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锐《天降神婿》免费版小说(在线)

2021-09-14 09:10 · 新商盟

第七章 圣心决与八千针!

  看着这样的母亲,林若雪只感觉脸上火辣,终于,她做出一个决定。

“妈,你应该给唐锐道歉。”

话音一落,整个客厅都静寂了一瞬。

全家人都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林若雪。

包括唐锐。

他入赘三年,曾有过不少类似的情形,但他从没有在这家人的口中,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

仿佛大家对他的欺压,都是理所当然。

而现在,林若雪竟要求母亲道歉。

这让唐锐深感意外。

“给他道歉?”

王淑华嗤之以鼻的抱住手臂,“他一个废物,受的起么!”

林若雪皱住眉头,正要再说几句,却被唐锐轻声打断:“道歉就不必了。”

对唐锐来说,林若雪的态度已经足够,何况他也不认为王淑华会真心道歉。

“看,还是小唐识大体,都是一家人嘛,何必要这么见外呢?”

林源山连忙舒展笑容,打起圆场。

但下一刻,就被唐锐的话彻底噎住。

“我只希望,有些人能自重一点,不要再打这株何首乌的主意。”

“你什么意思?”

王淑华眉眼一竖,冷笑道,“行啊唐锐,都学会含沙射影了,把话说清楚,谁打你何首乌的主意了!”

唐锐耸耸肩,不愿多讲。

林若雪皱眉道:“妈,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我闹?”

王淑华瞪大眼睛,片刻后,手指唐锐满目狰狞,“好,今天我还偏要把何首乌拿过来,林泰,动手抢!”

原本缩在一边的林泰听见这话,顿时打了鸡血一样,朝着唐锐猛冲过去。

当时唐锐独战楚家保镖时,林泰是软禁状态,在他看来,唐锐还是陵园里那个任人欺凌的弱鸡罢了。

然而,当他离唐锐越来越近,却觉得不对劲起来。

唐锐站在那纹丝不动,气势竟徒然变化,如同一尊高高在上的神袛,庞大的威压盖压而下。

林泰似不受控制,硬生生的停在那里,鞋底与地面摩擦出的声音刺人耳膜。

接着,他档里一热,竟然当着全家人的面尿了出来。

“便溺失禁不是小事,抓紧去看看吧。”

唐锐轻飘飘的扔下一句,转身返回房间。

顾不上潮热的裤腿,林泰半会儿都想不明白,刚才他为什么会吓成那个样子。

直到王淑华一脸紧张的迎上来:“小泰,楚家人是不是打你了,你那里什么感觉?”

“没有。”

林泰老脸一红,把王淑华的胳膊甩开,羞愤的冲进卫生间。

从头至尾看完这一场闹剧,林若雪心累无比,暂时也放弃了让母亲道歉,只是她回房前,却在唐锐的房门外驻足片刻。

结婚三年,他们始终分房居住。

想了想,林若雪敲响房门。

“有事吗?”

开门时,唐锐换了件短袖,尺码稍小,紧实的胸肌把衣服高高撑起,泵感十足。

从前林若雪并未注意过他的身材,目光恰好撞在胸肌上面,脸颊顿时微热起来。

轻吸口气,林若雪恢复如常,淡淡开口:“信任我的话,可以把何首乌放到公司的保险箱,妈的手再长,也够不到那里去。”

唐锐哑然失笑道:“你这样帮我,不怕爸妈生气?”

“废话怎么那么多,你究竟信不信我?”

“信。”

唐锐坦然笑道,“明天一早,就把何首乌带去公司。”

林若雪嘴角轻扬起一丝弧度。

但随即又黛眉紧蹙,俏脸显得有些发白。

“头痛不止,肝气郁结,阳气受阻所致。”

脑海第三次跳出文字。

唐锐终于明白,玉佩不止给他仙医传承,还给了他一个能力,只需一眼,他便能看透病理症结,或者是药物信息。

现在的他,就是一台行走的扫描仪!

“又开始头疼了?”

唐锐轻声问。

比起好吃懒做的林泰,林若雪称得上是整座林家的支撑,长时间的辛劳工作,让她落下了神经衰弱的隐疾,心火一动,便头疼不止。

其实,在入赘以前,唐锐就知道林若雪的隐疾,当时母亲正值住院,拖欠大笔医药费,已经被院方轰出病房,恰好遇到去治疗头疼的林若雪,这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询问过母亲的情况之后,直接垫补了一大笔钱,这才让母亲捱过那段时间。

虽然母亲最终也没战胜病魔,但在唐锐心里,是林若雪的那次善举,帮助母亲延续了多半年的生命。

唐锐入赘林家,一方面是为了让母亲入土为安,更主要的原因,是想用他余生来报答林若雪的恩情。

“我可以帮你按一按,缓解头痛。”

“不用……”

林若雪本能拒绝,但不知怎么,眼前突然浮现出唐锐手捏银针的模样,鬼使神差的说,“那好吧。”

唐锐的房间其实算不得卧室,是由一间杂物间改造而成,非常局限,连一扇窗都没有,只有一张大床而已。

林若雪只得坐在床边,唐锐坐在她身后,两只手轻轻按住她的头部。

仙医传承中,除去驳杂的中药理论,还有两部绝学。

《圣心决》与《八千针》。

前者是玄门弟子所学功法之总纲,其中包罗万象,大到武技秘法,小到按摩推拿,涵盖之广,令人咋舌。

唐锐心想着《圣心决》中的按摩法门,在林若雪的头部穴道轻轻揉按。

起初,唐锐的手法尚显生涩,但很快便融会贯通,指间的力度愈发平和,像是一丝丝暖流,沁入林若雪身体。

原本还紧绷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松垮下来,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也在林若雪的体内消失,换作一股惬意的困倦,让她慢慢平躺下来,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而她枕靠的位置,恰好是唐锐的大腿。

林若雪穿着件一尘不染的白衬衣,这个姿势,让白衬衣的纽扣悄然张开,唐锐不经意的一瞥,就能看见深藏在衬衣之中的美景。

咕嘟。

唐锐咽了咽口水,来湿润干涸的喉咙,接着拽过他的枕头,塞在林若雪的雪颈下面,又给她盖上薄被,这才翻身下床。

尽管这三年来,唐锐一直幻想着能够与林若雪同床共枕,但仅仅止步于幻想。

直接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唐锐再次拿出针包。

要把那些传承变现为真正的本领,没有捷径可走,他必须老老实实的学习。

《圣心决》海纳百川,一时间不可能完全掌握,倒是另一门绝学《八千针》,相对单纯,仅是一部针法。

但等到唐锐把《八千针》细细揣摩之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即便是单一的一部针法,它同样也变化多端,体系庞大。

相传是由玄门第一位仙医所创,针法变幻,最多可有八千种组合,称得上玄门的镇门之宝!

“八千针法组合!”

唐锐眼中绽放起阵阵光芒。

而且最令他振奋的是,这部针法练到精深处,更要比人形何首乌神奇,能做到真正的起死回生!

第八章 路遇车祸!

  林若雪一觉醒来,已经是清晨时分。

迷蒙的擦擦眼,林若雪先是一怔,随即想起这是唐锐的房间,顿时紧张起来。

自己竟在这里睡了一夜?

那家伙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吧?

但很快的,林若雪就抛去这些无谓的猜疑,唐锐虽然没什么优点,但这三年来,始终规规矩矩,从未做过越界之事,加上自己衣衫整洁,另一半床铺也平平整整,着实是她想多了。

嘎吱。

门突然推开,唐锐端进一份早餐,微笑道:“醒了啊,帮你把早餐拿上来了,吃完再下去吧。”

入赘后,林家的饭菜便由唐锐负责,嗅到熟悉的米粥香,林若雪立即觉得有点饿了。

但她没急着开动,而是好奇问道:“昨晚你在哪睡的?”

“地上啊,倒是挺凉快的。”

“啊?”

林若雪吃惊的看向地面,虽说现在正值盛夏,凑合睡是没问题的,但地面多硬啊,跟床铺可没法相比。

这个冷美人儿突然心软了一分。

随即,唐锐又摆摆手道:“开玩笑的,昨晚我不怎么困,就一直在看中医和针灸的东西。”

尽管唐锐被玉佩改造以后,无论体质还是头脑,都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但《八千针》深奥无比,即便用了他一夜时间,他也只敢说是小有所成。

好在那一部《圣心决》也算是初入门径,一旦运转法诀,就能源源不断的提供气力,这才保证他此刻依旧拥有着旺盛的精力。

林若雪美眸一亮:“你答应做苏老的弟子了吗?”

“呃,这倒没有。”

唐锐晃了下手机,拿出早就想好的说辞,“我在网上自学的。”

话音一落,林若雪的俏脸顿时又清冷下来,视线瞟过放在角落的人形何首乌,嘴角牵动着没好气道:“中医博大精深,自学能学到什么东西,你是担心我把那株何首乌拿走吧?”

“这……”

唐锐语塞住,想再说点什么,却不知该怎么圆了。

正此时,房门倏然被人推开。

王淑华夺门而入,看见坐在床畔的林若雪,脸色顿时变为铁青,一步迈到唐锐身前,指着他的鼻尖叫喊起来:“你这个混蛋,你对我们家若雪做了什么,我看你是想造反了是不是!”

“妈!”

林若雪皱起黛眉,拽过无理取闹的母亲,“是我不小心在这屋睡着了,跟他无关。”

王淑华却是一把抓住林若雪,一脸严肃的告诫道:“三年前就跟你说过了,你最后的归宿应该是人中龙凤,而不是这种冲喜用的废物,你怎么就不知道跟他保持距离呢,万一这混蛋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以后你可怎么嫁人啊!”

唐锐目光顿时一凛。

为向林若雪报恩,他甘愿忍辱,但他万万没想到,王淑华随时都准备把他踢开,给林若雪再觅佳婿!

但他没有言语,而是看向林若雪,比起和王淑华作对,他更关心林若雪的想法。

林若雪的回答出人意料:“我已经结婚,又怎么会嫁给别人,妈,你别胡说了。”

“什么?”

王淑华声音忽的拔高,“你疯了吧,这种没用的废物,你还真打算跟他过一辈子吗!”

林若雪不愿再听下去,直接朝房门走去:“唐锐,带上何首乌,跟我走。”

“站住,你们要把何首乌带哪里去!?”

砰!

回应王淑华的,是一道响亮的摔门声。

坐在林若雪的车上,唐锐忍不住转头打量自己的妻子,出门前的那番话,仍然不断回响在唐锐的心中。

“看什么看?”

感受到副驾驶传来的注视,林若雪冷不丁问道。

唐锐心虚的收回目光,尴尬开口:“你真的没想过离婚?”

“关你什么事。”

林若雪对这话题非常敏感,回应时充满火·药味。

唐锐立刻识趣闭嘴。

没有片刻,林若雪突然又用凌厉的口吻自言自语:“我在她眼里就是一颗棋子,为了所谓的冲喜,她就让我随便找个人嫁了,现在又想让我攀龙附凤,她凭什么主宰我的命运!”

随便找个人?

唐锐眼底掠过一抹自嘲。

果然,在林若雪眼里,始终也没有把他当做老公一样看待。

不离婚,只是林若雪对母权的抗议罢了。

“愣什么呢?”

看到稍显恍惚的唐锐,林若雪像是猜到什么,猛地皱住眉头,“难道你想跟我离婚吗!”

林若雪觉得,能入赘林家是唐锐的福分,他应该庆幸才对,怎么能有这种想法。

怎么敢有这种想法!

“我……”

唐锐正要回答,突然间瞳孔一瞪,整具身体噌的绷紧。

几乎同时,林若雪也面色巨变。

一辆渣土车逆行而来,疾驰的速度足以将它面前的一切障碍碾平。

对比之下,林若雪的这辆奥迪,就像纸糊的一样,弱不禁风。

本能的转动方向盘,但在狭窄的街道上,这只是徒劳。

下一秒,两辆车眼看就要撞上,林若雪那条修长的大腿突然被人按住。

一道不可思议的黑影钻进视线。

唐锐竟从副驾驶猛扑过来,比安全气囊更快一步,用身体挡住了林若雪。

轰!

奥迪与渣土车擦撞而过,强烈的撞击,导致奥迪整台车侧翻而起,在地面滑行了数十米,才撞击在路边的隔离带,艰难停下。

林若雪只觉身体像破碎一样,全被撕裂的痛楚包围。

奇迹的是,她只觉得疼,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撞伤。

“你没事吧?”

疲倦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唐锐双手撑着座位,用自己做肉垫,帮林若雪缓冲掉大部分撞击,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已经无法聚光,空洞无神。

林若雪惊魂未定,只是傻傻的点了下头。

“那就好。”

扯了扯嘴角,接着,唐锐失去了全部力气,靠在林若雪的肩头声若蚊蚋,“口袋里,有苏老电话。”

林若雪像是感应到什么,连忙把唐锐推开,惊惧的倒吸起冷气。

只见唐锐的胸口处,绽放出一片鲜红。

与此同时,那辆凶横的渣土车也已经停下,司机迅速钻出车厢,没有半分犹豫,翻越隔离带逃离了现场。

等他走的足够远,终于停下,鬼鬼祟祟的拨出一个电话。

“楚总,搞定那小子了。”

相关文章:

我好骚女婿日了我 宝贝叫的好骚浪一点

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唔轻点 太大了啊 好胀(绝品农民工)

捏着她的奶头吃咬搓揉——男朋友的那个好烫

跪着承受他狠狠撞击 下面真湿我要舔

污文下面吃樱桃不准掉_高H文爱记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