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女人下面大吗_男人吃女人阴暗部位

2021-09-14 19:55 · 新商盟

迎面砸在一个人的头上,顿时玻璃四溅,那个人也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接着,我又拿着裂开的酒瓶口子,直接捅在第二个人的肚子上,手上顿时一阵温热,直接见血。

这些都只是在学校里面横,那里见过这种场面,一见到血,全都慌了。

“王晟,你冷静点,这可是要死人的。”徐龙直接怂了,剩下几个小弟也害怕的缓缓后退。

我冷着脸,一步一步走过去,气势非常吓人,硬是没人敢拦。

等走到安果面前,看到她已经被解开的衣服,我脸色更冷了。

“衣服是你脱的?”我看着徐龙,问到。

徐龙磕磕巴巴的不敢回答,我直接抬手就一耳光,扇得他在原地转了个圈,坐到地上。

然后我抱起安果,直接朝外面走去。

只是安果的身体怎么这么烫,难道已经被下药了?

就在我离开后没几分钟,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了包间。

徐龙见到来人,顿时激动起来:“明哥,你终于来了!”

来人是三年级的薛明,正是徐龙约过来的人。

薛明见到里面的场景,发现居然一个女人都没有,顿时有些生气:“徐龙,你不是说给老子送妞过来吗,妞呢?”

徐龙鼻涕眼泪顿时飞出来了:“明哥,你还是来晚了一步,妞让人给抢走了。”

“谁连我的妞都敢抢?老子不把他屎给打出来,他现在人呢?”

徐龙赶紧摸了把鼻涕:“他叫王晟,天天都会来接安果放学,我们可以蹲他。”

……

我开车带着安果离开了KTV,但是安果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回去的,我只好找了一一家小旅馆。

安果的情况比我预计得糟糕很多,浑身都在发烫,皮肤泛红,眼神迷离,躺在床上整个人缓缓的扭动着,不安的想要寻找一个突破口,想要宣泄掉体内的炙热。

她的喉咙里面发出一阵嘤咛声音,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开,但是依旧充满了诱惑力,我一时看得入神,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安果也似乎还保留了几分清醒,察觉到我在旁边,顿时呵斥:“你还看!”

只可惜,原本呵斥的语气,一出口就变得暧昧非常。

“你这么说,我会以为你在催促我做点什么。”

安果一脸羞愤:“你要是敢碰我,你就死定了。”

不说还好,一说,我顿时有些忍不住了。

之前就几次三番的为难我,现在我救你出来,你还要威胁我?

我不动你,我吓唬吓唬你总行了吧?

我坏坏的笑着,搓着手凑过去,活像个抗日剧里面见到花姑娘的汉奸。

“你现在动弹不得,你就算都碰你,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边说着,我一手拍在她屁股上,柔软又富有弹性,实在是太舒服了。

安果羞愤不已,想要叫骂,但是一出口就变成了暧昧的呻吟。

这段时间受这小妮子的气,我显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干脆坐到床边,把她架在我的腿上。

“你要告状是吧?”

“要把我赶出苏家是吧?”

我问一句,打一下,心里真是无比的畅快。

但是渐渐的,安果的呻吟声越来越连贯,透着屈辱和快感。

她又整个趴在我腿上,和我肌肤相贴,那股火热似乎传染到我身上,我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

手上拍打的力气也变得越来越小,到了后来,根本就变成了抚摸,不自觉的往她大腿上摸去。

安果还小,大腿又滑又嫩,简直让人血脉喷张。

我不禁有了些反应。

安果也察觉到了,本来还有些挣扎,但是瞬间僵住。

这么下去恐怕真要出事,我赶紧把她扶起来,但是没想到,她直接挽住了我的脖子,口吐热息,眼神迷离。

强烈的药效,已经吞噬了她全部的理智,只剩下旺盛过头的欲望。

“王晟……给我……”

我心里很清楚,现在要是真的把她做了,事后她一告状,我肯定要出大事。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哪个男人能忍得住?实在是太煎熬了。

安果伸出舌头,在我脖子上轻轻舔了一下,我顿时一阵震颤。

她坐在我身上,小屁股不停的扭动着,依循着本能在我身上抚摸。

“王晟,我好难受……”

我把她丢在床上,看她的样子,不释放一下肯定是不行了。

但是我真的做了只能等死,也只能,用手替她解决一下了。

忙活了好一会,安果终于缓缓平息,瘫软在床上,睡了过去。

我也喘着粗气坐到一边,看着从手掌一路延续到胳膊肘的水泽,一阵苦笑。

这药有这么厉害吗,量居然这么大?

稍微歇息了一会,看着依旧赤裸在床上的安果,我还是有些担心。

虽然我是用手,但是刚才安果那状态,难保她会记得,我得给自己留点保险才行。

想了想,我拿出手机,把安果给拍了下来。

这样,她要是敢告我,我至少有个威胁她的筹码。虽然这么做不厚道,但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收拾了一下,我打了个电话回去,说安果去同学家玩了,我就在附近找个旅馆睡一晚,明天直接送她去学校。

做完这一切,终于可以休息了,但是我又犯了难。

这房间就两张床,其中一张床已经被搞得狼藉一片,只剩下一张了。

没办法,只能先挤一挤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被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吓醒的。

还没等我彻底清醒,忽然就被扇了一个耳光。

只见安果把被子都抓了过去,眼泛泪光,仇恨的看着我。

“你这个混蛋!我要告诉我妈,我要你死!”

我连忙摆手:“你误会了!你仔细想想,我昨晚上真没动你。”

安果急促的呼吸着,回忆了一下,稍微平静了一些。

我不禁松了口气,看来她没有忘。

“可是你……你也用手了。”安果说到。

“大小姐,昨晚你被下药了,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我不可能随便给你找个男人来吧?”

安果沉默了一会,终于慢慢安静下来,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

但是很快,又变得愤怒起来:“徐龙这个混蛋,居然敢对我下药。”

其实昨天安果并没有晕过去,只是因为喝了酒和药,成了那样,发生了什么还是知道的。徐龙说的那些混账话,她可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面。

说着又看向我,脸色一红:“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这次的事情就算了,但是你要帮我教训徐龙这个混蛋。”

我多少松了口气,但是仍旧有些犯难:“可是徐龙在学校,我又进不去,你不是要我蹲去他吧?”

安果哼了一声:“那也太猥琐了,我要你堂堂正正,大庭广众之下教训他。我有办法让你到学校来。”

“什么办法?”

“晚上回去你就知道了。”

送安果去了学校,我这才回到安家。

昨晚真是折腾了大半夜,而且是帮安果释放了,我还憋着呢。

回了家,想回房间里面休息一会。

但是没想到刚进门,就看见一套黑色蕾丝内衣丢在床上。

这是我和安芸萱的房间,这肯定是她的。

说起来,这段时间安颖不来偷听,我都是被打发得打地铺,之前那种香艳的演戏桥段也没了。

眼下见到这套内衣,我脑子里面下意识的想起了安芸萱那火爆的身材,要是真的穿上这套内衣,该是多么的诱惑迷人……

这个念头刚出现,就开始发了疯一样的蔓延,我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慢慢的走过去,拿起了那套内衣。

这估计是安芸萱急着要去公司,匆忙换下来的。

捏在手里,似乎还残留着安芸萱的体温,安芸萱那诱人的身子再度浮现在脑海当中,然后我鬼使神差的,闻了一下。

淡淡的香味,几乎是瞬间勾起了我内心的火焰,而且这段时间都快把我憋坏了。

我捏着这套刚换下来的内衣,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控制不住的伸出了手。

动作越来越快,安芸萱似乎真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喘着粗气,逐渐到达了巅峰。

但是就在这时候,门把手忽然一转。

开门的声音差点把我吓得背过气去,家里怎么还有人?!

门打开,只见安颖直接推门而入,而我被这么一吓,立马就软了。

而安颖,也在门口彻底愣住。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整颗心都凉了。

完了完了,这下安颖恐怕要认为我是变态,要把我赶出安家了。

安颖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脸色只是微微一红,然后咳嗽了两声:“怎么不知道锁门啊。”

我现在手里还拿着安芸萱的内衣,裤子也都还没提起来,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好在安颖说完话之后就出去了,我赶紧收拾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出去。

安颖今天穿了一身旗袍,本来她就极有韵味,加上旗袍的衬托,居然有了几分民国阔太太的风韵,如同熟透的蜜桃,谁要是能吃得到,一定死而无憾了。

见我出来,安颖脸色红了一下,不过随即便落落大方的问到:“王晟,不是说你那里不行吗?怎么你还能……那个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居然把这茬给忘了。

想了想,我这才解释到:“也不是不行吧,就是面对安芸萱的时候,放不开。”

安颖也没有怀疑:“芸萱这孩子,有时候是太强势……那这么说,你这是属于心理问题啊,我帮你找个心理医生吧,你们可得赶紧让我抱上孙子。”

看来安颖没有把我当成变态,我多少松了口气。

“妈,都听你的。”答应着,我转而问到,“妈,你平时不是都跟芸萱去公司吗,怎么?”

“我是回来帮她拿份资料,没想到回来撞见你……”安颖说着,目光下意识的看向我的跨间,眼中微微有些震惊和可惜的意味。

没等我想明白她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安颖就转身回房里拿资料去了,在旗袍的衬托下,安颖那浑源的大屁股一度让人移不开眼。

安颖虽然是安芸萱的妈妈,但是外表看起来并不老,极具成熟韵味,恐怕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再加上昨晚积压的火气,我顿时有些控制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安颖拿了资料走了,我也只得赶紧收拾收拾。

晚上把安颖没等我接她,提前回来了,等到吃饭的时候,安果忽然开口。

“妈,王晟好像高中没有读完吧?不如把他安排到榕树高中去,也省得他天天跑来接我。”

安芸萱调查过我,这事当然知道,不过她眼神明显有些怀疑:“是没读完,不过你怎么忽然关心起他来了?”

“我昨晚上遇到几个流氓,是他帮我赶跑的。”安果说着,开始撒娇起来,“妈,你就让他去嘛。”

安芸萱眼中怀疑依旧不减,看向我。而我只顾埋头吃饭,一言不发。

这就是安果把我弄进学校的办法,这种时候我还是不说话的好。

“我看这样也好,不然传出去也不太好听,就不知道王晟愿不愿意了。”安颖忽然插话进来,关怀的看向我。

我咳嗽两声:“当然可以啊,不过那可是榕树高中,没那么随便就能进吧?”

众人闻言一愣,随即笑到。

“安家有榕树高中的股份,安排个人进去一句话的事。”

我听得心里一惊,我虽然知道安家有钱,但是没想到她们连榕树高中的股份都有。

“既然这样,我没什么意见。”

安颖满意的点了点:“难得安果肯帮王晟说话,这事就这么定了吧。”

时间渐晚,各自回房休息,安芸萱严厉的看着我,语气像是在审讯犯人一样。

“你和安果到底怎么回事,前几天她还那么讨厌你,转眼就帮着你说话了。你不是对她做了什么吧?”

我不禁捏了一把冷汗,这女人警惕性好强。

“我能对她做什么,就是帮她赶跑了流氓,你不要想太多了。”

安芸萱显然对我不怎么信任,目光依旧怀疑。

不过很快,她又注意到了其他事情:“我早上放在床上的衣服呢?”

我顿时紧张:“这,这个……”

正在这时候,安颖忽然把安芸萱叫了出去。

她们就在门口,低声交谈了几句,我眼睁睁的看着安芸萱的脸色越来越黑。

“我知道了妈,你先回去吧。”安芸萱送走了安颖,回来关上门,接着目光愤怒的看着我。

“你这个龌龊的混蛋,居然用我的内衣……做那种事情!”

我心头一沉,连忙辩解:“我,我那也是没办法嘛,你也清楚,我都过来两个月了,每次都是只让看不让碰,我也是个男人,憋得很难受的!”

说到这里,我就不禁想起昨晚和安果在小旅馆,那憋得可是相当难受。

安芸萱脸色一缓,但是语气还是那般:“忍不住出去找小姐去。”

“那你倒是心大哦,就不怕我染病回来?咱们现在可是睡在一个房间,万一传染给你怎么办?”

安芸萱眼中闪过一抹恶心,不过也不能否认我说的话。

“那这次就算了,没有下次。”

见她服软,我顿时打蛇上棍:“那以后我又憋不住了怎么办,你不是真要把我憋出病来吧,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而且现在你妹妹,女儿,妈都接受我了,你不会打算这时候换人吧?”

安芸萱也是被我的不要脸给气懵了,咬牙切齿了好一阵:“行!以后你这么做我不管你,但是不许让我看见,行了吧?”

我仍旧得寸进尺:“可是衣服毕竟是死物,要是你能穿上……”

看着安芸萱的脸色迅速变黑,我知道要坏事,赶紧收住。

“好了我懂了,就按你说的。”

虽然现在只是这样,不过我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现在至少证明,安芸萱肯让步了,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我能把她推倒。

第二天我送安果去上学,顺便自己也去报到。

办公室门口,我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而进。

“请问蒋薇老师在吗?”

“在这里。”

我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小个子女生正在向我挥手。

她身高估计也就一米六,整个人显得非常娇小,说她是学生我都信,没想到居然是班主任。

“是王晟同学吧。”蒋薇笑着招呼我过去,拿出几张表格出来,“签个字就行了。”

我迅速填好,蒋薇老师带着我往班级走。

“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插班生,大家掌声欢迎。”

下面立刻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我适时从门口走进去去,目光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最后一排的徐龙身上。

他果然在这里,还有几个小弟,算是齐了。

“大家好,我叫王晟……”

我的自我介绍非常简短,目光一直放在徐龙身上,带着些许冷笑。

徐龙也十分愤怒的看着我,上次的事情让他丢足了脸,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

在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也在悄悄交谈。

“这家伙怎么成插班生了?”

“不知道,可能是冲咱们来的。”

“那怎么办?”

“慌什么,上次是他偷袭,这次咱们人多,而且这是在学校里面,通知明哥,让他一下课就过来。”

讲台上,我的自我介绍并没有什么反响,蒋薇老师也没有多说什么,叫我坐到班上为一个空位上,正好在安果后面。

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一个疑惑的声音。

相关文章:

小受做10是什么感觉@被同学黑子征的母亲

在学校宿舍男友要了我~男生一进一出什么感觉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_征服岳毌小说 卫生间征服美妇

加钟可以跟技师亲热吗,老头下药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狼虎之年的婶_宝贝乖让下面小嘴喝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