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万万年林飞完结版,修仙万万年林飞阅读~

2021-09-14 13:00 · 新商盟

第七章 滚远我的视线

  总裁办公室。

姬瑶光听到敲门声,头也没抬地说道:“请进。”

一个身穿正装的英俊青年顿时走进门来,微笑道:“姬总裁,在忙呢?”

姬瑶光愣了一下,随后抬起头一笑:“韩总,请坐。找我什么事?”

韩恩赐,姬氏集团的总经理。他爷爷就是和姬忠晋打江山时的头号股东,在股东会有极大的能量。经过股东会那批自己人的推选,这才让他年仅二十六岁就坐上这把交椅。

韩恩赐坐在姬瑶光对面,笑呵呵地说道:“也没什么别的事。就是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姬总裁能不能赏个脸?”

说这话的同时,他的手悄悄搭在了姬瑶光白皙的手背上。

姬瑶光眉头神色一寒,随后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来,婉拒道:“恐怕不行,我晚上还有事。”

同是作为集团的高层,姬瑶光对韩恩赐太熟悉了。

典型的纨绔子弟。时常出没于风月场所就不提了,对玩女人更是有堪称偏执的爱好。公司上下漂亮年轻的女员工,就没有几个逃过他的魔爪。

被他灌醉乘机乱来的女人,更是不知凡几。

跟他吃饭?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那就明天吧。”韩恩赐似乎半点没有被打击到,笑呵呵地开口。

姬瑶光心头有些不悦。很明显先前都已经拒绝他了,为什么还死缠烂打?

“抱歉,我明天也没空。”姬瑶光的语气越发冰冷。

“没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就等到什么时候。姬总裁说个时间吧。”韩恩赐嘿嘿笑着,目光深处却闪过了一丝厉芒。

姬瑶光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快要遏制不住自己的怒意了。

如果不是顾忌到他在公司举足轻重的地位,姬瑶光一准发火让他滚。

而就在此时,房门再度被敲响了。

姬瑶光找到台阶,心中微微一喜,依旧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请进。”

韩恩赐眉头一皱,不悦地看向门口。

进门的人,赫然是林飞和吴墨灵。

姬瑶光和韩恩赐看到林飞的同时,都有点愣神。

“他是谁?”韩恩赐眉头一皱。

吴墨灵解释道:“他叫林飞,是我主...”

“主人”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吴墨灵极为生硬地改口道:“主要的朋友。”

韩恩赐冷笑一声,咄咄逼人地说道:“你哪个部门的,什么职位,上班时间为什么不戴工牌?”

林飞理都没理他,冲姬瑶光微笑道:“下班一起去吃饭?”

“啊?”姬瑶光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眨了眨一双秋水明眸,满脸迷茫之色。

我跟你...很熟吗?

韩恩赐一阵火大,狠狠地瞪向林飞:“你耳朵聋了,听不到我在跟你说话?”

林飞都懒得看他一眼:“哪来的苍蝇,一直在我耳边嗡嗡叫?”

“你——”韩恩赐气得不轻。

这踏马谁啊?知道我是谁吗,凭什么这么跟我说话?

姬瑶光眼见韩恩赐脸色铁青,嘴角露出了不明显的笑意:“墨灵,你朋友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不介绍一下吗?”

“这...”吴墨灵有些纠结,不知道该怎么介绍。

万圣天尊?混沌帝君?林天帝?

这么说出来,一准被当成神经病。

“多大的来头?还要保密?”韩恩赐冷冷道。

林飞淡淡一笑,无所谓地说道:“你不配知道。”

韩恩赐深吸了一口气,已经有了骂娘的冲动,气到发笑。

踏马的,藏头露尾,还敢在老子面前狂?

“吴墨灵,公司有规定。除非得到最高领导层的允许,否则不能带无关人员进大楼,你不会不知道吧?”

“万一混进来什么不法分子,又发生姬总裁上次中毒那种事情怎么办?”

“你担当得起吗?”韩恩赐冷笑着逼问道。

“我...”吴墨灵一时有些语塞。

姬瑶光眉头一皱,当即寒声道:“是我让他上来的。”

韩恩赐呵呵笑道:“姬总裁,你就别维护她们了。你先前还让吴墨灵介绍,摆明了根本不认识他。”

“不是我小题大做,这种事情怎么能马虎?我甚至怀疑,吴墨灵跟他串通好,就是要偷偷进来下毒!”

姬瑶光心头一震,看向林飞的目光也有些不善起来。

她不怀疑吴墨灵,但对于突然出现的林飞的确怀有戒心。万一他利用吴墨灵的信任,就是为了接近自己图谋不轨怎么办?

韩恩赐看到她的神色变化,顿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给你三秒,滚远我的视线。”林飞双手环抱胸前,斜靠在墙边。

韩恩赐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草泥马!

草泥马草泥马!

这个人搞不清状况吗?都被老子逼到这份上了,怎么还敢对我大放厥词?

装你麻痹啊!

韩恩赐真不懂林飞的自信从何而来,当即高声吼道:“保镖!”

他的话音落下,两个隔壁总经理办公室的保镖迅速赶来:“韩总,什么事?”

韩恩赐冷笑一声,当机立断道:“把这个混进公司的人拖下去,扔出公司。再通知警方,好好查查他有什么意图。”

凭借他韩家在警方的关系,绝对能让林飞吃不了兜着走。

“是!”两个保镖听到这话,顿时一左一右向林飞冲来,凶悍地出手。

“滚!”林飞冷喝一声,当即飞起一脚扫过。

“啪!”

两个一百七八十斤的保镖,顿时被扫飞出去,狠狠撞在墙上。

“砰”的一声,两个保镖同时跌落在地,两眼一翻白,直接昏死过去。

吴墨灵半点都不觉得意外。

而姬瑶光和韩恩赐都惊呆了,连林飞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

不待韩恩赐反应过来,林飞已然起身而上,“啪”的一个耳光狠狠抽在他脸上。

“啊!”

韩恩赐惨叫一声,整个人都被抽得转了小半圈。

他的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鼻子和嘴角都渗出了血液。

姬瑶光瞪大了一双美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他就这么干脆地抽了韩恩赐一记耳光?!

不过...还挺爽的!

至少,做了姬瑶光一直想做的事情。

韩恩赐捂着自己半边脸,惊怒交加地看向林飞:“你踏马敢打我?!”

“废话。”林飞话音未落,又是一脚踹出。

韩恩赐“噗通”一声倒在墙边,“哇”地吐出一口混杂着食物残渣的胃液。

胃液弄得他名贵的西装上到处都是,看上去分外狼狈和恶心。

韩恩赐快要疯了,声嘶力竭地怒吼道:“你踏马死定了!”

“吴墨灵,你也完蛋了!”

“我要给姬叔打电话,你们俩都别想逃!”

林飞淡淡一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就像在注视一条死狗:“哦?正好,我也想给姬重威打电话。在公司里养条野狗,到底是什么意思?”

话音落下,林飞像玩飞牌一般,随手掷出那张紫金的名片。

它带着破风的呼啸,贴着韩恩赐的耳朵,深深刺进了旁边的墙壁之中!

韩恩赐的耳朵已经被割伤,渗出了丝丝血迹。吓得他手脚冰凉,面色一阵苍白。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看向这张紫金名片,随后满脸骇然,脸上流淌下了冷汗。

这张紫金名片是真是假,韩恩赐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相比较公司其他人,他更能理解这张名片的意义。

姬重威这种紫金名片,只发给身份地位比他高的人,上一个就是华夏首富马凯旋!

“麻辣隔壁的吴墨灵,你踏马阴我!去你麻痹的朋友,你一个保镖能和这种大人物做朋友?!”韩恩赐心里哀嚎着,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要早知道林飞有这么一张意义非凡的名片,说什么也不敢和林飞作对。

韩恩赐艰难地站起身来,修长的身形矮了一大截。

他抹了把脸上的冷汗,声音颤抖着道歉:“原来是董事长的贵客,我真是有眼无珠,冒犯了您。”

韩恩赐的前后反差,令姬瑶光瞠目结舌。

“滚。”林飞懒得多看他一眼,拉着板凳便坐了下来。

“哎!”韩恩赐连忙应声,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狼狈冲出办公室。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两个被扔出门来的保镖。

韩恩赐脸色涨红,满脸的不甘与憋屈,心中暗恨道:

“老子非要查查,这个林飞什么来头!

第八章 姬家的心思

  姬瑶光看到林飞手上的紫金名片,顿时面露惊讶之色。

她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韩恩赐会对林飞如此畏惧。

但也更加不解,为什么父亲会给他这张名片?

就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林飞取出那张黑卡,推到了桌上:“华明退你的诊金。”

姬瑶光有点发懵:“什么?”

林飞淡淡笑道:“华明根本解不开千蛛万毒,收了昧心钱自然得吐出来。”

姬瑶光满脸愕然之色,心头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猜想:该不会是这个林飞用了什么不要脸的下作手段,这才让华明把钱交出来的吧?

“这钱我不能收,你还给华神医吧。”姬瑶光冷淡地开口,态度坚决。

然而林飞根本不去碰这张黑卡,平静道:“只怕打死他也不敢收。”

他这句话不轻不重,却透着不容置疑的平静,有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气度风采。

姬瑶光眉头一皱,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断言。

她有些自嘲地笑了,暗道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不管他做了什么,我再还给华神医就行了。”姬瑶光如此想着,便坦然地将黑卡收下。

至于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问华神医便能一清二楚。

林飞眼见姬瑶光将黑卡收下,顿时微笑道:“快下班了,我请你吃个饭?”

姬瑶光原本想礼貌地拒绝,但想到他那张紫金名片、还有帮自己解围的强硬作风,还是叹了口气,鬼神神差地露出一个笑容:“好啊。”

那一笑,如同阳光下的孟夏洋槐绽放,灿烂到万物为之失色。

林飞的嘴角微微勾了起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眷念和温柔。

很快,三人便从专用电梯下楼。

吴墨灵充当司机,开着姬瑶光的红色法拉利,驶向了玉芝兰五星级酒店。

姬瑶光其实是有所犹豫的,看到林飞随意的穿着,多少有点担心他的钱包:“随便吃点就行了吧?”

林飞看着窗外的风景,不以为意地笑笑:“不过几千块钱的事而已。”

姬瑶光想到他有父亲给出的紫金名片,加上对八千万也毫不在意,也就没再说什么。

“可能是个纨绔子弟吧。”姬瑶光如此想着,心里不免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很有钱,却还要穿成这样装穷,说自己是无业游民?

玉芝兰的装修细腻雅致,林飞找了个二楼靠窗的角落便坐了下来。

所有的餐具都是景德镇定制陶瓷,一道精致的瓷器对应一道菜,绝不重复。

席间姬瑶光好奇地问林飞到底什么身份,林飞依旧笑称自己是无业游民。

姬瑶光一阵哑然,随后追问道:“你认识我爹?”

林飞点点头:“见过一次。”

姬瑶光嘴角微微抽搐,见过一次就给你递名片,你当自己是马凯旋啊?

林飞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淡淡笑道:“我治好了你爷爷的肝癌。”

姬瑶光有些不悦了,但只是皱了皱眉头,良好的修养让她没有说什么。

姬忠晋的肝癌晚期是不治绝症,姬瑶光并不认为天下有人能够治好。林飞竟然拿她家人的伤病开玩笑,让她这个做孙女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结账的时候,林飞拿出一张黑卡,让服务员刷卡。

而让姬瑶光惊讶的是,这张黑卡上还有一个签名:姚至诚。

姚至诚是什么人?

西蜀省首富,甚至整个西南地区的首富!

姬瑶光一时没有忍住,便发问道:“姚至诚和你什么关系?”

连黑金信用卡都能给林飞用,这得是何等交情?

“也没什么交情,”林飞随意道,“不过是四千年前让他们先祖登上了帝位,三千年前保他们不受封神榜之灾。”

“对了,三十年前姚至诚求我出山,帮他们家族挡了一次灭顶之灾。”

“仅此而已。”

据传,姚家的先祖便是三皇五帝之一的舜帝。

吴墨灵肃然起敬,心说不愧是主人,果然非同凡响。

而姬瑶光则是眉头紧皱,半点都听不下去了。

她发觉这个林飞是真的爱开玩笑,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离谱,吹起牛来简直漫无边际。

“不愿意说算了,还编得那么一本正经。”姬瑶光颇为无奈地一摇头,钻进了法拉利。

对于她的质疑,林飞只是落拓一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回到姬家别墅的时候,姬瑶光惊讶地发现,家里客厅的灯居然开着。

要知道,她和家人是分开住的,这个时候家里不应该有其他人才对。

“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闯进我家了?”姬瑶光心头一沉,凝重地向吴墨灵问道。

让她诧异的是,吴墨灵竟然看向了林飞。

仿佛,他就是巫墨灵的主心骨一般。

林飞淡淡一笑:“你家人想给你个惊喜。”

姬瑶光眉头一皱:“真的?”

“真的,”林飞颇有一丝无奈,“你见过哪个杀手潜进你家,还把灯开着?”

这等于摆明告诉别人——我在你家潜伏着准备刺杀你,千万别回来啊。

姬瑶光哑然失笑,觉得近来自己是有点过于紧张了。

林飞双手负在身后,闲庭信步地走在前面,仿佛是回自己家一般。

姬瑶光也说不清为什么,看到他从容的样子,心里也逐渐安稳下来。

这个人身上似乎有种出尘的气质,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却总是能让人心安。

而且...有点像梦里那个朦胧模糊的身影。

想到这里,姬瑶光脸色微红,心里有点懊恼:“我都在想些什么?”

姬瑶光紧跟在林飞身后,进门后便露出了惊喜之色:“爸!妈!爷爷,你们怎么都来了?”

今天好像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怎么他们都来了?

然而让她更加惊讶的,是家里三个长辈的反应。

他们第一时间竟然不是和自己打招呼,而是激动地看向林飞。

“林神医!”

“小兄弟,你怎么来了?”

姬重威和姬忠晋满脸喜色,竟然客客气气地向林飞弯腰作揖,来了个有点别扭的古时大礼。

林飞一阵哑然,真心没想到他们会如此行礼。

得知林飞是古时候的仙人,姬家连行礼这样的细节上都有所讲究。

姬瑶光的母亲见到这一幕也明白了什么,紧跟着上前行礼。

“不必多礼。”林飞无奈地摆摆手,伸手扶他们直起腰来。

姬瑶光短暂的惊愕后,神色古怪地问道:“爸,你们这是...干什么?”

姬重威哈哈笑道:“女儿,爹还想着给你一个惊喜,看来你已经知道了啊。”

他说的惊喜,自然是指林飞治好姬忠晋肝癌晚期的事情。

此时眼看女儿和林飞在一起,姬重威理所当然地认为她已经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姬瑶光一头雾水,觉得最近摸不着头脑的事越来越多了。

姬重威面露惊讶之色,下意识看了林飞一眼,随后纳闷地说道:“林神医治好了你爷爷的肝癌,你不知道吗?”

姬瑶光瞪大了一双秋水明眸,精致的嘴唇也张成了“O”形,震惊地看向林飞。

后者的脸上平静无比,惊不起一丝涟漪。

他甚至坐在了沙发上,自顾地摆弄茶具烹茶。

“他不是开玩笑?说的是真的?!”姬瑶光感觉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巨大冲击。

她急忙走到姬忠晋身旁,关切地问道:“爷爷,我爹说的是真的吗?”

姬忠晋慈祥地笑了笑:“傻孩子,当然是真的,不信你看。”

姬忠晋说着,便拿起了一旁的诊断书。

姬瑶光连忙接过诊断书,只看了一眼,便欣喜若狂。

爷爷的肝癌是真的康复了,而且得出这样结论的还是省人民医院、省军区医院的两处顶级专家。

甚至于当时的专家都惊呆了,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宣称这是医疗史上的奇迹。他们疯了一般追问姬忠晋,到底是谁治好的。

但姬忠晋这样身份的人守口如瓶,那些专家也只能抱憾而归。

不仅如此,姬忠晋更是将华明的事情和盘托出,让姬瑶光怔怔出神。

她转头看向林飞,后者正在风轻云淡地品茶,冲她露出一个平静的微笑。

“原来...他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

“吴墨灵也不是开玩笑?”姬瑶光一时有些愣神了,心头震撼无比。

姬家的人对林飞都相当尊敬而客气,端果盘、递烟等不亦乐乎,纷纷与他攀谈起来。

姬忠晋和林飞似乎聊得非常投机,不时露出感慨的笑容。

原来是姬忠晋先前看到林飞的烹茶很有讲究,恰好他对茶道也有几十年的研究,干脆就和林飞交流起来。

稍一接触,他便认识到林飞对于茶道的理解极为高深。姬忠晋对于茶道的深厚理解,在林飞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窥一斑而知全豹,姬忠晋最后得出的结论只有四个字:深不可测!

然而这一切对于林飞来说都是如此理所当然,毕竟活了两亿年,随便花个百万分之一的时间来钻研茶道,也早该成茶圣了...

姬重威若有所思地看向林飞,随后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低声道:“跟我来。”

姬瑶光面露疑惑之色,但还是跟着父亲走到了宽阔的花园阳台。

姬重威将落地玻璃窗关上之后,便笑着向姬瑶光问道:“瑶光,你和林神医到底是什么关系?”

姬瑶光一时有点茫然:“没什么关系啊。”

姬重威惊讶道:“没什么关系他还为你出头,治你爷爷的病?”

而且...没什么关系你还带回家了?

姬瑶光脸色微红,懊恼道:“爸,你别胡思乱想了,他是墨灵的朋友。”

姬重威面露遗憾之色,喃喃道:“原来是吴墨灵的朋友啊...”

他心里挺郁闷的。

我家女儿哪点比吴墨灵差吗?

相关文章:

破了小嫩瓜/全部吃进去了h

《毒医狂妃摄政王心尖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无删版

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用跳跳蛋折磨人的黄文|最强女婿

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长篇肉辣文小说阅读 啊用力好湿好大(情非得已)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