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车的晃动一进一出|他抱着我那里顶着我

2021-09-15 20:00 · 新商盟

今天早上我就喝了点酒,在村里到处转悠了一圈,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嗯?”

秦思慧皱了皱眉,瞥了一眼楚晨,又看向吴正德,呵斥道:“你还不承认,小晨什么都告诉我了,现在还跟我装是吧?”

这女人就是聪明,看出了端倪,直接想要顺藤摸瓜。

可是这话,把楚晨给害了,吴正德直接记恨上了楚晨。

楚晨简直欲哭无泪,偏偏还不能辩解什么,只能在一边嚷嚷着:“秦老师,我告诉你什么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但他越这样,在吴正德眼里,就越像是在演戏。

看到吴正德怨恨的眼神,楚晨也没办法,由他去吧,反正两个人都合不来,迟早有一天,他也会主动找吴正德麻烦的。

“快说!”秦思慧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吓得吴正德双瑟瑟发抖。

“我说,我说,我就是喝多了点酒,去卫生所逛了一圈,但是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做,真的。”

秦思慧气得发抖,一听这话,她就知道吴正德干了什么事情。

她和王玥琪,在村里都是文化人,不管外貌还是其他方面,总是有村民将她们两个人拿出来对比,所以无形之中,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些争艳的意思。

“真是个窝囊废,你给老娘进来!”

秦思慧站起来,揪住吴正德的耳朵就往卧室走。

看到吴正德被教训,楚晨心里偷笑,好一会儿后,他听到屋内的声音由叫骂声,变成了轻吟。

这两口子,什么情况?

楚晨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发现门没关严,他赶紧通过缝隙往里看。

这尼玛,两个人竟然开始办那事儿了?

“媳妇,这样舒服吗?”

只见吴正德脑袋埋在秦思慧胸前,一只手伸进睡裙里,来回摸索。

“嗯嗯,舒服。”

话音刚落,吴正德更加卖力,弄得秦思慧娇喘连连。不愧是尤物,光是这声音,就听得楚晨蠢蠢欲动。

可等了一会儿,秦思慧突然停止了叫声,问道:“我都叫了这么久了,你倒是有没有反应啊?”

“快了,就快了。”吴正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楚晨心里冷笑,感情闹半天,秦思慧就是在假装叫,目的是为了让吴正德有反应啊,还真是个窝囊废。

“真是没用。”秦思慧把脑袋歪在一边,没心思叫了。

吴正德迅速从兜里摸出一颗药,塞进嘴里,嘿嘿笑道:“媳妇,这药很猛,等会儿你可得忍住啊。”

秦思慧不以为然。

等了几分钟,吴正德往下面看了几眼,顿时气急败坏的骂娘,“他娘的,不是说这药力很猛吗,老子吃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了好了,不弄了,废物!”

秦思慧一把推开吴正德,她正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想着就来气,推开后,也不管吴正德啥表情,直接朝外面走过来,吓得楚晨扭头就跑。

可他转身的角度,正好是厕所方向,秦思慧一出来,就看到了他,忙问道:“你鬼鬼祟祟的在这儿干啥呢?”

“尿尿,尿尿。”楚晨傻笑道。

也是这时候,秦思慧刚好看到了楚晨下方的规模,当即惊住了。

发现她的目光,楚晨还故意挺起来,指了指下面,道:“秦老师你看,没骗你吧,我就是想尿尿了。”

说完,他赶紧朝厕所跑进去。

从厕所出来后,就看到吴正德正站在门口,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扇了一耳光。

“你个贱种,告老子的状,老子打死你。”

说完又是一脚,直接把楚晨踢到了厕所里面。

打完他还吐了口口水在地上,然后转身就走。这突如其来的打骂,楚晨直接懵逼了。

“吴正德你个杀千刀的,打人家小晨干嘛,你今天晚上别回来了,就给我睡在外面吧。”

秦思慧见状,对着门外大吼了几声,赶紧跑过来扶楚晨。

“小晨,你没事吧?”

由于她俯着身子,穿得又很宽松,顺着楚晨的角度,一眼就看到了里面雪白的两片。

“疼,秦老师,好疼。”

楚晨捂着脸,眼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这秦思慧,之前对自己的态度都只是一般般,现在居然这么好,难不成是被自己强悍的部位给吸引住了?

不过吴正德这个狗/日的,你欺负老子,那老子就欺负你媳妇,给你戴一大顶绿油油的帽子,不,给你一片青青草原。

想到这儿,他一头钻进秦思慧的怀里,脑袋一个劲的扭动,嘴上叫喊着疼。

被楚晨头发摩擦着,哪怕隔着薄薄的衣服,那种感觉也很强烈,本来她刚刚看到楚晨那方面的强悍,就已经有了心思。

“嗯,别,小晨,别这样,你先起来,老师,老师给你看看。”

楚晨又把自己的脑袋在她怀里拱了两下,不经意的吮吸了一下她身上的香气之后才抬起头,从秦思慧的角度看过去,竟然是一脸的迷茫和委屈。

“秦老师,我疼呜呜呜……”他嘟囔着道。

秦思慧寻思着不能就这么让楚晨这个傻子在外面哭,再加上两个人这样的架势被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直接拉着楚晨就往屋子里面走。

“来,来屋子里,嫂子给你好吃的。”

她的手可能是刚刚在水里泡过的关系,滑滑嫩嫩的,身上还是不是飘来一股若有若无的花香,勾人的很。

他就圈着一眼眶的泪水,眨巴着眼,跟着秦思慧进了屋子。

刚一进屋,秦思慧就把门关上了,顺便上了锁,很明显是不想别人打扰。

窗帘正好是拉起来的,屋内只有一个小灯泡亮着,昏暗。

“来,小晨,你坐在这里。”

秦思慧把楚晨按到了沙发上,还没有等她坐稳,自己就坐在了楚晨的腿上,抱着楚晨的头。

她说是给楚晨查看头上的伤口,其实是按着她的头往自己的两片雪白按,自己还扭动着上半身,想要楚晨和自己更加近一点,贴的更加紧密一些。

这样亲昵的动作秦思慧也会觉得不是很好意思,但是再看看楚晨这一脸的傻样,也就没那么多的顾忌了,大不了事后给点甜头,交代他几句,让他不要说出去就是了。

相对于秦思慧满脑子的小心思,楚晨现在满脑子就一个想法。

香!真香!

一种成熟女人的体味和花香味的沐浴露经过了水汽的氤氲,在她身前的一小方天地里面回荡着,楚晨就把这些香气全部都吮吸到了胸腔里,在胸腔翻滚了几个回合之后,才化成一股暖暖的呼吸扑到秦思慧的身上。

痒痒的,热热的!

她只穿了一个薄薄的半透明睡衣,宽大睡衣里的窈窕轮廓一清二楚,楚晨看不清楚,却可以感受到她是真的大,特别的软,再加上那种香气,简直想要让人在她身上醉生梦死了!

“好软,好香,秦老师你好好看!”楚晨抬起头,傻傻的称赞道。

从一个傻子口中得到这样的称赞,秦思慧也是哭笑不得,在心中暗暗的道-你懂什么?

就是这个时候,楚晨突然故意的动了一下,好让两个人能够更加亲密的接触。

刚刚那个角度秦思慧只能感受到他的坚硬,但是这个角度可是直接把楚晨结结实实的顶在了她的下面!

秦思慧感受到了,瞬间变得满脸潮红,媚眼如丝的扭动着,好让自己能够更加直接的接触到楚晨的大家伙。

“小晨,小晨……”秦思慧呢喃的叫着,好像她叫的不是楚晨的小名,而是‘老公’。

面对她如此直接的勾引,楚晨在心中嗤笑了一声,脸上却还是一脸的委屈。

他一把抱住了秦思慧,在她的身前摩擦着,“这里软,蹭蹭就不痛。”

瞧他语气如此童真,好像他现在脸待的地方不是一个成熟女人的胸部,而是自己妈妈的怀抱一样。

自己被刚硬的男性气息包裹着,秦思慧心动不已,语言上也愈发的大胆了。

“小晨,小晨,你揉揉姐,你揉揉我。”

说着,她还耸动着自己的屁股,在楚晨的身上面摩擦着。

这样的刺激让楚晨差点就叫出了声,可是他还是忍住了,面上笑的天真无邪,看着秦思慧,“揉哪里?”

他故意装作听不懂秦思慧的意思,就是想要看看秦思慧这个女人到底可以到什么地步。

眼瞧着他不懂,秦思慧心中也是一阵的气急败坏。

只是转念想着这只是一个傻子罢了,于是就牵起了他的手,往自己的下面带。

当他粗糙的大手隔着一层薄薄的纱接触到下面的时候,秦思慧的身体突然不可控制的抖动了一下。

“恩……好舒服,小晨,手动一下!”秦思慧尽量的克制了自己的轻吟声,直白的提示着楚晨。

这个时候再装傻就有点不自然了,楚晨准备先给秦思慧一点甜头,于是就动了手。

可别说,在秦思慧的眼里,楚晨这个傻子还颇有点无师自通的意思。

他把手掌朝上,三根手指头向上弯曲,伸出了手,动作虽然看似无章程,甚至还带着点粗鲁。

然而正是这样的动作,却是秦思慧绝的最刺激的,她就喜欢粗鲁的!

可偏偏嫁给了吴正德那个不争气的家伙,起来都费劲,更别提粗鲁的幸福了。

现在阳气方刚的楚晨满足了她的所有幻想,年轻,身材好,威猛,更重要的是他不会说出去。

这边楚晨又动了下,这一次他把手合成了手掌,对着那一片地方揉搓了几下。

秦思慧,在他刚刚把手放上去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现在才动了几下,身体的反应就很强烈了。

“恩……”

又揉了几下,楚晨嘟囔着自己的手很酸,直接把手抽了回来。

在他的手离开的那一刻,秦思慧瞬间觉得自己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虚,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咦?”楚晨把自己的手展开了放在灯光之下。

昏黄的灯光照的他手上的东西在闪闪发光,还隐隐发着暧昧的气味。

楚晨闻了一下,立马皱着眉毛满脸的嫌弃,“秦老师,你的下面受伤了吗?会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味道还有点怪怪的!”

一个傻子的话说的如此直白,更何况秦思慧还起了反应,这样的反应比刚刚的还要大。

秦思慧看到了,直接就从楚晨的身上下来,然后捧着楚晨的脸,认真的说道:“小晨,姐受伤了,你可以帮姐吗?”

“好!姐对我好,让我不痛,我要给姐治病!”楚晨傻笑着吆喝。

“乖!”秦思慧一听这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活生生像是一只祸国殃民的小狐狸一般。

这话一说出来,秦思慧立马就站起来,脱掉了自己的睡衣。

昏暗灯光之下,她的身体完美的就像是一块玉璧那样,闪烁着耀眼而迷人的光芒!

楚晨抬起头,勉强可以看得清楚她身上的细节。

她的身材不像王玥琪那样的精瘦,还带点可爱的肉肉。

虽然是这样,但是她该凹的地方绝对没有赘肉,该凸的地方也绝对不含糊!

她的腰上有两个完美的腰窝,楚晨听村子里面的大男人们讨论女人的时候听到过,腰窝是只有身材完美的女人才会有的。

楚晨看着她的身体的时候眼神都是直溜溜的,很明显是看呆了,这是他的真实反映。

这就是男人最真实的反应!是他楚晨最真的感受!

极品的身材!

感受到了他直白且炙热的眼神,秦思慧开心得不得了。

看来自己练瑜伽的作用还是很大的,现在就连一个傻子都会对自己的身体反应。

“姐的身材好吗?”秦思慧自信的问。

楚晨故意呆呆的,就差没有挂一滴口水在嘴边了,他看着秦思慧,慢慢的说:“好看……”

秦思慧眼珠滴滴流滴流的转了几下,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一个点子,楚晨这个傻子肯定会觉得有趣!

“别想你嫂子了,姐跟你玩个有意思的游戏吧!”说着,她还把自己的嘴唇放到了楚晨的嘴唇上,有意无意的抚摸着。

一听说要玩游戏,楚晨立马就觉得刺激了,亮出了他的一口大白牙点点头……

得到了楚晨的首肯,秦思慧立马就捡起了被自己扔到地上的睡衣,随便的折叠了几下,弄成一长条的布条,盖到了楚晨的眼睛上,还在他脑袋后打了一个不容易脱落的结。

“姐你干啥!”楚晨故意装作很惊慌的样子,伸着手装作不安的去前面随便的摸了几下。

这一伸手,直接摸到了秦思慧的胸前。

他故意用力捏了两下,得到了秦思慧的一声娇小之后,心满意足的放开了手。

借着,秦思慧不知道在旁边捣鼓什么,紧接着,一个温热的东西凑到了他的嘴唇上,还戳了两下。

“尝尝啊小晨!”秦思慧柔媚的声音带着阵阵的酥麻,在楚晨的心头上肆虐了一便。

顺从的张开了嘴,楚晨伸出舌头卷住了那个东西之后,才发现居然是手指!

他故意吮吸了几下,把口水砸吧的很响。

“诶?姐!这个跟你下面受伤的地方的声音好像!我也受伤了吗?”楚晨声音不大,但是可以听得出来很慌张。

许是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紧张,秦思慧顿时哭笑不得。

但是楚晨的映射比喻还是让她激动了一下,毕竟现在楚晨含着她的手指的动作,特备的像做那种事情的样子……

“来,你尝尝这个!”说着,秦思慧突然把自己手指头拔了出来,直接扶着自己胸前的一团雪白,靠了上去。

楚晨一尝就是到这个是什么了,心想着这个小婊/子终于是忍不住了,就开始了动作。

不痛,但是酥酥麻麻的,秦思慧立马就叫的不行了,刺激的不得了!

“小晨,老公,叫我媳妇!叫我!”秦思慧媚叫着引诱楚晨叫出那个暧昧至极的称呼。

“媳妇!”楚晨口齿不清叫了一句,嘴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还坏心眼的加了一个称呼,“小骚货!”

听到楚晨叫自己小骚货,秦思慧身体一抖,差点就到了,但是一方面也在后怕——这家伙怎么知道这种称呼?

“老公,你怎么知道这种称呼的?”秦思慧的殷红还在楚晨的嘴里,她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颤,活生生像是春日里抖擞的柳条一样,妖艳的不得了!

“王叔叔就是这样叫王婶婶的……”楚晨抬头,看着秦思慧,眼中满是认真。

得到了他这样的解释,秦思慧彻底的放下了心,想着可能是这个孩子跑到人家里玩的时候听到的吧,于是便不再去想,而是沉浸在楚晨给予自己的快感中。

又含了一会,秦思慧又把自己的左边拔出来,换成了右边的,楚晨也顺从的服侍着她,其实心里面已经在想着一会该怎么让这个小骚货服侍自己了。

“恩……好舒服啊老公!”秦思慧闭着眼睛,尽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不和谐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扣扣扣!”

一阵敲门声把两个人都惊醒了,一齐看向门口。

刚刚那个声音,如果出车没有听错的话,应该就是刚刚暴打自己的吴正德了!

他怎么回来了!

“媳妇开门!”吴正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听起来闷闷不乐。

秦思慧被吓了一跳,连忙捂住了楚晨的嘴巴,示意楚晨不要说话。

楚晨也知道现在若是出声的话会给自己带来很多麻烦,所以就装作乖乖的样子坐着不动,也不出声。

“开门啊!”吴正德又在门外喊了一句。

“你还回来干什么?不是去找你的小妖精了吗?”秦思慧壮着胆子,对着门外喊了一句。

“你这婆娘说话怎么这样?”吴正德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敢称呼秦思慧为婆娘了。

楚晨下意识的就觉得可能他身后有人跟着。

果不其然,吴正德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另外的一个男声。

“好了,吴老二,你媳妇脾气就这样,你别跟女人一般见识!”

屋内的两个人听到这个声音都是一齐被吓到了,这不是王家老三的声音吗?平时有事没事就会来吴正德家蹭酒喝的,想必今天是被吴正德拉过来喝酒的。

>>>>本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放几个手指头算紧的~女尊锁贞带

在外打工到42岁的男人*感觉自己撑不住了的说说

总裁,火热粗硕鼓囊第章|太监舔宫女用木棒

老师在办公室吃我乳,男人吃奶头动图gif&花医

注射吹乳小说|男女之间做污的app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