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检查羞耻_高一男生的JJ

2021-09-11 20:55 · 新商盟

开门的时候听见屋里传出奇怪的声音,打开门一看,见主卧的门微开着,那声音实在惹人遐思。

难道柳颜在偷人?

这么说是不对的,她要找人老罗也不反对,可这大早上的,未免太……

柳颜以前是他儿媳妇,后来跟他儿子离婚了,他儿子不肯给他养老,柳颜见他可怜,就强迫着把他领回家了。

老罗蹑手蹑脚的过去,想瞄一眼究竟是怎么回事,结果往里一看他就受不了了。

只见柳颜一个人躺在床上,后背靠着床头,正做着不可描述的事呢。

她微眯着眼,一脸的陶醉,气息清晰可闻,淡黄色的蕾丝裤子就放在脚边,映衬得她涂了红色脚甲油的白嫩美足异常诱人。

可能以为老罗要很晚才回来,所以她毫无顾忌。

柳颜今年才二十八岁,正是女人最美的时候。她有需求是可以理解的,只是让老罗看到,这事就拎不清了,可是老罗就是忍不住想看。

身为酒店大堂经理的她平时穿着制服跟肉色丝袜的在家里走来走去,老罗总忍不住看她裙底探出的美腿,更喜欢瞄她的臀。

这会儿她比平时更添了几分妩媚,尤其俏脸艳红欲滴,泛着异样的光泽。

都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柳颜都没满三十,居然就这么渴望了,老罗心里感慨,却不愿错过一秒。

尽管已经年过六十,老罗也还是老当益壮,所以他憋得很难受。

柳颜这么极品的女人,也就他儿子那样的奇葩才不懂欣赏了。

老罗透过门缝看进去,恨不得冲进去帮忙。

可这种事也只能想想,享受惯了柳颜的温柔体贴,他有点害怕被赶出去。

老罗看她浑身香汗淋漓的,气息又急,这下真忍不住了......

门里一少妇,门外一老汉,就这么各自开心着。

突然,柳颜身体猛的绷直了,而后抖筛一直颤抖起来……

第2章

老罗看着口瞪目呆,口水都流出来了。

诧异过后就是一阵异常的兴奋,老罗突然感觉要不行了,吓他一大跳。

可不能就在门口,厅里其他地方也不行……他一着急,就没办法好好思考,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找地方。

也是眼尖,他瞧见防盗门没锁好,外头没有人走动的声音,于是冲过去一脚踹开,刚到楼梯间他就忍不住……

悲剧不期而遇,因为是老式的楼房,没有电梯,只有楼梯,所以这是楼上住户的必经之路。

楼上一个靠给人做家政服务混生活的单亲妈妈褚秀琴买菜回来,她刚好从楼道转过来。

老罗那惊天地泣鬼神的行为吓着她了,她侧身让开,还以为谁家的调皮孩子在玩水,正想开骂,然后看到老罗,顿时傻眼了。

老罗闭着眼享受那难得的快乐,一睁眼瞧见个女人正垂涎的瞧着自己。

他吓一跳,脸涨得通红,忙冲回屋里。

刚把门关好,回身想喘口气,又被悄无声息站在他面前的柳颜吓一跳。

人吓人,吓死人。老罗差点没吓得背过气去。

“叔,你怎么了?刚刚门是你弄响的吗?”

老罗拍着胸口缓劲,说:“是……是……我刚刚被狗追。”看柳颜诧异的样子就知道她没发现什么,所以老罗挺淡定的。

只是可能来得匆忙,柳颜身上的衣服胡乱搭着,睡衣纽扣都扣错了,露了一大片出来,看得老罗眼睛都直了,刚刚才完居然又来了感觉。

柳颜顺着老罗的视线一看,脸瞬间红了,忙捂着冲进卫生间。

老罗往她房门的方向一看,瞧见她的淡黄色裤子还在,顿时起了心思。

老罗看一眼卫生间的方向,知道柳颜洗漱整理不会那么快出来,于是放轻手脚进了她的房间,然后拿起。

以前他是不会干这种事的,所有平衡都在柳颜被他看到的瞬间打破了,他以前只有色心,现在色胆也有了些,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让他有点情难自禁。

年轻女人的气息就是好,他感觉自己仿佛年轻了十几岁,身体也充满了力量。

他不敢欣赏太久,没多一会儿就放下出去了。

刚喝口水柳颜就出来了,老罗招呼她说:“小颜,快过来吃早餐,我给你买了早餐回来。”

柳颜听他说有早餐吃,挺开心的,走过来说:“叔,你都多久没给我买早餐了,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第3章

老罗老脸一红,说:“你要喜欢,我以后天天给你买。今天回早是因为肚子不舒服,不过以后也可以晚点再去晨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

“那可不行,我还盼着您快点给我找个婶回来呢!”柳颜开着玩笑在老罗面前的茶几对面蹲下,手脚轻灵的打开包装袋想看老罗给她买的什么早餐。

她蹲的实在太不淑女了,裙筒朝上,膝盖微微打开,都忘了自己没穿内搭了。

这简直是逼着老罗往她裙底看,只是一眼,老罗瞬间就不行了,这简直要人老命啊。

柳颜睡裙的领口也没收紧,纽扣虽然都扣好了,但耐不住她是前倾着上身的,领口敞开,能很清晰的看到里面,因为没了束缚,老罗更是沉迷其中。

柳颜无意间瞄到老罗,再顺着老罗的视线一看,顿时羞得不行,忙起身跟老罗说:“叔,你先吃,我换身衣服。”说着跑掉了。

回房背靠门上,柳颜的心还是扑通扑通直跳。

老罗在外面也浑身不得劲,偷窥被发现,这老脸往哪搁,以后可怎么相处。

柳颜换好衣服出来又进卫生间,等再出来跟老罗对上,两人都挺尴尬的。

柳颜借口赶时间,早餐没吃两口就出门了。

老罗抽自己的脸一把进卫生间洗脸,突然看到旁边的胶桶里放着柳颜换下来的睡裙,他又管不住自己了。

平常他可从不敢碰柳颜的东西,这次按捺不住猎奇心理往底下一翻,果然见到了柳颜刚换下来的裤子。

她的内搭肯定是要换的,因为之前老罗拿的时候就发现它脏了。

柳颜拿睡裙压着应该是为了遮掩,可这又怎么能防得住老罗这个有心人。

他又拿起来,没几秒钟就忘了之前自己对自己越矩的懊恼,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忍住,当下便陷入了失控状态。

这一顿可太美了,老罗舒服得都闭起了眼睛。

谁知身后突然传来柳颜羞恼的声音:“叔,你在干嘛?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老罗吓一跳,回头看到柳颜那张因极度羞涩而成酱紫色的俏脸,他紧张得不行:“我……我……”

柳颜从他手里抢走裤子,想训他一顿,一时间因为过于激动又不知说他什么好,一跺脚,把裤子扔进垃圾桶,然后抽出满载的垃圾袋出门去了。

老罗暗叫:“完了,这次是真没救了。”

他在家呆不下去了,又去小公园溜达,见到老伙计老王,就坐了下来,唉声叹气的。

老王看出他心情不好,问他说:“老罗,你怎么了?”

这事怎么好意思跟外人说,老罗勉强笑笑说:“没事。”然后两个人无聊的看大妈跳广场舞。

老王见老罗老盯着人臀看,就打趣问说:“老罗,怎么,你对这个还有兴趣?你还能起来吗你?”

第4章

老罗今天就倒霉在这事上,他被勾起了瘾头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脾气变得有些暴躁,就瞪眼说:“怎么不能,我现在还每隔几天就要自己来一下,要不然憋得难受。”

老王哑然失笑,瞟他的裤子一眼揶揄说:“看半天你也没起来啊!”

老罗撇嘴说:“这些老娘们没劲儿,哪能让我起来。我喜欢年轻的小姑娘,一瞧见就起来你信不?可惜这时间没有小姑娘。”

老罗也就随口说说,谁知老王跟他较上劲了,竟说:“你想要小姑娘还不容易。”说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挂掉后笑嘻嘻的跟老罗说:“等着吧,一会儿我给你介绍个女娃子,保证你满意。”

老罗有偷听到他通电话,那头确实是把年轻的女音,于是好奇问他说:“你这怎么回事?真认识年轻女孩呀?不会是做那个的吧?”

“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惜命着呢,现在都天天泡枸杞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可能找那种不干净的女人?不怕跟你说……”老王把嘴凑到老罗耳边小声说:“这小姑娘是我从小发展过来的,怎么发展的就不跟你说了,只能跟你说,除了那个,只要有钱,別的都有得谈。我经常跟她买原味的,这个比较便宜,別的她要价太高了,只能隔一段时间来一次。要不是兄弟一场,我可不给你介绍,你可不能把这事给我爆出去了。”

老罗听得眼睛都大了,还是老王会玩呀!

他点头说:“我理会得。不过,这个原味是什么?”他感觉自己落伍了,挺脸红的。

“就是女人的里衣。”老王倒没鄙视他。

老罗深以为然,然后就瞧见远远走过来一个长头发的小姑娘,瞧着有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非常不错,上凸下翘的,小蛮腰盈盈一握。

老王向她招手她就跑过来了,老罗忍不住问老王说:“她几岁了?还是学生吧?这时间怎么在外面溜达。”

老王哈哈笑道:“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她又不是你孙女。放心,她是复读生,早不想读书了,经常逃课的。她跟我说满十八了,不信你呆会儿可以问她。”

老罗看着她晃着过来,口水都流了,哪有心思问那个。

可人一到跟前他就傻眼了,那女孩也看着他发愣,然后问老王说:“你说的朋友就是他?你把我们的事全告诉他了?”

老王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点头说:“对啊!怎么了?你不想做他生意?”

“哎呀!被你气死了。我说王大爷,你以后给我介绍生意能不能先让我看一眼客人?”

老王一脸懵,老罗忙打圆场说:“放心,我不会告诉你妈的。”他也是迫切需要安抚身体,才做出这么没节操的事。

他总担心被柳颜勾出瘾来后,总有一天忍不住把柳颜给吃了。只有找到渠道释放,回家才能安心。

第5章

这孤男寡女的,同一屋檐下,年龄的差距并不足以成为障碍,关系上更没有硬伤,两人现在可以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起来这是人生悲剧。

老罗辛苦了二三十年才把儿子拉扯大,谁知他结婚只是为了骗老罗。那小子居然喜欢男人,结婚好几年都没碰过他媳妇。

最气人的是,他跟老罗闹掰后扬言不给老罗养老送终,也是身为孤儿的柳颜心善,再加上她对老罗的儿子是真爱,见老罗可怜,就把老罗接回家照顾,这一住就是一年多。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就是名不正言不顺。要不是她管老罗叫叔,只怕两人早让外人的口水给淹了。

老王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你们认识啊?”

老罗说:“她住我们家楼上。”

老王捂脸,那丫头给老罗下眼药,说:“罗大爷,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敢跟我妈说,我就说是你强迫我的。”

老罗汗道:“我这还没碰你呢,你这么说生意不就黄了?”

促成这事对老王是有好处的,他忙说:“别介,有话好好说嘛!小雅,你跟你罗大爷说几句好话,他不会跟你过不去的,我以我们俩这么多年的交情做担保。”

老罗也是第一次得知那女孩的名字,说实话,他跟楼上楼下都不熟,就算想说,只怕也没人相信,所以他顺坡下驴说:“不用了,我就是来谈交易的,別的跟我没关系。我说丫头,你真跟你王大爷有那种交易呀?”

他问话时挺紧张的,生怕小雅说不。说实话,每天进进出出的,他瞧着小雅挺眼馋的,每次跟小雅差不多时间上楼,他都跟在后面偷窥,有几回瞧见她裙底的卡通裤子,把老罗激动得回家半天都还在兴奋。

小雅胆挺肥的,直接承认说:“是。你想要什么,直说吧。”说着她挺起了胸,故意诱导老罗往她那看。

老罗一看,好家伙,跟柳颜比也一点不逊色。

她这还穿的校服呢,校服没什么弹性,让她撑的仿佛要炸开一样。

阳光正好,老罗还能清楚瞧进她白色校服里面去,她穿的是淡黄色的里衣,应该是半包裹的样式,诱人极了。

再往下看,也不知道她读的哪所学校,女生底下配的居然是裙子,蓝白相间,本来是不短的,但小雅发育得实在太好了,也有可能是她故意订的小码,裙摆都到她膝盖上面去了,仿佛只要一转圈,就会露出底下来。

別看小雅年纪不大,却已经是老司机。

她见老罗盯着她底下看,于是把嘴凑到老罗耳边说:“我底下穿的是丁字形的哦!黑色的,前面镂空,还有蕾丝边,你要不要看看?”

“丁……丁字……”老罗深吸口气。

女孩的芳香气息在身边围绕,感受着她暖暖的口气吹进耳朵里,老罗身体猛的一热,不自然的扭动引起了小雅的注意。

她往下一看,咋舌说:“罗大爷,你这也太猛了吧?”

老罗干笑一声捂着,左右看一眼说:“这里不方便看吧?”他还惦记着小雅前面说的话呢!

小雅吃吃笑道:“那你想去哪看?”

第6章

旁边的老王吃味,有些不满的站起来说:“你们俩把我当隐形人呢?”

可能是因为是老主顾了,所以小雅对他一点不客气,摆手说:“王大爷,你先走吧,接下来的事我们自己谈就可以了。”

老王一点都不拖拉,边走边说:“那你记得你答应过我的事。”

老王走了,老罗好奇问她说:“你答应老王什么了?”

小雅撇嘴说:“以后我要免费送他三条原味。”

老罗感觉挺悲哀的。

这人一老呀!想要占年轻女孩的便宜就不容易了,老王也不容易。

老罗略一犹豫,跟小雅说:“要不咱们回家吧?”

富贵险中求,小雅也不反对,只说了句:“你家我家?”

老罗哪敢去她家,就说:“去我家吧。”

“你侄女这个时间在家吗?”小雅还是挺小心的。

外人总以为柳颜是老罗的侄女,他们从没解释过,所以听小雅问,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只说:“不在,她晚上下班才回家。”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楼,老罗到家看柳颜果然不在,就开门把等在外面的小雅叫了进来。

“罗大爷,你想要什么?说吧,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上最后一节课。”

老罗挺喜欢她的痛快的,于是说:“我什么都想要,不过你得先说一下价,我得看自己能不能消费得起。”

小雅白他一眼说:“那可不行,我不做那个的,其他的都可以。价格嘛,稍微有点贵。如果你只要原味,那就一百一条。还有其他项目的,我怕你消费不起,价格翻倍。”

“你说说看。”老罗其实不差钱。別看他现在是靠柳颜养着,其实他在城市的另一边有一套房子在出租,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的,他还有退休工资。

柳颜把他接过来,主要是担心他身体有个什么不舒服的需要人照顾。

“就让你过足所有眼瘾啊,不过不能来真的,因为我还是雏儿。还有就是,我可以帮你,但这个价格最贵,而且还分方式的。”

她一个小女孩,做起生意来头头是道,老罗挺佩服的,好奇问她说:“这样你都接受了,为什么你不跟人那个?”

小雅撇嘴道:“你当我傻呀?你们这些老头跟大叔,不就贪我身子干净吗?我要是不干净了,你们还会花那么多钱买我的东西吗?”

老罗点头,咨询道:“帮忙要多少钱?”问到这个他才脸红。

“那要看用什么方式咯!”小牙格格笑道。

老罗光跟她聊这些就受不了了,想想说:“能不能同时选几项服务?”

小雅一听,觉得是大客户,眼睛都亮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你这样......这样帮我。”老罗指指点点的。

他不敢提太过份的要求,怕人小女孩受不了。

第7章

“还有,我想你不穿衣服,可以吗?挺多年没瞧过女人的身子了,我想看一下。不过,你能不能优惠一下?我要这么多服务了,总不能一点优惠都没有吧?”

小雅高兴坏了:“可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过呆会儿你可得忍住。你要是敢强迫我的话,我会报警的。”

“那当然。”老罗没口子的答应。

“那咱们开始吧!”小雅把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跟老罗说:“你等等,我准备一下。”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老罗挺好奇的,跟进去一看,见她在嗅沐浴露,于是问说:“你在干嘛?这个不用洗澡的吧?”

小雅说:“我得给你干洗一下,要不然受不了。而且你也需要处理一下,要不然难受。”

挺专业的,老罗出去就把窗帘拉上了,然后躺在沙发上,把裤子拉链拉开。

心情挺忐忑的,这么多年没女人伺候过了,现在又是一个这么小姑娘,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被笑话。

小雅出来看到他,走近了蹲下观察,咋舌道:“罗大爷,你这也太吓人了吧?我还是第一次碰见你这样的。”

老罗被她赞得骨头轻飘飘的,得意的说:“还行吧,我以前老把我老婆弄哭,大概是挺厉害的吧。”

“吹牛。”小雅见他一碰就这么紧张,怎么可能相信。

她就见过一个就挺爱吹牛的,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她才刚一上手就完了,虽然省事,但挺不过瘾的。

不过她瞧着老罗也挺馋的。

她为了学习技能,小电影没少看,所以自个儿也挺空虚的,很想要个强悍的男人,到时候她就想收山不干了。

不过老罗显然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头倾心。

刚这么想,上手给老罗涂抹沐浴露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原以为老罗连前戏的坚持不了,结果开工后,十分钟都过去了,老罗还是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还催她说:“你怎么不脱衣服?”

小雅感觉自己比老罗还强烈,脸红嫣红一片,不耐烦的跟老罗说:“你急什么?钱要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就脱的话,一分钟眨眼就过去了,你后面怎么嗨?”

其实她一开始就瞧不起老罗,想省了那步骤的,可偏偏老罗就是强,还把她自个儿诱到了,她想听老罗的,又不甘心。

“也是!那行,你继续。”老罗一点都不怀疑她,只是躺下继续享受。

小雅感觉不加刺激不行了,于是把外衣脱了,露出她的淡黄色里衣。

老罗一看就激动。

小雅实在太诱人了,他太久没见过女人,哪里受得了。这比早上看柳颜还刺激,因为这次靠得更近。

第8章

老罗幻想着呆会儿被她帮助的感觉,顿时就是一哆嗦。

小雅见了一喜,凑近了问老罗说:“罗大爷,我好看吧?”

老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纳纳的说:“好看。”

“那你想不想......”

老罗说:“收钱吗?”

小雅气死:“免费的你给我玩!”

老罗摸一把自己的胸说:“可以啊!不过手感没你的好。”

小雅抓狂啊啊直叫唤,晃得老罗差点流鼻血。

她不想跟老罗说话了,但也没那么痛快,就那样戴着帮老罗。

老罗是真能忍,她累个半死老罗都还是那么精神,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

她感觉不行了,却还是不想太彻底,因为她以前试过在一个大叔面前那样,那大叔差点没把她吃了,所以她对这个挺谨慎的。

要不是看老罗年纪这么大,她也不会告诉老罗自己有更彻底的服务。

现在好了,她感觉刺激还是不够,一瞄自己,计上心头,然后掀开裙子跨步上沙发,跪在老罗的两侧,跟老罗说:“罗大爷,这个是送的,我可以给你这样帮忙,但是你不能主动碰我,听到没有。”

不想脱衣服,就只有牺牲一些东西。其实她自己也不行了,想解解馋,才想到这招的。

虽然小雅还没坐下,老罗还是感觉到了小雅的异常。

他顿时激动得不行,他刚想主动就被小雅提醒,只好停下行动说:“行,你弄吧。”

小雅的脚有些发软,老罗一同意,她就缓缓开始了。

一感觉到老罗,她的身体就开始发颤。

从业至今,这是她最大尺度的尝试了,也是她爆发的临界点。

她只两下就先不行了,身子都酥了,恨不得立即来真的。

老罗也是难受得不行,明明知道那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偏偏不敢弄。

怎么说都一把年纪了,他对吃了小雅这么个小姑娘还是挺有压力的,换作她妈就没关系了。

一想到小雅的妈妈,老罗就想到早上的事。

这可太尴尬了,居然让小雅的妈妈看到他那样。也不知道小雅的妈妈会怎么想自己,可能是把自己想成了一个猥琐的老头吧,大早上的做这样的事,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心理变态。

不过小雅的妈妈是真漂亮,虽然三四十岁了,但看着也才三十出头的样子,身材也比小雅丰腴,只是性子跟老罗一样,不太爱跟人说话。

可能也就因为这样的性子,才教育了一个小雅这样奇怪的孩子吧。

“哦!罗大爷,你別动行不行?你再动我就加你钱了。”小雅的声音把老罗拉了回来,他才注意到自己有点情难自禁。

老罗刚想道歉,谁知小雅抓狂的说:“不管了,我要来了。”说着她抬了起来,把裙子掀开。

久违的地方就在眼前,老罗瞧着都魔障了,不等她贴近就失控的……

.

谁知就在这时,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两人还没反应过来门就开了,然后柳颜口瞪目呆的看着两人,手里提的菜掉到了地上……

很快红晕浮到脸上,紧接着怒竖眉头,柳颜通通通走过来,推小雅一把说:“你下来,赶紧回家去。”

然后不由分说的把衣服塞到小雅的怀里,把她推了出去,门啪的一声拍上了。

回头见老罗还傻傻的看着她,柳颜往下一眼,脸红得都要滴血了,她走过来拿衣服给老罗盖上,语气不善的说:“叔,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她说话时面若寒霜。

老罗坐直紧张的一捂,这会儿才知道坏事了。

好死不死,弄这事居然让柳颜看到了。他都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说是交易吧,不好。说是两情相悦吧,不可能。

“你……你怎么回来了?”老罗试图转移话题。

柳颜中午回来是因为感觉早上对老罗太严厉了。

虽然说老罗做了不应该做的事,但那始终是长辈,她觉得自己有点过份,所以想中午回来给老罗做顿饭,相当于给老罗道歉。

谁知一回来就看到老罗做这么离经叛道的事,她都气坏了,不知道说老罗什么好。

“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这样对得起楼上的褚阿姨吗?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

老罗都懵了,他自己也后悔啊,可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幸好刚才没有进去,不过也差不多了。

他还记得刚刚的感觉,很舒服。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被柳颜一训,竟然缩着脖子小声吐槽说:“那还不是因为你。”

“你说什么?”柳颜居然听到了。

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想到早上老罗拿她裤子做坏事的事,再往前回溯,那声巨大的门响声……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就羞得头都不好意思抬起来了,问老罗说:“叔,今天早上你是不是看到我......”

“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罗也不否认。

“那我的事跟你和小雅有什么关系?”

老罗觉得还是坦白的好,于是自顾自的说:“我都好多年没碰过女人了,见到你那样就受不了。早上的事,还有小雅,我承认我都做错了,可我就是忍不住,我能有什么办法。对不起,小颜,叔不是什么好人,让你失望了。我这就搬走,以后不会回来了,这样楼上的褚阿姨那边就妨碍不到你了。放心,我会让小雅闭嘴的。”

“叔,你说什么呢?谁说要赶你走了?”柳颜急了。

老罗低着头说:“你就是不赶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来啊!我都对你做那样的混账事了。我今天就一直在考虑这件事,小雅只是个意外。”

“不行,你不能走。这事要怪也应该怪我,我不应该忍不住做那个让你看到。”柳颜脸红红的说。

老罗听了沉默。

柳颜突然问他说:“叔,你跟小雅……你们……怎么回事?”

老罗老脸一红,想想说:“我可以告诉你事实,但是你能不能帮忙保守秘密?”

柳颜点头,很肯定的说:“能。”

“是这样的,你褚阿姨应该不知道小雅在做这个。”老罗也不隐瞒,直接把小雅在做的事说出来了,他怕柳颜还是忍不住多嘴,就跟她说小雅是为了分担她们家的生活压力才这么做的,是个好孩子,让柳颜不要伤害她。

柳颜听了以后果然很感动,但老罗后面一句话就让她吃味了。

老罗说:“我是怕我又会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才找小雅解决一下的,我……”老罗说不下去了,脸涨得通红。

柳颜脱口而出说:“那不行,你以后不能找小雅了,你要是忍不住的话可以找我……”她说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红着脸,但却不后悔,硬着头皮往下说:“……我没关系的,反正都让你看了。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好说话。你要是还找小雅的话,让褚阿姨知道了怎么办?”

老罗都震惊了,柳颜为他居然肯做出这样的牺牲。

他想了想摇头说:“不行,我不能动你,你能管我叫叔,咱们就得划清界限,可不能乱来。”

柳颜脸红说:“我又不是跟你做,这叫什么动。而且,我跟大鹏都离了,跟你怎么样都没事,你又不真是我叔,咱们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我不想嫁人了,自己一个人孤单。你没儿子照顾,我正好捡个长辈找点依靠。”

“这……这样啊!那好吧。”

老罗窘得不行,他还以为柳颜是要跟他那个呢,结果完全不是一回事。他刚刚都幻想到自己把柳颜压在身下的情景了,那种异样的刺激搞得他热血沸腾的,一拧腰就引起了柳颜的注意。

柳颜很不好意思,但觉得自己是晚辈,老罗不好意思开口,就得她来,于是走近蹲下,跟老罗说:“叔,我帮你吧。”

她叔啊叔的叫,搞得老罗浑身都像着了火一样,觉得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刺激的爱称了,于是一动。

柳颜吓一跳,老罗低着头不好意思吱声。

“叔,那我来了。”

柳颜的技术比小雅差多了,不过老罗对这柳颜眼馋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自然是觉得柳颜的感觉更好,尤其是瞄到柳颜的裙筒正对着他,里头隐隐约约的。

柳颜注意到了,不仅不遮挡,反而留着刺激他。而她自己,也因为这个动作来感觉了,也不知道老罗看没看到。

老罗这牲口,可能是这些年憋太狠了,硬是不出来。

柳颜手都酸了,松了下手腕跟老罗说:“叔,你不要控制啊。”

老罗不好意思的说:“我没控制啊!可能是刺激不够,它就是不出来,我也没办法。”

柳颜看老罗不像骗她,稍一沉吟,脸竟红得似火,跟老罗说:“叔,我换別的办法帮你吧。”说着站起来,脱起了衣服……

老罗还以为她像小雅一样忍不住了,想跟自己好呢,谁知她只是把裙子脱掉了,露出底下的白色裤子,然后红着脸把遮盖老罗的衣服掀开了。

本来她是伸手到衣服底下帮老罗的,这会儿衣服掀开以后直接看着,她都愣住了。

没看到的时候还没觉得有多可怕,直面的时候,她看着心都慌了,想着要是让老罗......不知道呆会儿还有没有力气去上班。

她脚都软了,想到上班她才醒起自己浪费了很多时间,耽误不起了,于是克服恐惧欺身而上。

两人靠得太近,感觉非常明显,柳颜身体一缩,这回腿上是真没力气了,幸好她是坐着的,要不然就滑地上去了。

本来被柳颜那样压坐着应该是挺难受的,但老罗一看她的脸,就一点都不觉得不舒服了,反而挺享受的,但却不敢动,怕引起柳颜的反感。

柳颜没有浪费时间,她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就开始了。

这可太要命了,虽然没真的来,但感觉却不减。

只几个来回老罗就不行了,知道自己快来了,他不想把柳颜弄脏,就想推开她,谁知柳颜刚起他就不行了。

就像机器卡顿一样,一顿一顿的。

柳颜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脸都红了,却不好再躲,怕把自己別的地方也弄脏,只好默默承受。

老罗好一会儿才消停,过后只觉得一阵疲乏卷来,他瘫软下来,这才跟柳颜道歉说:“对不起!刚刚没忍住,把你衣服弄脏了。”

其实哪有什么脏不脏的,柳颜早就那样了,这会儿只不过更狼藉一些而已。

她红着脸下来说:“没关系,我去洗个澡。”说着她抓起衣摆下去。

老罗看她腰肢一扭一扭的,心里又是满足又觉得不好意思。

拿纸巾清理了一下,突然洗澡间的门打开一条缝,柳颜探头出来跟老罗说:“叔,你能帮我拿一下衣服吗?”

柳颜身上什么都没穿,但也只探了一点出来,老罗只隐隐看到一些,然后老脸一热,起身说:“好。”

他进了柳颜的房间才想起柳颜没说让他拿什么衣服,不过这难不倒老罗。

柳颜只是裤子脏了,裙子还可以穿扔在厅里沙发靠背上的那条。

他打开衣柜,一股浓香扑面而来。

这是第一次开柳颜的衣柜,里面的女性衣物瞧得老罗一阵澎湃,好半天才从底下的抽屉找到里衣。

柳颜喜欢穿成套的,老罗有留意过。

他略一犹豫,就选了套淡黄色的拿出来。

柳颜的里衣样式还是挺保守的,没有镂空,蕾丝边也很少。

老罗手里那套有点偏向少女样式,但柳颜穿着一点都不突兀,反而很和谐,因为她的性情还是很单纯的。

老罗看一眼洗澡间的方向,忍不住拿起,享受够了才拿出去。

虽然说刚刚跟柳颜有了亲密接触,老罗却知道可能只是柳颜一时兴起,以后只怕没机会了,所以他挺珍惜的。

如果跟柳颜能像跟小雅一样,那该多美。

早上偷偷摸摸的都没瞧仔细,挺遗憾的。

敲开门见到柳颜娟长白皙的脖颈,老罗鼻头又是一热。

柳颜却不好意思面对他,拿了衣服就把门拍上了。

她出来的时候制服上身,仿佛从没发生过任何事似的。

老罗看着她不好意思说话,她略一犹豫却是过来了,轻声叮嘱老罗说:“叔,今天的事你一定要保守秘密。还有,你以后真不能找小雅了,万一褚阿姨知道了报警的话......你找我比较安全,我不会找警察的。”

“嗯!”老罗都不好意思说话。

“叔,我去上班了。本来想给你做饭的,现在时间来不及了。”

柳颜出门,老罗担心的问她说:“你吃饭没有?可不能饿着肚子工作。”

柳颜回头嫣然一笑,说:“我在路上买几个包子吃就行了。”

人去楼空,老罗挺感慨的。

这人生就像演戏一样,谁都摸不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以前他还觉得自己幻想柳颜是痴心妄想,现在却莫名其妙的就实现了。

多亏了早上的意外,多亏了小雅,居然促成了这样的结果。就是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亲近柳颜,尽管她让老罗有需要的时候找她,但始终不是轻易能干得出来的事。

老罗怀疑自己以后都不好意思开口,除非柳颜自己发现提出来。

......

可能因为老罗的关系,柳颜的脸色变得非常水润,红红粉粉的极是诱人。

她回到公司还被同事调侃,问她是不是谈恋爱了。

想到对象是老罗,柳颜觉得又是刺激又是不好意思,就笑骂了同事几句,然后开始工作。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客人,他看到站在柜台里,穿着束腰窄裙白衬衫,拿着对讲机跟人说话的柳颜后一愣,然后低头看一眼自己的反应,他咽了下口水,快走几步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宋纯是典型的暴发户出身,年轻的时候在乡下混,十里八乡的女人都被他祸祸遍了,说他是流氓都小瞧他了。

后来发迹,宋纯更加膨胀,不再满足乡下那群女人们了,只想找城里的大胸妹子耍。

柳颜的胸很大,都快把衬衣崩开了,正是他喜欢的类型。

对于泡柳颜,他挺有自信的。

这货模样生得挺好,关键是身体壮实,跟他好过的女人都喜欢。

这趟出差,他好几天没有碰过女人了

相关文章:

中国合伙人观后感创业,中国合伙人剧情介绍

《赘婿》全文免费阅读-《赘婿》小说最新章节

搞基故事和游泳运动员——东北炕上的那些风流事

我睡过七十岁的老太大&女主妖媚勾人np重生

今夜朕一定要你/撕裂_他将她的腿圈在腰上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