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多男轮流灌满|我想吃你的大几把

2021-09-24 13:32 · 新商盟

她在家里一天,我就一天不舒服,求求你帮帮我好嘛……”

说着,杨倩一把抓住高扬的胳膊,然后用脸蹭着,一副撒娇的样子。

“可是,就算我答应你也没用啊,我总不能堂而皇之的就去勾搭你后妈吧,要是被你爸知道了,以你爸的暴脾气,至少打断我一条腿。”

一想到杨铁山,高扬还是有些发憷,小时候可没有少挨过杨铁山的揍。

“这个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你只要进入她的房间,然后让她喝下这个药,到时候就可以把李小凤这个贱女人给踹出我家了。”

杨倩一边咬着牙说着,一边攥着粉拳,好像在向李小凤示威一样。说完之后,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出来。

从杨倩的口中,高扬知道这纸包里的药是干嘛的,只要人吃了,就会陷入疯狂的需求。

一想到李小凤在自己的面前疯狂的样子,高扬立马就有了反应,李小凤虽然年纪比自己大,但是依旧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要是能跟她……

“这些我知道,可是我怎么进入小凤婶子的房间呢?”

“你是不是傻,你是天官,到时候跟我爸说他么房间里有脏东西,不就行了?”

高扬被杨倩这一句话点醒了,自己可是天官,只要自己一张嘴就行了。

随后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决定明天晚上动手,因为明天杨铁山要去镇上办事,得第二天才能回来。

从楼上下来之后,杨铁山这时候迎了上来,“怎么样,小扬,我闺女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把那个邪物已经赶走了,只不过在你家里还有一处脏东西需要清理。”高扬按照说好的计划行事。

杨铁山一听自己家里有脏东西,立马脸色一沉,“小扬,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

其实杨铁山只是看在张半仙的面子上让高扬来试试,他本来就没有直往高扬能把自己的女儿治好。

就在这时候,杨倩忽然从楼上下来了,朝着杨铁山喊了一声,“爸,高扬真的挺有有一套的,我之前总感觉头脑不清醒,好像总是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里,现在好了,这声音没有了。”

“真的?!”杨铁山一听,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抓住杨倩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确认她的确已经恢复正常之后,再看高扬的眼神立马就变了。

要说之前杨铁山对高扬的客气只是因为看在张半仙的面子上,那么现在他是真真切切的服气。

农村人本来就信这些,更不要说高扬真的把杨倩的‘撞邪’给治好了。

随后杨铁山掏出一个鼓鼓的红包塞给了高扬,高扬没有客气直接放进了口袋里,紧接着就跟杨铁山说,自己明天过来帮杨铁山‘赶走’家里的脏东西。

捏着口袋里鼓鼓的红包,高扬心里那个高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来钱来的这么容易。

不过高兴归高兴,除了高兴之外,高扬还有些遗憾,那就是自己昨晚上看了一夜的《八字堪舆》根本用不上。

怀揣着心思,高扬往家走,半道上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小扬,从老杨家回来了?”

高扬顺着声音转头一看,发现是在河边洗衣服的陈秀琴叫自己呢。

“是啊,琴婶儿,你洗衣服呢?”

今天陈秀琴穿的很大胆,一条领口很低的露肩短袖加上一件牛仔热裤,这种穿着既年轻又大胆,村里没有几个女人敢这么穿,谁要是这么穿了,肯定被别人私底下说开放,但是陈秀琴这么穿,估计没人敢说。

都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套打扮让陈秀琴立马年轻了好几岁。

看着露在外的雪白大腿和领口那若隐若现的风景,高扬咽了咽口水,他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于是三步并作两步走了上去。

“琴婶儿,你今天穿的真好看。”

高扬这一顿夸,陈秀琴立马‘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这个小鬼头,婶子已经老了,比不上那些小姑娘了。”陈秀琴说着,故意往高扬身边凑了凑,而且还挺了挺胸。

这一下子高扬看的就更清楚了,他不禁咽了咽口水,眼睛一边看着陈秀琴那两团,一边不时的往路边上看,生怕有人忽然过来。

“琴婶儿,你身上有女人味,其他那些小姑娘哪有这东西啊,你不要太自卑了。”高扬一边哄着陈秀琴,一边把手放在了她的大白腿上。

爷爷的,这两天看过的女人不少,但是一个都没弄到手,今天得想办法把这娘们搞到手。

打定主意之后,高扬更加是不遗余力夸奖陈秀琴。

早就被高扬那家伙折服的陈秀琴哪里还能禁得住这一顿夸,早就俏脸通红,朱唇微启,风情万种了。

高扬见时机成熟,立马就凑在陈秀琴的耳边说,“琴婶儿,这里太阳这么大,要不然咱们去小河那头的小破屋里休息休息吧。”

陈秀琴抬头一看满天的白云,立马就心领神会了,还用手一边擦着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一边抱怨着天气太热,“小扬,帮婶子提着衣服。”

高扬一边提着竹篮子,一边扶着陈秀琴往不远处的小破屋里走去,当然了这一路上的的摸摸捏捏自然是少不了的。

陈秀琴被高扬这一顿‘伺候’,立马这心思就不由自主的活络起来,手也缓缓的伸进了高扬的裤里……

两人互相帮忙,还没到小破屋就差点擦抢走了火,陈秀琴更是按耐不住,一看四周没人,于是就拉着高扬去了不远处的树后头。

高扬倒是没有想到陈秀琴居然这么的急不可耐,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要跟自己那个!

容不得高扬多想,此时陈秀琴已经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

“琴婶儿,咱们两在这弄,你不怕被文书发现嘛?”高扬一边把手放在陈秀琴的浑圆之上,一边则是故意逗陈秀琴。

陈秀琴被高扬碰得有了感觉,微微的喘气,小脸通红,“你个小鬼头,还敢调戏婶子,看婶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

说着,陈秀琴伸手在高扬的大腿上拧了一把,疼的高扬龇牙咧嘴,后者直接一把将陈秀琴压倒在草地上。

高扬现在正憋着一团火呢,他直接摁住了陈秀琴的手腕。

陈秀琴呼吸变得越来越重,不久之后,居然渐渐的哼唧了起来。

高扬哪里受得了,于是就一把解开陈秀琴的牛仔短裤,露出里面大红色的底裤来。

一想到平日里吆五喝六的陈秀琴马上就要变成自己的女人,一种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征服感在高扬的心里油然而生了。

“小扬,你磨蹭啥,快点,要是等会也有人来了,可就不好了。”陈秀琴这时候已经完全被高扬挑起了心思,就像是发了情的小母猫,恨不得自己主动。

高扬也知道现在这会儿大家都下地干活了,等会儿可就说不定了,而且一想到在光天白日之下做这种事情,他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亢奋。

三下五除二脱下裤头,高扬一把扑倒。

但是很快他就遇到了一个难题,那就是找不到目的地……

高扬本来那地儿的邪火就已经憋了小半天了,但是因为没有经验,只能干着急。这越急就找不到,越找不到就越急,急的高扬满头大汗。

躺在草地上的陈秀琴闭着眼睛等了半天,发现高扬一直不上路子。

原本以为这小子在玩自己,但是过了小半会儿,陈秀琴看到高扬满头大汗的样子,这才知道了这并不是高扬耍的小心思。

原来是第一次,怪不得这傻小子弄半天都找不到门路。

陈秀琴微微一笑,这童子鸡可是个好东西,她可不能轻易放过。

“小扬,让婶子来帮你吧。”

陈秀琴按耐不住,自己主动起来。

因为是在外面,所以陈秀琴极力的压制自己的声音,生怕弄出动静,让村里人发现。

而高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尝到女人滋味居然是从村文书的老婆身上,这让他激动不已。

因为是童子鸡,高扬这第一次很快就完事了,陈秀琴虽然是心知肚明,但是因为没有得到满足,所以又……

不过这时候有一些村民已经陆续的从地里上来,两人自然也不敢再乱来,于是草草的穿还衣服,各自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高扬回想着自己的第一次经历,除了对女人变得更加向往了之外,还对自己那个漂亮的表舅妈动了心思。

当然了,这心思绝对不是歪心思,高扬在发愁,之前张半仙说表舅妈能在一个月能怀孕,要是不能肯定要被表姑婆赶出去。

高扬自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怎么才能让表舅妈怀孕。

表舅肯定不行,要是行的话,表舅妈早就怀孕了,可是他们两个是夫妻,如果表舅妈怀上别人的种,那肯定也不行!

思来想去,高扬还是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来。

回去之后,正好杨玉萍把午饭做好,表姑婆去地里干活还没回来,家里就剩下杨玉萍和高扬。

“小扬,来,擦擦汗,尝尝今天舅妈做的白菜烧肉好不好吃。”

说是白菜烧肉,但是一盆白菜里面除了两三块肥肉之外,根本看不到一块瘦肉。而即使是肥肉杨玉萍也舍不得吃,直接夹到高扬的碗里。

整个家里一直就靠表姑婆种的几亩地和表舅在外面打打临工维持生计,生活过的清苦,一个月桌子上也见不到几次油沫子。

当杨玉萍把肥肉夹到高扬的碗里时,她忽然眉头一皱,接着站起身来,走到高扬的身边,然后用力的嗅了嗅后者身上的味道。

“小扬,你今天干嘛去了,怎么身上有女人的香味?”杨玉萍脸色一沉。

高扬一听,当下心里也是一咯噔,他知道身上这味道铁定是陈秀琴那娘们上的。不过在表舅妈的面前,他自然不敢说实话,这要是说了实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今天不是去杨叔家给他女儿看病的嘛,这味道肯定是杨倩身上的。”高扬先忙把话题引到杨倩的身上。

“哦,那后来怎么样?”杨玉萍放松了警惕,杨倩撞邪的事情在村上传的沸沸扬扬,她自然也知道。

随后高扬就把事情简单的跟杨玉萍说了一下,说自己是怎么帮杨倩驱邪的。

“真想不到咱们家的小扬还有这本事呢,上次张半仙说……”杨玉萍本来想说张半仙给自己去阴气的事情,但是一想到那天的羞耻画面,她立马打住,然后低头吃饭。

而高扬这时候才想起来,杨铁山给他的那个红包还没有开封呢。于是就从口袋里摸出那个大红包,打开仔细一数,乖乖,居然足足是一千六百块钱!

大手笔,真阔绰!

高扬心里那个激动,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但是随后又把这红包塞到了正在闷头吃饭的杨玉萍手上。

“你,你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钱?”杨玉萍看到手上这一叠百元大钞,顿时就傻眼了,“你是不是从哪里偷来的?”

高扬见杨玉萍这么诧异,心里那个的得意劲儿别提有多足了,他一把抓住杨玉萍白皙的小手。

“表舅妈,这不是我偷来的,我不是帮杨珊驱邪了吗,这是杨铁山给我的报酬。”

听高扬这么一解释,杨玉萍这才恍然大悟,不禁赞叹,“原来是这样啊,这老杨家就是有钱,一出手就是一千多块,快够上咱们家一年的生活费了。”

看见杨玉萍脸上露出的笑容,高扬这心里感觉很满足,他的目光落在杨玉萍的小手上,心底不由的一阵触动,杨玉萍虽然年纪比陈秀琴小不少,但是这是一双手却要老上不少。

杨玉萍的手因为常年的劳作,不可避免的生出了茧子,而且上面也不是那么的平滑,“表舅妈,我听杨倩说城里人用那个什么护手霜,回头我给你买一瓶。”

“什么护手霜不护手霜的,咱们农村的女人就是命苦,这点算什么呀,不要浪费那个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杨玉萍此时心里就跟喝了蜜一样甜,她知道高扬这小子没有白疼。

“这哪里叫浪费呀,表舅妈小时候对我那么好,我现在能挣钱了,自然要让你过上好日子。”高扬坚持要给杨玉萍买护手霜。

此时杨玉萍这心里除了甜蜜之外,还有感动,自打结婚之后,家里的婆婆就一个劲的催自己生孩子,而老公则是一直忙着讨生计,从来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这样贴心的话。

“好了,这事儿你得听舅妈的,这钱舅妈给你存着,到时候给你娶媳妇儿用,可别乱花钱了,舅妈都老了,不用这些东西。”

杨玉萍说着把钱揣进了兜里,然后按照一贯的作风,把高扬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高扬记得,小时候只要自己做了好事,或者说表舅和表姑婆要打自己的时候,表舅妈就这样把自己护在身下,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他对于杨玉萍的感恩之心更重了。

我高扬发誓,一定要让舅妈过上好日子,一定让她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杨玉萍把高扬揽在怀里,但是很快又把他给推开了,因为她的脑海里居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了前天自己跟高扬那些羞耻的事情。

杨玉萍啊杨玉萍,你脑子里想些什么呢,怎么老是想这种肮脏的画面,高扬是你的表外甥,你作为一个长辈怎么能想这样不要脸的事情呢?

杨玉萍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的,她不知道的是,这时候高扬也在经历着同样的纠结。

为了能让杨玉萍留下来,高扬能够想到的办法之后一个,那就是自己帮表舅妈怀孕,但是这种事情他根本开不了口,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情,自己要是跟表舅妈发生了关系,那不仅自己的一辈子毁了,表舅妈的名声也被他毁了。

不行不行,不能这么做!

高扬摇了摇头,努力把这种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赶出去。

而就在这时候,李贤英的声音从外头传了进来,“玉萍,小扬回来了没有?”

两人听到声音,连忙分开,杨玉萍一脸娇羞,只不过这时候李贤英的视线并没有放在她的身上,自然也没有发现两人之间的异样。

“表姑婆,你找我有啥事?”高扬看着表姑婆满头大汗的样子,以为她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小扬啊,听说你把老杨家撞邪的闺女给治好了,是不是有这事?”

“是啊,怎么了?”

“了不得了哦,小扬,现在你在咱们村上可是名人了,刚刚老王家抱了个孙子,非要你给他取个名字,还拉着给了我个红包。”李贤英扬了扬手手上的红包,然后揣进了自己的兜里。

高扬一听是这么一个小事,于是就随口应付了一句,“就叫王小牛吧。”

边上的杨玉萍一听,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心想,这小子取名字也太随意了吧。

“王小牛,小牛,嗯,好,我就这告诉他家去。”

李贤英嘴里反复捣鼓几句,然后就准备转身一溜烟的上老王家去,但是这刚走没几步,她又折返过来,看了杨玉萍一眼,“玉萍啊,孩子这事情得抓抓紧了,小扬也是家里人,而且张半仙也说了,只要有小扬在你一个月保准怀孕,可一定要抓抓紧了。”

说完这些,李贤英这才离开了。

杨玉萍脸色有些尴尬,毕竟高扬是自己的小辈,造小孩这种事情毕竟是很隐私的事情,在小辈面前说这种话,让她的脸没处搁。

吃完饭之后,杨玉萍出去洗碗,而高扬则是躺在凉席上,他心里明白不想让舅妈离开的话就只有自己去帮表舅妈,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怎样说服表舅妈同意这件事情。

而至于所谓的亲戚关系,其实高扬心里也明白,要说血缘关系,他跟表舅的血缘关系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甚至以法律的规定,两个人都不能算是血亲。

这也是高扬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这样想着,高扬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表舅妈留下来,让她以后过上好日子。

杨玉萍忙完之后,高扬壮起胆子迎了上去,“表舅妈,我有件事情想要跟你说。”

“啥事啊?”杨玉萍抬头看了高扬一眼,发现这小子眼神有点不太对劲,好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闪烁不定。

“到房间里说吧,在外面说不方便。”

说着,高扬也不管杨玉萍愿不愿意,直接伸手拉着杨玉萍往房间里走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高扬想要跟自己说什么,但是被他的大手拉着,杨玉萍心里涌出一阵暖意。

但是进了房间之后,高扬也不再犹豫,直接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了杨玉萍。

他,要帮助表舅妈怀上孕!

杨玉萍一听,整个人愣在原地好几分钟,明白了高扬的意思之后,头立马帅的跟个拨浪鼓似的,“不行,小扬,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呢,我可是你舅妈,你怎么能跟我……”

一想到高扬要跟自己那个,杨玉萍这脸羞的一下子就红了。

但是杨玉萍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无比听话的高扬此时居然冲过来一把抱住了自己。

“表舅妈,我喜欢你,我不要你离开,我要你过上幸福的日子!”

高扬认真的注视着杨玉萍的眼睛,在这双眼睛里,他看到了除了慌乱之外,还夹杂着一丝丝别样的神色。

“小扬,这样不行,要是被你舅舅知道了,那可怎么办?”杨玉萍被高扬这样紧紧地搂着,立马浑身无力起来,只能做着无用功一样的挣扎。

杨玉萍从小就打心眼里喜欢高扬,但是这种喜欢随着高扬渐渐的变大也发生了变化,特别是看到高扬通过房间里的窟窿偷看自己的时候,她就已经意识到那个小屁孩已经长大成人了。

想到这里,杨玉萍整个人如梦初醒,也不知道从哪里伸出一股子力气,直接用胳膊肘撑住高扬的胸膛。

除了辈分之间的羞耻感之外,也有作为人妇的愧疚感。

“小扬,你现在把我放开,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舅妈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你要是执迷不悟,那等会儿我就告诉你表舅,把你赶出家门!”

说完这句话,杨玉萍这心里就后悔了,因为这句话实在说的太重了,当然这也不是她的本意,她只想不让高扬犯错,仅此而已。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跟倒出去的水一样,是无法收回的。

高扬也没有想到表舅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本来以为表舅妈已经对自己有些好感了,这种事情肯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现在居然会闹到这种场景。

“对不起,表舅妈,是我一时冲动了。”高扬只好松开手臂,一个劲的道歉。

但是他的道歉并没有得到杨玉萍的原谅,看着杨玉萍转身离开,高扬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

此时高扬的心情除了颓丧之外,还有深深的愧疚,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在隔壁的杨玉萍此时嘴角上甚至还挂着一丝丝的微笑。

杨玉萍一想到高扬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心里不由的一暖。

这小子长大了也学会疼人了,而且现在也能赚钱了,只是不知道谁家的姑娘会有好福气能嫁给小扬做老婆。

杨玉萍不禁又想到了自己的婚姻,自打结婚以来,除了陈建明那寥寥数分钟的宽慰,其余的时间都是跟冰冷的被窝度过,她已经很久没有尝到过做女人的甜头了。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杨玉萍不禁感叹道。

时间过得很快,吃晚饭的时候,高扬看见杨玉萍依旧像往常一样做了晚饭,而且也还跟自己说话,这让他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表舅妈也不是完全不搭理自己了。

想到这里,高扬再度振奋起来,他决定先挣钱再说,只要有了钱,到时候如果表舅真的和表舅妈离婚,那自己就来养她。

打定主意,高扬再度钻进自己的房间里研究这本《八字堪舆》,他发现其实这本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风水书,因为里面包罗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整本书一共分为八卷,八卷之中囊括极广,他一下子还不不能完全理解,只能从最开始看。

最开始说的是风水,包括天地风水,阴阳宝穴,以及一些用风水扭转人运势的方法,而现在高扬看的是最基础的天地风水。

高扬掌握的很快,目前已经对一些基础的风水术有了了解,这也得益于他从小就喜欢那些稀奇古怪的性格。

“小扬啊,你现在有空没,有空的话你帮我把这猪肉钱给一下老杨家,早上买肉忘记带钱了。”杨玉萍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

高扬立马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然后迅速开门,“有空有空,我这就去。”

揣着表舅妈给的四块钱,高扬摸着黑来到了杨倩家,此时老杨家门口走廊的灯还亮着,但是屋子里的灯却关了,他以为家里人睡着了,于是就试探着喊了一声,“家里有人吗?”

声音落地,并没有人回应,就在高扬准备回去的时候,忽然听到楼底下的房间里有东西掉落的声音,他知道里面肯定有人。

于是乎,高扬朝着房间里喊了一声,半晌没人回应,高扬还以为是进了小偷,正准备叫村民来看看的时候,从里头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谁啊……”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高扬想了想,杨倩住在二楼,应该就是李小凤的声音了。

一想到李小凤,高扬不由自主的就想到自己跟杨倩的那个机会,这也极大的激发了他想要了解这个女人的冲动。

“小凤婶子吗,我是高扬,我有点事要找你。”高扬并没有直接说明来意,他是想进入小凤婶子的房间里好好瞧瞧。

“啥事啊,重不重要,要是不重要的话,明天再说吧,婶子都已经躺下了。”

李小凤的声音轻柔,就跟一阵春风一样,这让高扬更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

“我看这可不成,这事还是今天说了比较好的,明天我怕忘记了。”

“那……好吧,你等着我来开门。”

高扬本来以为马上就可以进去了,但是没想到足足等了十几分钟,也不知道小凤婶子在里面弄什么东西弄得那么久。

“小扬,啥事啊?”李小凤探出头来。

走廊灯的照耀下,高扬发现李小凤的额头上居然有一层细汗,而且脸色也比较粉嫩,好像是刚刚经历过什么运动的样子。

高扬心想,难不成小凤婶子这时候正在跟杨铁山造小人呢?

为了印证自己心里的这个想法,高扬立马就说,“我这么晚是来找杨叔的,他现在在不在家?”

“他啊……他不在家,去隔壁村赌钱了。”李小凤愣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

李小凤这个小小的举动被高扬看在了眼里,他心中暗笑,看来这小凤婶子八成是在家里偷野男人呢,要不是偷野男人,怎么可能会这样呢?

“小扬,到底啥事,你赶紧跟婶子说,婶子等你杨叔回来就告诉他。”李小凤分明急躁了起来。

高扬一看,心里又肯定了几分,这个女人八成有鬼,要是没鬼的话,这么急着赶自己走干嘛?

相关文章:

贱奴头不许高于女王鞋跟^非洲美女便宜吗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五十多岁的浪女人口述

养眼亚洲女人自熨在线视频 /四五个男人一起上我

我们单位的女人 嘴炮|花唇吐露小说

新书推荐【重生地球仙尊】小说在线阅读全集全本

文章标签