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被别人玩_吃生蚝女人晚上的效果

2021-09-10 19:06 · 新商盟

随即一股香风扑来,后背上便是感觉到了一团柔软挤压,脖子顿时被一双碧藕抱住。

“哎,雪儿,你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是这么神神秘秘的来啊?老是从后面过来,不知道会吓着羽哥哥吗?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反手揉了揉丫头的额头,云羽没好气的道。

对于雪丫头的调皮,云羽也是颇为无奈。谁让他是六叔家唯一的孩子呢,自小就是备受宠爱。

会吓着羽哥哥吗?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反手揉了揉丫头的额头,云羽没好气的道。

对于雪丫头的调皮,云羽也是颇为无奈。谁让她是云家最为宝贵的小公主呢,自小就是备受宠爱。

“嘻嘻,好啦,下次一定听羽哥哥的,雪儿以后不从后面来啦!嘻嘻……”云雪一阵娇笑,从云羽的后背上滑了下来,随后蹦跳的跑到前面来,一股溜儿的钻进了云羽的怀中,像只小猫一样躺在了云羽的怀里。

“雪儿最喜欢羽哥哥的怀里了,感觉好温馨的呢。”不顾云羽尴尬的脸色,她拉着云羽的两只手环抱在了自己的腰间,直让云羽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还。

“羽哥哥,你脸怎么红啦?”

忽然间,正在云羽尴尬不已之时,云雪惊愕的声音便是响起,随即一阵嗤嗤的笑声传开,让得云羽的脸色一阵滚烫。

“雪丫头,你敢笑话你羽哥哥?是不是很久没被收拾了,屁股犯痒了是吧?”云羽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却是强自扭过头看向了别处,静等着集训的开始。

“哎呀,羽哥哥真坏!就知道打雪儿的屁屁。”云雪一阵娇羞,不依的在云羽的怀中扭动,好似在抗议似的。

“哼……”云羽低声哼了一声,却是并未接茬。这丫头越来越调皮了,再跟她胡闹下去指不定得说出什么来呢。

“嘻嘻……”云雪儿一阵娇笑,惹得云羽不住的翻着白眼。良久,云雪儿忽然间拉了拉云羽的衣襟,低声问道:“羽哥哥,这次族赛你有把握拿到第一名么?”

“怎么啦?你还不相信羽哥哥的实力呀?”云羽笑着道,垂头看着怀中的少女,闻着少女身上传来的香味,只觉是精神气爽。

“相信呢!”云雪点头道,脸上洋溢着娇羞的笑容,煞是可爱。忽然间她嘟了嘟嘴,笑容顿时内敛,一副惆怅的表情道:“可是羽哥哥,这一次云轩哥哥的实力也很强哟!昨天我听爹爹说,云轩哥哥的实力突破到炼气境七重了呢,而且四叔还将自己的绝技教给了云轩哥哥呢。”

“真的?”霎时,云羽心中微沉,眉宇间不由凝重了些许。显然,他没想到在这短短半个月之间,云轩居然也会突破到炼气境七重,境界又已经和他拉平。若再加上学会四叔的绝技,那这场战斗胜负怕是难料了。四叔的绝技可绝不亚于玄级武技啊。

‘看来四叔还真是宝贝儿子呢,竟是舍得花这样大的血本。’

云羽心中暗叹,不由得有些艳羡云轩。就因为四叔在族中任职长老,权利大得没边,方才能够让云轩有这般底蕴。

“羽哥哥,你是不是担心会输啦?”似乎感觉到了云羽的沉重,云雪的情绪也是惆怅了起来,拉着云羽的衣襟低声问道。

“怎么会?你羽哥哥可是最厉害的,怎么可能会输呢。”心中暗自平复下来,云羽展颜一笑,刮了刮云雪的俏鼻笑道:“放心吧,羽哥哥一定会夺得第一名的,不会让咱们家雪儿宝贝失望的啦!”

“嗯嗯呢,就知道羽哥哥是最厉害的!”云雪一阵娇笑,从云羽的怀中坐了起来,随后从腰间解下了一个布袋,递交在了云羽的手上道:“羽哥哥,这是爹爹给雪儿的培灵丹,雪儿用不完呢,就交给羽哥哥先拿去用啦!”

“傻丫头,哥哥哪里会要你的东西呢,应该哥哥给你才是!”看着云雪娇俏的表情,云羽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培灵丹放回了云雪的手中。扶着丫头的五指合拢,他便笑道:“雪儿就放心吧,羽哥哥不会轻易输掉的。相信羽哥哥,到时候一定会将云轩给打趴下。”

“羽哥哥……”云雪嘟着小嘴,有些失落的看着云羽。

“雪儿不相信羽哥哥了吗?”云羽爱怜的轻抚着云雪的脑袋,眼中尽是一片自信。

“相信呢!嘻嘻嘻……”云雪一怔,随即掩嘴娇笑了起来。

眼看着天色不早,集训的晨锣再次响起,云雪急忙从云羽的怀中钻了出来,吧唧一声在云羽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娇笑着冲进了人群。远远间的香风逸散,伴随着一道娇笑的低语声在耳边盘旋:“羽哥哥,雪儿的屁屁是不是很有弹性呀?”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调皮了!”

看着消失在人群的倩影,云羽无奈的摸了摸脸庞,苦笑的叹道。

微微眺望了一眼天际,心中默然叹息了一声。随即从草地上站起身来,云羽看了看人群,便是快步向着器材室而去。

他的步伐充满坚定,目光中尽是自信,好似不屈的青松,脊背挺拔。为了娘亲,为了爹,也为了雪儿,我便必须努力,竭尽全力的完成,不会让任何人失望!

所以,第一名,我要定了!

随着人群涌动,云羽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紧随着锣声敲响,新一天的集训又一次开始了……

黄昏的天际洒满了殷红的彩云,最后一抹余晖渐渐散去,使得喧嚣了一天的世界慢慢沉寂。

云家后山林,云羽肃穆的站在山林间,浑身肌肉绷紧,气元流转的他正严阵以待。而在他的对面三丈开外,一只成年火狼正对其虎视眈眈,凶恶的血眼中流露着嗜血的凶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七级妖兽,火狼!”

七级妖兽,境界上相当于人类武者的炼气境七重。但是因为妖兽的肉身历来都是胜于人类,所以,一般而言同等级的人类武者很难与同等级的妖兽比肩。

看着眼前这只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火狼,云羽的喉咙间不断滚动,眼中闪烁着凝重的光芒。自从修武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妖兽呢,心中难免浮生起一些惊惧,不大适应。

“嗷!”

似乎感觉到了云羽的惊惧,火狼仰头发出一声嗜血的长嚎,眼中的凶光愈发旺盛,让得云羽的头皮不觉有些发麻。

“畜生,真是嚣张!”

心中强自镇定,云羽兀自冷哼一声,猛然向前踏出一步,张口对着火狼怒啸一声:“吼!”

气元流转,怒啸声犹如巨虎咆哮,乍起一地风旋,声势颇有些骇人。

感受到云羽忽然间展现出来的气势,火狼前进的步伐微微一怔,却是不由得停顿了下来。血红的大眼凝视着云羽,似乎有些不大确定了起来。两只狼眼微微眯起,好似阴险的表情紧盯着云羽,微微低垂着头,屈伏着四肢,脚底下暗暗聚力。

“嗷!”

不待云羽准备,火狼陡然间一声狼嚎,屈伏的四肢在霎那间弹跳而起,健硕的身子狠狠的扑向了云羽。两只前爪直直伸出,闪烁着寒光的利爪挠向了云羽的咽喉。

火狼身形一动,带起一股劲风扑出,好似离弦之箭一般,眨眼睛便是欺近身前。

感受到火狼扑来的力量,携带而出的劲风让得他的面皮都是一阵刺疼,云羽心下骇然,脚下一动,九幽步在霎那间后撤,堪堪躲过了这一击。

稍稍侧开身形,云羽面色一沉,不待火狼的动作再起,他已是在霎那间虎扑了上去。与此同时,双拳舞动,携带着滚滚惊雷般的力量轰向了火狼的身体。

“嘭!”

一拳轰出,拳势威猛,速度迅捷,狂暴的拳头直直的砸进了火狼的胸腹。

“嗷……”

沉重的力量自拳头中倾泻,凌厉、霸道的幽冥之力传进了火狼的体内,顿时肆意破坏着其内的血肉。钻心般的剧痛传开,让得火狼翻滚在地的不断哀嚎。

一拳落定,云羽毫不停留,身形猛然暴动,犹如一只出山猛虎,虎扑而出。双拳舞动,龙虎啸在霎时间爆发出来,狠狠的向着火狼周身砸出。拳头砸出,拳劲爆发,幽冥之力犹如潮水般倾泻,每一拳都是犹如山峦般崩塌,直将火狼的周身骨骼砸成了粉碎。

“嗷……”

随着最后一声哀嚎,七窍流血的火狼终于是彻底断气,生机尽数泯灭。

“嘭!”

不大放心的云羽陡然聚力,狂暴的力量自拳头中砸出,携带着滚滚雷霆般的力量砸进了火狼的头颅。顿时只听见嘭的一声,火狼整个头颅都是被砸成了粉碎。

霎时,鲜血飞溅。

“呼!”

终于,云羽呼出一口浊气,颇为惊惧的瘫坐在地。虽然他的力量已然够强,并不需要畏惧火狼,但是他毕竟是第一次独自面对妖兽,对于凶名昭著的妖兽,他的内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害怕。

不曾经历,就永远不会长大。

所以,此间的他心中很难平静,忐忑的情绪使得他不得不万二分谨慎对待。

如今杀死了一头火狼,云羽内心中的惊惧倒是消减了不少,适应了鲜血的侵染,内心中也将会一点点的变强。

“爹说得真对,闭门造车终究非是上乘!只知道整日修炼,若是不外出历练,就好似温室中的花朵,经不住风霜的。”

云羽喘出一口浊气,回想着云涛曾经的告诫,他不由得苦笑一声,颇为自嘲的喃喃道。

“族赛开始的日子已是近了,现在想要历练也是来不及。不过,等族赛过后,我便向父亲提议,去黑风岭历练一番。届时再赶回来参加城中狩猎战。不经过血与汗的磨练,即使我修炼到再高,怕也不是真正的强者!”

忽然间,云羽展颜一笑,胸中豪气澎湃,只觉热血滚动。

抬头看了看天边还未落下的夕阳,云羽转头望向了后山深处,眼中掠过了一缕精芒。还有些时间,不妨先进去再杀它一番?

“男儿当热血!”

心中念头一动,云羽便是只觉胸中沸腾,按捺不住的从地上站起,略作迟疑,他便是踏步向着后山深处奔去。

大男儿当历经血汗侵袭,铸铮铮铁骨之躯!

云家,紫铭园,属于云家内园上等厢院。这里正是云家长老居住的住处。

此时,夜落时分,一身白衣的云轩正盘坐在小院中,闭目入定。而在他的身体周围,一缕缕游丝般的灵气正不断涌动,顺着他的呼吸融入了腹中。而随着灵气融入增多,他身体的气势渐渐升腾,犹如沸水一般滚滚翻腾,一缕突破的气息若隐若现。

在云轩不远处的屋檐下,一名壮硕的青衣中年正满脸欣慰的注视着这一切。在他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中,透露着浓浓的满意与自豪。

此人便是云轩的父亲,云海!云家二长老!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渐沉,忽然间一声沉闷的轰响自云轩的体内传来,让得正凝神关注的云海不由得神色一震,随即满脸欣喜的睁大了眼睛,紧紧的凝视着一动未动的云轩。

“我儿突破了?炼气境八重!”

云海微微屏息,低声喃喃自语。

随着云海的喃喃声落下,云轩周围逸散的灵气便是在霎那间被吸入了体内,随即久久闭目的云轩猛然睁眼,明亮的眸子中掠过了一丝凌厉的精芒,好似扑食的雄鹰,冷锐非常。

“炼气境八重,还算不错!”感受到体内充沛的力量,云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满脸桀骜的自言道。随即微微撇头,向着兰香园的方向隔空望来,眼中掠过一丝冷芒,嘴角微微噙起,一丝自信的笑容浮生而起。

“这一次族赛第一名,我看你拿什么与我争?”

……

对于云轩的嗤讽,云羽无偿得知,此时的他正遇见了一件麻烦。

“你们是谁?”在云羽的前方,三名神色各异的中年截拦了他的去路,让得云羽的眉头微微皱起。

“嘿嘿,你便是云家云羽?”三人年纪稍长的一名中年站出来问道,鹰锐的眼神凝视着云羽,好似一把把锋锐的利剑刺在了后者的身上,使得后者的面皮都是一阵阵刺痛。

‘好浓郁的杀气!’

云羽心中暗自凛然,不由得已是沉重了起来。显然,这三人如今截拦在此,绝非是善于之辈。

“你们到底是谁?这里可是云家后山,谁允许你们进来的?”云羽强作镇定,眉宇间尽是凛冽,凝视着三人冷冷问道。云家后山虽然并不算守卫森严,但在后山四周皆是绝岩峭壁,一般人却是很难攀登上来。而如今这三人却是悄无声息的混进了这里,那么,这其中的意味却是值得推敲。

“嘿嘿,有人出钱买你的命,云羽少爷可别怪我等心狠呐!”听得云羽的呵斥,三人相视一眼,皆是嗤笑了起来。目光流转,一缕缕凶悍的光芒在眼中闪烁不休,杀意渐渐横生,使得凄冷的夜色更添了一抹寒意。

“谁指使你们来的?”云羽心中一沉,脸色却是丝毫未变。习惯于性格内敛的他早已经学会了将情绪隐藏于心的境界,此时心中虽然惊惧,但却依然做到了默不作声。反倒是冷眼观察着三人,平静的问道。

“云羽少爷都要死了,何必询问那么多呢!”三人中年长的那名中年笑着摇头,锐利的眼中浮起了一丝戏谑,他看着平静的云羽,当下笑道:“看来云羽少爷果然是有大魄力,死到临头都还能做到如此的镇定自若,倒是让狼牙有些佩服呢。”

“狼牙?”听得中年的自称,云羽的心中一跳,平静的眸子紧缩,冷冷问道:“你们不是枫雪城的人?”

“不错!”自称狼牙的年长中年点了点头,却是冷笑道:“今日云羽少爷若是死了,可别怪我等兄弟手狠,这也怨不得咱们,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太过盛名了吧。”

“盛名?呵呵,鼠辈就是鼠辈,藏头露尾不说,连做如此龌蹉的勾当都得找些不入流的借口。”云羽嗤笑一声,眼中尽是不屑与鄙夷。他自幼在云家长大,从小到大都是极为低调,内敛的性格使得他少有在人前出过风头,所以如今即使是整个云家也是有不少人并不知晓他的存在。而此时这三个想要刺杀自己的家伙却是说自己太过盛名,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呵呵,云羽少爷太过自谦了!”对于云羽的嗤讽,狼牙却是并没有半点不悦,反倒是颇为佩服的道:“云羽少爷想来也是不知道吧,你的名字可是早已经被不少人所熟知。十六岁的炼气境六重,云家的第二天才,可绝对能够让人瞩目的呢。”

“少罗嗦,只需说你们是谁指使来的吧!”云羽心中暗暗凛然,忽然间好似明悟了什么,他冷厉的目光凝视着狼牙问道:“是因为狩猎战?”

枫雪城狩猎战,三年一届,而每一届的狩猎战前十都会获得枫雪城城主府推荐入帝国学院的名额机会。所以,每届狩猎战之时,枫雪城四大家族都是争相汹涌,抵触不断。

以云羽此时的实力和资质,在狩猎战来临之时未必不能再做突破,届时,狩猎战之上必定是个劲敌。而此时若能提前暗杀掉云羽,云家争夺的机会或许便将会少上不少。

上一届的狩猎战,云家不仅夺得了三个名额,更是抢占了狩猎战冠军之位。所以,今年的狩猎战中让得另外三家对云家忌惮也不可厚非。

当然,这也不排除狩猎战之外的原因。

“云羽少爷想得多了,嘿嘿嘿!”狼牙冷笑一声,却是并未作答,左右环顾一眼,朝着身旁的两人淡淡道:“时候不早了,该送云羽少爷上路了!”

“得勒!”左边一名光头中年应了一声,随即踏着大步便是向着云羽走去,“俺叫狼十三,去了阎王爷那儿可得记住俺的名字呐!”

光头中年捏了捏拳头,露着两颗洁白的门牙冷冷道。说完,他虎步上前,如猎豹般的速度冲近了云羽的身前,大手伸出,带着沉沉劲风扫向了云羽的脑袋。

狼十三的动作极为迅猛,虎背熊腰的体态更添一丝沉重,如山般的气息扑面而来,压迫的云羽的气息都是稍稍窒息。而随着他的大手挥出使得空气呼呼作响,掀起一片片凌厉的劲风,让得云羽的面皮都是一阵阵刺疼。

“好强!这力量至少也得有炼气境八重!”

感受到狼十三身上传来的气息,云羽的心中已是彻底沉重,暗暗吃惊的他也是颇为惊惶。眼见着大手扇来,距离自己的脑袋已是不足半尺,他当即一个扭身,向着侧后的方向迅速暴退。

感觉到狼十三的大手中逸散而来的气息,云羽根本不敢轻易触碰。他有感觉,若是被那只大手给拍中,即使不死怕也得重伤。

“好小子,身子倒是狡猾!”

看着云羽迅速的躲闪开了自己的一掌,狼十三的眼角噙起了一丝冷芒,冷冷嗤笑一声,他却是丝毫也不恼怒。虎步踏出,魁梧的身子如虎般扑向了云羽,两只大手直直探出,从左右方向合拢而来,恶狠狠的抓向了云羽的咽喉。

“这次看你怎么逃!”

冷冷呵斥,狼十三的脸上掠过了一丝狰狞,嗜血的凶光自眼中迸发。常年行走在死亡的边缘,让得狼十三的身上也是侵染了如妖兽一般的凶狠与嗜血。

“滚!”

感受到自狼十三掌中传来的危险,云羽的心中惊惶不安。看着虎扑而来的狼十三,简单数招便是封住了自己的所有退路,他的心中更是浮生一丝死亡的惊悸。不甘的怒吼传来,他的眼中陡然爆发出一股冷冽的寒意,左右踏步而起,龙虎啸已然施展开来。

迅猛的拳式爆发,浑厚的气元流转,携带着滚滚惊雷般的气势轰向了狼十三的胸膛。

“嘭!”

凶猛一击砸出,狠狠的砸进了狼十三的胸口,沉重的力量让得狼十三那魁梧的身子也是连连后退了数步。而在云羽尽量的躲闪中,前者那蒲扇般的大手也是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肩上。

“咔嚓!”

骨裂的声响传来,顿时一股钻心般的剧痛传进了云羽的心间,刺骨的疼痛让得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炼气境八重!”

一番试探,云羽的心中便是沉到了谷底。狼十三的气元修为已然达到了炼气境八重,更兼之天生气力强大,凶猛的力量爆发绝对不亚于寻常的炼气境九重。

淡淡的扫了一眼狼十三身后,狼牙与另外一名中年却是丝毫未动,云羽的心中没有半点的庆幸,反而是愈发沉重起来。仅是一个狼十三便已经让他疲于奔命,若是再加上狼牙与另外一人,那他今夜将会是彻底生路无门。

“嘿嘿,小子,能够与俺狼十三硬拼一记,你小子也值得自豪了!”沉寂的夜色下,狼十三舔了舔嘴唇,猩红的舌头好似沾染了无尽鲜血,让得面目狰狞的他更添了一丝嗜血的疯狂。

“彭彭!”

狼十三挥舞着两只铁锤般的巨拳相互碰撞,爆发出一阵沉闷的轰响,让得对面的云羽只觉是压力倍增。

“自裁吧!小子,别让俺动手,不然,俺会凶狠的把你的身体都给撕裂!”狼十三咧嘴呲笑一声,狰狞的面孔尽是冷冽,挥舞着铁拳的他就好似一只暴猿苍熊,充斥着狂暴的气息。

感受到狼十三身上的暴戾,云羽的心中虽然惊悸,但却依然强自镇定的冷冷道。体内气元流转,不停的恢复着双肩裂开的胫骨,脚下也是微不可查的防备起来。

此时的他双肩胫骨碎裂,很难提起强有力的攻击,所以,此时的他已然准备先行逃逸。

微微瞥了对面的狼牙一眼,心中暗暗警惕。

“小子,看来你是打算自找苦吃了?”狼十三咧嘴呲笑,眼中冷厉愈发浓郁,“也罢!俺好久也没动过胫骨了,今日便活动活动!”

说完,狼十三大步跨出,魁梧的身子犹如炮弹般弹射而去,两只铁掌掀起呼呼风声拍向了云羽的胸口。铁掌劲气肆意,浑厚的气势使得空气都是阵阵气爆,凛冽的劲风将空间都是撕裂的扭曲,让得云羽的心中骇然惊绝。

“退!”

见得狼十三的凶猛攻击,云羽的眼中瞳孔紧缩,不敢有丝毫迟疑,心中思绪一动,双腿猛然向后暴掠而出,犹如风狐一般在半空一个扭转,生生改变了方向,猛然向着左后侧的小密林暴掠而去。

以他如今炼气境七重的实力,在三名至少炼气境八重以上的武者手中根本不会有半点的胜算。为今之计,唯有,逃!

“小子,哪里跑!”

见得云羽迅捷的速度,原本观战的狼牙眉目大瞪,当即爆喝一声,身形猛然一动,化作一柄箭矢向着小密林射去,紧追着云羽的方向。身后的狼十三与另外一名中年先是一怔,随即皆是大怒着虎冲而去,追随着狼牙的身形冲入了小密林。

漆黑的夜色之下,四人三追一逃,速度快如迅风,犹如猎豹般在山林间不停穿梭。幽黑的山林间,四道身影如鬼魅奔腾,忽上忽下的身影似幽灵般轻逸。

“该死!这小子真是狡猾!”

紧追不放的狼牙满目狰狞,凶神恶煞的喃喃唾骂。在两名炼气境八重和他这位炼气境九重高手手中,却是让得一名炼气境七重的小娃给逃脱,狼牙只觉是脸面无光,好似被云羽给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这小子故意硬拼一掌,断了自己的胫骨好引得自己三人小觑而松懈下来,然后趁之不备而逃脱围堵。真是好敏锐的心灵,好奸诈的小子!

狼牙越想越气,心中只觉是怒气翻腾,浓浓的怒气都好似要将他的胸膛都给充斥得爆炸。一定要抓住这小子,剥皮抽经,竟敢戏耍狼爷!

一路直追而下,四人浑然没有注意周围的景色,再加之夜色正浓,即使几人能够夜能视物,但却依然有些模糊,辨不清四周的方向。此间也不知道追逃了多久,陷入到了什么地方,只是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好似静寂了不少。

似乎,多了一股沉寂的暴戾和凄冷。

“这群混蛋!”山林前方,云羽身形连纵,施展九幽步的他速度可谓迅如鬼魅,但此时却依然未能甩脱掉身后三人的追杀。一路逃逸,心神紧张的他都是忍不住的感觉疲惫,而身后的三人却依然紧追不放,这令的云羽的心中恼火异常。

无缘无故的被追杀,早已经是让得云羽的心中愤怒不已,若非是实力不济,他都恨不得生生将三人撕成粉碎。

感觉到越来越冷的空气,逃逸的云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心中忽然间涌起了一丝近乎死亡的惊悸来,让得他不由得回头向后张望。见得身后的三人依然还有着数十米之远,他的心中微微有些疑惑起来。

暗暗猜测,云羽的脚下却是陡然增快,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竭尽了全力向着前方的山谷中奔去。稍稍举目,他便是发现了前面的山谷跌宕起伏,连绵不绝,陡峭嶙峋的山地中草木葱翠,若是能够奔进其中,那他成功逃脱的几率便将会大大提增。

在茂密的山林间,遮天蔽日的树木丛中即使是狼牙等人实力高深,怕也是难以追踪到一个人的行踪。

“小子,站住!”

后方,似乎发现了云羽的意图,狼牙三人纷纷神色一变,当下陡然加速,倾尽全力向着云羽的前方截拦而来。三人的脑子也不笨,只见前面山林的地形他们便是知晓,若是任得云羽逃入其中,那他们今夜的刺杀便等于彻底破碎。想要继续将后者击杀,那无异于。大海捞针,难如登天。

冷冷回头,鄙夷的扫视了三人一眼,云羽的嘴角噙起了一丝笑容。淡淡的笑容微微散逸,流露出一丝深深的坚定。

云家后山虽说算不得真正的老林深山,较之枫雪城举世闻名的黑风岭是远远不如。但是这后山方圆却也依然有着百里之广,其内虫鼠凶兽依然多不胜数。此时的云羽贸然进入,若是无意中闯进某处凶兽的境地,那恐怕将是九死一生。

“狼崽子们,想要追杀小爷,有种就跟着小爷来……”

深山林外,云羽回头张望,冷冷的大声呵斥一句,随即扭身,头也不回的向着深山而去。鱼跃而入,身子一纵便是消失在了茂密的山林之间……

眼睁睁的看着云羽的身影消失在延绵深山之中,竭尽全力而来的狼牙三人生生止步。抬头张望了一眼,三人的眼中不约而同的掠过了一丝忌惮。

相关文章:

(全本)一夜惊喜:闪婚娇妻太撩人 小说分享

度蜜月老公一天来10次&被同桌和同学带到没人的地方

指尖探进幽秘h/女人能受得了几厘米

人官场被潜 乳峰高耸:尺打花蒂花唇

和妹妹看电视然后做了:老公都会口老婆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