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难不过说爱你--最难不过说爱你(顾霆琛时笙)全文免费阅读

2021-09-15 14:18 · 新商盟

顾霆琛发现了我的反常,他摊开双手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吃完饭,饭菜放了几个小时是冰冷的,我嚼在嘴里没什么感觉,只是吃的颇为缓慢。

消磨了他的耐心,顾霆琛起身过来站在我面前,嗓音低沉冷漠的问:“时笙,你究竟想怎么样?”

我放下碗,抬眼望着他,看见他的视线落在一桌子饭菜上。

顾霆琛突然问了一句,“这些都是你做的?”

他的嗓音略含诧异,我站起身收拾碗筷,淡淡的说:“白天问了你晚上要不要回家吃饭,你答应了我,所以我满心欢喜的做了一桌子你爱吃的。”

顾霆琛突然凝眉,“你究竟玩什么把戏?”

拿着碗筷的手顿住,我抬头盯着他,他的眸光冰冷,俊郎的眉目之间再也寻不得曾经的温暖。

我想说什么,但最终沉默,默默地收拾碗筷去厨房清洗,出来的时候在客厅没见到他人。

我望着楼上,犹豫了会上楼去卧室,推开门诧异的看见顾霆琛正坐在沙发上,他的腿上放着一台薄款的金色笔记本。

我拿过睡裙去浴室洗澡,在浴缸里泡到手指发白才起身,刚推开浴室门出去一股浓烈的气息瞬间包裹着我。

毫无抵抗的被他带到床上,像往常那般直接从后面开始,我低低的闷哼一声,渐渐的,欢愉充斥着我们,在快要高潮的时候我听见顾霆琛嗓音低低的问:“如嫣说,三年前是你逼她远走美国的。”

虽是询问,但顾霆琛已经确定是我从中作梗。

我都懒得告诉他,他心尖上的那个女人在三年前从他和三百万之间毅然的选择了三百万。

是的,三年前我给过温如嫣选择的。

我说,假如她选择顾霆琛,那我放弃和顾家的联姻,倘若她放弃他,我给她三百万的补偿金。

她当年很清楚,即便不是我坐顾太太这个位置也会是别的名媛千金,反正绝不会是毫无背景、普普通通的她。

她了解,所以她退的很直接,拿了三百万就去了美国。

如今回国怕是看到了希望。

温如嫣心里很清楚,现在无人能再压制顾霆琛。

只要他想娶她,他就一定能离的了婚。

我沉默,顾霆琛突然狠狠地挺腰,我肚子突然抽筋起来,那种疼痛绝对可以摧残掉我的意志。

我手指紧紧的揪住床单,耳侧听见顾霆琛冷冷的讽刺道:“你说你喜欢我,既然喜欢那当年为什么还要逼我?”

我眼眶湿润,眼泪快倾巢而出,顾霆琛突然狠狠地揪住我的头发,冷酷无情道:“三年前你时家在梧城独大,所有人都在你的掌控之中,而现在呢?时笙,曾经撑的起你的家族如今已经走向衰败。”

我紧紧的咬住唇才觉得好受一点,血腥味开始弥漫在唇齿间,我掩下心里的苦涩,褪去眼眶中的湿润,偏头冷漠的盯着正挺腰要我的男人。

他虽然和我做着世上最亲密的事,但我们恍若陌生人那般,应该说比陌生人都还要来的冷漠。

我忍不住笑说:“霆琛,你和时家作对不过是因为讨厌我,可时家又做错了什么?三年的时间,时家帮衬顾家走到现在,甚至不惜以自损的方式让顾家获益,你又怎么能忍心对时家下手呢?”

话刚落,他恼怒的挺腰,我抽搐着身体,听见他毫不留情的嘲讽道:“嗯?今天这么敏感的吗?”

最近做爱时我常常会抽筋,痛不欲生,所以昨天才去医院检查了身体,查出来的结果让我难以承受,而他却认为我抽筋是欢愉所致。

三个月不到的时间,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我却连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都没有谈过,我十分迫切的想和顾霆琛谈一场恋爱。

哪怕他哄我,我都欣喜若狂的。

说起来,我这辈子都没被人好好的珍之重之过,没体会过什么是爱,所以我常常会嫉妒温如嫣,像入了魔一般贪恋顾霆琛。

哪怕他折磨我羞辱我,我都甘之如饴。

在我和顾霆琛之间,我太过卑微渺小。

我把自己放的很低,低到从未有过反抗。

……

满足之后的顾霆琛没有像往常那般起身离开,他洗了澡之后便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处理公司的文件。

我起身穿好睡裙轻声的问他,“今天在这休息吗?”

我视力极佳,一眼看见他电脑上的文件,那些合约都是时家之前签约的。

时家最近遇到了很多麻烦,合作商纷纷毁约,时家股份下跌,我知道都是他做的,但我没有戳破他,希望他是真的慎重考虑过才做的决定。

顾霆琛未搭理我,我也不再打扰他,而是弯腰从抽屉里取出那份离婚协议放在我们刚刚欢爱过的床上,正想喊他商量离婚的事时,他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温如嫣打过来的。

她撕心裂肺充满恐惧的声音响在偌大房间里,“霆琛救救我,是她让人绑架了我,说要玷污我!让我再也配不上你!”

几乎本能的,顾霆琛的视线看向了我。

他阴沉着脸问:“你派人做的?”

我摊开手笑问:“我说不是你信吗?”

顾霆琛睥我一眼,转身要离开,我跑过去拦住他,手心大胆的摸上他的脸颊,疑惑的问:“霆琛,你怎得这么相信她?万一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呢?”

“我了解她,她从不是你。”

我怔住,她从不是你……

顾霆琛伸手推开我便要离开,我几乎固执的抱上他的胳膊,低低的祈求道:“别去,留在这儿陪我。”

一巴掌落在脸上,我狠狠地摔在地上,望着夺门而去的男人,我再也咽不下喉咙间的腥味,吐在白色的绒毛地毯上面,红艳艳的,像极了一朵盛开的妖艳玫瑰。

顾霆琛是第一次打我呐。

为了那个自导自演的女人打碎我的自尊。

而我刚刚又是在做什么呢?

竟然让他在我和温如嫣之间选择……

我真的是越活越没自知之明了。

我捂着发疼的腹部,起身换了一件亮色的露肩拖地长裙,外面披着一件裸色立体的长款大衣,又化了精致的妆容,还耐心的花时间将齐腰的长发卷成大波浪,等换了双银色的高跟鞋才给助理打了电话。

我吩咐说:“帮我查温如嫣的下落。”

我从床上拿起那份离婚协议装在手提包里,随后亲自开车去了医院,而助理早在医院门口等着我,身上落了许多雪花。

他看见我的车,忙跑过来替我打开门,恭敬的喊着,“时总,顾先生和温如嫣都在医院里,差点玷污她的那些人我已经派人抓住了,你猜的没错,经过拷问,的确是温如嫣自导自演了一场戏。”

我下车微微的弯着腰对着车窗涂着口红问道:“你给顾懂事长打了电话了吗?他大概什么时候到?”

即便离婚,我也要还自己一个清白。

“顾董事长还有十五分钟到。”

我望着车窗里的这张漂亮的脸忍不住叹息,是一张生的很高级的脸,认识我的人都说我是被上帝格外宠爱着的,轮廓分明,美得很有侵略性。

我收起口红,带着助理进医院,刚走到她病房门口就听见她笃定道:“一定是她!一定是时笙,我回国的事只有你和她知道,况且除了她没人跟我有仇!霆琛,她嫉妒啊,她嫉妒你爱的是我。”

顾霆琛嗓音轻轻的哄着她说:“别胡说乱想,你先养着身体。放心,我会亲自调查这件事的,如若真是她,我会让她给你道歉的。”

呵,顾霆琛凭借的什么说这话?

倘若真是我时笙做的又怎么会道歉?!

是他不够了解我,还是我在他面前习惯了示弱,以至于让他误会我是个软柿子怎么捏拿都行?

我突然走进去,无惧的笑问:“这件事就是我做的,要怎么道歉才算有诚意?霆琛,你需要我给她跪下吗?”

温如嫣看见我跟看见了鬼一样,开始疯狂大叫,砸东西,真像是我强奸的她一样,顾霆琛见状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

他的胸膛,一直都很温热安定人心。

温如嫣渐渐的冷静下来,嘴里一直喃喃的喊着顾霆琛的名字,而那男人、我的丈夫,一声一声的哄着她,“没事的,有我在她不会对你做什么。”

顾霆琛的片刻温柔是她的,话锋一转,他冷冷的质问我道:“你到医院做什么?还不赶紧回家。”

在温如嫣的面前,他总是喊我回家。

我收回视线,不去瞧顾霆琛给温如嫣的温柔,就在这一瞬间,温如嫣仗着顾霆琛的纵容,突然把一杯滚烫的热水泼在我脸上,我痛的尖叫出声,慌乱的后退,撞到一些东西,在快要摔在地上时,有人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抬眼无措的望着他,“霆琛。”

他眼神颇为凌乱的望着我,随即瞪了温如嫣一眼带着我离开去了急诊室,从镜子里我看见自己精致的妆容被热水融化。

只徒留半张带着血色疤痕的脸。

那是中午我摔的,更是我用指甲抠的。

顾霆琛找到纱布和酒精,他沉默不语,开始给我消毒,我虽然疼但忍着一直没有吭声,静静地享受着他给我的片刻温暖。

黑色的头发湿淋淋的,我微微的垂着脑袋望着顾霆琛修长白皙的手指,忽而轻轻的喊着他,“顾霆琛。”

他低声回我,“嗯?”

我轻轻地,几乎贪恋的问:“我把时家送给你,也同意跟你离婚,你真不愿意跟我谈一场恋爱吗?”

顾霆琛手指一顿,他抬眼眸心困惑的望着我,仍旧问了一句,“从如嫣昨天回国之后你就开始一直不对劲,你究竟想做什么?”

顾霆琛说过,他对我没什么耐性,此刻簇着的眉已经表示对我的耐心已经用尽,我伸手忐忑的摸上他的眉,替他抚平问:“你真不愿意吗?”

我的嗓音很轻很轻,也很卑微。

可能是第一次抚摸他的眉骨,我越摸越上瘾,顾霆琛却突然抓紧我的手腕,嗓音低沉,充满磁性又含着锋刃道:“我跟任何人谈恋爱,哪怕是个傻子都可以,但唯独不会跟你谈,你死了这条心吧。”

像是被灼伤一般,我快速的收回自己的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身侧,心里的酸楚和委屈突然在这一刻放大,我忽然不想再忍了。

顾霆琛继续给我上药,神情很专注。

我笑着问他,“霆琛,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疼啊?”

他下意识问:“嗯?”

我低低的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疼不会哭不会闹,所以才一直肆无忌惮的欺负我啊?可顾霆琛,我嫁给你那年刚满二十岁,那是一个还无法承受他人冷漠、憎恨、忽视的年龄啊,特别是那个人还是我的丈夫,我最需要依靠的人,其实我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坚强呢。”

顾霆琛神色震惊的望着我,他的眉眼真好看呐,我悄悄的打量着,听见他突然问我道:“你为什么想要……谈恋爱?”

估算着顾董事长要到了,我眨了眨眼,结束这个话题,漫不经心的说:“顾霆琛,我们离婚吧,我把时家也送给你。”

顾霆琛的手指突然用劲,我疼的倒吸了一口气,面上却没心没肺的笑说:“我腻了,你不是一直想娶温如嫣吗?”

顾霆琛:“……”

他锋锐的俊脸阴沉沉的,我从手提包里取出离婚协议,依旧轻快的笑道:“霆琛,你签了字就自由了。”

我舍不得,但抓住他不放又能怎么样?

何况……我不想再说服自己原谅他对我的伤害。

顾霆琛接过离婚协议书,他垂眸认真的翻阅着,最后只淡淡的问了一句,“你连时家都不要了吗?”

“我只要五百万,剩下的都给你。”

顾霆琛:“……”

他拿着离婚协议书久久的不动,我从包里拿出笔给他,他犹豫了许久才郑重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我黯然,他签字了……

在他的心里其实是想离婚的。

一份协议,终结了我和他的婚姻关系。

我从他手中取过离婚协议书,勉强的笑说:“我让律师去处理,过几天就给你离婚证,时家的股份也会在这几个月转给你。”

剩下的时间就让我自生自灭吧。

似乎想通了什么,我全身感到很轻松,脸上的伤似乎也不那么疼了,我终于……舍得放开了他,舍得还他一个自由。

这个时间顾董事长应该到了,我和顾霆琛起身往温如嫣的病房走去,在门口刚巧听见董事长冷漠的质问温如嫣,“怎么?他们难道不是你给自己找的男人?”

温如嫣一直怕他,语气恐惧道:“你胡说,我没有!”

“你们的转账记录我都有你还想抵赖?温如嫣,你想嫁祸给我的儿媳妇简直是痴心妄想!我们顾家即使没有她也不会让你进门!”

我偏头望着顾霆琛,他听见里面的对话神色依旧,仔细一想是我多此一举了,顾霆琛他是聪明人,很多事不用他人说他自己都能调查的清楚。

但他没有戳破温如嫣,甚至还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安慰她,原来是他一直在纵容她罢了,而我还可笑的一直想给自己一个清白。

甚至去叨扰了他的父亲。

想到这,我仓惶的转身离开,刚跑到医院门口我便察觉到不对劲,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摸了摸滚烫的鼻子。

一抹猩红,那般刺眼。

静谧的夜空仍旧下着白色的雪花,我伸出手心接着,双腿突然受不住力支撑自己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雪色覆盖的台阶上。

那一刻,我似看见了那年的顾霆琛。

他温润的唤着我小姑娘,嗓音低低沉沉的问着,“小姑娘,这么晚你怎么还不回家呢?”

我笑的肆无忌惮,笑的明媚道:“我想听你弹琴,你能给我弹一首《风居住的街道》吗?”

“好啊,明天上课我就弹给你听。”

那年我还是没有勇气进教室听他弹奏的钢琴曲,而是蹲在教室外面,在白墙绿窗下,我哭的不知所措与彷徨。

喜欢上顾霆琛,似乎很简单。

……

我摔倒在台阶上,脑海里还有浅浅的意识,甚至看见了那个温暖的顾霆琛,似乎还听见他在耳边喊我――

“时笙你醒醒!坚持住!”

隐隐约约的,我好像又似听见一个悲伤的语调,他轻轻的祈求我道:“只要你没事……我就答应跟你谈恋爱,一辈子都可以。”

相关文章:

我花钱双倍返现最新章节阅读 我花钱双倍返现全文免费阅读

好紧浪货好爽再浪一点&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家有女婿套路深

膀胱里灌入白酒会怎样@下面用鞭子抽烂

不疼不长记性打屁股_紧致吸绞汁水顶撞

美国因吸食电子烟致病人数,冲破1000大关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