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宝爹地超给力——(萌宝爹地超给力)——(完整版全文)

2021-09-15 07:26 · 新商盟

“哥哥,求你了,别这样对我。”

一辆疾驰的宝马副驾驶上,夏彤浑身无力的半躺着,她只能动一动脖子,扭头用眼神哀求着一旁的夏俊辰。

“彤彤,从小到大哥哥什么都顺着你,这次你就当帮哥哥一回,你放心,只要你有了孩子,哥哥一定会把他当成亲生的来照顾。夏家不能没有后啊……”

夏俊辰满脸都是痛苦的泪水,眼睛却红的可怕,写满了疯狂。

“哥哥……”

夏彤虚弱的喊了一声,她现在浑身就好像千万只蚂蚁在爬,皮肤烫的自己都感觉到疼痛,她不仅没有说话的力气,连睁眼的力气都没了。

夏彤闭上了眼睛,感觉到车子停了下来,哥哥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一直在她耳边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原谅哥哥这一次,哥哥不会让恶心的男人碰你,是你最喜欢的琪轩哥哥在等你……”

他走的很急,夏彤被颠簸的厉害,几乎要吐出来。

又颠簸了好一会儿之后,夏彤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她被放到了柔软的床上。

“邱琪轩马上就来了,你等一下。”说完,夏俊辰就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漆黑,夏彤睁不开眼睛,也睡不着,她捂着胸口想从床上下来,她只觉得空虚无比,急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就在她掉下床的那一刻,房门被打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哥哥……”夏彤呢.喃一声,朝着门口的人伸出了手:“求求你……”

门口的人大步朝她走来,漆黑的房间里,他蹲下身,看着夏彤:“你怎么在这里?”

“哥哥送我来的。”夏彤又委屈又难受,眼泪从眼角滑下来。

这时,男人冰冷的指尖触摸到了她的脸,抹去了那一滴泪。

这种冰冷缓解了夏彤的燥热,药效冲破了理智:“琪轩哥哥,你帮我好吗?”

沉默半响,“嗯。”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性感,一把将夏彤从地上抱了起来。

他的怀抱充满了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夏彤全身发麻,忍不住拼命往他怀里靠。

一夜,男人强势的像一头野兽。

第二天一早,夏彤从床上醒来,偌大的床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全身的青紫提醒她昨夜发生了什么。

虽然早就幻想过能和邱琪轩在一起,却没想到是以这样一种立场,夏彤心痛的不能呼吸。

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邱琪轩在洗澡,害怕再看见他那双温柔的眼睛,夏彤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哥哥在一楼的大厅等着她。

“彤彤。”

夏彤没有理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酒店大门,她想打个车,才发现自己身无分文,只好坐上了夏俊辰的车。

夏俊辰讨好地说:“彤彤,哥哥答应你,只要你有了孩子,我一定会把他当成亲生的来照顾,我所有的财产也都会留给他。”

夏彤没有出声,一路上夏俊辰说了许多的好听的话,夏彤一言不发,一直到了家楼下,夏俊辰有些生气了。

“你不是为了我一个人在牺牲,你是为了整个夏家!现在媒体把我生不出孩子的事情报道出去,公司有危险。”

夏彤原本已经走了几步,听了这话转过脸,眼泪簌簌落下:“因为你生不出孩子,你就要让自己的亲妹妹怀上孩子?而且你明明知道我一直暗恋着邱琪轩!拜你所赐,我一辈子也无颜再见他了!我马上就去吃避孕药!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你敢!”

夏俊辰冲了过来,高高的扬起了巴掌。

夏彤仰着脸,没有退缩。她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泪水,眼底暗淡无光,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可爱。

夏俊辰的心一疼,把手放了下来,轻声说:“彤彤,哥哥真的没有办法,我不能去领养,我做试管也做不出来,我必须要有一个夏家的血脉,只有你能为哥哥生一个属于夏家的孩子。”

“你休想!”

夏彤咬牙说完,立刻转身向着小区外跑去。

她脚步虚浮,迷药在她体内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褪去,没跑几步,就被身后追上来的夏俊辰给抓住了。

“彤彤,你不要把哥哥给逼急了。”夏俊辰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看着夏彤的目光也变得可怕。

“你想怎么样?”

夏彤的手指微微的颤抖,她知道眼前的哥哥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万事宠着自己的哥哥了。

“我们先回家。“

夏俊辰抓住了夏彤的胳膊,拖着她往前走。

电梯里遇上了小区的邻居,想跟他们打招呼,都被夏俊辰的脸色给吓回去了。

进了家门,夏彤发现客厅里坐着三个人,每个人的神色都非常的复杂。

夏彤一瞬间脱了力,几乎站不稳。

她本以为这件事是哥哥一手策划,却没想到夏家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这幅神色,分明是在等她回来!

“爸,妈,嫂子……“夏彤的声音颤抖,每叫一个人,那个人就有些不忍心的别过头去。

嫂子程丽萨朝着她走了过来,刚要碰她,就被她一把甩开。

“嫂子,你甘心养一个别人的孩子吗?”

程丽萨的脸色微变,还是说道:“彤彤,现在外面的杂志乱写一通,把你哥哥不能生育的事情大肆报道,每个人都说夏家的集团无人继承,公司股价暴跌,许多合作商也趁火打劫,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必须对外宣布我怀孕了。”

“所以呢?“夏彤死死的盯着程丽萨,她却没有退缩,反而和夏彤对视着:“你哥哥有无精症,他没办法让我怀上一个夏家的孩子,你身上流着夏家的血,就要承担起责任。”

夏彤觉得好笑,一个外人口口声声教育她要承担夏家的责任。

“爸妈,你们也觉得我应该被送到男人的床上,怀上一个孩子?”

“彤彤……“

“夏彤,木已成舟,无论你对家里人有多大的怨言,但是我们始终是一家人,现在你回房间好好休息。”

父亲夏淮江打断母亲姚芬的哭哭啼啼,直接把这件事盖章完结。

夏彤的人生在他们眼里比不上夏家的财产,夏彤的价值只是要承担责任,替不能生育的哥哥怀上一个孩子。

夏彤被强制送回房间,实则是软禁,一直到确认她怀上孩子的那天,如果没有,可能昨晚的事情就要重来。

夏彤流干了眼泪,拿出手机打给了一个人。

“江辰,你还喜欢我吗?”

江辰是夏彤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一直在追求夏彤的人。

电话那头的呼吸粗重一分,传来江辰低沉的嗓音:“彤彤,你喝酒了?”

夏彤苦笑一声,到希望这只是自己喝多了做的一场噩梦。

“救我出去,我就和你在一起。”

半个小时后,一群警察冲进了夏家,把夏彤从房间里带了出来。

“我们怀疑夏小姐和昨晚的一起蓄意伤人案有关,请和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夏俊辰变了脸色:“怎么可能?彤彤昨晚一直在酒店房间里,我的朋友可以替我作证。”说完,夏俊辰立刻打电话给了邱琪轩,那边说了两句话,夏俊辰的脸上震惊和不可置信交替出现。

他挂了电话,质问夏彤:“昨晚,你到底做了什么?”

夏彤知道眼前的警察只是江辰派来演戏的,因此配合着说道:“我做了什么,你心知肚明。”

“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一切都清楚了。”

警察动作强硬,把夏彤带了出去。

程丽萨拉住了夏俊辰,问道:“邱琪轩说了什么?”

“他说,昨晚在酒店根本没有见到夏彤。”

五年后。

机场通道,一个高大而英俊的男人正缓缓走出,他戴着黑色墨镜,嘴唇抿成一条直线,是个不好亲近的面相。

旁边有女生看到,都不由自主的偷偷议论。

“那是明星吗?”

“才不是呢,那是骆氏集团的总裁骆利川啊,黄金单身汉。”

“要是能做他女朋友,死也愿意了。”

骆利川走出通道,没看到人来接,墨镜下的面容已经乌云密布,正要打电话之时,一瓶儿童酸奶,咕噜咕噜的滚到他脚边。

瓶盖被打开,白色酸奶溅到了骆利川黑色的皮鞋上。

有点刺眼。

骆利川瞳孔一紧,摘下墨镜往前看去,和面前一个奶呼呼的小男孩四目相对。兴许是被他冷厉的眼神吓到,小男孩对他弯腰:“叔叔对不起,我给你擦干净。”

他说着,从随身的小包里掏出了一块白色手帕,手帕上绣着一只小猪,有点丑。

“不用了。”

虽然嫌弃,但是骆利川还不至于和一个孩子斤斤计较,何况他看起来还不到五岁。

正在这时,向晨终于姗姗来迟。

“骆总,抱歉我迟到了,路上堵车。”

骆利川戴上墨镜,点了点头就要走,向晨正要跟上他的步伐,突然看到了腿边有个不明物体,低头一看,是个洋娃娃一样的小男孩。

小男孩四处看了一眼,似乎有些茫然,最后把视线落在了骆利川的背影上。

向晨迫不及待的喊道:“骆总,儿子不要啦?”

顿时,四面八方的视线都集中过来,这么英俊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男孩,真是赏心悦目。

骆利川冷冰冰吐出一句:“不认识。”

“哦。”向晨有些失望,太可惜了,居然不是老板的私生子,还以为他在国外五年,终于想通了,带了个儿子回来呢。

骆利川正要走,突然感觉到衣服的下摆被人拽了拽,低头,小男孩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叔叔,我妈咪不见了,你别让我被坏人抓走……呜呜呜……”

说着说着,直接就要哭了。

骆利川:“……”

向晨在一旁,有点幸灾乐祸?

十五分钟后,骆利川和向晨一起坐在了机场的失物招领处,一旁的小男孩拿着一盒儿童酸奶喝,一只手还死死的抓着骆利川的衣服下摆。

掰都掰不开。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嘉宁。”

夏嘉宁抬起脸,对着骆利川露出了一个热情洋溢的笑容。

骆利川从来对这种弱小的生物没有兴趣,甚至是敬而远之,但是眼前这个却不让他讨厌,反而让他有种心生怜爱的错觉。

骆利川移开了视线,听到广播播报了夏嘉宁走丢的消息,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火辣连衣裙的女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宁宁!你怎么到处跑啊?差点吓死妈咪了你!”

夏彤抱着夏嘉宁,哭的妆都花了,好半天才想起面前还有别人,她一抬头,前面站着一个男人,正直勾勾的盯着她。

那深邃的眼眸,有种深情款款的错觉……

夏彤站起身,对着眼前的男人说:“我儿子是你帮忙带过来的吗?太感谢你了!”

骆利川的目光像钉在夏彤身上一样,一言不发,他的气场过于冷冽,眉眼再深情,也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夏彤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点了点头就带着夏嘉宁往外走。

刚走出门口,听到身后男人那磁性的嗓音:“夏彤?”

相关文章:

为什么口要按头|美女在家自己用手解决

被黑人强到高潮不断/宝贝你那里面好热啊

被小叔添得死去活来|犯错被打肿臀缝abo

人比烟花寂寞/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smbl道具各种调教惩罚

茅山鬼术师完整版免费阅读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