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下腿张开我要进来了:女朋友被蒙着眼睛被别人

2021-09-24 08:45 · 新商盟

在那小嘴儿上玩亲亲游戏。

这上下齐齐的动作,可把张大头给惊呆了。原来女人还能这么玩儿的,这比起自己平时用手可要刺激得太多了,看着画面里的情景,他下边涨得生疼,连呼吸都粗了几分,却不自觉。

然而静悄悄的房间里,原本双眼微眯,一副娇媚舒服的王梅梅忽然疑惑地停下了动作。张开眼睛四处张望了下,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的样子。

张大头顿时发觉自己的呼吸有异,连忙屏住了呼吸,当真是连气都不敢喘了。

好半响,王梅梅似乎被这么一打搅,也感觉差不多了。当即起身找了一件宽松的睡裙披上,又捡起刚刚脱掉的脏衣服扔进桶里,这才提着桶出去。

这是要去洗澡,张大头知道村长家的布局,浴室就在楼梯下边。和房间也就隔着一堵墙,他可不敢立即就出去,等听到了水声这才蹑手蹑脚从床底出来。

又把鞋子给脱掉提在手里,赤着脚惦着步子,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同时还全神贯注把耳朵竖起来注意听四周环境的动静。一有风吹草动,就准备扑回到床底下。

这个时候,他最怕的还是迎面会碰到回来的王富贵,那可就全玩完了。

好在,张大头踮着脚走到了小卖部时,也没见着王富贵。倒是瞅着了坐在椅子上坐立不安的刘翠儿,两人一对上眼,立即就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欣喜。

可这会儿当真是身处险地,刘翠儿竖起一只手指在嘴唇,“嘘”然后往外边一指。

张大头立即会意,把鞋子往脚上一套,连忙就走出了小卖部。

张大头走出两步回头一看,好咯,这一关终于又过去了。可是刘翠儿的身影却出现在了门口,还朝他招了招手,他连忙又转过身来把眼睛落在刘翠儿脸上。

这会儿,在这个距离上,却是已经安全多了。张大头正常的声音开口:"翠儿婶,那我先回去啦,有活儿干再叫我吧。"

哎!瞅这架势,今晚是彻底没戏了,就算他现在就跑棚子里边,刘翠儿这大晚上的也不可能自个儿出来。这不是告诉别人去偷人嘛,王梅梅这小妮子早不回晚不回,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哼,俺就不信你还真能看住自己那骚娘们。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儿忐忑的,这会儿意外频出,这小丫头未经世事,可也是读过书的。心眼儿可比他还好使,以前作弄起人来都是一套套的。

更何况那王富贵随时可能回来,他干了几十年的村长,经验可丰富着。只要两边一对,没准一下就能猜出答案来,所以还是先撤为妙。

刘翠儿笑着道:"行,那回去时小心点。"说着,忽然又从兜里摸索出来一张票子,递了过来。

"喏,今天辛苦你咯,等有活儿我再喊你。"刘翠儿瞅他的眼神就有着那么股儿勾人的意思。

张大头一瞅,居然又是一张五十的票子,他也是穷怕了,直接就不客气接过来。反正啊,她家的活自己都给包了,这点钱也不过份,就王富贵那抠门的劲儿,是别想能占一丝便宜。

也只有在这头补回来,还是刘翠儿会做人,没得说,改天一定要好好给她补补。这伺候好了,这等好事才能轮到自己,眼前就是例子。

以前的刘翠儿跟王梅梅可没差多少儿,眼神儿看人都是透着股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可现在却摇着那屁浪儿求自己快点儿。票子都掏得那么干脆,这种好事儿可一定要把握好。

张大头笑得甜滋滋地道:"那谢谢婶儿了,我先回去啦。"

"去吧去吧,明天还要干活哩,可早点儿睡。"刘翠儿在后边一语双关地叮嘱道。

张大头一听心顿时乐了,这是提醒咧,看来明天又得起个大早,到时再到棚子里,自己把喂鱼的活儿都包下来。王富贵也不会去哪儿,就不会有人打扰好事儿啦。

走在村道上,星星都满天,张大头心里头就是一阵懊悔,刚刚要是不作弄刘翠儿就好了,搞到现在门都没摸清就又被撵了出来。

这郁闷的,若是刚刚爽脆点,直捣龙门,至少也能真正尝一回肉味啊。哎,难怪都说好事儿多磨,老王头的口头禅果然没错。

他又是遗憾又是有些不甘心。这会儿才老王头应该已经完事了吧,等下王富贵回来,刘翠儿还能继续玩儿。

可自己还只能玩儿自己,手里摸了摸口袋的票子,心里的郁闷不禁被驱散不少。

忽然隐约有一个声音传来,这黑灯瞎火的,张大头心里不由有些奇怪。连忙转过头去,只一个人从后边赶来,定晴一瞅不正是王富贵是谁。

“臭小子你站住。”

张大头顿时心中咯噔一下,一下就凉了半截,哎哟尼玛,不会是真穿帮了吧?

脑袋连忙左右张望,腿肚子绷紧随时准备开溜,要说刚在人家闺女的房间连接发生的事情,不但跟他婆娘做那种事儿,还把王梅梅全身都深深记在脑海里。这会看到正主,心头不由得就是一阵发慌。

却见那王富贵呼哧呼哧赶上来,“臭小子,你这老鼠眼,黑灯瞎火的跑得还挺快啊…”

一听这声音,倒也不像是气急败坏的样子,若是真发现刘翠儿和自己的好事。怕这会都直接拖菜刀追出来了,张大头松了口气,忙腆起脸儿来“村长,你找我呢。”

“不找你找谁,叫你好几声了,怎么跟失了魂似的,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是在想哪家的婆娘了吧?”王富贵一脸我看穿你的表情。

张大头嘿嘿陪笑,对!老子就是在想你婆娘,刚刚还差点儿送了你一顶绿草帽。

“瞧你那挫样,还想讨媳妇,眼力劲差成这样,居然连我叫你都没听出来,就你这出息有谁家的女人会瞅得上你。”王富贵老气横秋地鄙夷道。

张大头一听心里就不舒服了,你王富贵是村长一家人都牛逼,可这话就说错了。刚刚老子不但把村里最漂亮的婆娘给玩了,而且有得玩有得拿,还全都是你的。

“这个,村长我这不要多和跟你学习嘛,以后还请你多多指导才是!”

王大头最喜欢别人给他戴高帽子,这脸顿时就咪起来:“算你识相,这不,我突然想起来那玉米也要收了,就在麦子的旁边,你明儿个一起收了吧。这事儿都凑一堆了,我可接到县里的通知,这几天会有雨下,要是收不上来给落田里可就白瞎了。”

“没问题,明天我就开工。”张大头拍着胸口应道。

“啊对了,明儿早你直接来我家里拉鱼料吧,年轻人一把力气也免得我麻烦!”王富贵一副我很照顾你的样子,“可要加把劲利索点儿,争取一天完事,可别给淋了。”

“省得…省得……”

王富贵,老子明天起个大早来找你家婆娘,张大头见他使唤起自己完全跟不用本一样。心里恨得牙痒痒,好在一想到刘翠儿那白花花的身子,明儿起个大早还是不亏的。

张大头揣着新到手的票子回家,在铁锅上面烙了两块饼子,包了些咸菜大口大口的咀嚼着。话说,这手里有了票子,明儿要不要割点儿肉开开荤?

这开年以来,为了那两亩瓜地,他可是把全副身家都投在了那上面。几乎都忘了肉腥味儿,三里沟的河子里都快被摸了个遍,嘴里淡出个鸟来。

可是没办法,没投入就没产出,老王头是这么说的。瓜要是跟往年一样蔫儿巴矶的,不长个儿,就卖不起价格,城里那些人还特么挑三捡四恨不得把价格给杀到不用钱。

特别是那些老娘们,穿得像模像样,可是嘴巴儿毒。张大头被说得烦了,价格一降再降,今年可不能这样了,就算是咬着牙也得把化肥给供应上喽。

这两日足有一百入帐,张大头一想到这一茬心里就乐滋滋,干劲儿十足。要说村里谁家油水最多,肯定是村长,手缝儿溜点下来,都够自己撑个肚圆。

所以说气归气,这儿活还是得卖力干,嗯,卖力干他娘的……

张大头吃完东西,躺下去没多久就睡着了。

三里沟边上,鱼塘小棚子里,张大头正在做梦,梦里他跟刘翠儿搂在一块儿。

俺日咧!

居然又在关键时刻醒了过来,这次的梦境里,画面清晰上不少。

下边胀得都快撑破被子了,张大头心里那个郁闷啊。

抬头看了看窗外,屋里还黑不溜秋的,但外面天已经微微亮。

他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薄毯子,起来烧火,放水放面,加点儿油和辣子。

很快一碗面糊糊就出锅,洗了把脸就唏里呼噜吃起来,只吃得混身都热乎乎,那背上都冒出汗津来。

这会儿正是干活的好时候,不然等到八九点,太阳升起来那可就毒了。人在下边干活,就像是站在火堆旁边一般,空气都能闷死个人。

张大头把碗往锅里一搁,就直接奔着王富贵家里去,这会儿村里四处白烟冒出来。他算是最早的一批,到了小卖部一看都还没开门。

却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就拍起门来,“村长,村长,翠儿婶开门,我来拿鱼料!”

砰砰砰!!!

门被拍得哐哐作响,很快就听到一个声音从里边传来,“来啦来啦,别拍了……”

张大头一听这声音一下就兴奋起来,听这慵懒的劲儿,可不就是刘翠儿么。

小卖部的门打开,刘翠儿穿着另一套睡裙出现在眼前,脸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张大头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可劲儿的扫啊扫.

就在这时,只见又转出来一人,正是穿着小短裤和运动装的王梅梅。一见是张大头,顿时瞪大眼睛:'张大头,是你,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张大头心里一紧,昨晚的事情就不由涌到眼前,面对着她虎着俏脸儿,一副质问的样子。心头就是不由地发虚作为这村里的小公主一般人物,王梅梅对张大头这种没读过书只会在地里刨食的同龄人可是十分鄙夷。

她的优越感可不允许这样一个人跟自己家有什么牵扯,如今骤然看到张大头出现在家里,怎么瞧都不顺眼。

被她当头这么一喝问,张大头却还没想出来要怎么回答呢,刘翠儿却是抢先训斥道:"臭丫头,你咋地跟人说话呢,老师就这样教你?"

她一指张大头继续道:"你大头哥是来家里帮忙的,可别像个野丫头似的。"

我是野丫头?这家伙才是个没人要的野种吧,王梅梅一听这话心里腹诽,嘴上却质疑道:“帮忙,我们家有什么是他能帮的?"

刘翠儿一瞪眼,顿时就来劲了,嘴巴数落起来:"咱家的鱼塘,麦子,玉米,他不帮忙收,不帮忙放,就靠你那天天找不着北的老爹吗?还是靠你呀?"

张大头在旁边看着,心里还也不着恼,王梅梅她爹当了好几十年的村长。她从小就是村里的孩子头,小公主一般的人物,这长大了模样儿也越来越俊,还到县里上了高中。

现在瞧她那样儿,比刘翠儿还要吸引人,主要是皮肤更好,瞧着就水灵。那胸那屁股发育得有模有样,一副青春靓丽的模样儿,可是这脾气却依旧是没改,甚至还算臭了。

整个人隐约还多了种城里人特有的骄傲优越,张大头仿佛能看到以前他推西瓜进城,被那些穿得人模人样的城里人挑三捡四,眼睛里藏着的不屑。

不过啊,完全用不着他如何反应,刘翠儿就将她这股儿嚣张焰给压下来。左一句大头哥,右一句来帮忙,仿佛他张大头就成了这家子的恩人也似的,他倒也没有多少着恼。

得意就得意吧,等改天咱使把劲,给你整个弟弟出来哈哈!

这郁闷的,若是刚刚爽脆点,直捣龙门,至少也能真正尝一回肉味啊。哎,难怪都说好事儿多磨,老王头的口头禅果然没错。

王梅梅虽然心气儿高,成绩顶呱呱,人前人后都是极为精明的一丫头。可也是个两手不沾阳春水,从不下地的主儿,她爹是村长,虽然占着村里最好的地儿,可是干活从来都用不着她娘俩。

她也是打心眼看不起在地里刨食的这些粗鄙村汉,特别是像张大头这种大字都不识一个的,单是在家里看到都觉得被拉低了档次,混身不自在。

张大头心里一阵得意,没错咱就是来帮忙的,不但是外边的活儿要帮忙。这家里的也不例外,你娘的这号水管靠王富贵已经通不了,这种粗重活儿只能让老子来干。

作为她老娘,无论王梅梅有多傲,刘翠儿都能将她给压住。

这会儿她眼睛一转,发现张大头还在,顿时冲他嚷道:'他怎么还在这啊,家里能有什么活让他干?。"

"怎么就没有,那鱼料现在就要推去喂,要不你来嘛!"刘翠儿拿准了她的小性子,一句句得出吃准了她。

王梅梅哼地一声,眼睛一撇,无视了张大头,直接就从身边跑了过去。那短裤里出来的两段儿白皙莲藕飞快地交错舞动,转眼就剩下一个背影。

刘翠儿注意到了张大头的眼神,立即嗔怒道:“好啊,你这什么眼神,连我女儿也敢打主意。”

张大头顿时意识到到不妙,连忙摆出一副笑脸冲她道:‘哪能呢翠儿婶,你可是俺的初恋,初恋是没人比得上的。’

嘴里就像是灌了蜜一般,连连说着好话,若不是这会儿是在门口,早就使出他的独门绝招,还不怕这婆娘不服服贴贴。

刘翠儿却是撇了一眼,“随我来吧!”当即扭着屁股往里边走去。

张大头一路随着来到仓库,把鱼料搬上推车上,刘翠儿从厨房出来,却是塞给他两个大肉包子。

“就剩下这点儿东西了,你将就着吃吧,中午再给你送肉去。”刘翠儿轻声道。

张大头几下消灭掉一只肉包子,闻言又是一喜,第二只肉包子却是放到嘴里,慢慢品尝着里边的肉馅儿。香喷喷的猪肉葱香,在舌头上面,香得让人喉咙都伸出爪儿来。

干掉第二只肉包子,张大头舔着油腻腻的嘴唇冲刘翠儿道:“婶儿,我先去收麦子,等搞完了再收玉米,你可早点儿来,别把我饿着哩!”

“行了行了,去吧。”刘翠儿朝他一抛媚眼儿这才转身回去。

张大头推着几包鱼料来到鱼塘,这天儿都还没彻底放亮呢,他随便撒了几把。发现这玩意其实还挺轻,想了想,干脆解开了一道小口子,提着袋尾直接就往塘里甩。

还别说,这招还真管用,鱼料均匀地远远撤到塘中间里去。俺这力气见涨啊,莫不是这肉包子就有那么神奇的效果。

几袋鱼料很快就被他用这种方式给撒完,然后麻利地收割起麦子来,这割麦子手脚儿利索的一人能收个一亩地上下。

想要把三亩割完,少说也得干个三天,不过王富贵可说了有雨下。哪只能起早贪黑,争取加快点速度,没得说,在农村里每年农忙的时候哪家不是早上摸黑出来,晚上摸黑回去的。

辛苦一年半载,也就指望着这些收获了,若是遇上个天气坏的。哭都来不及,再苦再累也都得咬着牙抢收完。

张大头心里憋着劲儿苦干,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居然都已经收了快一半。抬头看看天,都已经到响午了,哎哟,我这速度可真是神了。

这都收了有一亩半了吧!张大头心里一阵高兴啊,自己干活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记得去年的时候还是累死累活,腰都直不起来,一天也才干个一亩地而已。

这会儿,腰不酸腿不疼,就是口有些干。感觉完全还能再收他个一亩,张大头心里哪个高兴,就凭俺这气力,多租他几亩地,起码能多一倍的产出。

这一来二去,用不了几年,娶媳妇的钱不就有了。

看看天,想来刘翠儿也应该差不多来了吧。当下直起腰来往村子张望,倒是还真被他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不过却不是冲着这个方向来的。

他定晴一看竟是李桂兰,这可稀奇了,她大响午的一个人往老林子里钻干啥去?

忽然,张大头又冒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熟悉感觉,这女人该不会是偷汉子去了吧。哎哟,李桂兰家那口子长年在外边打工,基本都是她一口子在家带娃,没准儿还真有可能。

眼见着李桂兰走路的时候还下意识四处张望,那模样儿十足心里有鬼,跟那刘翠儿极其相似。

张大头顿时心头火起,不行,一定要去批判一下。这种好事儿怎么就轮不到自己头上呢,他往麦子里边一缩,等李桂兰完全走进林子里这才直起身来。

把鞋子一脱,直接就猫着腰踮着脚飞快朝那林子过去。会是谁呢,想想李桂兰可是没比他大多少,早早就嫁到村里来,当时可真是水灵哩。

就算是生了两个娃,看起来还像是个大姐姐一般,就是胸变大屁股也变得更加圆滚滚了。

就是看着,这小婆娘单单是在背影后面看着,都能让人受不了的形状。

张大头每每看到她,都会下意识落到后边儿,就盯着她的后边看。

此时心中想着那诱人的形状,猜测谁会有这福气,肯定得可劲儿玩儿后边。

然而进了林子没几步,张大头就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呜呜声,他从草丛里探出头一看。却见李桂兰正挂在一棵歪子树上,绳子都拉得笔真,靠这哪是偷汉子,这是上吊啊。

他大骇之下再也顾不得,“使不得,使不得啊!”直接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一把抱住那软棉棉的身子,将她给放了下来,可是这会儿李桂兰脸色涨红。人都没了意识,张大头慌慌张张地一摸她的鼻息,居然都感觉不到气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看着这凹凸有致的好身段儿,张大头心里可是大大的舍不得。李桂兰可是他从少时就一直关注的对象,这些年来可是没少动过心思,这么死掉太可惜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张大头立即就想起了电视里边看到的人工呼吸。当下也管不了许多,直接举起双手就在她高耸的胸前用力按了几下。

入手一片软绵绵的,又比刘翠儿的有劲儿,可是这会儿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这按压之后,就该到人工呼吸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一只手捏住李桂兰小巧的鼻尖,一只手捏开她的小嘴。直接就对着那嘴唇儿往里边吹气,生怕用力不到位,张大头直接鼓足了劲。

这一吹几乎是把李桂兰的肚子都吹得涨起来,手一放开,啊嚯……嚯嚯嚯!!

李桂兰顿时有了反应,不断地咳嗽着,她脸色的涨红还没消退,脖子更有一圈看着就吓人的青紫色痕迹。

张大头还在回味着刚刚的感觉,这回儿又逮着机会,忙趁机在她后背上拍打。不愧是看后背就能硬上三天的婆娘,这后背都是那样的软,手感好到不得了。

“桂兰嫂,你咋样了,好好的咋就寻死了呢?”

李桂兰咳嗽缓和了一儿后,却是撇了眼张大头,眼睛里带着一抹儿羞涩。

张大头嘿嘿地抽回手来,老子可是在救人,可不是在占你便宜啊。没想到电视上学来的招儿还真有用,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想到俺也能造这等功德,听老王头说了,这样的人铁定倍有福儿。

一屁股墩坐到地上的松叶针上,被刺得麻痒痒的,这会儿却也是顾不得。刚刚那一翻动作,精神又紧张,可是将他给整出了一身汗来,这一静下来却是感觉比干了一天活儿还要累得慌。

李桂兰喃然道:“大头,你咋会在这儿呢?”

这个,难道我要说以为你进来偷汉子,所以过来捉奸!这是绝对不行的,张大头随口道:“我准备进来方便的,没发现桂兰嫂子在这儿,幸亏我早来一步,你还没说咋个要寻死咧,能有啥比死还要痛苦的啊?”

李桂兰一听,顿时就露出一丝凄苦之色,忍不住跟他诉说起来:“我家那口子出去打工偷偷存了钱,在城里给起了房子,养了个女人,以后也不会回来了,呜……”

啥?

王二狗这小子居然还在外面包起二奶来,家里放着李桂兰这娇滴滴的小婆娘还不满足,张大头可真是恼了。

老子可一个媳妇都还没有呢,你丫都有俩了。还让家里的去寻死,不行,“桂兰嫂,你一定不能死啊!”

啊?

李桂兰不明白他为啥有这么大的反应,抬起头两只眼睛看着他。

张大头怒道:“他张二狗子不是人,可是你可不能因为他作恶而轻贱自己,这不是反倒成全了那个二奶嘛。”

“可是……可是我就是难过,不想活了,你还是让我死了算吧。”李桂兰说着又是一阵伤心欲绝,没心再活的样子。

“放屁,你想想,若是你真为了这对狗男女自己寻死了。小虎和小雪可不就成了孤苦伶丁没娘亲的野小孩了么,到那时那二奶被接回来,不但抢你老公占你家,还打你小孩,你就这么成全她?”

张大头瞪着牛眼质问,一副气鼓鼓为她不平的样儿,李桂兰一听句句在理心里不由一阵感动。想不到还有个人这么关心自己,以前怎么没发现呢,又想起刚刚醒来时看到张大头亲自己的样子。

心里顿时一阵异样的甜蜜闪过,“这个,大头你说得在理,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李桂兰此时也是没了主意,之前一心寻死,可是这会儿发现死是那么痛苦的事。

而且他们这对狗男女做了对不起的事,凭啥让自己去寻死成全他们俩,若真死了,那还真有可能成了张大头说的那样。想起一对儿女,她心里更是万分的不舍,那所有的爱都在这一刻给涌了上来。

张大头一拍胸口道:“当然是好好活着啊,而且要活得比他们还精彩、快活,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

“啊!可是,要怎么才能精彩快活?”李桂兰早早就嫁了人,后来一副心思在儿女的身上,她一个小妇人又能有啥可精彩快活的。

这话说得就有点儿难度了,张大头小心思一转,顿时就有了主意,“既然他张二狗对不起你在先,他做初一,你做十五,你也可以再找个自己喜欢的玩个痛快,顺便也给他戴顶儿绿草帽。”

李桂兰一听,眼神不由就跟他接触上,原本已经褪去的潮红腾地又出现了红晕。

不由把头缩到了高耸的胸口,喃声道:“这……这怎么可以,我,我没有喜欢的人,也没人喜欢我……”

“谁说,嫂子那么漂亮,我就一直喜欢你!”张大头看着她那娇羞的模样,顿时一阵冲动,脱口而出道。

啊……

李桂兰闻言更是一呆,她哪儿听过这种表白的话,当下也不知作何反应,心里跳得砰砰响,就像是有只鹿儿在跳一般,双手拢在胸前,只把那两团圆滚滚的球给夹得快要破出衣服来,却都没有发觉。

可是看着那道深不见底的雪白沟子,可是把张大头眼珠子都快瞪爆出来。

李桂兰可是看后背就能硬上三天的主儿,这会儿近距离看着她这副娇羞模样儿,偏偏还把那两团给挤成那样,张大只感到一股邪火儿烧起来。

下边顿时有了反应,刚刚忙着救人,虽然心花花的,可是身体还是挺老实。这会儿功夫谈过心,人也放松下来后,却是整个活泛了过来。

记得老王头曾经流着哈喇子说过,李桂兰就是那种叫小家碧玉的,长得好看,身段儿一看就知道好生养。看看张二狗那混蛋,一年回来没几天,就能怀上了。

张大头想起老王头的话,眼睛也定定地看着李桂兰,她的皮肤不算很白,可就像是麦子那样,很干净。而且一看就细腻得跟没毛孔儿似的,让人一看就恨不得舔上几口。

她的身段儿比刘翠儿可还要好,刘翠儿虽然胸也大,可是没那么挺拨。屁股蛋也没那么圆,她这儿可是又挺又圆,

李桂兰感觉到灼热的目光,抬头一看,顿时就更加羞红了脸。却是看到坐一边的张大头高高支起的帐篷,她顺着目光落在自己胸口的那道雪沟子上,连忙松开双手把那两只球给放下去,还下意识用手后在前面。

张大头也反应过来,这么看人怕不会把人给吓到,当下连忙解释道:“嫂……嫂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我就是喜欢你,就是看着你就感到高兴儿。”

李桂兰脑袋像只鹅一般,支着大舌头不敢看他,“别说了,嫂子知道,你……你这个年纪自然是想……”

说到这儿,她已经说不下去,用手一支地上就想站起来。可是脚上却不得劲,身子一歪,张大头眼急手快,直接就一把给抱住。

两人搂成一团滚在地上,张大头可是把她当宝贝儿也似的哪肯摔着了,直接就把自己给垫在下边。李桂兰整个身子都压他身上,垂落的长发落在颈上脸上,只感觉身上多了一团软棉棉又香喷喷热乎乎的人儿。

张大头下一意识就一把搂紧喽,李桂兰嘤咛一声,感觉下边的身子结实粗壮,还把自己保护得那么好。心里不由一阵感动,加上身子骨使不上力气,她居然手上一软就伏在他身上不想动弹。

这下子可就不得了,两团柔乎乎的东西一下就抵在了胸口处,张大头定眼一看。直接就看到那道雪沟儿就在眼前,这种近距离的冲击之下,下边那条火烧棍不由自主给挺了一下。

直接就被李桂兰给感觉到,这下再也呆不住,连忙用手撑着他的身子想要起来。

张大头那个懊悔啊,多好的一幕,这被这不老实的玩意给搅黄喽。是你自己不急气,可不是老子不行哩……

感觉着身上李桂兰柔软的身子坐在上面,他心中自是万分不舍,却是连忙把手伸出来将她手给抓住。

“嫂子,我来扶你起来!”当下也不管她的反应,直接就从起身来,双手将她腰给揽住,腰间一挺就给站起来。

两人的身子紧紧贴着,下一秒,李桂兰就反应过来。连忙一挣,身子弹开去。

这一站起来,李桂兰就感觉头上有点儿晕眩,连忙又下意识一把抓在张大头的衣裳上。

张大头顺势抓住她的手腕,两只手给当宝也似的挽扶着她,“哎哟,嫂子,可别逞强,要是真不行我就背你回去。”

李桂兰一想这哪行,若是给别人看到了,哪不被口水给淹了。

“这……这不合适,我休息会就好,你容我再站会儿吧……”说着抽了抽那只被抓着的手儿,可是张大头给牢牢抓着生怕她再摔下去一般,这一抽没抽出也便任由他抓着了.

只是脑袋却又恨不得缩到胸前那雪沟子里去,像只驼鸟一般窝着。

张大头一瞧顿时就小心思乱转,经过刚刚的的试探,却是知道她虽然生了两个娃,可是却比那刘翠儿要保守上许多。只是稍稍那么一试探,都会让她脸红。

就算是初哥,也知道这个时候可不能猴急,不然一吓到她就啥都指望不上了。

“嫂子……”

“嗯?”

张大头指了指她脖子上的青紫色淤伤,一副心疼的样子道:“你这伤可挺显眼哩。”

“啊……”李桂兰一摸,顿时就感到了一阵刺痛,这一下自然是知道伤口必然会被一眼看出来。这要是直接回村里,可不知道要被人给说成个啥样。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又开始急起来,眼圈儿都在眶里打着转。张大头连忙又拍胸口道:“嫂子别怕,有我呢,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围着不就行了。”

虽然围着男人的衣服她也有些抗拒,可是相比被人看到那道伤痕却还是容易接受多了。

张大头一瞧她没有反对,直接就把上衣一卷给扒了下来塞过去。

李桂兰下意识接过,一股强烈的味道就扑面而来,张大头今天干活感觉还挺轻松,出的汗不多。

然而他这一脱,却让对面的李桂兰不由自主地就把眼睛落在他身上,那身结实的肌肉。还油油的发着光,一看就倍儿有劲。

只是下一刻她便反应了过来,心里更是有此莫名地慌张,可是这会儿身子还没恢复过来。正不知道怎么办呢,就听张大头说:“嫂子,是不是身上气血没通啊,我跟老王头学过几手按摩,要不帮你按按,通通血也好加快恢复。”

这话正合她的意思,李桂兰下意识又是点了点头,可是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却又不好意思拒绝了。

张大头却是打蛇随棍上,一只手就搀扶着“你坐着趟会……”

李桂兰随着他摆弄,直接就斜靠在那棵歪脖子树的树根下,这里也不知道是经常有村里的孩子经常来这玩还是什么地。反正地上踩成了熟地儿,一棵草都没有。

张大头先是从她脚踝开始按,两只强劲而有力的大手捏得十分舒服,李桂兰忍不住低声哼哼。然后意识到了什么,立即就咬住了嘴唇。

手慢慢往上,先是到小腿,这里的肉浑圆而充满弹性,摸起来倒是十分的舒服。随着他的按捏搓弄,李桂兰却是不由自主把感觉放在被揉捏的部位上。

感受着那上面传来的强大力量和那热乎乎的手掌,隔着布料都能清晰地体会到这只手所蕴含着的东西。

不知何时,他的两大手就已经到了大腿上边,这上边的肉可是又多又软。张大头的两只手才堪堪握住一条腿,只感觉捏起来整条腿的肉肉都跟着晃动,李桂兰却是有些怕痒不由处缩了缩。

张大头顿时反应了过来,由捏为搓,两只大手掌直接像是搓面团儿似的在上面揉啊揉。

李桂兰半眯着眼睛,却是已经完全沉迷着这种贴心儿的服务当中,这揉着揉着却就接近到了上边的腿缝儿。

手轻轻从上边划过去,张大头可不敢去碰那个地方,手掌落在了她的小肚子上。然后又开始轻轻地揉搓起来,眼睛瞧瞧往李桂兰脸上瞅去。

却是见她两腮潮红,却是咬着牙没有出声,张大头这一兴奋手背就碰到了一团柔软之极的圆球儿。

李桂兰连忙睁开了眼睛,才发现张大头不是故意的,可是这会儿却是再也呆不下去了。“我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这就先回去。”

啊……哦,好吧!!

张大头却是老老实实地伸手过去,李桂兰只是稍稍犹豫一下,就将手伸过来然后被他强劲的力道给拉起来。

李桂兰把张大头的上衣往脖子一围,就想走人,可是见张大头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不由又犹豫着道:“大头,我晚上给你洗好衣服,到时你过来拿吧。”

张大头一听,晚上?顿时心头一热,连连点头答应下来,“那行,嫂子这会回去可要记得我说过的话,不能让王二狗那两个狗男女看扁喽!”

李桂兰想起了些要报复对方的话,瞅着张大头,眼睛却又是不由落在下边去。只见那道帐蓬明显降了下来。可是因为裤子窄的原因,就像是一条大蛇强行被塞进了大腿里边一般,凸了一条长长的粗轮廓。

心中不由又是一跳,这混小子真是看不出还有这样的好本钱,若是能跟他玩儿一次,不比那王二狗可强出许多。

想到晚上对方就会找来,她心脏扑通扑通就是狂跳不止。

再看看那壮实得让人一年就脸红心跳的身板,心头里边更是一片火热。

深深看了张大头一眼,这才当先走出了树林子,张大头故意落后两步就跟在后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那背影,重点是那后面个蜜桃,随着走路痕迹更是嘞得颤啊颤的,让他百看不厌。

李桂兰感觉身后有异,回头一看,就看到张大头那双眼珠子就落在自己那个地方上面。顿时脸上一热,心里却没有排斥的意思,反而竟是有一丝丝的得意喜悦。

走着走着,这腿儿都不知怎么迈了,就感到股间一股滑腻腻的湿意。

张大头在后边目送着她远去,这才哼着那歌儿往麦子地里去,这心思一收回来顿时就感到肚子饿得慌。刘翠儿这婆娘不会是把自己给忘了吧,都这会儿了都没有送吃的来,莫不是忽悠自己?

心里正腹诽着哩,可是刚走回到地埂边上,就看到一个地的麦垛里正坐着个人,不是那王梅梅是谁。

张大头昨天还把这高高在上的女学生白花花的身子看了个精光,这会看到人,心里就是不由得一荡。

王梅梅一见张大头,顿时就是柳眉儿一竖,“死哪儿去了,我们家花钱请你干活,你就是这么偷奸耍滑的么?”

张大头刚刚心情还大好呢,这会一听她说这话,顿时就怒从心头起,老子天还没亮就一口气给收了一半的麦子。这可是直接就干了一天的活儿,你特么是瞎了眼么。

“王梅梅,就老子这效率,你请两个都赶不上,还想咋地?”

王梅梅眼神儿一撇,不屑地道:“两个?就你这脓包样?”

嘿……你这什么眼神儿,张大头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双目一瞪,“脓包,老子真男人的一面拿出来吓死你。”

张大头的这身板可不是盖的,见他一怒,王梅梅下意识有些害怕,可是随即想到自己怎么怕这家伙,梗着脖子道:“狗屁的男人,有种拿出来啊,老娘在城里什么人没见过,还怕你这土瘪……”

呵!张大头还真被她气笑了,眼睛里出现她昨晚在自己河道里划水的那一幕,心里就是一荡下边同时起了反应。

他故意把腰一挺,直接就把那帐蓬给支到她面前,王梅梅一看那东西顿时就羞红了脸。

“死流氓,去死吧你……”说着就把手里提着的竹篮给扔了过来。

里面的饭菜给撒了一地,张大头这下可气得,臭婆娘还真是蹬鼻了上脸了。

当即掏出那张五十块,“就这五十块钱,要老子喂鱼收麦子收玉米,打发乞丐都不止这个价吧,去你娘的!老子不干了.”

说着把钱往她胸口一按,扭头就走。

王梅梅蹬蹬地退了两步,捂着胸口眼睛都红了。

“张大头,你混蛋,你给我站住……”

然而张大头的背影却一点也没停,反而越走越远。这下她可注傻了眼,在她的印象里,叫这家伙干活能给钱就算是施恩了,现在被抓到偷懒说他两句居然还敢炸毛“张大头,混蛋……站住”

干了一早上饭都扔地上,张大头哪里还肯惯着她,真以为这两个钱就能把人当奴隶使唤了。就老子这把力气,就算去干苦力也能挣不少,用得着看你这王毛丫头的脸色。

要说这小丫头长得似模似样,穿得一副小姐样,可是嘴巴也忒毒。也不知道模样不像王富贵的种,但性格却不但学了个十足,还青出于蓝。

一边走一边想着昨晚晚上的情景,牛什么牛,老子把你都看光光了,长了几根毛都清楚。

想到这,心气也不由顺了许多。

回到自家那破屋,张大头手脚干脆利落地给整了几块饼下锅,放了油和盐巴,可惜要是有点儿葱花味道就更好了。

只是这会儿肚子饿得很,一看已经烙得表面起焦,连忙抄起一块也顾不上烫就咬下一块。

以前他吃饭时都是面疙瘩加水,煮一锅能吃上一天,一是因为一个人简单对付,二最重要的原因自然是懒。

可是今天干老半天,那喷香的饭菜洒到地上,可把他给气得。那可是刘翠儿给自己准备的大餐,里边大块的肥肉,居然被王梅梅这臭丫头说扔就扔。

没办法,只能自己想办法稿赏一下肚皮,要说今晚上还有节目呢。一想到要去李桂兰那儿,张大头心里边就是一荡,这大晚上的去指不定就能发生点什么好事儿,可得保持好体力。

这面饼可比加水后能煮一锅的疙瘩给顶饿多了,几张下肚,能撑个一天都行。以前农忙时,早上出去带好两张,中午对付一下就能撑到满天星再回来。

吃完东西,张大头就到自己瓜地去,赶紧把棚子里的化肥给搬出来。麻利地给撒上,这都耽搁了两天,若是再不紧着点儿,到时这瓜就真的饿成个小包子,那还吃个毛。

施完肥,洗了把手,张大头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边,这一闲下来花花肠子就跟着起来。脑海里李桂兰和刘翠儿的身影交替出现,要说两个人他都抱过捏过,李桂兰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刘翠儿也不是没有优点的。

她骚啊,手段儿可懂得撩人,张大头可是深有体会。而且还差点就吃上了,对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过一想起李桂兰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离观摩过,又趁按摩时丈量过手感。那感觉……确实没得说,单单是这一个背影就及得上刘翠儿了。

正举起两只手把两人作比较呢,棚子的油毡一下被掀开,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钻了进来。

张大头眼睛一亮,“咦,翠儿婶,咋这会儿过来呢?”心里却是不由暗笑,就猜这婆娘铁定会为了王梅梅的事过来。

不说别的,她为了跟自己整那事儿,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这个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来,哪会肯让王梅梅这臭丫头坏了自己的好事。

刘翠儿却是往他身上一凑:“哪有给婶儿干活不给饭吃的道理,那丫头不懂事,被我给训了一顿,瞧给你带腊肉来了,还热着哩,快吃吧!”

边说,边把那竹篮子给放下来,里边的大碗掀开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阵腊肉的香味儿。

张大头却是没有伸手去接,:“这还有啥好说的,你家那丫头眼光可高着哩,俺还是不伺候了,这活儿你还是找别人干吧。”

“可别……”刘翠儿一听顿时就有些慌了,就她给的那点儿钱其实还是少了的,要是请两个人干上个几天,钱翻几倍不止,还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头屁事不懂,净瞎搞,嫌钱少婶儿给你再补上,可千尤别摞担子。”

“咱谁跟谁,钱的事还好说”张大头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闺女说得就跟像是给我施舍一样,俺张大头虽然穷,可也是靠自己力气吃饭的,到哪儿不能干,凭啥让她作贱,就凭这俩钱?”

“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担待着点儿”刘翠儿却是把胸一挺就贴在张大头身上,“这不,婶儿一听说这事,不就立即切了腊肉来给你送饭补偿来了。”

张大头感受着两团贴过来的水球,心说你这补偿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这会儿晚上还要跟李桂兰约会呢,却是不再急着吃这婆娘。

瞧他这无动于衷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刘翠儿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钱就有人干,可是她活这么大,就见了这么个天赋异禀的家伙。

睁着眼睛都是这号玩意儿的影子,却又能到哪里去再找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样了,还要不要通了?

特别这几回的接触,又摸又亲的,最是直观地体验过这号宝贝的特异之处。想想既然是自家丫头闯出来的祸,女儿不懂事,自然得自己这个做娘的给补上喽。

当下直接伸手就扒拉着,拿过水瓶往上一浇,搓了搓也顾不上气味儿,张嘴就趴了上去。

哦……张大头正被她搓得有点儿受不了,突然被这么一下袭击,正个都缩了一下,“婶儿,你这是搞突然……唔”

吧唧吧唧了好一会儿,刘翠儿才抬起眼儿:“这是给梅梅赔罪的,这下你可满意了吧。”

张大头朝着小头努了努嘴,“哼,摊上这么个闺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赔哩!”

刘翠儿却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递到面前,“快点儿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说着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头去。

“呼……呼,还行……不错,这腊肉就是够劲儿……咝……”张大头边吃边看着刘翠儿也在低头吃,没想到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点儿芥蒂也就烟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刘翠儿这婆娘这么卖力赔礼,看来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间去赔礼道歉。

还没等张大头将最后一块肉给咽下,刘翠儿倒是先吃完了,她捂着嘴将碗筷一收。出了棚子就朝边上儿吐了一口粘糊糊的东西,这才扭着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边的张大头则是一下瘫在了床上,这一顿吃得,就别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还想拉着刘翠儿把之前没干完的事干完,她却急着回去,这趟是专门出来给他送饭赔礼道歉的,可不能出来太久了。

一想到她这趟专门跑出来给自己补偿,张大头这会儿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还有李桂兰咧。反正瞧这婆娘已经飞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这一时半会,或许就跟老王头说的一样,对付婆娘就像钓鱼一样,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东西。

张大头嘴上哼着小曲儿,躺在这张小床上休息了会儿,这才又爬起来继续收麦子。

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车把麦子给推回去晒场上,都已经是九点钟了。这会儿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静,许多屋子里都熄了灯,他耳朵尖,不时能听到压抑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一听就知道是不正经的事儿,不过接下来自己也该去做点儿不正经的事了……

来到李桂兰家的时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经睡下去了。这下他就傻眼儿,这黑灯瞎火的,难道悄悄摸进去,可这样会不会被当成贼了。

李桂兰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几个兄弟挨在一起的,还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墙壁隔着。这一嗓子喊出声,还不炸了窝去。

这会儿李桂兰家虽然黑了灯,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还有一户亮着,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确认没人之后这才悄悄接近门口。

然而沿着墙围绕了半圈,来到后边的窗户上,张大头可是知道这窗户里面就是李桂兰睡的房间。

用手在窗户上轻轻敲了两下,里面就传来了一点儿动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这才退后两步躲在墙角下边。

房间里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窗户轻轻被推开一道缝隙,一张俏脸儿就出现在上边。可不正是李桂兰是谁,这会儿正一脸谨慎地四处张望呢,瞧这模样儿莫不是怕鬼。

“谁?”李桂兰压着声音问。

“嫂子,是我张大头!”张大头从墙里站起来。

李桂兰明显瞳孔一缩,然后拍打着胸脯有些慌乱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还来这儿干嘛?”

当然是来找你干点儿不正经的事咯,不过根据张大头的了解,李桂兰可不是像刘翠儿那样的骚娘们。心里头保守着呢,可千万不能吓着她,得一步一步来。

就像老王头说的,叫循循善诱,“我是来拿衣服的啊,顺便来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说累了,顺便在这儿休息一下。

窗户里边的李桂兰隔了好几秒才出声,“衣服我还没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给你送过去,现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还是赶紧休息吧。”

说完好像就离开了窗户,张大头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临头就怂了呢。这可怎么办,总不能硬来吧,靠!这不玩儿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没和刘翠儿干上,专门留着晚上用的,你这一句话就把我给打发了?

张大头心里全是不甘,脑子里胡思乱想,站了好一会儿身子都没有动一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也不知过去了几分钟,只能生着闷气转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听到前边的门吱呀地响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动,回头就听到一个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正是那李桂兰,她身上穿着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边,下边还露出来一截肚脐儿。

随着走路,上面两颗小点随着上下滚动而在小衣上下划着,即便是这黑灯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头?”李桂兰隔着好几米压着声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来了?”张大头声音带着一丝激动和欣喜,心里头全是失而复得的惊喜,难道是她终于下定决心想通了?

“那个……既然来都来了,就这么回去也说不过去,还是进来坐坐吧……”李桂兰声若蚊蝇地道。

“好哩!”张大头可就盼着进屋呢,当下喜不自禁连忙答应。

李桂兰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踮着脚尖儿走在前边。

相关文章:

熬夜看完的人小说言情/熬夜必看言情/豆瓣评分9.0以上古言

女人口述被3p时的感受|我的真实成功约炮经历

捣出白沫h_女人的阴虱的早期症状

很有味道的熟妇[15P]【绝美女老师】别墅群娇交换

村长和寡妇正在办事,h情节细致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