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一块一块的推入h/拉文会所

2021-09-15 14:06 · 新商盟

但也成功把我激怒。

所以我抬起脚,卯足了力气就揣向他小腹,当时就把得意洋洋的他给踹趴下了。

捂着肚子满脸痛苦,几次挣扎着想起身都没起来,弓在地上跟只大虾米似的。

不远处,两个醉鬼乐了,看起来挺开心的,不过眼神中各有凶芒。

“看起来这个小子看我们有些不顺眼啊,怎么办,是不是得让我重新认识认识我们?”

其中一个醉鬼说完这话后,剩余六个混混就围了上来,个个疯狂叫骂着。

一个打六个,说实话我真没那本事,打也是肯定打不过了,这个毋庸置疑。

但我依旧只能保护在杨曦身前,没别的,谁让哥们儿是个带把的,宁可打死不能吓死。

下一刻,那六个混混就朝着我冲了过来,我把杨曦推开就准备跟他们拼命了。

可哪成想,就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有‘砰’‘砰’接连两声碎在了俩酒鬼的脑袋上。

我愣了,那六个混混也愣了,我们这一刻同时扭头望向了那俩捂着脑袋的酒鬼,然后也看到了在俩酒鬼的旁边还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以及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女人。

李义森?

当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我脑袋里就泛起了他的名字。

旁边那个穿着性感身材火爆的女人,我看着也有些眼熟,只是忘记在哪见过了。

正在我疑惑李义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原本围困我的六个混混就冲向了他。

但就在那六个混混即将冲到近前时,其中一个被红酒瓶子碎了脑袋的醉鬼就伸手制止了他们。

紧接着,旁边那个醉鬼就捂着鲜血直冒的脑袋,脸上强挤出比哭还难堪的笑容,“森哥。”

李义森从口袋里掏出烟来,先前制止混混的醉鬼连脑袋都顾不得捂了,赶紧笑着掏出打火机,帮李义森给点上了。

李义森吸了口烟,随即挎着那个漂亮女人的胳膊,朝着我走来。

来到我面前后,李义森脸上泛起和蔼的笑容,“小川,你没事吧?”

我脸上再度泛起傻笑,“我没事啊,李叔你怎么会在这。”

李义森笑了笑,“去拜访朋友拎了两瓶红酒,想着还不到时间就先在公园逛逛,哪知道遇到你了,真的好巧。”

跟我笑着说完,李义森又彬彬有礼的向杨曦点头致意,随即做起自我介绍。

“你好,李义森,我是刘川姑姑的司机,按说我该称呼他为少爷。”

杨曦都懵了,傻眼地看看我,然后又望向李义森,满眼的不可思议。

或许杨薇根本没有告诉她,我姑姑是个怎么样的人。

这边刚打完招呼的,那边两个醉鬼就腆着脸凑过来了,“森哥,您……”

“滚。”

“是是是,该滚该滚。”

俩醉鬼磕头虫子似的点着头,然后向我讪笑着赔礼,“对不起刘少爷,我们俩眼瞎嘴混,真的很对不起,我们……”

他俩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当李义森的目光望过去后,他们立刻陪着笑倒退走人了。

退出十多步后,匆匆转身撒丫子就跑。

仿佛跑慢了,他们就会成为这公园里滋养大树和花草的肥料。

李义森这个人,年轻时是有名的混混头子,以手辣扬名,而且也特别的聪明。

前些年严打的时候,多少水里的上岸的大佬都被弄进去了,唯独他自己始终自由自在。

社会上至今还流传着一个不知真假的传闻,说是当时组织严打的公安局长在翻阅案件记录时,涉案最多的一个人就是李义森,于是下令坚决要把李义森给弄进去。

只是后来查来查去,凡是查到的案子都不是李义森做的,多都是他手下人自行投案自首认罪。而少部分的受害者甚至还会去公安局,表示自己是报的假案,宁可承受处罚。

到底内里是怎么个情况,相信除了他和当事人根本不会再有别的人清楚。

不过严打过后的李义森就把手底下的兄弟全都散了出去,自己开了家小酒吧,里面养着小姐。

五年前的时候,他成为了我姑姑的司机,然后一干就直到今天。

我姑姑曾经评价过他,李义森这个人办事很灵动,也很有效率。

经营着省内首屈一指的模特公司,在道上难免会有这种那种的事情,不方便出面的都是由李义森去解决的,而且从来都不会拖泥带水,甚至根本都不需要我姑姑去操心。

后来我姑姑想着要把他这个人才给着重栽培,但李义森却安于当司机,而且愿意给我姑姑当一辈子的司机,直至我姑姑从公司里离开,或者把他给踢出去。

其实说白了,他就是喜欢我姑姑,只不过他发乎情止乎礼,从来都是循规蹈矩。

然而我姑姑并不喜欢他,这件事情在父亲死后我曾经跟她说过,如果她愿意寻找幸福,我不阻拦她。别说对方是李义森,哪怕是个乞丐只要她觉得幸福就行。

但我姑姑当时只是笑了笑,告诉我说:这辈子我都是你爸的人,下辈子也是……

对于曾经混社会的李义森,那时候我还小,不做任何评价。

但是对于如今的李义森,我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做的足够好,无论明面上还是暗地里的是,他都可以说是我姑姑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只是我对他保持最初的态度,不反感,也不喜欢。

因为我始终记得两年前车祸时,我爸在倒翻的车里弥留时说的那句话——

“小川,好好保护自己,除了你姑姑,谁也不要相信。”

借着那场伤到我脑袋的车祸,我这一‘傻’就是没心没肺的两年。

甚至于给我老爸上坟时,我都在咧着嘴傻乐呵,直把众亲戚看的直摇头。

但到底谁在真摇头,谁在心里乐呵,那就不是从皮囊上能出来的了。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我爸的死绝对有诡,而且对方想连我也一起弄死……

“小川,你要去哪里,我开车送你们过去吧!”

李义森热情的招呼着我,我傻傻的咧嘴笑了,“不要,我要和曦姐逛公园。”

借着这装傻的机会,我还趁机拉住了杨曦白嫩的小手,她也不好挣脱,只嗔了我一眼。

“那好,那你们玩吧,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向我们挥挥手,李义森就带着旁边那个穿着暴露身材火爆的女人离开了。

只是刚刚离开没十几步的,那女人就扭动着挺翘的大屁股,旁若无人的问到李义森。

“森哥,那小子是不是就是大老板的那个傻侄子呀?”

话刚问完,‘啪’的一记响亮耳光炸响了漂亮女人的脸蛋儿上,当时就把她给打懵了。

捂着火辣辣的脸蛋儿,她娇声责问李义森,“你干嘛打我?”

李义森脚步都不带停的,手插口袋继续往前走,“我只是替你父亲教你学会如何尊重人。”

漂亮女人满脸的不情愿,但最终还是继续扭动着那迷死人的性感屁股追了上去。

望着李义森远去的背影,杨曦赞叹道:“真是个好人啊,你姑姑的司机很有品德!”

我傻笑着点点头,‘嗯’了一声,“好人,有品德。”

我不如杨曦年龄大,但是我以傻子身份经历的却要远比杨曦经历的多。

我很清楚的能够了解到人的两面性,这点从我家那些亲戚身上就看的出来。

人前一面,人后一面,守着我姑姑一面,守着我又是另外一面。

多少曾经的好人,在我面前流露出不屑一顾的厌弃神色。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我这个傻子的傻气会传染似的。

李义森……希望心如其面吧!

又跟杨曦在公园里逛了会儿,然后我们就赶在晚饭前回到了家里。

晚饭饭桌上,杨曦边吃边比划着我今天的英勇,是如何如何不顾危险把她护在身后的。

“对了,傻大个,你当时为什么会踢那个混混一脚啊,感觉你好厉害的样子。”

我抓挠着脑袋,把筷子上的米粒都黏粘在脑袋上了,却‘浑然不知’依旧傻笑。

“我看战狼2了,那个当兵的就是这么踹无赖的,我跟着学了好久。”

想套我的底?门都没有……

傍晚的时候天色就阴了下来,让本就阴暗的夜更加漆黑如墨。

晚饭过后,阴云更加密集,天地间静谧无风,像是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雷暴。

直至到了近九点的时候,天地间终于有光亮闪现,但那却是雷霆。

‘轰咔’一声惊雷,整个房间顿时漆黑大片,透过窗子向外看也看不到半分光亮。

那震耳欲聋的雷霆爆响,吓的宝宝哇哇大哭,杨薇赶紧将宝宝抱在了怀里。

“曦曦,本来今晚该让我和我睡一个屋子的,但打雷宝宝害怕,我就跟他一起睡了。”

家里三室两厅,我身为男人自然得独居一室,杨曦和宝宝睡卧室大床上,那么就剩下一个婴儿室留给杨曦,而且连张成年人床都没有,紧有张足够宽敞的瑜伽垫。

看着那张瑜伽垫,杨曦脸上泛起了愁容。

不过这时候杨薇已经带着宝宝回屋里奶孩子去了,她也不好去跟亲外甥抢自己姐姐。

但是这时候她真的挺害怕的,我被她紧紧抓住的胳膊,就能感受到她身体的颤动。

这种颤动还令我很兴奋,因为我接触到了她。

掏出手机,杨曦打开了手电筒放在桌上,这屋子才算有了些光亮。

我看到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儿上,此刻斥满了惊慌。

尤其是窗外亮起闪电的时候,她就更慌了,看起来她对雷电有着天生的恐惧。

正琢磨着是不是利用这点来干些什么的时候,杨曦就对我说道:“傻大个,我去睡觉了啊!”

你去呗?

可她就是说说,屁股还坐在沙发上,根本没有半点要起身的迹象。

我想了想,然后兴高采烈的起身,“我是小宝宝,我要睡婴儿室,你睡大卧室。”

说完我就往婴儿室走去,结果却被杨曦一把抓住了胳膊,“傻大个,那屋没床……”

我摇摇头,没床算啥,打地铺照样睡觉。

再说了,我一个大男人,总不好眼睁睁看着杨曦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孩睡瑜伽垫上。

没有再多说什么,我直奔婴儿室就去了。

躺在瑜伽垫上,竟然还有意外的收获,让我嗅到了属于杨薇身体的馨香。

好迷人。

唉,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更合适的机会,能够再让我重新拥有她。

躺在地上,我胡思乱想了半个多小时。

一会儿脑海里是杨薇,一会脑海里是杨曦……

这时候杨薇卧室里没动静了,应该是已经楼着宝宝熟睡。

而且我也无法再惦记她,她进屋时已经把房门反锁了,应该是怕我这个傻子今晚贸然对她做什么,从而被她妹妹给发现,让她这个当姐姐的羞人。

杨曦也已经进入卧室好久了,估计这会儿也该睡着了吧!

我想着要不要装个傻,然后摸进她卧室里去,以我习惯睡那屋或以我害怕打雷为由,跟她同睡在一张大床上,旖旎的睡上一宿。

只是正在我纠结哪个由头更合适些的时候,婴儿室的房门却被推开了。

随后,我就见到穿着粉色卡通低胸小睡裙的杨曦,颤颤巍巍的蹲到了我身边。

我诧异的问她,“曦姐,你不睡觉跑这屋里来做什么?”

杨曦紧抱着双臂,让她胸前本就深邃的沟沟更加诱人,如同要把人的魂儿给吸进去。

她颤声对我说,“傻大个,我想了想,这瑜伽垫本该我睡的,让你睡这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没说话,我想听听她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而且我也没心思说话,她低胸睡裙的前襟处暴露出那两片雪白,实在太诱惑我了。

见我不说话,杨曦又说道:“而且今晚还打雷,我担心你害怕。所以,所以……”

正说着的,突然又是‘轰咔’一声爆响,杨曦当时就吓的花容失色,娇躯乱颤。

双手更是紧紧抱住脑袋,颤抖的跟个筛子似的。

说什么担心我害怕,实际上是她害怕想找人陪伴吧?

这会儿杨薇在屋里搂着孩子,她又没别人可找,于是只能来找我了。

而我这时候也大概猜到了她的心思,但我不说,我就傻傻注视着她,等待她的答案。

好一阵的哆嗦后,杨曦这才艰难的跟我说道:“傻大个,咱们今晚一起睡你的卧室吧,这样我就能照顾你了,也免得你打雷害怕,好不好?”

果然跟我猜测的一样!

我心里当时就兴奋到不行,竟然敢让我跟你睡一块?嘿,你姐都不敢说出这话来!

曦曦啊曦曦,你到底是小觑了自己的魅力,还是无视了男人的本性呢!

在杨曦近乎央求的建议下,我起身随她回到了卧室里。

不过数我那个卧室最小,只有三十来平,里面偏偏还放了张大床和衣柜桌子。

所以能睡觉的地方,就只有那张床上,我们俩今晚毋庸置疑的要睡床上了。

躺在大床上,我拍了拍里面的位置,“曦姐,你睡呀,干嘛不睡呢?”

这时候的杨曦,脸色有些微红。

纵是外面打雷,她也没有表现的如刚才那般害怕了。

相关文章:

我和媽真实的乱-风韵多水的老熟妇 很有味道的熟妇[15P]

女朋友太瘦做起来爽吗;会议桌下含舔

上课校草脱我衣服_小说 烈性春药

用手解决女性生理问题|裙子下有野兽

走女朋友后门真的舒服吗_小贱人怎么这么浪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