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战神刘毅》章节版小说+阅读

2021-09-24 07:04 · 新商盟

第一次杀人

  刘毅的大脑空白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头顶上落下来的是个人。

不等他做出任何动作,一双大脚,已经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嘭。”

一声闷响,刘毅整个人被踹飞了出去。

身体裹挟着巨大的惯性,直接装上了后面的大树,心胸口一阵烦闷,张嘴就吐了出来。

刘毅的视野明一下暗一下,隐约看到自己吐出的东西里有大量的血红色。

又是一呕,咸腥的血从他的口鼻中猛地喷出。

刘毅眼前一黑,没做出任何动作,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毅的眼皮颤抖一下,胸口起伏了几下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擦……”稍一动弹,刘毅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小心的抬手摸了摸胸口,之前被踹的地方火辣辣的一片,稍微一碰就好像有无数钢针刺进骨头里似得。

胸口闷的厉害,好像被什么重物压住了一般。

勉强挪动了一下身体,强烈的疼痛感让他不敢再动。闭上眼睛,下颚里吞了一点儿口水,伴随着规律的呼吸分数次咽下。

默默的调息了半个多小时,胸闷的感觉开始逐渐缓解。

确定家传的吐纳法有用,刘毅心里踏实了一些,平心静气,继续调息……

“砰~”

睁开眼,已经是黄昏是,刘毅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清晰的枪声。

战斗没有结束,还在持续。

缓缓站起身子,刘毅胸口依然疼的厉害还。

若非有家传的吐纳之法,他这个时候,根本就站不起来。

咬咬牙,在暮色的丛林中,向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蹒跚走去。

走了大概三十米左右,刘毅突然发现,一个穿着军装的西方人,躺在地上,已经气绝。

子弹洞穿了他的心脏部位,一枪致命。

感受着自己胸口的疼痛感,刘毅冷哼:“该死。”

嘴里骂了一句,蹲下身体开始在对方身上翻找。

一把手枪,两个弹夹,其他的没什么了。

正准备离开,起身的时候又看到对方的小腿位置,绑着一把黑柄军匕。

“这军匕……”刘毅的瞳孔一下子就收缩了起来。

这军匕他太熟悉了,那是班副的最爱,据说是军区大比的时候,他得奖的奖品。

班副一直爱不释手,跟老班长一个习惯,睡觉的时候,军匕要压在枕头下去才能踏实。

刘毅眼圈发红的从尸体上把军匕抽出来,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下,手柄一侧刻着的 “林”字,正是班副的姓氏!

“果然是仇人。”

刘毅咬咬牙,看着尸体,他有种要鞭尸的冲动。

但,他没有那么做。

站起身要走,不过转念一想,立刻蹲下神,把那人身上的装备都脱下来,换在了自己身上。

又在地上一阵的乱摸,把沾着的灰泥抹在脸上。

反复抹了几次,感觉差不多了,这才起身,向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穿着敌人的装备,又遮住了容貌,刘毅觉得应该能保险一些。起码不至于,一照面就被敌人打了冷枪才是。

不知道是他赌对了,还是敌人根本就不屑于射杀他,逐渐靠近了交战的区域,一直安然无恙。

枪声离得很近了,刘毅弯下腰越发的小心起来。

边感受着枪声响起的方位,边根据女军人的传授林间行进方法,以交错的树干为依托,尽量寻找枪响方向的射击死角前进。

很快,他潜伏到了双方火拼的近处。

到了这里,他不敢乱动了。

靠在一棵树干后面,检查了一下弹夹,然后打开保险,慢慢闭上眼睛。

渐渐地,他的呼吸变得缓慢且悠长,这就是家传吐纳法另一个好处。

可以令他全身放松,将人体无形间向四下散播的气息降到最低。

尽量的融入周边环境,令敌人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和身上的杀机。

藏匿行迹,刘毅还不是很在行。

但从小打猎的他,在这个时候,就好像回到了当年和爷爷一起狩猎的日子。

用的是守株待兔,这个虽然欠缺主动,却安全稳妥的方法。

既然强攻不敌,那就坐等敌人自己送上门来。

枪声变得稀薄,但依旧时不时的响起,刘毅却当做耳边风,动也不动,呼吸轻微到几乎不发出任何声响。

仇人就在不远处,想要报仇,就要忍下去。

彻底的沉下来,刘毅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在树后不知道默默静坐了多久。

不远处,一阵极其细微,几不可查的脚步声隐约入耳。

近了,更近了……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刘毅的平行位置。

西方人的面容,伴随着前行,凹陷的眼眶中,微蓝的眼珠子警惕的搜素着四周。

扫向树后时,视线中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枪口。

同时,空气中杀机忽现!

西方人表情变得错愕,身体下意识后撤躲避的瞬间。

“砰砰砰!!!”

三发带着复仇火焰的子弹,尽数入肉。

全都钻进了那个震惊无比,不可思议,不甘心就此死去的西方人身体里!

死了!

那个人带着不甘与不解,仰面摔倒!

西方人倒下的瞬间,刘毅瘫软的靠在树干上,剧烈的喘.息起来。

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衫,甚至握枪的手掌一片湿滑,同时微微的颤抖着,枪都有些拿不稳了。

第一次杀人的冲击,强烈的震荡了刘毅的心神,让他的心脏狂跳的,几乎下一秒就会从喉咙里蹦出来一样。

“咻咻咻……”

连续三发子弹,成品字形,打在了刘毅身后的大树上。

子弹破空声响起时,刘毅下意识的猛然低头。

一阵灼热感,从他的脑侧滑过。

身后的树干,剧烈的颤抖,大大小小的木屑四下飞炸。

刘毅用力咬了一下舌尖,强烈的痛感强迫着他收敛精神。

正处于被敌人盯住的生死瞬间,不能因为任何事情分神。

必然,必死无疑!

趴伏下来,不去看近在咫尺的尸体,刘毅清楚这棵大树,不能继续藏身了。

等了几秒钟,在一颗子弹撼动树身的同时,他的身子蓦然跃起,急速向前窜了一段,一个侧滚,向右侧的一颗大树扑去。

那棵树,距离刘毅最近,大概也就三米左右。

在刘毅跃起、落下、翻滚的同时时,一颗接一颗带着啸音的子弹不断的打在他上一瞬经过的地方

所有的动作,只要慢上分毫,他就必然被钉死在当场。

与死神擦肩数次,刘毅心中的恐惧感,居然变得不那么强烈了。

再次隐藏好身体后,连乱跳的心脏很快便转向平稳。。

“咻咻……”

间隔极短的两颗子弹,接连打在刘毅藏身的树干上。刘毅身子向前匍匐,紧紧的贴在地上,躲避子弹的射击来袭。

他是个新兵,没有战斗经验,更谈不上战术规避。

所以,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藏匿不出,不暴露自己。

攻击刘毅的人打了几枪后,似乎摸不准他是不是已经转移了位置。为节约弹药,停止了射击。

安静,丛林中,再次陷入了极端的安静。

好像四周除了植物,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存在一般。

刘毅趴伏在地上,不敢稍动。

他不知道女军人刚刚是否开枪了,更不知道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此时,他几乎感觉自己是在孤军作战。

鸟枪换炮

  一分钟,两分钟……

一直到了五分钟之后,突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从远处响起。

紧接着,一连串密集的扫射声在丛林中荡开。

敌人的援军来了。

刘毅心里一惊,还没反应过来时,一道冰冷且熟悉的女声响起:“撤!”

根本不用思考就知道,那是女军人的指令声。

留意猛地从地上爬起来,迈步便准备撤离。

只是,刚迈出两步,试下暗中就看到刚被他击毙那人的武器。

丝毫没有犹豫,扑上去,伸手握住抓起,接着就是一个侧翻。

跳起来闷头撒丫子狂奔,完全不去管身后噼噼啪啪密集的弹着点,闷头就跑。

刘毅丝毫不敢松懈,憋足了一口气,疯了似得向着前狂奔。

新兵训练时的战术训练非常简单,但至少教会刘毅一件事:那就是,后面有人追着你打的时候,不能单纯的往一个方向跑直线。

因为那样,妥妥的就是个靶子。

心里有了这个认知,周围有树的时候,刘毅就按照女军人告诉的方法。

有意识的利用树木作为遮挡,专门往后方追兵的射击死角里跑。

没树的时候就玩了命的跑S形弯儿,一会儿拐大弯儿,一会转小弯儿,像是跑的不快,可这种无规律的奔跑,却着实也让他躲开了好几次致命的狙击。

刘毅身后,断后的女军人,原本没太留意。

偶尔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刘毅奔跑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

不过很快, 冰冷的脸上,表情又恢复了常态。

扭身,提枪,翻滚,又是一枪,将一名追击而来的敌人射杀。

她趴伏在树后,狙击了两三个敌人。

只是,对方的大部队已经赶来,她果断放弃,几个闪身之后,同样撤离了这片区域。

狂奔出了很远,刘毅感觉自己的呼吸不畅,之前胸口被踹了一脚的地方,再次开始烦闷。

他慢慢停下脚步,大口的喘.息着,胃也因为饥饿火辣辣的蛰痛。

天色,此刻已经擦黑。

可是背囊不知道丢去了什么地方,没有吃的,在黑夜中的丛林里,可是有些难熬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还没等想到什么对策,耳边冰冷的女生就传来:“停下来干什么,想死?”

刘毅心里一跳,刚刚还有些担心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突然想到,对方腿上还有伤。

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见到女军人大腿受伤的地方,褐色的血痂上覆着一层鲜红。

应该是急行军,导致的伤口不知道第几次破裂。

靠过去两步,伸手想要去扶对方。

只是,他目光与女军人眼睛一碰,伸出去的手,一下子还又缩了回来。

“天,天要黑了,咱……接下来怎么,怎么办?”刘毅有些尴尬。

没有回答刘毅的话,女军人皱了皱眉头,抬起头,看了下已经黑沉沉的天空。

天上,繁星已出,只是因为树木高大的冠子,遮挡了大多的天空,他们也只能是在枝叶间稍稍看到一点天上的星月。

不知道女军人看出了,沉吟几秒后, 目光扫过四周。选了一个方向,迈步就走。

刘毅摇摇头,跟了上去。

他已经习惯了女军人的冷漠,对方是个不喜欢废话,只喜欢行动的干脆性格。

所以,刘毅也就不废话,跟在她身后。

一边走,他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那支枪。

刘毅入伍才几个月,制式装备也只是有限的摆弄过几次,其它种类的枪支别说碰,连见都没见过。

翻来覆去研究了半天,看着各种功能的挂件,还有拨档,除了知道应该是把冲锋枪,其它完全是懵的。

“这枪我不会用,你用吧。”刘毅直接把枪递给前面的女军人,示意了下腰间别着的手枪:“我还是用这个比较适合。”

女军人转过身看了一眼,将自己的枪背好停下脚步,接过刘毅手中的步枪。

拿在手里,摆弄了一下,低头查看一翻,说道:“H&K MP5SD-N微声冲锋枪,口径----9mm,有效射程----135m,装弹量30……”

一边走,她一边给刘毅讲解手中冲锋枪的知识。

手上摆弄着,将弹夹拆卸下来,看看弹夹,里面还有大半子弹。

安装好之后,把枪放在刘毅眼前,告诉他如何打开保险,射击的基本要领。

“拿好!”女军人将枪递给了刘毅。

刘毅看着递过来的枪,苦笑摇头。

没有伸手,说道:“算了,不瞒你说,我是新兵,根本没怎么摸过枪。就小时候跟长辈打猎的时候,用过老毛子的枪,一发一压,很老的那种,跟现在的枪根本不一样。”

女军人看了一眼刘毅,目光里有淡淡的冷厉:“没什么不会用的,就当作老枪打。”

说完,不管刘毅是否同意,将枪一抛,扔给刘毅,继续前行。

接住枪,刘毅笑了笑没说什么,边跟着女军人继续前进,边按照她刚刚教的细节,熟悉起手中的冲锋枪。

女军人虽然看起来很冷,但在刘毅的眼中,这个身上有伤,但是却坚毅无比的女人,给了他一种另类的美感。

这个念头只是轻轻的划过,当他再次追上女军人,一边走,一边询问枪械知识的时候,就已经抛到了脑后,沉浸在了枪械的知识当中。

没有几个男人是不喜欢枪的,不知道是本性,还是什么,反正对于武器有着与生俱来的喜爱。

刘毅其实也不例外,所以他不断的提着问题。

女军人倒也不藏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很快,刘毅大致掌握了手中冲锋枪的基本用法,性能,以及细节操作。

“我到底应该怎么称呼你,总不能一直喂喂喂的喊你吧?”

女军人没开口,只是扭了头,冷冷的盯着刘毅,目光中的审视意味极浓。

刘毅吞了口口水,有点尴尬,没有再问。

女军人转身离开,继续前行。

刘毅见状,赶紧跟了上去。

天色此刻,已经完全黑了下去,丛林中,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道路更是看不清楚。

又走了一段,女军人停下来,左右看了看,选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刘毅跟过去,距离她不远也坐下来。

手里的枪举起来,用瞄准镜到处扫视观察。

四处一片黑暗,到处都是草木,一望无际,根本看不到头。

“你先休息,我放哨。”刘毅平静的说道

相关文章:

一次难忘的按摩c|旅游交换陕西新婚夫妻

乖塞紧了一滴都不许流下来|忘羡车避尘play失禁

不哭,全部进去就不疼了(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爱如阳光

我是小姐接到黑人超爽/把腿张开绑在床上弄你

花心男人的心理 小东西|我的尺寸你满意吗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