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路感染是怎么引起的|穿水手服自慰的美女

2021-09-10 19:51 · 新商盟

欲望上来了,情不自禁地摸向裤裆,那里早已撑起帐篷。

“呃!”

恰在这时,刘军忽然一声沉吟,接着趴在李倩背上,大口喘着粗气。

“这就完事了?!”

周贵生又惊又气,没想到刘军的时间这么短,自己还没看够呢!

这时,李倩急忙推开刘军,清理残留物,周贵生也只好退回客厅,用茶水湿润干燥的喉咙。

吃饭的时候,刘军拿来一瓶白酒,他的酒量并不好,但他逢酒必喝,逢喝必醉。

周贵生却恰恰相反,一般不喝,喝就不一般,这么多年,难逢敌手。

两人喝了半瓶酒,刘军就不行了,对李倩说:“李倩,我喝多了,你快陪师父喝两杯,我去床上躺下。师父,别看李倩是个女人,但她喝酒比我厉害多了,让她陪你喝,吃好喝好,以后还指望你帮忙呢。”

刘军摇摇晃晃走进卧室,时间不久,里面就传来鼾声。

周贵生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李倩,心里痒得很,机会来了。

第6章

八月天气多变,黄昏时天上乌云密布,不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周贵生寻思是老天爷在帮他,故意下雨,让他找不到理由回家,既然这样,那就继续喝吧,刘军说李倩酒量不错,但周贵生并没见识过。

“小李,没想到你能喝酒,外面下着大雨,短时间恐怕回不了了,趁这个机会,师父陪你喝两杯,也让师父见识见识你的酒量,呵呵。”

李倩坐在刘军的座位上,心里还想着下午的事情,总觉得有点难为情。

“师父,刘军喝多了,别听他瞎说。”李倩偷摸看了眼周贵生,却正好迎上后者的目光,刚一接触,李倩便急忙挪开视线,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踏实。

“刘军可不会撒谎,除非你不想跟师父喝。”周贵生说,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

“师父,我没这个意思……”李倩急忙解释,犹豫了下,只好说:“那我就陪师父喝两杯,但我的酒量真的不好。”

其实李倩有点酒量,但她很清楚喝不过周贵生,更清楚周贵生对她的心思,万一被周贵生灌醉,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所以李倩才犹豫不决。

“酒量不好就少喝点,我当师父的,也不能故意把你灌醉,是不是?要是一杯都不喝,那就是你瞧不起我这个师父,呵呵。”周贵生满脸笑容,只要李倩敢端杯,他就能让她喝醉,等她喝醉了,还不任由自己摆布?

几杯酒下肚后,李倩果然有了醉意,俏脸微红,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师父,我差不多了,不能再喝了,您自个儿喝吧。”

周贵生笑了笑,一边倒酒一边说:“小李,我听说刘军揽了个大活啊,两百多平的房子,能赚不少钱呢,这件事他怎么没给我提起过?”

“师父……”李倩的脑袋晕晕乎乎的,但这件事还记得,刘军还想瞒住周贵生,没想到人家早就知道了,“师父,原来你都知道了?这事儿怪刘军,不该瞒着你,等他酒醒了,我一定让他给你赔不是。”

刘军还没完全出师,所以李倩不敢得罪周贵生,而且这件事,确实是刘军做的欠妥。

“他心里没我这个师父,道歉也没什么诚意,我看就不必了吧。刘军跟我学了这么久,目前一些简单的活,他自己也能做,翅膀硬了,是时候单飞了。”周贵生说。

李倩听到这话,急忙就说:“师父,你可千万别这样说,你一身手艺,刘军就算十年也学不完,这才哪到哪。这事儿是刘军的不对,我替他给你道歉,师父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这杯酒我敬您。”

说话间,李倩就端起酒杯,却不料自己的手,忽然被周贵生握住了。

第7章

周贵生的手掌很大,能完全握住李倩的右手,粗糙的手掌,反倒让李倩有一种酥麻的感觉,顺着胳膊,传遍全身。

李倩急忙想抽出手,可周贵生握得紧,始终睁不开,便皱眉说:“师父,你干嘛呀,不能这样。”

周贵生嘴角噙着怪异的笑容,双眼直直地看着李倩,李倩却左右躲闪,脸羞红无比,快滴血了。

“不能哪样?”周贵生挪动凳子,坐到李倩旁边,另只手悄然伸向李倩的大腿,当手掌触碰到细腻的肌肤时,李倩浑身猛颤。

“师父,你……你太过分了。”李倩紧蹙眉头,下意识想站起来,逃离周贵生的魔爪,也不知怎么回事,屁股好像粘在凳子上,怎么都站不起来。

“小倩,你知道我为什么收刘军当徒弟吗,不是因为他有做木匠的天分,而是因为你,因为我喜欢你。”

李倩欲拒还迎的模样,自然没逃过周贵生的眼睛,他觉得是时候袒露心扉了,然后又说:“虽然木匠不是轻松的职业,但这个镇上,想跟我学这门手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我偏偏教刘军这门手艺,都是因为你啊。小倩,我喜欢你,你对我有感觉吗?”

李倩心里早已乱成一团麻,她不知道对周贵生有没有感觉,但她对周贵生裤裆里的玩意儿,有很大的兴趣。

可是,她毕竟是有夫之妇。

道德和伦理的束缚,让她不敢那样做。

“师父,你喝多了,我去给你倒一杯糖水。”李倩避开这个话题,面若桃腮,耳根和脖子都充满绯红。

“我不想喝水,我现在只想吃了你。小倩,我一定让你体会到做女人的快乐。”情欲上头,周贵生也不管那么多了……

说完这话,周贵生直接将李倩拽到沙发上,粗鲁地压了上去,满是酒气的大嘴,很快就品尝到李倩的香唇。

“呜……不行……”李倩依然反抗着。

周贵生却视若不见,一边亲吻,一边用双手肆意游走,当握住李倩胸前的饱满时,周贵生忽然用力一捏,弄得李倩娇喘不断。

对床上的事情,周贵生算是老手了,知道怎样让女人更舒服,很快,就听到李倩的嘴里,发出细微的嘤咛。

“小倩,相信我,我能让你很舒服……”周贵生亲吻李倩的身子,双手也没闲着,撩起短裙,顺着光滑的大腿摸了进去。

第8章

外面雨越下越大,天也完全黑了。

随着周贵生的挑逗,李倩觉得自己的防线要失守了,最后居然有意识地配合周贵生的动作,双手插进他的头发里面,恨不得将他揉进身体。

下面早已有了反应,抬起脸,笑眯眯地看着李倩说:“小倩,你的身体真美,只要能和你做一次,就算是死也值了。舒服吗?舒服就叫出来,刘军喝醉了,一时半会醒不过来的。”

不提刘军还好,刚提到刘军,李倩就变得紧张起来,再次反抗道:“周贵生,你可是刘军的师父,快放开我,我们不能做这种事。”

现在说不做,是不是太晚了?

周贵生邪魅一笑,抠动手指说:“他心里根本就没把我当师父,我也没把他当徒弟。”

“啊……”

李倩猛地弓腰,下面那种异常的快感,似乎要将她吞噬了,紧紧抓住周贵生的胳膊,指甲似乎嵌进肉里。

“小倩,我是不是比刘军厉害得多?”周贵生直接坐在李倩腹部,拉开裤链拽开内裤。

“你……你……”李倩快羞死了,但不得不说,周贵生的尺寸,确实比刘军大得太多,没有试过,就异常渴望,李倩也想试一试,更想做一回真正的女人。

“想不想要?恩?”周贵生的嘴角依然噙着笑容。

“我……”李倩的心里矛盾死了,说不想要绝对是假的,可她又不想背负荡妇之名。

见李倩不说话,周贵生已然猜到她内心的需求,顿时间就分开李倩的双腿,准备进入。

李倩也闭上双眼,双手紧紧地抓住沙发,紧张中带着期待,看她这幅表情,周贵生却忽然改变了主意,从她身上下来,抱着李倩走向卧室。

“周贵生,你疯了吗!快放我下去!”

李倩岂会不明白周贵生的意图,肯定是想当着刘军的面,跟她做那种事情。李倩吓得不行,用力地拍打周贵生的胸口。

“他喝醉了,不要怕。”周贵生咧嘴一笑,打开卧室的门,果然刘军如死猪般睡在床上,鼾声不绝于耳。

李倩感觉心都快蹦出来了,周贵生不仅是个老色鬼,还是个胆大的老色鬼,可已经到了卧室,她更不敢大声反抗,要是吵醒刘军,她就死定了。

走到床边,周贵生才放他下来,不等她跑出去,就被周贵生掐住脖子摁在床上,摆出后入的姿势。

李倩生怕刘军突然醒过来,心里紧张、羞愧,更有些期待,知道这次在劫难逃,干脆也不再反抗,紧闭双眼,咬着牙说:“周贵生,你最好弄快点。”

啪。

周贵生不是没有偷过情,但当着人家的老公做这种事,平生还是头一次,心里也无比兴奋。然后调整角度,准备进入。

那儿涨得难受,李倩叮咛出声,又怕被刘军听见,刻意压抑着声音。

她的手紧紧攥着身下被单,脸颊灼热不已,羞耻的同时,又觉得身下异常舒服。

周贵生轻轻抽动一下,嗓音沙哑:“什么感觉?”

随着他的动作,李倩那儿愈发舒服,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见她不吭声,周贵生更加大胆,速度和力道同时增加,李倩整个人飘飘然,像放纵自己大声叫出来,又碍于刘军在旁边,只好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就在李倩快完抵达巅峰时,身子被周贵生反过来,两人面对面,他把东西送进去,速度随之加快。

李倩闭着眼,抓着他的头发享受这欢愉,浑身颤栗不已。

结束后,李倩瘫软在床上喘气,下意识看了眼刘军,他睡得依旧很香,鼾声如雷。

周贵生体力一向好,但是考虑到第一次跟李倩这样,他还是选择提前结束了。

随后,他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走动,找自己的衣服穿,李倩瞥了眼,一眼望到那仰着小脑袋的小兄弟,不仅脸颊一红,头一次知道男人与男人之间的差距,也头一次体验到,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跟了刘军这么多年,每次都是一次完事,对方还累的只喘气,再看周贵生,除了脸色有些红之外,别无他样。

不知不觉中,李倩在心里已经把刘军和周贵生比较了千百遍。

周贵生穿好衣服,走到李倩面前,主动帮她整理衣服。

她脸颊红润,眼神迷离,整个人看起来妩媚动人,周贵生浑身一热,想继续刚才那档子事,但是他忍住了。

周贵生帮她穿裙子,坏心思一动,手掌在她大腿根部来回摩擦。

刚经历完那件事,李倩变得敏感极了,连忙夹紧双腿:“师父……你干什么?”

周贵生笑着:“小倩,刚才什么感觉?”

飞一样的感觉。

这话她怎么说得出口,羞涩低下头,不作答。

周贵生知道她在想什么,又狠狠摸了一把她的大腿,帮她穿好衣服。

“小倩,活儿已经做完了,我就先回去了。”

门外还下着雨,李倩“哎”了声,抓起一旁雨伞追上去:“师父,撑雨伞回去吧。”

周贵生自然感觉到了,经过刚才的事,李倩对他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他看破不说破,接过雨伞,顺势摸了把她的手:“好嘞。”

周贵生即将迈出大门时,李倩又“哎”了声,在他戏谑的注视下,李倩红着脸嘱咐:“路上小心。”

周贵生走后,李倩回到房间,旁边是刘军的鼾声,脑子里满满想的是周贵生,其实更多的是,那档子事。

刘军酒量不行,这一觉睡得比较足,一直到吃晚饭时才醒,从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味,刘军喊了声:“李倩!”

正在忙活的李倩应了声:“快起来吃饭了!”

刘军起床去洗手间解决生理问题,洗把手到客厅吃饭,看到几盘香喷喷的菜,他觉得李倩这个老婆是真的好。

吃饭时,李倩随口提:“刘军,你中午跟我说的那个大活,我觉得你独占的话,肯定不妥。”

刘军立马停住筷子:“你跟师父说了!?”

“没有!想什么呢你!”李倩娇嗔一声?

刘军放下心头的大石头:“为啥不妥,咱们也要生活开销,没有活儿,哪来的钱生活。”

李倩:“你师父教了你那么多,咱不能坑他,况且,他一个人独来独往,生活不容易。”

刘军喝口汤,思考几秒钟,为李倩的话感到疑惑。

“李倩,你今天怎么帮师父说话来了?是不是他给你什么好处了?”

“他能给我什么好处?”李倩心虚,声音提高几分,面露嘲讽:“我只不过看他一个人不容易,同情心罢了!”

刘军仔细斟酌,觉得也是这么一回事,女人嘛,天生心软,有同情心很正常。

“倩倩,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但是生意上的事,只靠同情心是没用的,这事你别管了,放一百个心,师父不会知道的。”

李倩知道,他是怎么也说不通刘军的,只好作罢。

刘军吃饱后,坐到李倩身边,对她上下其手,手掌从她衣摆下探进去,握住那团柔软。

李倩正在喝粥,浑身一抖,差点没把碗打翻,连忙阻止道:“干什么!还在吃饭呢!”

刘军才不会听她的话,拦腰抱起她往房间走。

把李倩平放在床上,解开她的衣裙,便开始调情起来。

刘军伏在她的身上,亲吻她的嘴唇:“倩倩,你好美。”

他的短小,李倩自然是体会不到一丝愉悦,只能硬着头皮佯装很舒服的样子。

她配合的哼两声:“老公,你好棒~”

可能是这句话刺激到刘军了,让刘军变得越来越粗暴,两分钟后,渐渐停下……

又是一场没有任何欢愉的运动,李倩感到了绝望。

到了正式开工那天,刘军凭着自己学来的手艺,把户主房间变着花样儿装修。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装修的第二天,周贵生来了。

户主见到周贵生,脸上立马堆满笑容:“老周,你这徒弟还真不错,瞧这手艺,不愧是你教出来的。”

周贵生瞥了眼房间,故意皱眉:“是不错,只是我觉得这房门…”

他故意停住后话,户主瞬间打起精神:“房门怎么了?”

周贵生正要说话,刘军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干了这么久的活儿,早就累的满头大汗,出来讨口水喝,却碰到了周贵生。

刘军心下一惊:“师父,您怎么来了?”

“出来散散步,正好瞧见这里装修房子,过来瞧一眼。”随后,周贵生故意板着脸:“小刘啊,你是不是嫌师父年纪大,这么重大的活儿,怎么不让为师来帮忙?”

刘军支支吾吾,半天憋不出一句话,突然灵机一动:“师父,您在家歇着就行,这种粗活我帮您做。”

“使不得,使不得。”周贵生连连摆手,主动拿起一旁的工具,走进卧室:“我这把年纪,还是得多运动,活动活动筋骨,行了,你们在外面装修别的,我把这扇门重新修一下。”

刘军觉得自己的脸被打了,碍于户主在场,他也不好当面质问,委婉道:“师父,这门有什么不妥吗?为什么要重新修?”

他再怎么看,都觉得房门四边角切割的好,钉子该钉的也都钉了,实在找不出一丝瑕疵。

户主也在上下打量房门,完全找不出异样:“老周,这房门装的挺好,到底是哪里不好?”

周贵生叹口气,握着把手,来回晃了晃门,又攒劲儿把门往上提,随着他的动作,房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而且还不牢固。

他故作严肃,借此来批评刘军:“小刘,你帮我干活儿是好事情,但不能耽误了户主的事情,我平时就是这么教你干活儿的?”

紧接着,刘军脸色瞬变,这明摆着就是鸡蛋里挑骨头!被周贵生明目张胆批评,又不能反驳,他心里的那团火早就憋不住了。

正要发作,只听周贵生又说:“多大的人了,跟小毛孩儿一样,师父就不能说你几句了?得,你去一旁歇着,剩下的我来。”

周贵生本来就是最好的木匠,如今亲自动手,户主心里自然高兴,不容刘军反驳,连忙把人拉走了。

李倩正在卧室里面帮忙,背对着房门蹲在地上,今天她穿的还是短裙,因为蹲姿,后面的肌肤露出来一大片,白嫩嫩的。

周贵生掂量了下工具,关上房门落锁,慢慢靠近李倩。

听到动静,李倩连忙回头,在看到周贵生时,她惊呼一声,满脸惊讶。

“你怎么在这里?”

周贵生放下手中的工具,把李倩从地上拉起来,半搂着她的腰:“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不知道?”

李倩想了想,损失这么大的单子,周贵生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定要全部讨回来。

她沉默思考的样子,看起来也是那么诱人,周贵生甚是怀念她的味道,手掌开始无规律的乱动。

这么多天,李倩都没有再尝到那种滋味,如今被周贵生这么一挑拨,身体早就软成一滩泥,脸颊晕上一层微红。

她轻哼一声,按住他的手:“外面有人!”

周贵生被她这撒娇般的声音撩到了,浑身血液向下冲,浑身炙热了起来。

他挺身,蹭着她的地方,呼吸急促:“没事,锁门了。”

“那也不行!”李倩说。

只隔了一扇门,里面的动静,外面肯定能听到。

周贵生充耳不闻,慢慢褪下她的衣服,欢喜着说:“你不想吗?”

想的,肯定是想的。

只是……

李倩有些为难,刘军还在外面,自己却在里面跟他师父做这种事,羞耻心瞬间涌上来。

“我……”

她正要说什么,周贵生托着她的臀部,抱着她往前走,每走一步,李倩都愉快一分。

“倩倩!”就在此时,敲门声响起。

李倩一顿,拍打着周贵生的肩膀,示意他停下,奈何对方没有按照她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更加凶狠。

舒服的感觉袭遍全身,李倩哼咛一声,下一秒,连忙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敲门声还在继续,刘军在门外喊:“倩倩?你在吗?”

房间里响起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声音,李倩此时一门心思扑在周贵生身上,对刘军的声音充耳不闻。

门外敲门声的力道越来越重,如果不是门板质量好,估计早已被刘军敲破。

周贵生继续着动作,瞧了眼李倩,女人身材匀称,就连脸蛋儿,都称得上是佳人,这么多年,真是便宜刘军那小子了。

他抱着她挪动脚步,李倩瞪着漂亮的大眼,不祥预感在心底默默展开,果然,周贵生把她抱到门板后面,让她的背抵着冰凉的门板。

她压低声音:“周贵生!你不能再胡来了!”

上次是当着刘军的面,这次只不过是隔张门板,他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刘军肯定能听到。

周贵生笑了笑,大声喊道:“小刘,你在外面等着,这边很快就弄好了!”

刘军在门外回复:“师父,倩倩在吗?”

这个时候周贵生已经放缓动作,李倩抓住机会,正要回复:“在……呃……”

话刚出头,周贵生猛然用力,硬生生的把李倩的话憋回去了。

“倩倩?”刘军喊着,刚刚她好像听到了她的声音。

周贵生在这方面,可以称得上是老手,知道那儿舒服,那儿不舒服,她抱着李倩不撒手,把人伺候的欲仙欲死。

刘军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不见回应,便挠挠头离开了。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李倩终于放纵自己,攀着周贵生的身体,去寻找那种刺激感,周贵生也加快速度,最后李倩脖子一仰,整个人抖动,进入巅峰。

到底是年纪大了,弄了这么久,周贵生两条胳膊都酸了,把李倩衬衫脱掉,平铺在地上,把她压在衬衫上。

李倩知道他想干什么,身体里面的东西还没有完全解渴。

不过他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刘军难免会起疑,李倩蹬着腿:“周贵生!你起来!”

周贵生不听她的话,继续慢动作:“小刘抢我生意,你是不是的补偿补偿?”

李倩当然不乐意,刘军的罪,为什么要在她身上讨回来,欲要反驳,可是那儿传来异样,没多久,她再次被周贵生勾起欲望。

周贵生扶着她的腿,架在自己肩膀上,重重往里面推送,李倩仰着脖子,眼睛紧闭着,享受这份愉快。

可能是姿势对了,这次周贵生特别快,大概十多分钟弄完,李倩也因为他娴熟的技巧,一次又一次攀上顶峰。

结束之后,李倩连忙穿上衣服,头发散落开,浓密的黑色铺在肩膀上,再加上她红润的脸蛋儿,平添了几分风情味道。

周贵生提上裤子,拿着工具开始干活,技巧蹲在角落,处理衬衫上的东西,可那种东西,怎么能擦的干净。

李倩懊恼自己没出息,稍微被勾一下,就跟他做那种事,越想越烦躁,她索性把衬衫脱了,只穿着里面的衣服干活儿。

周贵生瞥了眼,那白嫩的皮肤,饱满的两团……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又感叹刘军那小子真是捡到便宜了。

他握住她的饱满,轻轻揉捏:“小倩,要不你跟我走吧,刘军不能给你带来的快乐,我全部都能给你。”

李倩眼底充满惊吓,把他的手拿开:“师父,你说什么胡话呢!”

不说别的,就拿年龄来说,他们也是不搭配的,况且她还是刘军老婆,突然跟周贵生走,明白人谁都知道什么意思。

周贵生咽了咽口水,咬了口她的饱满:“小倩,我是真的喜欢你,我能给你你想要的,刘军他可以吗,他能给你快乐吗?”

不能!李倩憋红了一张脸,两边为难,她确实想每天尝试那种快乐,但是……

思来想去,还是拒绝了:“师父,我不能这样,而且我觉得……”

李倩羞涩低头,声音越来越小:“我觉得我们这样也挺好的……”

周贵生眯了眯眼睛,看来这是同意了他们的关系。

心情突然变好,周贵生放开她,帮她穿上衬衫,又把她的头发拨弄两下:“这里冷,穿上暖暖身子,上面的东西你别害怕,头发正好能盖住。”

李倩乖巧“嗯”了声,觉得周贵生这个老男人,真的比刘军好太多,周贵生知道怎么给女人快乐,怎么呵护女人,而刘军,只会用蛮力,还没什么感觉,更别提呵护,除了使唤她,还是使唤她。

安置好门板,周贵生终于拉开房门,听到动静,刘军匆匆跑过来,上下打量门板。

周贵生知道他不服气,当着他的面拉了拉门,没有之前的“咯吱”声,就连门板,也稳定了很多,没有丝毫松动。

户主满脸喜色:“老周,要不怎么说你是最好的木匠,瞧这门,装的多好!”

周贵生谦虚一笑:“客气客气。”

户主一拍手:“这得好好感谢你,中午一起去饭店吃顿饭,我请!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周贵生推辞:“不用了吧……”

户主拉着他的手:“都是街坊邻居,客气啥,走走走,现在就去!”

人太过热情,周贵生拒绝不了,只好跟着走。

留下刘军和李倩两人面面相觑,刘军板着脸,气的一脚踢在工具上:“草!”

工具在地板上飞出去老远,吓得李倩大惊失色,她瞪着刘军:“你干什么!”

跟李倩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她发脾气,意识到自己失态,刘军赶忙道歉,握住她的手:“对不起对不起……”

外面响起脚步声,两人同时望过去,来人正是去而复返的周贵生,他看着他们:“愣着干什么,走啊!”

刘军没好气说:“去哪?”

周贵生嫌弃的看他一眼,指了指刘军,一言难尽:“还能去哪,吃饭啊!”

刘军脸色更难看了,这活儿大多数都是自己干的,周贵生只是修了修门,户主便要请他吃饭,而他,吃饭还得周贵生带着,刘军攒不下这口气,果断拒绝:“不用了,我跟倩倩回家做就成,您快去吧,别让户主等急了。”

量尺几秒,周贵生叹口气:“罢了,罢了!”

户主选的饭店挺不错,是镇上最大的饭店,门口还站着两个迎宾小姐,看到他们来,统一低头:“欢迎光临。”

这甜美的嗓音,很快吸引了周贵生的目光,一眼看到迎宾小姐暴露在空气中的腿,白嫩嫩的,又美又好看。

到位置坐下时,周贵生还觉得口干舌燥。

户主把菜单递到他面前:“老周,看看喜欢吃什么,随便点!”

周贵生“哎”了声,开始点菜,末了,又要了一瓶白酒。

约摸等了十几分钟,饭菜做好了,服务员把菜端上来。

周贵生注意到上菜服务员,正是站门口的迎宾小姐,女人穿着工作服,事业线鼓鼓的,往下还是那双腿,光滑的很,看的周贵生心痒痒。

热菜放到桌子上,正腾腾冒着白雾,热死熏到服务员那里,为她脸蛋儿蒙上一层雾,很是诱人。

服务员走后,户主拿着筷子招呼:“吃,快吃,别客气!”

碍于别人在场,周贵生不得不收回目光,接过户主递的筷子:“吃!”

吃了几口菜后,户主开始叹气,唠起家常:“老周,看到那女人没?”

周贵生顺着目光看过去,是那位服务员,它点点头:“看到了,咋了?”

户主说:“这女人,命苦啊,嫁了俩男人,都没了!一个人养活孩子,你说命苦不苦!”

周贵生一惊,不仅又看了看那女人,瞧那水嫩的脸蛋儿,还有那身材,怎么看都不像生过俩小孩,结过婚的女人。

话虽如此,但他还是附和着户主:“命苦啊,咱也没办法!”

户主再次摇头叹气,开始吃饭,两人到中途,把白酒拆开,小酌几杯。

奈何户主酒量不好,一杯下肚整个人开始飘飘然,没几秒就趴桌子上起不来了。

周贵生喊了他几声,不见回应后放下酒杯,又瞟了眼服务员,慢吞吞站起身子,摇摇晃晃往服务员面前走。

服务员正站在门口,看他走路不稳,赶忙上前扶着:“叔儿,你咋了?”

叔儿?周贵生皱了皱眉,显然是不满意这个称呼,借着自己喝了酒,尽情撒泼:“闺女,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看起来,很老吗?”

周贵生酒量好,脑袋里清醒的很,但是装醉酒,可是演的惟妙惟肖,那一脸儿憨样,立马逗笑了服务员。

服务员“噗嗤”笑出声:“不老,不老!”

周贵生指着门外,身子往服务员身上压:“走!带叔儿去卫生间!”

镇上的饭店,哪里有独立卫生间,一般都是家里独立卫生间。

周贵生整个人压着服务员,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借着身高优势,周贵生的眼神不时往那里瞄。

周贵生心痒痒,正准备找机会摸一下,只听服务员说:“到了!”

周贵生抬头,面前有一排小平房,而他们正站在其中一间屋子前,红色铁门经过岁月的摧残,此时上面刻了不少锈铁。

服务员掏出钥匙,开门,把周贵生扶进去:“叔儿,卫生间就在里面,你自个儿没问题吧?”

“没问题,多谢闺女了。”周贵生大笑两声,踉跄着往里走。

房子不是很大,但是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电视机,桌子,几把椅子,虽然简陋,但也不差。

再往里,有两间房敞开着门,其中一间中间摆放着一张粉色床,床单被褥叠的整整齐齐,而另一间,放着两张小床,天蓝色的床单,旁边是书柜,放着各种玩具模型。

周贵生立马猜到,粉色床是服务员的房间,他心思微动,脚步突然右拐,走进那间房。

正在喝水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赶忙上前拉住他:“叔儿,不是这里。”

周贵生靠着墙壁,吹胡子瞪眼:“什么不是这里!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去卫生间!”

服务员皱眉:“叔儿,真不是这里,这是我房间,卫生间还得往后去呢。”

无论服务员怎么说,周贵生都不依,到最后,索性开始装糊涂,握住她的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老伴儿!你托梦给我了?老伴儿!”

服务员顿时傻眼,还未来得及安慰,周贵生一把把她抱在怀里:“老伴儿啊,你走的这些天,我都在想你……”

听到周贵生这些话,服务员不禁触景生情,自己那两任丈夫也都离她远去,鼻子猛然发酸,眼泪夺眶而出。

这故事走向,可不是周贵生想要的,他只是想趁机揩油,没料到对方也哭了,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一会儿,周贵生决定豁出去,把服务员从怀里拉开:“闺女,你哭啥?”

服务员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连忙擦眼泪:“没事,叔儿,我带你去卫生间。”

她红着眼眶,鼻尖也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立马激起了周贵生的保护欲,那儿涨得难受。

他握着她的手,安慰似的捏了捏:“闺女,有啥心事,跟叔儿说说!叔儿给你做主!”

本来独自一人养活俩孩子,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而她还是个女人,更是难上加难,如今突然有人安慰,服务员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涌上来,流着眼泪诉苦:“叔儿,你不知道,这人活着,太辛苦了,太辛苦……”

周贵生心里莫名发酸,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闺女,不哭啊,你看我,老伴儿走了那么久,我一个人不也好好的。”

服务员嗯了声,慢慢停止哭声:“叔儿,对不起,我带你去卫生间。”

“好嘞!”周贵生站起来,扶着墙往外走。

到卫生间后,服务员转身就要出去,手腕却被周贵生拉住,他半睁着眼,含糊不清的说:“闺女,我这裤子,咋解不开了呢?”

服务员往下看去,只见他的另一只手在皮带上胡乱摸,难怪会解不开,想到刚才他还在安慰她,服务员决定帮他解皮带。

手指刚触碰到皮带,目光却被下面的隆起吸引到了:“啊!”

服务员立马撒开手,指着那里:“叔儿,你你你……”

周贵生往下看,低低一笑:“我当是啥呢,闺女,你没见过这个?”

服务员支支吾吾,这玩意儿她当然见过,只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想到两年前每天晚上,与丈夫做的那档子事,莫名的,浑身难受,那儿更难受。

没了那种生活的女人,自然是饥渴的,周贵生就是抓住了这点,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对服务员说这种话。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肉细致文小说,啊,《陆公子的盛宠甜妻》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np高辣疯狂被强,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超品技工)

武裂众神全文阅读,武裂众神小说在线阅读全集

男友十厘米的真实感受&太想让别人吃我胸怎么办

嫁给黑人被上的感受|教练啊轻点你好大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