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免费阅读_-——(危情难再续)

2021-09-14 14:16 · 新商盟

“那是!”周万豪一听有戏,迫不及待的去摸苏玖的手。

苏玖的手白皙修长,每一根手指都如葱一般,似是在向他发出无声的诱惑。

苏玖仍笑意满满,可就在周万豪碰到她手指间之时,周万豪只觉一阵剧痛,整个手瞬间麻木!

出了咖啡厅,拐过墙角,苏玖突然转身看向一直跟在她身后的沈钧,怒极反笑,“沈钧,你不觉得你做的太过分了吗?”

沈钧的眼神有些躲避,“苏玖,我这是在帮你,这是救苏家最好的方式。”

“帮我?”苏玖冷笑,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此刻却含着讥讽,“沈钧,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做起这拉皮条的生意了?”

她话说的毒辣,记忆中,她明明是温柔爱笑的女孩子,对他从来不说重话,那双眼,也曾经用倾慕的眼神看过她。

而此刻,她竟然一点余地都不留。

怒从心生,恶意的话立刻涌了出来,沈钧看向那张漂亮的脸,低声道,“当年都脱光了和别的男人躺在床上,你还有什么不可以卖的?还是说,是不是因为他不是宫越,没有宫家那么有钱,所以你看不上?”

“啪!”

巴掌声瞬间响起,苏玖目光很冷,“沈钧,我真的很庆幸,当年没有一错再错下去。”

沈钧怒极,“苏玖,你还真当自己是贞洁烈女,看你一脸的狐媚样,分明就是等着男人上!”

这个女人,和她谈了三年的恋爱,却不愿让他碰,转身倒和别的男人躺在一张床上!

想着,他强硬的去扼住女人的手,想要吻她。

苏玖直接一脚踹在沈钧的要害处,沈钧痛的起不了身,苏玖看都不看一眼,踩着高跟鞋离去。

走进一条巷子内,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你倒是挺狠的。”

苏玖转身,看着身后突然出现的男人,皱眉问道,“你是谁?”

身后一群黑衣人只觉一股比方才更低的气压无形的压迫着他们,这姑娘,竟然连总统都不认得?

皇甫爵墨黑的眼睛盯着苏玖,突然,他一揽她的腰,霸道的吻住她的唇,一番啃噬,这才放开,嗓音低沉,看着苏玖,问道,“记起来了么?”

“无耻!”

苏玖怒道,一巴掌又要呼过去,男人却紧紧的扼住她细细的手腕,眉拧的微紧,“打人这种习惯很不好。”

“谁让有些人欠打!”

此话一出,周围气压立刻低了几分,皇甫爵手微微示意,周围又似如常。

夜鹰往前一步,在皇甫爵身后轻声道,“阁下,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皇甫爵看向苏玖,声音沉沉,“你跟我去。”

“阁下!”夜鹰皱眉,立刻制止。

“无碍,你给她戴上耳机。”

说完,又看向苏玖,“待会我伸手,你就咬下去,要咬出血来,明白吗?”

苏玖斜眼看他,“不明白,我走了,后会无期。”

说罢,转身便朝外走去,然而,她的手腕,却被男人扼住。

苏玖皱眉,看向皇甫爵。

“只要你配合,我保证你父亲,安然无恙。”男人眸光深深,自成威严。

“你怎么知道我的事?”苏玖警觉。

男人未曾回答,只问,“愿不愿意?”

苏玖并不相信男人有这样的实力,人命关天,若他不有权有势,怎可能有这样的能耐?

但为了父亲,哪怕是赌,她也愿意赌上一次。

“好!”

苏玖,秀气的眉毛微微挑起,那双微微挑起的桃花眼坚定的看向皇甫爵,她只是想表明她的决心,却不知,那眉目间在外人看来皆是一股诱惑。

皇甫爵微微拧眉,声音冰冷似命令,“不要勾.引我。”

“……”

她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好不好?!

大型会议室

苏玖提前戴上耳塞,拿了张小凳,坐在桌子里面,整个桌子成U型,男人坐在主桌处,桌子里面的面积还是蛮大的。

十五分钟后,会议开始,苏玖也听不见他们讲什么。

男人伸手,她就朝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一口,忽然,苏玖眼珠子转了转,朝男人的大腿处咬去,男人的身子很明显的有些僵住。

都说那里是男人的敏感点,她就要咬,但此时此刻,他肯定拿她没办法。

男人讳莫如深的眸越发的深邃,姿态却仍如常,一场会议,将近接近半个小时,男人这才站起。

桌上的帘幕掀开,苏玖站起,却被男人勾住,眸色深深。

“说了,不要勾.引我。”

“勾.引你又如何?“苏玖笑着道。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男人虽然霸道,还容易发情,但是自制力很强,她不愿意,就不会发生某些事。

此时,似是看透苏玖的想法,皇甫爵忽然俯过来,将她困在桌子与她之间。

他慢慢往下,苏玖半个身子已经躺在桌子上,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她甚至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每一处。

男人眸色很深,鼻梁挺直,薄唇,每一处都如刀工凿成,不止这样,男人的皮肤也很好,没有一点毛孔。

终于,他停止往下,但两人的距离已经很小,一说话,两人的唇都会轻轻擦过。

就着这个距离,皇甫爵对苏玖道,“不要高估男人的自制力。“

说完,却立刻放开她,转身走出会议室。

苏玖脸却通红。

她立在那里,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天哪,她方才,竟然对自己行为不轨的男人犯花痴了!

懊恼的摇了摇头,苏玖便往医院奔去。

皇甫爵刚回到宫内,傅景臣便立刻像风一样的奔出御医处。

“皇甫爵,竟然真的被你找到……“

冰冷的眼神打断傅景臣的话,皇甫爵沉声对周围道,“你们都退下吧,傅医生,在会议室等我。”

“是!”傅景臣立刻恭敬的应道,然,眼神中却是止不住的狂热,根本未曾在意周围人异样的眼光。

一进会议室,傅景臣就立刻道,“你给我的血液,就是至阴至纯!皇甫爵,你有救了!”

皇甫爵却没有傅景臣那般兴奋,他早已料到这个结果,采取血液,不过是想证实一下。

今日,他带她进会议室,并未吃药,苏玖咬他出血,他确实感觉到体内的血性不再那么狂热。

只是这女人,太不安分,竟然咬他那里……

似是想到什么,傅景臣朝皇甫爵挤眉弄眼道,“我听说,你在S国遇刺,却没有正面冲突,药应该吃完了,当时应该发情了吧,是不是就是那时候和人家……”

“没有,她咬了一口。“皇甫爵回道。

“是了,你的血当时太过膨胀,她咬你就可以释放你体内的血性,缓解你的雄性,稀释你的血液,起到镇定的作用。”傅景臣说到后面就没正经,“但这不是什么长久之计,现在是你的血初次得到释放,所以比较敏感,过了几次,咬出个窟窿来也没用,除非……”

傅景臣有意卖个关子,皇甫爵扫他一眼,傅景臣就立马耸耸肩,说出来。

“除非你和她有更亲密的接触,让你的血和至阴至纯血真正融合,这样慢慢的就会平衡下来,不多,一个礼拜一次就好。“

傅景臣苦着脸说道,但神情倒没有一丝难过,反而乐在其中。

皇甫爵微微扫他一眼,薄唇轻启,“亲善大使最近有意问我你有无婚配,要不把他女儿许配给你,这样别人也不会误会你,如何?”

“算了,你还是饶过我吧!”傅景臣苦着脸说道。

他这人最怕结婚,要不是拿总统当挡箭牌,怕是家里早已逼婚了!

……

“爸,你醒了?”苏玖刚走到病房,便看到叶叔在小声与苏博弈说话,欣喜的跑过去。

苏博弈刚醒来,还有些力不从心,他缓慢的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吃力的摸了摸她的头,温和的笑着道,“小玖,你瘦了。”

苏玖使劲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胖了些,倒是你,我不在身边,也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

声音中带着责怪,更多的却是藏在里面的关心。

“大小姐,你真有本事,竟然能够借到那么多资金,让苏氏重新上轨。“此刻,叶浩楠激动的说道,”这下好了,苏总醒了,苏氏度过危机,一切都雨过天晴了!“

苏玖皱眉,借资金?

“小玖,这个借钱给你的朋友是谁?可靠吗?”苏博弈看向苏玖,担心的问道。

小玖长得漂亮,这他一向知道,但若是为了苏氏她以自己为代价,那么他宁可不要苏氏。

“爸,想什么呢,这个朋友是我一个采访对象,女的,可有钱了!你放心,她很可靠,爸,我给你削个苹果吃吃!“苏玖立马眨眨眼,笑着说道,一点都不像撒谎。

若是不给个答案,她可不敢保证父亲的想象力最终会演出怎样的剧情来。

但,苏玖心里也犯嘀咕,谁有那么多钱?

不会真的是那个男人吧?!

此刻,电视内突然出现政.治新闻,前几日总统去S国进行访问的画面,苏玖正低头削着苹果,叶叔感慨道,“咱们A国的总统真是了不起啊,长得又帅,还能将国家整治的这么好,还那么年轻,简直就是无可挑剔!”

苏玖听到长得帅,有些不以为然,叶叔的审美观她还是懂的,但还是抬头看了一眼。

然而,此刻,却已转成女主播播放下一条新闻的画面。

苏玖也不以为意,总统能给她钱吗?能帮她撑起苏氏吗?

不能!

那她关心他干啥!

说到底,苏玖也是个很现实的人,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家人,生活平静而充实。

这,就够了!

至于总统这样的大人物,那还是留给其他人关心吧!

苏博弈身体还算硬朗,就是有先天性心脏病,受不得刺激,苏玖平时工作忙,飞来飞去,没时间和父亲聊天,下午的时光,也就在两人的絮叨之中度过了。

苏玖去给苏博弈买晚饭,刚走出医院,手中的手机便蓦然震动,是一个未知号码。

犹豫了半刻,苏玖这才接通电话,男人低沉的嗓音透过电话传来,“你在哪里?”

没有自我介绍,但光听声音便知是谁。

不过,他怎么有她的号码?

“医院。”苏玖皱了皱眉,终是忍不住问道,“苏氏的事,是你帮的?”

男人沉默了片刻,这才慢慢的应道,“恩。”

乖乖,这人真有钱!

苏玖心下惊愕,男人此时又道,“一个小时后我派人来接你一起吃饭。”说完,男人便挂断电话,根本没有给苏玖拒绝的机会。

苏玖也无所谓,虽说男人只是完成他们的约定,但这么大的忙,当面谢谢人家也是应该的。

将父亲晚餐买好,找了个借口,苏玖便站在医院外等,一刻钟内,一辆低调的奥迪停在她的面前,苏玖上车,弯弯绕绕大概两个多小时,车便停在一幢别墅前。

复古的欧式建筑,掩映在层层绿树之中,若从外看去,还真不容易发现。

门口站着穿着绿色军装的小战士,唰唰唰的对着苏玖敬标准的军礼,苏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礼,只不过回的歪歪扭扭。

推开门,一张长椭圆形的圆桌摆在正中央,菜品不多但很精致,仆人将主桌右手边的椅子推开,“苏小姐请坐。“

苏玖顺理成章的坐下,皇甫爵未出现,她便拿出手机消磨时光。

大场面她见多了,也不觉得拘束,曾经有位女强人故意给她找茬,她也淡定自如,直播时,笑眯眯的连问几个犀利问题,反而让那位女强人不敢作了。

助手沈铅铅给她发了好几条信息,说她上次突然从A国回来,把采访拎在一边,李姐都快炸了,攒着可大的火气就等她回来了,还附赠了个抹脖子的表情。

苏玖笑了笑,回了沈铅铅信息,仆人见苏玖竟然在玩手机,微微皱了皱眉,但也不好说什么。

门突然打开,周围齐齐站起身,尊敬的喊道“阁下”,苏玖抬头,正好对上皇甫爵的眼睛,坐在那里,还保持着拿着手机的姿势。

在这种仗势下,苏玖有些囧,尴尬的把手机塞进包里,刚准备站起身,皇甫爵已经开口,“吃吧。”

“噢。”苏玖也不客气,见皇甫爵开始动筷,自己也夹起来,第一筷,便是一个大块的红烧肉。

皇甫爵抬头微微看了她一眼,她扎着简单的马尾,没有化妆,眼角微长,吃的津津有味,全然不觉不对。

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吃饭。

那些名媛,吃饭都十分小口,或者吃几口便饱了,个个都跟仙女似的不食人间烟火。

他第一次有了和人一起吃饭的感觉,而不是单单被别人盯着看着揣度着如何小心翼翼讨他欢心。

“她是唯一一个可以缓解你毒性的人,只要你和她保持一个礼拜一次的亲热,你就可与常人无异。”

苏玖咬着红烧肉,伸出舌头微微一卷,唇瓣泛着些许油光,皇甫爵眸色一暗,撇开目光,拿起桌旁的温水,喝了一大口。

而苏玖却全然未曾发觉异样,吃完之后便看向皇甫爵说正事,“苏氏的事谢谢你啊,那个钱我会慢慢还你的。”

皇甫爵微微皱眉,下意识的不喜欢听到“还”这个字,语气有些生硬,“不用。”

苏玖只当他客套,“别呀,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利息就按银行利息来算,虽然我工资不高,但我每个月还你一点,总归会两清的!”

皇甫爵越发不悦,沉声问道,“你一定要还?”

“当然!”

“那,换个方式,如何?”

换个方式?

苏玖微微挑起黛眉,左手撑着额头,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看向皇甫爵,声音故意放低,“是要我肉偿吗?”

皇甫爵不做声,眸色却更为幽暗。

“哈哈哈哈,别逗了,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苏玖瞧了皇甫爵一眼,继续吃饭,“虽然你行为不太正,也曾占我便宜,但是一看就是个新手,喂,你不会是黑.社会老大吧?上次正好在A国遭遇追杀?“苏玖夹了个花生米放入嘴里,随意的问道。

男人她见过不少,真正的情场高手绝不是他这样,严肃冷冰冰的,说个暧昧的话都一脸认真,就好似此刻她点头就真的会实现似的。

而男人的气场,还有这财,这隐蔽的居住环境,都让她无法不往黑.社会那里想去。

这话一出,夜鹰眼皮一跳。

难不成总统在她眼里就是一黑.社会老大?

这位苏小姐平常不看新闻的吗?

皇甫爵不做声,苏玖心中更加认定,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啊,这地方不错,适合金屋藏娇!”

金屋藏娇?

她是第一个进来的女人,哪来的娇?

皇甫爵看着随意的坐在那吃着饭菜的女人,眸色翻卷,更为晦暗。

原本只是突然萌生的想法,正在心中悄悄发芽。

苏玖却毫无察觉,依旧吃着各种精致的食物,她从小就被苏博弈带着出席各种酒会,自认为吃过不少美食,但吃了这里的食物,之前的美食简直就是渣渣好嘛!

“喜欢这里?”男人蓦然出声,问道。

“喜欢啊。”苏玖咬着排骨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吃得好,环境好,不喜欢是傻子咧!”

这答案显然不走心,皇甫爵一听,凉薄的唇角却忍不住上扬。

多少年,没有听过这么简单的回答了。

吃得好,环境好,所以喜欢。

直到苏玖离去,皇甫爵想到她方才的样子,眸中之色都忍不住软下来。

“总统。”夜鹰不解,忍不住问道,“苏小姐是唯一可以帮助您控制病情的人,为什么不把她留下来?”

方才为了陪苏小姐吃饭,总统推掉了和外国使臣的饭局,许多文件也压了下来。

恐怕今晚,又得熬夜了。

皇甫爵没有做声,眸色更为浓郁。

他转身上楼去书房,“去把刚才没有批完的文件拿来。”

“是!”

不再多问,夜鹰立刻开车回宫。

男人原本走进书房的背影微微迟钝了下,看了看身下某个不安分的小东西,转身朝淋浴间走去。

*

翌日

苏玖回公司。

苏玖刚走出电梯,便被沈铅铅拉到一旁,小丫头忧心忡忡的看着她,“苏姐姐,你要不回去吧。”

“怎么了?”

沈铅铅欲言又止,最终只是说了一句,“苏家的事公司很多人都知道了。”

苏玖工作时间不是很长,但很快便走到了主播的位置,走的越高便容易越让人眼红。

再加上苏玖做事有些我行我素,这背地里看笑话的人便更多了。

苏氏借到资金的事还未公开,叶叔说,这次事有蹊跷,虽然看起来是赵寿民自己作的,但事没那么简单。

所以,她现在的身份,便只是一个落魄千金。

苏玖眼角一扫不远处偷偷看向她指指点点的人,又收回眼神,视若无睹的抬腿朝里面走去。

那些人正在议论,当事人突然出现,心里总归有点尴尬,他们突然住了嘴,眼睛却幸灾乐祸的朝苏玖身上瞟,苏玖不朝她们看,敲了敲李莉的办公室门,走了进去。

“小玖,这段时间你也累了,公司决定让你休息一段时间。”李莉有些艰难的说道,不太敢去看苏玖那双清澈的眼睛。

“最近公司要来一个新人,是部长家的千金,虽然你的采访很好,但都是一些明星,或是不出名的人,公司还是希望能够借助市政府的力量,小玖,你明白吗?“

她不明白也要明白,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她做的再好,也抵不过人家有权。

“今天有个饭局,你跟我去,最近城建,需要更多的资金,市政府也需要宣传,如果能够说动局长接受你的采访,你的处境就会好些,苏玖,能不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就看你的了。”李莉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苏玖点点头,“好,我知道。”

晚上八点,苏玖站在茶苑门口,李莉也从一辆车内走下来,她穿着一件黑色v领紧身裙,姣好的身段显露无遗,打量了苏玖一眼,白T黑牛,简单不过的打扮,脸上也只是扫了淡妆。

但,苏玖那张足够漂亮的脸,便是最好的资本。

李莉也不说什么,走在苏玖前头,小声叮嘱了一句,“待会客气点。”

苏玖不喜欢和这些官场的人打交道,苏博弈虽然在商场上混,但是像这种和某某局的某某吃个饭喝个酒也是避免不了的,她小时候觉得新奇,去过几回,但稍稍长大,便懂了这里面的一些门道,就再也不跟苏博弈出去应酬了。

李莉如鱼得水的和他们转着弯,有人眼神不住的朝苏玖身上瞟,故意和她搭讪要喝酒,苏玖二话不说,直接干个底朝天,看的那些官员心里有些发怵,也不敢和她拼酒了。

一圈下来,苏玖有些难受,和李莉说了声,便去洗手间。

却没想到,刚转弯,便遇到熟人。

苏可儿。

苏可儿看着明显喝酒上脸的苏玖,周围也没旁人,不装了,嘴角扯出一丝与她清纯面容极不相符的讥讽,眨了眨眼,故作惊讶的说道,“姐姐,苏家已经落魄到需要你出来陪客了吗?”

这话说的,敢情她不是苏家一员,倒像是看好戏的局外人。

苏玖也不生气,眼皮都不掀,“好狗不挡道,让让。“

相关文章:

有被吸过奶吗.宝贝 舔住它吸好不好 不庝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老秦的退休生活】

我成为三个黑人的性奴*翁熄系列乱吃奶

第11部分夫妇交换系列_人妻交换小说,我在驾校那些事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 男女祼交动态图h|遇见你时风好甜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