,他赶紧穿上裤子,抄起床头的烟灰缸退到墙角处,战战兢兢的提防着老马。

老马环顾屋内,除了李昊并无他人,而此时邱兰馨正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一条微薄的毛毯搭在小腹。

看到老马来了,邱兰馨不但不惊慌,反而叫声愈演愈烈,两只白嫩的玉手软弱无力的抓扯着床单,媚眼如丝的看着老马。

“妈蛋,你给她下药了?”老马火冒三丈,虎视眈眈的盯着角落里的李昊。

李昊见老马孤身一人,顿时有了些底气,他指着老马骂起来,“死老头,怎么走哪都能碰到你!老子看你今天来就是找死!”

老马先是扯开床角的被褥,把邱兰馨赤裸的身子遮住,而后朝着李昊步步紧逼,“小子,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

看老马走过来,李昊举起烟灰缸,大喝道,“死老头,你再往前试试,信不信老子砸爆你的脑袋!”

老马呵呵笑,“好啊,试试看。”话音未落,一个跨步上前,左手锁住李昊的手腕,右手扣住李昊的肩膀,反手一撇,一招擒拿将其制服。

胳膊被扭在身后,李昊痛苦的嚎啕,秒变孙子,开始苦苦求饶了。

老马心地善良,想着毕竟是年轻人,况且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也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因此,见李昊认错态度端正,就松开了手。

失去了束缚,李昊撒腿就跑,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马没心思去追,快步来到床边,摸了摸邱兰馨的额头,顿时吓了一跳,那滚烫的温度都可以煮熟鸡蛋了。

“不好!这样下去,人会出问题的!”老马连忙把邱兰馨从床上抱了起来,想着要尽快送往医院,可低头一看,才发现邱兰馨的衣服还没有穿,就这样抱着出去,这丫头的脸都没了。

于是又将邱兰馨重新放回床上,在沙发上找来她的衣服,准备给她穿上。

不想刚扯开毛毯,欲火中烧的邱兰馨就勾住了老马的后颈,胡言乱语的娇喘着,“马叔叔,你怎么进来了?你快点让我舒服,我受不了呢。”

说着就在老马的身上胡乱的摸着,一双白皙的玉手撩拨得老马都吃不消了。

“这……”老马的动作迟缓了下来,体内的渴望也瞬间点燃了,他犹豫不决,虽然做梦都想得到邱兰馨的身体,可趁人之危非君子,强迫这种事,老马还真做不出来。

这会儿,邱兰馨又把手伸进了老马的衣服里,娇艳的红唇一张一合,急促的气息全部喷在老马的脸上,火辣辣的痒。

“兰馨,你清醒点!”老马有点忍不住了,使劲儿摇晃着邱兰馨的身体,那对儿饱满挺拔的圆润也随着摇晃跳动不停。

“马叔叔,你快给我呀,我想要!”邱兰馨双目迷离,脸蛋红通通的像熟透的苹果,她开始发疯的扒老马的衣服。

老马深吸一口气,用最后的一丝理智压制住心中邪念,他猛的推开了邱兰馨,不料,由于力量过大,邱兰馨的脑袋一下子撞到了床头柜上。

“兰馨!兰馨!你醒醒,你没事吧!”

这下可把老马吓坏了,万一邱兰馨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向张小军交代?

“不行,立刻送去医院!”老马抱起邱兰馨,飞快的朝门外跑去。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却从外边打开了,几名警察冲了进来,手持警棍对老马警告道,“放开那女孩!”

老马又蒙圈了!

这他妈到底什么情况?!

可是,面对警察,老马百口莫辩,邱兰馨昏迷不醒,又没有第二个当事人在场,无奈之下,老马只好乖乖就范,被警察拷走了。

唯一的心安理得,就是邱兰馨被及时救治。

回到警局,老马被羁押了,在去拘留室的走廊上,心情极差的老马正耷拉着脑袋,突然,耳畔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老马抬头望了一眼,表情瞬间凝固!

吴晓燕!

怎么会是她?!

只见穿着警服的吴晓燕,英姿飒爽,一双如星的眸子格外明亮,她正和身旁的一名女同事有说有笑,身材十分惹火。

尤其是她脱帽甩发的一刹那,好看的笑容,顿时让老马想到了一句诗歌——

回眸一笑百媚生!

遗憾的是,眼前这位女警花,完全无视一脸震惊望着她的老马。

毕竟,像老马这种深夜被拘留的嫌疑人太多了,早已见怪不怪。

老马刚停下脚步,两名警察就推了他一把,声色俱厉的催促着,老马只好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走去了拘留室。

夜已深,值班的警察出警还没有回来,邱兰馨在医院也没有完全清醒,审讯老马的工作便暂时搁置了。

关在拘留室里,老马心潮澎湃,满脑子都是刚才吴晓燕的音容笑貌,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失散的老朋友似乎青春永驻,还如当年一样那么美丽。

要知道,她可是老马的初恋情人!

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老马高中毕业在家,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炎炎夏日,老马出门买雪糕,付账的时候才突兀的发现口袋里的钱不见了,尴尬之际,身后一个漂亮的女孩主动帮他解围。

这个漂亮的女孩就是吴晓燕,也是老马的新邻居。

从此,老马开始暗中关注吴晓燕,只是在那个年代,谈恋爱不以结婚为目的,就是耍流氓,况且还没等到鼓足勇气表白的那一天,他就在父亲的安排下,应征入伍,去了部队。

自此,老马和吴晓燕失去了联系,严格来说,是老马没有机会见到吴晓燕了,中途一次回家探亲,老马才知道吴晓燕一家人都搬走了。

这个漂亮的女孩,就像一缕清风拂过老马的心湖,只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心神荡漾。

然而,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老马居然在这种鬼地方偶遇她,让老马是又欣喜又悲哀。

要是吴晓燕认出了自己,那她又会怎么看待?

老马想想就坐立不安了,剪着手在狭窄的拘留室里来回踱步。

室内还有其他的嫌疑人,老马唉声叹气的晃来晃去,顿时引来了其中一人的不满,一个小胖子对老马喝道,“死老头,屁股长痔疮啊!”

老马收敛心情,瞥了一眼,发现那个年轻的小胖子正气嘟嘟的怒视着他。

“小伙子,我哪里得罪了你吗?”老马本来就烦躁,此刻有人怒怼,无疑是火上浇油。

“你丫的半夜不睡,一个劲儿的晃悠啥?”小胖子瞪了老马一眼,捏了捏拳头,好像一言不合就准备过两招的架势。

老马轻哼一声,整个晚上他都在受人威胁,难不成,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欺老不欺少的心态么?

想到这里,老马不怒自威,乜斜道,“毛头小子脾气倒不小,想干嘛?有种上来单练。”说完就开始活动筋骨。

见老马毫不畏惧,小胖子有点退缩了,他松开拳头,语气稍微缓和了点,“不叫人睡觉,你还有理了啊?不知道为别人考虑一下啊!”

“嘿,这小子!”老马啼笑皆非,便坐了回去,过了一会儿,见小胖子还没睡着,就问道,“你咋进来的?”

小胖子看了看老马,叹了口气,“我酒驾,你呢?”

老马摆摆手,“别提了,他们抓错人。”

小胖子闻言,顿时来了精神,凑到了老马跟前,谄媚道,“老哥子,但凡喊冤的,都是有背景的人啊,你要是活动关系了,把我也捞上呗,小弟出去后唯你马首是鞍!”

老马苦笑说,“我有啥关系活动啊?我真是被抓错了!”

小胖子不依不饶,舔着脸说,“老哥你就别隐瞒了,我掐指一算,你明儿就得给放出去!到时可要帮我美言几句啊!”

老马无奈的摇摇头,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缠上他了,反正一时半会睡不着,唠嗑唠嗑也不错,当即就问了句,“你怎么称呼啊?”

“张磊,叫我磊子就行!”

还好有磊子瞎侃,否则这一夜,老马恐怕是要难过了。

次日一早,老马被点名提审,离开的时候,磊子很激动,特意喊了句,“马哥,加油!”

来到了审讯室,老马惊讶的发现,对面坐着的,居然是吴晓燕!

老马的一张老脸登时红了起来,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他没有勇气抬头,恨不得躲到桌子底下去。

“你是?”老马进来的一瞬间,吴晓燕就有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马云波!配合点,把头抬起来,吴队问你话呢!”吴晓燕旁边的一名记录员大声喝道。

马云波是老马的全名,当兵之前他叫马波,由于家族新立族谱,他排“云”字辈,换身份证时就改名了。

老马十分无奈,只好乖乖抬起了头,可是眼皮却耷拉了下去,不敢直视对方。

吴晓燕目光灼灼的望着老马,数秒钟后,她梳理了一下心绪,义正言辞的开始审问,“昨晚的事,老实交代吧。”

现如今,听到吴晓燕成熟魅力的声音,老马更是害臊得无地自容,他左顾右盼,眼光飘忽不定,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似的,难以名状。

“马云波,我们的人是现场抓住你的,你究竟对受害者做了哪些事,请如实陈述!”

见老马不做声,吴晓燕再次强调道。

“不是我啊!我什么也没做!”老马面红耳赤,鼓起勇气反驳道,目光也自然而然的和吴晓燕撞到了一起。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嫩嫩的子宫灌满 精 液/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谁输了就任对方折磨的故事,蛇王舌深入花辫

别带套了今天是安全期小说:闻人含着方佳然奶95

不要,,停下,好大:被公猪锁住子宫

《我曾爱你如拂柳》(全文免费阅读) 苏茶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