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有味道怎么办|第一次玩直男警察

2021-09-10 15:52 · 新商盟

身材火辣,是一个标准的性感美女。

老宋无数次在她面前偷瞄到那单薄衣衫下包裹着的傲人双峰,试想,倘若是将它握在手里,估计都是握不完整的。

而最令老宋神魂颠倒的,莫过于双脚上面那对洁白如雪的袜子,白嫩的脚丫非常魅惑地隐藏在袜子当中。

老宋经常有冲动想要将她狠狠按在沙发上面,闻着她那干净的白袜、亲吻她,然而,她已是有婚姻的女人。

老宋一听到孙晓雪那娇滴滴的声音,大脑立刻像是充了血,浑身发烫,忍不住地浮想联翩起来。

“宋哥,你现在忙吗?”

“忙了整整一天,正在吃晚饭。”老宋心脏狂跳,拼命稳定躁动不安的情绪。

“你现在来我家收拾屋子,刚好我带了不少上等火锅食材回来,正要准备吃饭。”

孙晓雪的声音甜美悦耳,此刻在电话里面更是热情洋溢,老宋听了之后,往日性感撩人的身影顿时在脑海当中浮现出来。

只是,时间已经这么晚,这个少妇还喊自己去她家做保洁卫生,该不会是在勾引自己吧?

当老宋敲开孙晓雪的家门时,身穿一件半透明单薄睡裙的孙晓雪,推开门准备请他进屋,胸前的骄傲若隐若现,就像七月桃花,已是熟透久了就差人伸手去摘下品尝。

随着开门幅度的加大,胸部数次差点从睡裙当中挣脱而出,只消她稍微弯下腰,必然春光乍泄一饱眼福。

常年孤身一人的老光棍不停吞咽口水,小腹如烈火灼烧般炽热,疯了一样想要分分钟便将少妇孙晓雪搂在怀里面疯狂蹂躏。

“宋哥,快进来吧。”孙晓雪见老宋站在门口迟迟不进屋,心一急便将玉手搭放在老宋的身上,拉着他进屋。

软若无骨的嫩手将老宋搞得浑身一激灵,孙晓雪实在太清纯可人了,手明明都已经放在老宋的胸膛上了,她也没有在意。

说起话来精致的脸蛋上面眉飞色舞,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少妇魅惑。

老宋被她拉了进来,趁她不注意,目光投射在睡裙的两侧边缘,半个胸部呈现了出来。

白皙、光滑极致诱人的酥胸,老宋真的想要知道,品尝它会是什么滋味儿。

“真是辛苦您了,这么晚还打扰您,快洗手坐下来吃饭。”孙晓雪回过头看到老宋痴迷的目光,立刻发觉自己的香软酥胸差点走光,一脸羞涩地紧了紧睡裙,轻轻按着老宋的肩膀,请他入座。

这样的姿势交流非常容易令人想入非非,孙晓雪身上假若连睡裙也不存在,白嫩、柔软的脚丫裹着小白袜,站在老宋身后温柔倍至。

“宋哥,你穿我老公的拖鞋吧。”老宋将鞋脱下来之后,孙晓雪蹲在老宋双腿之间为他拿出一双男士拖鞋,温柔说道。

“怎么,你老公今天晚上不回来吗?”老宋心都提了起来,急声问道。

孙晓雪小鸟依人地点着头,老宋看着秀色可人的孙晓雪,顿时心花怒放……

第2章

孙晓雪对于老宋的印象非常好,为人老实,踏实肯干,虽然年纪确实已经有些大了,但是干起活儿却丝毫不会输给年轻小伙。

那一身的腱子肉,无论哪一个女人看了都会产生一些想法。

她平时闲在家无事可做,无聊乏味,老宋常常陪伴她聊天解闷,寂寞深闺娇艳少妇,一种久违了的简单与美好油然而生。

就如同此刻,她甚至觉得老宋的眼睛会发光,和他对视,如有电流横穿直入。

孙晓雪自然也不想承认那种感受,可是那种感受却又真真切切地存在着,酸酸麻麻的,就连骨头都跟着一起酥掉了。

“宋哥,我看你的白背心都有些脏了,你脱下来我去放进洗衣机里面吧。”孙晓雪关切地说道。

“哎哟,我这干活儿一身臭汗,哪里好意思让你给我洗呢,可不敢可不敢。”老宋捂着背心有些局促不安。

孙晓雪还是强行为老宋脱下身上的背心,纤细玉手触碰到粗糙黝黑的身体上面之时,两个人同时间浑身颤抖。

两个人虽然谁也不说话,但是都心知肚明,这种刺激感,足可以将那股无处宣泄的欲火释放些许。

孙晓雪轻咽一股口水,脸红透了,弯下腰凑在老宋耳边羞涩道:“宋哥,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真重!”

孙晓雪的声音原本就柔软充满磁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情不自禁地发出轻哼声,女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除了马上快要把持不住,实在没有更多的可能性。

呼吸吐纳之间,香醇微暖的气流传入老宋的耳朵里面,他用力咽了咽口水,身体的某一处,瞬间像是有熊熊烈火在燃烧。

孙晓雪的老公在市中心经营着一家火锅城,生意兴隆,然而那人三寸丁谷树皮,病病殃殃的,反观千娇百媚的孙晓雪,老宋都能够笑出声音来。

试问,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病夫,又怎么可能满足得了如玉娇妻呢?

尽管孙晓雪温润如玉,不像是外面那些乱搞的女人,可是老宋还是禁不住揣测,她十有八九应该是有情人的。

老宋四十不惑,在家政公司做钟点工维持生计,按照俗话说,是一个老光棍。

前阵子老宋因工作结识少妇孙晓雪,老实本分的他常常与佳人共处一室,控制不住地春心泛滥。

孙晓雪走进卫生间之后,老宋感觉神魂颠倒,热得像是快要着火一样。

他推开面前碗筷,起身将窗子推开,不经意之间看到窗角摆放着一条穿过的黑色蕾丝内裤,拿起来握在手心里,可以清楚看到中间部位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痕迹。

放在鼻子边用力一闻,那味道味简直是沁老宋心脾,他知道这条内裤是孙晓雪穿过的,只是,究竟是为什么会脱在这里却不得而知。

老宋的思绪飘远了:莫非是孙晓雪趁着老公不在家,与小情人来家里面幽会,如饥似渴疯狂亲热倚在窗前干那事的时候,情急脱下来事后忘记收起来……

在老宋的认识当中,孙晓雪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活力四射又深通男女之道,对于性的渴求丝毫不亚于狼对于肉的需求,那么,自己会不会也能够得到这个少妇的一些滋润呢?

第3章

孙晓雪被这阵莫名电流激荡得心中小鹿乱撞,嘴上仍旧与老宋热情交流着,但是已不敢再直视他双眼。

“宋哥,你先填饱肚子,完事儿之后再干活也不迟。”孙晓雪匆忙转过身整理餐桌说着。

老宋坐在她身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的身体看,披在娇躯上的睡裙实在是太单薄了,又因为淡粉色,肌肤更是显得白皙、嫩滑。

白嫩的脚丫上面踏着一双天蓝色的小拖鞋,形如嫩葱的十根脚趾,指甲上面涂抹了神秘忧郁的深蓝色。

低头,弯腰,下蹲,提臀,在举止间歇里,私密部位隐隐约约地在老宋眼前闪过。

整理完之后,孙晓雪坐在老宋身旁,温柔笑说:“宋哥,在我家里别拘束。”

老宋用筷子夹起锅里的一截龙虾,认真说道:“上次我来的时候,发现你家里的马桶上水处有些生锈,吃完饭我先修理一下。”

孙晓雪见他连龙虾也不会吃,于是便伸着玉手帮他剥皮,一脸娇笑说道:“宋哥你人真好,干起活来勤勤恳恳的,比那些好吃懒做的男人强太多了。认识你这段时间我很开心。”

孙晓雪的一条玉臂搭在老宋肩上,用手捏着一块龙虾肉,笑意吟吟地来喂他吃:“我的好大哥张开嘴,龙虾是这样吃的。”

她翘着二郎腿,大腿根部的那处部位若隐若现,阵阵幽香自那处随微凉夜风飘荡过来。

老宋这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睡裙居然是这样单薄短浅,二郎腿一翘起,大腿根部的隐秘部位都暴露出来了。

老宋生怕看走了眼,双眼死死盯着看,看得他精神抖擞口干舌燥。

孙晓雪正要喂他,发现他的眼神正在看自己,正纳闷间,低下头一看发现居然走光了。

双手按住裙角,急忙遮羞的同时,不经意间看到老宋牛仔裤裤裆部位隆起老大一块,炸裂的视觉效果分分钟就像是要裂开一样,她的脸顿时红透了,樱桃小嘴大大地张着,微微蹙着秀眉。

孙晓雪内心是非常诧异,老宋一大把年纪,按理说那方面应当是力不从心才对,又为何会那样雄壮澎湃呢?年轻小伙又有几个能够比拟?

孙晓雪臊得不行,不可思议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落荒而逃似的离开餐桌,借口说道:“宋哥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卧室躺躺。”

老宋还感觉奇怪,低头一看自己裤裆,后悔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老脸可算是挂不住了。

可是说到底,孙晓雪是一个良家,作为良家最需要的东西自然是不言自明,她也是需要男人的。

回想着孙晓雪不经意间刚才走漏的春光,老宋压根按捺不住心思,连忙起身跟随孙晓雪来到卧室门口。

孙晓雪正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怔怔出神,老宋站在门口一脸认真地巡视卧室,环顾四周。

“宋哥……你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孙晓雪一动也不敢动,看着站在门口的老宋,困惑之余,想到他裤裆内里隐藏着的庞然大物内心有些蠢蠢欲动。

不可否认,自己是一个正常女人,正常女人脑子里面大部分时间想得也是男女之事,其中带来多么醉人的强烈快感。

老宋缓缓走到孙晓雪面前,朝着她的身体一双大手犹如大网罩下。

孙晓雪似乎已经知道老宋想要干什么,她心中隐隐地既是兴奋又是期待,虽然什么也不说,但是眼神已经能够说明一些东西了。

一对美眸眨也不眨,盯着老宋裤裆处看,狂咽口水。

第4章

“晓雪,你宋哥我是一个好人,而且虽然上了年纪,干体力活也不照小伙子差,你看你宋哥我身上的肌肉,男人不男人?”老宋将袖子挽了上去,在孙晓雪的眼前展示着发达肌肉。

孙晓雪躺在床上,眼睁睁地看着老宋尽情展示雄壮、魁梧的身体,她情不自禁地点着头说:“宋哥是一个好人我是知道的,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宋哥的身体保持得这么好”

孙晓雪回想每次老公干那事儿的时候,都非常癫狂,恨不得一秒钟之内将秀色可餐的她扒个精光。

她总是满不情愿,加之她老公的那玩意儿和小学生无异,每次都是一两分钟匆匆结束,根本无法让她满意。

久而久之,孙晓雪甚至都懒得看自己老公一眼,内心深处对干那事儿饥渴得不行,却又没有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不过,看着老宋强壮的身体,以及那裤裆处厚实的本钱,心里忽然非常渴望,如果当年嫁对了人,日日夜夜被老公……

这么想着,孙晓雪感觉浑身上下的关节处都酸酸麻麻的,小腹内里也是又热又胀。

不光如此而已,单单是那结实有力的大手就将她内心搅得翻江倒海,汹涌澎湃。

“晓雪,有事情叫我,我先出去给你家打扫卫生了。”老宋将‘有事情叫我’这五个字咬得死死的,他在给孙晓雪传递一种讯息。

即是‘你如果想要,我完全可以满足你,我伺候好你简直是易如反掌’。

“好的,宋哥,你去干活吧。”孙晓雪已经按捺不住身体当中的欲火了,再不解决一下,说不定都会昏过去。

老宋走出去之后,身在一片昏暗当中的她,疯了一样颤抖着将手伸到下面......

老宋在客厅里面用力拖地,饥渴难耐的他自然是明白方才孙晓雪眼神当中的含义,空虚少妇欲求不满是板上钉钉的了。

就她那位病病殃殃的老公,能够满足人高马大的孙晓雪,他老宋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纵然他在异性面前一向自卑,觉得自己又穷又丑,关键还一把年纪,但是奈何身体结实、本钱巨大,那方面的本事一向是毫不含糊。

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老宋虽然不是少年,但是对于干那事儿却是研究得很透彻,各大两性网站上面都留下他饥渴难耐的身影,由于早些年离婚之后一直没有再娶,所以经常找小姐。

天南海北以那事儿维生的小姐们个个都被老宋搞得死去活来,他无论在哪座城市打工,只要工资一到账必然冲进红灯区,将得来的本事悉数用在那些小姐们的身上。

被他干过的小姐们有一个算一个,提起老宋,或是大肆称赞或是破口大骂。

赞得是他本钱过于强大。

骂得是他只要得到女人,就会用尽精力。

最近几年老宋并没有向早些年那样,将赚来的钱全部砸在小姐身上,因为他打算存些钱以备日后做些小本生意不必再四处奔波。

说白了,其实也是为了以后着想。

此刻,他一边拖着地板,一边暗自心花怒放,接下来自己一定要多下点力气,说不定真的能将寂寞少妇揽入怀中,大干特干解决一段饥渴时光!

第5章

躺在床上的孙晓雪娇躯不停颤抖着,嘴边发出轻哼声,赤着白嫩玉足用力蹭着,床单凌乱成一片。

最终,她整个人像是触电一样疯狂抽搐,这才算是彻底解脱。

稍顷,她将手伸进裤裆里面,很是难为情地发现全身痕迹。

“晓雪啊,我已经给你洗完了,你……”老宋赤膊站在门口无意间看到这一幕,馋得他一大滩口水猛地吞咽了下去。

孙晓雪花容失色,吓得不轻,连忙将一旁的毛毯拽过来盖在身上,她尴尬得不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同时,因为听到了老宋雄壮、粗重的声音,顿时情绪达到兴奋至高点,整张俏脸红彤彤的。

如同是酝酿已久的惊涛骇浪冲破最后一堵屏障,疯了一样的倾泻而出,如果不是老宋突然出现在门口,她甚至都能被“洪流”冲得彻底昏过去。

老宋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一对硕大的前胸,平坦光滑的小腹露在外面,纤细的小蛮腰,浑圆撅挺的翘臀,小腹下面那片神秘圣地。

孙晓雪如饥似渴到这种程度,绝对是超越了他的想象。

“宋哥,我的身体突然有些不舒服,出了许多汗。”孙晓雪明显是做贼心虚,非常不安地找寻着借口。

“晓雪,这阵子天气阴晴不定,据说引起了非常严重的流行性感冒,我赶快给你看一下。”

老宋急忙来到孙晓雪面前,方才只看到那一眼,刺激得他鼻血都快要流出来。

孙晓雪点点头,遵循老宋的话背对着半坐起身来,老宋毫不含糊,赶紧趁热打铁将她睡裙掀,大片白嫩的后背裸露出来,这令老宋朝思暮想的美好胴体上沾满了汗珠。

“晓雪,你也着凉了吧,你的后背上面出了这么多的汗呢!”老宋话音刚落,一双大手放在上面,既是借此抚摸又是擦拭汗水的,忙得不亦乐乎。

背对着老宋的孙晓雪一对美眸缓缓闭了起来,尽情感受着老宋大手的抚摸心神荡漾,她语气开始有些颤抖,问道:“宋哥,你擦好了吗?”

老宋的脸都快要贴上去了!

“晓雪,你宋哥我的手糙,要不然就用脸给你擦汗吧,这样你还能舒服些,好吗?”老宋肆意问着孙晓雪这幽香阵阵的后背,试探性问道。

孙晓雪急忙躺下身将毛毯盖在身上,一张俏脸又红又烫,随手拿过床头灯下面的毛巾递给老宋,紧张得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这个给您……”

说完之后,一对媚眼紧紧地盯着老宋的裤裆,那处汹涌磅礴即将快要炸开的部位,惹得她心里面臊得不行,看到老宋这个样子,她心知肚明刚才老宋那样对待自己,一定是让他起了反应。

她的脸红透了,支支吾吾地说道:“宋哥,要不然你先出去,我换一下衣服,很快的……”

老宋出去之后将门带上了,她臊得俏脸滚烫,心里面对于自己非常谴责,刚刚连门都没有挂上就在床上疯狂自我慰藉,老宋看了之后会怎样想自己?岂不是非常不正经的女人,连内裤都不穿,可是自己的内裤明明脱下来之后不知道放哪里了……

在这时,窗外一缕微凉夜风飘荡进来,胯下一股寒凉,这种凉飕飕的感觉令她浑身哆嗦,从纸抽里面拽出几张纸放在胯下,将刚才留下的痕迹擦拭干净。

“平时家里面就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从来不会这样,就算是老公在家,也从来都没有什么感觉。今天在宋哥的面前是怎么了?他也没有做什么啊,我就已经把持不住了……”

第6章

孙晓雪从衣柜里面找出一条修身裙子,这条裙子是上个月过生日,她的老公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价格不菲。她心里面一边埋怨着自己,一边穿着裙子。

这条裙子的设计非常国际化,能够将她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饰得更加淋漓尽致,它最性感的设计是后面有一条从上到下的拉链,从颈部一直延伸至臀部以下,孙晓雪拉到关键部位的时候,死活拉不动。

她心不在焉,头脑当中全部都是老宋那呼之欲出的鼓囊裤裆,心一急一用力,竟然将内裤拉到了拉链里面!

死拉活拉都没有一丁点作用,内裤如同是有了灵性,死死地嵌在拉链里面,死活都拉不出来。

“宋哥……”孙晓雪急得大脑发热,再不开门叫老宋进来就不行了,毕竟一直这么卡着,她今晚连睡觉都会成问题。

屋子里面只有老宋一个人,只有老宋能够帮助她。

“宋哥你快些进来。”她将门打开之后,冲着门外喊着。

老宋正在拖客厅的地板,听见声音,急忙扔下拖布跑了进来。

“晓雪,你不是要换衣服吗?怎么了?”老宋看到一脸焦急站在床边的孙晓雪,急声问道。

孙晓雪指着身上的修身裙子,支支吾吾地说:“宋哥,你帮我一下忙……”

老宋眼前一亮,见她这副猴急猴急的样子,难不成是身子实在扛不住了,打算现在就让他长驱直入,好好满足她一番?

“晓雪,你别看你宋哥我上了岁数,但是身子骨强壮,干什么事情绝对不会输给大小伙子!”老宋急忙说。

孙晓雪一听到他这样说,小腹以下那处顿时就起了反应,热烘烘的难以自持。然而此时身上的肉都已经被拉链卡得生疼,她急忙说:“宋哥,我的裙子拉链坏了,你快帮我弄一下,好痛。”

老宋一看这身段,鼻血差点流出来!

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孙晓雪身上的裙子此刻褪至腰间,那裙子的尾端虽然严丝合缝地盖着羞处,但是两条大腿以及大片的臀部,全部都暴露在外面。

大片大片的白皙,大片大片的嫩滑!

裙子底端的金属拉链卷了些许,臀部随着她的用力挣脱,有节奏地晃荡不停。

老宋被这致命胴体吸引得雄性激素迸发,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快要失去意识。

老宋听到她这样说,立刻伸着双手坐起身来。他吞咽着口水,望着白嫩、紧致的动人肌肤,小腹下方如同被热水淋过,滚烫得他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起来。

正对着修长美腿,他双手直打哆嗦,说:“晓雪,你的臀实在是太大了,睡裙再往下褪一定会坏了的,要不然我帮你把大臀往上面推一推,你用用力,睡裙就能把你的臀包进去了。”

孙晓雪听到老宋这样打趣她的臀部,一脸羞赧,害臊到极点。

可她还是一脸不好意思地对老宋说:“宋哥,要不然这样吧,我自己推着屁股,你来帮助我把睡裙往下拽。”

“好,晓雪,你用力推!”

老宋疯狂吞咽着口水,一双大手,朝着孙晓雪丰腴的臀部摸了上去……

第7章

孙晓雪背对着老宋,双手捂在翘臀边缘,用力推着中心位置的大片白肉,这样一推,更是显得她前凸后撅,该丰满的地方已是丰满到一定程度。

老宋拼命稳定呼吸,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双手都不安地打着哆嗦,心上仿佛是有千只万只的蚂蚁疯狂爬行,痒得他快要双眼一闭窒息过去。

孙晓雪虽然没有回过头来看老宋,但是身体明显感觉到老宋双手的震颤,她羞臊得不行,说道:“宋哥,你别只顾着看啊,快些帮我把睡裙拉下来。”

“好好好,晓雪你放心,很快的。”老宋的双手已经彻底不听自己使唤,两只手搭放在睡裙的边缘,用力往下拉。

可是不管他们两个人如何努力,拉链都是纹丝不动,老宋的牛仔裤此刻已经快要被撑破了,他一着急一用力,裙子面料撕裂的声音突然间响起,裙子下方边缘处顿时裂成两半,孙晓雪的白皙后背瞬间暴露出来。

顿时,裙子已经失去了遮羞的作用。

“啊!哎呀我的妈呀!”孙晓雪连忙夹紧双腿,弯曲腰肢维持睡裙不至于掉在地上,在老宋的面前踉跄站着。

盯着分分钟走光的危险,孙晓雪一手捂着胸部,一手捂着臀部,一阵小碎步逃离卧室。

老宋非常清楚,孙晓雪再走五步,一定会走光。

怀揣着观赏梦中女神那曼妙裸体的欲念,他双眼紧紧盯着视线前方……

因着过于焦急,孙晓雪忘记穿拖鞋,就这样赤着一对白嫩玉足离开卧室。

老宋坐在床上远远望着,发觉有一种A片女主角离开镜头下的错觉。

他心中暗想,这多么像是每一晚春梦里面才会出现的场景,不,精准地说,这是要远比那些春梦更加令人发痴发狂。

当孙晓雪回到老宋眼前时,她已换了一身清凉、舒适的夏装,上身一件正面印有哆啦A梦图案的白色T恤,下身一件超短的牛仔短裤,脚腕处戴了一条银制脚链。

整个人显得是那样清纯靓丽,从头到脚清丽得,就像是人生赐予给老宋最好的礼物。

她站在门口,双手掐着小蛮腰冲着老宋甜美笑着。

老宋心花怒放,激动得想要冲上去将她揽入怀中又亲又抱,而又因为她方才那副样子,刚好可以上下其手,今夜成为自己的女人。

狠狠地蹂躏,狠狠地索取,直到她香汗淋漓披头散发,整个人跪在自己面前直呼老公快点,老公再快点我还想要。

老宋刚想要站起来,孙晓雪走到他的面前将他按在床边,轻轻坐下,一对媚眼盯着他看,说道:“宋哥,刚才你也说了,最近流行性感冒严重,要不然咱们两个人就躺在床上好好歇歇吧。”

老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孙晓雪居然主动提出要和自己一同躺在床上!躺下之后会发生什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自然是上下其手疯狂给予疯狂索取了,孙晓雪那硕大的巨乳,那撅挺的翘臀,那白嫩的玉足,全部都会属于自己!

“这鬼天气真的是,弄得我身体好不舒服哦……”还未待老宋开口说话,孙晓雪已经踢掉拖鞋爬到床上了。

老宋猴急猴急地跟着爬了上去,激动地躺在孙晓雪身旁……

老宋躺在犹如温润香玉的孙晓雪身旁之后,闻着枕头上面的诱人香气,足足半分钟心跳才平复下来。

孙晓雪生活之优渥要远远超乎老宋的想象,又因为是少妇,所以席梦思大床上更是女人香十足。

眼看着自己与孙晓雪的娇躯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他刻意凑了过去,不经意间裤裆部位居然抵到她的翘臀部位。

由于她的下身只有一条牛仔超短裤,修长双腿借着皎洁月色白嫩得晃人眼球,令他有一种错觉,仿佛已经长驱直入冲撞进那迷人的双腿之间般。

“啊……”>>>>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成功拿走女朋友第一次|宝贝,大点声 ,我喜欢你叫

经典强奷系列小说/真心话劲爆污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被固定在木马的两侧无法动弹

无力求饶粗暴/蜡烛封尿道的长故事

y荡学院夹道聚走绳play_别动我还在里面要断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