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斗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乱系列140章

2021-09-11 15:01 · 新商盟

淡然地说道:“不是钱的事儿,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体,确定一下病症的严重程度,才能确定治疗方案与用药剂量。”

“检查身体……要怎么检查……?”周颖有些猜不准,面带疑惑的问道。

“嗯,就是全面检查。”

听到苏羽的话,村长面上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对着赵雯说道:“赵大夫,咱们先出去吧。”

苏羽的话赵雯也听到了,对于中邪这种玄乎的事儿,她虽然不信,但也不了解,所以此刻也没什么可说。

只能鄙视苏羽一眼,然后收起医药箱缓缓地往出走。

就在她就要出门的时候,苏羽突然悠悠地来了一句:“赵姐,你好像是痛经,经期紊乱加乳腺增生,有转为乳腺癌的危险,要不要我帮你开几幅中药,保证药到病除的!”

“滚!你才痛经月经不调!你全家都乳腺增生!”突然被苏羽道破自己的秘密,赵雯顿时怒喝道。

不过也只有她自己知道,苏羽说的这些,其实没一句是假的。但为了女人的面子,她还是得没有过分的怒吼,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苏羽微笑着转过身来,看向周颖,淡淡地说道:“周老师,现在,就让我来为你做个全面检查吧。”

“那个……要检查哪里……我该怎么做……”看着那虽然破烂透风,但却被他用床单遮掩了的房门关上,周颖有些忐忑的问道。

“病在哪儿,就检查哪儿,而且不能隔着衣服。月经不调,痛经的话……你知道的。”苏羽尽可能保持着那份神医的气质,淡淡地说道。

“啊?真的要检查那里么……不脱行不行……?”

第7章

毕竟自己还是个黄花大闺女,突然就要被一个男人看到自己最隐秘的地方,那个大多数女人尽全力守护的地方,周颖顿时羞涩不已。

“这个,不脱的话,也行。只是我可能就没有办法帮你治疗了,毕竟病根找不到,治标不治本。”

作为一个女人,周颖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严重的痛经到底有多么恐怖,那真的是疼起来要人命的!

如果按照苏羽所说,不治疗的话,会更加严重,她真的无法去想象那到底有多么的疼。

况且,她是个喜欢孩子的人,以后肯定会结婚,也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如果不孕不育的话,那无疑也是十分让人难受的。

而最重要的是,这后遗症里,居然有大小便失禁,这让周颖一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如何能受得了啊!

加上她又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根本就不会想到苏羽的那些小心思,小花招。所以,在纠结了很久之后,周颖终于决定了……

紧咬着牙,周颖羞红着脸,将头深深的埋在胸口,缓缓的解开了牛仔裤的扣子,然后缓缓地将拉链拉了下去……

瞬间,魅力四射的风景苏羽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脸,直接变成了惊讶与呆滞,就像是被一幕绝美的风景所惊呆了一样。

的确,此刻的苏羽完全是被惊呆了!

那平滑的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犹如精致的梅花的肚脐好似镶嵌在上面一样,浑然天成。

使得苏羽不由得呼吸加重,即便是他再镇定,此刻都有些呆滞了,不由得伸出手去,查看着,但却没有丝毫亵渎之意。

“那个……检查好了吗……”被苏羽的触碰撩拨的身体有如过电般颤抖,周颖全身红的跟个苹果似的,羞涩难当的小声说道。

“呃……嗯!检查好了!”被周颖的声音从呆滞惊叹中叫醒,苏羽迅速收回手,有些尴尬的说,“我这就给你开药方,你去抓几幅中药吃一段时间,再配合针灸,应该就能痊愈了。”

说着,苏羽迅速走向周颖的办公桌,拿起纸笔,龙飞凤舞的开始写下药方。

而周颖则是迅速起身,将衣服重新整理好,有些尴尬的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苏羽专注的书写药方。

周颖忽然觉得,原来认真的男人,真的是好帅!

虽然他只是个小农民,但在做事时的那份专注,却是让人看着十分的舒服,尤其是周颖这个对工作认真,对生活热爱的女孩。

这也让她渐渐地忘记了方才的尴尬与羞涩,不由得对苏羽这个普通的农家男孩有了一些好感,“医者无男女别,他真的是这样的人……”

当然,是不是,只有苏羽自己知道。

“好了,药方开好了!”龙飞凤舞的写了好一阵子,苏羽将那墨迹未干的随手交给了周颖。

还别说,苏羽不愧是小溪村里唯一的一个高中生,这一笔字写的还真是龙飞凤舞,龙精虎猛的。看起来是既潇洒又不失霸气,若是不看身份的话,恐怕大多数人都会把这字迹当成是大领导大官儿的字呢!

看着那潇洒霸气的文字,周颖笑着说道:“真没看出来,你的字写的还挺漂亮的嘛!”

“随便瞎写而已。对了,你按照个药方去抓药,连续服用个半个月,基本上就能痊愈了。”

虽然还挺想和周颖多待上一会儿的,但苏羽尴尬的发现,平时嘴皮子比说书的还顺溜的他,在这个漂亮的女孩面前,居然有些结巴,像是脑子短路了一样,根本不知道要说啥。

这在他身上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想这村里,但凡是小姑娘小媳妇,哪个没被他嘴上调戏过?

但偏偏就是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姑娘,让苏羽抓瞎了。想着刚刚留下的第一印象还不算太差,外加那药方见效之后,一定还会有其他的接触机会的,苏羽赶紧找了个借口开溜了。

不开溜不行啊!虽然苏羽十分想和周颖多待会儿,但这会儿脑子里不知咋回事,全是浆糊!

生怕万一要是说错话了,让人姑娘反感了,那可就前功尽弃了。所以还是回去好好的拾掇拾掇思绪,想想以后该咋和人家姑娘接触。

毕竟苏羽的志向十分‘远大’,是要去城里把妹的,所以和这个城里姑娘接触接触,肯定是没啥坏处的。

一溜烟的离开了小学,苏羽慢慢的走在田间小路上,有些纳闷的自言自语着,“这是咋回事儿?娘的,为啥和这个周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老子感觉连话都说不顺溜了呢?”

坐在田边的树荫下,看着四面的青山和碧绿的水稻,将脚丫子泡在小渠沟里一边纳凉,苏羽一边寻思着这事儿。

但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明白,苏羽干脆就不去想了,转而怀念其那副绝美的景色了。

“奶奶的,那就是黄花大闺女啊,和花儿一样,太漂亮了!秀儿姐的虽然也够漂亮,但还是没法比啊……”

也不知怎地,就算是回想起来感觉就在眼前,苏羽也没有啥邪念,感觉就像是看见仙女儿一样,生不起那坏心眼来。

但秀儿,那可就不一样了,只要一想到她,苏羽脑海中就忍不住的幻想着,……

只是他毕竟还是个处男,男女之事的欢愉和感觉,他无论如何也是幻想不出来的。这让苏羽不由得郁闷了,心中咒骂着坏他好事儿的李桂花八辈祖宗。

“奶奶的,迟早有一天,老子非将秀儿姐给睡了!”

第8章

咒骂了好一阵子,苏羽这才心情大好,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身来大步向着村尾,自己的那几间破红砖瓦房走去。

虽说村里条件好一点的人家都是盖上了红砖大瓦房,但他现在所住的这个,还是当年他那个没见过面的死鬼老子结婚的时候,苏老头花了好多钱,请瓦工来给盖的三面红的房子。

三面红,那在九十年代,可是只有有钱人家才盖的起的房子!可谁知道,他那死鬼老子,还没住上一年,就嗝儿屁着凉,从山上掉下去直接死翘翘了。

至于他娘,听村里人说,那也算是个标致的大美人,可是在他爹刚死了没多久,就扔下才两三个月的他离开了这个地方,至今也没有任何音讯。

两年前,苏老头去世后,那几间快有二十个年头的破瓦房,也就成了苏羽一个人的家。

说实话,那实在是没个家的样子了,破的连村里五保户的烂土房子都不如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房子虽然很破烂,但有门有窗的,至少是个属于自己的窝不是?

如此方便,苏羽自然是一直想着,怎么能带个女人回来,在屋子里大战她十个回合!

“小混球!你在家吗?”正当苏羽看检查着屋里的土炕是否能受得了折腾时,一道清脆中带着些成熟的声音忽然在院子外响了起来。

“咦?这娘们,这么快就送上门了?”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小学里被苏羽气得够呛的村卫生所唯一的那个女大夫,胸大腰细的赵雯。

“嘿!敢损老子,看老子怎么把你睡了!”

一听这像是刻意压低的声音,苏羽两眼珠子滴溜着,心头鬼点子乱窜,“哦,在呢!进来吧!”

小溪村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四面环山,唯一出山的路是一条约莫五六十米的山涧,两侧都是高耸的峭壁。

但就是这唯一的一条路,还被一个内陆很罕见的山间湖泊北湖所阻断。

整个北湖占据了小溪村和其他几个村庄所在山谷的三分之二还多,从那条唯一的山涧穿过,联通到外界同样面积的的湖泊当中。

不同的生活环境,形成了人们不同的思维。生活在城里那钢筋水泥森林里的人们,对于青山绿水总是十分喜爱,恨不得永远住在这种没有喧嚣的地方。

但祖祖辈辈住在这里的村里人,却是都想着到城里去闯荡,去繁华的大都市,住洋楼开洋车,每天灯红酒绿。

而苏羽,就是这样的人。或许是因为在县城里接受过较为高等的教育吧,苏羽一直憧憬着有一天能够走出这个地方。

到城里去施展自己的身手,打造一番属于自己的天下,泡遍城里那些头抬的比马还高的女人,狠狠地羞辱一下当年那个在他刚刚进高中的时候将他羞辱的差点要离校的女人!

不过目前距离给老爷子守孝结束还有一年的时间,所以即便是苏羽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也需要再等等。

苏羽的身世遭遇,整个小溪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对于没爹没娘的他,平时都挺照顾的。

再加上老头子大老爷们一个,烧火做饭啥的,根本做不来,所以苏羽从小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对于村里的叔叔婶子,大爷大娘他都是十分尊敬的。

不过作为同龄人里的小霸王,苏羽可是地地道道的土匪头子,上树掏鸟蛋,下河摸大鱼,偷别人地里的玉米地瓜烤着吃,他可是没少做。

至于哪个毛小子如果不听话惹了他,那绝对是一顿拳头胖揍,不打到对方叫爷爷,绝对不停手。偶尔还调戏个邻家小妹妹什么的。

赵雯这样有味道的大美人,刚来小溪村的时候,自然没有免掉被小霸王调戏一番。

在这之后,苏羽也曾经捉弄了赵雯很多次,但慢慢的,随着爷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苏羽也没什么心思去折腾赵雯了。

因为赵雯来村里也就几个月后,老苏头就一口气没上来,冒了青烟。

加上这个女人也着实是给村里办了不少好事儿,平时也挺善良,挺热心的,所以苏羽也就没那个捉弄她的心思了。

不过,随着年龄一天一天长大,苏羽倒是越来越对赵雯感兴趣了,时不时的幻想一下,怎么能把那大的出奇的胸口揉上两把,尝一下到底是啥滋味儿。

这不,听着赵雯来找他,苏羽马上来了精神,随手把床上的床单铺好,笑呵呵的就走了出去。

“他娘的,今天老子一定要告别处男身份,当一个真正的男人!”

“哟,赵大夫来了啊,屋里坐吧。”见到门外身穿白大褂,脸上有些难为情的赵雯,苏羽大大咧咧地说道。

原本赵雯是不想进屋的,虽然苏羽才二十岁,但毕竟也是个男人不是?

这要是让村儿里的人知道他和个男人共处一室,说不定得传出啥不好听的话呢。但不进去吧,有些事儿还真不好说。

月经不调,经期紊乱,乳房胀痛什么的可都是女人不愿意说的病,着实不能让别人知道。

所以一番犹豫之后,赵雯也是有奈的无奈,就这么进了苏羽的屋子。

“赵大夫,您大老远的来我家,是不是给我带了啥好吃的来了?”虽然眼睛一直直勾勾的盯着赵雯胸前,但明面上,苏羽还是不能表现的这么直白的,有些事儿,得拐着弯儿的来么。

“滚!你个小兔崽子,满脑子都想啥着呢……”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加上苏羽那道目光,赵雯硬是想歪了,顿时就有些怒了。

天地良心,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苏羽还真没往那上面去想。他是真的饿了,就早上吃了几口馍,整个中午全做田边想事儿了,根本没顾上吃饭。至于那些事儿,都是吃饱了之后再去想的。

“呃……”

“那个……你上午说的那些……你真的有办法治疗?”赵雯有些难为情,又有些难以启齿地说道。

身为大夫,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前些天因为胸部胀痛难耐,赵雯特意去了县城的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

结果发现胸部长了一个很大的肿块,虽然是良性的,但也不亚于五雷轰顶。

这种病通常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才会得的,她才二十六岁,咋就得上这么个病了呢?而且这病想要治好,必须得在胸上开刀,这让她一个爱美的女人,怎么能受得了?

起初苏羽张口说出她身上的毛病,着实是让她羞愤不已,以为是这小子故意胡说来埋汰她呢。

而苏羽一开口就直接给说准了,所以赵雯心想,说不定这小混球,真的继承了苏老头的本事。

毕竟胸对女人来说是个宝贝,不挨刀总比挨刀的好。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赵雯这才找到了苏羽的家里,看看这小混球是有真本事呢,还是满口胡说。

看着赵雯的表情,苏羽一看有戏,当下胸有成竹的笑着说道:“我既然能说出来,肯定就能治。不过我还是来说说你的症状吧,看你一脸不信的。”

没等赵雯开口,苏羽就说道:“你身上的毛病比较多,首先是月经不调,经期紊乱。这个算是女人常见的病,但你的就比较严重了,每个月来好几次,每次应该都是钻心的疼。还有就是乳房囊肿,胸口长了个鸽子蛋大小的肿块,轻轻一碰就特别疼,就连穿衣服都是。虽然开刀也能治,但估计得划开好大一道口子。”

“而且据我判断,十天前这个肿块,估计也就蚕豆大。不快点治疗的话,可能会进一步扩大。万一转变成癌症的话,以你的体质,应该会扩散的很快。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呢?”慵懒的坐在屋里的那张沙发上,苏羽微笑着说道。

原本还带着一点厌恶情绪的赵雯,当听到苏羽分毫不差的将自己的病情一一说出来之后,脸上除了震惊已经没有别的表情了。

“你真的看出来了?!那你有没有办法治?”震惊之下,赵雯赶紧问道。

放下二郎腿,苏羽缓步走向里屋的土炕,头也没回的说道:“糟老头子的本事一个没剩的全传给了我。你说我能不能治呢?小病而已,几幅中药就搞定了。”

闻言,赵雯快步追了过去,“那赶紧给我开药方吧,多少钱都无所谓,只要不让我开刀就行!”

“咱俩的关系,还用得着给钱么,顺手的事儿。”

“那赶紧给我开方子吧,我听说老苏头的医术出神入化的!”有些焦急的抓着苏羽的手,赵雯激动的说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这只是初步的看了一眼,还没仔细检查呢,这要是开方子,估计效果不大。所以,还是得检查一番,确定一下具体的情况!”坐在炕沿上,苏羽微笑着说道。

不过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了,“嘿嘿,全村人做梦都想摸的,今天老子一定要摸到,看看和秀儿姐的到底有啥区别……顺带要是能告别处男……”

作为医生,赵雯当然知道苏羽说的检查是啥了。虽然看着苏羽那眼神有些不对,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有可能不动刀子就治好自己的病呢?纠结了好一会儿,作为过来人的赵雯无奈之下,一咬牙,在挨刀和被摸之间做出了选择。

“好吧……不过我告诉你,检查就是检查!如果敢动歪脑子,有你好看!”紧咬着牙根,赵雯发狠地说道。

虽然她结婚两年了,但那事儿总共尝过还不到十次,她男人是个省城里一个涉外建筑公司的项目经理,这两年全在国外干工程了,根本没时间回家。

作为一个女人,可想而知得是有多么的干渴了。不过骨子里的那一点保守的观念,还是让她对苏羽保持着一份警惕,生怕万一自己把持不住了怎么办。

“赵姐你把我苏羽当什么人了!虽然我还没见过女人,但好歹也是小溪村有名的正人君子,你再这么防贼一样的防着我,那就去城里开刀去!”苏羽倒是不乐意了。

“正人君子……?谁不知道你小子是村里的霸王,还正人君子呢。”当然,这话赵雯只能在心里说说,也只能祈祷苏羽能抱着一颗医者无男女别的心了。

虽说自己也是个大夫,但轮到自己的时候,赵雯还是有些放不开了,有些难为情了。

顺手将窗帘拉上,确保门外没人,赵雯这才有些难为的坐在了床边,缓缓地脱掉身上穿着的白大褂,一粒一粒的解开上衣的扣子。

那对胸脯噗通一下从衣服的包裹中跳了出来,可着实是让苏羽身体一颤。

他娘的,这也太白了,太嫩了!一点都不像小媳妇的胸脯啊!

看那感觉,这二年多根本就没被什么人碰过,还带着那股黄花大闺女才有的生硬呢!

看着那比秀儿要深的多了的沟儿,苏羽那野性的血液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要搁旁人这会儿怕是早扑上去了。也就是苏羽这小子,强忍着,这会儿脸上看着还跟没事儿人一样。

虽然是羞涩,但大夏天的,身上也就那么两件布料,这没一会儿的功夫,赵雯就把那罩罩脱掉了。但双手,还是习惯性的抱在胸前,守着第一道防线。

看着赵雯那羞红的脸颊,苏羽强忍着内心的兴奋和手上莫名其妙的抖动,伸出手去,拉住了赵雯的一只手,缓缓的挪开。

“赵姐,别害羞,这是检查,我又不能把你怎么着的。来,放松点!”想要后面成事儿,前面必须装良民,必须要靠嘴皮子来引导,这是苏羽一直坚持的原则,虽然从来也没实践过……

“哦……”听着苏羽这么说,赵雯倒是放松了一些,也就随着苏羽的手,缓缓地把挡在胸前的那双肌肤雪白无暇的双手挪开了。不过双眼依旧紧闭着,不敢睁开。

“我的个娘!老子真他娘的走运!这也太美了吧!”

苏羽差点没节操的流鼻血了。不过好在,他虽然是处男长这么大才第二次这么看女人,但定力还是足够的,没有那么丢人。

当然,要是太镇定了那也不大可能,因为这会儿,这货的手已经放了上去了。

双手握住,妆模作样的做着所谓的检查,苏羽还不忘嘴上嘚嘚两句,“嗯……的确是比较严重啊,都长这么大了,得赶紧治疗!”

在这揉捏之下,赵雯甚至有些挡不住了,脸颊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怎的,浮上了一抹浅红,就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一看有情况,苏羽那眼睛贼不溜秋的打着转,‘一本正经’地说道:“赵姐,我发现,你好像是左胸大右胸小啊!不过还好这个我也能治疗,今天就一并帮你治了吧!”

这话说的赵雯是又气又羞,左胸大右胸小这个事儿,平时她都是垫着垫子的,是绝对没人知道的。

但这会儿,人家的手已经按在上面了,还能说啥?如果能治,那就治吧!只是回应的时候,好像声音有点飘,有点发颤了……

“嗯……”

话都到这份上了,等于是给了苏羽这货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啊,此时不行动,更待何时!

所以苏羽的手,那是更加肆无忌惮了,盯着那右边就是一阵揉!

当然,在这揉的过程中,他也的确是帮忙治疗了。

那啥,按揉也是一种治疗嘛!

同时,他也没忘了正事儿,轻轻伸出一只手,运足了体内的气息,缓缓的透过手掌上的轻揉,作用在了左边那个肿块上……

就算是赵雯再镇定,再坚守,这会儿身体里那股强烈的反应也已经难以控制了。缓缓地躺了下去,轻轻地说了声。

“想要,就来吧……”

努力了这么久,等的就是这句话啊!

苏羽当时稀里哗啦的就是一阵脱!但手上的动作,却因为激动而显得十分的笨拙,这脱了好半天,也没见把赵雯的裤子脱下来,自己倒是弄了个满头大汗。

看着苏羽笨的可爱的猴急样,赵雯娇媚的一笑,自己缓缓的解开了腰带,将裤子往下稍微退了点,留给了苏羽,然后伸手解开了苏羽的腰带。

就剩下一步,苏羽自然是双手一抓,嗖的一下就整个给脱了下来了,然后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

“苏秀才,在家吗?”

可是关键时刻,就在门外,突然一个中年妇女嘹亮的来了一嗓子!

这一嗓子,是那么的嘹亮,几百米外基本上都能听得到!吓的裤头都没来得及脱的苏羽差点萎了!

当然这一嗓子也顺带是把赵雯给惊了起来!

这声音,可是村里有名的大喇叭,啥事儿在她那里都能变成新闻的村长媳妇!听这这嗓子,赵雯心中一阵惊恐,连忙翻起身来,就跟那偷情的小媳妇快被抓现行了一样,慌张的抓起衣服往自己身上套!

“日!尽坏人好事儿!”

村长媳妇,那可是到谁家都是推门就进的,管你人在不在。所以这一次,苏羽告别处男之身的计划,那是绝对又被打扰了。

迅速的穿好衣服起身,苏羽转身对着赵雯说道:“赵姐,你把门反锁了,我去应付这个大喇叭。别担心,你那病没事儿,药方我写好了就给你送去!”

说完,苏羽快步向着门外走去,他可不想村长媳妇那个大喇叭看到屋里的这一幕。要是让她看到了的话,别说下次没机会了,恐怕赵雯立马就得羞的从这个村里离开了。

“翠花婶子,这大下午的,找我啥事儿啊?”苏羽懒洋洋的走到院子里,对着已经走进院子的村长媳妇说道。

“你小子有口福了!不知道那老东西发啥疯,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买了不少肉和酒回来。这不,让我过来叫你上家里吃饭呢!”村长媳妇翠花说道。

“哦,翠花婶子,我知道了。你先回去给我赵叔说一声,我马上就去。”想着赵雯还在屋里呢,苏羽赶紧应声,让这个大喇叭赶紧走。

“没事儿,我和你一起回去。要不那老东西还以为我没叫你呢!”看了眼苏羽屋里拉上的窗帘,李翠花眼里带着八卦,像是猜到啥了一样,“这大下午的,你拉个窗帘作甚?”

“这不中午给村头小学的周老师刚看完病,回来累的,就躺炕上睡了会儿。

相关文章:

腹股沟处有紧勒感_炮姐本子合集

好大啊好深还要的黄文_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圣女侠的花心想玉捧|一剑刺入她柔软的腹部文

去裤板子规矩|嬷嬷洗花_太子强占有皇上的妃子h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涨乳催乳改造调教公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