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赢了想要给我:拍戏的时候真被进了

2021-09-10 19:18 · 新商盟

左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摸了过来,要给孙雪娥“按摩”。

说实话,孙雪娥的身体空虚了半年之久,她确实很想接受牛蛋的建议。

可是一想到牛蛋还小,眼睛又瞎,她就有些于心不忍……

“反正小牛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懂,应该没有什么的吧?”挣扎犹豫中,孙雪娥暗暗想道。

内心深处的那份渴望很快战胜了孙雪娥残存的理智,她咬了咬牙,把心一横,尴尬道:“小牛你等等,按摩那个穴位必须把裤子脱了才行。”

三下五除二,孙雪娥干净利落的把裤子脱到腕膝处,红着脸说道:“小牛,来按吧。”

“好咧。”

牛蛋一心想着报答孙雪娥的知遇之恩,要让孙雪娥舒服,却全然不知道孙雪娥的想法,他点头一笑,然后按照孙雪娥的指引,帮她按了起来……

第6章

卧室里面春意盎然,然而,牛蛋和孙雪娥不知道的是,此时,孙雪娥的丈夫吴大壮在外面赌博输了钱,憋着一肚子火气,正骂骂咧咧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手气真他娘的背!”走到吴家大门口,吴大壮狠狠吐了一口唾沫,然后推门而入,大步走进院子里。

“媳妇儿,你……”

吴大壮进门就喊,可是话刚出口,突然,一阵女人的粗重呼吸声传来,把吴大壮吓了一跳,他脚步一顿,整个人愣在那里,扭头看向对面的卧室,瞳孔瞬间放大,眉宇间寒气逼人,眸子里面更是升起一团熊熊的怒火。

孙雪娥是吴大壮的媳妇儿,吴大壮自然一下子就听了出来,卧室里那一阵阵刺耳的声音就是孙雪娥发出来的。

“好你个臭婆娘,这大白天的,连门都不关,趁老子不在家,居然明目张胆的偷奸养汉!”吴大壮本来就是个暴脾气,刚在外面输了钱,满腔的怨气正无处发泄,现在倒好,进门就发现头顶被人戴了一顶绿幽幽的大帽子,这让他如何能忍?

愤怒冲昏了头脑,吴大壮不管三七二十一,随手从院子里捡起一个扫把,就气势汹汹的走向卧室,边走边暗骂道:“老子今天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个不怕死的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老子非把你下面打残、让你和老子一样做太监不可!”

十几米的距离,眨眼即至。

卧室里,牛蛋两人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砰!

直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破门声响起,卧室虚掩的房门被吴大壮一脚踹开,牛蛋和孙雪娥才豁然惊觉,闻声,两个人心底都是咯噔一响,被吓得魂飞魄散。

牛蛋的手一抖,手里的那根老黄瓜嘎嘣一声就断了。

“啊呀!”

孙雪娥疼的怪叫一声,两条腿下意识的骤然夹紧,腾的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吴大壮的肺都快被气炸了。

特别是看到给他戴了绿帽子的王八蛋竟然是牛蛋这个瞎子,吴大壮更是怒目圆睁,双眼赤红,抡起手里的扫把就朝着牛蛋打了过去,边打边骂道:“好啊,原来是你这个臭瞎子!老子早就觉得你他娘的跟着我媳妇儿学按摩目的不纯,一毛钱的学费不交,还想白玩老子的女人,老子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牛蛋的眼睛看不见,无法躲闪,只觉得后背突然一阵生疼,已经被吴大壮狠狠打了几扫把,一听是吴大壮的声音,他马上就意识到,吴大壮肯定是误会了,于是一边伸手去挡,一边解释道:“大壮哥,别……别打,我只是给雪娥嫂子做按摩,想让雪娥嫂子好好的舒服一下……”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辞,牛蛋傻乎乎的把手里的半根老黄瓜举起来,朝着吴大壮晃了晃。

直到现在,牛蛋还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在给孙雪娥做按摩,并没有什么不妥。

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牛蛋这话不说还好,话刚出口,召来的便是吴大壮更加汹涌的怒火,吴大壮抬腿就是一脚,踹在牛蛋肩膀上,把牛蛋当场踹翻在地,咆哮怒骂道:“按摩?按你麻的痹!老子的女人,还轮不到你这个臭瞎子让她舒服!”

不等牛蛋站起身,吴大壮冲上去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大壮哥,我明明是在帮雪娥嫂子啊,你怎么……雪娥嫂子!雪娥嫂子快救我!”牛蛋抱着脑袋龟缩在地上,喊冤无果,只能向孙雪娥求救。

而此时,床上的孙雪娥脸如死灰,整个人已经呆苦木鸡。这事被撞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让她如何解释?

不过,眼瞅着吴大壮越打越狠,牛蛋在他面前根本没有自卫和反抗的能力,担心牛蛋被吴大壮打出个好歹,孙雪娥咬咬牙,就硬着头皮跳下床,冲上去死死抱住吴大壮的腰,哭丧道:“大壮!大壮你听我说,今天这事儿怪我,全都怪我!是我耐不住寂寞,故意勾-引小牛,小牛的眼瞎,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懂,求求你,求求你别打他了……呜呜。”

“贱-人!”

吴大壮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听孙雪娥解释,反手抓住孙雪娥的胳膊,然后猛地一甩,直接就把孙雪娥甩出一米多远,孙雪娥的脑袋撞在墙上,伴随着“啊呀”一声惨叫,立时就有一缕刺眼的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你他妈给我等着,等老子收拾完这个臭瞎子,再和你算账!”吴大壮头也不回,继续对着牛蛋拳打脚踢。

“雪娥嫂子,你……你没事吧?”

听到孙雪娥的惨叫声,牛蛋是真的有些慌了,他毕竟是个男人,不怕挨打,可是他不想孙雪娥因为他而挨吴大壮的打。

“嫂子没事。”孙雪娥伸手抹掉额头的血迹,再次扑上来抱住吴大壮的腿,哭喊道:“大壮你快住手,再打会闹出人命的,你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你,我把昨天刚发的工资全都给你……”

第7章

听到这话,吴大壮挥起的拳头突然停在半空。

“真的?”

吴大壮低头看向孙雪娥,眉宇间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殊不知,孙雪娥在镇上的按摩店上班,昨天下午刚发了三千多块钱的工资,而昨天晚上,吴大壮软硬兼施,好话说了一大堆,最后忍不住把孙雪娥揍了一顿,都没能把钱要走。

吴大壮是个赌徒,眼里只有钱,只要给他钱,别的,他都可以不在乎。

“嗯。”孙雪娥眼角挂着泪,模糊的眸子里满是绝望,点头道:“我给你,我全都给你……”

说完,孙雪娥爬到床前,伸手在床底下摸索片刻,掏出一块巴掌那么大的红布,然后把红布解开,露出一叠红彤彤的百元钞票,还有一些是面值五十的,二十的,十块的,甚至还有不少五块和一块的。

显然,这是孙雪娥所有的钱!

看到钱,吴大壮顿时两眼放光,不等孙雪娥把钱递过来,他就探出手,迫不及待的一把将钱抢了过去,:“你个臭婆娘,如果昨天晚上乖乖把钱交出来,老子说不定今天已经翻盘了,也不会半路杀回来撞见你们这档子破事儿!”

在吴大壮眼里,和钱相比,被戴绿帽子的事似乎不值一提。

孙雪娥没有吭声,脸上的绝望之色却越来越重,泣声道:“钱,我全都给你了,但我必须说清楚,是我故意勾-引小牛,小牛他是无辜的,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出去以后不要乱说……”

“无辜?”吴大壮把钱数完,顺手就揣进了自己的腰包,紧哼道:“臭瞎子,你跟着我媳妇儿学了半年的按摩,这三千多块钱就当是你的学费,老子给你记在账上,等你以后上班赚了钱,要一分不少的还给老子!”

“大壮,你……”

孙雪娥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没料到,吴大壮为了钱,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

“还有你!”吴大壮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孙雪娥脸上,咬牙切齿道:“你教了这个臭瞎子半年,肯定早就和他勾搭上了、被他占了不少便宜吧?”

“我、我没有。”孙雪娥俊俏的脸蛋儿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鲜红的五指印,她伸手捂着脸,辩解道:“以前都是我给小牛做按摩,教他理论知识,今天这是第一次……”

“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敢碰我的女人,就算他是个瞎子,老子也要让他长长记性!”

吴大壮根本不给孙雪娥辩解的机会,他越说越气,凶狠的目光朝周围扫视一圈,突然注意到对面的窗台上放着一包辣椒粉,马上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脚踢开孙雪娥,大步走到窗前,抓起那包辣椒粉走了回来。

“大壮你……你这是要干嘛?”孙雪娥一愣,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不其然,吴大壮走到牛蛋跟前,打开那包辣椒粉,伸手从里面抓了一把,没有任何的迟疑,照着牛蛋的眼睛就糊了上去。

“啊!”

大量的辣椒粉突然迷住眼,疼的牛蛋嗷嗷叫。

“臭瞎子,要不是看在你欠老子三千多学费、以后还要指望你上班还钱的份儿上,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不可!”

看到牛蛋捂着眼睛满地打滚,吴大壮这才痛快,拿着钱转身离开,急匆匆的又去镇上赌博了。

“小牛!小牛你怎么样?”

吴大壮前脚刚走,孙雪娥马上就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跑过去察看牛蛋的情况。

“雪娥嫂子,疼!我的眼睛疼,疼得要命!”牛蛋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都快被疼哭了。

“来,嫂子给你洗洗,然后给你上点眼药。”孙雪娥忙道。

孙雪娥端来一盆温水,帮牛蛋清洗完眼睛,给他上药的时候,牛蛋的眼睛已经浮肿一片,并且血红血红的,看起来十分骇人。

“小牛,对不起,都是嫂子不好,是嫂子害了你……”看到牛蛋的惨状,孙雪娥非常自责,眼泪不知不觉中又流了出来。

牛蛋则是摇头道:“都是因为我没交学费,大壮哥才会生气的。”

直到现在,牛蛋还没有真正搞清楚,吴大壮说的“敢碰老子的女人”究竟指的是什么,性质有多么的严重。

孙雪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想了想,旁敲侧击道:“小牛,其实……其实嫂子刚才骗了你,女人身上那地方,这辈子只有一个男人能碰,而且这个男人必须是她的丈夫,如果被别的男人碰了,那她就是个坏女人,要天打雷劈的。”

孙雪娥哽咽道:“都怪嫂子,不该让你给我做按摩……”

“才不是。”牛蛋虽然没有听明白,却十分坚定的说道:“我不管女人身上那个穴位有什么用,能不能碰,反正在我心里,雪娥嫂子和小娴姐、王婶儿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看了眼牛蛋,孙雪娥哭的更凶了……

第8章

上完眼药以后,孙雪娥用白色纱布蒙住了牛蛋的眼睛,牛蛋并没有离开吴家,也没有继续给孙雪娥做按摩,而是躺在孙雪娥的床上休息。

被吴大壮摁在地上拳打脚踢那么久,牛蛋浑身的骨头像是散了架似的,稍微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

身体不能动弹,不过,牛蛋的脑子却没有闲着,他不停的在回想孙雪娥说过的话,心里直犯嘀咕:“女人身上那地方究竟长什么样子?为什么一辈子只能让一个男人碰?”

“唉,如果我的眼睛能看见,那就好了……”一连串的问题盘旋在牛蛋脑海,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想着想着,就沉沉睡了过去。

牛蛋做了个梦。

梦境中,牛蛋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坐在一辆黑色小轿车的后排,而父亲牛锋坐在前排的副驾驶位,叔叔林正德负责开车,车厢里欢声笑语不断,原本是一片和谐的气氛,然而,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至,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瞬间就撞翻了牛蛋乘坐的黑色小轿车……

车毁人亡!

小轿车里面到处都是浓烟和鲜血,浑浑噩噩中,牛蛋耳边响起父亲牛锋虚弱的声音:“小牛,吃了它,活……活下去!一定要……要好好的活下去!”

紧接着,父亲牛锋把一枚花生那么大的药丸塞进了牛蛋的嘴巴里,牛蛋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了,不停的哭,不停的哭。

而那枚药丸被牛蛋咽进肚子里以后,牛蛋突然觉得肚子里面犹如火烧一般,难受的厉害,一股热气顺着喉咙直冲头顶,涌向了他的眼睛……

“啊——”

不知过了多久,牛蛋尖叫一声,从噩梦中惊醒,腾的一下坐起身,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脖子里面青筋暴突,额头的冷汗像豆子那么大,啪嗒啪嗒滴在被子上。

当年遭遇车祸的时候,牛蛋只有六岁,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记忆也很模糊,可是这十几年来,他却经常做关于那场车祸的噩梦,至于梦境里的东西,他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小牛,小牛你怎么了?没事吧?”

院子里的孙雪娥听到牛蛋的尖叫声,急忙跑了进来,看到牛蛋坐在床上、一副大汗淋漓的样子,她顿时就明白了,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雪娥嫂子,我……”

牛蛋的呼吸渐渐平稳,他抬起头,本来想告诉孙雪娥他做噩梦了,可是话到嘴边,他突然就怔住了,整个人愣在那里,嘴巴张了张,偏偏一个字都没能说出口。

牛蛋惊呆了!

真的是惊呆了……

抬起头的一刹那,牛蛋竟然看到一个漂亮女人站在卧室门口。

牛蛋从六岁到现在一直是个瞎子,脑子里对女人根本没有概念,可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确实很漂亮,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红润的嘴唇,玲珑的身段……只看一眼,牛蛋的目光就被深深的吸引了,犹如狗皮膏药一样粘在了女人的身上,撕都撕不掉。

“这、这是……幻觉吗?”牛蛋心底的震惊难以复加,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好像……似乎……竟然能看见了!

幸福的太突然,如梦似幻。

牛蛋激动的咕噜一声狠狠咽了口唾沫,然后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顿时,一阵疼痛的感觉传来,证明眼前的这一切,并不是梦境和幻觉。

“小牛,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站在卧室门口的漂亮女人笑着走了过来,一脸的慈爱,她走到床前,就在牛蛋身边坐了下来,宽慰道:“小牛你放心,有嫂子在,不会再让大壮对你怎么样的。”

熟悉的香味儿扑鼻而来,牛蛋马上就明白过来,原来他之前嗅到的那股幽香,是从孙雪娥的身体上散发出来的。

真好闻……

近距离看着孙雪娥那漂亮的脸颊,嗅着孙雪娥身上那股醉人的幽香,牛蛋暗自腹诽道:“她就是一直以来疼我爱我、保护我、免费教我按摩的雪娥嫂子么?”

盯着孙雪娥愣了半天,牛蛋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以后,他摇了摇头,语气坚定道:“雪娥嫂子你错了,我是个男人,应该是我保护你才对,有我在,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再让大壮哥欺负你!”

牛蛋的声音不大,却是斩钉截铁。

孙雪娥的俏脸微微一红,只当牛蛋是在安慰她,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笑道:“嫂子知道,小牛长大了,想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但是在这之前,先让嫂子给你换换药好不好?”

说着,孙雪娥伸手去解缠在牛蛋眼睛上面的那块白色纱布。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牛蛋猛然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因为就算他的眼睛莫名其妙的复明了,可以看见东西了,但是此时此刻,他的眼睛明明被白色纱布蒙着,怎么可能透过白色纱布看到孙雪娥的一举一动?

一念及此,牛蛋再次愣住。

“咦?”

愣神中,孙雪娥解开了那块白色纱布,紧接着,孙雪娥的眉头微微一皱,眸子里同样露出一抹惊疑之色,不敢置信道:“小牛,你的眼……你的眼睛居然……居然完全好了,一点儿也不肿了!”

“真的?”

牛蛋从震惊之中回过神,问道:“雪娥嫂子,你给我上的是什么眼药,效果居然这么好?”

眼睛突然复明,牛蛋能想到的原因,也只能是孙雪娥给他上的眼药了。

“怎么可能?那都是普通的眼药,消炎用的……”孙雪娥摇头道。

这就怪了,牛蛋的眼睛先是被吴大壮泼了辣椒粉,然后孙雪娥给他上眼药,再然后他就躺在孙雪娥的床上睡着了,还做了个梦……

整个过程很简单,并没有很特别的地方,如果问题不是出在眼药上面,那就更不可能出在辣椒粉上面,而剩下的,只有那个关于车祸的噩梦。

“难道……,不会吧?”回想起梦境里父亲牛锋让牛蛋吃下的那枚药丸,以及那股从肚子里窜向眼睛的热气,牛蛋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而就在牛蛋凝神思考的时候,他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并且越皱越紧,皱着皱着,他就无比震惊的发现,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孙雪娥身上的衣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淡,短短五六秒钟以后,那些衣服就在他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了。

我……靠!

牛蛋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差点儿忍不住从床上弹跳起来。

孙雪娥身上的衣服消失以后,她那近乎完美的玲珑身段就毫无遮掩的暴露在了牛蛋眼前,从头到脚一丝不挂,每一寸肌肤都看得那么清晰。

特别是孙雪娥胸前那对饱满之物,着实让牛蛋大吃了一惊,因为在此之前,他对女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印象,并不知道女人的身体和男人有什么区别。

很大……

孙雪娥的胸,真的很大,嫩白-嫩白的,据目测,一手一个都未必抓得过来。

咕噜!

下意识的,牛蛋悄悄咽了口唾沫。

“小牛,你怎么了?”

孙雪娥做梦也不会想到,牛蛋的眼睛竟然奇迹般的复明了,所以注意到牛蛋的异状,她一脸疑惑的伸手扯了一下牛蛋的胳膊。

“没、没什么。”

牛蛋摇了摇头,赶紧把目光从孙雪娥胸前移开,不过,他的目光并没有离开孙雪娥的身体,而是一路向下,认认真真的把孙雪娥从头到脚都给打量了一遍。

这一细看不打紧,让牛蛋更加震惊的是,孙雪娥的身上竟然有很多刺眼的淤青,腰部、胳膊上、大腿上……有新伤也有旧伤,显然是被人给活生生打出来的,牛蛋粗略数了一下,足有十六道伤痕!

不用猜,肯定是吴大壮那个赌鬼王八蛋造的孽!

瞬间,牛蛋满腔的怒火就像洪水一般涌向心头,握紧了拳头,暗暗发誓道:“以后,我一定要好好保护雪娥嫂子,绝对不能让吴大壮再伤她分毫!”

“没事就好。”孙雪娥全然不知牛蛋此时此刻内心的想法,她一脸怜爱的看着牛蛋,笑道:“既然你的眼睛已经消肿了,那嫂子就先不给你换药了,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眼睛不舒服,随时过来找我。”

“嗯,谢谢雪娥嫂子。”牛蛋点头。

“跟嫂子别那么客气,老是谢啊谢的,生分。”孙雪娥往门外看了一眼,道:“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出去碰见你王婶儿,她说今天晚饭要给你熬鸡汤,让你早点回去。”

“好。”

牛蛋睡了整整一个下午,外面落日西斜,天色已经渐渐黯淡下来,他跳下床,穿上鞋,装模作样的拿起放在床边的那根竹杆,敲着走出孙雪娥的卧室,到了门口突然停下脚步,依依不舍的回头问道:“雪娥嫂子,我以后还能过来跟着你学按摩吗?”

“能,当然能。”孙雪娥的俏脸一红,毫不犹豫道:“嫂子还等着你学有所成以后,把你推荐给白姐,让你跟我一起去白姐的按摩店上班挣钱呢。”

“嗯。”

牛蛋暗暗松了口气,这才放心离开,而离开之前,牛蛋的目光从孙雪娥两腿中间一扫而过,看到了孙雪娥那个部位。

“乖乖,那里就是雪娥嫂子说的,女人身上那个特殊的穴位么?果然和我的大不一样……”

下午五点半。

林娴在镇上的伊家服饰广场当销售员,下班以后,她骑着电动车离开服饰广场,十字路口左拐,刚好经过中原大药房。

早上,王艳梅告诉林娴,这个中原大药房里面,就卖可以那种的药,叮嘱她下班回家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进去买一包。

“要不要进去?要不要买?难道今天晚上真的要和小牛同房,还是在让小牛吃了药的情况下……”把电动车停在中原大药房门口,林娴却迟迟不敢进去。

林娴深吸口气,心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依着王艳梅那种雷厉风行的性格,今天晚上她和牛蛋同房的事儿肯定是撇不开了,无奈之下,她只好咬咬牙,硬着头皮走进了中原大药房。

还好,药房里面没什么外人,只有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柜台前低头玩手机。

林娴四下看了几眼,然后扭扭捏捏的走到柜台前,小声说道:“阿姨,我买药。”

“买啥药?”中年妇女头也不抬的问道。

林娴红着脸说道:“就是……就是那种,那种让人吃了以后会……会……”

林娴唯唯喏喏,半天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中年妇女有些不耐烦了。

林娴臊得脸红耳赤,哪敢直接说是催-情的药?她想了想,旁敲侧击道:“就是男人吃了以后,会忍不住和女人……”

“情药?”

中年妇女是个过来人,一听就明白了,她猛地一下抬起头,有些好奇的打量了林娴几眼,然后十分爽快的问道。

“嗯。”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没办法,林娴只能红着脸点头。

看到林娴羞羞哒哒的样子,中年妇女勾起嘴角冷哼一声,翻白眼道:“不就是买个情药嘛,瞧把你给臊的,看你这一脸清纯的模样,肯定是个新手吧?”

林娴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她长这么大,今天还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确实算是新手。

“小脸蛋儿长得不赖,应该很抢手。”中年妇女把手机放在旁边,一边给林娴拿药,一边自言自语着,很快,她拿出两枚黑色的小药丸递给林娴,道:“五十块钱。”

药丸只有豆粒那么大,两枚居然卖五十,林娴觉得这个价格实在太贵,可是她现在羞的要命,只想快点儿离开药房,以免被熟人看见,所以懒得讨价还价,从衣兜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中年妇女,拿起药丸转身便走。

“等一下。”然而,林娴刚走到药房门口,中年妇女突然叫住了她,问道:“你是跟着辉哥做的吧?叫什么名字?在哪个KTV上班?”

“辉哥?KTV?”林娴一愣,反问道:“谁是辉哥?什么KTV?跟着辉哥做什么?”

中年妇女撇了撇嘴,笑道:“能来我这里买那种药,难道你不是辉哥手底下某个KTV里面的公主?”

公主……

听到这两个字,林娴先是一怔,紧接着脸色刷的一下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说的好听一点儿是公主,说的难听一点儿,其实就是小姐!

“我不是!”林娴气道:“我不认识辉哥,不在KTV上班,更不是什么公主!”

说完,加快了脚步。

就在此时,一辆浅灰色的小轿车停在中原大药房门口,车门打开,从里面钻出四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人,四个人下车以后没有任何迟疑,直奔中原大药房而来。

林娴抬头看了两眼,心底顿时咯噔一响,暗叫不妙。

她偷偷来买的药,最担心的就是碰见熟人,而眼前的这四个青年男人之中,偏偏其中一个她认识,正是她家的邻居、孙雪娥的丈夫,吴大壮!

在林娴悄悄打量吴大壮的同时,走在最前面的那个青年男人也注意到了林娴,直到林娴回到电动车前,骑车离开,他的目光都没能从林娴身上挪开。

“够味儿!”

青年男人停在药房门口,盯着林娴的背影邪魅一笑。

一听这话,跟在身后的两个小青年立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纷纷朝林娴眺望了几眼,坏笑道:“怎么,辉哥想搞那个妞儿?”

为首的这个青年男人就是刚才中年妇女所说的辉哥。

辉哥的全名叫陈辉,是个标准的地痞流氓,几年前陈辉的姐姐陈爽嫁给了镇派出所的所长刘雄,有了刘雄这个姐夫做靠山,陈辉短短几年的时间就在镇上开设赌场、酒店、KTV……

吴大壮的钱,全都输在了陈辉开设的赌场,并且欠了陈辉两万多块钱的赌债,半年前吴大壮下面的宝贝被废,丧失了男人的尊严,正是陈辉的杰作。

而吴大壮死不悔改,越输越赌,越赌输的也就越多,债台高筑,根本没有偿还的能力,于是,陈辉就把主意打到了吴大壮那个漂亮媳妇儿孙雪娥的身上。

陈辉开出的条件很变-态,让孙雪娥陪他睡一晚上,就抵消吴大壮五千块钱的赌债,只要睡个四五次,基本上就能抵清所有的债务。

陈辉带着吴大壮来中原大药房,其实目的和林娴一样,都是为了那种吃了以后能让人意乱的药。

不一样的是,林娴准备给牛蛋吃,陈辉却是让吴大壮带回家给孙雪娥吃。

“呦,辉哥今天怎么有空亲自过来了?”柜台前的中年妇女看到陈辉,马上就笑着迎了上来,她走到陈辉跟前,刚巧听见后面那个小青年的话,于是伸手指着林娴的背影夸赞道:“辉哥的眼光真是不错,刚才那个姑娘白白-嫩嫩的,如果能把她弄进KTV去当公主,肯定招人喜欢。”

陈辉点了点头,朝身后的两个小青年道:“你们开我的车,现在就跟上去看一下,那个妞儿是哪个村子的。”

“好咧。”

两个小青年对视一眼,转身便走。

“辉哥,那个妞儿我认识。”吴大壮见陈辉居然对林娴有意思,于是赶紧插话道:“她叫林娴,是我们村子的,而且跟我是错对门的邻居,早就死了爹,家里只有一个妈,一个妹妹,还有一个收养的臭瞎子,听说她和那个臭瞎子从小就订了娃娃亲……”

末了,吴大壮道:“只是……她和那个臭瞎子从小住在一起,不知道有没有睡过,还是不是个雏儿。”

“是雏儿!绝对是个雏儿!”旁边的中年妇女拍着胸脯道:“慧姐看女人,一看一个准,刚才她来买药,我一眼就看出来她是干净的……”

话到此处,自称慧姐的中年妇女稍微顿了一下,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她现在是个雏儿不假,估计很快就不是了,所以,辉哥如果想收了她,下手一定要快。”

“什么意思?”陈辉疑惑道。

慧姐笑道:“她刚才从我这里买走了两枚烈女散,肯定是打算让那个臭瞎子睡了她。”

闻言,陈辉一怔,扭头看向吴大壮,哼道:“她,我要定了,既然她是你的邻居,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今天晚上睡了你媳妇儿,我给你抵五千的债,如果你能让我要了她,我给你抵一万!”

“一万?”吴大壮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他没想到林娴竟然比孙雪娥更加值钱,早知道这样,他早就把林娴介绍给陈辉了。

“辉哥放心,包在我身上!”

吴大壮感觉这是捡了个大便宜,他拍着胸膛接下了这个任务,嘴角勾起,露出一抹阴狠的冷笑,暗自腹诽道:“臭瞎子,敢碰老子的女人,娃娃亲是吧?未婚妻是吧?好啊,老子这次就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让你他妈也偿偿自己的女人被别人弄的滋味儿……”

吴大壮坐着陈辉的车,和陈辉一起回了杏花村,到了村口,陈辉把车停下,然后把一枚黑色小药丸递给吴大壮,冷笑道:“回家想办法让你媳妇儿把它吃了,等药效发作,你再回来,我一个人去,今天晚上肯定把你媳妇儿伺候的服服贴贴,三天下不了床。”

“好。”

吴大壮接过那枚小药丸,紧紧攥在手里,脸色有些难看,不管怎么说,孙雪娥毕竟是他的媳妇儿,胸大、腰细、腿长,是个男人见了都会眼馋,为了五千块钱让陈辉去睡自己的媳妇儿,他想想都觉得窝囊。

陈辉看出了吴大壮的犹豫,于是伸手拍了拍吴大壮的肩膀,笑道:“当初是我不小心踩碎了你下面的东西,现在让我去和你媳妇儿睡觉,我辛苦一下,说不定还能把她的肚子搞大,到时候你既拿了钱,又白捡一个大胖小子,岂不是一箭双雕,两全其美?”

“这……”吴大壮的脸一黑,咬牙道:“辉哥等着,我这就去!”

牛蛋回到家以后,就跑进自己的卧室,关上门,悄悄在屋子里研究他的那双眼睛。

眼睛突然复明,这让牛蛋又惊又喜,而惊喜过后,他更多的还是疑惑,搞不懂瞎了十几年的眼睛,为什么会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复明。

最重要的是,牛蛋的眼睛复明以后,不仅能够看到一般人看见的东西,而且,似乎可以一眼看穿女人身上的衣服。

“小牛,你姐回来了,快出来吃饭。”王艳梅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把牛蛋吓了一跳,他回过神,赶紧应道:“嗯,我知道了。”

在把事情彻底搞清楚之前,牛蛋并不打算把眼睛复明的事告诉王艳梅和林娴,所以他拿起床边那根用了十几年的竹杆,继续装出一副瞎了眼的样子,敲着竹杆走出了卧室。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萌宝小说《萌宝上线:拐个总裁当爹地》全文章节篇阅读

征服办公室杨丽胯下&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挽回女友的信 挽回女友感动的信400字

【言情精品】余情难眠小说免费/余情难眠无删节

言情小说《总裁独宠蜜宠小甜妻》全文在线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