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起红疙瘩越挠越痒_女性肛门指检摸到肉球

2021-09-11 09:27 · 新商盟

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很想知道她的想法,因为她和老婆性格挺像的,或许我能在她这里,知道老婆的心理想法。

我尽可能说的比较隐晦一些,费了好大功夫,才让嫂子有些明白了。

“啊。”嫂子脸色刷的一红,有些嗔怪的看着我,我被看的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依然盯着嫂子看过去,我很希望知道这个答案。

“其实怎么说呢,太平淡的生活确实需要一些调剂的,这样夫妻生活或许会更好一些。”嫂子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看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

我感觉这个时候的嫂子,好似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

我其实挺不想去难为嫂子,但是我心里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看到她身上的那几道指痕,我猜想她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

“嫂子你也喜欢这个吗?”我咬牙再次问道。

“你怎么问这个?不回答行吗?”嫂子有些尴尬,避开了我的目光,装作在收拾东西。

我张了张嘴,我看出了嫂子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停了一会,嫂子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期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抚了抚刘海,脸蛋挂着一些酡红。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告诉嫂子,虽然这个话题很让她为难,但是我确实很想知道。

或许她看出了我的认真,或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让她胆子稍微大了一些,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给我说了。

我听到嫂子说,她有时候是不太喜欢的。

我皱了皱眉,有时候不爱喜欢,难道大多数是喜欢的吗?

看不出来外表端装的嫂子,还挺喜欢刺激的生活,难道外表本分,温柔的女人,内心是很压抑,需要迫切释放的吗?

“嫂子,整个过程,你会感觉……舒服吗?”

我没有过多的纠结嫂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直接问道她的感受,因为老婆的表现,让我感觉老婆内心是很开放的。

“这……还好吧。”嫂子好似怪我问的太细了。

嫂子肯定以为我在故意挑逗她,殊不知,我心里只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我对老婆越来越不理解了。

昨天晚上我的粗/暴,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身体的表现却比平常更亢奋,更配合。

这让我忍不住怀疑,老婆那条被扣裂捅破的黑丝裤袜,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暴力的直接用手指扣开,然后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

一想到老婆在厕所里,在楼道里或是在车上跪在那里,被人暴力的侵犯,我心里有些压抑的难受。

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叹息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摆弄着电脑。

我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太敢,也不太好意思再和她继续那个话题。

过了一会,嫂子竟然走了过来,帮我收拾起了凌乱的桌子,把我赶到了一旁去吃饭。

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嫂子会帮我很多忙,其实我挺感激她和刘哥的。以我的资历和背景,如果不是刘哥的帮忙,我肯定没办法就近在上海的一家中学实习。

嫂子更待我如同亲人,我刚刚说出那些话,她肯定很生气了。

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和她道歉。

我摆弄着调羹,吃着米饭,想着嫂子刚刚的表现,她应该也很喜欢那种刺激的体验,我甚至脑海里冒出一个令我自己都吃惊的念头,如果其他男人胁迫嫂子,让她做出某些下流的事,她是不是也不会反抗,并且很享受的。

这个念头一生,我就赶紧摇了摇头,我不想亵渎嫂子。

“饭都凉了,还不赶紧吃。”

我嗯了一声,我大口的把饭吃完,然后收拾好,放回到桌子上。

中午我请嫂子在食堂吃的饭,她打好饭,竟然和我分开坐的,我知道她是生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暂时放一放。

中午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多了一条信息,我以为是垃圾信息差点删掉,不过信息内容却让我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徐志是吧,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错,特别是那个胎记,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哈哈,或许你还不知道的吧,绿帽男,你的老婆我会好好照顾的。”

“其实怎么说呢,太平淡的生活确实需要一些调剂的,这样夫妻生活或许会更好一些。”嫂子脸色红红的,眼神有些躲闪,不敢去看我,唯唯诺诺的说了一句。

我感觉这个时候的嫂子,好似一个伟大的母亲一样,在教育自己的孩子。

我其实挺不想去难为嫂子,但是我心里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看到她身上的那几道指痕,我猜想她应该有过这样的经历。

“嫂子你也喜欢这个吗?”我咬牙再次问道。

“你怎么问这个?不回答行吗?”嫂子有些尴尬,避开了我的目光,装作在收拾东西。

我张了张嘴,我看出了嫂子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这个问题对你很重要吗?”停了一会,嫂子似是感觉到了我的期许,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抚了抚刘海,脸蛋挂着一些酡红。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我告诉嫂子,虽然这个话题很让她为难,但是我确实很想知道。

或许她看出了我的认真,或许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让她胆子稍微大了一些,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给我说了。

我听到嫂子说,她有时候是不太喜欢的。

我皱了皱眉,有时候不爱喜欢,难道大多数是喜欢的吗?

看不出来外表端装的嫂子,还挺喜欢刺激的生活,难道外表本分,温柔的女人,内心是很压抑,需要迫切释放的吗?

“嫂子,整个过程,你会感觉……舒服吗?”

我没有过多的纠结嫂子是不是真的喜欢,直接问道她的感受,因为老婆的表现,让我感觉老婆内心是很开放的。

“这……还好吧。”嫂子好似怪我问的太细了。

嫂子肯定以为我在故意挑逗她,殊不知,我心里只是想了解一下女人的心理,我对老婆越来越不理解了。

昨天晚上我的粗/暴,虽然她很抗拒,但是她身体的表现却比平常更亢奋,更配合。

这让我忍不住怀疑,老婆那条被扣裂捅破的黑丝裤袜,是不是那个男人很暴力的直接用手指扣开,然后从后面直接占有了她。

一想到老婆在厕所里,在楼道里或是在车上跪在那里,被人暴力的侵犯,我心里有些压抑的难受。

嫂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叹息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摆弄着电脑。

我以为她生气了,有些不太敢,也不太好意思再和她继续那个话题。

过了一会,嫂子竟然走了过来,帮我收拾起了凌乱的桌子,把我赶到了一旁去吃饭。

我哦了一声,其实有时候嫂子会帮我很多忙,其实我挺感激她和刘哥的。以我的资历和背景,如果不是刘哥的帮忙,我肯定没办法就近在上海的一家中学实习。

嫂子更待我如同亲人,我刚刚说出那些话,她肯定很生气了。

我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和她道歉。

我摆弄着调羹,吃着米饭,想着嫂子刚刚的表现,她应该也很喜欢那种刺激的体验,我甚至脑海里冒出一个令我自己都吃惊的念头,如果其他男人胁迫嫂子,让她做出某些下流的事,她是不是也不会反抗,并且很享受的。

这个念头一生,我就赶紧摇了摇头,我不想亵渎嫂子。

“饭都凉了,还不赶紧吃。”

我嗯了一声,我大口的把饭吃完,然后收拾好,放回到桌子上。

中午我请嫂子在食堂吃的饭,她打好饭,竟然和我分开坐的,我知道她是生气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暂时放一放。

中午休息的时候,手机响了,多了一条信息,我以为是垃圾信息差点删掉,不过信息内容却让我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徐志是吧,你老婆的身材真不错,特别是那个胎记,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哈哈,或许你还不知道的吧,绿帽男,你的老婆我会好好照顾的。”

下午时,嫂子有问过我手怎么了,我没多解释,心里惦记着那个号码的主人,我急忙走了。

我搞不懂明明一个一句话的事情,为什么非要见面才能说,不过我还是到了小广场。

夜晚的人挺多的,有几对还是我所在学校里的学生,尽管是高中生,或许是大城市的关系,普遍都偏成熟,有不少都手挽着手,还有抱在一起的。

不过看到我过来,那几对小情侣飞一般的跑掉了。

我没心情理会这些事情,磕了一支烟出来,没过多久,就看到舒雅气吁吁的跑了过来,满头大汗,看她的样子好像一路小跑过来的。

我从旁边超市里买了一瓶果汁,习惯性的拧开后,递给了她。

舒雅脸色红彤彤的接过饮料,很淑女的喝了几口饮料后,才是放下书包,坐在了我旁边。

我等她缓了缓,就急忙问她查的怎么样。

“号码没有绑定身份证号,所以不知道机主的姓名,不过我有把通信记录给拍了一份,因为拍的太小,所以我刚刚特意去打印了一份给你。”舒雅从书包里抽出来一张A4纸,递给了我。

原来她要当面见我,是以为要给我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

我匆忙接过A4纸,开始找老婆的号码,看到纸上还有一些标注的红色线,我疑惑的看了一眼舒雅,她低声解释了一句。

我很感激她的用心,竟然把重复的号码都给标注好了,我看起来就省事很多,我找了一遍,也没发现老婆的号码,这让我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皱了皱眉。

没有老婆的号码,说明这条线索已经断了。

我仔细看了看另外几个号码,还没开口询问舒雅的,她就一一告诉我了。

这个机主经常通电话的号码,有三个,一个是电信的,两个是移动的,电信那个号是一个叫高大鹏,通话记录最为频繁,剩下两个移动她就没办法查出来了,毕竟她妈妈做的是电信的工作。

我拿过那张A4纸走到旁边的电话亭,打通了两个移动的手机号码,拨过去之后,冒充认错人了,确定了这两个号码都在外地,应该和老婆没太大关系。

剩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电信号码,我打过去之后,一直处于忙音中。

我把最后的希望锁定在仅剩下的那个电信号码上,只要能找到高大鹏,就可以找到给我发信息的那个人是谁,然后再逼他说出,关于老婆的一切,整个问题就解决了。

我想通了这一切后,就把A4纸放进了包里。

“徐老师,这些能帮助你吗?”舒雅小声问道。

“舒雅太感谢你了,对了,我请你吃个饭吧。”我感激道。

望着舒雅有一些忸怩的表情,我忙是拍了一下脑门,她是我的学生,请她单独吃饭明显不合适,我想了想拿出了一百块递给她。

“徐老师你这是做什么?”舒雅退后了几步,不解的看着我。

望着周遭望过来的眼神,我被当成了一个拿钱诱骗小女孩的坏人了。

我忍不住有些埋怨,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老师又不是坏人,你怕什么。

舒雅摇了摇手,嘟囔了一声,我也没有听清楚到底是什么,我不顾她的反对,直接把钱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因为推让的关系,我的手臂不小心碰触到了她的胸口。

我感受到那上面的饱满和柔软,眼神忍不住扫了一眼,估计刚刚来的时候,她跑的太快,领口开了忘记扣住,一件白色的胸罩包裹住两个已经颇显规模的小馒头,还有一道略有深度的沟壑。

舒雅愣在了那里。

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害怕,如果舒雅喊非礼,在学校附近如果被抓住,我别说转正,估计实习期都要提前结束,到时候一穷二白,没有工作,估计老婆更能明目张胆的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了。

“刚刚只是不小心,老师的为人你是知道的,不要太在意,不小心碰触一下,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很正常的。”我干咳一声,一脸正经的说道。

舒雅哦了一声,默默的低下头。

我出于内疚,又多给了她一百块。

我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嫖客一样,脑海里忍不住浮现出学校的一些传闻,听说有些高中生为了期末分数,被一些老师占便宜,有的还会献身。

我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怪怪的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舒雅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好学生而已,当然我也不是那样的人。

为了以后方便交流,我向她要微信号码,原以为很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过看舒雅好似很不情愿,

在我的强求下,她不情不愿的给了微信号,确认通过之后就把手机揣进了口袋里。

随后让她注意那几个号码的通话记录,嘱托她早点回家,我扭头直接打车也回去了。

等我走之后,舒雅的脸色红红的,迟疑了一下,翻弄出来手机直接屏蔽了我,让我无法看她的朋友圈,才转身上了公交车。

我一到家老婆就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有我最喜欢吃的红烧鱼和炒土豆,老婆接过我的公文包,问我怎么电话也不接,回来这么晚。

我随口应付了一句,在开会,手机没电了。

“老公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过去你每次回家都会抱着我,现在都不理我了。”老婆从后面抱着我的腰,有些撒娇道。

“或许是最近工作太忙了吧,你也知道,我实习期快结束了,要准备转正的事。”我皱了皱眉,我很想告诉她,是因为你的出/轨,你的不坦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的。

“那你可要注意身体,来,先吃饭吧,不然都凉了。”老婆颇为体贴和善解人意,帮我拉开椅子,让我坐下,帮我拿过来拖鞋换上。

“对了,我的手机没电了,有个电话我需要现在打过去,你的手机让我用一下。”我笑着对老婆道。

老婆没有怀疑,把手机解开密码后递给了我。

我接过手机有点激动,如果她的手机里有那个短信男的号码,几乎可以证明她和那个人确实发生过关系。

等我把号码拨完之后,并没有显示短信男的号码,随后扫了一眼通话记录也没有那个人,心里稍稍安心了些许。

我想到早晨老婆接的秦主任的电话,我搜了一下秦主任的名字,很快那个号码出现,对照了一下,发现短信男的号码和秦主任的完全不一样。

还好,秦主任的也是电信号码,我默默记住号码。

在我快放下手机的时候,我抱着试一试,把那个有舒雅从短信男通信记录中,提取出来的叫高大鹏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没想到竟然显示了出来。

上面备注的名字并不是高大鹏,是一个女人的名字,赵丽莎。

我皱了皱眉,难道老婆故意用女人的名字混淆视听,其实这是个男人。

我突然想到会不会发短信的男人,也在老婆手机上,只不过没有备注,通话后就删除了记录,所以我才搜不到的。

我一想到老婆偷偷的和这些男人联系,我就一阵的愤怒,一个秦主任,一个短信男,还有这个叫高大鹏的男人,这三个男人到底和老婆有什么关系,一个正经女人怎么可能会和这么多男人有联系。

老婆疑惑的问我怎么没有打,我摇了摇头告诉她,忘记了手机号码,我把手机还给了老婆,心里一阵心烦意乱。

吃过饭老婆在刷锅,我坐在沙发上望着厨房里忙碌的老婆,看上去确实非常的贤惠,如果能如同过去那般快乐的生活在一起那该多好?

可惜,这一切随着她的谎言和她身上的谜团越来越多,渐渐的已经远去了。

老婆收拾好东西后,擦了擦手走到了我身边,笑着道:“老公,你等着,我给你泡泡脚。”不大一会,她端着一个洗脚盆走了过来。

她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就帮我脱掉袜子,放进了洗脚盆。

“老公舒服吗?”老婆帮我搓着脚,笑着仰头问道。

我嗯了一声,告诉老婆挺舒服的。

我的脚被老婆的双手揉着确实很舒服,平常我是不会让她这么服务我的,不过我今天却没有抗拒,一是我心烦懒得说话,二是我想看她是怎么服务人的。

她的按摩非常的到位,我感觉到脚心的穴道好似都被照顾到了,让我感觉非常的舒服,水桶里的水轻溅扬起有一些打在她的胳膊和脖颈上,她每次用力微微弯腰的时候,领口的景色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那惊人的沟壑任何一个男人看到,都会心跳加速。

我却皱起了眉头,她的服务很专业,我心里却很难受。

我感觉她像是一个足疗小姐一样,特别那暴露的穿着,像是故意用来吸引人一样。

她难道在外面就这样的吗?

一想到她穿着白大褂的时候,胸前若隐若现的在那个秦主任的面前,我就止不住的一阵愤怒。

“老公要不我买个电瓶车吧。”老婆一边帮我按摩,一边和我商量着道。

“为什么突然要买电瓶车?”我皱眉有些不解。

“有时候公交车上很拥挤,我知道你关心我,不想我被别人占便宜,就像今天电梯里一样,那些人贴的那么近,其实我也挺讨厌的。”老婆解释道。

“那些人贴着你,你很讨厌,那你为什么不反抗?”我蹙眉反问道。

“可那么多人,我总不好和他们吵架。”老婆解释道。

“人多怕什么?你是不想和他们吵架,还是根本不在乎那样的接触,认为无所谓。”

我想到早晨老婆的无动于衷,就感觉不爽,想到一个电梯的龌龊男都能占我老婆的便宜,在医院还有那个秦主任,还有那两个电话号码的主人。

她难道骨子里是非常随便的女人?

不知道老婆是在家里的缘故,还是外面也是如此,她半蹲在那的时候,裙内都被我看光了。

老婆的身材又这么好,一想到她会在电梯里或是公交车上,上下班的时候被人随便的去碰触她的屁股或是……

“老公你说话好冲人,我们和他们毕竟都是邻居,我不想闹的太难堪,所以我才没有吵架。”老婆轻哼了一声,挠了挠我的脚心,表示出对我言语的不满。

“那你以后不要坐电梯了。”

我皱了皱眉很生气,老婆的性格一直是这样,我过去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也不全是她的原因。

我一想到她很可能被很多人摸过,我就压抑的难受。

我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好像一些男邻居看我的眼神怪怪的,特别我和老婆走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会打招呼过来。

难道这些家伙,趁我不在的时候,曾经对老婆动手动脚,甚至更进一步,用过我的专属领地?

望着老婆温顺柔弱的样子,我越发觉得,她肯定被别人占过便宜,只不过她没敢告诉我,我才一直不知道。

我感觉我快给这件事给逼疯了。

想到老婆可能被很多人用过,我再没心情再泡脚,抽出脚来脱掉衣服直接去了卫生间冲澡。

清凉的水有头而下,感觉凉爽了许多,等我快洗好的时候,突然卫生间的门推开了,老婆突然走了进来。

我望着她只穿了一套黑色的单薄睡衣,轻手轻脚带走了进来,我之前让她一起洗澡,她总是扭捏不愿意,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的走进来。

我望着老婆一件件把衣服脱掉,我竟然立即有了反应。

她容貌精致,皮肤很白皙,足有一米七的身高,修长而浑圆的双腿,她脸上带着一抹酡红,羞答答的样子,长发披在肩膀上,俏楚楚的走进了淋浴下面。

她轻喊了一声老公,就从后面抱住了我,用她的身体帮我轻轻的搓起了泡沫。

她慢慢的从后面到了我的前面,我感觉她的眼神水蒙蒙的,说不出的娇羞欲滴。

“老公别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会保护好自己,我不想你因为我而生气,你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老婆主动亲吻了我的嘴,有一些撒娇道。

我有些情动,我心里却明白,老婆是在用她的身体来让我平息对她的不满。

如果是其他事情,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但是她的一个个谎言和那些秘密,让我压的胸口闷的难受,特别今天短信上那句绿帽男。

我的呼吸都有一些困难。

我粗重的喘息了一下,没有理会老婆,而是毫不怜惜的一手摁着她的秀发,慢慢的往下面压。

老婆明白了我的意思……。

老婆的顺从和努力让我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过我的心却是凉飕飕的。

这样糟践的举动,让我脑海里萦绕着,她应该不止一次用嘴帮别人做过,如此的熟练,如此的谦恭。

我脑海里冒出医院矮胖的秦主任,变态的短信男,还有那个神秘的高大鹏。

我的心越发的凌乱,越发的愤怒。

我有心不想再去折腾她,不过一想到她做的那些事,手机上留下的那个叫高大鹏的名字,却是被她备注成女性的名字加以掩饰。

我感觉到深深的背叛,我一想到原本属于我的地方,被很多人使用过,我就止不住的想要惩罚老婆。

从卫生间一直到了卧室床上,等我昏昏睡过去之后,第二天醒来我看到老婆还有一些疲惫的面孔,以及我身上盖的毛毯,我才慢慢想到昨天发生的事。

老婆看到我醒了,光滑的手臂挽着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胸口上撒娇道:“老公,你昨天好凶。”

“你不是挺喜欢的吗?”我呵呵一笑,心底竟有些自豪。

我一手伸进了被窝里,在她的臀上摩挲着,望着她眼神微眯,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手上的力道就情不自禁的下手重了一些。

老婆也只是揉了揉我的下巴,并没有抗拒我的举动,反而配合这我,慢慢的弓起了身子,丰满的身体贴近在我的手上。

我望着老婆的举动,突然感觉索然无味,收回了手。

没想到昨天晚上连番两次,她一大早竟然还一副欲壑难填的发春模样。

我拍了拍老婆,突然问道,那个胎记除了我,还有谁知道?

老婆愣了愣,扑哧一笑说道,说是我岳母知道。

我又问她,除了父母以外呢?

我的神色有些发紧,我很想知道这个答案,老婆没有发现我的表情很凝重。

老婆就摇了摇头,等我再想问的时候,她一双手已经在我的腰身下摩挲,抚摸了起来,慢慢的钻进了被窝里,在我的身上亲吻了起来。

我感觉到她慢慢的往身下滑去,她的身子很柔很软,在我粗糙的身上游动着,非常的舒服。

老婆的一举一动很熟练,让我感觉她好似做了很多遍一样,而在之前我和她的姿势都很传统,我和她结婚的时候,那天喝醉了。

老婆第二天洗了床单,告诉我她还是第一次,我当时很爱她,根本没有怀疑。

因为第一次,我也更爱她了,因为她是纯洁,干净的。

我皱眉回忆,只记得那天晚上我喝得很醉,已经忘记第一次是什么感觉,忍不住有一些后悔,如果当时没喝醉就好了。

在老婆慢慢的亲到我腰身下的时候,我突然制止了她的进一步的举动。

“怎么了,老公?”老婆有些不解道。

“今天学校还有些事。”我嗯了一声,转身直接走下床,其实是我不想配合她,看着她主动并一脸享受的样子,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爽。

老婆不回答我的问题,更让我感觉莫名的烦躁,更加确认了她肯定出/轨了。

老婆哦了一声,也没有说什么,跟着下了床,帮我去找衣服。

老婆光着身子,完美的身材尽显无疑,让人忍不住望过去。

她身上一道道的淤青指印,看来我昨天下手还挺重的,心里多少有一些歉意,我自认为我是一个有良知,懂怜香惜玉的男人。

我走上前搂了搂老婆,低声说了一句,辛苦了,我自己来就行。

“老公只要你舒服,就好,你是这个家的支柱,没了你,我们就没有家了。”老婆对我甜甜一笑,抱着我的腰身低喃道。

我嗯了一声,我很想问老婆,即然这么在乎我,为什么还出/轨,不过想了想,她肯定会撒谎,我心底叹息一声,感觉索然无味,没有再说什么。

我心里其实很希望,老婆能够对我坦白,或许我会给她一次机会。

我渐渐的不愿意直接去质问她,因为她会撒谎,我也不想一次一次的去争执,所以我选择了沉默,要么她坦白,要么我找到她出/轨的证据,到时候转身就走。

老婆简单做了一些早餐,我吃了饭去了学校,今天她休息所以告诉我,她要在家补一觉,我嗯了一声,嘱托她锁好门就走出了家门。

下了楼,突然门卫老王叫住了我。

我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咧着老黄牙瞅着劣质的烟,笑着问我老婆有没有在家?

我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悦,问他有什么事情。

老王告诉我,老婆曾打过物业的电话,说是找个修下水道的,他刚好懂得通下水道,到时候随便给他一点烟钱就好,绝对比请的那些人便宜多了。

我告诉他已经修好了,望着老王满脸懊悔猛抽了两口烟,那一嘴的发黄的牙齿,我就感觉非常的恶心,直觉告诉我,他根本不是为了那几个钱,而是为了见我的老婆。

我脑海里忍不住想到,如果不是我早晨刚好碰到,老王会不会直接上楼,万一老婆开了门,我一想到她在电梯的表现,她估计都不敢吭声和反抗。

我看到对面的老王,已经快五十多了,还没有娶媳妇,过去感觉他还挺亲切,突然望着他一脸懊恼的神情,满脸的褶子和大黄牙,我就有些愤怒。

怪不得每次我和老婆出去,老王都表现的很热情和亲切,有时候还主动帮我老婆拎着米油。

我忍不住有些担心,老婆会不会被老王占便宜了,一想到老王穿着好似几年没洗的衣服。

离得近的时候,还能闻到一股酸臭味,我无法想象柔弱的老婆,有没有被这个半辈子没有碰过女人的混蛋给占了便宜。

我沉着脸直接警告老王,以后没事不要打听我老婆,要不然我投诉到物业处,让他丢了工作。

老王满脸尴尬的连连摆了摆手,嘴里说着误会了,误会了,就头也不回的跑回了门卫处。

我不知道,这番警告有没有作用。

我上了公交车后给老婆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不要乱开门,特别是门卫处的老王,老婆问我为什么,我就不耐烦的告诉她,记得不要开门。

当老婆应承下来后,我才挂了电话,我想到昨天那个被她标注成赵丽莎的高大鹏,就急忙翻找微信通讯录,想要找到舒雅的微信,让她接下来多注意一下这个人的通讯记录。

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舒雅的微信,我才想到昨天加的匆忙,忘记备注了,我通过聊天框的加入信息找到了一个疑似舒雅的微信。

她的头像是一个米老鼠,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舒雅,我的微信上有很多学生还有一些过去的大学同学和学校领导,万一搞错人了,可就麻烦了。

我点开舒雅的朋友圈,发现我竟然被屏蔽了。

我有点纳闷,我发了一个信息过去,问她是不是舒雅,过了一会也没有人回,我

相关文章:

《灵魂殡葬师》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言情小说《冷心总裁刁蛮妻》全集章节在线阅读

入室强奷系列小说_揉胸亲奶揉下面视频|老马识途

【新书推荐】绝品强婿小说免费阅读/绝品强婿完本

老师揉我的胸,还说很大|上课玩校花修长的白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