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难再续_危情难再续(苏玖皇甫爵)——免费阅读全文

2021-09-14 07:22 · 新商盟

F国珊瑚岛,下午十点五十,royalhostel,顶级的海景房内。

女人慵懒的卧在沙发内,看着电视,指尖拿着一杯顶级的葡萄酒,黑色的大波浪懒懒的披散在一边,两条修长光洁的腿从纱裙内露出,微微交叠,她未曾化妆,可眉眼间却自成一股妩媚气息,似是能摄取人的魂魄。

新闻正要播放,女人没什么兴趣,关了电视起身,薄薄的纱裙将女人妙曼的身姿勾勒无遗,她走进浴室,试了下浴池内的水温,刚解开两个扣子,门突然一下子撞开,还未来的及转身,男人的气息立刻扑来,直接拥着苏玖冲进浴池内。

“掩护我!”

浴池内顿时水花四溅,低沉的嗓音嘶哑的发出两个字,男人躺在浴池底下,苏玖直接被迫压在他的身上,她立马起身,大声的喊道,“救……”

“闭嘴,不合作我就上了你!”

低沉的声音,带着丝丝狠度,男人的力气很大,甚至,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某处一直抵着她……

苏玖立刻闭嘴,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却狠狠的瞪着男人。

全然不知,此刻她的样子是多么的撩动人心。

男人皱眉,苏玖敏感的意识到男人抵着她的那处越发的厉害,她的脸颊瞬间通红,男人一用力,将苏玖转个身,背朝她。

而这个姿势,某个地方却更为暧昧。

偏偏她又动不得。

门唰的一下被撞开,几个黑衣人直接闯了进来,苏玖本就一肚子火,立刻冲着那些人道,“进什么进,现在F国的人民都喜欢偷窥女性洗澡吗!”

黑衣人吓的立刻逃出去,传言这个世界有名,从A国来采访州长的女主播,漂亮虽漂亮,但很毒舌,如果得罪的话,怕是整个F国都会被她说的一无是处。

见人走,苏玖就转头对男人道,“喂,可以放……唔!”

还未来得及说话,男人的唇已经吻下,苏玖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抗拒,膝盖直接戳他的要害之处,男人顺势将她的双脚箍在他的腰间,两手向上将她的双手按在墙上,姿势更为撩人。

他的手大手下意识的滑向女人的腰处,挑起衣服,朝里面伸去。

苏玖怒不可遏,牙用力咬向男人的唇,一股血腥味弥漫出来,那双血红色立刻恢复原有的清明,将苏玖立刻放开。

“漱口,吐掉!”男人迅速命令道。

碰了他的血的人,无一能活。

然,苏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会有生命危险,脑海中只有他强吻她的行为,一个巴掌迅速打过去。

“无耻!”

她的声音里带着愤怒,那双黑色的眼睛瞪着他,带着丝丝水雾,头发也湿漉漉的,纱裙本就薄,此时因在水内,紧紧的贴在身上,里面一片大好风光尽情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

而,女人曼妙的身体似是对他没有丝毫的吸引力,男人看着女人,面色红润,并无异样。

深邃的眸内晦暗不明,男人并未多言,拿出一张金色的名片,“把这拿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打上面的电话就会有人帮你。”

苏玖看了一眼,直接往外面窗口一扔,讥诮的说道,“这年头,流氓还要装能耐?”

多少人为了得到他的这个承诺连命都不要,她倒好,不屑一顾。

“拿着。”皇甫爵又重新拿了张名片,直接放在苏玖旁边换洗的衣服口袋内,跨出浴池,直接走了出去。

也不怕苏玖出手拦截,她身上完全湿透,对付他简直就是引火自焚。

可恶!

苏玖越想越觉得烦闷,将浴室门锁好,把刚才男人吻过的地方狠狠洗了好几遍这才出来。

手机在振动,是叶叔打来的电话,苏玖微微皱眉,有些疑惑。

叶叔是父亲的得力手下,一般情况是不会给她打电话。

苏玖刚接通,叶浩楠焦急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大小姐,苏氏出了大麻烦,你父亲当场倒下,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

苏玖整个身躯都不可遏制的晃动了一下,但很快,她镇定下来,红唇轻启,“叶叔,我稍后告诉你航班时间,你安排人接我直接去医院。”

“好。”

身边带着卡,苏玖直接和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赶往机场。

A国京城。

市中心医院

三楼

苏玖一个人上去,整个走廊内都寂静无声,她快速穿过长长的走廊,跑到重症监护室。

透过那小小的窗口,她看到爸爸躺在病床上,插着好多好多吸管,旁边的心电图在缓慢的跳动着。

在生命的面前,他是那么的无力,在她的心里,爸爸一直都是打不倒的超人,是她这一辈子可以依靠的后盾。

苏玖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看着病房内躺着的男人,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转过头,便看到朝她走来的两人。

苏可儿仍然是一头乌黑的齐刘海,白色棉裙,看起来安静可人,单纯无害。

然而,却是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三年前,和那个她以为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人牵手站在她的面前。

苏玖平静的看向苏可儿,并未看向她小手挽着的男人。

“姐姐,你回来啦。”苏可儿轻声的喊着,声音中似是还带着一抹压抑的喜悦。

苏玖没有跟她寒暄,直接问道,“园区那块地是怎么回事?”

苏可儿低着头,眼泪唰的一下落了下来,“姐姐,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让爸爸答应舅舅,把这个工程让给他做,我也没有想到舅舅会强硬拆迁,出了人命……”

苏玖没有吭声,苏可儿顿了顿,继续说下去,“姐姐,你怪我是应该的,如果我狠点心,拒绝舅舅当时的请求,忘记他那么多年对我的好,变得再自私一点,事情……事情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苏可儿声音越发的小,她站在那里,低着头,眼泪还在啪嗒啪嗒的掉,显得束手无措,如一朵风中飘曳的小白花,即使犯了再大的错,也让人不忍心责怪,恨不得把她捧在掌心里疼着,护着。

好似若是责怪她,自己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苏玖却不置可否,“是你不对,如果不是你,赵寿民不可能揽下这个工程,现在我的父亲也不会被那些人逼的当初昏倒,现在躺在病床上!”

“你所谓的不自私,就是要把爸爸置于不顾之地吗?”

赵寿民怎样的人苏可儿不可能不清楚,然而她还让父亲将这个工程给他。

在这个世上,她就这么一个亲人,她离开家三年,然而再见,却没想到会有可能天人永别。

苏可儿被苏玖吓得脚下一踉跄,下意识的躲在沈钧的怀里。

沈钧皱着眉,搂着苏可儿,“苏玖,可儿是念及亲情,才这样做,她没有想到赵寿民会这么狠,更不像你这么……明白事理,可以将任何事分的那么清,苏博弈也是她的父亲,事情变成这样,她也不愿意看到。”

男人淡淡的说道,语气里夹着对她的不满,苏玖慢慢抬眸,逼着自己,对上男人的眼睛。

这是三年来,她第一次听到他喊她的名字,方才,她连他的面容都有点不敢去看,他却能对着她这么毫无顾忌的指责她。

三年了,她离开了三年,可是再见到,却还是会难过,会感觉有根针,在她的心口扎着,疼的她无法呼吸。

他始终相信苏可儿,维护苏可儿,却从来没有相信过她,维护过她。

哪怕是她在最需要他的时候。

所以,他更不会在现在设身处地的站在她的角度,去想苏可儿一时的心软,带给她的却是无尽的伤痛。

只会觉得她心狠,不讲感情。

沈钧的话犹如刀子般在她的心口扎进去,面上却并未显露半分,苏玖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一步一步走到苏可儿的面前,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你告诉你舅舅,爸爸如果有什么差池,他就做好拿命来偿的准备。“

苏可儿本来就被沈钧搂着,苏玖这么一说,她脚下一软,沈钧更用力的将她抱住。

“姐,姐姐……不要这样,他是我舅舅啊!”

苏可儿抓着沈钧的衣袖,眼睛里充满了无助与委屈,苏玖再想说,沈钧立刻皱眉制止,“苏玖,你别太过分,不要吓坏可儿!”

她吓她?

她的爸爸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还有一起人命官司压着,肇事者赵寿民却逍遥法外,他们是想看她爸爸死吗?

她面上还是不怒,忽然一笑,而那双桃花眼里却皆是满满的凉意。

“吓不吓的,到时候就知道了,还有啊可儿,你这么柔弱,在床上怎么经得起沈钧折腾的?“

苏可儿满脸羞红,沈钧也感觉自己被羞辱了般,苏玖却嘴角勾起一丝冷笑,转身朝外走去。

“均,现在怎么办?我舅舅,会真的出事吗?“苏可儿泪眼婆娑的看向沈钧,似他才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沈钧不敢去对视苏可儿的目光,他的脑海里还充斥着苏玖的身影。

她的容颜还是那么的漂亮,身材紧致,好似三年的时光在她的身上从未流逝一般。

沈钧胡乱的应付苏可儿,“放心,现在最重要的,是钱,她找到赵寿民,没有赔偿款仍然于事无补,如果想将它撑起来,就必须有钱。”

苏可儿眼睛瞬间亮起来,“均,我听说,周家有一个儿子,三十二岁还未娶妻,周夫人对儿媳妇这件事很愁,如果这事成了,周夫人肯定会帮我们的。”

“你是说……把苏玖嫁进周家?”

周家有一子周浩,听说对女人十分暴虐,私底下已经玩死过不少女人,无人敢嫁。

苏玖……

苏可儿似是看清了沈钧心里的想法,依偎在沈钧的身上娇媚的说道,“均,我见过周公子,是一个很温和的人,怕是有些人嫁不进周家才传出那些传言的,而且苏玖是我姐姐,我想保住舅舅,也不会害姐姐。”

沈钧的眼底有些犹豫,苏可儿见状,声音越发的委屈,“均,难道你想看我舅舅去坐牢吗?“

沈钧最受不得苏可儿这样的神情,拍了拍她的肩,“好,听你的。”

*

苏玖一个人走在路上,明明是六月,她却感觉莫名的冷,她张望着四周欢声笑语的人群,却突然觉得A城对自己是那么的陌生,那么的格格不入。

这些年,因为工作关系,她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尽量少回京城,因为她的刻意,他们三年都没有这般正面见彼此。

沈钧明明很自私,不值得她去想,可是她的心里还是会痛,还是会想起他,不敢去面对他,面对曾经的感情。

苏玖朝巷子里面走,忽见一酒吧,神使鬼差的,她朝里面走去。

灯光迷离,舞池内,许多人都随着音乐高歌跳舞,苏玖拿起吧台处刚调好的最烈的酒直接猛灌了下去。

“这位小姐……”

苏玖不等他说完,直接拿出一沓钞票扔在桌上,继续喝旁边一杯。

一杯又一杯高浓度的威士忌喝了下去,不去想父亲的事,不去想沈钧的事,她不给自己任何间歇的机会,拼命的灌酒。

她可以在沈钧面前佯装坚强,可以在任何人的面前装作无所畏惧,但是,她无法骗自己,无法告诉自己真的很好。

十几杯威士忌,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苏玖全部喝完,服务生都不太忍心,“小姐,您这样喝,很容易醉的。”

苏玖晃了晃手中的空杯,桃花眼微挑,“你们这里的酒是水做的吗?一点感觉都没有,给我你们这里最烈的酒!”

服务生犹豫了下,苏玖态度坚决,他只好调,很快便将酒推到苏玖的面前,“这是forgetformer,我们这里的主打酒,只是这一杯喝下去……”

话还未完,苏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辛辣的冲击感贯穿整个身体,瞬间清醒,可不过三秒,仿佛被麻醉般的感觉立刻涌了上来。

苏玖趴在桌上,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可一摸口袋,竟然摸到一张名片。

“如果你需要帮忙,就打这上面的电话。”

二十几个小时前,有个男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即使不是骗她,她如今在A城,他怎可能帮得了她?

然,苏玖却神使鬼差的,对着名片,醉醺醺的拨打那一串号码,没成想,竟然接通了。

“嘟嘟嘟……“

三声之后,男人的声音从那旁传来。

“哪位?”

他的语气微冷,没有过多的情绪投射,两个字,却让苏玖愣住。

苏玖没有回应,五秒过后,那边传来忙音。

她再打过去,男人接通,仍旧是冷冰冰的语气,“哪位?”

苏玖想了想,还未想好,那边又挂断了电话。

苏玖再打,那边还未曾说话,她便已出声,带着醉意,“无耻之徒,不是说要帮我吗?”

那边传来微微的停顿,就在苏玖以为电话已挂断时,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在哪里?”

苏玖未曾答话,传来欲哭无泪的声音,“先生,这里是Tomorrow酒吧,她醉倒了,您快过来把这位小姐带走吧。”

“京城?”

“是啊。”

“好。”

皇甫爵将电话挂断,回身,身边两位心腹继续焦急的说道。

“总统,现在形势危急,虽然您坐上了这个位置,但一日您没有继承人,朝局就一日不稳啊!”

“是啊,总统,这次您在F国遇刺,就表明有人已经蠢蠢欲动,只有有了继承人,他们才不会如此胆大妄为!”

皇甫爵的眸黑的深邃,“我知道了,你们回去。”

两位首相还想再劝,但皇甫爵却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只好将话吞进肚子里,恭敬的应道,“是。”

门内,走出一个身形欣长的男人,皇甫爵冷声问道,“还是没有办法么?”

“是的。”傅景臣擅自坐下,“你的血液里有特殊的成分,会比平常男人更加容易……可一般女人受不了你的血液,更别说那样强烈的结合,只有至阴至纯的女人,碰到您的血才不会有事,而且能够克制你体内的雄性。”

“这样的女人多吗?”

“千万挑一。”傅景臣以肯定的口吻道。

皇甫爵眸色深深,并未说话。

“另外,我认为,您还是不要冲太多的凉水澡,如果您这样一直克制,很有可能再也不能……咳咳……其实适当弄几个女人发泄一下也是可以的,她们这也算是为国捐……”

皇甫爵一道冷光射过来,傅景臣立刻闭嘴,耸了耸肩,所有未说完的话都写在了神情上。

“你可以滚了。”

凌晨两点

TOMORROW酒吧,酒吧人群涌动,灯光四射,在外面便能感受到里面嘈杂而喧嚣。

离巷口还有数十米的第四辆劳斯莱斯内,男人眸光沉静,侧脸薄唇轻吐两个字,“清场。”

几道身影立刻在黑暗中出现,不过三秒,原本嘈杂的酒吧立刻安静,一个人都没有。

只是很浓的味道还未散去。”阁下,已经清理完毕。“身边之人夜鹰恭敬的说道。

“恩。”皇甫爵应了声,抬腿,便阔步朝前走去。

夜鹰立刻挥了挥手,十几名保镖在外围成圈,八名跟着皇甫爵进去。

吧台处,皇甫爵扫了一眼,便看到在最边上,有一个娇小的身影,就在这嘈杂之处,趴在那里沉沉的睡去。

几乎不用任何证明,他确认,那就是她。

皇甫爵走过去,站在她的面前,她睡的很沉,可眼角处却还挂着泪。

二十几个小时前,他见她,她还是那个瞪着眼睛骂他“无耻!”的女孩。

没成想,都已经飞过半个地球,他竟然能和她在这里相遇。

还是以这样的方式。

她很漂亮,漂亮中甚至带些妩媚,但却意外的,不让他反感。

不知梦见什么,苏玖的眉皱的更紧,下意识的,皇甫爵将她的眉头抚平,又将她的泪水拭去。

就在此刻,苏玖突然睁开眼,看向皇甫爵。

皇甫爵微动,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苏玖慢慢的,慢慢的凑近,两人的睫毛似都要撞在一起,唇与唇之间也不过毫米距离。

只感觉柔软的触感在唇间一扫而过,苏玖便突然一倒,直接倒在了皇甫爵的肩头上。

看来,她方才压根就没醒。

深邃的眸内闪过一丝晦暗,伸手,“针筒。”

话落,立刻有只针筒递在他的掌内,他就着她的手腕,抽了一管血,夜鹰立刻接住,“给傅景臣拿去分析。”

“是!”

男人将苏玖托起抱住,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看起来那么瘦的人,竟然还不算太轻。

“总统,您是要把她带回您的住所?”

皇甫爵微微沉思,“去酒店。”

“是。”

翌日

苏玖坐在早餐店,只觉得眼皮直跳。

她只记得自己喝了很多酒,其他的,一概不知。

至于怎么到的酒店,换了衣服,她更是不清楚。

但是,身体没有任何意象,苏玖自然知道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揉了揉眉,喝了一碗热乎乎的豆浆,头还是疼的厉害,此刻,电话进来。

虽然没有任何名字显示,但那熟悉的一串数字,却让她的手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她将电话接通,沈钧的声音传来,“十点,到蓝岸咖啡厅,不要拒绝,你父亲的事,我已经有了对策。”

苏玖眸光微动,良久,才道,“好。”

十点

沈钧站在蓝岸门外吸着烟,见到苏玖出现,将烟熄灭,笑着道,“来啦。”说完便伸手似要带她进去。

他声音温和,仿佛还是三年前那个人,而不是昨日皱着眉指责她说“苏玖,你别太过分!”

苏玖微蹙黛眉,直接越过沈钧走了进去,问道,“你是不是找到赵寿民了?”

沈钧不答,将包厢门打开,那个包厢里坐着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这是周公子,周家的少爷。”沈钧介绍道。

周万豪上下打量了下苏玖,与沈钧对视了一眼,神情中露出满意,“苏小姐,想要吃什么,哥哥我都请得起!”

她虽然不怎么回A城,但并不是万事都不知晓,更何况作为主播,有些东西知道的还比旁人多些,周万豪是怎样的人,她还是略有耳闻。

“小玖,周公子听说了你们家的事,表示十分愿意帮忙。”沈钧出声说道。

周万豪贪婪的看着苏玖的容貌,“是啊苏小姐,您放心,就人命那件小事,我们周家还是可以摆平的!”

“噢,什么事都能摆平?”

相关文章:

污男污女视频120秒/婚礼检验新娘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女神沦落为玩物李雪菲)我心中的月光

女主暗恋痞男主 肉&每天早上尿在女友嘴里

我和有夫之妇的情感经历:小怪兽如何塞到最里面

【小说TXT】闪婚爱妻小说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