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连载《双宝速递:傲娇爹地请签收》高甜小说阅读

2021-09-24 09:31 · 新商盟

第17章 职位之便

南姗姗似乎看出了安染的忧虑,把安小朵支开之后,很认真的说:“小孩子之间的事情,不牵扯大人。”

“我知道。可我很害怕陆家的人伤到小朵。”

他太丧心病狂了!

安染真的是给陆霆昱伤怕了,那种恐惧,像是根深蒂固。

南姗姗看着这样的安染,不禁更心疼了几分,“那就让小朵和陆小彦保持一定的距离吧。”

安染重重地点头,“我没有关系,可是小朵不能有事。小朵那里,我要去怎么解释?”

她向来不干涉她交朋友的自由。

“妈妈,我为什么要和陆小彦保持距离?”安小朵忽而伸出了脑袋,一脸纳闷的看着南姗姗和安染。

安染看着安小朵,她粉嫩可爱的小脸全是天真无邪,大人的那些肮脏事,她真的不想影响了她,抿了抿唇,“没有的事。”

安小朵环抱双手,重重地点头,“我就说嘛,我的妈妈可不是陆小彦爸爸那种人,怎么会干涉小孩子的自由。”

安染看着她满脸雀跃的笑意,她脸上情不自禁的溢出一丝丝的幸福。

她很清楚。

躲是躲不掉,那么只能勇敢的面对问题。

*

SaSa集团大厦。

上午十点,安染忙完手上的事情,正好在幼儿园的安小朵发来了微聊信息,“妈妈,今天我可以请陆小彦到我们家作客吗?”

安染想了想,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安小朵的话。她那边又发了消息过来,“那我去陆小彦的家作客,可以吗?”

“朵朵,我知道你们是很好的朋友。可我们不能随便去别人家作客,至于小彦到我们家作客,那也要经过他的家长同意,否则他的家长会担心他。”

安小朵悻悻的哦一声,“那我去上课了,妈妈再见。”

“再见。”

安染不排斥陆小彦,可想到去陆家,她的心没来由的慌,全身发冷。

那场大火,清晰的还在眼前。

她更怕的是安小朵在那里出什么事,特别是白铃还在。

现在安小朵算是她的软肋,她自然害怕被白铃抓住这个软肋。

她思索着,手机在桌面上嗡嗡的响起,她看了看来电,嘴角微扬,触及接听键,“阿珩。”

“中午有空吗?我想约你吃个饭,带上朵朵一起。”盛珩知道她是万事都不会主动找她,他只好找各种理由约她。

安染看了看手上的事,“我请你吃饭吧。正好我有事找你。朵朵就不来了,她在幼儿园上课了。”

刚刚进门的陆霆昱一眼看到安染满目温柔的笑意,他的心一沉,退后一步,偷听他们的对话内容。

盛珩那边仿佛料到安染找他什么事,“我说过我和你之间不需要那么讲究,一个房子租金而已。等你手上宽裕了再给我。”

“那不行,在伦敦你已经帮了我很多。我说过我借的钱,一定会还。你要再推迟,我连饭都不想请你吃了。”

安染严肃的说。

盛珩仰了仰头,看着蔚蓝的天空,一些话到了嘴边,他也只能硬生生的咽回去。

现在安小朵一声盛耙耙,所以她才和他保持了这样的关系。

如果他一旦捅破那层纸,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接受。

“好。”

安染的嘴角轻扬,拿下手机,抬首与陆霆昱的四目相对,他阴鸷的眼底里浮起一丝丝的冰冷,像是淬了毒……

安染看着他的目光淡漠,疏离,甚至有些无光,与刚刚的温柔似水,完全截然相反。

陆霆昱矜贵的整理了手腕上的衬衫纽扣,“进来。”

安染专业的起身,跟着他的步伐进入他的办公室。

她刚迈过门槛,门应声带上,她回首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笑得妖娆扎人,“大白天这样紧闭门,陆总是觉得这样,才符合暧昧的气氛吗?”

陆霆昱蓦地转身,双目锋利如刃的剜向她,“这身撩人的本事,还真是层出不穷!”

安染专业的微笑,“托您的福,给了我发挥的空间。”

与盛珩接个电话就能浪成那样,在他的面前,却像极了刺猬,挥着全身的刺狠狠扎他!

陆霆昱愠怒的走上前,倾身逼近,“安染,你以为跑到老太太那里去装装样子,你就能回我们陆家?”

回陆家?

呵呵。

“是啊,我多么的想要回到你的陆家,像当年设计白铃那样,夺走你陆太太的位置。陆总,你确定还要将我留在身边吗?这样只是给我更多的机会。”

安染说这话的时候,手紧紧地捏成拳头,长长的指甲仿佛要嵌入掌心里。

她恨他依旧的绝情,残忍。

对陆家的恐惧,更是未少,反增。

啪!

陆霆昱勃然大怒的拂掉桌面上的东西,怒视着安染,“我警告你,离我母亲远一点!离白铃远一点!我刀枪不入,尽管来算计我!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计?”

安染被他身上的怒意所骇,大脑片刻的茫然,下一秒终于回过神来,看着他笑,“职位之便,我要对陆总做的事情,可不少。”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甚至说得有些吃力,这一刹,仿佛要失声。

“人尽可夫的贱人!当年我不碰你,现在依旧不会碰你。滚!”陆霆昱嘶声咆哮。

安染转身笑得绝魅动人,“或许陆总有一天会需要。”

她走出了办公室门,里面传来剧烈的撞击声。

激怒他。

真是轻而易举。

看着他如此的暴怒,她竟然有一丝的快感。

当年他们加诸在她身上的,真的每一丝的痛和苦都渗入骨髓,让她此生难忘。

在伦敦平静的五年,她以为自己渐渐忘了那些痛。

可在陆霆昱和白铃的刺激下,那些痛慢慢地上浮,像是细铁丝慢慢地渗入肌肤,再入骨髓,将她一点点的勒紧,饱受凌迟之痛。

她深深地明白,躲终究是躲不掉。

只能毅然面对。

安染这么一激怒陆霆昱,她想大概一整天他都不会想要看到她。

临近12点,安染收拾了东西准备去餐厅赴约之时,桌面上的座机促然想起,她快速的拿起电话听筒,“陆总,你好。”

“到御膳坊拿餐。”

御膳坊在锦城的城郊,而公司在锦城中心,是锦城标致性的建筑,这个高峰点,一来一回至少一个小时!

让她这个时候去拿餐?

第18章 就是想玩死他



陆霆昱是成心折磨,安染知道。

樱唇动了动,欲说什么时,陆霆昱那边已经挂断。

他如果直接辞了她,她还可以去其他公司找,可他一直吊着她,又找理由把她的工资扣完的话,她拿什么养活安小朵。

安染抓紧了电话听筒,拿了背包走人。

同时在路上给盛珩发了消息,“抱歉,我今天中午有点事,租金我直接转到你的支付宝。阿珩,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

她刚刚走出公司大楼,盛珩和车同时出现在她的眼前,“你有什么事?我带你去办?”

安染看着他身后那辆车,摇了摇头,“公司上的事情,阿珩,你帮不了我。”

“这个点你出门会直接堵在路上,我有办法帮你。”说着,盛珩走上前,晃了晃眼前的钥匙。

机车钥匙!

这个时候帮到她的也只有机车了!

不受城市的堵,速度也不慢。

有了这辆车,她确实可以很快的处理好这件事,而且还有时间吃午餐。

“阿珩,你好聪明。”

安染坐上他的机车,“城西御膳坊。”

“坐稳了。”

安染戴上头盔,手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西服一角。

她向来这样,他小声的提醒她,“你抓稳了,我的速度很快。”

“嗯……”

安染看着盛珩的后背,不禁想到年少时,她见白铃坐在陆霆昱的机车后面,紧紧地圈着他的腰,脸颊贴着他的后背……

她甚至无数次的幻想过,她坐在那个位置,抱着他。

呵呵。

年少总是很傻很天真。

两人看似暧昧的身影清晰的烙在陆霆昱的眼帘时,一旁的助理左卿抹了一把汗,退后一步。

陆霆昱一脸阴沉的吩咐,“盛家是不是有个项目在做?”

左卿点头,“据说标书已经做好了,走走流程,就可以拿下。盛家也为这个项目付出了不少,盛珩在负责。”

陆霆昱的薄唇微翘,“我突然对这个项目很有兴趣。”

“是,我马上让人准备,务必一天之内拿下这个项目。”

“不需要准备。”

“什么?”

左卿微愣了一下,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陆霆昱并不是想要那个项目,而是想要玩死盛珩。

盛家虽然家业不小,可比起陆氏的百年基业,还有盘根错杂的关系,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得罪陆霆昱,就等于自找苦吃。

左卿有些同情的看着盛珩的背影,你看上什么女人不好,偏偏看上陆总的前妻。

陆总最厌恶的人——安染!

与此同时,城郊御膳坊,安染拿了餐走出大厅,就准备走人。

盛珩却拉着她的手,转进了旁边的餐厅,“这个点吃了饭,再回去。这家餐厅的味道不错。”

“可我的餐还在……这里?”

虽然按预算是一个小时,陆霆昱也未必会吃这份外卖,可白白浪费了也可惜。

“我和那边打招呼。”盛珩拿过她手里的餐盒递回给了大堂经理,说了几句,转身看着她,“走吧。”

安染看着盛珩,“阿珩,谢谢你。”

这是真心的。

盛珩怔怔的看着她,“染染,小朵喊我一声盛耙耙,那我就有理由照顾你们母女俩。”

安染眼睑微垂,不语。

到餐厅坐下,盛珩点了一些她喜欢吃的菜,“过两天我们公司会拿下一个项目,我会很忙,所以提前抽空请你吃个饭。”

“挺好,你一身的才华一定能在商场大展拳脚。”安染知道盛珩的情况,当年他们还是同窗的时候,他就有一身的报负。

家族竞争激烈,也免不了会有心机,算计。

他明明自顾不暇,却总是想尽办法的帮了她。

她的名声早就烂透了,她刻意的和他保持距离,就是不想家族里的人有机会给他下绊子。

盛珩看着安染,“这些年也一直有你在身边鼓励我,我才有今天的成就。”

安染捋了捋额前的发丝,低头喝汤。

她回回都是这样,不予回应他的情深。

两人的午餐刚刚用至一半,倏尔一道熟悉的身影闯入眼帘,盛珩本能的起身盯着来势汹汹的白铃和自家的妹妹盛雪。

白铃拍了拍身边盛雪的手背,“我说,你还不信。今天你可是亲眼看到了。”

盛雪愠怒的瞪着安染,恼羞成怒的指着她的鼻梁,“安染,你这个小贱人!你还真是有脸,勾引我哥……”

安染冷漠的看着盛雪的手指,再看了看白铃,嘴角轻扯,“盛三小姐聪明伶俐,被人当了枪使,却全然不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引你哥了?我和你哥多年同窗,坐在一起吃个饭都不可以发?你这妹妹连哥哥的自由都要管了。”

“这大白天,你当然做不出来什么。谁知道私底下,你是怎么脱光了爬上我哥的床。想进我们盛家门!安染,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货,当年婚内……”

盛雪的话说到一半,盛珩猛地一把拉过她的手腕,低喝出声,“胡闹!赶紧走!”

盛雪推开盛珩的手,“哥!这种女人配不上你!还带着一个野种,你是想毁掉我们盛家吗?毁掉妈妈苦心经营的一切吗?”

“闭嘴!我与什么人交往和你没有关系,倒是你与这种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来往,你是真不怕毁了我们盛家的面子!”

对于白铃的狠毒,盛珩可是亲眼见过,她今天光明正大的伤害安染,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

盛雪见盛珩把事情往白铃的身上扯,“哥,你真是被这个女人迷了双眼,什么叫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她才是陆霆昱最爱的女人,是安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用尽手段的夺了陆太太的位置,还把白铃姐害得生不如死!安染的真面目远比你想像中狰狞可怕!”

安染是真没有想到白铃把这些事情都与盛雪说了,盛雪为人单纯,向来爱恨憎明。

这白铃最擅长的就是装可怜。

在她的面前一演,大概盛雪就信了。

再加上五年前她的名声本就烂透,她自然也会偏向白铃那边。

她毫不意外。

见盛珩和盛雪争执,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阿珩,我先回公司了。”

盛珩一把推开盛雪的身体,急步上前,“我送你。

相关文章:

为了从密室逃脱而不得已/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

忠犬背叛赎罪自愿罚/国产黑丝撕破干

(完整版)《隐形金龟婿》(全文免费阅读)

宝贝儿尺寸还满意吗,亲密过后女生很粘人

高黄多肉np花样多的小说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