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全集,林飞《修仙万万年》小说(原文阅读)

2021-09-13 20:09 · 新商盟

第五章 神医也得下跪

  在操作手法上,华家先祖将针灸分为三个阶段:常规行针、以气御针、以念御针。

常规行针不必多说,以气御针则要求使用者至少达到宗师境界初期。体内产生真气后,还得能将其渡入银针。

在给人针灸的时候,真气可以透过银针进入穴位经络,让效果好上数十上百倍。

以气御针这个境界,据华明所知,除了他以外,应该就只有古武界神秘的“医宗”高手才能达到。

至于以念御针这种境界,华明见所未见。只是先祖华佗曾记载有一仙人曾用出此招,令其叹为观止、惊为天人。

甚至华佗一度想拜其为师,可最终也只能遗憾地学到半点皮毛。

“至于吗?”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操作,林飞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甚至觉得他们反应过于夸张。

少见多怪。

他身前的银针像是有生命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寒芒,刺入姬忠晋体内的各个穴位。

落点没有丝毫偏离,深浅度也达到了完美。

银针轻微地颤抖着,甚至缭绕着白色微光。

这一刻,姬忠晋只感觉丝丝无形的热流蹿向四肢百骸,浑身感到说不出的通泰。

“嗯?”姬忠晋眉头一皱,猛地用手捂住肝部。

“爹,你怎么了?”姬重威吓了一跳,急忙问道。

“我没事!”姬忠晋伸手制止了他,而后将头偏向一边,“哇”的一声吐出一团深黑色的污血。

“我爹要是出事了饶不了你!”姬重威狠狠地瞪了林飞一眼。

然而林飞只是随意一笑:“癌细胞扩散,你以为不用排出来就能治好?”

吐过之后,姬忠晋果然顿觉神清气爽,脸色竟然红润了许多。

“可以了。”林飞并指一挥,一排银针顿时飞出,尽数飞回针盒,排列得整齐有序。

华明震惊过后迅速反应过来,伸手便为姬忠晋把脉。

他的手指搭上脉搏不过一瞬,便骇然地看向林飞:“好了!”

华诚瞪大双眼,感觉三观受到了巨大冲击。

卧槽尼玛,这就治好了肝癌晚期?

他真的是地球人吗?

这是神仙吧!

姬忠晋这个在蓉城威望极高的老人,猛地站了起来,向林飞深深鞠了一躬。

林飞伸手将他扶起来,淡淡笑道:“小事一桩,不必在意。”

随即他便看向华明,食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看在华佗那小子的面子上,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华明神色阴晴不定,虽然深知心中有愧,可就是拉不下这张老脸。

再说了,那可是整整八千万啊!

他一把年纪不太在意了,可这笔钱却足够子孙后代这群败家子锦衣玉食,败上一辈子了。

华诚眼看他不说话,当即强硬道:“就算你医术了得,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爷爷拿了昧心钱?”

华明心头一动,顿时也叹息道:“我也是一片心血,这才练出还魂丹治了姬小姐。”

“还请小兄弟不要信口雌黄,污蔑我的名声才是。”

姬忠晋也“嗯”了一声,颇为和善地冲林飞笑道:“年轻人,华神医不管怎么说也是救了我孙女一命。收回酬劳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我们姬家不做这种丢脸的事。”

林飞对他淡淡一笑,随后饶有兴致地看向华明:“你真能解千蛛万毒?”

华明心一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笃定道:“不错!”

林飞便不再跟他多废话,伸手点出一指。

一道紫黑色的诡异光芒,刹那没入华诚眉心。

“啊!”华诚惨叫一声,翻了个白眼,“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就此昏迷。

姬家父子脸色一变,但面面相觑之下,都保持了缄默。

华明大惊失色,急忙扑到华诚身上,将他搀扶起来:“孙儿!”

然而不论他如何摇晃,华诚都没有半点反应。

华明连忙给华诚把脉,随后浑身一颤,脸色惨白地看向林飞:“你怎么有千蛛万毒?!”

刹那间,姬家父子看林飞的神色都不对了。

他既然有千蛛万毒,并且言语间还隐隐透露出认识姬瑶光。

那么有没有可能...他就是对姬瑶光下毒的人呢?

林飞坐在椅子上,一手撑在侧脸上,淡淡道:“你不是能解千蛛万毒吗?应该难不倒你吧?”

华明浑身颤抖着,死死咬紧了牙关。

他心里最清楚。

他...解不了。

“噗通”一声。

华明跪在林飞面前。

这一刻,林飞翘着二郎腿、随意地斜坐在椅子上、眸中是深沉如海洋的宁静。

正门夕阳的橘红色光芒正好洒落进来,光影斑驳。

在华明的视角中。

他宛如端坐神位的仙人。

第六章 紫金名片

  姬忠晋和姬重威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的震惊之色。

鼎鼎有名的西蜀神医华明,就这么给这个年轻人...跪了?

华明老脸涨红,涩声开口道:“求求你...放过我孙儿吧。是我鬼迷心窍,冒充救了姬小姐,收了昧心钱。我孙儿和这件事无关,先前有眼不识泰山,还请神医饶他一命。”

他低下头来,声音都在颤抖。

姬忠晋心头一凛,微微眯起了眼睛。

华明承认了!

他根本解不了千蛛万毒,一切都是这个年轻人的功劳。

能解千蛛万毒、治好肝癌晚期,究竟是何方神圣?

华明咬咬牙,取出那张存有八千万的黑卡,递还给姬重威。

“这...”姬重威下意识看向林飞,随后客气地说道:“小兄弟,既然是你救了小女,这笔诊金还请你收下。”

话音落下,他便双手呈上黑卡。

不料林飞看都没看一眼,平静道:“不必了,还给瑶光吧。”

姬重威一愣,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这可是整整八千万啊,这个年轻人竟然丝毫不在意?

姬重威咬了咬牙,坚持道:“小兄弟,你不收的话我于心不安啊!”

林飞眼见姬重威态度坚决,不由一阵哑然。他不愿和姬重威推来推去,想着亲手还给姬瑶光也行,便将黑卡收下。

随即,林飞淡然地看向华明:“看在你家先祖华佗的份上,暂且饶你一命。”

“再有下次,定斩不误。”

三人大惊,难以置信地看向林飞。

什么叫看在华佗的份上?

华佗都是东汉末年的人物了,距今将近一千八百年,他怎么可能和华佗有交集?

华明只感觉心头狂跳,一下就想到了老祖宗的记载。

他咽了口唾沫,试探性地颤声道:“老祖宗当年遇到一个仙人,也会以念御针之法......”

林飞打断了他的话语:“是我。”

华明双腿一软,顿时跪坐在地,瞪大了双眼。

姬家父子也懵了。

这样的事无异于天方夜谭,让他们难以相信。

可除了仙人这一种说法,又怎么能解释先前那一手以念御针?

林飞根本懒得做任何解释,随手点出一道灵光,打入华明眉心。

刹那间,华明脸色大变。

他看到了先祖华佗跪在地上,恳求仙人传授医术。那仙人立于悬崖边的山石上,背对华佗,沐风而立。

衣袂飘扬的仙人转过头来,赫然便是林飞。

这一幕,和典籍记载一般无二!

华明刹那间老泪纵横,狠狠磕了几个响头:“祖师爷在上,不孝逆徒华明向您请罪!”

他的头都磕破了,额头渗出血迹来,满脸的羞愧欲绝之色。

姬家父子已经快石化了,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林飞没有在意他们的反应,只是向华诚伸出一指。

刹那间,华诚的眉心渗出丝丝紫黑色的雾丝,消弭于无形。

华明五体投地,再度深深叩首:“谢祖师爷不杀之恩!”

林飞淡淡“嗯”了一声,随即便站起身来。

他向姬家父子微微点头致意后,便径直往门外离去。

姬忠晋给姬重威递了个眼色,后者便立即追上前去:“小兄弟,等等!”

林飞转过头来,微笑道:“什么事?”

姬重威再三对林飞表达感谢之意,后者只是轻轻摆手,示意不必放在心上。

姬重威这才双手递上一张紫金名片,诚恳道:“老朽姬重威,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这张名片通体都由紫金锻造而成,上面精细地雕琢着文字。

蓉城圈子里熟悉姬重威的人都知道,他几乎从来不向人递名片,更遑论紫金名片。

上一个收到这张名片的人,是华夏首富马凯旋。

显然,姬重威是有意交好。

“林飞。”林飞稍一思量,还是收下了这张名片。

姬家父子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时间神色复杂。

而华明仍在地上,长跪不起。

“重威,查查看这个年轻人什么来路,和瑶光是什么关系。”

姬忠晋沉吟片刻,随后低声道:“最好和瑶光打声招呼,让她和这个年轻人多来往。”

疑似仙人的神秘人物,与他交好总是没坏处的。

姬重威认真点头。

...

林飞离开华家之后便无所事事,想了想干脆往姬氏集团赶去。

其实林飞的去处有很多。尽管将近二十年没在俗世走动,但像青奋一类的后辈不在少数。

只是惦记着姬瑶光的安危,又信不过吴墨灵的能力,林飞只能亲自保护她。

没有任何意外,林飞在姬氏集团大厦被保安拦住。

他没有在姬瑶光公司大闹的想法,直接便取出了那张紫金的名片。

“什么东西?出去,别在这碍事!”左边的胖保安一脸的不耐烦,看都不想看一眼。

而右边的瘦保安疑惑地看了一眼名片,纳闷道:“姬重威,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啊...”

再看到名片下方“姬氏集团有限股份公司 董事长”这一行小字,他刹那间变了脸色。

卧槽尼玛,董事长的紫金名片!

瘦保安惊疑不定地打量着林飞,眼看他穿着随意的休闲服饰,心里一阵犯嘀咕。

按理说董事长的朋友都是富贵之辈,能够拿到这张紫金名片的人身份更不一般。可眼前这男人,怎么看也不像有钱人啊!

“先生,能让我看一下这张名片吗?”瘦保安客气地笑着,引得胖保安都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可以。”林飞平静地递出名片。

瘦保安接过之后,顿时和胖保安一起看了起来。

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懵了,根本分不清真假。

他们哪见过董事长的紫金名片?

林飞眉头微皱,觉得这两人全然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胖保安咬咬牙,断然道:“这肯定是假的!董事长要是给出过这么一张名片,公司里还不早传得沸沸扬扬了?”

瘦保安觉得他这话大有道理,顿时有了骂娘的冲动:“踏马的,你拿张假名片在这装什么逼呢?”

他越想越气。姬氏集团的薪水很高,但管理制度也相当严格。安保部门有明确规定,执勤保安如果放无关人员进入大楼,会被革职开除的。

“滚,不然老子对你不客气!”胖保安认定林飞想混进去闹事,顿时伸出手想要推搡他。

“咔擦”,一声脆响。

胖保安还没能碰到林飞的肩膀,胳膊便被拧断了。

“啊!”他痛得一声惨叫,当即叫骂着“草泥马”,一脚狠狠向林飞踹去。

又是“咔擦”一声脆响,林飞闪电般一脚踹在他的膝盖,直接将他的膝盖骨踹断了。

瘦保安脸色一变,当即提起电棍向林飞捅去。

然而林飞脚下一扫,当即“噗通”一声将他放翻,随后一脚踩在他的后背。

“不自量力。”林飞轻轻摇头。

“打人了!”

“有人强闯公司,快来人啊!”

一胖一瘦两个保安眼见情况不对,当即扯着嗓子大喊道。

很快就有人被惊动了,不止是一伙保安,还有来前台拿文件的吴墨灵。

吴墨灵听到这样的叫喊声,人都懵了一秒,随后跟在保安后面往门口走去。

谁这么大胆子,敢来姬氏集团闹事?

保安队长看到林飞踩着自己两个手下,顿时脸色铁青:“给我打!”

林飞微不可查地叹息了一声。

他不想在姬瑶光公司闹事,可偏偏有人不长眼。

眼见一伙保安冲向林飞,吴墨灵顿时脸色一变,高声喊道:“住手!”

一众保安都愣了,下意识看向了队长。

保安队长眉头一皱,看到是吴墨灵叫停手,有点敢怒不敢言。

古时候有个说法,叫宰相门前七品官。尽管吴墨灵只是个保镖,但和姬总裁关系很好,他一个小小的队长得罪不起。

队长压住心头的火气,顿时说道:“吴小姐,你来得正好。”

“这人强闯公司,还打伤我两个员工,我正打算收拾他呢。”

吴墨灵眼皮子一跳,心说你大概搞不清状况,到底谁收拾谁?

她勉强一笑,说道:“这是我的朋友,我让他来公司的。”

队长一愣,随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吴小姐,就算是你让他来公司的,他就能打人了吗?”

林飞指间夹着那张名片,淡淡开口道:“他们自找的。”

保安队长心头窝火,就要大骂出口。

吴墨灵眼见情况不对,急忙拉住了他:“队长,这件事肯定是有点误会,给我一个面子吧。”

她压低声音,在保安队长耳边道:“副部长要退休了,你不是想争取这个位置吗?”

这种事情对于吴墨灵来说,基本对姬瑶光提一句就可以了。

毕竟这样的职位调动,姬瑶光根本不会关心。

保安队长顿时大喜过望,哈哈大笑道:“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不要放在心上嘛,也不是多大点事!”

林飞扫了两人一眼,也没将这点小事放在心上。

胖保安人都懵了,顿时夸张地嚎哭道:“队长,你看我都被打成这样了,这事不能这么算了啊!”

保安队长顿时脸色一变,严厉地呵斥道:“闭嘴,还想不想干了?”

“你拦住吴小姐的贵客,被打也是活该!”

胖保安心有怨怼,死死咬着牙却不敢说话了。

保安队长眼看手下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太对,自知有点过了,强充颜面地对林飞警告道:“这次看在吴小姐的面子上饶过你,下次记得先说清楚...”

林飞懒得理他,没等他把话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这让保安队长一阵火大,没想到他这么不给面子,心中暗骂道:“装尼玛的逼。”

“不过是和吴墨灵有点关系,还当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了?”

吴墨灵看到保安队长的神色,基本已经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什么。这让吴墨灵一阵无语,很想吐槽两句。

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们全都得断胳膊断腿知道吗?

相关文章:

皇上训练公主塞玉柱,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做完留在里面过夜不出来小说/牙刷毛笔play文

微博怎么揉豆豆的基本手法图;捅开宫口好痛啊p

姐随你怎么弄 视频|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淫荡的少妇_工口里番全彩之茂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