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了: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2021-09-15 15:39 · 新商盟

高仇虎也知道当领头一天能多挣五块钱,但他可不想一来就抢了别人的饭碗,尤其钱老憨还是个十分不错的人。

“我个半大小子能领啥头,嫂子,咱中午吃酸菜是不?”

高仇虎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直接把话岔开。赵小曼微微一笑也没说别的,将其中一个塑料桶的盖子打开。

“恩,真香,还有肉呢。”

高仇虎一见桶里的酸菜顿时食欲大开,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起来。这时铲地的人也基本都回到了地头,纷纷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来,虎子,先喝碗绿豆汤解解暑。”

赵小曼给高仇虎盛了一碗绿豆汤,笑呵呵的递给高仇虎。高仇虎接过来一口喝干,这种天气能喝碗绿豆汤还真是舒服。

大伙吃完饭另外几个妇女把东西收拾走,但赵小曼却没走,而是走向地的另一头。那头有个小树林,每天她中午送完饭以后都会到那边歇歇。

一口气铲完了一条垄,高仇虎走进树林。刚才喝多了绿豆汤,有些尿急。

见后面铲地的人看不到自己了,高仇虎立胡就哗哗的尿了起来,也没注意赵小曼从旁边的草丛里站起。

等他尿到一半才看到从草丛里走出来的赵小曼,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也忘记了把自己那里给收回裤裆。

“呀!虎子,没想到你人长的高大,那里本钱也这么雄厚。”

赵小曼就站在离高仇虎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高仇虎那里,一刻都不舍得拿开。

见赵小曼死死盯着自己那里,高仇虎顿时嘿嘿一笑,也不在意赵小曼在那里看他,继续撒尿。

“咋了嫂子,是不是你家二哥那里不行啊?”

脸上挂起一丝YD的笑,高仇虎朝赵小曼扬了扬自己那里,冲她示威。赵小曼也不生气,笑吟吟的看着高仇虎那里说道:

“毛还没张齐呢就敢调戏老娘,你信不信老娘一使劲就能让你断子绝孙。”

可能赵小曼是热了,也没想到有人会来,衬衫的扣子都开着。高仇虎顿时就被她胸前的雪白给吸引住了,走到赵小曼跟前,伸手就摸了一把。

手掌上传来的感觉让高仇虎一阵舒爽,而赵小曼则是浑身一颤。高仇虎的手就好像有着一股魔力一般,被他摸了一下赵小曼都感觉自己有些不能自已。

“怎么样嫂子,我手上的功夫还行吧?”

见赵小曼并没有生气,高仇虎胆子便大了不少,撩开赵小曼的衣服便抚摸起来。

“虎子你是不是作死呀,信不信你二哥回来打断你一条腿。”

本来赵小曼是想吓唬高仇虎,但被高仇虎一摸就感觉浑身酥软,说出的话也变得有气无力。听在高仇虎的耳朵里,就好像赵小曼发春一般。

第四章 小树林

“嘿嘿,嫂子,我要是怕还敢这么摸你吗?”

一只手不停的在赵小曼的胸脯上抚摸,高仇虎的另一只手从赵小曼的腰间伸进她的裤子里。虽然严格来说高仇虎还是个处男,但他可在金瓶梅上学了不少,也懂得如何挑逗女人。

这个赵小曼明显是有反应了,这正是个机会。而且这赵小曼跟书里的潘金莲一样,这时要是不动手,那高仇虎就成傻子。

“不行,那不能摸,给你摸摸胸脯过过瘾就得了,你别得寸进尺。”

毕竟赵小曼是有老公的人,她还不想做对不起自己老公的事情。感觉到高仇虎的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裤子里,赵小曼顿时一把就按住了高仇虎的手腕。

“嫂子,我就摸摸,也不干别的,你要是觉得吃亏你也摸我呗。”

说着高仇虎拉起赵小曼的小手,放在自己那里。赵小曼刚开始还有些不愿意,但当她感觉到高仇虎那里传来的热度顿时就将其紧紧握住。

“怎么样?是不是比二哥强壮?”

一边说着,高仇虎的手使劲往下一伸,轻轻抚摸着赵小曼的那里。

而此时的赵小曼早已有了不小的反应,被高仇虎这一抚摸,那里反应更加激烈起来。

“不……不行,虎子,你赶快把手拿出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赵小曼并没有阻止高仇虎。

“他只是用手,我并没有背叛老公。”

心里这么想着,赵小曼的手也不断加力,使劲的把玩了起来。高仇虎根本就没防备赵小曼会忽然加力,险些就缴械了。

“舒服吗嫂子?”

高仇虎的手指在赵小曼那里不断抚摸着,而赵小曼则轻轻叫了起来,握着高仇虎的手也更加用力,好像要把高仇虎给掐断一般。

“嫂子,要不然咱们......”

此时赵小曼的渴望已经完全被高仇虎给挑了起来,只是轻轻的点了下头,等到高仇虎把她的裤子全扒下去她才反应过来,一只手无力的推着高仇虎的肩膀,“不要虎子,我不能对不起你二哥。”

赵小曼的脑袋里还保留了一丝清明,知道要是被高仇虎睡了那就真对不起他男人了。高仇虎心说你就装吧,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这话。

不过高仇虎也知道现在不能强来,只好退了一步,对赵小曼说道:“嫂子,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二哥那咱俩就不睡,不过你得帮我解决一下,我这实在太难受。”

“啊,怎么解决?”

赵小曼用迷离的眼睛看了高仇虎一眼,高仇虎把在赵小曼的耳根处吹了口气,轻轻说道:“用你的嘴吧。”

听到高仇虎的话赵小曼有些吃惊看着他,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小兔崽子,你人不大,会的东西还不少,这招你是跟谁学的呀?”

“学啥?书上不是都有吗。

“虎子,嫂子帮你用手也一样,就不用嘴了吧?”

“那哪能一样呢,我自己也有手。

高仇虎让赵小曼张开嘴,一下就把自己那里送了过去......

赵小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喘了好半天才对高仇虎说:“不行不行,差点被你给憋死,我们还是那个吧。”

一听这话高仇虎顿时就十分兴奋,等了半天不就是等这时候吗。“嫂子,不装了呀?”高仇虎笑呵呵的问赵小曼,几下把赵小曼已经穿上的裤子又扒了下来,高仇虎把她平放在草地上,挺起要就准备开始。

“虎子轻点。”

高仇虎也知道自己有些莽撞,动作顿时就变得十分温柔。

随着高仇虎动作一点点的加大,赵小曼感觉自己好像要飞上天一般。

使劲的扭着屁股配合着高仇虎,一直到高仇虎完事了她还死死的抱着他,不愿意松手。

“舒服吧嫂子。”

赵小曼在他肩膀上轻轻打了一下,嗔道:“得了便宜还卖乖,以后你得随叫随到,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又腻了一会才从地上起来,穿好衣服一前一后出了树林。

第五章 情敌

高仇虎晃了几下手臂,甩开肩膀就开始铲地。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他不仅超过了那些人,而且还比他们多铲了一垄。

天色擦黑的时候大伙都回到了赵小曼家,铲地是一天三顿饭全管,工钱也是一天一结算。吃完了晚饭天已经黑透了,高仇虎领了自己的工钱哼着小曲就往家走。

今天这活是真没白干,不仅有钱赚还有女人,要是天天都这样就好了,也不知道赵小曼还能不能受得了自己,晚上回来的时候她看赵小曼走路都有点费劲,怕她吃不消。

一路胡思乱想的走着,路过春杏家门口的时候高仇虎见外面停了辆小轿车。探头往院子里看了一眼,见春杏家院子里摆了一张地桌,春杏爹正陪着两个人喝酒,一个是村长胡大贵,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他不认识,那辆轿车很可能就是他的。

几个人喝的兴高采烈,那个男人不住的给春杏爹敬酒。春杏爹看样子是真喝高兴了,酒一直往嘴里灌,还不住的拍着那个男人的肩膀,不住的夸他。

“这龟孙子不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吧?”

看着春杏爹和那男的那股亲热劲高仇虎忽然想起昨晚春杏跟他说村长给他说亲的事情,而高仇虎越看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禁不住就走进了春杏家的院子。

“叔,村长,你们喝着呢哈!”

一进院子高仇虎就跟两人打招呼,另外一个男的他没搭理,反正自己也不认识他,再说没准他还是自己的情敌呢。

“哟,虎子来了,坐下来一起喝点。”

胡大贵不愧是村长,虽然高仇虎是他的晚辈还还是客气的让了让他。而春杏他爹吴继成脸色则有些尴尬,只是朝高仇虎干笑了两声就低头喝酒。

“村长,我刚吃过,就不喝了,我来看看春杏。叔,春杏在家吧?”

吴继成那不自然的表情全都落在了高仇虎眼里,他就更肯定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这个男人肯定是村长给春杏介绍的对象,今天说啥也得把这事给他搅合了。

“在家,在家。”

听到高仇虎的问话吴继成更加尴尬,拿起酒壶给那个男人倒满了酒,随后对他说道:“喝酒小梁,这是春杏的同学虎子,和我家春杏一块长大的,就跟兄妹一样。”

被称作小梁的男人鼻子上别的副金丝眼镜,听到吴继成的介绍朝高仇虎看了一眼,却没理她,跟吴继成碰了一杯,一饮而尽。

“叔,我和春杏啥时候成同学了,俺俩不是定的娃娃亲吗,明年就该结婚了。”

高仇虎心里很明白,这个时候可不能顺着吴继成的话说。他那话明显是说给眼镜男听的,自己索性就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让那男的知难而退。

果不其然,高仇虎话一出口眼镜男的脸色就变了几遍,在灯泡的光亮下显得十分难看。高仇虎要是就是这个效果,他可不想拱手把自己的女人送给这个眼镜男。

“虎子,这都什么年代了,亏你还上过高中呢,包办婚姻早就不行了,现在都得自由恋爱。”

吴继成还没说话,胡大贵就张开了嘴,笑呵呵的看着高仇虎,就像个慈祥的长者在说教不成器的孩子。

但高仇虎知道这胡大贵最不是东西,一向是见利忘义。村里的机动地基本上都被他给卖完了,而且老盯着村里的那些小少妇,也没少霍霍。那个眼镜男肯定是许了他不少的好处,不然他不能这么上心。

不过虽然胡大贵是村长,但高仇虎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个职务对别人可能会有威慑力,但高仇虎是个二杆子脾气。

原来爹妈在他还收敛一点,现在爹妈都已经没了,他是光杆司令一个。别说在这小冯庄,不管在哪他也是个谁都不怕的主。

“哟,村长既然这么说那我得问问,自由恋爱是不是两个人都得同意?”

“那是当然。”胡大贵想也不想的说道,要是两个人都不同意那还叫个屁的自由恋爱呀。

“那行,等下我把春杏叫出来,村长你当面问问春杏,看看我们是不是两个人都同意,是不是自由恋爱?”

被高仇虎这样一说胡大贵顿时就没词了,不过他毕竟是村长,是见过世面的人,脑瓜子也灵活,想了一下便张嘴说道:“虽然是自由恋爱,但父母总得给巴巴关。”

这话说的话倒也有些道理,但要论口才高仇虎可不惧他,嘿嘿笑了几声,高仇虎说道:“把关当然是可以,但总不能强迫吧,要是闺女死活不同意,父母也不能硬逼着她嫁人,你说是不村长。”

胡大贵没想到高仇虎的嘴这么厉害,被他说了没了话,只能干笑几声。“呵呵,哪有父母逼自己闺女嫁人的。”

两人在这说了半天,吴继成一直都没说话。虽然早就已经是新社会了,但毕竟自己闺女和高仇虎有婚约。而且当年他刚搬到小冯庄的时候高仇虎家里没少接济他,吴继成早就想悔婚,但这话一直都说不出口。

“你叫高仇虎是吧?我叫冯大壮,是县里太阳能安装公司的老板。”

见胡大贵被高仇虎弄的说不出什么,冯大壮从板凳上站起来,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高仇虎说道。

“你是什么老板跟我有关系吗?”高仇虎丝毫没理会冯大壮,而是看向屋子里面,见春杏正在低头绣着东西,脸上不由得浮起一丝笑容,抬脚就准备往屋里走。

“高仇虎,你凭什么要娶春杏?”

刚走了两步的高仇虎听到冯大壮说话,顿时就转过头来,双眼盯着冯大壮,一字一顿的说:“那你凭什么?”

虽然高仇虎的口气很不客气,但冯大壮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一笑,从身侧的皮包里拿出两沓老人头,轻轻放在桌子上。

“就凭我能让春杏过的好,而春杏跟着你只会吃苦受穷。”

冯大壮把两沓钱往桌子上一放,吴继成和胡大贵眼睛都是一亮。那可是两万块钱呐,凭他们现在的收入,就算让他们攒十年也不一定能攒这么多。

冯大壮朝高仇虎笑笑,“这只是我给春杏家的彩礼钱,要是她能嫁给我,我还会再加三万。”

“那就是五万了。”

听到冯大壮的话吴继成和胡大贵同时都吸了口凉气,虽然他们知道冯大壮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有钱,随便一出手就是五万。

高仇虎也没想到这个冯大壮出手会这么阔绰,不过只是微微愣了一下高仇虎便冷笑了一声,对冯大壮说道:“就算你有再多的钱,那也得春杏同意。”

第六章 村长闺女

对冯大壮说完高仇虎便不再理他,扭头看向屋里的春杏。“春杏,你出来一下。”

本来还在绣着东西的春杏听到高仇虎的声音顿时欣喜的抬起了头,看到高仇虎站在院子里急忙跑了出来,拿着手里的东西在高仇虎眼前晃悠。

“虎子哥,你看我绣的鸳鸯戏水好看吗?”

接过春杏的刺绣,高仇虎点了点头,笑道:“这世界就没人比你绣的东西好看。”

听到心上人夸自己春杏不禁就羞红了脸,在高仇虎胳膊上拧了一下就看向喝酒的那几个人。而高仇虎挑衅的看着冯大壮,那意思很明白,春杏现在的快乐,不一定是用钱能买的来的。

酒桌上的几个人被春杏弄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吴继成和胡大贵都低着头不说话。而冯大壮则是目光咄咄的看着高仇虎,眼睛里闪过一丝狠意。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跟胡大贵和吴继成告辞以后就直接钻进了自己的车,直接就出了村子。

见自己的好处要打水漂胡大贵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个冯大壮可是财神爷,他答应事成了会给胡大贵一万块钱的媒人费,被高仇虎这一搅合,那一万块钱基本上就没了。

狠狠的瞪着高仇虎想要说什么但终于是没敢说出口,跺了跺脚走出了院子,他知道自己这个村长在高仇虎跟前耍不起威风来。

吴继成也没说什么,只是让老伴收拾桌子,自己晃晃悠悠的进了屋子。高仇虎看事情被他搅合了,心情一阵大好,拉着春杏就走到了外面,两人坐在春杏家的草垛上,一起看月亮,两人卿卿我我了好一阵高仇虎才回了家。

对于春杏他是很了解的,钱根本就不能打动她。不过高仇虎也明白以后该努力赚钱,争取让春杏过上好日子。

回到家里高仇虎简单洗洗就睡了,这一觉他睡的十分香甜。天色一亮高仇虎就起了床,扛起锄头又朝赵小曼家走去。

不过让高仇虎失望的是赵小曼今天中午送完饭就走了,估计是昨天被高仇虎给弄怕了。搞不到女人高仇虎把一身的劲都用到了铲地上,一天下来比其他人多铲了好几垄。

在赵小曼家吃完晚饭,高仇虎又晃晃悠悠的往家走,路过胡大贵家的时候见他家大门紧闭,不由得朝他家门口吐了口口水。

“还当村长干嘛,不如去城里拉皮条,那比当村长赚钱。”

在胡大贵家门口骂了一句高仇虎心里好受了不少,但他话音刚落,胡大贵家的大门就开了,随后高仇虎就看到村长的闺女胡季芳走了出来。

“小兔崽子,你骂谁呢?”

胡季芳今年二十七岁,早就嫁到了外村,高仇虎没想到她会回来,而且还听到了他刚才的话。

要说这胡季芳长的倒不难看,就是个头矮了点,一米五左右。但胡季芳虽然个子矮,可身上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也挺有看头。

不过这胡季芳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倒不是仗着她爹是村长,这脾气是她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虽然高仇虎是个二杆子,但见了胡季芳他还是有些肝颤,小时候没少挨她收拾。

“哟,季芳姐,你啥时候回来的?”

高仇虎打着哈哈,转身就要走。不过胡季芳比他动作快,上前一把就揪住了高仇虎的耳朵。

“你小子在我家门口骂俺爹,想死是不?你给我道歉,要不然看我不把你耳朵给你揪下来。”

“别呀季芳姐,我没骂村长,你听错了。”

高仇虎急忙狡辩,他是实在不想惹这个比他还二杆子的娘们。对方是个女的,又不能跟她来硬的,高仇虎现在只想逃离她的魔爪,赶紧回家。

“还想骗我,你以为我是聋子吗?赶紧给我磕头认错,要不然今天你就别想走。”

胡季芳今天在婆家受了气,所以才会回到小冯庄。本来她心情就不好,想出去转转,没想到刚到门口就听到高仇虎在骂她爹,一下子就把气都撒到高仇虎身上了。

“春杏是我媳妇,但你老爹却给她介绍对象,我说两句怎么了?你别不依不饶的。”

听到胡季芳让他跪下磕头高仇虎的火气也上来了,他和春杏本来就是青梅竹胡,而且还有婚约。但这胡大贵非得来插一杠子,给春杏介绍什么对象,自己只骂他两句算是轻的了。

“哟呵,你骂人还有理了是不,你给我进来,今天要是不给我磕头认错,你就别想回家。”

说完胡季芳就揪着高仇虎的耳朵往她家院子里拉,高仇虎本想挣开,但这胡季芳手上的劲太大,他怕把耳朵给挣裂了,只好被胡季芳给拉进了院子里。

“你这是干啥?刚黑天就往你家里拽男人。”

扔掉锄头,高仇虎奋力的掰开胡季芳的手,揉着发疼的耳朵对胡季芳说道。而胡季芳则没理他,回身把大门给上了锁,而后气呼呼的看着高仇虎。

“哼,你今天要不给我磕头认错,那你就别想出这个大门。”

高仇虎本来就是个二杆子,再加上这血气方刚的年纪,哪能对这个女人下跪。见胡季芳不打算放过他,高仇虎的火气噌的一下就窜了上来,脸色也阴沉的吓人。

“胡季芳,别以为你是个女的就能蛮不讲理,要是把老子给惹怒了老子非把你……”

“把我怎么样?你是不是想说要把我弄死呀?高仇虎,老娘今天就站在你面前,你有种就把老娘给弄死。”

胡季芳可不是吓大的,高仇虎的话根本就唬不住她。胡季芳走到高仇虎跟前,饱满的胸脯几乎要顶到了高仇虎的身上,仰着脸对高仇虎说:“来呀,你弄死我呀,你弄呀。”

说完胡季芳就往前上了一小步,一对肉球贴到了高仇虎的身上。虽然她的胸部没有赵小曼的大,但也不小,高仇虎被她顶的心里痒痒,下身也有了反应。

“你信不信我把你给奸了?”

胡季芳可能是刚洗过澡不久,身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皂味。这时她的整个上半身几乎都贴到了高仇虎身上,不由得让他有些心猿意胡。

“啥?你要强奸我?好呀,你来呀,我就怕你那东西不够长。”

听到高仇虎的话胡季芳不仅没有害怕,反倒笑了起来,两只手伸到高仇虎的腰间,往下扒他的裤子。

“来,我让你奸,我帮你脱裤子。”

在胡季芳的印象里,高仇虎始终就是个小屁孩子,根本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三两下就把高仇虎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而高仇虎则感觉十分的刺激,也没有躲闪,任凭胡季芳把自己的裤子趴下来,只剩下一个四角裤头。

“季芳姐,你可要想好,要是把我裤头也扒了那我可真奸了你。”

脸上挂起一丝淫荡的笑,高仇虎嘿嘿笑道。而胡季芳则笑的更厉害,想都没想就把高仇虎的内裤也扒了下来。

但扒掉高仇虎的裤头胡季芳顿时就愣在了当场。虽然天色已经全黑了,但胡季芳还是能隐约的看到高仇虎胯间的巨物在她面前昂首而立。

忍不住凑近了看了一下,胡季芳顿时就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哎呀虎子,你这物件咋这么大?”

“哈哈,季芳姐,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好的东西吧?”高仇虎得意的笑了笑,任凭自己的大枪暴露在空气当

相关文章:

和男友出去旅游晚上/半夜睡觉被男朋友啪醒

毛笔play公主|热铁喷射热烫

我和寂寞艳妇全文目录(超能教授)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塞着跳跳蛋走路和上课 成 人 小 说爽文裸 肉/一品贵婿

少妇白洁小说/体育生厕所飞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