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上架@【总裁爹地你失宠了】@全文目录番外版

2021-09-24 13:56 · 新商盟

第2章 我要你生不如死

夜晚黑漆漆的降临,给别墅笼罩了一层灰蒙蒙的丧感。明明是祈少大喜的日子,但祈家上下都提不起精神。

白暖在祈寒心里的地位高是不争的事实,而祈寒是什么脾气,祈家的人也都知道。

晚上十二点,门被人一脚踢开。

安莫墨抬起眼眸看向门口的方向,本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为什么还是很害怕?大概深爱一个人,就会很怕看到他生气的样子吧?

伴着门开,一阵生冷的风夹进来。高大的身影侵入的瞬间,冷酷憎恶的眼神,直直的射在她的身上,让她打心里升起一抹寒意。

“回来了。”她先是屏住呼吸几秒,随后控制着呼出一口气,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跟祈寒打招呼。

祈寒阴沉着一张脸,一句话没说,径直走向床边,将坐在床上的她一把揪了起来。

“祈寒,你要做什么?”

被扯着衣服领子站起来,挺着大肚子的安莫墨愈加的恐惧。

看他的神情,恨不得杀了她。

“呵,现在知道怕了?”

祈寒将白暖生前拍的照片打印了一张,拿了回来,将它狠狠地拍在了安莫墨的脸上,“你睁大眼睛看看!”

照片上的白暖笑的十分甜美,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安莫墨静默的扫了一眼,带几分倔强的移开目光,淡漠的启唇:“白暖的死跟我没有关系。”

“你敢再说一遍!”

祈寒的声音蓦地抬高,长腿跨一步,一把遏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将她逼仄到仰身到不能再仰的地步。

“啊——”

安莫墨眼眸抖的瞪大,冷汗哗一下子涌出。如果再往后仰一公分,她就有可能被折到腰,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而他眸中的怒火旺盛到极致,凶悍到双眼猩红,像是一头被惹怒的豹子,是她从未见过的凶狠。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祈寒眸子里的讽刺和厌恶漂浮在眼底。

“如果不是你拿着救过祈严这件事来要挟结婚,还设计爬上我的床,白暖就不会被你逼的出走五个月,更不会死!”

他暴怒的声音在耳边横冲直撞。

安莫墨隐忍的咬着唇,脸色苍白的苦笑。她爱他是事实,却从没想过要害谁。只是在他的眼里,她永远都是如此不堪,恶俗,歹毒。

“我才刚得知她的消息,去找她的路上她就死了!她才23岁,是被你杀死的!”

这好像是祈寒跟她说过最多话的一次对话了。

却句句如刀刻,在她的心上划了无数个洞。对于婚礼他只字不提,却句句都是关乎白暖。

从头到尾,她就是个摆设。

她的努力都是白费,他从不会多看她一眼。

呵——

明明是飞机失事,为什么要赖在她的头上?

“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了?”祈寒冷笑着,眼角的冰冷斜睨着她,仿佛要把她吞噬。

安莫墨皱了皱眉,扇形的睫毛微微低垂,深呼吸一口气:“我们不要争执这件事了,好吗?我现在怀有身孕,你就看在……”

“你给我闭嘴!”

她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将祈寒的脾气引爆到了最高点。

他一把将安莫墨扯到了地上,还顺势狠狠地推了她一把,随后嫌恶的甩开手,动作极其粗暴,冷酷。

猝不及防落地的生硬和冰冷,将安莫墨狠狠地吓了一跳。

她猛地抬头,“祈寒你疯了?!”

她肚子里的可是他的亲生骨肉啊,他就这么狠心?!

一点点体恤怜悯都没有!

“少拿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跟我讨价还价!”祈寒眯了眯狭长的眸子,目光凉薄,唇齿讥讽,“现在起,你就要开始为白暖赎罪。”

什么,野种?耳畔轰然如雷响。

呵——

安莫墨觉得很好笑,她这辈子就跟过一个男人,那就是他——祈寒。事到如今,他居然说她肚子里的是野种?

没等她反应过来,祈寒已经从兜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将药沫子悉数倒进了她的嘴里。

“咳咳——”雾状的粉末让安莫墨剧烈的咳嗽起来。他给她吃了什么?

“吃了这药,你肚子里的野种就没了,接下来的日子,你就在精神病院好好呆着吧。”

祈寒高高在上的看着她,声音萧寒如冰,如同来自地狱的阎罗。

“不!!”

安莫墨慌了,水雾的眸子里蓄满了哀伤,“不要!祈寒,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你相信我,快带我去医院,好不好?”

她跪倒在地上,冰凉的泪水滑落下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她都不会相信,他居然要打掉他们的孩子?!

这真的是伤透了她的心了。可她不甘,很不甘——

“我求求你——救救我,救我啊”

她扑倒在他笔挺的西装裤前,紧紧的抓着他的裤脚,挺着的大肚子斜靠在冰冷地面上,样子十分狼狈。

她的哀求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祈寒将她一脚踢开,甩开了她的手,不带一丝感情的俯视着她,将一张纸扔到脚下。

“这是你的意外死亡证明,从今天起,安莫墨名媛将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白暖这五个月承受的精神伤害,我要你一千倍的偿还回来,精神病院是你最好的去处……”

“不!”

看着飘落在身旁的纸张,安莫墨的歇斯底里从喉咙里溢出,“祈寒,你不能这么做!”

“不能这么做?呵呵,你何曾考虑过别人?你毁了白暖,也毁了我!”

“不是这样的!”

安莫墨痛苦的伸手去抓祈寒的裤脚,再次被他嫌弃的踢开。

“祈寒!你站住!”安莫墨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呼喊。可祈寒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决绝的转过身子。

高大的身影被昏暗的水晶灯灯光映照的愈加修长,也更加冰冷。

“求你——”

安莫墨侧趴在地上,伸出手。

喊了几十声,都没有换回他的一个回眸。

最后,她彻底绝望了。

“祈寒,你听好了,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是你冤枉了我!就当我安莫墨瞎了眼,这辈子爱上了你——”

绝望的泪水铺满脸,她不管不顾的冲着祈寒的背影嘶吼起来。

“我再也不要见到你,生生世世都不要!”

祈寒是没有回头,但还是在镜子里看到了她泪流满面的脸,心脏停滞了一秒,忽然有些呼吸困难。

但他很快就想起了白暖的惨死,也被她的话所激恼。

冷冷的宣布:“从今天起,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要你生不如死——

我要你生不如死——

这句话日日夜夜在安莫墨的脑海中回荡。

站在精神病院破旧的窗户前,安莫墨的神情凄凉:祈寒,你做到了。

她精神病院的每一天的确都是生不如死。

第3章 拜他所赐,人还在心已死

五年后。

从精神病院出来的第三天,睡梦中——

“安莫墨,接下来的日子你就给我在精神病院忏悔!忏悔你对白暖所做的一切,你这个疯子!”

虽然已经出院了,但她还是会做噩梦,五年前祈寒狠狠地掐住她的下巴的一幕始终在梦里出现。

噩梦醒来,她就把脸深深地埋进腿弯,瑟瑟发抖。她的心明明已经死了,一点点生机都没了,但噩梦还是会缠着她。

也许是因为恨?毕竟她这辈子做过错的最离谱的事情,就是爱上祈寒并想尽办法嫁给他。

她是帮助了祈寒的弟弟祁严,可并没有利用他的心思,只是觉得祈寒的事就是她的事,他的弟弟需要一个肾,她就想也不想的摘下来给他了。

可即便是这样,祈寒依旧讨厌她。于是她就想到用恩情逼迫祈寒接受她,然后再慢慢去感化他。

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做错了,大错特错。

“妈咪——”莫笙听到惊叫声推开门进了房间,急走几步过去,“又做噩梦了吗,妈咪?”

莫笙的眼睛很大,透着超乎他年纪的成熟。前几天他还叫祈笙,是五年前祈严给他取的。

但安莫墨从精神病院出来后,便给他改名叫莫笙了。她的儿子跟她的姓就好,跟祈家没什么关系。她给自己定名为莫墨,去掉了“安”字。她已经不是安家的人,也没必要再挂着安家的姓。

安家早就破产了,拜祈寒所赐。

安家的人憎恨她不及,责怪她是一个不争气的女儿,尤其是继母柳嫣,早就撂话说家里没她这个人。

这都是李子告诉她的。虽然早就知道继母不待见她,可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还是针扎似的疼。

她进了精神病院后,安家一直不闻不问,她是在精神病院生下的莫笙。

当时祈寒打算给她吃的堕胎药被祈严偷偷换成了维生素,所以她才逃过一劫。临产的时候,祈严又暗中想办法接应,将莫笙接了出来,寄养在闺蜜李子的家中。

也是在祈寒几乎已经忘记她这个人的存在时,祈严偷偷把她从精神病院弄了出来。这样,她才得以跟祈笙团聚。

“妈咪没事,小笙乖——”

看到莫笙,莫墨的情绪就会恢复得很快,她轻轻抚摸着莫笙的脑袋,目光温柔。

“妈咪你能告诉我,你梦到什么了吗?”

莫笙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手扶在莫墨的肩膀上。他的眼眸遗传了祈寒的睿智冷静,有种洞穿一切的力量。如果说唯一跟祈寒的区别,大概就是他的眼眸没有他的那么冰冷吧,只是透着一股微弱的忧郁,和淡淡的暖意。

莫墨的长睫毛颤了颤:“梦到了怪兽,特别吓人。”

“是吗?”

莫笙的语气微微加重了,眸子里闪着聪慧的光。

莫墨有点心虚,这孩子太聪明了,有种被识破的尴尬。

“那我现在告诉妈咪,那都是吓唬人的把戏,是人编造出来的,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怪兽。所以你也不用害怕了。”

莫笙真正聪明的地方就在于识破了也不会揭穿,还会配合大人“演戏”。

“嗯,谢谢小笙。”

莫墨不知道是该惭愧还是欣慰,总之两者掺杂吧。不过幸好有莫笙,她在精神病院才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如今出来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只是,这个开头很是艰难。祈寒把她的身份彻底毁掉了,曾经才华横溢的名媛早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她是一个连身份证件要伪造的人,学历人生更是一片空白。这样的人到社会上等同于一个废人。

“咳咳——”

莫笙突然咳嗽起来,瘦弱的身子跟着抖动。

“是不是穿的太少冻着了?”莫墨赶快用手摸了一下祈笙的脑门,感觉没有发烧才稍稍放心了些。

“我结实着呢,哪有妈咪想的那么脆弱?”

莫笙做了一个大力士的动作,惹得莫墨笑了起来,但心中终是酸涩。莫笙的身体不好是事实,这跟他出生前后环境太差有关系。

所以,她想早点找到工作,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莫笙,好好弥补他。

“今天想吃什么?妈咪带你去吃。”

莫墨穿上一件李子找给她的西装外塔,换上一双高跟鞋,准备带莫笙出去,今天李子加班不回来吃,就他们两个,所以她想带祈笙出去转转。

从出来到现在,她还没带他出去玩过。虽然莫笙从不嚷嚷着出去,但她作为妈妈打心里觉得愧对孩子。

而且,她约了一个面试,虽心里明知希望不大,但还是想试试。她总不能一直受李子的接济,毕竟她压力也大。

“我想吃披萨!”

到底是个孩子,听到能出去玩和吃好吃的,莫笙的情绪一下子就高昂起来,兴致满满。

说完了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迟疑的说了句:“在家吃也行,我喜欢吃妈咪做的饭。”

莫墨鼻子莫名一酸:“妈咪今天就带你出去,吃你喜欢吃的披萨,好不好?”

说着,强撑着挂起一个微笑,摸了一把莫笙圆圆的脑袋。

“好。”

莫笙咧开嘴笑了,脸上是一种受宠的幸福,嘴角是遮掩不住的欢喜。

莫墨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支付宝账户里李子留给她的两百块,暗暗下决心结束这样的生活。

把自己收拾好,又给祈笙添了一件外套,她便带着莫笙出了门。

面试的地方就在披萨店对面,莫墨临走好好叮嘱了莫笙一番,并跟服务员打了招呼帮忙照看,然后离开

相关文章:

顶到子宫口的最佳技巧图解_用手捏胸整个胸

不要再深一点好爽_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

拉开拉链坐上去_校园小黄文

超能都市_宝贝儿你已经湿透了|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噗嗤噗嗤好涨太深了-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王牌校花史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