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知道你下面有多湿吗/白洁少妇

2021-09-11 08:23 · 新商盟

不明白刚才还着急催促的孙晓芬是怎么个意思。

抬头看去,却发现孙晓芬正盯着窗外,水汪汪的眼眸里竟然还有火光出现。

那是真的火光,不是形容,就跟电视上孙悟空那火眼金睛似的。

牛壮都吓一跳,不明白为什么孙晓芬眼睛里竟然会有火。

可下一瞬他就意识到,这是倒影。

赶紧抬头顺着孙晓芬的目光望向窗外,果然,隔壁东户人家的院里,冒出冲天火焰。

“这是……起火了?”

孙晓芬喃喃,随即猛地眼睛大睁,一把拍向牛壮的胸膛。

“你快走,快!不然过会儿有人来救火,肯定会从我家取水,到时看到你就没法说了!”

牛壮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孙晓芬会突然间把那儿给捂住,这个女人反应好快。

而且确实如孙晓芬说的那样,肯定会有人来她家取水,毕竟她家的水源最近。

只是……牛壮不能走,他不光舍不得即将到手的美好享受,更不能表现出紧张。

他是个傻子,傻子就得有傻子的做法。

于是牛壮傻乎乎的问道:“嫂子,别人看到的话我就说你帮我治病,不要紧的。”

孙晓芬当时就急眼了,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将牛壮从身上掀翻。

“什么不要紧,你傻别人不傻,万一被人看到我们做那事儿,那我……”

羞急的一挥胳膊,孙晓芬赶紧帮牛壮穿裤子,也顾不得那诱惑她的东西了。

边穿她边急声说道:“我跟你这傻子解释什么,你听嫂子的,赶紧穿衣服,快走!”

牛壮还是不想走,孙晓芬彻底急眼了。

“听话,嫂子改天再给你治。你要是不走,嫂子这辈子都不给你治了!”

在孙晓芬的威胁下,牛壮这才闷闷不乐的提上裤子下床走人。

不过在出门前,孙晓芬先探出脑袋替他打探,确定周围没人才赶他离开。

牛壮刚出门的,‘砰’的一声大门就被闭上。

倒也可以理解,孙晓芬这是怕被别人发现她跟自己的关系。

站在孙晓芬家门口,牛壮有些失望。

这马上就要到手的娇媚小身子了,竟然因为一把大火给烧没了,真特么的。

正心下忿忿中,突然,起火的隔壁东户那边传来女人嚎叫声,更在呼喊着救命。

牛壮是个热心肠的人不假,但东户人家却也有着他不得不去救的理由。

于是顾不得大火危险,他来到东户门前大脚丫子直踹门板。

两脚踹翻门板后,冒出浓烟滚滚。

被呛到咳嗽了几下,牛壮屏住呼吸,一脑门子冲了进去……

当牛壮从东户出来时,脸上都熏的漆黑,就跟刚从煤堆里扒拉出来似的。

他肩膀上还抗着个人,东户的户主,老沈,也是他冒险闯进去的原因。

老沈这人,可是村里有名的大蔫吧,被老婆指着鼻子骂娘都不敢还口那种。

这时候老沈已经真的蔫了,像堆烂肉似的被牛壮抗在肩上,所幸还有口气儿。

老沈被牛壮冒着大火吞没的危险给救出来,周围帮忙救火的乡亲们赶紧上前搭手,把人给弄下来平躺着,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水的,总算是把那条老命给折腾回来了。

众多乡亲帮忙,火势刚刚烧完南屋的,就被扑灭了。

好在值钱的家电家具类的都放在北屋,也不算有多少财产损失。

大家都在庆幸,没烧伤人,没亏损多少财产,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可就在这时候,老沈的老婆在那扯开破锣嗓子哀嚎起来。

这哀嚎的动静,分明就是刚才大火中着急忙慌喊人救命的那位。

“哎呀,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放得火,把我家给烧了啊……”

大家本还以为这火是在南屋做饭不小心引起的,可听老沈婆娘那意思,好像不是这样。

有人上前问,老沈婆娘就哭诉,说是她跟老沈刚起床呢,南屋就起火了。

“南屋也没插电没开灯的,怎么可能自己起火,这肯定有人玩火把我家给点了啊!”

问话的那人有些不太相信,“不能够吧?你家也没听说跟谁有仇啊,人家点你家干什么。再说了,周围又没小孩子,谁会玩火,除非是傻子。”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那人话刚说完,大家就把目光齐齐瞄向了牛壮。

牛壮当时都气懵了,这不是放屁带拐弯么?自己闯进去救人,还捞一放火的罪名。

可都不容他辩解的,那老沈婆娘就死气掰咧的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他胳膊。

“是他,就是他,刚起火的他就冲进了我家里,肯定是这个傻子干的!他怕放火的事被人知道,所以赶紧冲进我家里,装好人把老沈救了出来!”

听到这话,牛壮气到脑门子都快掀了盖儿。

他气呼呼的大声吼道:“我没有,我没放火,我是早起去割草喂牛,听到喊救命才进去的!”

在牛壮吼完后,远处靠墙坐着的老沈有气无力的发话了,“不是……”

“什么不是,当然是他的不是了,傻子放火还有理了?就是他,就是他放的!”

都不等老沈说完的,他那婆娘就气势汹汹的双手叉腰,气急败坏的吵吵着。

不过牛壮有注意到,那婆娘说话的时候瞪了老沈一眼,显然是不让他说话。

老沈吱吱唔唔的,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可看到自家婆娘如母夜叉似的,又不敢吭声了。

其实那把火怎么来的,他明白,他婆娘也明白。

早起他在南屋烧火做饭呢,那骚婆娘非得喊他干那事儿。

结果弄的欢实了,南屋烧的火也就忘了,想来是烧出了炉灶,引燃地上的木柴。

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南屋里就已经火势汹汹了。

眼下这婆娘非得诬陷牛壮,不就是看牛壮是个傻子,想从傻子头上捞点便宜……

“哎呀,我不活啦,这日子没法过了,攒了好几年的家当,一把火全烧没了啊!”

一屁墩在地上,老沈婆娘开始撒泼打滚,哭喊着就是牛壮干的,傻子玩火不承认。

周围乡亲们只管看热闹,到底是谁放得火,他们才不关注呢,反正又没烧自己家。

牛壮气到不行不行的,这特么奔着救人来的,怎么还兜了个放火的屎盆子抠脑袋上。

他气呼呼的想要辩解,可在地上撒泼打滚的老沈婆娘根本不给他这机会。

“乡亲们可得给我做主啊,傻子放火也不能有理了,得让他赔我。他是个傻子,我可以不跟他计较,不去报警抓他,可他家的牛得给我牵来……”

周围已经有明白人开始猜疑了,琢磨着老沈婆娘这是趁机讹傻子。

可谁愿意为了一个傻子去得罪一个无赖婆娘?谁敢?

没人敢,也没人愿意,反正牛也不是他们家的,牛壮也不是他们什么人,不管那闲事。

周围乡亲们抄起手来看热闹,任凭牛壮这个傻子单独面对恶意讹人的老沈婆娘。

但就在这时候,有人发声了,“我证明,不是牛壮放的火。”

牛壮扭头望去,只见已经换了身衣裳的孙晓芬,挎着草筐和镰刀来到了近前。

把手中草筐镰刀往地下一扔,她对赖坐在地上的老沈婆娘说道:“早上看到你家起火,我打开门正准备喊人,就看到傻牛壮从远处跑过来,扔了割草的家伙什就闯进去救火了。”

老沈婆娘原本还哭嚎着要牵牛补偿,一听到孙晓芬的话顿时不乐意了,“小孙,傻子放火烧了我家,连你家也差点烧着了,你得向他要补偿才是,怎么还向着他说话?”

孙晓芬听的明白,这是鼓动着她也向牛壮要补偿呢,大家一起冤枉牛壮。

可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自然也做不出那样的恶心事儿!

她踢了脚草篮和镰刀,“我对事不对人,不管牛壮是不是傻子,我都说这实在话。草篮和镰刀都是他的,他确实是准备去割草,这两样东西就是证据。”

说完,不等老沈婆娘要说什么的,她环望众乡亲继续说道:“牛壮是傻,可是他不坏。反倒是有些人,干力气活时都诱骗着牛壮去出力,有好处了赶紧往自己家里搂,有坏事了赶紧往牛壮身上推。我觉得这有些人该自己想想了,到底是傻牛壮坏,还是你更坏!”

孙晓芬一席话,直说的好多人或低脑袋,或扭头望向别处。

这些人,正是她话里指的那部分‘有些人’。

“那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放的火,真是丧良心……”

没能赖上牛壮,老沈婆娘也就嘟嘟哝哝的起身了。

来到老沈身前,她一把揪住耳朵就把人给拽了起来,“你这个破烂货,让你多嘴多舌!”

老沈很冤枉,他没有多嘴多舌。

但聪明人都能听得出来,老沈婆娘这到底是在骂谁。

火救下,热闹也没得看,众乡亲也就散去了。

牛壮临走前,挎起孙晓芬家的草篮跟镰刀,向她挠着头傻笑。

那一瞬间,牛壮的笑容在孙晓芬眼里是那么阳光,那么灿烂,看起来特别的顺眼。

只是,想起早上俩差点干了那事儿,孙晓芬心里又羞的慌,赶紧关上门回家。

回到里屋,她忍不住回想起今早的一幕…

对于孙晓芬,牛壮原本只是惦记她的身子,喜欢她的美貌。

可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后,他发觉更喜欢她了,还喜欢她那颗金子般的心。

越接触,他就越喜欢这个女人,心想着要是以后能一直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可是这事他不敢奢望了,毕竟孙晓芬已经结婚,听说男人跟她也很恩爱。

要不是出国打工给孙晓芬荒了近一年的地,估摸着他都没机会碰她。

所以就眼前这种情况来看,他也只能去惦记孙晓芬的身子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就想好了,再拿治病的由头,去找孙晓芬。

可还没来到门前的,他就听到了路上两个人的闲聊。

说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芳芳回来了,原本她住南屋,南屋起火没地住,就借住孙晓芬那了。

这让牛壮很郁闷,原本还想着今晚跟孙晓芬干点啥快活事儿,没想到有人横插一杠子。

孙晓芬家是不能去了,牛壮只好回到自己家,躺在炕上靠脑袋去幻想……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牛壮提着草篮跟镰刀,正准备出门去割草喂牛。

可刚开门的,就看到门前站着个漂亮姑娘。

那姑娘可是真漂亮,大眼睛双眼皮,挺挺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儿。

身上穿着件卡通猫的紧身小T恤,透露着一股青春靓丽的气息。

“傻子,你还认识我吗?”

漂亮姑娘开口询问,声音中充斥着一股子得意劲儿,作为全村唯一一名大学生的得意。

牛壮挂起憨傻的笑容,“沈芳芳,破裤裆,里面藏着一个筐……”

沈芳芳一听就知道牛壮要说小时候不知道那个老流氓编的那难听的顺口溜,她狠狠一把推开牛壮打断牛壮的话,然后就大方的走进了牛壮家里。

牛壮挂着憨傻的笑容,目视着沈芳芳。

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傻,沈芳芳就是老沈的闺女,在城里上大学。

这不年不假的,还不是周末,再联系到昨天老沈家起火,他不能不多寻思点事。

这时候的沈芳芳,已经走到了家里的两头牛近前。

她捂着鼻子,显然是嫌弃牛身上的味道太刺鼻,但还是不肯离开。

随后,她更是对牛壮说道:“傻子,你这两头牛喂的不错啊,能值几个钱了。”

果然,牛壮就知道沈芳芳不会无缘无故回来,更不会无缘无故登门。

不过他依旧憨傻笑着,他得看看沈芳芳到底想怎么把这两头牛拉走。

牛壮这边想着,沈芳芳那边也没耽误了琢磨。

昨天听到老妈说家里起火,她心急到不行,请完假就着急忙慌的回来了。

在家里,老爸跟她嘀咕起了白天老妈冤枉牛壮的事,她当时就不乐意了。

她认为老爸太傻,跟牛壮几乎是一类人。

“反正牛壮是个傻子,没准卖牛时还会被人骗呢!与其他被别人骗,还不如把两头牛补偿给我们,大不了以后咱多照望下他,时不常的给他三瓜俩枣,没准他还得感激咱们呢!”

这是沈芳芳昨晚跟她爸说的话,完全赢得了她妈的赞赏。

娘俩一拍即合,决定还是得从牛壮身上找补偿,把那两头牛给牵来。

沈芳芳小手一拍胸脯子,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应下了。

这不今天起了个大早,从孙晓芬家离开后,就来牛壮家要牛来了么……

稍稍琢磨一下,沈芳芳拨弄着肩头垂落的长发,羞赧的说道:“牛壮,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过家家时,你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娶我吗?”

牛壮裂开嘴笑了,一脸的傻模样,“娶芳芳,娶芳芳。”

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厌恶的色彩,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温言软语。

“牛壮,现在我家起火了,我上学都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了。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不让我再上学,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学,我真的好想上学,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养着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给你生娃娃,给你买更多的牛……”

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

“牛壮,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让我卖掉,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给你买更多的牛。等咱们结婚时,让满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

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连忙兴冲冲的点头,“好!”

沈芳芳喜上眉梢,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

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何必呐,对付个傻子而已,几句谎话就足够了!

她愈发的得意,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

话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

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

牛壮看的过瘾,眼珠子直勾勾的。

可牵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好奇的转身来看,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

她催促道:“快牵牛啊,赶紧跟我走,我还着急回学校呢!”

牛壮咧着嘴笑道:“不牵。”

沈芳芳愣住了,“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又不牵了?”

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一字一顿的说道:“牛、壮。”

他的意思很明确,一头牛叫‘牛’,一头牛叫‘壮’。

合起来,牛壮,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

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牛壮,不给牛!

这让她有些急眼,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色诱这个傻子吧?

对于孙晓芬,牛壮原本只是惦记她的身子,喜欢她的美貌。

可是经过今天这件事情后,他发觉更喜欢她了,还喜欢她那颗金子般的心。

越接触,他就越喜欢这个女人,心想着要是以后能一直在一起,那该有多好。

可是这事他不敢奢望了,毕竟孙晓芬已经结婚,听说男人跟她也很恩爱。

要不是出国打工给孙晓芬荒了近一年的地,估摸着他都没机会碰她。

所以就眼前这种情况来看,他也只能去惦记孙晓芬的身子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牛壮就想好了,再拿治病的由头,去找孙晓芬。

可还没来到门前的,他就听到了路上两个人的闲聊。

说是老沈家的闺女沈芳芳回来了,原本她住南屋,南屋起火没地住,就借住孙晓芬那了。

这让牛壮很郁闷,原本还想着今晚跟孙晓芬干点啥快活事儿,没想到有人横插一杠子。

孙晓芬家是不能去了,牛壮只好回到自己家,躺在炕上靠脑袋去幻想……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牛壮提着草篮跟镰刀,正准备出门去割草喂牛。

可刚开门的,就看到门前站着个漂亮姑娘。

那姑娘可是真漂亮,大眼睛双眼皮,挺挺的鼻子红红的嘴唇儿。

身上穿着件卡通猫的紧身小T恤,透露着一股青春靓丽的气息。

“傻子,你还认识我吗?”

漂亮姑娘开口询问,声音中充斥着一股子得意劲儿,作为全村唯一一名大学生的得意。

牛壮挂起憨傻的笑容,“沈芳芳,破裤裆,里面藏着一个筐……”

沈芳芳一听就知道牛壮要说小时候不知道那个老流氓编的那难听的顺口溜,她狠狠一把推开牛壮打断牛壮的话,然后就大方的走进了牛壮家里。

牛壮挂着憨傻的笑容,目视着沈芳芳。

但是他心里一点都不傻,沈芳芳就是老沈的闺女,在城里上大学。

这不年不假的,还不是周末,再联系到昨天老沈家起火,他不能不多寻思点事。

这时候的沈芳芳,已经走到了家里的两头牛近前。

她捂着鼻子,显然是嫌弃牛身上的味道太刺鼻,但还是不肯离开。

随后,她更是对牛壮说道:“傻子,你这两头牛喂的不错啊,能值几个钱了。”

果然,牛壮就知道沈芳芳不会无缘无故回来,更不会无缘无故登门。

不过他依旧憨傻笑着,他得看看沈芳芳到底想怎么把这两头牛拉走。

牛壮这边想着,沈芳芳那边也没耽误了琢磨。

昨天听到老妈说家里起火,她心急到不行,请完假就着急忙慌的回来了。

在家里,老爸跟她嘀咕起了白天老妈冤枉牛壮的事,她当时就不乐意了。

她认为老爸太傻,跟牛壮几乎是一类人。

“反正牛壮是个傻子,没准卖牛时还会被人骗呢!与其他被别人骗,还不如把两头牛补偿给我们,大不了以后咱多照望下他,时不常的给他三瓜俩枣,没准他还得感激咱们呢!”

这是沈芳芳昨晚跟她爸说的话,完全赢得了她妈的赞赏。

娘俩一拍即合,决定还是得从牛壮身上找补偿,把那两头牛给牵来。

沈芳芳小手一拍胸脯子,然后就把这事儿给应下了。

这不今天起了个大早,从孙晓芬家离开后,就来牛壮家要牛来了么……

稍稍琢磨一下,沈芳芳拨弄着肩头垂落的长发,羞赧的说道:“牛壮,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过家家时,你跟我说长大以后要娶我吗?”

牛壮裂开嘴笑了,一脸的傻模样,“娶芳芳,娶芳芳。”

沈芳芳眼神中透漏出厌恶的色彩,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温言软语。

“牛壮,现在我家起火了,我上学都没有学费和生活费了。学校一听说我家起火,立刻就把我给撵回来了,不让我再上学,说是等凑齐学费再让我去上。”

“可是我想上学,我真的好想上学,我还想着等上学毕业后找份好工作,多赚点钱养着你,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在一起了,然后给你生娃娃,给你买更多的牛……”

一通诉苦加一通美好的幻想过后,沈芳芳抛出了最终目的。

“牛壮,你能不能把牛给我呀,让我卖掉,然后凑学费和生活费。这样等我以后毕业了,就可以赚更多的钱,给你买更多的牛。等咱们结婚时,让满院子里都是牛,好不好?”

牛壮当时就乐的合不拢嘴了,连忙兴冲冲的点头,“好!”

沈芳芳喜上眉梢,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把牛壮给骗了。

老妈昨天还又是污蔑又是耍赖的,何必呐,对付个傻子而已,几句谎话就足够了!

她愈发的得意,然后恭维了一句牛壮是好人后,就吩咐道:“那你把牛牵我家去吧!”

话撂下,信心十足的沈芳芳转身就走。

那双裹在大长腿上的肉色丝袜,在太阳下还泛起闪闪银色。

牛壮看的过瘾,眼珠子直勾勾的。

可牵牛的事情,不干。

沈芳芳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好奇的转身来看,就看到牛壮满脸傻笑。

她催促道:“快牵牛啊,赶紧跟我走,我还着急回学校呢!”

牛壮咧着嘴笑道:“不牵。”

沈芳芳愣住了,“你刚才明明答应我的,怎么又不牵了?”

牛壮一本正经的指着那两头牛,一字一顿的说道:“牛、壮。”

他的意思很明确,一头牛叫‘牛’,一头牛叫‘壮’。

合起来,牛壮,这两头牛是他牛壮的。

沈芳芳当时就明白了,牛壮,不给牛!

这让她有些急眼,原本还以为挺顺利一事儿呢,没想到牛壮光答应不干活。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总不能……色诱这个傻子吧?

只一眼,沈芳芳就不敢看了,吓的连忙闭上眼睛。

太凶了。

只是身上传来的那种异样的感觉,让她又本能的希冀着什么。

忍不住的,她还是偷偷睁开眼睛,继续打量向牛壮。

发现沈芳芳的小心思,牛壮炫耀似的挺动着腰身,往沈芳芳靠了过去。

沈芳芳当时就急眼了,赶紧往后撤!

可是被牛壮禁锢住的芳芳根本挪不开身子。

于是沈芳芳向牛壮展开了央求,“好牛壮,到底怎样你才肯答应我嘛,你先放开我。”

听到这话,牛壮心里美滋滋的得意着,但脸上却一副老实巴交的委屈。

“我答应你,我愿意承认火是我放的。但是我有个条件,你不能再惩罚我了,你赶快给我变小,我难受的紧!”

沈芳芳原本听到牛壮答应下来还挺高兴的,可是听到条件却是哭笑不得。

她解释道:“这不是我惩罚你的,是你自己的原因。”

牛壮更委屈了,“怎么可能是我自己呢,明明是碰到你后才这样的,这肯定是你在惩罚我。芳芳,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你快帮我弄小吧!”

这事……沈芳芳也没经历过啊,她哪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的那里变小。

倒是偷偷看小电影的时候发现,男人做完那种事情后就会变小了。

可是,她总不能为了不到一万块钱,把自己身子给交代出去。

沈芳芳琢磨着,要不就拉倒吧,反正本来也是坑傻子,坑不到就算了。

可转念一想这傻子都答应承认放火了,这即将到手的一部iphoneX,她真舍不得。

于是她想了想,想到了网上看到的解决这种问题的一种方法。

可为了同学们艳羡的目光,为了在老爸老妈面前长脸,她决定弄一次。

只当是不小心摸了狗,反正小时候又不是没碰过……

心里打定了主意,沈芳芳也就不多纠结了,红着脸将牛壮给喊进了屋里。

“牛壮,我可以解开我对你的惩罚,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等完事后出去跟人承认,昨天早上我家那把火是你放的,这样我就解开你的惩罚。”

听到沈芳芳的话,牛壮脸上挂起了标志性的憨傻笑容。

“我答应你,解开惩罚后我就出去说,我要是不说的话,我就是小狗!”

得到牛壮郑重的承诺,沈芳芳这才放下心来,让牛壮把裤子脱了。

牛壮问为什么要脱裤子,沈芳芳红着脸没好气说,“让你脱你就脱,那么多废话。”

挠了挠脑袋,牛壮这才把裤子脱了。

看着他那傻里傻气的模样,沈芳芳嗤之以鼻,眼神中斥满不屑。

只是这种不屑的目光,随着牛壮裤子的脱掉而瞬间被惊骇所取代。

沈芳芳下意识的吞了口唾沫,这不是馋的,而是给吓的。

她甚至都有些后悔,后悔心里生出用手帮牛壮解决的建议来。

只是事已至此,再多的后悔也没用。

沈芳芳深吸口气,鼓足了勇气,这才敢正视牛壮,将手伸了过去。

在触碰到的第一时间,沈芳芳就感觉自己的心脏跳的特别急促,比跑完千米还厉害。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也不敢去想。

这时候的牛壮,却是舒服到不行。

看着沈芳芳羞红的脸蛋儿,更是让他看在眼里爽在心头。

不过当他看到那件紧身T恤里的美好随呼吸上下起伏时,心里就有了更多的贪婪。

于是牛壮伸出手。

看着牛壮的动作,沈芳芳当时就急了。

她羞恼道:“你干嘛,别弄了,你那只大黑手把我T恤都摸黑了,让人看到像什么啊!”

牛壮‘哦’了一声,还真就乖巧的把手给收了回去。

可是,下一瞬他就惊喜万分的说道:“我有办法了,你把衣服脱掉,这样我就摸不黑了,别人也就看不见了,芳芳你说我聪明不聪明?”

沈芳芳都快羞疯了,她都不知道牛壮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怎么这一波波的傻气冒出后,全都把她套在里面了。

虽然是奔着两头牛来的,可到眼前为止,牛毛都没捞到一根,便宜却被占去不少。

可牛壮付出了什么?细想想,什么都没付出。

沈芳芳都觉得有些窝火,要不是牛壮先前答应了,她现在都想转身走人!

只是终究舍不得那两头牛,所以她只好强忍着对牛壮的羞恼,不说话继续之前的动作着。

可弄了一会儿后,她又受不了了。

不是牛壮又要求干啥,而是沈芳芳自己难受的厉害。

心里特别的渴望.……

于是,沈芳芳忍不住了……

刚才牛壮的大黑手在身前游走时,沈芳芳虽然很羞恼,但却感受到了舒服。

现在回想起来,那种舒服感真的很美妙,应该可以会让她的难受舒缓些。

只是就这么直接说让牛壮帮她弄,她还真觉得挺羞人的。

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蜜爱甜妻老公坏死了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宝贝把我吃进去&宝贝把它掏出来憋不住了

大山深处的强壮光棍们甜梦电影;腰冲刺花心哭忍撞

【全章节】神秘贴身兵少全集全本/神秘贴身兵少无删减

按摩棒塞好,别拿出来,要检查 嗯~啊~啊~啊快点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