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生蚝多了心跳快/男人肯吻你阴部才是真爱

2021-09-11 07:41 · 新商盟

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于是按着林香的手,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对林香说:“林香妹子,你帮帮我好吗?”

老陈再三哀求,林香心软了。

过后,林香看着老陈满足的表情,觉得非常难为情。

终于抽出了手,老陈满脸通红,意犹未尽。

林香忽然就红了眼,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陈叔……你,你!”林香快要哭出来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呜呜呜……”

老陈也慌了神,片刻后说:“香妹子,是叔不好,这样吧,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叔没别的意思,知道你最近缺钱……”

林香本来想辞职,但是老陈这么说了,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数目不小。她老公做生意亏了,现在在上班,压根养不起这个家,刚刚只不过给陈叔帮一下忙……他就涨了一千块……

想到这里,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又委屈道,“陈叔,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老陈连连答应,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

水声哗哗响,看着手被洗净,林香咬了咬嘴唇,面颊上又泛起红晕,她忽然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2

第二章

林香不得不承认,老陈看起来年纪大,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比她老公还厉害。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其实挺空虚的,嘴上虽然不愿意,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别的男人,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

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林香微闭着眼来了感觉。

林香脸色通红,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

浴室的水哗哗作响,老陈在外面什么都听不到。

“嗯~”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林香脸都红了。

“啊!陈叔。”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

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林香腿直颤抖,似乎忍耐到了极限。

而浴室门,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

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水龙头也一直没关,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才想着来看看,却没想到竟看到这一幕。

才刚下去,瞬间又烈火升腾,老陈脸红的同时,目光忍不住看向林香。

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她还在忘情,终于,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才慢慢平静下来,软在地上。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那画面简直让人发疯。

趁着林香还没发现,老陈赶紧把门合上,推着轮椅挪到客厅。

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

下午五点,陈杰下班回来了,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

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防着老陈冲过来,但又有些期待,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

太灵敏也是个麻烦事,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多做些准备。

到家的时候,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看到林香回来,大咧咧说道:“老婆,我饿了,去做饭。”

林香轻轻一笑,走进厨房。

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要说感情吧,也是甜甜蜜蜜,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可就是那方面……

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每每亲热,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他是满足了,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总觉得空虚难耐。

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要啥给买啥,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可从去年开始,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

打断回忆,林香淘米煮饭,又去池子边洗菜。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香没回头看,下一秒,两只手伸了过来,把她弄疼了。

3

第三章

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两只手极其不安分,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气息喷在耳垂处:“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红了脸,正想赶他,下一秒,张志明的手更不老实了。

“啊……”林香惊呼,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老公……不要在这里……”

张志明已经得手,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脚踮起来,下意识的方便张志明,她太需要了。

张志明嘿嘿笑了两声,跟林香说:“老婆,还说不要,刚刚淘米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想我了?”

听他这么说,林香倒是放下了心事,哼哼着不应答。

他让林香趴在洗菜池上,厨房里,林香的声音不断传出来......

忽然间,林香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张志明看了一眼,不悦地说道:“陈叔是谁啊?”

“就是给他做护工,五十几岁的叔叔……啊……”林香的声音都打着尾音:“关……关静音……”

张志明没有听她的,却抬手接了电话,还把手机放在林香耳旁,压低声音道:“接。”

他们在那个,声音回荡在整个厨房,手机那头是陌生人,想想张志明都觉得刺激。

“喂,林香妹子啊。”老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林香狠狠剜了一眼张志明,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陈……陈叔~有什么,事情吗?”

张志明故意的,趁林香说话就逗她,林香闷哼一声。陈叔一愣,马上明白电话那头正在发生什么,他听着那声音,慢慢有了感觉。

“也……没啥,就是想问问你今儿收拾,把我那药膏放哪儿去了……我这找半天没找着。”老陈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了......

“就在……”林香呼吸急促道:“就在床头柜的,左边抽屉……”说完啪嗒一声,手机掉进洗手池。

林香被张志明掰过身子,然后……

第二天,林香去老陈家上班,正好碰上出门的陈杰,拦住她道:“林护工,今儿正好遇上,拜托你一件事儿,我要出差一个礼拜,麻烦你照顾我爸多费点儿心了。”

林香一愣,这么巧?她老公也要出差一个礼拜。

到家里,老陈已经吃过早饭了,林香只管收好碗筷,又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她老期待着老陈对她做点什么,可老陈什么都没做,搞得她挺空虚的。

一晃眼,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老陈无比怀念昨天,却又担心太急进会把林香吓跑,这才奋力忍耐的。

第二天,林香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故意穿得很露,经常在老陈前面弯腰拖地,老陈肯定看到了,可他就是没动作,把林香给郁闷的。

4

第四章

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处了几天,直到星期六……

和往常没什么两样,林香做完卫生,提着菜篮子去买菜,没想到,回来却看到老陈摔在地板上痛苦地哀叫。

林香吓坏了,把菜篮子一丢,赶紧去服老陈。

“陈叔,您怎么样了?”林香到底力气小,用尽力气,也只是把老陈翻了个身,自己还因为重心不稳倒在了老陈身上。

温香软玉,女人的身上散发着醉人的香气,感觉到林香想起身,老陈急忙一把搂住林香,脸上还是一副痛苦的模样。

“哎哟,可疼死我了,我想伸手去拿个遥控器,结果就从轮椅上摔下来了……”老陈的手开始不老实了。

27岁的女人,皮肤白皙柔嫩,没有一丝赘肉,这在村子里可是见不着的。

老陈近乎贪婪地搂着她,林香不自然地扭动着,却一不小心碰到不该碰的。

林香感觉到了,心里十分难受,心想着,如果让他……

林香一个激灵,打断自己的想法,红着脸想从老陈身上下来。

老陈哪里舍得,摁住了林香:“香妹子,别动,别动,我的腰好像受伤了。”

林香吓了一跳,如果金主被她照顾地伤上加伤,那陈杰回来,别说开工资,之前的钱都拿不到了。

于是又坐了回去,却不曾想,这一坐,又惹事了......她身子一缩,反射性闷哼一声。

反应过来以后,林香猛一颤,慌乱地挪开身子:“陈……陈叔,这样不好……”她到底没克服传统思想的禁锢,虽然已经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老陈一阵惋惜懊恼,知道刚才是把她吓着了,要是慢慢来就好了。

经过一番努力,老陈坐上轮椅,回了自己房间。

厨房里,林香感觉到自己还很汹涌,不由得脸红,有些魂不守舍地做了中饭,去叫老陈,老陈却先她一步开口道:“香妹子,来,你过来。”

林香犹犹豫豫地上前,坐在房间的沙发上,紧张的把手放在膝上。

老陈惋惜的看一眼她下方,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红包,红包鼓鼓囊囊的,一看就知道里面有不少钱。

“来,拿着。”老陈催促,对林香笑道:“我知道你过几天要还房贷了,小杰给你发的工资我估摸着不太够,就给你包了个小红包。”

林香一愣,随即感动的一塌糊涂,眼眶都红了:“使不得,陈叔……”

“甭推辞了,叔是看你做事勤快……快来,拿着。”老陈朝她招了招手,拉着林香坐在自己旁边,一只手拍了拍林香的大腿,又没忍住。

林香一颤,本能地想避开,目光落在那一叠钱上,终于还是忍了下来。

老陈见林香没反抗,胆子更大了......

林香惊愕地望着老陈,脸颊泛起惊怒的红晕,一把抓住老陈那只手:“陈叔,我……我结婚了,你不能这样……”

到手的鸭子,老陈怎么可能放过,呼吸急促,挣开林香的手。

5

第五章

“啊~”林香缩了下,害羞和无助占据在心头,最后,终于是三年的婚姻令林香恢复理智,在老陈就要成功的那一刻,林香使出浑身的劲儿推开老陈,慌乱地从床上爬起来,忍着泪对老陈说:“陈叔,我嫁人了,实在不能这样,我……我明天就找陈总辞职……”

很舍不得这么高的工资,可想起老公,林香实在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林香跑了出去,眼角似乎泛着泪光。听着门关上的声音,老陈脸色轻一阵红一阵,十分懊恼,他倒想追出去,可腿不方便,要不然,到嘴的鸭子怎么能让飞了!

林香哭着打车回家,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缓了缓神,心里委屈,忍不住给老公张志明打电话,没想到,电话铃声从门口传来。

张志明提着行李箱和公文包,摔上门,晦气道:“妈的,单子没谈成,亏了劳资两千多块……咦,老婆,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老公这么说,林香也就开不了口,温柔道:“怎么了?”

张志明一脸嫌恶:“单子再跟一天就成了,我能从中间赚三四万,偏偏这个时候老板的爹打电话说护工那边出了点事,他一个人在家动不得,老板生怕他爹出事,合作也不谈了……妈的,为了讨好老板,机票饭钱都是我自掏腰包……”

林香刚想说什么,就被张志明往怀里一搂,坏笑道:“不想这些晦气事了,老婆,我在东莞可新学习了不少花样……”说着一把抗起林香进了卧房。

“别……”林香脸色腾地一下红了,挣扎了一下,张志明哪肯放过她。

“嗯~”林香闷哼一声,身子抖了一下。

“哟?老婆……你是不是一直在想我?”张志明不怀好意地笑笑,惹得林香一阵颤栗。

听到这话,林香突然想起陈叔来,身体一下子就热了起来……

张志明不喜欢花时间做前戏,见林香已经这样了,急急忙忙开始,林香迷迷蒙蒙地看一眼,咬了咬唇,瞬间没什么心情了。

张志明没注意到林香的变化,只顾着自己,没多一会儿就完了。

“咳……老婆,”张志明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太久没那个了……那个新花样,我们下次,下次。”

林香兴致缺缺,却也不忍心打击他,只温柔地笑笑道:“老公,你已经很棒了。”

凌晨,林香在黑夜中睁开眼,深吸了一口气,挣开睡熟的张志明的怀抱,背对过去。又过了一会儿,林香忍不住......

“嗯~”林香咬着下唇,轻轻发出声音。

她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林香看了眼身旁地张志明,他还没醒。眼底闪着浓烈的冲动,林香失控了,没多一会儿就到了。

6

第六章

折腾到后半夜,林香才沉沉睡去,在梦里,旖旎缠身,让她仍旧情难自禁。

然后,梦醒了,林香只觉得一阵空虚。

她眼神空洞地看着天花板,没多久张志明就醒了,翻身又要了她一次!

张志明说的新花样是换姿势,他到后半程的时候林香才有了些感觉,可感觉才来,张志明突然就没了,弄得她不上不下的,心里不无怨念。

九点钟,张志明去上班了,林香才收拾好厨房,呆呆地坐在客厅,回想着昨晚那个梦境,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林香一看,竟然是陈杰。

“林护工?是我,是这样的,我爸昨天也和我说了些情况。”陈杰一顿,林香的心也提了起来,小脸通红起来,刚想说话,又听陈杰道:“我爸这人平时脾气挺好的,这段时间可能是因为伤了腿,才会脾气大,他说你啥了,你也别放在心上……”

林香一怔,才反应过来陈叔没说实话。

“林护工,现在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合适的护工,你看这样成不,我给你加三千块钱,一个月一万二,你再照顾我爸两个月,等他腿好的差不多了,我就不麻烦你了。”

林香还是不说话,其实一万二在护工里算是高的了,而且陈叔除了那方面……其他也不难伺候。

重要的是,张志明才亏了几千块钱,眼看房贷又要逾期了……她实在很缺这笔钱。

那头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了,却还是隐忍着道:“林护工,张志明是你老公吧?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他老板,他一直想往上,我给压着没批,你要是答应了,他就顺利升职,你要是不答应……我就不能保证了。”

林香抿着唇,最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林香还是答应了。

赶到陈家别墅的时候,陈杰已经去上班了,老陈正伸着手拿柜子里的药,够不着,往前一倾,左腰磕在柜子边角,疼的他当时就变了脸色,哎哟一声,药也掉了下来。

林香急忙奔上去接住那药盒:“陈叔,您没事吧?”

老陈直抽冷气,林香吓坏了,伸手去揉:“是这里吗?刚刚磕到这里了吗?”

没揉几下,就被老陈捉住了手,粗砺的大手包裹着林香柔嫩的小手,却不敢多放肆,很快放开手道:“没事儿,香妹子,叔没事儿。”说着,眼神又忍不住往林香的领口里瞄了瞄。

她今天穿了件衬衫,前面三个扣子都没扣,半遮半掩的,下方还是制服短裙和丝袜,那裙子太短了,一走路,若隐若现的。

毫无意外的,老陈又有了反应,他有些懊恼,咳了两声道:“香妹子,昨天你走的早,红包也忘了拿……叔既然说给你,你就拿着,说出来的话泼出来的水。”

说着就控制着轮椅进房间拿红包,林香看着老陈的背影,水润的眼眸又带了些感激。

说实话,老陈其实长得并不丑,这点从陈杰身上就能看出来了,完全遗传了老陈的双眼皮和挺翘的鼻梁,五官也立体英俊。

7

第七章

想来老陈在年轻时也是俊朗过人,只不过现在年纪稍大了,岁月在眼角留下痕迹,但能力……跟年轻人比却是大了不少。

房间里又传来老陈的一声轻轻的哎哟,林香听出来不是故意的,于是赶紧走进去看。

估计是刚才磕的狠了,老陈一手捂着腰,一手抓着床沿。林香赶紧将老陈扶到床上,让他躺着休息。

老陈把红包递给林香:“拿着,拿着。”

林香接过来,眼眶都有些发红了,收好红包,林香主动说:“陈叔,我给您按按吧。以前我学过按摩和推油,估计按一下您会好受些。”

老陈应了,看着林香脱鞋爬上床,爬的时候没注意,又被老陈看到了,那些带子根本遮不住什么。

老陈的反应更强烈了,林香眼角瞟到了,小脸又红了红,却没多说什么,眼里竟带着一丝期待。

“陈叔,那……那我帮您把衣服脱了。”林香穿着裙子,蹲在旁边不好按,想来想去,只好跨坐在老陈腰上,小手从上面开始解开老陈衬衫的扣子。

老陈火烧火燎的,十分难耐,束缚得很难受。

眼前,林香眼神专注,已经解开了四颗扣子,突然微微讶异道:“陈叔,您还有腹肌呐。”她老公只有啤酒肚,虽然穿着衬衫不明显,可一脱衣服,什么都遮不住。

老陈不好意思地笑笑:“在乡下没事做,又不缺钱,儿子给买了跑步机和杠铃啥的,没事就玩玩。”一边说话,眼神一刻不停地盯着林香看。

“真好看。”林香恋恋不舍地望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手感也好。”

被她这么一摸,老陈差点没当场扒了她,只是忍受的更辛苦了,却不敢再像昨天一样,怕把林香给吓跑。

第五颗纽扣在肚脐上,林香往后面挪了挪,没注意又惹了火。

林香感觉到了,她红着脸,头垂地更低了,却没有移开。

老陈的感觉很强烈。林香今天反常的主动让老陈熄灭的火腾地燃了起来,他伸手,轻轻握住林香的脚踝,慢慢顺着向上,而林香,也没有反抗……

老陈有些兴奋,试探了下林香。

林香嗔怪:“陈叔,别乱动,等下该疼了。”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林香心里却是愉悦又渴望,恨不能要的更多。

“陈叔,我现在要开始按摩了哦,您忍着点疼。”林香说着,开始按摩起来。

老陈闷哼一声,终于忍不住了,摸清楚林香按摩的规律,配合起来。

林香的目光渐渐开始迷离,努力的压制着声音,按摩的手也停了下来,却还含含糊糊道:“陈叔……不可以……”

老陈碰了她的手一下,呼吸急促说:“别怕,香妹子,你别怕……你想要啥,叔都给你……”

手越接近,老陈的手越慢,渐渐地,老陈满足地喟叹一口气。

老陈只是轻尝,林香就有些颤栗,一点也看不出来,老陈这大叔模样,经验竟然如此丰富。

她被他把控着,揉出了一片鸡皮疙瘩,越是这样,心里就越是空虚。

她感觉自己快要失控了,突然脑海中浮起她老公的影子,顿时出了身冷汗,抓着老陈的手说:“叔,不行的,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可是咱们都这样了,那也没多少区别了呀?”老陈这次不想错过,见林香犹豫,就恳求她说:“香妹子,要不这样,既然你不想对不起你老公,那咱们就不弄,你还像上次一样帮我好不好?我可以给你钱,就当是交易。”

“不不......陈叔,你给我的钱已经够多了。”林香非常纠结,看着老陈恳切的眼神,终究还是不忍拒绝,于是说:“那好吧,我帮你。”

说着她红了脸。

老陈感受着她的服务,简直太兴奋了。

林香这样自己也很害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能是她也想了吧。可惜老陈居然什么都不做,这让她挺遗憾的。

这一次老陈特别厉害,她很累了老陈还是一点要完的迹象都没有。

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换一种方式。

老陈一看她这样,感觉自己要死了,却还是拼命忍耐。

之前一次让林香看到他这么容易就完,那太丢面子了,他觉得需要抢救一下。

老陈的忍耐力实在太强了,林香累得要死,他还是精神抖擞的。

林香香汁淋漓的暂停,有些幽怨的看着老陈说:“陈叔,你怎么还不完,我都累死了。”

老陈有些尴尬,干笑一声说:“可能是刺激还不够吧。”他想了想跟林香说:“要不你下床,我想看看你,这样应该就可以了。”

“那样行吗?”林香表示怀疑,她现在倒不是很抗拒让老陈看,反正她对老陈而言也没什么秘密了。

“应该行。我很多年没看过女人了,你那么好看,我肯定很有感觉。”

“你怎么知道好看?你又没看过。”林香白了老陈一眼,非常合作的下了床。

老陈跳下床嘿嘿直笑:“你那么好看,哪不好看呀!”他不敢告诉林香自己偷看过她。

林香脸红红的不说话,按老陈说的去做,不好意思的跟老陈说:“你想看就自己来吧。”

老陈心跳得飞快,慢慢向她走近......

老陈只觉得呼吸一滞,见林香没有回头,他体内血气翻滚,再也按捺不住,没按照之前说好的约定,而是欺身过去......

谁知就在快要得手的时候,林香拧腰回头,吓得他带着林香一起冲到了床上,他压着林香两人齐齐呼痛。

“陈叔,你怎么这样,不是说好了不那个的么?”

都到这地步了,老陈豁出老脸不要了,跟她说:“香妹子,陈叔也不想的,可是你太可人了。你就让陈叔开心一下好不好?陈叔都这把年纪了,没几年好活了,你让陈叔享受一下,陈叔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钱,那样你家的房贷什么的就都有着落了,你也不用那么辛苦给人当保姆了。”

老陈又是装可怜,又是拿金钱当饵,林香自己其实也是很想要了,但始终未能说服自己,于是推开老陈说:“陈叔,不行的,我只能帮到你这样,再进一步肯定是不行的,我不能背叛我老公,我跟他是有感情的。”

说完不理老陈的哀求,快速整理衣服跑了,她很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做错事。

林香回到家就洗澡,一方面想洗去老陈的感觉,另一方面又不禁浮想联翩,因为老陈给她的感觉太美了,比她老公给她的还强烈,可能是因为结婚太多年了,她需要新鲜感。

张志明回家带回了一个好消息:他升职了,工资涨了两倍,活儿还轻松不少。

林香知道,是陈杰的话兑现了,可能还少不了陈叔的美言。看着老公开心的样子,她也跟着愉悦起来,毕竟,自从破产后,老公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为了庆祝,张志明买了一瓶红酒,没有兑饮料,两人喝了后都醉的不轻,迷迷糊糊来了次,就相拥而睡。

自从白天有过老陈的刺激,林香对她老公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不过她老公有兴致,她还是例行公事的给他。

隔天,张志明早早上班去了,也没叫醒林香,导致她睡过了头,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于是急急忙忙穿好衣服去坐公交车。

今天中心广场有活动,人群都往那边涌,车上人挤人,根本没有空隙。

林香满头大汗,想下一站就下车去打出租,她才挪了一下,下一秒,忽然被什么东西硌着了,那人是这方面的高手,林香一被他得手脚就软了。

她脸色通红,白嫩的两只手紧紧攥着,想报警,但车上这么多人,又怕丢脸,只好忍着。

身后的男人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越发大胆起来,隔了一会儿,竟伸出一只手。

林香咬着牙,往前挪了一点。公交车卡在红灯前,还要等一两分钟。

那手跟近,她今天来不及穿丝袜,那人乱来,林香忍不住推了下,却反而帮助了他......

身后传来男人压制的喘气声,气息都喷在林香脖颈里和耳垂上,男人的味道,夹杂着烟草气息。

林香一下子就不行了,她最灵敏的点就在耳垂上。

扶扶手都有些颤抖,林香撑不住,软了下来,身后立马有人抱住她,林香想回头看,等下车就报警,那人却一口咬住她的耳垂,嗓音喑哑道:“别回头看。”

林香咬着下唇,那人又开始作怪......

怕被人发现的恐惧与正在被冒犯的恐惧融合在一处,林香全身的感官都被放大了十倍,他一行动,林香腿就软,差点在车上就来了。

死死忍住,才没有出声,林香两颊通红,另一只手无意识去抓身后的男人,却正好……

林香想抽回手,男人却一把握住她,怎么挣也挣不开。

男人箍着林香的手,逼迫她......

林香一个激灵,下方一阵空虚,正在此时,那男人得手了。

“宝贝,你怎么这么快……”男人的嘴凑在她耳旁:“我忍不住了……”

这样露骨的话,林香从小到大也没听过,饶是和老公最浓情蜜意的时候,此时从这个男人嘴里听到,林香心里升腾起不一样的感觉。

林香成了一滩水,软软地倒在他身上,嘴里还有气无力地说:“放开我……”

那男人又咬了一口她的耳垂,另一只手带着林香的手。

林香又空虚又灵敏,她微微一动,恨不得他现在就来。

车停了,有人下车。

林香面色艳红,有人朝她看了几眼,她更不好意思抬头。本想跟着一起下车,身后的男人却突然拉着她后退了一步,却依然不准她回头看他的脸。

最后一排的座位空了出来。

男人先坐了下去,右手拽着林香,示意她也坐下。

林香反抗不得,只好听他的,却在坐下的那一刻......

林香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大胆。

林香吓得微微颤抖,声音都变了,细小如蚊子般喃喃道:“不要……”

那男人一手抱着她的腰,缓缓行动。

林香呼吸变了,她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因为旁边就站着好几个人。

那男的也不敢声张,只是托着林香缓缓的来,但这也令林香死死的抓住他的手。

林香嘴唇都快咬烂了,细碎的声音被马路上的鸣笛和公交车上报站台的声音淹没。

男人怕被人发现,脱下外套盖在两人中间:“宝贝,真乖……哥哥疼你!”

林香不理他,只盼着有个机会能逃跑。

她觉得这是她跟老陈太过亲密老天给她的惩罚,她刚跟老陈有了进步,就让别的男人也占了便宜,尽管还没彻底沦陷。

如果没跟老陈那样,那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呢?

她开始后悔了,眼里噙着泪。

公交车停了又开,开了又停,车上人越来越少,到陈家时,林香终于找到了机会,趁那男的放松警惕的时候,她猛的站起来,一下甩开那男人抓她的手就冲了下去。

她跑了好久才缓下来,那男的并没有追过来,她的腿已经开始发颤,再没力气跑了。

回想起车上的感觉,林香悲愤里竟夹杂着莫名的兴奋,这让她感觉很羞耻。

明明十天前她还是个贤妻良母,会在家等丈夫回家,怎么就……怎么就变得这么的......

可,这就是事实。

张志明是她的初恋,除了他之外,她没跟任何一个男人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以至于,她从没尝过真正的快乐。可老陈,还有车上的男人,竟然给了她那种感觉。

她进公厕呆了一会儿,出来时才恢复正常。

远远的,老陈在院子里向她挥了挥手:“香妹子,堵车了吧?快进屋喝口水,脸都晒红了。”

老陈直勾勾地盯着林香看,林香有些不好意思,跟老陈打了个招呼,加快脚步想快点进去,却被老陈一把拉住。

“走慢些,那么急做啥?”老陈嘿嘿一笑,用力拉着林香坐在自己腿上,压得轮椅嘎吱作响:“香妹子,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叔啥?叔又想了,你帮叔。”说完开始毛手毛脚的。

林香不安地扭动身子:“陈叔,在院子里,不好……”林香想拒绝,又怕惹得老陈不悦,万一老公被降职,那不白忙了?

她想把老陈的手拉下来,反被老陈捉住。

“嗯……”林香实在没想到老陈胆子这么大,光天化日,就在院子里......

林香一阵面红心跳,又害怕紧张:“不要在这里,有人经过怎么办……”

哪知老陈一次得逞,胆子大了不少,反而是将林香抱起来继续使坏,一声不吭。

林香很容易就来感觉了,她的动作太过激烈了,竟是带着老陈跟轮椅一起往地上摔。

就在这时,院子的门突然被推开,陈杰夹着公文包,惊愕地看着他们,然后忙不迭过来扶老陈说:“爸,你没事吧?”

幸好他们那么一摔,两个人就分开了,尽管都衣衫不整,但那都是正常的,所以陈杰并没往别处想,还以为林香摔跤把他爸给压倒了,所以扶起老陈后就板着脸训林香说:“你怎么搞的?怎么这么不小心摔我爸身上去了?他的脚骨刚长上,万一又压断了怎么办?”

老陈瞧林香那委屈的小模样就受不了,忍着疼痛跟陈杰说:“没事没事,没压到断的地方。其实不关她的事,刚刚是我没控制好轮椅摔跤,她是想拉我的,结果没拉住,被我带下来了。”

“是这样吗?”陈杰狐疑的看林香。

“是。”林香低头小声说。

她的脸色红得快滴出血来了,耳根子都泛着柔嫩的粉色,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

陈杰看不出破绽来,检查过他爸确实没事后,就跟林香道歉说:“对不起!我太紧张我爸了,刚才错怪你了。”

“没事。陈叔要没事的话,我就去忙了。”林香逃也似的去做家务。

陈杰今天休假,工作的过程中,林香好几次想向他提出辞职,她怕迟早有一天让老陈给吃了。可话到嘴边,又让她给咽回去了。

这工作的待遇好且不说,她主要是害怕,如果自己辞职的话,老陈叫陈杰炒她老公的鱿鱼。

幸好陈杰一天都在家,老陈没机会再对她使坏。

忙到晚上,给这爷俩准备好晚饭后,林香跟陈杰说:“老板,您要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我还得回家给我老公做饭。”

可能是因为之前的误会心怀愧疚,陈杰放下报纸起身说:“我送你回去吧。”

一再推辞不过,林香只好坐进了陈杰的黑色宾利。

回到自家小区门口,陈杰帮她打开车门,手掌放在她脑袋上方护着。

林香感觉陈杰挺绅士的,老陈要有他一半的素质,就不会对她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钥匙打开门锁,林香才一推门,张志明就像一阵风似的刮过来,一把将林香抱进怀里,恨不得要把她摁进自己身体里一样。

“老婆,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饿死了!”张志明笑嘻嘻的浑不知他老婆发生过什么事。

林香觉得很别扭,难受,心里堵的慌,很想和她老公吵一架发泄情绪。

推林香进厨房做饭,张志明还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的:“……老婆你知道吗?我们老板让我负责我之前一直申请实施的策划案……”

听了他好一会儿唠叨,林香不耐烦的说:“好了知道了,没见我在忙吗?”

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愣住了,而张志明更是不敢置信,自己一向温柔的老婆会这么跟他说话。

“对不起……”林香反应过来,懊恼地扶住额头:“老……公,对不起,我照顾的那个大叔比较挑剔,我……”

张志明没怀疑她,把她搂进怀里安慰了好一会儿。

做剩最后一个菜的时候门被敲响了,林香正想去开门,张志明抢先一步笑眯眯的说:“我来。咱家来客人了。”

林香回到厨房继续忙,听见外面一阵热闹,她老公正在跟客人寒喧,客人一说话,林香听见声音就愣住了,探头出去一看,一个跟她老公年纪相仿的男人正跟她老公搂搂抱抱的。

那男人的长相一般,但身体却很壮实,手里提着瓶红酒,瞧见林香后一愣,然后问张志明说:“这位是嫂子吧?”

“对,这是我老婆,漂亮吧?”

张志明很得意,却不知林香心里充满了疑问跟恐惧。

那男人的声音听着很熟,很像她在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冒犯她的男人,只是她并不确定。

“漂亮漂亮!非常漂亮!嫂子你好!我叫钱满,是志明的大学同学兼死党。”说着他要跟林香握手。

林香一跟他握上,靠得近了,嗅到他身上的味道,身子顿时一颤。

光听声音如果还不能确定,现在她就有九成九的把握了,因为这钱满身上的古龙水的味道她在公交车上闻到过,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的巧合,她有点不敢相信。

也不知道钱满认出她来没有,她总觉得钱满看她的眼神里隐藏着些什么。

她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觉得她老公太不会交朋友了,竟然跟这样的人做死党。

如果光看外表,所有人都会觉得钱满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林香却知道他是斯文败类,居然在公交车上做那样的事。

她冲动的想当场揭穿,但苦于没有证据,怕她老公不相信她。

钱满在她家里倒没做什么不合时宜的事,一直都表现得很有礼貌,他是来给张志明庆祝升职的,听说最近才来这边讨生活,是一个外企的高管。

席间他高谈阔论,把张志明捧得飘飘欲仙的,又变相赞了自己一把,好像有意在林香面前表现,林香却不动声色。

说着说着他就不正经了,听说林香给人做护工后跟张志明说嫂子身材那么好,穿女仆装肯定很有味道,张志明傻呼呼的居然也说是,浑不知别人是在调戏他老婆。

吃完饭把人送走后,林香忍得很辛苦。

她很想告诉她老公钱满的真面目,但看她老公跟钱满的交情,显然不会轻易相信她,所以搞得她很纠结,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一早,林香起床梳洗,只套了条黑色趣味网袜,里面什么都没穿,真空穿上一条黑色吊带长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材和修长的一双腿。

张志明迷迷糊糊地起床上厕所,见到林香后说:“老婆,起这么早。”他打着哈欠,一上完厕所就开始对林香上下其手,没多一会儿就忍不住了,但弄没多久就缴械了,满足的说道:“老婆,我去补个觉。”

林香被他弄得不上不下的,觉得反感,整理了一下着装,套上一件宽大的外套,出门了。

楼下的停车场停着一辆奥迪,驾驶室的位置探出来一截苍白有力的手臂。

黑色衬衫,袖子往上卷了一层,修长苍白的指尖夹着一支烟,烟头的橙光忽明忽暗,瞧着很是熟悉。

林香原本没必要到那边去的,她一时鬼迷心窍竟是过去了,但一跟那人对上眼就想跑。

谁知还是躲不过,那人出来追上搂着她,捂着她的嘴强行把她挟持到了车上。

“敢叫信不信我把你衣服全扒了扔出去。”钱满恶狠狠的跟她说,完全没有昨晚的风度。

林香顿时噤若寒蝉,问他说:“你想干嘛?”

见林香老实了,钱满才笑眯眯的看着林香的眼睛说道:“你是不是认出我来了?”

林香装傻:“你什么意思?”

“你再演信不信我情景再现?”钱满虽然还笑眯眯的,但语气里威胁的意味很浓。

林香知道不能再装了,只好说:“是。你究竟想干嘛?”

“我想干嘛?呵呵!没想干嘛,只是觉得你今天穿得挺特别的。”

林香红了红脸,低下头去。

“系安全带。”钱满话音没落,又说:“算了,还是我来吧。”

说完,弯下腰去,越过林香从那头把安全带拉过来。

他的后脑勺对着林香,身上有股清冽的味道,夹杂着烟草味,直往林香鼻子里钻,林香本以为自己心里是厌恶他的,没想到身体却升起了一股热度,烧得她心慌。

钱满扣好安全带,没有马上直起身来,忽然间,他直直地低下头去。

“林香颤了颤:“不要……你再这样我叫人了。”

钱满不理她,却是越来越起劲了,林香本来就是特别容易的人,此时又开始了。

她一感觉到就急了,想把钱满的头板上来:“姓钱的,你不要这样……我老公……马上要上班了……他一定会”闷哼一声,断断续续道:“经过,这里……啊……”

林香说话的尾音都打着颤。

没想到,钱满一听说这个,更加兴奋了。

“嫂子,你这样我很喜欢。”钱满兴奋得声音都变了。

说完,放下座椅,令林香躺在上面,而他,则是逼了上来。

林香挣扎着,她又羞又愧,想把他的头抬起来,但渴望又让她不舍得。

这时……>>>>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技术教你怎样揉小豆豆/月经期间可以玩后门吗

医诺千金唐先生宠妻无度付西西唐慕凡小说在线阅读

很黄很暴力的单机游戏&用毛笔刷花缝

肝交老师小说-被邻居老头揉捏我奶头好爽

和人说话手不停抠手指~玉杵入木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