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唐锐的小说《天降神婿》完结版本

2021-09-09 14:43 · 新商盟

第五章 我拒绝!

  一个多小时后,云海市陵园。

“妈,您好好休息,我们不打扰您了。”

唐锐对母亲的墓碑深鞠一躬,转身看向仍在长跪的楚氏父子,平淡开口,“你们可以走了。”

他自然明白,这样做并不能让他们真诚忏悔,但他们触碰到他的底线,必须给予惩罚。

两人刚要抬腿,脚下一麻,不听使唤的趴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

靠着互相搀扶,两人才咬牙起身。

“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就回去了。”

楚四海双腿打着摆子,脸色冷到极致,不等唐锐回答,便急忙离开了陵园。

刚坐进楚家的车里,楚江就忍不住了。

一拳捶在座位上,脸色暴怒:“爸,为什么要给那种人下跪,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这是你奶奶的意思,有什么不满,找你奶奶说去!”

这话使得楚江脖子一缩,老太太刚刚复生,他哪敢在这时候去触老太太的霉头。

下一刻,楚江又皱着眉问道:“可……可是这么大的耻辱,就这样算了吗?”

“怎么会这样算了,唐锐救活老太太的恩我已经还了,但他羞辱我们父子二人,这个仇绝对要报,那什么何首乌不是能起死回生吗,你找点人过来,拿他唐锐试试药!”

楚四海阴沉开口,神色间掩藏的凶狠,远比楚江要浓烈数倍。

而在陵园中,林若雪回想着楚家父子离开时的表情,就忍不住皱起黛眉:“你这样做,小心楚家会报复。”

“他们要报复的话,尽管来就是。”

“我知道你能打,可是……”

林若雪刚说一半,就被王淑华打断道,“能打了不起吗,你这废物是出气了,可万一姓楚的报复我们林家怎么办!”

王淑华骂骂咧咧的,随即她又看向长跪在碑前的另一道身影,顿时心疼起来:“小泰,人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起来。”

林泰纹丝不动:“这事我办的太糊涂了,你就让我再跪一会儿吧。”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

怒骂一句,王淑华上前要把林泰扶起来。

却听到林泰小声嘀咕:“妈,你先哄那个废物回去,我留下来把这块墓掘开,没准里面还有什么仙药呢。”

“我看你真是傻了,当这是神仙的药园子吗!”

王淑华怒其不争的打了林泰一巴掌,亦是压低声音,“咱们把废物手里的仙药骗过来不就是了,一会儿到家,看妈的眼色行事。”

几分钟后,林家人也离开陵园,林若雪刚要开车,却看见一道身影朝着他们小跑过来。

“是苏老!”

一家人连忙下车,林源山更是握住苏医邈的手不停道谢,“多亏您在灵堂上证明那是一株何首乌,要不然,今天这事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苏医邈笑着摆摆手,然后走到唐锐面前,眼中充满欣赏的目光:“应该是我感谢这位小兄弟才是,若不是他,恐怕我就要铸就大错了。”

“是那株何首乌的功劳才对,跟他有什么关系。”

王淑华酸了一句。

事实上,不管林家还是楚家,都是这样的看法,唐锐并不是铸就神奇的人,他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而已。

苏医邈却笑着解释道:“药材再神奇,也需要有人敢用才行,唐锐能看破老太太是假死状态,又冒着楚家的重重压力果断用药,光是这份观察力和胆识,就远超很多成熟的医生了,唐锐小兄弟,我很好奇的是,你也是一名中医吗?”

唐锐想了想说道:“不是,我只是喜欢看些医书而已。”

“现在对中医感兴趣的年轻人真心不多了。”

苏医邈似乎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唐锐,“这上面有我的电话,你想学习中医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愿意对你倾囊相授。”

话音一落,旁边的林家人都怔在当场。

他们没听错吧,云海市第一圣手竟然要将这个废物收为弟子?

唯独林若雪,美眸中除去震惊,还多了一丝欣慰。

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对唐锐有些改观了,不论唐锐最终学到什么高度,正如苏老所说,他的那份胆识便已经足够优秀。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们听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回答。

唐锐的确接下了名片,却是淡声回绝:“感谢您的赏识,但我没有要跟随您学医的打算,所以,我拒绝,抱歉了苏老。”

几人都目瞪口呆的看向唐锐,怎么都想不到,唐锐竟然会如此干脆的拒绝。

这家伙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这……”

苏医邈则是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

“等一等!”

林若雪骤然打断,美眸冷冽的注视唐锐,“有多少人都想拜到苏老门下,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唐锐笑着开口:“若雪,我认为我的选择没有错。”

在他脑海里,拥有全部的仙医传承,那些医术岂是苏医邈能教给他的?

只是,这话在林若雪听来却是另一番意思。

“还以为你会奋发图强,看来是我多想了。”

林若雪心底的那丝欣慰彻底消失,冷冷抛落一句,直接开车带全家人离开,单把唐锐晾在那里。

苏医邈显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脸色顿时更加尴尬,歉意的语气说道:“唐锐,希望我没有影响你们夫妻间的感情。”

苦笑着摇摇头,唐锐说道:“没什么,一直是这样。”

“好吧,其实我过来还有一件事。”

说到这,苏医邈神色间郑重了几分,“我有个病人,也是在命悬一线上,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代替病人家属,向你求购那株何首乌,价格方面你不必担心,无论多高,病人家都能支付的起。”

唐锐一愣,下意识问道:“什么病?”

“肺纤维化。”

苏医邈叹了口气,“才七岁的小姑娘,现在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各地名医都束手无策。”

唐锐思忖片刻,却是眉峰渐皱:“这株何首乌确实有些神效,但它对这种病没多大作用吧。”

“确实如此,即便是整株何首乌都用上,恐怕也只是帮小姑娘延长几个月的时间而已,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帮她试一试。”

“我明白了。”

唐锐点点头,接着,再一次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说道:“因为何首乌是在我母亲的墓中发现,对我来说它有特殊的意义,不论价格多高,我都不打算把它出售,但我愿意跟你回医院,去看看那个小姑娘的情况,也许我能帮上什么忙。

第六章 装病有意思吗?

  听见唐锐这番话,苏医邈的表情顿显古怪起来。

先前对唐锐的那一抹欣赏,也迅速暗淡。

但终究,苏医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回绝:“年轻人有一颗医人之心是好事,我代替病患家属谢谢你这份心意了。”

话是这么说,但其中的失望,唐锐又如何听不出来。

“苏老,不如带我见见病人,也许……”

“如果你有意转让这株何首乌,随时都可以联系我。”

苏医邈轻声打断,顿了片刻,又提醒一句,“楚家是名门望族,必定不会白白受你的羞辱,需要帮忙的话,也可以联系我。”

说完,苏医邈便转身离去。

唐锐无奈摇头,只能对苏医邈的背影道一声谢谢,然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却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在附近找了家中医馆,买了些东西以后才回到林家别墅。

此刻,已经是半小时后。

刚要推开家门,却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妈,你感觉怎么样?”

是林若雪。

唐锐眉峰皱紧,一个箭步冲进客厅,只见王淑华躺在地毯上,脸色发白,嘴唇紧咬,一只左手死死的按住心口处,似痛不欲生。

心脏病发作?

三年前,正因为王淑华心脏病久治不愈,才会招唐锐入赘冲喜,后来情况好转,已经很久没再犯病了。

只是,等唐锐定睛看去,脸色却变了。

就像第一次见到人形何首乌那样,脑海内自动形成一段文字:“心率微快,面色茭白,闭息所致。”

说白了,就是故意屏住呼吸,把自己憋成这个样子!

“废物,全都怪你!”

看到唐锐出现,林泰暴起一声大喝,“回来这一路上,妈都在念叨你得罪楚家的事,结果一进家门就心脏病发,你这个丧门星,你怎么不去死!”

林若雪娇声轻叱:“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唐锐,你抓紧叫救护车,送妈去医院急救!”

林泰冷声打断:“来不及,爸,我妈的速效救心丸呢,快拿药过来。”

“淑华都一年没犯病了,家里根本没备着这种药啊!”

“那怎么办,得先把命保住啊!”

林泰心烦意乱的转动视线,突然在唐锐身上定格,目光大亮,“还不把何首乌拿出来,只有它才能救妈了!”

这句话,就像孤海中的灯塔,瞬间提醒了林源山,他几步冲到唐锐面前,振声道:“小唐,快把药给我。”

何首乌就在唐锐手中提着,可他没有递出来的意思,反而神色平静,不慌不忙道:“妈的情况不算严重,交给我就能医好。”

“胡闹,你懂什么医术,快点把药给我。”

林源山脸色一怒,青筋都暴突出来。

林泰则是气势汹汹:“不能因为妈平视骂你几句,你就见死不救吧,你还是个人吗!”

瞧那挽袖揉腕的样子,大有冲过来抢药的架势。

可惜,这种震慑对唐锐来说,已经形同虚设。

直接将林泰无视掉,唐锐转眸看向林若雪:“你也不相信我吗?”

林若雪怔了一下。

她恍惚觉得,那个在楚家葬礼扭转乾坤的唐锐又出现了。

“哎呦!”

王淑华这时发出虚弱的声音。

林若雪一个激灵,瞳孔重新聚焦起来:“先用何首乌把妈救回来吧。”

唐锐猛然眯了下眼睛,但看见林若雪雪白的俏脸,终究没有多解释什么,直接朝着王淑华走过去。

“把药给我就行。”

林泰先一步拦在唐锐身前,“我带妈去卧室治疗。”

这话听得林若雪面色微变,心脏病人最忌讳挪动身体,林泰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唐锐则戏谑的笑笑,径直从林泰身旁经过。

“你小子给我……”

林泰伸手一抓,随即却愣在那里。

他抓了个空。

唐锐的动作明明不快,却十分巧妙的躲过了他。

下一刻,唐锐已经在王淑华面前蹲下。

并没有像救治楚老太太那样,挤出何首乌中的汁水,而是从怀中取出一个布包,层层剥开,摊开在地。

“银针?”

林若雪疑惑道,“你打算用针灸吗?”

唐锐点点头,这针包正是他回家前在一家中医馆所购,本打算回来后练习仙医传承,这时候倒派上用场了。

但他没有急着下针,而是缓缓说道:“妈,装病有意思吗?”

“什么?”

林若雪与林源山齐齐怔住。

林泰也愣了片刻,但很快反应过来,破口大骂:“妈都成这样子了,你个废物还在这胡言乱语!”

“看来您打算硬撑了。”

唐锐轻叹口气,将针包中最长的一根针取出,足足有七寸左右,拿在手里像一根极细的筷子那样,“急发心脏病,需在印堂处下针,并且要把整根银针捻入穴道才能奏效,妈,您忍一忍。”

这话把大家吓了一跳。

印堂,那不就是眉心位置?

那么长的一根针,这是要把脑袋整个捅穿吗?!

“唐锐,你别乱来!”

林若雪吓得娇躯微颤,即刻就要冲上去阻拦。

但她刚迈出脚步,就跟见了鬼似的愣在那。

只见王淑华梦中惊醒一般,狠狠睁开眼睛,看见银白色的针尖后,登时吓得头皮发麻,大喊大叫:“杀人啦,你们还不拦着这个废物!”

声音中气十足,哪有半点心脏病发的模样。

再联系刚才林泰的举动,分明就是他们想用装病的戏码,骗走那株神奇的何首乌。

林若雪迅速回过神来:“妈,你装病?”

“谁,谁装病了?”

王淑华有些心虚,但随即就回归角色,捂着心口一脸虚弱,“我是真的不舒服,只是现在觉得好一些而已,若雪,你是不是搞错重点了,这废物要拿银针扎死你妈,你就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是吗!”

林若雪揉着太阳穴,一阵心累。

“老林,你倒是说句话啊!”

王淑华又把目光转到林源山身上。

然而,林源山只觉得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在楚家丢的脸都没捡起来呢,王淑华又整出这一档子事,这是要他彻底丢尽颜面啊!

至于林泰,在王淑华事迹败露后,就缩着脖子躲在最远处,生怕别人注意到他。

“好啊,好啊!”

王淑华气急败坏,直接撒泼打滚起来,“三年来,这废物一直靠林家养活,现在他有钱了,你们就开始巴结他了是吧,白眼狼,都是一群白眼狼!”

相关文章:

舌头钻进穴滑动|为什么在车内容易暧昧

交换系列38部分阅读_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首席职员

后半生_看很黄很黄的细节小说_滛男乱女在阅读全文

奶真大 小浪货揉捏-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超级学生)

高冷禁欲受被做到哭道具:含好不许吐h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