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爹地超给力——免费阅读全文章节列表

2021-09-14 15:14 · 新商盟

夏彤上了出租车,才敢放肆的哭出来,出租车司机听到哭声,回头看她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关心道:“姑娘,你是不是受欺负了?要不要报警?”

夏彤抱紧了手臂,摇了摇头。

报了警能怎么说,她还欠着人家十万块,也是她自己跑来酒店见他的,没有证据只会被当做敲诈而已。

夏彤回到小区后,打了个电话给江辰,让夏嘉宁先在他那里住一晚,明天再去接回来,她也庆幸没有让儿子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夏彤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骆利川这样的男人有瓜葛,却没想到夏嘉宁发高烧送去医院的时候,她再次碰见了骆利川。

两个人在走廊里相遇,没办法躲。

骆利川让向晨先去处理骆母住院的手续,自己挡在了夏彤的面前。

“怎么了?”

夏彤还记得那一晚他的禽兽举动,看到他整个人就慌得不行,垂着眉眼想绕开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

“说话!”

他冷冰冰的语调有了起伏,是生气了。

夏彤抬起头,情绪也上来了:“骆先生,麻烦你不要在医院里动手动脚,否则我叫人了。”

骆利川松开手,露出个无奈的眼神。

他很少在女人身上感觉到挫败,夏彤却两次拒绝了他。

明明五年前的那一晚,是她哭着求他帮忙的。

“来医院做什么?”

“我儿子病了,来看病。”夏彤不想被他纠缠,说完这句话就大步走开了,好像骆利川随时会追上来一样。

骆利川看着她的背影,眼中的冰冷多了一分。

他与夏彤这样的女人,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过是五年前一夜春.宵,他找过她一段时间,可是现在看来,她不过是被人下了药。

双方本就不该再有交集。

夏彤回到病房的时候,夏嘉宁正在和隔壁床的一个小朋友聊天,那是个卷发的小女孩,因为心脏问题,长期都在医院里住着。

两个小家伙说说笑笑,让夏彤心里的阴霾驱散了许多,也把骆利川的事情给抛到了脑后。

就在夏彤逗着小朋友玩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了病房,他穿着西装,却掩盖不住一身的颓败之气。

夏嘉宁最先注意到这个男人,被男人脸上的热切给吓到,夏嘉宁小声的叫了一声:“妈咪,那个叔叔一直盯着你……”

夏彤一回头,看见了夏俊辰。

夏俊辰看见真的是夏彤,激动地差点落泪:“彤彤,真的是你,那天真真给我打电话说在外面见到了你,我还以为她在骗我,这些年,你到底去哪儿了?!”

夏俊辰说着就冲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夏彤。

面对夏俊辰,夏彤的心情非常的复杂,她想拥抱他,却又为当年的事情怨恨他,一时间百感交集。

害怕影响到孩子,夏彤把夏俊辰带出了病房。

两个人站在花园里,夏彤总算是镇定下来,对夏俊辰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俊辰也冷静了许多,只是看到小公主一样的妹妹长成了大人,他眼中还是有热泪:“爸得了脑血栓,住院一段时间了。”

“什么?!”

这些年,她与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也不知道夏家在这几年里已经经过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夏俊辰轻轻摇了摇头。

看着夏俊辰下巴上的胡茬,夏彤忍不住说道:“这些年,家里怎么样?”

“你走之后,公司的股票大跌,你嫂子勾搭了别的男人,把公司给收购了。这些年,家里过得很不好,我们到处找你,爸就是前两年太操劳了了,才得了这个病……”

听着夏俊辰的话,夏彤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

夏俊辰继续说:“彤彤,当初的事情是哥哥做的不对,我也得到了惩罚,你现在回来了,原谅我好不好?你去看看爸爸妈妈,他们真的很想你。”

想到年迈的父母,夏彤软下了心肠:“好,我这两天有空就去见他们。”

夏俊辰立刻道:“你现在没空吗?”

夏彤摇头:“我儿子生病了,我要陪他。”

“儿子?是刚刚那个小男孩吗?他是……”夏俊辰的表情有些微妙,和邱真真的表情如出一辙,这让夏彤的火气一下就上来了。

“邱琪轩到底跟你们说了什么?这个孩子确实是那一晚怀上的,我还会在国外随便生个孩子来骗你们不成?!”

不远处的门后,向晨手里拿着一大堆小孩子爱吃的零食和玩具,把这段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他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转身走向了病房。

夏彤气冲冲回到病房时,发现夏嘉宁的床头上摆满了吃的和玩具,夏嘉宁正和那个小女孩在玩一个小火车。

夏彤问:“宁宁,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夏嘉宁仰着小脸,一脸骄傲:“叔叔送的啊!”

“哪个叔叔?”

“就是那天在机场的漂亮叔叔旁边那个叔叔啊……”夏嘉宁晃了晃小脑袋,一时间找不到词语来形容给向晨。

而夏彤却立刻明白了他的话。

现在莫名其妙送东西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欠着他钱吗?!

夏彤本就在气头上,于是把矛头指向了骆利川,把所有的东西拿上走出了病房,向护士们打听骆利川实在是太容易了,他在医院里就像个移动的电源,走到哪里都在发电。

很快,夏彤就来到了骆利川母亲的病房门口。

见到门口有个人影,骆母以为是骆利川:“进来吧。”

听到声音,夏彤有些尴尬,她推门进去,把一堆东西放在地上:“伯,伯母,我来找骆先生……”

看到漂亮的夏彤,骆母的眼睛都亮了。

这些年,她可是为了骆利川的婚姻大事操了不少心,可是骆利川对哪个女人都保持距离,每个被介绍和他相亲的女人都是哭着跑走的,可从来没见过还有女人敢来找他的。

骆母喜笑颜开的说道:“快进来坐,人来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啊?”

“……”夏彤更尴尬了,赶紧解释:“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是骆先生找人送给我儿子的,我不敢收,就给他送回来。”

她一说完,骆母的眼神就黯淡下来:“你有儿子了吗?”

夏彤点点头:“恩,已经四岁了。”

骆母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这么大了……可惜了……那你把东西放下吧。”

虽然很希望骆利川能找个女人,但是已经有儿子的还是算了吧。

夏彤不理解骆母的态度转变,听说可以了,就把东西放下转身走出了病房。等到骆利川出去一趟回来,就看见了夏彤送回来的东西。

骆母还在念叨:“那么漂亮一个姑娘,可真看不出来儿子都四岁了,可惜啊可惜……”

而骆利川看着那一堆被人退回来的东西,眼神冷到起冰碴子,对夏彤仅剩的那一点念想,也彻底的断送了。

夏嘉宁在医院住了一天,身体就好了,夏彤计划着把人带回去,临走之前,她把夏嘉宁放在病房里,自己来到了三楼的病房,打算见一见久未见面的父母。

虽然之前已经准备了很久,但是来到了病房门口,夏彤的心里还是打鼓一般,她听到病房里,妈妈正在说话,还是那个温柔的女声,只是听起来老了许多。

夏彤敲了敲房门,夏母来开门,一看见门口是夏彤,先是愣了几秒钟,然后疯了一样大哭起来,抱着夏彤哭喊道:“彤彤,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哥哥跟我们说,我还不相信,真的是你啊……”

夏彤忍住哭声,拍着母亲的后背:“我回来了,我来看你们了,别哭了妈……”

她话音刚落,病房里却突然传来一声杯子砸碎的声音,伴随着夏父沙哑的叫骂声:“你还回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死在外面?!”

“爸……我是夏彤啊……”

夏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病床上的父亲,他形若枯槁,可是脸上却写满了憎恨和厌恶,那眼神,仿佛真恨不得夏彤死在外面似得。

“从你离开夏家的那天起,我就不是你爸了!是你断送了公司,断送了夏家!外面一家人落得这个地步,都是你害的!”

夏彤的心脏像被刀子刺,眼中泪水滚滚而下:“我是不该回来,既然你不愿意认我,我走就是了!”

“老头子,你少说两句吧!彤彤好不容易回来!”夏母急的不得了,想让夏淮江闭嘴,可是一回头,夏彤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夏母追出来,却再也找不到夏彤的影子了。

夏彤冲进了消防通道,再也忍不住,在楼梯间里崩溃大哭起来。

她本以为事情过去这么多年,父母会对当年的事情有所内疚,却没想到父亲会这样咒骂她,甚至说夏家断送在她手里。

夏彤心里的痛和怨找不到人诉说,几乎要撕破她的胸口。

夏嘉宁在病房里左等右等,却不见夏彤回来,于是一个人走出病房去找人。他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根本不认路,跟着护士上了两层楼以后,整个人就懵了,站在楼梯口不知所措。

“妈咪……”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夏嘉宁着急了,忍不住小声的喊。

就在他的眼泪都快要下来时,骆利川出现在他面前。

“夏嘉宁。”

他记得他的名字。

一看见骆利川,夏嘉宁仿佛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赶紧冲上去抱住了骆利川的大腿。

骆利川活了30年,第一次被人抱大腿,这感觉酥酥麻麻的,特别怪异。

他忍不住动了一下,可是腿上的小家伙却像粘上去的一样,怎么也撕不下来。

到最后还是耐着性子,按在了小家伙的头顶,轻声问:“怎么了?”

他的大手有一种温暖的力量,让夏嘉宁的心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并且他轻声说话的时候,给了夏嘉宁一种从未有过的亲切感。

“骆叔叔,我找不到妈咪了。”

这个女人,一个月到底要把孩子弄丢几次?

骆利川额头上滑下三道黑线,说:“走吧,我带你去找她。”

可是夏嘉宁挂在他腿上,很自然的开始撒娇:“我走不动了,我的腿好累哦。”

骆利川顿了顿,却怎么也发不出脾气来,也许是这小家伙长得实在可爱,跟个洋娃娃似得。

骆利川弯下腰,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

他常年健身,肌肉匀称却不夸张,一只手轻轻松松就把夏嘉宁托举在空中。

路过的许多女人忍不住投来了艳羡的目光,有点甚至还拿起手机偷偷拍了几张照片。

骆利川把夏嘉宁抱下了楼,在病房和走廊里转了几圈也没有找到人,骆利川还是拿起了手机,给夏彤打了个电话。

听到楼梯间里传来了手机铃声,走近一听,还能听到哭声。

骆利川心里一紧,把夏嘉宁交给了路过的护士,冲进了楼梯间。

夏彤正哭的起劲,猛地听到撞门声,和推门而进的骆利川正面相对,面面相觑。

夏彤低下头,哭的更大声了。

这人生实在是太糟糕了,每件事都糟糕透顶,为什么在她身上就没有一件好事发生呢?!

相关文章: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自卫除了拿黄瓜还可以拿什么/摁住她扯下了她的襦裙小说

《花都小玄医》---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野兽探花解饮*直男装修工与房东

钢笔按摩棒总裁/摄入精子就会流出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