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美文】《医妃冲天:冷面王爷狂宠妻》柳若曦在线~

2021-09-15 09:28 · 新商盟

第9章 他来了

他的女儿温柔乖巧、气度从容,从小到大都是在一片赞扬声中长大的。

而他的侄女儿,意外归来之后性情大变,跟往日是不同了。

他宁愿相信是柳若曦神志不清,也不愿意相信祸起萧墙的事情发生在柳家。

君慕杰更是义无反顾的选择相信柳若芸,即使他知道柳若曦说的话极有可能是真的。

一个家世败落、寄人篱下的郡主,对他没有太多的利用价值。这柳家的家主已经是尚书大人柳泓了。

他生长在皇宫,看惯了争斗。女人为了恩宠,更为了自己老有所依,没有什么手段是使不出来的。

手足相残,说起来惊心动魄,在宫廷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其实,柳若芸跟他倒是同道中人。

柳若芸已经慢慢平复了心情,她做的事情,除了几个心腹,并没有外人知道。四喜失踪了,李青一家大小的性命都捏在柳家手里,也是不敢轻易吐露真情的。柳若曦既无人证又无物证,她怕什么呢?只抵死不认就行了。

吕宁自从柳若曦出现,右眼皮就开始跳个不停。她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尤其是看到柳若曦言辞犀利、咄咄逼人的时候,心内的不安就更是加剧了几分。

好在女儿还算聪明,咬紧牙关不承认,那事情就未必没有转机。无论如何,她都要想办法帮女儿保住这份难得的荣耀,这深宅大院的,哪家没有几件见不得人的事情呢?

她几步走了过来,牢牢的抓住了柳若曦的手,紧张又惊喜的问道:“孩子,你回来了?可叫我们找得好苦。”

说着不停的擦拭着眼角儿,心中却对柳若曦厌恶极了,她在这个紧要关头出现,怕是来者不善啊!

“若曦啊,你能够回来真好。这些日子都经历了些什么?可曾受了什么委屈?你放心,发生什么事情都不打紧的,只要你活着就好,否则将来我们可如何跟大哥大嫂交待呢?”

吕宁絮絮的说着,满脸的关爱。

柳若曦差点儿吐了,什么叫口蜜腹剑,她今天算长了见识了。

就这么几句话,就很容易让人对她失踪的事情浮想联翩,女儿家最重要的清白,几乎就断送在她薄薄的两片唇上。

这妇人的心机可远比柳若芸深沉多了,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劳婶娘担心了,也是苍天有眼,若曦命不当绝,我偶遇了一位贵人救了我的性命。今日这身子能够强撑着出门了,我就急急赶了回来。没想到,却,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柳若曦不胜唏嘘

吕宁一拍手:“你这丫头是个有福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改日婶娘带你去庙中拜菩萨。对了,救了你的人是谁呢?我们是要登门致谢的。“

柳若曦微微垂头踟蹰了半晌,却不愿意说出君慕辰的名字,他们是萍水相逢的路人,从前和以后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柳若芸看她低头不语,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故意问道:“姐姐,我娘亲在问你话呢!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呀,难道那人趁你意识不清的时候,欺负了你?”

柳若曦越发的无语,她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盼着自己好啊!

“怎么,还真被我猜着了?那人对你始乱终弃了?这可不行,我柳家也不是任人随意欺负的。姐姐说那人的名字来,我爹爹和忠王殿下都会为你做主的。”柳若芸义正言辞的。

只要坐实了她失贞的事情,柳若曦就只有被世人遗弃的份儿了。

“但不知你柳家要如何为她做主?”一个带着寒意的声音陡然响起。

柳若曦心头一跳:是他?

围观的人自发的让了路,君慕辰迈着沉稳的脚步走了过来。一袭锦衣、眉目俊朗,谪仙一样的尊贵。

柳若芸连呼吸都不顺畅了,完了,她得罪了一个最不该得罪的人。

君慕辰是出了名的冷王,一张千年不化的冰山脸,整个人似乎都没有一丝温度。他所过之处,人人都不自觉的裹紧了身上的衣服,他比这三月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分。

“人是本王救下的,本王自问与她清清白白,岂容你任意诋毁?柳小姐当真好胆量好教养。”君慕辰身上的冷肃,让人避之不及。

柳若芸吓得浑身发抖,这位王爷一向冷面冷心,与女子素无往来,自己刚才的猜疑我是对他的大不敬啊!

君慕杰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什么时候转了性子,竟然管起闲事来了。

“慕辰,既然人是你救的,怎的不早些送她回府?那告示贴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他蹙了眉头。

君慕辰看到柳若曦的身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她身上衣衫单薄,在云王府住了这几日,想来忘了这外面依旧是严寒的天气。

真是麻烦,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心中有些气恼,伸手解开自己的长衫,就递了过去。

柳若芸看呆了,围观的百姓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云王什么时候在意过他人了?

这柳若曦,何德何能,能够得到冷王的怜惜啊!

柳若曦却推辞了,他的身子弱,受不得风寒。

“君慕......啊,云王,柳若曦什么样的苦楚都吃过,这点儿风寒奈何不得我,不劳王爷牵挂了。”

“披上。”君慕辰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命令,让你连违抗的勇气都没有。

这男人,还真是霸道,就连施恩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过这长衫上存留着他的气息,淡淡的竹叶儿的味道,很是好闻。

看着柳若曦乖乖的披好自己的衣服,君慕辰抿抿唇角儿,这才回答君慕杰的问话。

“皇兄不知,慕辰返京途中遭受了意外伏击,与手下失去了联络。赵峰一路追寻,正好看到她跌落落山崖,赵峰以为是本王失足坠崖,这才拼了性命冒死营救。等到本王与一众侍卫汇合,她还一直昏迷不醒。本王何尝是爱管闲事之人,不过好歹是一条性命,是我璃南的子民,我总不好把她一人丢弃在荒郊野外。”

君慕辰负手而立:“不过本王不知她竟然是柳大人府上走失的郡主。本王难道大发慈悲,却为自己招来了不白之冤,看来这好人果然是做不得的。”

“王爷恕罪!”柳若芸跪了下去。

第10章 我以身相许吧



云王君慕辰人中翘楚,是不可令人忽视的存在。

他母妃宁紫萱生了一副倾国倾城的好姿容,但是性情冷傲孤洁,几乎不与他人来往,所以分位不高,并不在四妃之列。

饶是如此,依然没有人能够盖住君慕辰的风采,他从小就显露出过人的天赋,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又在机缘巧合之下,得遇明师指点,一身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年纪轻轻,就屡破强敌,让敌人畏之如虎。

子肖其母,他不但容貌酷似其母,就连性情也是极其冷淡,与朝中文物群臣鲜有来往,整日独来独往。

但是云王战功赫赫,朝野上下对他都是尊敬万分。

柳若芸可没想到,一盆污水泼到了这位爷头上。这柳若曦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遇到了这样的贵人?

“云王,若芸无意得罪王爷,不知者不怪,尚乞恕罪。难怪姐姐可以安然归来,原来是王爷施以援手,我柳家上下同感恩德。”柳若芸不知道怎么奉承才好了。

柳泓也连连作揖打拱:“王爷,您是柳家的大恩人,下官在此多谢了。小女无知,还请王爷多多宽恕。”

敢得罪云王的,下场会是你意想不到的难看啊!

君慕辰抬眸,柳若曦裹在他的长衫里,整个人越发显得楚楚可怜。

“本王无需柳大人感谢,但是既然柳若曦的性命是本王救下的,本王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这人情她迟早得连本带利的算给本王。这这之前,就是黑白无常想勾她的魂魄,也得问过本王的意见。“君慕辰霸道无比的说道。

柳若曦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你,什么意思啊?”

“你的命是本王的。”君慕辰目光幽寒,自己护着她,她还敢不领情?

柳若曦嘴角一抽,这是哪儿跟哪儿啊?合着自己的命,自己还不能做主了?

“君慕辰,你想什么呢?我柳若曦是欠你的人情,但是也不必以命相抵啊。我跟你说啊,我命由我不由天,更不由你。”柳若曦立刻跟他划清界限,敢情这厮是想趁机辖制自己。

柳泓吓坏了,不要说满朝文武,就是皇亲贵胄也要对君慕辰客气三分。

“若曦,还不跪下向王爷请罪?云王的名讳也是你能够称呼的?”

柳若曦翻着眼睛,她在人前是给了君慕辰面子的,但是这气怒之下,就忍不住原形毕露了。

君慕辰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眼睛扫视着她的双膝,这地上还跪着一位呢!

柳若曦双腿绷得笔直,毫不示弱的与他对视。

君慕辰剑眉一扬,问道:“那这救命之恩,郡主如何报答呢?”

柳若曦的气势顿时弱了下去,自己身无分文,可有什么回报的啊?

眼睛转了几转,她眼中闪过促狭的笑意,笑得眉眼弯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但不知云王意下如何啊?”

柳若芸真想放声狂笑,柳若曦,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那云王是不近女色的,敢当众施展美人计,你是嫌命长了啊!

女人小狐狸似的坏笑着,有着阴谋得逞的得意。

君慕辰心中忽然一动,有她在身边,可以缓解自己的病痛,还可以引得他胃口大开,嗯,这主意似乎不错。

“好,就这么说定了。”君慕辰答应的毫不拖泥带水。

一石惊起千层浪,在场的人仿佛都被定住了。

没听错吧?云王不但没恼羞成怒,还非常愉快的答应了这门亲事了?

这下轮到柳若曦独自在风中凌乱了,自己这是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啊!

“君慕辰,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你怎么就答应了呢?“柳若曦一脸的懵啊,他不是应该一口回绝才符合高冷的个性吗?

君慕辰眸色一沉,“怎么,敢情郡主并无诚意,不过是随口敷衍本王的?”

柳若曦恨不得遁形,他身上的寒意太重了!

君慕杰浑身都开始不舒服了,这女人,自己都恩赐她平妻之位了,她却当着他的面,明目张胆的勾搭君慕辰,这分明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啊!

今天之前,他喜欢的人是柳若芸。但是渣男的本性就是,他可以把这女人踩至尘埃,但心里还是希望这女人在尘埃中辗转争扎,把他敬若神明。即使是他不要的,他也愿意她一辈子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现在君慕辰摆明了态度,他反而不想放过柳若曦了。

“皇弟,本王与柳家郡主早有婚约在先,你如何能够娶她?”他神色不善。

柳若芸几欲瘫倒,这,这叫她情以何堪啊?那柳若曦成了抢手的宝贝,自己却被视若无物了。

君慕辰一指柳若芸:“小弟还没有恭喜皇兄喜得佳偶。”

这个也是有婚约在身的了。

君慕杰双眉紧锁,一个柳若曦已经够烦的了,云王也是诚心给他难堪了。

“本王已经许了柳若曦平妻之位,为兄这就进宫面见父皇,我绝不辜负柳家姐妹。”君慕杰咬了咬牙。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霸占未必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不甘心。

“你我兄弟一道,父皇早有心为小弟指婚,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小弟若是开口求娶,父皇断无不应的道理。”君慕辰胜券在握的模样,让忠王更是气恼。

原本是姐妹争夫的戏码,却演变成了兄弟夺妻,周围的人都看傻了眼。

柳若曦简直抓狂了,这特么的,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自说自话,好歹问问本尊的意见啊!

“好,我们一道进宫,请父皇裁决。”君慕杰满面怒色。

君慕辰举步相随。

柳若曦郁闷的要吐血,这兄弟两个当自己是空气吗?

“站住!”她大喊一声。

兄弟两个齐齐回头,步调难得的一致。

“这婚姻不但要讲究个缘法,还要两情相悦。你们都没人征求我的意见吗?就是皇上,也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押着我进洞房吧?”柳若曦的思想还停留在之前的年代,男婚女嫁是两个人的事情,凭要什么外人来做主啊?

相关文章:

浮生有幸相思未负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就蹭蹭 啊 疼|啊,我要被你弄死了_跪下屁股撅高用道具调教

啊皇上好烫轻一点txt_高中老师我忍不了了给我

他的肿胀还留在她的体内_给老子叫大声

动漫美女被虐,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相思随你入心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