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对第一个破生男人*液液酱yye一yye的福利

2021-09-11 13:01 · 新商盟

心头开始极速跳动起来。

在这种姿势下,林姨顾头不顾尾,上身前倾,屁股翘了起来。我俯在她背上,那里竟……

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傻了,也不知道如何形容我此时的感受。

真要说,这感觉有多舒服,那也不至于,毕竟还隔着几层衣服呢。

但发生了这种事,身体上的感受先放着不说,单单精神上的强烈刺激,就足以冲垮一切,让我浑身过电般打了个摆子。

“嗯~”

这时候,林姨同样也察觉出了不对,口中轻轻发出一声惊呼,身体下意识的扭动了一下。

她不扭动不要紧,一扭动,直接被带到了让我更加舒服的位置,

这完全就是个巧合,根本不是我所能料到的!

此刻,我能感受林姨的体温上升,一张俏脸变得通红。

前所未有的强烈感觉让我神智变得不清醒,我激动的眼睛都开始红了,盯着林姨披肩的乌黑秀发,心中有了一股冲动。

我现在看不见林姨的表情,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只知道再这么下去我就要忍不住了!

遗憾的是,保持这种姿势只有两三秒,林姨立刻就把翘臀缩了回去,腿也不压了,往前趴了一步,然后转过身来跌坐在瑜伽垫上,脸色红的吓人,小口小口喘息,胸口也跟着起伏着,半天都不敢抬头看我。

我虽然也有些尴尬,但心中的火焰还未褪去,把眼睛盯在林姨身上,一个劲儿的看。

我和林姨都一言未发,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足足过去三五分钟,我才重新冷静下来,见林姨一直不说话,完全摸不清她的态度,我心里便开始打鼓了,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林姨,你没事吧……”

“你个小东西,我……我能有什么事!”

看得出,林姨还在害羞,不过仿佛是为了面子,马上就红着脸回了我一句。

“哦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尴尬的笑,用手挠头。

“臭小鬼!”

话题打开,林姨也不那么尴尬了,脸上带着红潮的维护自己身为长辈的脸面。

“以前还是淌着鼻涕的小屁孩,没想到一转眼,都这么大了……”

她说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飞快的看了一眼我的裤子,俏脸再次红了红,眼神中闪过异彩。

我又不是傻子,听出了林姨话中的一语双关。

我虽然才十八岁,可发育的远超同龄人,身体甚至林姨老公陈世杰还要强壮。

不过我可不想在林姨面前表现的太成熟,装作没听懂的样子,挠头傻笑。

林姨也被我逗笑了,又看了看我,忽然问道。

“小野也长成大小伙子了,在学校有没有谈女朋友啊?”

提到这个,我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学校里那些女孩一个比一个眼界高,哪能看得上我……”

“那是她们不知道你的好。”林姨用一种莫名的语气接着说:“你以后找的老婆,可要享你的福了。”

我心中一动,顺杆子往上爬,同样一语双关的傻笑道:“林姨你说啥呐,我来城里上学都是您照顾的我,要说享福,也是您先享我的福!”

我就是故意仗着年龄小才敢这样做,毕竟话题是林姨先挑起的,哪怕听出了我的话会有点不对劲,她也只能认为是晚辈的一片孝心。

果不其然,我话音刚落,林姨脸腾的就红了,最后白了我一眼。

“那行啊,林姨就等着享你清福。”她边说还边用玉手捶了捶肩头,“还享福呐!你姨我就是个受累的命,自从生了轩轩,根本闲不住,轩轩一哭我就要抱着哄,还不能原地站着,得来回走,一天下来,累的我腰酸背痛……”

听了这话,我眼神猛地亮了起来,开口说道:“林姨,要不我来给你按摩放松一下吧。以前我跟村里的老中医学过半年这方面的东西,技术挺不错的,那会在家我就经常给我爸妈按。”

我并没有撒谎,确实学过推拿按摩,没想到这个技能竟然会派上用场,一想到林姨雪白滑腻的背部,我就兴奋的不行。

这时候,我寄宿以来一直帮忙做家务积累下来的好感就发挥了作用,凭藉对我亲密良好的印象,林姨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

“那行吧,小野,你试试,要是按得舒服,林姨给你奖励。”她笑着说道。

我激动不已,心中想道,要什么奖励,你的身体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

在我的安排下,林姨很听话的在沙发上趴好,我站在旁边,近距离地观看。

想到即将发生或可能发生的事,我双手不由抖了一下,身子也渐渐兴奋起来......

7

第7章

很快我利索地将手放在林姨光滑的肩上,开始揉捏。因为确实学过,所以手法很是娴熟,而且我还知道在哪些部位、如何抹按、用多大的力道才会让女方觉得舒服。

双手在林姨的肩部缓慢的揉压着。

“嗯,小野,你的手法很不错呢。”林姨称赞着我的手艺,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

我暗自高兴,口上却不慢:“林姨你的皮肤真好,我们班上那些小女孩都比不上你。”

“贫嘴。你这臭小子就会哄人,我都当妈的人了,哪能跟小姑娘比。”林姨一阵笑骂,话虽是在怪我,可那语气里却全然是一股子高兴的味道。

我的目标可不只是揉肩,见按得差不多了,便直接从林姨的肩膀滑到了背部,双手抚在上面,这可是实打实的接触,林姨性感的美背,任由我来抚摸。

长久的愿望得以初步实现,让我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发出响亮的吞咽声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小野,你怎么了……”

林姨只是发出了一声惊讶,声音即随之弱了下去,因为我的双手已经开始在她的整个背部上下不停游走了。她没有阻止我的双手在她背上继续放肆,似乎已经默认。

深吸了几口气,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双手上,不时略微用力地按揉着,拿出了我全部的技巧,力图使林姨满意。

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绝好时机,无形中还可以增加彼此的亲密度。

“嗯~~”

林姨在我的按摩下,全身心放松下来,连双耳也变红了。

我越加卖力地为她按摩,而在老中医那里学的按摩技巧也没有让我失望,随着时间的推进,林姨开始发出一阵阵压抑的声音,虽然极其轻微,但在我留心细听之下,显得清晰入耳。

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我双手的活动范围慢慢向林姨的背部两侧和胸前扩展,整个过程尽量显得自然。双手带着灼热的温度,扶住她纤腰的两侧,微微用力收拢手掌,由后往前缓慢移动。

手指传来的感觉,让我知道林姨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阻止我,知道这样下去不好,可自己的身体又无法舍弃这种感觉。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

就在林姨犹豫的时候,我的手指已经隔着衣服,触碰到了.....

8

第8章

“小野……”林姨低低地发出一声颤抖的惊呼。

我不等她反应过来,双手又重新回到林姨的背上。虽然那只是林姨的最外侧,虽然只是在上面一掠而过,但带给我的感觉却是无比的刺激和兴奋。

“林姨,怎么了?”

“没……没什么……”

从林姨的反应来看,和我这种程度的亲密接触,对她来说是种前所未有的体验,那颤抖的声音让我知道她的兴奋和刺激。

像现在这样,既不算完全逾越,又能稍微满足的占下便宜,只要掌握好分寸,林姨便保持沉默,默认了我的一番施为。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双手从林姨的背上滑落至腰部,手掌像刚才那样紧紧贴着林姨的腰侧往上移动,然后重复之前的举动。

渐渐地,我的双手越来越往下,变成了紧贴着林姨的腹部往上。每次抚动,林姨的身体都会随着我的动作轻微地颤动。

林姨顿时从鼻腔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喊声。

“嗯,不要~”

听到林姨的声音,虽然万分不舍,还是立刻放开了双手。不过林姨接下来的举动给了我一个惊喜,她虽然嘴上喊着不要,却忽然拉住了我的双手。

能做出这种举动,证明林姨已经被撩拨出了内心潜藏的渴望。

我不由暗自高兴,也不说话,缓缓在她光滑的小腹上轻柔的按着。

林姨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全身轻微地颤抖着,我甚至能看到她雪白光滑的背上所起的一层细小疙瘩。

我知道林姨已经情动了,再次把手放在她身上揉了起来,嘴上问道。

“林姨,我按得你舒服吗。”

“嗯,按的很舒服。”

听到这,我只感觉大脑一阵兴奋,顿时有了强烈的感觉。

我把目光放在林姨身上,愈发的渴望……

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阻隔,低头一看,竟然是那薄薄布片,挡住了我这最后的进攻。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我便伸手抓了上去,试图将布片撕扯而下,可同一时间,一道婴儿啼哭很突兀地响了起来。

很快,林姨反应过来,神色中也渐渐出现一抹清明,嘴里更是略带焦急地喃呵道:“小野,轩轩好像醒了,我得过去看看!”

说着,林姨径直从瑜伽垫上爬起,紧接着走到卧室,将孩子给抱了出来。

看到这一幕,我未免有些失望,毕竟刚才都到那个节骨眼上儿了,谁能想到是这个结果?

但还没等我这边失落的情绪蔓延开来,下一刻,林姨竟然当着我的面坐在沙发上,然后掀开衣服。

在这种刺激下,我只感觉喉咙口一阵发干,忍不住吞咽着唾沫,脑海中更是升起了一个可怕的思绪,如果我能像轩轩那样......

胡思乱想好一阵子后,我意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干脆站起来说道:“林姨,要不然我先回房间吧,有事你随时叫我。”

"行。”点点头,林姨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本正经道,“对了小野,虽然今天是周末不上学,但你还是得好好复习一下,功课可不能落下了,不然到时候我怎么向你妈交待?”

“放心吧林姨,这些我都心中有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那好,你赶紧去吧。”

“嗯。”最后看了林姨一眼,我进入自己房间,然后翻出功课,还准备进行新一轮的复习,毕竟高考将至,该有的东西还是不能落下。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就在我刚刚坐下的时候,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浮现林姨刚才的模样,还有昨晚在洗手间的场景,几乎每一帧画面对于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特别是在帮林姨按摩一番后,这种思绪愈发强烈了起来。

终究,我还是没忍住,解开了裤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伴随着林姨的那略带媚惑的声音:“小野,我记得你上个礼拜期中考试了,能不能拿卷子给我看看?”

声音响起的同时,门把手也悄然转动,紧接着林姨那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视线中......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赵灵儿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赵灵儿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周若雪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周若雪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周若雪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灵儿老师,张野他偷窥你!”

当时,我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脸上更是燥热一片,空气中也弥漫起了尴尬的气氛,好在,由于我是坐在椅子上背对着林姨,所以她并不能看到我的具体动作,情急之下,我只能强作镇定道:“林姨,下次进来的时候你能不能先敲门,至少给我一个心理准备啊?”

“呵呵,原来我们的小野长大了,行吧,姨就尊重你一下,我先出去,等会你自己把卷子拿出来。”

眼看着林姨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我擦了一把额角的冷汗,心中那块大石总算落地。

但事实上,林姨的倩影还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是愈演愈烈,当晚,我再一次失眠,甚至做了一个稀奇古怪的梦,梦里,林姨乖巧地躺在我身旁,任由我....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阳早已日上三竿,我赶紧打点行装赶往学校,在早自习的时候,我还偷偷看了班主任赵灵儿几眼,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好看的白天鹅裙子,在她转身的时候,我还能依稀瞧见那雪白的香肩,上头隐隐间有一条黑色带子。

看到这副场景,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也渐渐浮现一些少儿不宜的场景。

事实上,赵灵儿才刚毕业三年左右,和我们年龄差距不超过十岁,所以平时在我们学生里头很有信服力。相对应的,班上也有不少男人当成梦中情人,甚至在睡梦中幻想着与她....包括我,亦是如此。

但令人无比遗憾的是,早在刚毕业时,赵灵儿老师就结了婚,据说老公还是某上市公司高管,根本不是我们这群屌丝学生能比的,可尽管如此,这些并不能阻隔我们对赵灵儿老师的憧憬,反而愈演愈烈了起来......

然而,就在我浮想联翩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胳膊一阵刺痛,转头一看,同桌周若雪正一脸鄙夷地盯着我,嫩白小手还搭在我胳膊肘上,指尖一步步用着力气。

“你想干什么?”瞪了她一眼,我轻声轻语道。

“哼!猥琐!”同样白了我一眼,周若雪啐着小嘴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你瞎说什么呢,我又没干什么。”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我赶紧否认道。

“呵呵,干没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我说的这么明白了。"冷笑着,周若雪语气充满讥讽,隐约间似乎还有些得意。

眼见如此,我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面对眼前这小妮子,我还真拿她没什么办法,毕竟,她可是学校有名的刁蛮大小姐,据说教导主任就是她舅舅,家里也挺有钱的,属于富二代加官二代那种,根本就没有多少人敢去招惹她,包括我,能和她同桌,属于倒了八辈子霉那种。

然而,就在我以为这件事情即将结束的时候,她却突然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提高音量道:“报告灵儿老师,张野他偷窥你!”

“张野,你干什么?”目光快要杀人,周若雪坐在地上,一边扶着后腰,一边瞪着我。

“我没干什么啊,是你自己要坐的,关我什么事?”表面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内心却有止不住的舒爽涌现,其实早在之前,我就将周若雪的凳子悄悄往后挪了些位置,就是要给这妮子一个教训看看,老虎不发威,还当老子是病猫了?

“行!算你小子有种,给我等着瞧,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咬着银牙啐出这句话,周若雪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旋即自己起身坐定,而赵灵儿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看到我们没有发生别的争端后,干脆选择了缄默不言。

毕竟,学生间产生矛盾不一定都要老师去介入,这样反而会适得其反,当然,也不排除那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如果作为老师不管不问的话,那后果也是比较严重的。

教育,本身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下课铃响起,周若雪率先跑出了教室,临走前还恨恨瞪了我一眼,而我只能跟在赵灵儿身后,前往她的办公室。

中途,我的目光一直在周若雪的臀部上聚焦,虽然今天的她穿着一件白天鹅裙子,但依稀可见那个轮廓,伴随着她的走动一摇一摆,充满成熟女人风韵。

与此同时,我的脑海渐渐浮现一副特别的情景,我和赵灵儿老师一起....

想到这儿,我忍不住重重咽了几口唾沫,而这时办公室也差不多快到了,我赶紧收住思绪,就在我即将跟随赵灵儿走进去的时候,一道略显臃肿的身影却从走廊那边走了进来,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响起:“灵儿老师,早啊?”

“嗯,夏主任早。”转头看了那道身影一眼,赵灵儿微笑道。

“夏主任好。"与此同时,我也尴尬笑着朝他打了一句招呼,这人叫夏流,正是周若雪的亲舅舅,同时也是学校教导主任,手里掌握着保卫科十余名干将,是令不少混子学生闻风丧胆的存在。

“呵,你小子怎么回事,是不是犯错惹我们的灵儿老师生气了?”依依不舍地将目光从赵灵儿身上移开,这时的夏流,才注意到了我的存在,之前那种如沐春风的笑容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特别的狠厉。

不愧是混子学生克星,但是那份气质,就足以令人颤栗。

“没呢夏主任,我就是有个问题,想请教请教灵儿老师,也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看到夏流的这副反应,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原以为周若雪会去找她舅舅告状,但目前来看,夏流对这件事情还是不知情的。

说来也是,也就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周若雪又怎么会好意思去找她舅舅出手?

好在赵灵儿也没有揭穿我的话,在稍微寒暄几句后,便是带我走进了办公室。

随后,她还回头将门给关了起来,加上窗帘也是拉上的,光线明显有些灰暗。

此刻,整片空间内剩了我和灵儿老师两人,一种古怪的气氛悄然弥漫着。

与此同时,我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抱...抱歉,灵儿老师,早自习的那件事,我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那是周若雪她....”眼看场面渐渐尴尬起来,我忍不住开口道。

“没事的,你不用说了,老师理解你,青春期的男生多少有些懵懵懂懂,我只是希望,你能把那份心放在正确的地方,化为动力,充分利用起来,毕竟,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你爸妈供你也不容易,希望你到时候能考上一个好大学,回馈下他们,而作为老师,我也是希望看到这种结果的,事实上,我也希望每一位学生都能考上自己心中所属的大学。”说着,赵灵儿在饮水机那边倒了一杯水,递给我的时候道,“其实,最让我担心的,还是你和周若雪的关系,我个人感觉你俩应该是存在一些误会的,或者说,你们都没有真正的去相互了解过对方,其实周若雪确实是有些小任性,平时也会欺负你一下,但她的内心却是比较善良的,就和你一样....”

说着,赵灵儿一顿,接着道:“没什么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老师也没什么好处罚你的,只希望你心里能有自知之明,还有,尽量和周若雪好好相处,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也可以和老师说的,我会单独去找她谈谈。"

原以为还会和赵灵儿发生些什么,但她的几番话下来,却让我无言以对,终究,我还是按照她的意思,走出了办公室。

重新来到教室,班里却异常安静,甚至于每个人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目光在看着我,有讥讽,有同情,也有不屑,但更多的,却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很快,班长宋冬站起来说道:“张野,刚才猛龙来了,他叫你从办公室回来后去厕所找他,说是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

这个宋冬看似是和我阐述情况,但我很清楚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得意,好像他就是猛龙,而我就是他面前一只待宰的羔羊。

事实上,在听到“猛龙”这个名号的时候,我也略微有些惊讶,据说这家伙是高三年级的扛把子,真名叫王龙,只是因为打架比较勇猛,才被安了这样一个外号。

按道理来说,我和他素不相识,怎么会突然找上我了?

很快,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早在一个月前我就听说过周若雪好像在和王龙处男女朋友关系,而之前下课的时候周若雪第一个冲出教室,还叫我走着瞧,整个联系起来,结果不言而喻....

当然,我并不是傻子,也不可能老老实实过去,所以,面对宋冬的话,我直接选择了无视,然后径直坐在了自己位置上。

而宋冬好像还不太死心,继而冷笑着说道:“嘿嘿,我看你是嘀咕了我们龙哥的实力,走着瞧吧,我们龙哥最不喜欢被别人放鸽子了,以后有你好受的。”

说完,他这才坐了下去。

眼看着消停下来,我并没有将这些事情放在心上,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整整一个上午,周若雪都没来上课,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才在食堂瞧见她,确切的说,应该是她来主动找的我,而且她身后还跟着一群看上去痞里痞气的小年轻,里里外外大概有十几个左右......

“这叼毛叫张野?”还没靠近,一个身材比较瘦小的平头便走了出来,还指着我,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嗯。”点点头,周若雪道,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那行,哥几个走着。"说着,平头一挥手,十几个小年轻一拥而上,直接把我给架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整个场面变化的太快,等我想反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做多余的动作了。

“嘿嘿,你小子还好意思说?”瞪了我一眼,平头在旁边道,“上午我们龙哥喊你过去谈点事情,结果你放我们龙哥鸽子,那现在只能我们来请你了,放心,我们龙哥会好好招待招待你的。”

说完,这群小年轻便是驾着我出了食堂,路上虽然有不少同学,但基本都是躲得远远的,包括一些老师,在他们眼中看来,这只是学生间的普通矛盾而已,毕竟人一多,总会出现一些争端,如果强加干预的话,反倒吃力不讨好。

再说,偌大的校园,几千号学生,哪天会没有争端?

很快,这群小年轻将我架到厕所,几个人在外头守着,而小平头带着另外几人控制着我走了进去,至于周若雪,在意识到里头是男厕所后,也选择了止住脚步。

进入男厕所后,我一眼就瞧见猛龙站在洗手台边,高高瘦瘦的,脸上还长满了麻子,就是神色中止不住会有精悍的目光透射出来。

“龙哥,我把张野这家伙给你带来了。”小平头率先走上去,朝猛龙拱了拱手,颇有一副江湖气息。

“行,辛苦了。”点起一根烟,烟气缭绕之际,猛龙径直走到我身边,玩味道,“你就是张野?”

“对,我就是张野。”不愧是高一年级扛把子,站在他身边我还是会有些压力,情不自禁便答了一句。

“呵呵,好小子,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

“不知道。”

“啪!”

我话音刚落,猛龙便是一巴掌狠狠扬在我脸上。

“现在知道没?”说着,他嘴角轻微勾起,依旧带着玩味的微笑。

与此同时,我只感觉自己左半边脸一片火辣辣疼痛,但同一时间,我的内心也有止不住的怒火涌现出来,曾经在一瞬间,我真想把这家伙狠狠按在地上打一顿,但现实告诉我,如果我那样做了,只会死的更惨。

做人,要学会审时度势,大丈夫,更是要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终究,我还是将头低了下来。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能服软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说话的时候,猛龙神色中明显带些惊讶,但很快,他语气却严肃了起来,“我听说,你欺负我家小雪,还在课堂上当众让她出丑?”

“没有,我只是和她开个玩....”情景彷如昨日重现,我话音还未落下,便感觉小腹一阵翻搅疼痛,整个人也飞落了出去,掉在洗手台边,浑身骨头就像要散架了一样。

是猛龙,这家伙又不按套路出牌,竟然直接一脚踹在了我身上.....

很快,小平头以及他的几个小弟也蜂拥了上来,对着地上的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无奈之下,我只能紧紧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尽量保护住自己身上的重要部位。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我才感觉外部的压力渐渐减少,光明也涌了进来,我眯缝着眼睛,依稀能瞧见猛龙朝我走了过来,临前,还狠狠往我身上啐了一口唾沫,同时警告道:“小子,今天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给老子记住了,不该惹得人千万别去招惹,再说你也惹不起,另外,以后你就是小雪的小跟班了,她叫你向东,你就绝不能向西,如果有半点违抗,到时候咱俩还可以再来聊聊。”

眼看着猛龙带着小平头一行人渐渐走远,我的拳心也紧紧握了起来,直到这一刻,我才清晰地意识到实力的重要性,同时,我内心对周若雪的憎恨也愈发强烈了起来,总有一天,我要将这小妮子推倒在讲台上,让她后悔....

此刻的我,浑身酸痛的厉害,好不容易缓和了些,我才慢慢扶着洗手池爬了起来,看了自己沾满水渍的衣服一眼,我忍不住苦笑,在稍微清洗了下后,才拖着蹒跚的步子,慢慢走出厕所,一路上,都是同学们异样的眼光。

等我走到教室,班长宋冬立马站了起来,脸上是一副自得的神情,还嘲弄道:“我说了吧张野,叫你早点去见见龙哥,现在这些都是你自找的。”

我没理他,只是自顾坐回了自己座位,对于我来说,宋冬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墙头草,不管是在学校,还是以后进入社会,估计都是这种德行,而和这种人打交道,显然没什么意思,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很多事,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果。

很快,一道灵动的倩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是周若雪,在她走进来的时候,宋冬立马换上了一副迎合的神情,舔着脸笑道:“雪姐,你回来了啊?”

“滚!”出乎意料的是,现在的周若雪心情并不怎么好,在白了宋冬一眼后,便自顾坐回了自己位置。

与此同时,那种熟悉的薰衣草香味涌入我的鼻息,倘若换在平时,我还会用力允吸上几下,但现在的我已然没了多少兴致,浑身上时不时会传来那种酸痛的感觉。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周若雪这妮子看上去青春活泼,洁白无瑕,竟然会和猛龙那种混子打交道,甚至是和他处男女朋友,是不是眼光太低了,亦或者说,她就是喜欢那种男人?

其实,之前对于这种流言,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但现在......

反正,不管是何种原因,我对她的好感,已经降到了冰点,她现在唯一能让我窥视的,只是身体而已。

事实上,整整一个下午,周若雪这小妮子就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等到晚上放学的时候,她还是第一个冲出教室,连书包都没有整理。

不过,她去干什么和我也没半点关系,在整理好自己东西后,我也走出了教室。

夕阳西下,落影成斜。

看着周围三三两两成群结伴的同学们,再对比自己的形单影只,我心里多少有些羡慕。

其实,在这个高中,一直以来我都没什么朋友,亦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属于这个城市。

原本的我,应该是在自己家乡的小县城读完一个普通高中,等高考完,再和周围大部分人一样,去南方那些城市打工,谋取生计。

毕竟,圈子这个东西非常重要,而人类又是“善于”随波逐流的生物。

但由于我不信命,也不想服从命运的安排,再加上成绩还算优异,所以在我的要求之下,父母还是省吃俭用将我送到了市里的高中,至于去林姨家中借宿,还是林姨看我不容易,率先抛出了橄榄枝,实际上,我平时受她的照顾还挺多的。

想到这儿,我心头的愧疚愈发深重了起来,毕竟,林姨对我这么好,我竟然窥视她的身体,倘若真的成了的话,我又该如何去面对她?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走到了校门口,如同往常那般走上公交车岗亭,但同一时间,我却瞧见马路对面一道熟悉的身影,是猛龙,此刻的他正站在一个奶茶店边,高高瘦瘦的,站在一堆学生里头很是显眼。

事实上,就算在整个城南高中,也少有人有他这样的身高,相对的,也基本没人和他一样,脸上全是麻子,就像出过天花一样。

不过,看他那副左顾右盼的神情,似乎是在等人,很快,答案揭晓,是周若雪,这个对于我来说,再也熟悉不过的老同桌。

眼看着穿着白色小裙子的周若雪在夕阳斜照下朝着猛龙走了过去,我内心顿时五味杂陈,不是个滋味儿,虽然心里无数次安慰过自己不要太在意这个小妮子,但临了却有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感觉。

毕竟,猛龙虽然在高中称雄,看上去威风禀禀,但他的成绩却是奇差无比,档案上更是记了不少大过小过,就是这样一个人,别说考个好大学,能有大学要他就是烧高香了,更别说现在临近高考,他的风光日子也为时不多,出了社会,如果没有实打实的能力,照样任人宰割。

当然,我也能理解周若雪的心情,高中时期,可能很多小女生对那种社会上的道道还不太清楚,很容易就能沉浸在那种快意恩仇的江湖气息中,就连我,也曾经幻想过那种日子,但终究只是黄粱一梦,早点醒悟,考个好大学,才是重中之重。

但我做梦都想不到,往后我会在那条道路上渐行渐远....

这时,夕阳渐渐沉降,夜幕也开始笼罩了下来,伴随来的,是城市弥虹灯光的闪烁而起,述说着无尽岁月往事,而周若雪也走到了猛龙身边,下意识地,猛龙将手伸了过去,但下一幕的情形,却让我暗暗惊讶......

因为,周若雪并没有在意料之中地去牵猛龙的手,反而是用力将其打开,甚至连奶茶都没有接受,便跑了出去。

而猛龙也是微微讶异,旋即紧跟着追了出去。

同一时间,308路公交呼啸而来,正是我回家的那趟班车,抬头看了一眼打开的车门,我赶紧迈开脚步,但在即将抵达的时候,却转了一个身,往周若雪消失的方向跑了过去。

其实,今天我被猛龙这伙人揍的挺狠的,现在浑身上下还是酸痛的不行,但在我内心深处有一个预感,周若雪和猛龙的事情,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正如赵灵儿所说的,周若雪如我一般善良,只是被一些东西遮蔽了双眼而已。

如果这句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我兴许会不信,但赵灵儿老师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却是无比高大的,不管她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选择去相信,然后去理解,包括现在。

大概跑了十来分钟左右,我远远地看见周若雪在一处公园停了下来,大概是跑累了,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初具规模的胸脯一起一伏,而猛龙也紧跟而上,就站在周若雪旁边,嘴角不停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话。

虽然现在天色差不多已经灰暗了下来,但我还是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躲在一棵树后面悄悄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

所幸的是,在周若雪休息的地方有个路灯,散发着昏黄灯光,照亮了他们所在的那片区域。

很快,两人间起了什么争执,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周若雪脸上很明显出现一抹气愤的神色,就连眼角都开始弥漫起了泪水。

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我也顾不得许多,又靠近了一些距离,这时才隐约听见了两人的对话。

“小雪,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我对你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如果说这句话有假的话,我愿意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就好比今天,在听到张野那小子欺负你后,我第一时间就是要帮你找回场子,而且我还可以保证,以后再学校还有敢欺负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死的很惨,包括张野这小子,你以为我就是搞他一顿完事了,后面我还会继续整他的,直到他害怕了,恐惧了,最好是退学为止,这样就皆大欢喜了,你也不用成天看到这恶心的小子!”

“呵呵,王龙,难道你还没明白吗?”在猛龙说完,周若雪冷笑道,“其实我在意的不说这个,而是你觉得,你能保护我多久?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别看你在学校呼风唤雨,可以后呢,进了大学呢,又是怎么样的情况?再说一下你的情况,如果按照目前这样进展下去的话,你很可能就考不上大学了。当然,我也不是那种势力的女孩,更不是故意在打击你,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我感觉咱俩性格根本就不合拍,甚至是风牛马不及,完全在向着不相反的方向发展,而且,你都没看出来,我对你就没多少意思吗?”

“你对我没多少意思?”听到周若雪的话,猛龙瞳孔微微一缩,有些不可置信道,“你对我没兴趣,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和你在一起了?”微微皱眉,周若雪道,“事实上,这些都是你的一厢情愿,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今天是咱们第一次出来,我的目的就是要和你讲清楚这件事情,能不能以后不要让你的小弟去散布一些谣言了,我和你本来就没什么,只能说处于刚开始接触的阶段,但经过那些人一传播,各种八卦一下,就好像我已经嫁给你了一样,这段时间我真的是非常困扰

相关文章:

抱着我在桌子做&花液红肿无力

公共场所耻辱h调教全文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都市俏佳人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古言/体校武院俊辉的沦陷清者自清

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_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timbpa虐腹/老太爷折腾小妾一晚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